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いわちの24h

202浏览    9参与
🎃

嶺岩/ 両思い【いわちの24H/24時】

还是24H。最后一棒

初中生设定

·年齢制限あるので、ご遠慮。

·与真实团体人物无关。


#


暑假的时候,中村嶺亜的父母刚好都要去出差,于是岩橋家的家门便被理所当然似地敲响了。又乖巧,又可爱,笑起来又好看,嘴巴还甜,岩橋妈妈满心欢喜地接受了这个来借住的儿子的大亲友。

用完晚饭后,岩橋妈妈随意叮嘱了两句早些睡觉,就随他们上楼玩去了。疯玩了一整个白天,饶是关系如胶似漆的两人也都有些疲倦,岩橋带着中村窝在房间里打了会儿游戏,开到第三局时就已经止不住地点头了。

“那我...

还是24H。最后一棒

初中生设定

·年齢制限あるので、ご遠慮。

·与真实团体人物无关。

 

 

 

#

 

 

 

暑假的时候,中村嶺亜的父母刚好都要去出差,于是岩橋家的家门便被理所当然似地敲响了。又乖巧,又可爱,笑起来又好看,嘴巴还甜,岩橋妈妈满心欢喜地接受了这个来借住的儿子的大亲友。

用完晚饭后,岩橋妈妈随意叮嘱了两句早些睡觉,就随他们上楼玩去了。疯玩了一整个白天,饶是关系如胶似漆的两人也都有些疲倦,岩橋带着中村窝在房间里打了会儿游戏,开到第三局时就已经止不住地点头了。

“那我就睡觉了。”

中村放回手柄,伸了个懒腰,倒也并没有钻进岩橋妈妈准备好的被褥里。他趴在被子上,托着脸,看年长一些的岩橋走来走去,收拾自己丢得满地的漫画书和游戏。中村又打了个哈欠,一会儿就背过身去,侧躺着不理他了。

岩橋那边,收拾完他也挨着中村仰躺下,把眼睛闭上。他毫不知晓的是,中村这时悄悄地回头,瞄了他一眼。他看岩橋似乎是认真要睡觉了,于是偷笑着把小腿向后踢,用脚趾轻轻地挠岩橋的小腿。

“もうーreia!”

在岩橋出声的瞬间他就将脚收了回来。岩橋皱了皱鼻子。就知道嶺亜不会就这样乖乖睡觉,只是不知道他到底会做出怎样的恶作剧,心里居然还有些期待。

中村吃吃地笑起来,却乖乖地不动了。岩橋转过脸,确认似地盯着他后脑勺盯了很久,不知什么时候又闭上了眼睛。

中村料想他熬不了太久,这次又向上踢了一些,脚趾点在岩橋大腿之间,从膝盖渐渐向上划。这下岩橋一个激灵,赶紧翻了个身,气鼓鼓地瞪着他,“喂!你干嘛啦!”

“嘻嘻。你不是睡不着嘛。”

“谁说我睡不着了。再说,明明是reia你要睡觉的!”

“因为genki不理我了。”说罢一脸委屈,好像还是岩橋欺负了他似的。

“真是…那我陪你玩啦。打游戏?还是要玩什么?”

“枕头大战好不好?”

话还没问完中村就灵巧地翻身,不等岩橋反应过来便虚跨上他的腰。这下岩橋逃也不是躲也不是,只好委屈地瘪嘴,“我还没同意呢怎么就开始了!reia耍赖!”

“genki的这里…”

中村拢起掌心,轻轻抚摸起他腿间的鼓起,笑得眯起眼睛。他的两颗兔牙明明很可爱,此时在岩橋看来却莫名带上了些攻击性。

“怎么了…”岩橋别过脸去看着窗沿,不服输地闷哼两声,“生理反应而已,刚刚被reia连揉带蹭那么多下。”

“抱歉抱歉~都是我不好。”中村拉过他的手,在他小小的惊呼声中放在了自己的上面。“可是我的这里也变得和genki的一样了,明明没有碰过。”

“那你想我怎么样啦!”岩橋并没有转回脸,目光却时不时转回来偷偷地瞟对方,“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让我摸摸看?”

  


猫田咻🐱

今岩/White hyacinth【いわちの24H/21時】

#今野大辉x岩桥玄树(非现实向)

#いわちの24H

#因为一张照片而产生的看图说话,究极拉郎,请自觉避雷!!!!!!

#白色风信子的花语是暗恋


1.

“抽到1的是国王哦,可以随机选一个人提问或者提要求。”

餐桌上气氛的领导者一边熟练的发着卡牌,一边讲述着规则。

国王游戏,一个可以迅速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游戏,在新生聚餐上出现率第一的游戏,也是今野最讨厌的游戏。

今野紧紧攥着手上的纸牌,在心里默默祈祷着自己既不要是国王,也不要被选中,小心翼翼翻开纸牌一角。


『Yes!不是1!』


“耶!我是国王~”抽到1的女生亮出了自己的纸牌,“那就提问5号...

#今野大辉x岩桥玄树(非现实向)

#いわちの24H

#因为一张照片而产生的看图说话,究极拉郎,请自觉避雷!!!!!!

#白色风信子的花语是暗恋


1.

“抽到1的是国王哦,可以随机选一个人提问或者提要求。”

餐桌上气氛的领导者一边熟练的发着卡牌,一边讲述着规则。

国王游戏,一个可以迅速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游戏,在新生聚餐上出现率第一的游戏,也是今野最讨厌的游戏。

今野紧紧攥着手上的纸牌,在心里默默祈祷着自己既不要是国王,也不要被选中,小心翼翼翻开纸牌一角。

 

『Yes!不是1!』

 

“耶!我是国王~”抽到1的女生亮出了自己的纸牌,“那就提问5号吧,初恋是什么类型的~”

“谁是5号!谁是5号!是今野!”

在哄闹声中被迫亮出了纸牌,脑海里一片空白时却浮现出了那个人的面孔。

 

我的初恋吗?

 

2.

“こんぴ~快来看社团宣传册嘛,你不会又要像初中一样进归宅社吧。”

一同升上高中的好友从早上念到了下午,简直比亲生父母还要关心自己的课余生活。

“要不去轻音社吧,虽然现在乐器社团越来越冷清,但你不是正好有在学吉他吗。”

被高举着的宣传册都要贴到今野的脸上,今野按着书页把册子推开。

“放学司机叔叔会来接,进社团会很麻烦。”

“又拿这个做借口!那真是可惜了,听说社团学长也喜欢木村拓哉,本来以为……”

“入社申请书去哪里领!”

 

3.

虽然是听说了乐器社团冷清,但在被老师告知社员只有一个的时候今野心中还是打起了退堂鼓。一个社员的话就意味着整个社团时间都要和他独处!

今野大辉,一个因为认生小学+初中整整八年没参加过任何课外活动的人,不禁蜷缩起了脚趾。

 

4.

今野站在活动室门口深吸了两口气,推开了门。

 

事后被好友问起来到底是什么让自己克服了认生,今野一脸认真“喜欢大神的人一定都很好相处!”

果然,追星的人都没什么原则。

 

一进门就看见一个棕棕的脑袋,趴伏在桌上,呼吸均匀。也难怪在外面没听见乐器声了,今野心想。简单地望了下四周,看见了电吉他的琴包,对这位学长的好感度又蹭蹭上升了不少。挑了个距离恰到好处的位置坐下,看着他跟着呼吸一起颠簸的呆毛竟也发起呆了,回过神已经临近回家的点了。

 

今野摸着自己的良心发誓不想给司机叔叔添麻烦真的不是逃避社团活动的借口,为了不让司机叔叔每天都晚下班一小时,今野只好申请社团中途回家。

今野背上琴包在熟睡的人跟前犹豫着要不要打声招呼再走,想要拍肩的手才伸一半,对方就抬起了头,迷糊的睡脸上被压出了两条痕,眨着眼一副没搞清状况的模样在今野心中激起了小小的涟漪。

 

“学长好,我是新来的社员,因为家里状况每天只能参加一小时活动,那么明天见!”

 

没等他给出回应,今野大辉就逃也似的离开了活动室。

 

5.

像是为了扫除昨天的印象,到达活动室的时候学长不但没有睡着还准备了点心热情招待。

“昨晚我听神宫寺说了确实有个新社员要来。”

声音哑哑的。

“对了,我的名字是岩桥玄树,叫我岩桥或者学长都行,看你喜欢。”

名字和元气一个发音诶。

“不过你只参加一小时社团活动的话正好就和神宫寺错开了诶,还以为终于可以听到双吉他演奏呢。”

不不,我也没练到那个地步啦…嗯?

“啊、忘了说,我不是轻音社的,只是在这里等神宫寺一起回家而已。”

 

夜晚躺在床上的今野还在为找同好失败而伤神。跆拳道黑带的神宫寺前辈实在抵挡不住跆拳道社的软磨硬泡只好同时参加两个社团,然而时间分配与自己完美地错开了。

那我参加社团的意义在哪啊!

今野随手抓过一旁的兔子玩偶在怀里蹂躏,变了形的脸将眼尾向下拉长,一副委屈的样子。

 

“那学长为什么不去跆拳道社等他呢?”

岩桥玄树揉揉肚子,一双下垂眼看着他。

“在人多的地方,会肚子疼。”

 

学长原来和自己一样啊。

 

6.

“你知道在英国,新娘的捧花通常是用蓝色风信子吗?”

来了!学长的杂学科普时间!这是每天社团活动都不会缺少的一环。

“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蓝色风信子的花语是幸福。”得意的神情活像一只神气的兔子。

 

“等以后我结婚我也要用风信子做捧花。”

“为了获得幸福?”

“ブブ——因为好看,到时候我要用粉色的!”

岩桥玄树把手中的杂志卷成一个圈,做着后抛的动作。

 

今野忘了自己有没有吐槽扔捧花是新娘做的事,只记得那天回去他把风信子的花语都查了个遍。

 

7.

也有过几次和学长一起放学回家,说是神宫寺前辈今天有事,又觉得我一个人来社团会寂寞于是干脆等我一起回家。不好意思说其实每天都有人接送,只好偷偷发讯息让司机叔叔提前下班。

后来我才发现这不过是想让我陪他去逛商场的借口,每次都是在节日前夕,应该是给别人挑选礼物吧,而给我的报酬就是汉堡店套餐一份。明明各方面都像极了兔子的学长却连汉堡里的蔬菜都要挑出来给我,还美其名曰帮我均衡营养。

今天也主动拿起最上层的面包片等着他的生菜。

“我就知道こんぴ很爱吃蔬菜~”每次都要这么调侃一下。

“并不爱吃。”

“制服扣子少了一颗诶。”

“真的诶。”

低下头看了一眼,最上方的纽扣处只剩下了半断的线头,完全没有头绪是在哪里掉的,却被对方主动揽过了责任。

“一定是陪我买东西的时候掉的吧,毕业典礼的时候你来找我,把我的扣子送给你好了~”

脑海里闪过好几句答复,却什么也说不出。对啊,学长已经高三了,一年过得好快。

 

吸管发出的声响提醒着杯中的可乐早已见底,揣着心事的少年却依旧吸食着可乐味的空气。

 

不知不觉的时候,樱花就这么悄悄地绽放了。

 

8.

“学长,毕业快乐!”

今野一眼就在人群中认出了他,跑上前把手中的花束送给他。

岩桥抱着粉白相间的风信子,笑出了梨窝,拍拍身边比自己高一个头多的男生。

“他就是こんぴ,今天你们两个终于见面了,来拍照吧,纪念这一历史性的瞬间!”

神宫寺揉乱了学长棕棕软软的头发吐槽他夸张,转身简单地和自己打了声招呼,就跑去借相机了。

 

回到房间脱下制服的时候才想起临散前学长送的毕业礼物。

 

“谢谢你的花,这是毕业礼物~”

“明明是学长毕业。”

“毕业的人送的礼物也算毕业礼物嘛!”

 

笑着打开小盒子,里面是一枚纽扣和他经常戴着的项链。

 

9.

最后一次联系,是开学后,管家送来了一个粉色的信封,里面装着只有两人的合影和一小把白色风信子做成的干花。来信里简单地描绘了一下大学生活和对悠哉社团时光的怀念。

 

『把こんぴ送的风信子做成了干花,因为舍不得送粉色的所以把白色的送给你。』

 

对于花是这么解释的,但今野总觉得这像极了拒绝,满肚子杂学的岩桥学长应该不会不知道白色风信子的花语。

思前想后今野在回信中表达了当初不应该听信花店店员所说的颜色搭配,应该全部挑学长喜欢的粉色才对,用以掩盖自己小小的心思。

 

在那之后虽然断了联系,但每次路过汉堡店今野都会下意识摸摸脖子上戴的项链,两人的合影与干花也好好地保存在抽屉深处。

 

樱花的花期过于短暂,短到让人困惑活动室窗外的樱花到底是粉色还是白色。

 

10.

“我的初恋……是兔子系的吧”

一只胆小却又窝里横的可爱兔子。


(*'ε`*)

【廉岩】君の負け 「18時」

#ooc  有不适情节请快速退出


#感谢小红心和小蓝手 感谢评论


1.


文科班里面要说哪节课最无聊,果然还是背都背不完的日本史吧。

永濑廉靠在窗边,历史课本里塞了昨天刚刚买的漫画。阳光从窗外照在漫画书页上,黑白书页上的特效好像都被阳光闪耀出来了金色。

历史老师讲的东西全都从汉字变成假名再变成笔画飞到天上去了,永濑廉的历史课总之从漫画的一页一页里面化作历史,好像不怎么好找回来,也没什么好讲的历史。

讲台上的老师讲的所有人都昏昏欲睡,只有角落里的永濑盯着历史课本看的津津有味,老师放下讲义,举起了手里的粉笔头


「诶……永濑同学,来讲一下...

#ooc  有不适情节请快速退出


#感谢小红心和小蓝手 感谢评论



1.


文科班里面要说哪节课最无聊,果然还是背都背不完的日本史吧。

永濑廉靠在窗边,历史课本里塞了昨天刚刚买的漫画。阳光从窗外照在漫画书页上,黑白书页上的特效好像都被阳光闪耀出来了金色。

历史老师讲的东西全都从汉字变成假名再变成笔画飞到天上去了,永濑廉的历史课总之从漫画的一页一页里面化作历史,好像不怎么好找回来,也没什么好讲的历史。

讲台上的老师讲的所有人都昏昏欲睡,只有角落里的永濑盯着历史课本看的津津有味,老师放下讲义,举起了手里的粉笔头


「诶……永濑同学,来讲一下这个题。」


「诶???」


厚厚的历史书里夹着漫画书,坐在窗边的永濑被老师的突然点名吓了一跳,椅子晃晃悠悠最后,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永濑的重心不稳,顺手扔掉手里的东西扶住窗户。

历史书摇摇晃晃的搭在了窗户边,漫画书,向他挥了挥手

“我飞啦!”

然后消失在了永濑的视线。


漫画书带着二楼的重力加速度,砸到了正在靠着教学楼的墙壁的岩桥玄树的头上。

咚——!一下。

岩桥玄树哎呦一声,捡起书来,捂住头看上去,只能看到头顶的那个窗户上还搭了什么摇摇欲坠的东西。岩桥拿着书,默默的把身后的椅子向右边移了十公分。然后再看向窗户,一双好看的手把那个摇摇欲坠的东西拿了回去。

岩桥摸摸头,打开了从天而降的漫画书。


嘛…还挺好看。



2.


「唉,谁能想到那个老头突然叫我。我看了一半,那个大反派死没死我也不知道啊。」


永濑廉努力夹着饭盒里的肉丸,一个眼疾手快再顺便顺走高桥海人饭盒里的乌贼香肠。


「诶……还以为廉已经看完了呢。」


高桥海人往后靠在椅背上,目光停在了教室门口,


「怎么了?」


永濑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岩桥玄树拿着他的漫画,就站在门外。

“我回来啦。”漫画书对他招手。

漫画书对他招手也没用,永濑廉的目光定在了岩桥玄树的身上。不管怎么样都移不开。


「漫画…谢谢你还给我。」


「廉??」


「是的,永濑廉。」


岩桥玄树把漫画书抱在怀里,一点也没有还给永濑廉的意思。

永濑廉看着矮自己小半个头的前辈,伸出去的手抓了个寂寞,嘴角却控制不住的上扬,


「怎么啦?」


「永濑同学,你怎么回事?见了前辈也不用敬语的吗。你的漫画书从天而降,咚!的打到了我的脑袋,我希望你能认真反省一下这位同学。从天而降的漫画书真的很可怕好吗,漫画书我没收了……」


「诶………前辈……你就不要生气了嘛。」


永濑廉快速的打断了岩桥继续下去的抱怨。


「不要。」


「两杯蜜瓜苏打。」


「成交。放学我来找你。」


岩桥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永濑廉,然后转过身抱着漫画下了楼。

楼梯间人来人往,室内鞋踩着楼梯的声音吧嗒吧嗒的。楼梯上面的天窗斜斜的射进来午后的阳光,氤氲着尘埃缓缓上升,在阳光的五线谱上弹奏出一首情歌。

岩桥的心跳声,响的像演唱会乐队的激烈鼓点。


永濑廉这边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一脸傻笑的坐回高桥海人的面前。

高桥海人叼着苹果汁看着傻乎乎的永濑廉,


「熟人吗?」


「根本不认识。」


「诶?」


「嘿嘿。」


永濑廉笑的见牙不见眼。




3.


「两杯蜜瓜苏打,一杯少冰,一杯不要坚果仁。」


岩桥趴在家庭餐厅的桌子上头也不抬的写着作业。漫画书放在桌子旁边,永濑廉偷偷瞄了无数次。


「前辈……那个…」


「不行。」


「就一下」


「不行。」


永濑廉垂下头去,左手揪揪旁边的假花,右手抠抠桌子上的贴纸。要么就是托着下巴看着岩桥写作业,要么就是抠抠脸上。

对面的岩桥玄树完全不受干预,卷子上的abcd写的飞快。卷子一张又一张,头也不抬。

头也不抬也没有用,心跳早就咚咚咚咚的开了1.5倍速,耳朵也红的就像蜜瓜苏打上的酒渍樱桃。永濑廉的举动全都听在心里,纸上写下的abcd也飞到天上去了。


「您的蜜瓜苏打来啦。」


「啊,少冰的放在那边,这个放在这边就好。」


永濑廉伸手放下蜜瓜苏打,严严实实地挡住了岩桥偷瞄他的视线。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的。

岩桥想都没想这道关于永濑廉的选择题就选了a。

于是他放下笔,咬起了蜜瓜苏打的吸管。咬的扁扁的,蜜瓜苏打从扁扁的吸管吸进嘴里,比用勺子挖着好吃一百倍。


「前辈,蜜瓜苏打你也喝了。漫画书……」


「不会还给你的,除非你告诉我这个漫画之前讲了什么。」


「嗯?」


永濑廉咕嘟嘟喝了一大口面前的冷饮,然后开始声情并茂的给岩桥玄树讲起来之前的剧情,从男主角最开始见到第一个怪物,到现在主角们联手对战boos,有的没的,永濑廉全都讲了一遍。

岩桥就坐在对面听,永濑廉时不时停下来塞上一大口冰沙,然后再继续讲下去。


「你要吃这个吗?」


岩桥拿起酒渍樱桃贴近永濑唇边,永濑一个愣神,咬了一口,留了一半,

岩桥看着手里的一半樱桃,吃了下去,收拾掉桌子上的课本,塞进包里。

永濑也迅速收拾掉自己的东西,背上包。


「要走了吗?」


「今天要回家做饭。」


「和我玩个游戏吧?


谁先心动谁就输了。」


岩桥抬起头去,看着面前的永濑廉。漫画塞到永濑廉怀里,抱着书包跑着飞快。



4.


岩桥拎着两大袋食材打开了家门。房间里面的灯亮着。岩桥叹了口气,直接进了厨房。

厨房的光线很暗,岩桥又不想去打扰室友,就打开了手机灯找着碗柜里的玻璃碗。


「今天也不认输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空气中突然充满了蜜瓜苏打的味道。


「廉!在这里很危险的啦。」


被逼进墙角的岩桥缩成一团,手机屏幕上亮着的手电筒被永濑廉点灭,什么都看不到。

永濑凑过去,贴近岩桥的鼻尖轻轻地吐气,


「快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我不。」


「真的不说吗?」


「……


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喜欢廉君了!!好了吧好了吧!!是我输了!你满意了吧!!!」


岩桥涨红了脸,还好什么都看不到,还好永濑看不到。后者才是最重要的。


永濑廉听到了满意的答案,从岩桥面前离开。岩桥马上松了口气。

还没等反应过来,永濑廉转身贴上了岩桥的嘴唇,张开双臂把他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岩桥在永濑的怀里震惊地不知道该做什么好。永濑廉低下头去轻轻吻上岩桥的额头,


「玄树,我也喜欢你。比你还要早,我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你了。」


岩桥没有说话。


「我从一开始,就是输家。」


岩桥在永濑的怀里轻轻笑了起来,


「那…廉君,是你输了哦。」



永濑廉歪过头去看到一边放着的玫瑰花,在心里偷偷笑着,


是游戏也好,是真的也好。

岩桥玄树,


我注定逃不掉的。







END.

Harererere

岸岩/花【いわちの24H/15時】

岸岩/花【いわちの24H/15時】

淑璃

【廉桥】下次一起去吃饭吧

OOC属于我

时间线不对的地方就是我编的

~~~~~~~~~~~~~

2011年的春天,在大阪,姐姐的操作妈妈的怂恿下,12岁的我去了杰尼斯事务所面试,我万万没想到,在这一天我的命运轨道发生了改变。 

在大阪城,山P的演唱会上,我完成了海选,成功加入了杰尼斯事务所,成为了一个JR。 

西畑大吾是和我同一天入社的小伙伴,我们两个人一直在同一个组合直到我去了东京。 

最开始我们在A组,后来到了南泥湾皇子。JR的目标都是出道,大家都想出道。实力和人气是出道最重要要素,而每年的恋人赏就是看人气的时候。 

2012的运动会,红队的棒球投手是一个比我大...

OOC属于我

时间线不对的地方就是我编的

~~~~~~~~~~~~~

2011年的春天,在大阪,姐姐的操作妈妈的怂恿下,12岁的我去了杰尼斯事务所面试,我万万没想到,在这一天我的命运轨道发生了改变。 

在大阪城,山P的演唱会上,我完成了海选,成功加入了杰尼斯事务所,成为了一个JR。 

西畑大吾是和我同一天入社的小伙伴,我们两个人一直在同一个组合直到我去了东京。 

最开始我们在A组,后来到了南泥湾皇子。JR的目标都是出道,大家都想出道。实力和人气是出道最重要要素,而每年的恋人赏就是看人气的时候。 

2012的运动会,红队的棒球投手是一个比我大四岁是的男生,长得很秀气,听说是学校棒球部的,他非常厉害,现在在关东那边也挺有人气的。 

13年的恋人赏,今年果然还是没有入圈,不过去年那个投手不出所料,他果然入圈了。  他的名字叫岩桥玄树,排名第7。没关系来年我一定会赶上去的! 

13年开始,逐渐有机会和他们合作了呢。我和sho经常和东边的JR们合作,人气也在快速上升,也参演了电视剧和电影。感觉距离感有渐渐的被拉近呢,想和他做朋友,但是每次合作看到他和别人玩的样子,总不知道怎么开口,如果上京了是不是就有机会在同一个组合,是不是就会关系好了? 

14年的恋人赏,我入圈了,第十名。但岩桥是第一啊,看来没有机会了呢。我在关西还没有上京,怎么可能和恋人赏第一组合啊,拿到第一的他,大概很快就可以出道了吧。

18今年west的前辈们出道了!真好,我也想出道啊,最好能和岩桥一起,在同一个组合里。

​15年的恋人赏,我的排名冲上去了,仅次于岩桥排名第二,今年他也是第一呢,好厉害。今年就要上京了,这样可以和他一个组合了吧。但是上京前他和别人组了组合​……

经历了一番波折,最后总算是和他在一个组合了呢!但是是个限定组合,没多久就分开了。但至少我们不是陌生人了吧?

​18年,觉得出道了。和岩桥玄树一起,在一个六人组合里面。这里有他之前的两个队友,海人和他亲近,两个人拍杂志经常被分到一组,紫耀很早经常和那三个在一起合作,说来这个组合里和他关系最远的,好像就是我了呢……

这次出道曲我和他有很多合作的地方,心里能不能给点小开心吧?但是还是没有勇气去和他说…

这次演唱会也是明明和别人可以很自然的做一些互动,但是对上他就不行​……

二单的时候,也是有互动,但是拍完我就不知道做什么了,只能很尴尬的放手走开。感觉他是不是不怎么喜欢我?


后知后觉的发现他的恐慌症这么严重,严重到要离开一段时间……


杂志采访的时候被问到最想和他说什么,我想一直以来没有说出口的话是不是可以接着杂志说出来?“一直都没有两个人一起去吃过饭呢,下次他回来一定要一次吃个饭。”就这样说了


在杂志发售后我收到这样一个短信

“很早就注意到你了,但是我人生不知道怎么和你沟通,想和你做朋友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办,不理你不是高冷,是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下次一起去吃饭吧!就我们两个/笑”


🎃

嶺岩/ 返事【いわちの24H/9時】

和几位神仙太太合作的24h。

祝各位白情快乐❤︎

·与真实团体人物无关。


#


“新人来了——。”

部长懒散的声音。午休被吵醒,岩橋玄樹从睡眠中抬起头来,揉了揉眼睛,往办公室门口望去。来人顶着一头抢眼的金发,眉目清秀,怀里抱着个纸箱子,笑眯眯地对大家打着招呼。

他打了半个哈欠,总觉得站在门口那人有些眼熟。像学生时代他偷偷心动过的那个,不过他也不太确定。

“各位前辈好,我是中村嶺亜,初来乍到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中村,嶺亜…

不是吧...

和几位神仙太太合作的24h。

祝各位白情快乐❤︎

·与真实团体人物无关。

 

 

 

 

#

  

 

  

“新人来了——。”

部长懒散的声音。午休被吵醒,岩橋玄樹从睡眠中抬起头来,揉了揉眼睛,往办公室门口望去。来人顶着一头抢眼的金发,眉目清秀,怀里抱着个纸箱子,笑眯眯地对大家打着招呼。

他打了半个哈欠,总觉得站在门口那人有些眼熟。像学生时代他偷偷心动过的那个,不过他也不太确定。

“各位前辈好,我是中村嶺亜,初来乍到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中村,嶺亜…

不是吧,这么巧?

还真是他,高中同学,还是岩橋暗恋的那个。本来在毕业典礼时他就说服自己,反正以后也没什么机会见面了,这场暗恋就也让它毕业好了。谁知道这会儿会在这里重逢…

岩橋有些慌乱,随即故作镇定下来。反正也没有告白过,没什么尴尬的,就是老同学见面,巧合而已…岩橋这边还在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那边中村就往他这里走过来,笑眯眯地对他欠了欠身:“前辈好。”

“嗯…”

“前辈长得好像我高中一个同学啊~”

“你好,我是岩橋玄樹、”

“不会吧いわ、はしさん?居然真的是你~”中村明显地顿了一下。

“嗯…”

“好久不见岩橋さん,比高中的时候更可爱了。”

岩橋本来就不太擅长这样的社交辞令,眼下被他这样一夸,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去茶水间的路上能经过中村的办公桌,他拿起杯子,又觉得唐突,放下了又拿起来。犹豫了半天他还是放下了杯子,起身,主动去帮中村收拾起桌子来。本还想再和他搭几句话,奈何部长一声令下,又被塞了一堆文件的岩橋只好又埋头苦干起来。

  

  

中村的办公桌就和岩橋面对面。偶尔抬头,绕过电脑屏幕和矮矮的玻璃隔板,岩橋就能看到中村戴着眼镜认真码字的样子。

岩橋自知是慢热型,而中村还和高中时一样开朗健谈,不管说什么都笑眯眯的。路过他的办公桌时,大家都爱瞥一眼中村在做什么,顺便搭两句话。而岩橋大多只低着头匆匆经过,在回来的时候,确认过中村没有注意到他,才透过他眼镜薄薄的玻璃片,去看他亮亮的褐黑色眼珠。

在一次午餐撞见岩橋啃着冷掉的汉堡外卖之后,中村便顺带包揽了他的午餐。有时是汉堡肉,有时是香肠搭配炸薯条。意外地都很合岩橋的喜好,只是他偶尔挑三拣四,把配菜的西兰花胡萝卜之流悄悄丢在饭盒盖上。中村发现了就要去说他一顿,“要营养均衡全部吃掉!”还被部长说中村像是操心过度的女朋友,倒闹得岩橋莫名其妙红了脸。

  

  

周末岩橋又一个人去逛了街,走过星巴克时一时兴起,去买杯热美式暖暖手。点了单,他站在陈置的新品杯具那里看来看去,一下被一只绘着星条旗元素的马克杯吸引了注意。本打算买下来,想想家里自己收集来的杯子实在太多,只好作罢。

谁知隔天上班他就在自己桌上看见一个崭新的杯子,打开一看正巧是昨天他喜欢的那个。中村从旁探出脑袋。

“岩橋さん早上好~”

“这个是给我的?”

“嗯。我给大家都买了些小东西,算是见面礼。看桌上的摆设觉得岩橋さん应该会喜欢这个吧。”

“不会吧,我昨天打算买的!后来因为拿不动了才没下手…”

“那岂不是好巧~”

从那之后,岩橋和中村的交流渐渐多了起来,因为以前是同学的缘故,两人十分亲密,至少在办公室其他人和中村自己看来是这样的。每次下班和大家打招呼的时候,中村都要特地绕到岩橋这边来,和他说一声拜拜,顺便问问他明天想吃什么。

  

  

情人节那天是周五。几个有女友有妻子的前辈都提前收工回了家,办公室里眼见着就剩下面对面的两个人。

“说起来——”岩橋从屏幕后探出脑袋。

“嗯?”

“嶺亜くん最近有没有打算谈恋爱?交个可爱的女朋友之类的。”

“女朋友啊…没有呢。”中村也放下了手里的工作,举起胳膊伸了个懒腰。

“那难道是男生?”岩橋突然有些紧张。

“欸、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啦~”中村把腰塌在椅子上,软乎乎地笑起来,“难不成玄樹喜欢我?”他早就开始对岩橋直呼其名了,只是岩橋还是别扭,非要在嶺亜后面加个くん。

“不是不是!就…高中班上那个神宮寺,就那个,头发经常超过标准被老师揪去剪掉的,全班全级全校女生都很喜欢的那个,”为了装作漫不经心,岩橋开始整理手边的文件,“嶺亜くん还记得么?”

“啊~我知道,和玄樹关系不错的那个对吧。”

“对对。那家伙以前喜欢嶺亜くん的,听说我和嶺亜くん在一起工作,又…怎么说,死灰复燃了。”

“这样。可惜我完全没有想谈恋爱呢。”

“嗯…也是。突然说这个,嶺亜くん也会困扰的吧。”

“不会~”中村起身,套上厚重的毛呢大衣,又绕去岩橋那边,拎起椅背上的大衣担在手臂上。

“回家吧?一起去车站。今天是情人节,咱们也偷个懒好了。”

  

  

傍晚的那段对话让一向早睡的岩橋一直辗转反侧到凌晨快两点钟。最近他察觉到,自己似乎总是很在意中村。明明比起白开水他更爱喝可乐,桌下自己备着的可乐库存也还有很多,却总要拿着那只新杯子,去茶水间接满一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回来在办公桌上,放凉,然后去倒掉,又接满,又放凉,又倒掉。

“岩橋くん最近这是怎么了,爱上喝热水了?”岩橋支支吾吾,点头随便嗯了几声,没有回答上那位前辈。应该没爱上,他这样在心里回答。不过…

这样就能用他的送给我的杯子。

这样就能路过他那边看看他在做什么。

这样就能悄悄地告诉他我很喜欢他送的礼物。

其实,这种心情是什么,他心里一清二楚。高中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他瞥了一眼电子钟,a.m.01:59。岩橋知道自己有些不想承认,他怯于承认。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

滴滴,a.m.02:00。

大概又是喜欢吧。

  

  

明天就告诉他,明天见面说,明天用line和他说,明天给他写明信片说。推拖着推拖着,一个月晃过去,岩橋还是没能开口。和上个情人节一样,白色情人节也是周五,两个单身的新人自然又留到最迟才回家。

站在电车月台等车,中村看了看表,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都七点多了,那些前辈也太欺负人了。”

“没办法嘛,”岩橋双手抄进口袋里,空抓了半天还是拿了出来,摸摸衣服又摸摸包带,“谁让我们两个是新人,而且还没有人可以谈恋爱。”

中村笑起来,软乎乎的笑容让岩橋看得愣了愣。棉花糖一样的笑颜,好可爱。大约谁都会想再说些什么逗他开心吧。于是岩橋急忙又开口,“要不,为了之后的节日我们也可以早点回家,嶺亜くん来和我谈恋爱吧。”说完还拽拽地半侧过身,企图留一个潇洒的背影,却完全抑止不住嘴角的笑意。

本来还在等中村说点什么吐槽自己。许久得不到反应,岩橋刚要回头,谁知道却被他拽过去,一把握住了自己双手,握得紧紧的。岩橋抬起头去看他,想开口问他怎么了,却对上镜片后他认真的目光。

扑通扑通。

糟糕。

岩橋看着他的薄唇一开一合,在说什么他全然听不进去,鼓膜传来的全部是自己的心跳声。

  

  

“我花了一个月,问了好多人才问到神宮寺さん的Line。”

“本来是想问问看,他能不能放手成全我和玄樹,结果真的问了才知道,人家那边都快要结婚了。”

“所以,关于上个月的回答,”

中村屈下腰,抬起脸,用有些可爱的上目线望着他。

  

  

“到底是谁死灰复燃呀,玄樹?”

  

  

岩橋蜷靠在沙发里,噼里啪啦地打着游戏机。阳光正好,成对的马克杯一粉一黄立在茶几上,乳白蕾丝桌布上画出了长长的影子。两个人却一点都没有要出门转转的意思。

中村架起了画板,懒得再去翻那些颜料。他那好看的人儿啊,就是用最朴素的炭笔描摹,眉眼也是极动人的。

“嶺亜くん…到底什么时候才画完、”

“其实以前,我有叫过你いわっち的。”中村打断了他的话,“这个称呼是不是很可爱?”

“ウソ!我怎么从来没听到过?”

“是在背后啦!当面只叫过一次,后来就没有了。”

“…”

脸颊鼓鼓的。中村偷笑,怎么像只生气的兔子。

“因为觉得玄樹很容易害羞,万一不理我了就糟糕了。”

“…之前高中的时候还以为是被嶺亜くん讨厌了的。因为你和所有人都玩得很开,唯独不怎么和我说话。”

“真是…”

中村放下笔走过去,双手搭在他肩膀,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

“难道现在玄樹也还以为,我会来这家公司只是巧合吗?”

 

 

 

 

 

星云随便写

【神岩/剪辑】想见你

He said to me that one day.
He’d meet me by the Milky Way.
Impossible to stay away.

「You’ll be back to me someday.」

好想见你。

剪辑:星云
bgm:Last Dance-伍佰
        ...

【神岩/剪辑】想见你

He said to me that one day.
He’d meet me by the Milky Way.
Impossible to stay away.

「You’ll be back to me someday.」

好想见你。

剪辑:星云
bgm:Last Dance-伍佰
           想见你Someday or One Day-八三夭×孙盛希
素材来源于网络 侵删

b站:【神岩】想见你 
#玄玄的白色情人节 6时 #いわちの24H 第二棒

我不开車車开我

#いわちの24H#

3時 第一棒行きます!!!

祝大家白情快乐(p≧w≦q)

#いわちの24H#

3時 第一棒行きます!!!

祝大家白情快乐(p≧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