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おっさんずラブ

3662浏览    249参与
QueenMirror_云下

话题多拉马赶制剧场版用动作戏爆炸戏就是绞尽脑汁的凑数之举。但依旧不妨碍我吸春田田和牧君,而且这部里还是能看到两人变得成熟和感情成长的过程。

(所以我还是要给他们一个经典日剧的配色 w日剧讲感情和人性的那种细腻感是传家宝啊

最后我永远爱林老师的阿牧!傻乎乎对视着手足无措又想伸出手又想往后背,但最后还是坚定地环抱爱人的样子,啊,太爱了


话题多拉马赶制剧场版用动作戏爆炸戏就是绞尽脑汁的凑数之举。但依旧不妨碍我吸春田田和牧君,而且这部里还是能看到两人变得成熟和感情成长的过程。

(所以我还是要给他们一个经典日剧的配色 w日剧讲感情和人性的那种细腻感是传家宝啊

最后我永远爱林老师的阿牧!傻乎乎对视着手足无措又想伸出手又想往后背,但最后还是坚定地环抱爱人的样子,啊,太爱了


QueenMirror_云下
全片最佳,花火集市,林老师浴衣...

全片最佳,花火集市,林老师浴衣姿,美人啊美人

……想象了下这个遗世而独立的推镜要是放在大银幕上向我扑来会是什么感受。嗯想象不能【我恨.jpg

全片最佳,花火集市,林老师浴衣姿,美人啊美人

……想象了下这个遗世而独立的推镜要是放在大银幕上向我扑来会是什么感受。嗯想象不能【我恨.jpg

HaruMakiFOREVER

[春牧]告白

二年過去了,如果叔愛仍上映著,已經100回了。

真的很開心🥳

雖然故事中的老掉牙腦洞大家可能已腦補了一萬次,但我還是厚顏無恥的寫了。

對我來說,

春牧的故事是不會結束的,永遠不會的。

Forever Love.


(以下正文)


看著網站購物車裡的商品,牧猶豫了一下。


買嗎?有點貴⋯⋯

可是⋯⋯也許⋯⋯嗯⋯⋯?

買吧?!


********


可惡!

到底為什麼那傢伙從香港回來的第一天晚上就喝得渾身酒味回來?!

為什麼沒有直接回家?

明明今天自己還特地硬是拜託同事幫忙推掉加班提早回家,準備色香味俱全營養滿點的晚餐,就是想到那傢伙在香港天...

二年過去了,如果叔愛仍上映著,已經100回了。

真的很開心🥳

雖然故事中的老掉牙腦洞大家可能已腦補了一萬次,但我還是厚顏無恥的寫了。

對我來說,

春牧的故事是不會結束的,永遠不會的。

Forever Love.



(以下正文)


看著網站購物車裡的商品,牧猶豫了一下。


買嗎?有點貴⋯⋯

可是⋯⋯也許⋯⋯嗯⋯⋯?

買吧?!


********


可惡!

到底為什麼那傢伙從香港回來的第一天晚上就喝得渾身酒味回來?!

為什麼沒有直接回家?

明明今天自己還特地硬是拜託同事幫忙推掉加班提早回家,準備色香味俱全營養滿點的晚餐,就是想到那傢伙在香港天天外食,回到東京應該會想吃自己做旳晚餐⋯⋯

"最喜歡牧做的料理了!"這句話是說假的嗎?

果然男人的話都不能信!!

等等!話不能這樣說⋯⋯自己也是個男人⋯⋯

啊啊~不管!!!!

總之那傢伙太討厭了!


牧在流理台一邊洗著先收拾的餐具,一邊不斷在內心瘋狂碎念這個心心念念了一年好不容易才盼回東京的戀人。


臭傢伙一回家還劈頭就抱怨自己沒講調識的事!!也不想想在香港幹了什麼好事?!

要不是這傢伙沒喝醉亂撿男人回家,兩個人早在香港就應該好好溝通、好好討論調職回本部的事情了,搞不好還可以再在那張床上玩之前那個⋯⋯啊啊!!全都被這愛喝酒的傢伙毀了!!

虧自己今天本來為了——因為鬧彆扭而沒提到調回本部——這件事有點過意不去,結果想來想去都覺得根本是這臭傢伙春田創一的錯!!!!為什麼自己要放低姿態??

不想理那傢伙了!今天一定要回自己房間睡!哼。


關上了水龍頭沒了水聲,才發現春田神不知鬼不覺地走到了自己旁邊,將吃完的碗盤放入水槽。


「牧,這些我自己洗⋯⋯」春田低聲低氣地說。

「⋯⋯不用了,我來洗,春田前輩先去洗澡吧。」

「牧呢?」

「我剛才回家就洗過了。」

「牧⋯⋯,」春田似乎有話想說,仍站在一旁不肯離開。

「香港那件事,我真的沒有出軌⋯相信我⋯」春田拉了拉牧上衣的下擺,語氣已近乎哀求。


「⋯⋯⋯我知道。」

牧沉默了半晌,打開了水龍頭,伴隨著嘩啦啦的水聲,才吐出一句。


「喔⋯⋯那⋯⋯等等房間見⋯⋯」

「⋯⋯⋯⋯⋯⋯嗯」


聽著春田闗上浴室門的聲音,牧隨後輕輕嘆了一口氣。


為什麼自己就是拿你沒辦法呢?春田創一。



********


「牧牧牧,我洗好了,你在看什麼書?」

春田帶著暖暖的橙香鑽進兩人的被窩,仰頭看著靠在床頭看書的牧。

「”手塚柴犬馴服記 by德永吉娃娃”? 這書名怎麼這麼奇怪?有趣嗎?牧牧牧?」

「嗯,滿療癒的⋯⋯先讓我把這章看完⋯⋯」

「喔⋯⋯」

順著牧的意思,春田安靜了下來,稍微挪了挪身體,視線越過牧手上的書,聚焦在那令自己迷戀不已的戀人上。


可愛的瀏海,可愛的睫毛,可愛的眼睛,可愛的鼻子,可愛的嘴巴,什麼都可愛可愛的。


大家都說愛情會使人詞彙能力低下,說的就是這種情況吧。


牧,真的太可愛了,又帥又可愛。

嗯嗯?今天牧這件上衣第一次看他穿呢?!


「牧,這是新衣服?」

「⋯⋯⋯⋯嗯」

「誒!!好像精靈球唷!」

「⋯⋯⋯⋯唔嗯」

「哈,那穿著精靈球衣的牧,就是精靈球裡的寶可夢囉!?」

「⋯⋯⋯⋯」

牧仍然眼也不抬地看著手裡的書,但一直觀察著的春田發現原本白晳的臉龐現在暈上一抹粉霞。



「牧~你書看完了?」

看著牧闔上書,春田手立刻摟上牧的腰。


「看到一個段落。」牧將書擱在床邊桌,一轉身就看到春田衝著自己笑,微微地笑,但眼神裡透露著興奮。


「牧牧牧,你買這件衣服是因為我喜歡玩寶可夢的關係嗎?」

「睡覺吧。」

「牧牧牧,那,我這樣抱著你,你就是我的寶可夢了吧?」

「⋯⋯⋯⋯睡覺!」

「牧牧牧,那,我可以召喚我的寶可夢了嗎?」

「⋯⋯⋯⋯哈啊?!」


伴隨著驚呼聲,牧那寬鬆不已的上衣已被春田掀起脫去⋯⋯


********

春田回國數日前⋯⋯


https://store.spic-int.jp/BLUETORNADO/bluetornado-new-arrivals/6319275802.html?cgid=bluetornado-new-arrivals


看著網站購物車裡的商品,牧猶豫了一下。


¥9800⋯⋯

買嗎?有點貴,感覺一般⋯⋯

可是看起來好像精靈球,也許那幼稚的春田前輩看到我穿會很高興?嗯⋯⋯⋯?

買吧?!


只思考一秒,

Click

牧點下"注文"。


誰叫你就是我的全世界,春田創一。




********


激情過後的房間裡,赤裸著身子的兩人窩在棉被裡喘著氣⋯⋯


剛才到底到了幾次呢?是拼了命地想補回這十來個月分隔兩地的份量嗎?


「凌太,你被我的精靈球捉住了唷。」

在快昏迷之際,春田突然冒出了一句。


「真的要睡覺了,還在講什麼。」

「嗯,就是這樣!」

「什麼?」

「你這一生~永遠永遠都沒辦法脫離我了。」

「⋯⋯⋯⋯睡覺了。」

牧閉上了眼睛,帶著藏不住的笑意沉沉睡去。



笨蛋,我愛你,永遠,春田創一。

李昀霖YDS
2019电影版《大叔的爱:LO...

2019电影版《大叔的爱:LOVE or DEAD》终于看完了!!为了最后那几秒里的甜,开心的转圈圈!!(对戒瞩目)

这个电影版,我也一定要买DVD收藏起来,为这系列在我心中做一个完美的ending。

虽然看到很多说这部作为春田x牧的大结局之作,他俩的甜太少了。我其实也希望多一些。

不过,能看到他俩的角色无论是个人还是在感情,双方都能更好的成长,相互理解扶持,这更加使人欣慰开心。

春田一开始就是个接近废材的人,身边的人们明白他的好,一直在帮助他成长,他自己也因为和牧的原因找到了自己的路,一条有牧凌太同在的人生之路。

牧一开始也不是完人,他在电影中更加体现了他的缺点...

2019电影版《大叔的爱:LOVE or DEAD》终于看完了!!为了最后那几秒里的甜,开心的转圈圈!!(对戒瞩目)

这个电影版,我也一定要买DVD收藏起来,为这系列在我心中做一个完美的ending。

虽然看到很多说这部作为春田x牧的大结局之作,他俩的甜太少了。我其实也希望多一些。

不过,能看到他俩的角色无论是个人还是在感情,双方都能更好的成长,相互理解扶持,这更加使人欣慰开心。

春田一开始就是个接近废材的人,身边的人们明白他的好,一直在帮助他成长,他自己也因为和牧的原因找到了自己的路,一条有牧凌太同在的人生之路。

牧一开始也不是完人,他在电影中更加体现了他的缺点。多细小的事其实也很计较,有什么事都自己闷着,这也照成了和春田的各种误会。这个时候身边的人也为他加油助力。关键时刻,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了去,去到了春田的身边。而春田也终于突破他最后的铁壁。

整个电影在搞笑之余,也无处不体现他俩的感情。

部长失忆了还是会再次喜欢上,恢复后的那种再次醒悟。也真的笑与泪了。我一定应援武川!!加油!!部长由你来守护吧!!

好了,又是一个句号。期待他们各自的新戏。

HaruMakiFOREVER

【春牧】賀禮

  • 胡鬧小點心

  • 個人覺得不是很正經⋯⋯喜歡正經小甜餅的這篇就先略過吧,呵呵

「春田前輩,這是什麼?」被狸穴講了九次趕了十次才總算離開辦公室回到家的牧,指著客廳茶几上繫著霧銀色緞帶的黑色禮盒,好奇地問。


難道是春田前輩開竅了?情人節禮物居然包得這麼有品味?!


「嗯,這是麻呂今天拿給我的,說是慶祝我們入住新居的賀禮兼情人節禮物。」春田從背後環抱住牧,啾地一聲在牧的耳後一吻,然後下巴抵在牧的肩上。
本來帶點期待,心跳有點加快,以為是春田給的禮物,現在一聽是麻呂送的,牧突然打了一個冷顫。


「⋯⋯⋯⋯麻呂?」

「對啊,麻呂還說,一定要我們一起拆開,所以我一直等牧回來⋯⋯吶吶,牧,我好餓...

  • 胡鬧小點心

  • 個人覺得不是很正經⋯⋯喜歡正經小甜餅的這篇就先略過吧,呵呵

「春田前輩,這是什麼?」被狸穴講了九次趕了十次才總算離開辦公室回到家的牧,指著客廳茶几上繫著霧銀色緞帶的黑色禮盒,好奇地問。


難道是春田前輩開竅了?情人節禮物居然包得這麼有品味?!


「嗯,這是麻呂今天拿給我的,說是慶祝我們入住新居的賀禮兼情人節禮物。」春田從背後環抱住牧,啾地一聲在牧的耳後一吻,然後下巴抵在牧的肩上。
本來帶點期待,心跳有點加快,以為是春田給的禮物,現在一聽是麻呂送的,牧突然打了一個冷顫。


「⋯⋯⋯⋯麻呂?」

「對啊,麻呂還說,一定要我們一起拆開,所以我一直等牧回來⋯⋯吶吶,牧,我好餓唷~今天吃什麼?」

「那我先去準備晚餐吧。」

「可是我又很好奇麻呂送什麼,牧牧牧,我們先來拆這個禮物啦,麻呂今天給我的時候,一臉得意又神祕的樣子,說什麼春田前輩大概、一定、絕對會很喜歡的唷之類的,所以我想知道他到底送什麼⋯⋯」

「⋯⋯反正一定不是什麼正經的!」

「是嗎,不管啦,先拆禮物嘛~牧牧牧~」

「吵死了。」


雖然第六感覺得有點危險,但春田前輩這麼期待,像隻柴犬在自己頸窩又吸又蹭,牧還是勉勉強強拿起禮盒,拉開緞帶。
長方型的禮盒非常輕,太好了,這次應該不會是那類的東西了吧⋯⋯


牧回想到前一年聖誕節交換禮物PARTY,春田抽到麻呂準備的禮物:包裝上寫著「絕叫!銷魂!」⋯⋯造型跳蛋」

當場春田打開時,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想到此,牧又打了一個冷顫⋯⋯太可怕了,那個禮物真的是個惡夢⋯⋯那晚春田完全沒有想放過自己的意思⋯⋯

隔天到營業所,所有人的目光還是都看向自己⋯⋯


這次應該不會再是這麼可怕的東西了吧。
牧接著打開黑色禮盒,再掀開禮盒裡的內襯紙,裡面躺了⋯⋯⋯嗯,這是?
牧拿起了那件物品⋯⋯


手開始發抖⋯臉開始發燙⋯頭開始發暈⋯⋯


嗯、這是?不!不!⋯⋯不不不不不!!!!


「誒誒誒?牧,麻呂是不是送錯了?這個?啊,這裡有商品說明⋯⋯」
「⋯⋯⋯⋯⋯⋯春田前輩,說明給我,麻呂可能弄錯了,拿去還給他。」牧伸手想從春田手中搶過商品說明,但好奇寶寶春田已瞥見紙上斗大的商品名稱⋯⋯

「⋯⋯男用??」


感覺大事不妙的牧默默掙開春田的摟抱,把那件軟軟的東西塞回禮盒裡丟回桌子,故作鎮靜地往廚房走去。


「我去準備晚餐。」

「牧牧牧牧牧牧,等一下,這是男用耶,好厲害!原來有這種東西啊~」

「⋯⋯我不知道有這種東西,我們家也沒人會用,春田前輩你明天拿去還給麻呂。」

「⋯⋯⋯⋯」
牧背對著春田,打開冰箱拿出雞腿肉丁,完全不想面對客廳裡詭異的寂靜。他稍稍回頭,看見春田正一生懸命、不、是一臉認真地看著商品說明。


討厭,平常工作有那麼認真就好了。想也知道客廳裡那個腦袋瓜現在在想什麼,不行,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牧邊想著等一下要怎麼應付春田,邊準備撕開炸雞粉包,突然,手裡的炸雞粉包咻地措手不及被抽走。


「春田前輩,你做什麼⋯唔⋯⋯」

牧轉過身正抗議到一半,春田就低頭封上牧的唇,雙手同時從牧的左右兩邊穿過,扣在後方的流理台。被困在春田和流理台間的牧雙手抵在戀人的胸前,想用力推開,沒想到春田利用身高的優勢將上半身重量都欺身往前傾,牧只能被強迫微微下腰靠在流理台上。快被吻到喘不過氣的時候,春田總算心滿意足的微仰起頭,啾了一下牧的鼻尖,然後壞笑地凝視著牧。


「牧⋯」
「春田前輩!不要這樣,你不是餓了嗎?不要打擾我做飯⋯」牧想做最後的困獸之鬥,卻發現不僅是左右兩側都被春田的臂膀攔截去路,跨下也硬是被春田的右大腿卡進抵住。


「嗯⋯我的確餓了。」
糟糕,開關打開了。


「現在⋯⋯是這裡餓了。」感受到春田緊貼在自己大腿上的突起與熱度,牧突然想到童話故事裡的大野狼和小白兔,但現在情況好像會變得比被吃掉的小白兔更糟糕⋯⋯


「春、春田前輩⋯⋯」

「而且⋯⋯我想看牧你穿⋯」

「不要!」

「好啦~牧~」

「不要!!誰要穿那個!!!!我沒有那種癖好!」

「⋯⋯只是種情趣⋯不是也有女生會穿男人的衣服嗎?像⋯⋯男友襯衫的概念?」

「完全兩回事!我不要!總之,我、不、要!!要穿春田前輩你自己穿!!」

「牧〜〜我想看~~~」

「總之春田前輩請你明天把這件蕾絲內褲還給麻⋯⋯啊⋯⋯唔嗯⋯⋯⋯」

今晚到底春田有沒有得逞呢?可能明天才會知道了⋯⋯

(完)

HaruMakiFOREVER

[春牧春]陰天

#清水

#短短文

今晚的牧自加班回來踏進家門後就顯得異常安靜,靜靜地說了句「我回來了」也不待衝到門口迎接的春田回完「歡迎回來」就悶著頭走進兩人的臥室,拿了換洗的衣物就悶著頭走進浴室。

跟著默默無語的春田坐在床上玩著手上的電動,但圓溜溜的眼睛大概每十秒就轉到臥室門前再轉回來,電動裡的瑪俐歐都不知死幾次了⋯⋯

浴室裡沒了水聲,春田嚥了嚥口水,坐挺了身靠在枕頭上,仍裝成低頭認真打電動的樣子。

牧步出了浴室,比平常慢半拍的啪嗒啪嗒拖鞋聲由遠而近,春田感覺得到牧真的不太好⋯⋯

房門靜靜的打開了,躺上床的牧什麼都沒說話,坐在床上的春田也什麼都沒說話。

正躺著的牧皺著眉頭無神地看著白色的天花板...

#清水

#短短文

今晚的牧自加班回來踏進家門後就顯得異常安靜,靜靜地說了句「我回來了」也不待衝到門口迎接的春田回完「歡迎回來」就悶著頭走進兩人的臥室,拿了換洗的衣物就悶著頭走進浴室。

跟著默默無語的春田坐在床上玩著手上的電動,但圓溜溜的眼睛大概每十秒就轉到臥室門前再轉回來,電動裡的瑪俐歐都不知死幾次了⋯⋯

浴室裡沒了水聲,春田嚥了嚥口水,坐挺了身靠在枕頭上,仍裝成低頭認真打電動的樣子。

牧步出了浴室,比平常慢半拍的啪嗒啪嗒拖鞋聲由遠而近,春田感覺得到牧真的不太好⋯⋯

房門靜靜的打開了,躺上床的牧什麼都沒說話,坐在床上的春田也什麼都沒說話。

正躺著的牧皺著眉頭無神地看著白色的天花板,春田還是沒停下手邊的電動。

時間滴答滴答過去,不知到底過了多久,牧終於側了身,頭枕上春田的大腿。春田毫不遲疑地放下手上的電動,溫柔地看著牧。

「想說了嗎?」春田撫上牧黑亮的髮絲、輕柔地說著。

「⋯⋯⋯⋯不想」牧悶悶地說了一聲。

「那就別說吧⋯⋯」春田低下頭吻了吻牧的臉頰。

牧眨了眨眼,轉頭看著上方的春田。

「這裡也要」牧閉上眼,微微嘟了嘴,微微的,幾乎無法察覺的。

「好唷」春田又落了一吻。

「不夠⋯⋯,」春田的唇才離開半公分,牧瞇著眼說,接著手環上春田的頸脖,將春田的唇再次落上自己的。

「好,再多都給你」

おやすみなさい

HaruMakiFOREVER

[春牧]心機

#因為看了某位太太的文章片段而突有靈感的文

因爲她的沒在公開,也沒辦法指引了

所以這裡簡短前情提要:

牧自從從新加坡調回東京本社後,一直被女同事虎視眈眈,被積極邀請去聯誼。

在某個被邀請過101次的晚上,牧終於想通,乾脆帶老公春田一同出席,打算公諸天下⋯

以下本文開始: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底妝⋯⋯如陶瓷般潔淨無瑕,OK,

眼妝⋯⋯橘粉色系眼影帶著下垂眼線展現小動物般無辜的眼神⋯⋯OK,

唇妝⋯⋯微翹的唇線搭上有嘟唇效果的唇蜜⋯⋯OK

髮型⋯⋯⋯⋯⋯⋯完美!!


一切完美!太棒了!奈奈子!!妳今天一定能一舉拿下牧前輩的!!


我忍不進握了握拳,對著鏡子中的自己點點頭...

#因為看了某位太太的文章片段而突有靈感的文

因爲她的沒在公開,也沒辦法指引了

所以這裡簡短前情提要:

牧自從從新加坡調回東京本社後,一直被女同事虎視眈眈,被積極邀請去聯誼。

在某個被邀請過101次的晚上,牧終於想通,乾脆帶老公春田一同出席,打算公諸天下⋯

以下本文開始: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底妝⋯⋯如陶瓷般潔淨無瑕,OK,

眼妝⋯⋯橘粉色系眼影帶著下垂眼線展現小動物般無辜的眼神⋯⋯OK,

唇妝⋯⋯微翹的唇線搭上有嘟唇效果的唇蜜⋯⋯OK

髮型⋯⋯⋯⋯⋯⋯完美!!


一切完美!太棒了!奈奈子!!妳今天一定能一舉拿下牧前輩的!!


我忍不進握了握拳,對著鏡子中的自己點點頭,然後提醒自己抬頭挺胸走出化妝室。


Fight!


***


今天上午突然收到藤堂前輩發的Line群組通知,寫著牧前輩答應來參加晚上的聯誼聚會,還會帶上男性朋友。

頓時轉成靜音模式的手機恩恩恩恩恩地震個不停,群組裡激動萬分,不斷跳出各種尖叫/倒地/喜極而泣/戰鬥/壓倒等的貼圖大概可以疊到晴空塔那麼高⋯⋯

是的,大家覬覦牧前輩真的很久了⋯⋯


牧前輩手上戴著婚戒,但根據人事部同事的情報,牧前輩從進公司到現在,一直都是單身,沒有向公司提出已婚等資料更新,所以大家都相信,那個戒指是牧前輩故意戴著的,為了避免過多的追求者。雖然也有同事提出討論,說這麼完美、集帥氣與可愛於一身、優秀到一個不行的牧前輩應該有女朋友了,而且還曾傳聞有人目擊牧前輩的女友是個嬌小可愛、活潑外向、有著豐滿胸部的短髮女孩⋯⋯⋯⋯


但是、總之、真理只有一個!

只要是未婚,死會總可以活標吧!!


不是奈奈子我自己自誇,過去我看上的男人從來都沒逃出過我的手掌心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真的很開心牧君也來參加我們的聚會!乾杯!!!!!!」

突然身旁傳出高八度的歡聲把我拉回現實,從聲音聽起來,藤堂前輩今天也是幹勁十足啊!但是藤堂前輩對不起,能配得上牧前輩的只有像我這樣人見人愛、男人總是會一見傾心的23歲年輕女孩呀~30歲的妳應該只能做資源回收車了吧?哼⋯⋯就算藤堂前輩妳搶到牧前輩對面的座位妳也給我死了這條心了吧!!!


「牧君~你旁邊的空位是?」

聽著藤堂前輩裝模作樣甜膩的聲音,我忍不住又在心裡翻了好幾個白眼,腦海裡突然閃過尚未點睛、只有白眼珠的不倒翁擺飾⋯⋯


「啊⋯⋯是我幫我⋯⋯朋友保留的位子,他從第二營業所過來,可能有事耽擱了,會晚一點過來⋯⋯」

喔~~原來如此,我看著我對面空蕩蕩的位子⋯⋯嗯,會是位和牧前輩一樣帥的帥哥嗎?


「牧君的朋友也是位帥哥嗎?」我座位另一邊的同事百合子舉手發問,嘖!還問了我想問的問題!


「嘛⋯⋯嗯⋯⋯帥」牧前輩頭稍稍歪了一邊頓了一下,才回答了這個問題,呵呵,好可愛的動作唷!


「是以前在第二營業所的同事嗎?」我隔壁隔壁的同事櫻子也開始參與話題⋯⋯


「是的,他是我進第二營業所時,帶領我的前輩,人真的很好⋯⋯」

可能是和大家談了幾句比較熟了,感覺牧前輩回答這句的時候⋯⋯怎麼說呢⋯⋯?眼神不太一樣了⋯⋯?


「牧君,我看你便當裡常會帶炸雞,是你做的嗎?可以教我嗎?」

「那個啊⋯⋯很簡單啊,下次可以教妳」

沒想到牧前輩這麼輕易地答應了,啊~我也要參加!!


「啊我也要學!」

我忍不住也脫口而出。


「我也要」

「我也想參加!!!」

「我也要~~」

「對了⋯⋯牧君⋯⋯」

「牧前輩喜歡⋯⋯」

「我想知道牧前輩⋯⋯」


全桌的女性突然都開始向牧前輩不斷提問,等等啊妳們,這又不是牧凌太初公開聯誼會的記者會!!!妳們有把現場其它男性放在眼裡嗎?⋯⋯⋯⋯算了,我也沒有。


「那、那個⋯⋯不好意思⋯⋯」

牧前輩突然打斷大家的問話⋯⋯現場突然變得安靜⋯⋯


「我可以換到我旁邊這個空位嗎?」


誒?誒????????


「⋯因為⋯因為我朋友比較習慣坐我的左手邊。」


牧前輩!你那是什麼爛藉口?想坐我正對面就說一聲嘛!!

耶~~開心~~~~~~奈奈子大勝利!!!!


「當然可以,牧前輩請坐!」

我也不管其它人的想法了,直接脫口回答。

啊~難怪從剛才開始就不時感受到牧前輩飄來的視線⋯⋯

呵呵呵呵,看來牧前輩也是一般男人嘛⋯⋯

看來今晚的勝利是我的了⋯⋯


牧前輩靦腆地看著我,站了起來準備移到我對面的位子。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突然牧前輩身後出現一位身著深藍色西裝高眺的男子。


「春田前輩⋯⋯」

仍然站著的牧前輩回了頭看了一下那位男子,嗯⋯⋯怎麼覺得牧前輩變得有點慌張?


「大家好,初次見面,我是第二營業所的春田創一,已婚。」


什麼?先生你已婚還來做什麼?我們只需要單身男性!


「啊,順便一提,他是牧凌太⋯⋯」


這個叫什麼⋯⋯春田的前輩,你可以不用介紹牧前輩了好嗎?我們都認識了⋯⋯

而且你怎麼突然捉起牧前輩的左手腕⋯⋯舉到大家面前是要⋯⋯?


「⋯⋯也已婚。」


看著高舉著的手掌上閃爍著隱隱光芒的戒指,那是牧前輩的戒指,我們都看得很習慣的戒指。

但是,視線往下移,抓著牧前輩手腕的那隻手,無名指上也閃耀著同樣的光芒⋯⋯



等!等一下!該不會是⋯⋯


「是的,所以,麻煩大家,凌太已經結婚了,以後聯誼不要再找他了唷。」

「⋯⋯⋯⋯」

「我們都很專情的唷,對吧,凌太。」

「⋯⋯⋯⋯⋯⋯嗯」


看著牧前輩紅到不行的耳朵⋯⋯

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啊⋯⋯

啊~~~~~~~~~~ 

為什麼全天下的好男人最後都被男人吃了呢?

可惡!!!!!!!!


「服務生不好意思!把你們家最烈的酒拿出來!」

我聽到旁邊的藤堂前輩大聲喊道。


看來今天因這場聯誼笑得最開心的會是餐廳老闆,因為所有烈酒都被我們喝光了!

來!乾杯!!!



*************



「春田前輩,你一進來餐廳就那樣,也太突然了,嚇了我一跳。」

牧低著頭看著提在自己手上的公事包,悄聲說著。


週五夜晚的電車,即使將近子夜,仍載滿了乘客,有的人帶著週末狂歡後的氣味,有的人帶著辛勞應酬後的酒味,各種的氣味,但牧凌太總覺得,他現在只聞得到春田身上不爽的醋味。


「唔,不行嗎?」

站在身旁的春田眼睛直直看著漆黑的窗外,小聲回答。

頃頃頃頃頃,規律的電車行進聲差點掩過春田的聲音,但牧還是聽到了。


「⋯⋯也不是不行。」

牧說完這句,電車就響起了下車廣播,春田順勢摟上牧的腰,兩人擠出人群下了電車。


步出車站,肩併肩往家的方向走著,牧終於忍不住打破沉默,

「創一你到底在悶悶不樂什麼?」


「唔⋯⋯牧,下次還是⋯⋯真的不要再去參加什麼聯誼了,同事再怎麼請求都不行,我不喜歡。」

像是鬧脾氣的小孩終於得到關心,春田嘟著嘴抱怨著。


「要是凌太你真的喜歡上別人怎麼辦?你都不知道我剛進餐廳,遠遠地就看到你被一群飢渴的猛獸圍著,女生也就算了,重點是我總覺得旁邊男生看你的眼神也⋯⋯我不喜歡!」

春田嘰哩咕嚕地逕自說個不停,越說越激動,一付要哭不哭的模樣。


「飢渴的猛獸?這樣講對那些可愛的女孩太失禮了吧」訝於春田的形容,牧忍不住ふふふ笑了出來。


「可愛?那裡可愛?而且牧你突然要站起來換位子,是怎樣?覺得那個位子對面的女生可愛嗎?因為什麼要換位子?」


「⋯⋯⋯⋯⋯⋯沒什麼,對了,還有我的男同事明明都是直男,你也不用敵意這麼重吧?!」


「牧,喜歡一個人是不分性別的吧?!就像我喜歡上牧你一樣啊!」

寂靜的街道上,只有路燈發出的微弱嗡嗡聲。

春田拉住了牧,讓牧轉了身面向自己。


「雖然牧說自己只喜歡男性,可是我也很害怕,你會不會有一天⋯⋯突然喜歡上女性了呢?我也是會⋯⋯會擔這種心啊⋯⋯」


面對春田突然正經的告白,牧愣了一會兒,然後輕嘆一口氣。

怎麼自己會有這麼可愛的戀人啊,牧暗自思忖。


「⋯⋯⋯⋯笨蛋⋯⋯我⋯⋯我不會喜歡上別人⋯⋯」


顛起腳尖,吻上春田的額頭後,牧柔情似水地望進戀人的眼睛,輕輕地說。


遠方傳來腳踏車的行進聲,牧拉著征住的春田繼續往家的方向走,家,兩個人的家。


********


「⋯⋯其實今天我會找創一一起來參加聯誼,本來就是打算告訴大家⋯⋯你是我另一半⋯⋯沒想到被創一搶先了⋯⋯」

牧窩在春田的懷裡,頭埋在迷戀不己的厚實胸膛裡,悶著聲說。


深吸了一口氣⋯⋯清爽的柑橘味⋯⋯真好,與自己擁有同樣的香氣,如同宣告著不言而喻的親密關係。被春田緊抱著的牧忍不住又嗅嗅嗅吸了幾口氣。


「誒⋯⋯真的嗎⋯⋯?」

感受著從春田體內振來的聲音,牧眼瞇了起來,忍不住多在胸前摩蹭了幾下。


「嗯⋯⋯睡覺吧⋯⋯」

「⋯⋯那個⋯⋯牧⋯⋯」

「嗯?」

「你還沒說⋯⋯今天聯誼為什麼要換位子⋯⋯唔嗚~~~」

「呵呵⋯⋯」

「夠了~~不要每次都來強吻這招啊!牧!」

「誰教你太吵了,創一⋯⋯啊⋯⋯手⋯⋯」

「那麼⋯⋯我們就來做點更吵的事情吧⋯⋯」




Fin



番外


「創一、我、不要、嗯啊⋯⋯真的不要了⋯⋯已經⋯⋯三⋯⋯三次了。」

牧喘息個不停,無力地趴在床上,感受到春田又在他的背脊上點上一個又個紅痕,似乎沒有停火的打算⋯⋯只能嘶啞地哀求道。


「那牧你告訴我到底為什麼要換座位啊⋯⋯」

春田覆上牧的身,在牧的耳邊低語,手又開始游移。



「⋯⋯⋯⋯⋯⋯因為我不想讓你看到⋯巨、巨乳蘿莉!!我怕你⋯⋯移情別戀⋯⋯」

擔心著自己的安危,牧終於投降坦白。


「那個⋯⋯原本空位對面的那個女同事,她感覺超符合創一你的標準啊⋯⋯啊⋯⋯創一你的⋯⋯不要⋯⋯」


「凌太⋯⋯我早就有了⋯⋯巨乳蘿莉⋯⋯」

「誒?啊⋯⋯」


隨著春田再次衝進牧的體內⋯⋯牧的疑惑,看來只能等日後解開了⋯⋯


Fin








【 Stages Of Living 】

春牧【千珠說】

  

我覺得我總有一天會被他們兩個害的殘廢,不是耳聾就是眼瞎,在外面都挺正常的,為什麼到了Wonderful就不一樣了?這裡是流著蜜與奶之地嗎?我抱怨過幾百次,他們依舊故我,就算我拿出我哥特製的黑暗料理出來威脅他們,也只能讓他們害怕一陣子,我的白眼已經翻到後腦杓,喝酒就喝酒,閉嘴可以嗎?要說情話滾遠一點啦,坐什麼吧台邊啊!

  

我知道有人很想親眼目擊放閃的第一現場,一開始的時候我也這麼想,畢竟那個蠢了三十幾年的春田會怎樣示愛,那個連跟女孩子說話都很傻的傢伙會怎樣跟帥哥管家牧表達情感,的確是一個宇宙難度的謎題。

  

雖然聽了不少舞舞轉達的,但我總覺得應該誇大了不少,那可是春田欸,我...

  

我覺得我總有一天會被他們兩個害的殘廢,不是耳聾就是眼瞎,在外面都挺正常的,為什麼到了Wonderful就不一樣了?這裡是流著蜜與奶之地嗎?我抱怨過幾百次,他們依舊故我,就算我拿出我哥特製的黑暗料理出來威脅他們,也只能讓他們害怕一陣子,我的白眼已經翻到後腦杓,喝酒就喝酒,閉嘴可以嗎?要說情話滾遠一點啦,坐什麼吧台邊啊!

  

我知道有人很想親眼目擊放閃的第一現場,一開始的時候我也這麼想,畢竟那個蠢了三十幾年的春田會怎樣示愛,那個連跟女孩子說話都很傻的傢伙會怎樣跟帥哥管家牧表達情感,的確是一個宇宙難度的謎題。

  

雖然聽了不少舞舞轉達的,但我總覺得應該誇大了不少,那可是春田欸,我認識了半輩子的傢伙欸,怎麼可能會說那麼甜蜜的話,但我的不信任只維持了一下下就崩壞了,那個我印象中傻傻的春田,原來深藏不露啊。

  

那一天,是他們公開沒多久之後的某一晚,兩人一前一後的走了進來,也一前一後的坐上了吧台邊。

  

「唷,啤酒兩杯。」春田一副回到自己家的樣子,身上已經有了濃濃的酒味,換來我一雙白眼。

  

「麻煩妳了,千珠,我們剛剛參加客戶的聚會,所以他喝得有點多。」還是牧看起來順眼,有禮貌又帥,配上春田真的是,算了我不造口業。

  

上了啤酒,順便送了一盤毛豆......咦,等等,我才轉身準備一下啤酒跟毛豆,他們是不是就搬了椅子靠近了一點? 

  

「我不喜歡這樣。」春田沒頭沒腦的冒出這一句,順便舉起酒杯喝了好大一口。

  

以為是他們準備談公事的我,立刻閃到另一角,把空間騰給他們,再順便把冒出頭的我哥壓回去。

  

「她是不小心的,我解釋過了啊。」牧的手心蓋上了春田的手背,安撫似地摸著。

  

「不小心就可以撲你身上?!」

  

喔?聲音提高了,我跟我哥同時冒了出頭,你們知道,人都會好奇咩,啊,牧在偷笑。

  

「你還笑!」

  

切,你這個春田阻止什麼啊,牧笑起來多好看,水亮的眼睛彎彎的,紅潤的嘴角翹翹的,有時候白晰的臉頰還會飛上紅暈,啊~難怪有女客人特地為了牧來喝酒,我完全可以理解。

  

「而且她撲在你身上就算了,還到處亂摸,還摸你胸口欸!你不是說過只有我可以摸的嗎?!」

  

什麼?!我現在是不是要摀住耳朵?我轉頭跟我哥對看了一眼,再轉回去看那小倆口,同時把我哥拿出來的錄音筆關掉。

  

「春田前輩,才多了半杯啤酒你就醉了嗎?」

  

「這是水好嗎?」

  

「咳咳。」事關商譽,我不得不出聲,「那是啤酒,百分之百!」

  

「我知道啦!」春田一眼掃了過來,我瞪了回去。

  

「千珠,春田前輩應該真的喝醉了,我帶他回家好了,抱歉,結帳。」牧站了起來,拿出錢包。

  

沒關係啦,你常來喝酒就好,最好每天固定時間來,那些女客人會很高興的。當然這些話死也不能說出來。

  

「牧~」春田轉向牧,抬起雙手抓著牧的雙手,同時,我閃回到避難所。

  

「我不喜歡她們看你的眼神,你太優秀,不管男生或女生都一臉想把你吃掉。」

  

「呵呵,你想太多了啦,春田前輩,沒這回事。」

  

牧,你錯了,其實有。

  

「......明明有資格把你吃掉的只有我,其他人憑什麼這樣看你啊!」

  

靠北,我再度跟我哥對看了一眼,確認一下剛剛是不是幻覺,然後從我哥一臉興奮到想作曲的表情看來,嗯,不是幻覺。

  

「創一,你喝醉了,我們回家再說。」

  

「回家可以直接吃掉你嗎?我討厭你身上有她們的味道。」

  

那個,要蓋掉味道的話,洗澡就好了喔。當然,我依舊沒有說出口。

    

「......春田創一,你節制一點。」牧壓低聲音,扶著春田的肩膀,轉過頭看著從吧台冒出半顆頭的我。

  

「啊,沒關係,你們先回去,記帳就好,沒問題的。」

  

「千珠,謝謝啊。」他笑著,雖然有點尷尬,但聲音還是很溫柔,不過一轉頭看著春田,語氣完全變了個樣,「春田創一,你給我走好!」

    

要好好活下去喔,春田,我會幫你祈禱的,看著春田軟趴趴地掛在牧的身上,牧一手拉住春田的腰,另一手提著公事包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很有趣,不知道明天會怎樣呢?牧真的一回到家就會被春田吃掉嗎?唉啊,我在想什麼,不過比起吃掉,我總覺得春田被拖進浴室衝冷水的機率比較高一些。

  

過兩天看他有沒有感冒就知道了,我猜,今天的Wonderful一樣熱熱鬧鬧的,挺好的。

  

-完-

  


【 Stages Of Living 】

【春牧】他他

  

他們都老了,卻還是習慣性牽著對方滿是皺紋跟斑點的手,坐在老家的屋簷下看著外頭鵝絨似的細雪,他們穿著溫暖的棉製大衣,安靜地看著雪花飄落,放在兩人身側的綠茶茶杯冒著熱呼呼的暖意,眼前的一切鑲上了銀白,遠方的山頭白雪皚皚,較近處的道路也被白色掩蓋,夾在兩者中間的雜樹林裡,原本模糊的邊際,被風一刮,黑與白立即界線分明。

  

「這樣看著,這世界像是張黑白照片呢。」其中一位老人轉過頭,看了眼對方滑落的圍巾,便放開手將它繞了回去,「都幾歲了,還這麼不會照顧自己。」

  

另一位老人笑著把他的手拉下來,回握住,那雙只要一笑就會擠出摺子的眼眸依然映著對方的身影,一回神,就過了幾十年的光陰,「我...

  

他們都老了,卻還是習慣性牽著對方滿是皺紋跟斑點的手,坐在老家的屋簷下看著外頭鵝絨似的細雪,他們穿著溫暖的棉製大衣,安靜地看著雪花飄落,放在兩人身側的綠茶茶杯冒著熱呼呼的暖意,眼前的一切鑲上了銀白,遠方的山頭白雪皚皚,較近處的道路也被白色掩蓋,夾在兩者中間的雜樹林裡,原本模糊的邊際,被風一刮,黑與白立即界線分明。

  

「這樣看著,這世界像是張黑白照片呢。」其中一位老人轉過頭,看了眼對方滑落的圍巾,便放開手將它繞了回去,「都幾歲了,還這麼不會照顧自己。」

  

另一位老人笑著把他的手拉下來,回握住,那雙只要一笑就會擠出摺子的眼眸依然映著對方的身影,一回神,就過了幾十年的光陰,「我啊,就喜歡讓你照顧。」

  

「是喜歡讓我生氣吧。」他抽回手,在對方不再柔韌的手背肌膚上輕輕一拍。

  

「呵呵,誰叫你生氣的時候眼睛特別漂亮,真是不公平啊。」他望天嘆了一口氣,把雙手插回了口袋,「怎麼會有人的眼神在不同時候都能有不同的風情,跟你說啊,我啊,可以從你眼睛裡讀出全世界呢。」

  

「你……都幾歲的人了,還說這種話。」年紀大歸大,聽到情話,耳根子該紅的還是會紅。

  

「就是年紀大了才要誠實啊,吶,就像我好幾個月沒吃你親手做的雞塊了呢。」

  

「這才是你的真正想說的話吧。」斜眼看了過去,果不其然,戀人呵呵的笑開了。

  

「不行。」他捧起茶杯,瓷杯傳來的溫度正好,「醫生說你不能吃油炸這種高熱量的,別忘了你的健康檢查報告。」

  

「啊啊~一口,一口就好~」

  

「一口也不行。」入口的熱茶一路暖到了胃,他滿意地瞇起了眼睛,長長的滿足的嘆了口氣。「你先前答應我過,會聽醫生的話,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啦。」扁了扁起嘴,見身邊的人沒有反應,他也拿起了茶杯,卻只是捧著讓杯子在手中緩緩地轉啊轉。

  

突然,身邊那人將頭靠上了他的肩膀,有點沈,卻是他習慣了一輩子的重量。「我還想要跟你繼續生活下去,一年,兩年,五年,十年,甚至更久更久。所以聽醫生的話,下次檢查沒這麼多紅字了,我再炸雞塊給你吃,好嗎?」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眼眶有點發熱,「嗯,既然你這麼說了。」

  

他們同時放下了杯子,手又握在一起了,雪還在下,一片一片的清潤,如同他們交織在一起的銀白的髮絲。

  

-完-


【 Stages Of Living 】

春牧【三歲兒】

PS:生日願望的下被屏蔽了,用圖片也不行,所以就不在這裡PO了。


------


週日,下午,經過了一早上的不對盤,牧後背斜倚在冰箱上,雙手捧著冒著熱氣的柑橘茶,瞇著眼,看著面前那個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然後不時把身上的餅乾屑往地上掃還哈哈大笑的傢伙,內心風暴正要成形。

  

現在是怎樣?春田創一,打從吃早餐開始你就開始跟我作對,挑三揀四的,皮在癢嗎?欸,不對,是從起床就開始了,先是被子亂踢,之前說好要輪流折被子好像也被遺忘了,這就算了,刷牙的時候牙膏還從中間擠!不是說好了要從尾巴開始推嗎?這樣凹下去的牙膏多醜!為了讓牙膏恢復原狀,你知道我多刷了幾次牙嗎?!

  

牧看著那個時不...

PS:生日願望的下被屏蔽了,用圖片也不行,所以就不在這裡PO了。


------


週日,下午,經過了一早上的不對盤,牧後背斜倚在冰箱上,雙手捧著冒著熱氣的柑橘茶,瞇著眼,看著面前那個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然後不時把身上的餅乾屑往地上掃還哈哈大笑的傢伙,內心風暴正要成形。

  

現在是怎樣?春田創一,打從吃早餐開始你就開始跟我作對,挑三揀四的,皮在癢嗎?欸,不對,是從起床就開始了,先是被子亂踢,之前說好要輪流折被子好像也被遺忘了,這就算了,刷牙的時候牙膏還從中間擠!不是說好了要從尾巴開始推嗎?這樣凹下去的牙膏多醜!為了讓牙膏恢復原狀,你知道我多刷了幾次牙嗎?!

  

牧看著那個時不時就斜眼偷看他的傢伙,也不知道電視到底看進去多少,整張臉就是一副有話想說又不想直接說、打算等人問的樣子,好啊,我就問問,要是答案讓我不滿意,你就知道什麼叫做自找死路。

  

整個人貓在沙發上的春田創一看牧把手中的茶杯放下,一步一步往自己走過來,連忙轉頭看著前方,伸往洋芋片包裝的手在袋子裡抓了個空,他嘗試對著電視的搞笑段子笑著卻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啊,等等,凌太坐下了。

  

一感到沙發上產生了凹陷,春田下意識的跳了起來,接著想也不想地就往客廳外頭逃走,但不幸的是,他的手腕被牧凌太輕輕巧巧箝住,後者一拉,他就往回倒,沒三秒鐘就被按回了沙發上,為了不讓他有第二次逃走的機會,牧還直接跨坐在他雙腿上,兩隻手掌撐著沙發,方寸之地,宛如牢籠。

  

「春田前輩~」甜膩膩的叫喚著,牧騰出一隻手指頭,繞著春田的頭髮。

  

「哼。」春田轉過頭去。

  

牧勾了勾手指頭,不意外的聽到春田低低的呼痛聲,接著就看到春田把臉轉了回來,那張他怎麼看也看不膩的臉上,寫滿了氣呼呼。

  

明明是我先勾了你的頭髮,你才把臉轉開,這樣會疼是正常的好嗎,還氣呢,該氣是我吧!牧內心的小人一邊吐槽,一邊把春田的頭髮順了順,放開了手指頭。

  

「說吧,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嗯?」牧把額頭抵上了春田的額頭,溫溫的,沒燒,所以不是因為生病產生的怪異行為,那到底為什麼?

  

但春田似乎誤會了牧的舉動,把測量體溫當成了一種示好,於是他的雙手環上了牧的腰,嘟起嘴,一臉委屈,「你跟麻呂還有舞舞,對,還有千珠!你們聚在一起說我的壞話!」

  

嗯?!原本以為還需要使出什麼招式才能讓春田說實話,沒想到他自己講了出來!

  

「你們前兩天趁我加班偷偷在Wonderful聚會,人家本來想要去接你回家的,結果聽到你們在說我壞話!說我是什麼貓嫌狗厭的三歲兒,我才不是呢!我只是有自己的想法啊,你不讓我去做我怎麼知道不行?雖然偶爾我會妨礙你打掃,但是家裡面的事情我也不是每一次都幫倒忙啊!而且我也不是看到什麼新東西都會先吃一口,要看起來好吃我才會吃好嗎?雖然有幾次發現那是不能吃的東西……不過那也是因為那些東西看起來很好吃啊!你看鐵平哥做的料理我哪一次吃過!還有,千珠還一邊拍你的肩膀說什麼感覺牧你好像在養小朋友,我才不是小朋友欸!我是你男朋友!」

  

牧一邊點頭一邊靜靜的聽著,然後內心小人一手抱著肚子一手搥地狂笑,臉上還得繃著死緊,這時候笑出來太不給他面子了,男朋友的臉面還是得顧一下。

  

春田一口氣說完,越說越氣似地鼓起雙頰,氣呼呼的看著牧。

  

「所以你今天一早就開始跟我唱反調,就是因為這樣?」

  

「嗯。」

  

最後一擊!不行了,牧滾到沙發的另一邊,抱著肚子大笑,春田耳根發紅的站了起來,一樣氣呼呼的盯著牧看,牧笑了幾分鐘,他就鼓著雙頰盯著看了幾分鐘。

  

不知道過了多久,牧好不容易停了笑意,一抬頭看到春田的臉,他又噗呲一聲笑了出來,也不知道是羞還是怒,春田順手抓起沙發靠枕,扔到牧身上,牧忍住笑,把靠枕拿開,牽著春田的手一左一右地坐回沙發,雙手揉著春田的臉頰。

  

「這樣氣鼓鼓的,臉頰不會痠嗎?」 邊問,手心暖暖的溫度透過揉推的動作傳了過去。

  

「……有一點。」

  

「噗呲。」糟糕。

  

「你還笑!」突然有種大型犬準備咬人的感覺。

  

「好啦好啦,對不起啦。」手繼續揉捏著,牧身體前傾,在春田微紅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我們沒有說你壞話啦,那只是……」 

  

「只是?」

  

「小朋友不是很可愛嗎?我們只是覺得你這麼大一個人了還可以這麼可愛,實在很難得,所以才會說那些話啦,不是壞話唷!」老天爺啊,這只是善意的謊言,不算說謊。

  

「那貓嫌狗厭?」春田瞇起眼。

  

「呃……」牧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轉了轉,「這只是一個不太重要的形容詞,不要介意。」

  

「喔?是嗎?那,嗯~」春田瞇起眼,突然銳利起來的目光讓牧的背脊發寒。

  

「誤會解釋清楚就好,我得先去準備晚餐了。」

  

「現在還不到三點。」春田轉了個方向,往牧的方向壓了下去。

  

「欸,等、等等。」現在的姿勢很不妙,春田的表情也很不妙。

  

「既然你們覺得我是三歲兒,那我就要做三歲兒會做的事情。」

  

牧看著春田拿起空調遙控器把溫度調高了一些,這是自從他們在客廳做了幾次之後,發現客廳太空曠,做完得馬上洗澡,不然會有點冷,為了多抱幾分鐘,春田養成了在做之前先把空調溫度調高的習慣。

  

「春田前輩……」面對突然變了個人的春田,牧承認,他總是心跳加速。

  

春田一隻手由下往上掀起牧的上衣,另一隻手托起牧的腰,讓他的胸口挺了出來。

  

「三歲兒現在要喝奶了!」

  

-完-


李昀霖YDS

ins的时态发不了这么长的视频,我就放这了。

おっさんずラブ大叔的爱

陪伴了三年。

当初的2016的sp要tv化,心里止不住的激动。因为一直期待能有正剧一样优秀的团队来制作这样的类型故事。

不过,当知道三人里,不再是长谷川而是另外设定时,还小小失落。

2018年 tv版出来后,还是彻底迷住了。成了忠实的春牧。在第六集出来时,也是提刀霍霍向编剧。

电影化时,又是一番激动。

2019要出第二季,再一次期待满满。但,又一次换演员,重新设定故事。我以当初第一版换演员那时的遭遇在前,保持了冷静的情绪。

这次设定的更加混乱复杂。但,还是保持了一贯的轻松搞笑。

直到,2019圣诞...

ins的时态发不了这么长的视频,我就放这了。

おっさんずラブ大叔的爱

陪伴了三年。

当初的2016的sp要tv化,心里止不住的激动。因为一直期待能有正剧一样优秀的团队来制作这样的类型故事。

不过,当知道三人里,不再是长谷川而是另外设定时,还小小失落。

2018年 tv版出来后,还是彻底迷住了。成了忠实的春牧。在第六集出来时,也是提刀霍霍向编剧。

电影化时,又是一番激动。

2019要出第二季,再一次期待满满。但,又一次换演员,重新设定故事。我以当初第一版换演员那时的遭遇在前,保持了冷静的情绪。

这次设定的更加混乱复杂。但,还是保持了一贯的轻松搞笑。

直到,2019圣诞sp。春田田和黑泽以旁人的身份去开导四宫和成濑时,我知道,这已经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个属于我的美好记忆。

《大叔的爱》不再是单单指黑泽和春田,也代指了包括四宫、成濑等以后所有的“大叔”们的经历。

也代表这个名字以后的无限可能。

未来还是可期待的。

三个平行世界中的春田×长谷川。春田×牧。春田×黑泽。以及三个故事中的所有立体又充满希望的角色!

再见了,我爱的你们~



private1998616

森本翼的暑假日记(四宫要X成濑龙)(1)

2020年7月1日  晴
今天是我来我爸爸家里的第一天。
从记事起我只见过我爸爸两次,当时是在机场的航空公司,他教我们如何整理工具箱的工具,他站在我旁边,眼睛里像是要说很多话的样子。
然后临别的时候,我在他面前答应了要保护好妈妈,我记得我当时耍帅地说了一句:“我以为我爸爸是那个帅气的飞行员。”那个叔叔脸长得很像模特,只不过是个超级凶的人。
这一整天我在爸爸公司下面的公寓里住了一天,房间的感觉很温馨,和家里一样,什么家具都有。
这样的暑假显得值得期待不少。
只不过爸爸因为工作在公司里住了一天,忙得回不了家,我只能拿冰箱里的法式焗菜应付自己的肚子。
好油腻。

老师评语:
有点短,可不可以之后写得...

2020年7月1日  晴
今天是我来我爸爸家里的第一天。
从记事起我只见过我爸爸两次,当时是在机场的航空公司,他教我们如何整理工具箱的工具,他站在我旁边,眼睛里像是要说很多话的样子。
然后临别的时候,我在他面前答应了要保护好妈妈,我记得我当时耍帅地说了一句:“我以为我爸爸是那个帅气的飞行员。”那个叔叔脸长得很像模特,只不过是个超级凶的人。
这一整天我在爸爸公司下面的公寓里住了一天,房间的感觉很温馨,和家里一样,什么家具都有。
这样的暑假显得值得期待不少。
只不过爸爸因为工作在公司里住了一天,忙得回不了家,我只能拿冰箱里的法式焗菜应付自己的肚子。
好油腻。

老师评语:
有点短,可不可以之后写得长一点。你可以写一点之后的暑假计划什么的。


2020年7月5日  晴
如果提到计划的话,其实我就是希望在这段时间能和父亲多交流感情,最重要的不过还是要完成暑假作业。
这几天我大概知道在公司宿舍里来来往往的人,爸爸是隔天工作的,我没想到他做的料理这么好吃,无论是日本料理还是西式料理。吃饭的感觉真的是很幸福。
我喜欢站在阳台看着天空上飞上一架架的飞机,本来就觉得在天空划出一道彩虹的感觉就像利刃一样,觉得非常帅气,现在知道自己的爸爸能对空中的每一架飞机都进行过仔细地检修,对于父亲职业的自豪感(溢れている)。
所以我想做飞行员。
这样的因果关系老师或许觉得很奇怪,主要是我在第一次日记的时候提到的“帅气的飞行员”。我现在知道那个人姓成濑,同时也知道那些冰箱里的法式焗菜是他在便利店里买的东西,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他看到冰箱里法式焗菜少了的时候,脸变得好难看。
我跟他主动坦白,他的脸一直在努力控制着不生气。还好自己爸爸当时在旁边,拍着肩说:“成濑算了,别跟孩子计较。”这才使得成濑脾气好了不少。
然后爸爸教育了我,说别人的东西不能动。此外他还说成濑真的一直在努力克制住和小孩子说话的方式,然后带我看了成濑放在房间里的书,里面有好几本如何教孩子的书。我心里感叹道,成濑叔叔也真的很尽力了。
不过在这几本书的下面有不少悬疑恐怖这类的书,虽然封面上的不少汉字我还没有学到,但是配色和插图我会知道这就像这类的书。
他也和我一样,喜欢站在阳台上看着驶入云霄的飞机。看到的时候,他就拿着粉白色的飞机模型不停地摆弄着,然后吹着口哨。他看到我,问了我一句:“你……是不是也喜欢飞机?”
“喜欢,我想做飞行员。”
“那……这个东西送给你吧。请你一定要珍惜这个东西。”
拿到这个东西,我变得更想成为一名飞行员了。

老师评语:
原来つばさ是想成为飞行员啊!这回的字数达标了。感觉成濑对你这几天暑假生活的影响更大。有不错的人物描写、环境描写和语言描写,请继续保持。


2020年7月11日  晴
日本的八月份是台风,所以抓虫子的时间要放到七月份,本来这种作业都是和几个同学在一起完成的,这回因为机场旁边就有一片不小的森林,所以爸爸主动提出要陪我一起抓虫子,成濑叔叔也说自己有空。我爸爸感到很惊讶,因为他记得明明今天成濑叔叔上班,成濑叔叔说今天请了一天假期,换换心情。
三个人买了两只捕虫网进入了森林,爸爸在森林入口处搭了一个帐篷,在我和成濑叔叔的背包里放了他做的便当,然后就在帐篷里说了一句:“你们两个年轻人加油,我要睡觉了。”
现在就剩下我和成濑叔叔一起抓虫子。我原本以为成濑叔叔那种穿着得体的叔叔在这方面应该并不会很上手,结果没想到那个人穿着背心居然直接撒开野地跑了起来,而且一打一个准,一个小时下来,他的桶里攒了不少甲壳虫,而我的桶里却什么都没有。
我原本想问他要几个甲壳虫应付观察日记,他却说:“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啊。”
七月份真的是一个很热的天,所幸的是树荫挡住了不少阳光,这些树木仔细看倒是有趣,无论多么茂盛,它们之间总有缝隙,在这有缝隙的绿色蒸笼里,蝉鸣不断,我的内心有些烦躁,问成濑叔叔有没有水,他带我去一个池塘。我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会有池塘,我更没有想到他居然能找到一个池塘,成濑叔叔拿毛巾擦擦脸跟我说,你要是仔细看那里的植物变化就能推测出这里马上就到池塘了。
我觉得这个时候成濑叔叔的样子和当时和给我们讲课的时候变化好大。(悄悄话:成濑叔叔也长大了。)
我看到我父亲给我们俩的便当里是成濑叔叔最喜欢的法式焗菜,在我的便当那里写了一张字条:
つばさへ
グラタンはカロリーがいっぱいある。これは君と成瀬に適切だ。

但是早上放的食物到了中午早就凉了,我看到里面有一个奇怪的包装。成濑叔叔的包裹里也有一个。他告诉我这是可以不用微波炉就能加热的生石灰自加热包装袋,我内心感慨这果然是长期不吃家里料理只靠便利店为生的人的智慧。
确实在大量体力消耗之后,吃这样一种食物确实很适合,我也不觉得很腻了。我看到面前成濑叔叔端着便当盒子吃饭的样子简直像在动物园里的某种动物,像是什么来着……?
在调整完体力之后,下午成濑叔叔教我一些关于抓甲壳虫的技巧,拜他的技巧所赐,我也抓够了。
回来的时候,成濑叔叔桶里的甲壳虫很满,我父亲这个时候看到他这样,直接夸他果然是成濑,没想到这方面也这么厉害。成濑叔叔居然笑了?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老师评语:
这种纸条没关系的东西没必要拿来写凑字数!

private1998616

简单的差劲相加(四宫要X成濑龙)

大家好,我在这部作品里居然官配了。

第二集开始我就吃这对,没想到居然还能中奖!


这已经是成濑龙和四宫要交往的第100天了。
在这100天里,两个人经历的争吵比之前出生的几十年来加在一起还要多,比如对于鸡蛋的使用权,以及对于书本的摆放方式,都能因为这些而吵一架。尽管这些在根古遥那里都认为是“打是亲爱是骂”的范畴之内,但是两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差劲。
——都觉得自己做不成像春田创一一样,更准确说是只要做不到春田创一那样,那就觉得是差劲。
所幸的是,两个人晚上还能抱在一起睡觉,这也属于两份差劲相加的和谐了。

四宫要在厨房里做着法式焗菜,白色的奶油在锅里黏糊糊的样子,真的像成濑龙对自己的样子,...

大家好,我在这部作品里居然官配了。

第二集开始我就吃这对,没想到居然还能中奖!


这已经是成濑龙和四宫要交往的第100天了。
在这100天里,两个人经历的争吵比之前出生的几十年来加在一起还要多,比如对于鸡蛋的使用权,以及对于书本的摆放方式,都能因为这些而吵一架。尽管这些在根古遥那里都认为是“打是亲爱是骂”的范畴之内,但是两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差劲。
——都觉得自己做不成像春田创一一样,更准确说是只要做不到春田创一那样,那就觉得是差劲。
所幸的是,两个人晚上还能抱在一起睡觉,这也属于两份差劲相加的和谐了。

四宫要在厨房里做着法式焗菜,白色的奶油在锅里黏糊糊的样子,真的像成濑龙对自己的样子,不放手,却又觉得意外的浓厚。四宫要之前喜欢过春田创一,春田创一在四宫要眼里像是日式蔬菜,蔬菜在水里过一遍之后,淋上味淋或是酱油一两种调料就能直接上桌,简单清爽。
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四宫要也做过除了法式焗菜以外的料理,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成濑龙只会往碗里巴拉自己的米饭到嘴里,基本不碰一口桌上的菜,四宫要之后也就知道那家伙跟小孩一样,料理需要放奶油这个东西。
“今天,我想四宫你给我做日式料理。”成濑龙今天提出这个要求,站在料理台那里,四宫要听完这句话感觉面前那个人不是那个与自己交往100天的那家伙。
“你是想试试?”
“是的,还有今天我也要自己做一点,毕竟只要自己动手做的料理就一定会好吃一点的,这个是小时候母亲跟我说的,她说这是魔法。”
“那你就负责洗菜和切菜吧。”四宫要在他面前放了各种各样的蔬菜,其中还包括了成濑龙最讨厌的胡萝卜。
按照四宫要对于成濑龙的了解,成濑龙估计就是放在水里浸泡就可以了,然后去皮的时候一定会向自己求助的。
——没想到成濑龙居然知道泡蔬菜的时候需要放小苏打。
——没想到成濑龙居然知道去皮有专门的工具,而且样子还挺熟练的。
四宫要然后就安心地做起了唐扬鸡块,裹上白色面粉的鸡块在油锅里浸泡之后,金色的表面浮现在上面。四宫要看到颜色适当的时候,就把这些鸡块放在架在油锅上方的铁丝网上,多余的油滴回锅中。这样的好处有两个:一来是在于炸鸡块本身的油就少了很多,如果淋上柠檬汁就会变得清新不少;二来是之后如果要做蔬菜进行料理的话,有了这样一层油,蔬菜也会有肉的香味了。油炸食品和奶油料理差不多,都是能在自己口腔里留下足够长时间的食物,这个越界成濑龙应该是可以接受的吧,四宫要心里这么想。
看到旁边的成濑龙,别的蔬菜都好好地切成了入口需要的大小,唯独胡萝卜却莫名其妙地消失了,然后在水槽里发现全都是胡萝卜的丝。
“成濑你这是自己动手把胡萝卜变没了吗?”
“我是好好地削外面那层皮,然后觉得很无聊,一直削啊削,就整个胡萝卜都被当作表皮作为垃圾就……”
“啊!本来在唐扬鸡块旁边放上高丽菜和胡萝卜丝一定是营养很完整的料理,现在却被你搞成这样。”
“哦,对不起。”成濑龙知道了如果自己哪里做错了赶快道歉是真的,自己也从这段关系中学到了第一个道理:四宫要可能对于内容本身更关注对方有没有诚恳的道歉态度。
“原谅你。”
“四宫能给你讲一个故事吗?”
“你说吧。”
“就是从前有一个人,他很喜欢胡萝卜,然后在家里放了很多胡萝卜,你猜之后怎么了?”
“最佳赏味期过了全变坏了?”
“果然是41岁和30岁的差别啊。听说之后是这样的,然后胡萝卜之神觉得就堆着不把它们吃掉,这对于胡萝卜王国来说简直是耻辱,‘明明是食物却只能被堆着’,然后一晚趁这个人睡着的时候,国王带着一整个团的士兵,把他杀死了。杀死了哦。我们两个人如果我不吃的话,是不是买的胡萝卜就只能堆着,到时候胡萝卜王国的国王就知道是你在浪费食物的生命意义,那你想想会怎么样呢”
“这好像是41岁和3岁之间的差别吧。”四宫要从来没想到一个人为了不吃胡萝卜居然会变造这样一个理由。如果是春田创一的话,也没有什么值得如果的,春田创一什么都吃。四宫要现在已经觉得,为了达到目的编造一个直线型因果故事的成濑龙越发可爱了。
没有胡萝卜的唐扬鸡块,只能在盘上放比原先多了不少的高丽菜丝,把原本应该放胡萝卜丝的空间都给填满。四宫要看着对面的成濑龙,如果说春田创一是那种老虎,把所有食物连同米饭都席卷一空的话;成濑龙是仓鼠,把碗端在自己面前,一小口米饭一小口菜的咽下去。
“四宫你这是希望我快点吃是吗?”
“算是吧,毕竟想快点洗碗还有洗澡睡觉去。”
“春田那样的吃饭方式?”
“你还想像上次那样吗?”
“这次我自己好好试试看,春田的话,嘴就是个桶直接往里倒就行了。”成濑龙之后直接把唐扬鸡块倒入饭里,头仰起来,用筷子像引流一样把饭送入水中。
成濑龙没有想到自己的食管偏细,这么多东西塞进嘴里简直就是灾难,一下子就被噎住了。
“四……四宫,快用海姆利克救我。”
四宫要从后面抱紧成濑龙,用力压紧腹部,使得食物能从嘴里出来,这才得救了。
“都是我不好,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成濑龙坐在座位上,看着因为四宫因为救自己浪费了不少食物感受到愧疚,毕竟一个喜欢料理的人面对自己做的料理落得这样的下场,换了谁都觉得很过分吧。
“成濑,再说一遍,真的不希望你再变成春田了,春田太温柔了,以至于我每次面对他都会觉得自己仿佛自己做错了什么,他看着我也觉得我也是个残念的人,这样的温柔……真的有时候反而会觉得冷酷。成濑的话还是做好成濑自己就行。如果有哪天再让你想到春田,我一定会以死谢罪。”
“四宫你也不至于说这话吧。”
“至于!我一定不会再让你说这话!”
“话说回来,现在我已经不仅得罪了胡萝卜王国,还有高丽菜和唐扬鸡块王国的臣民了,胡萝卜是会用刀捅的,高丽菜擅长的是用绳子勒紧,唐扬鸡块王国喜欢投人体炸弹,直接投死我怎么办?”
“你这家伙,也撒娇地过分了吧。”
“那你还保护我吗?”
“抱着你守夜总行了吧。”
“半个月!他们可能会发动突袭!”
“半个月就半个月。”四宫要心里想的是可能是一辈子的一被子了。

李昀霖YDS

《大叔的爱in the sky》SP 前后篇。大结局观后感

《大叔的爱》这个系列三年了。从2016的圣诞SP,到2019年的圣诞SP,黑泽和春田田终于走到了一起。

机长和春田田虽说算客串,但毕竟,剧版第八话大结局中确认关系后也维持到SP中。看着机长小抱怨,作为观众也总算会心一笑。毕竟他们两的感情才刚刚开始。

没有想到的是,SP是以四宫和成濑为主的故事。副线是四宫后辈道端和绯夏。黑泽机长和春田田客串。

整体故事传达了很好的一种恋爱思维。

即,一份感情不要着急于一下子就熟络了,在相处中给予双方更好的耐心等待,自然会慢慢发酵。(BY黑泽机长:Don't think,feel!)

这种恋爱模式也是千千万万的恋爱之一,去找寻你更喜欢的,更适合你们的。在...

《大叔的爱》这个系列三年了。从2016的圣诞SP,到2019年的圣诞SP,黑泽和春田田终于走到了一起。

机长和春田田虽说算客串,但毕竟,剧版第八话大结局中确认关系后也维持到SP中。看着机长小抱怨,作为观众也总算会心一笑。毕竟他们两的感情才刚刚开始。

没有想到的是,SP是以四宫和成濑为主的故事。副线是四宫后辈道端和绯夏。黑泽机长和春田田客串。

整体故事传达了很好的一种恋爱思维。

即,一份感情不要着急于一下子就熟络了,在相处中给予双方更好的耐心等待,自然会慢慢发酵。(BY黑泽机长:Don't think,feel!)

这种恋爱模式也是千千万万的恋爱之一,去找寻你更喜欢的,更适合你们的。在此期间,两个人相处,不止为对方着想,也要做自己。因为你是你,所以喜欢。(BY春田田AC:做你自己,坦然面对。)

(一把老娘泪,春田田,你也长大了。都能给别人分析谈恋爱了……感动。)

遗憾也算是很多了。愿三个平行世界里的,春田x长谷川,春田x牧,春田x黑泽,永远幸福美满。

2019年12月31日凌晨,纪念。

小豬

きんぴらネクタイぐい橋とイチャイチャバイバイ駅


👔👔🌉

きんぴらネクタイぐい橋とイチャイチャバイバイ駅


👔👔🌉

HaruMakiFOREVER

[春牧]好好吃的聖誕節

前幾天臨時一個腦洞,短時間趕出來的文

所以寫的不是很好

但還是希望可以甜到大家

那個⋯⋯其實沒有車,但還是R18, 提醒一下(掩面)

正文在此

就是點樓上那行字,

看完再回來看以下雜談(FB討輪串整理,腦洞來看大家):


讀者訪談:

讀者提問:生麵糊能吃嗎?

春田:咦?你說生麵糊吃了有沒有問題? wwww, 還好呀,全是食物,我們也吃生蛋和水呀,而且又不是全吃光

讀者:春田你的胃真是強健啊~

春田:呃,可是我覺得牧的胃更強健,畢竟⋯⋯

牧://///!!春田前輩!!!!!!閉嘴!!

春田:⋯⋯誒?我只是想說,畢竟你連我的年糕粥跟黑嘛嘛炸雞都可以吃...

前幾天臨時一個腦洞,短時間趕出來的文

所以寫的不是很好

但還是希望可以甜到大家

那個⋯⋯其實沒有車,但還是R18, 提醒一下(掩面)

正文在此

就是點樓上那行字,

看完再回來看以下雜談(FB討輪串整理,腦洞來看大家):


讀者訪談:

讀者提問:生麵糊能吃嗎?

春田:咦?你說生麵糊吃了有沒有問題? wwww, 還好呀,全是食物,我們也吃生蛋和水呀,而且又不是全吃光

讀者:春田你的胃真是強健啊~

春田:呃,可是我覺得牧的胃更強健,畢竟⋯⋯

牧://///!!春田前輩!!!!!!閉嘴!!

春田:⋯⋯誒?我只是想說,畢竟你連我的年糕粥跟黑嘛嘛炸雞都可以吃完而已⋯⋯為什麼要打我⋯⋯😢😢


日後某日:

春田:牧你一次訂了十箱?原來你需求這麼大啊??我一定會日夜努力的!‌!

牧:不用努力,只是做好安全措施,不准你再不戴‌!!

春田:誒誒誒!!!小氣!!!!就差0.01,不就有跟沒有一樣?啊痛痛痛痛痛,為什麼你又踢我啊???


END


將近年末了,真的好喜歡春牧,Forever Love!

不管外面的風風雨雨,春牧是永遠的,最溫暖的存在。

2020年,也請多多指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