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かおちさ

11682浏览    109参与
ハクノン

1-2:推特「@Minu7Minu」

3:推特「@kocs_anthology」

4:推特「@Minu7Minu」

5:推特「@yodo_co2」

6:推特「@VYRLW」

7:推特「@karuha」

8:推特「@yusodium0X」

9:推特「@ttttta1133」

10:推特「@MocaRan_Lia」

1-2:推特「@Minu7Minu」

3:推特「@kocs_anthology」

4:推特「@Minu7Minu」

5:推特「@yodo_co2」

6:推特「@VYRLW」

7:推特「@karuha」

8:推特「@yusodium0X」

9:推特「@ttttta1133」

10:推特「@MocaRan_Lia」

良月
快樂の同班同學 這大概是把心裡...

快樂の同班同學

這大概是把心裡所想之人具現化成小動物的魔法課程,他們一起的互動很可愛啊哈哈哈哈根本是活寶組,就是辛苦辣妹莉莎媽媽了

快樂の同班同學

這大概是把心裡所想之人具現化成小動物的魔法課程,他們一起的互動很可愛啊哈哈哈哈根本是活寶組,就是辛苦辣妹莉莎媽媽了

龙与香辛料
我来我见我好是推上薰千圣厨联合...

我来我见我好
是推上薰千圣厨联合起来搞的第二本合同志
是十五连车,有兴趣的可以支持一下(安详)

不说了,搞cp真的可以这么拼命的.JPG

走向大概是BDP8th合同志+成年pa→c97巨量擦边→BDP9th直接开车

……果然幼日活动之后已经无所畏惧了吗?!

我来我见我好
是推上薰千圣厨联合起来搞的第二本合同志
是十五连车,有兴趣的可以支持一下(安详)

不说了,搞cp真的可以这么拼命的.JPG

走向大概是BDP8th合同志+成年pa→c97巨量擦边→BDP9th直接开车

……果然幼日活动之后已经无所畏惧了吗?!

良月
累了就睡了吧,ちーちゃん要好好...

累了就睡了吧,ちーちゃん要好好珍惜烤爐啊❤️るるる~~~

累了就睡了吧,ちーちゃん要好好珍惜烤爐啊❤️るるる~~~

ハクノン

1-5:p站「モフ」

6:p站「こもも」

1-5:p站「モフ」

6:p站「こもも」

ハクノン

1-5:推特「@zawajam」

6-9:推特「@241_science」

1-5:推特「@zawajam」

6-9:推特「@241_science」

龙与香辛料

【薰千圣/かおちさ】对纯真的偏爱

以阿彩生日为背景,涉及彩千圣友情向(以及千圣的各种哲学思考)注意

成年后时间线,大约24-25这样


总之是我流薰千圣

(最后一不小心写成活动剧情类似物了,多对话注意)


———————————————————————————


揉着因酒精带来的困意而阵阵发酸的双眼,白鹭千圣按动门口的电铃——在这种困乏而又不需要维持成熟前辈形象的情况下,比起胡乱翻一通提包找出钥匙她更愿意劳烦门内那一位。

而那一位也确实没让她失望。短短几秒钟后,微小却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抵达玄关,随后家门打开,迎接她的是同样熟悉的温暖微笑。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随后就是惯例的,每次结束工...


以阿彩生日为背景,涉及彩千圣友情向(以及千圣的各种哲学思考)注意

成年后时间线,大约24-25这样


总之是我流薰千圣

(最后一不小心写成活动剧情类似物了,多对话注意)


———————————————————————————



揉着因酒精带来的困意而阵阵发酸的双眼,白鹭千圣按动门口的电铃——在这种困乏而又不需要维持成熟前辈形象的情况下,比起胡乱翻一通提包找出钥匙她更愿意劳烦门内那一位。

而那一位也确实没让她失望。短短几秒钟后,微小却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抵达玄关,随后家门打开,迎接她的是同样熟悉的温暖微笑。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随后就是惯例的,每次结束工作或聚会后回家都会有的温存。薰为千圣摘下帽子,解下围巾,大衣不知何时被挂在衣帽架上,属于薰睡袍的柔软质感却环抱在千圣的后背——要不是爱人睡袍领口露出的自家乐队应援服实在太过显眼,千圣还打算倚着对方的胸口多说几句醉话,然而那熟悉的乐队标志,却勾起了被酒精暂时盖过的一大片记忆和一度产生而即刻消逝的郁结。


「……千圣?」薰当然注意到了怀中女友的眉头紧锁,但薰深知千圣的性子,在她自己愿意开口接续话题前没有提出下一个追问。


「……」


「辛苦了,呢。」


「啊啊,还好,毕竟是pspl的聚餐……不对,其实也挺辛苦的。」


半醉外加和薰独处的白鹭千圣一打开话匣子就停不下来,薰搂着千圣坐在床边,听她夹叙夹议地描述今晚的种种事项:新曲发布会结束后,面对瞒着她安排的生贺环节,丸山彩努力维持了一天的成熟形象被她抑制不住的泪水冲得七零八落,直到伊芙和麻弥把她架到后台还是抽抽搭搭说不清话;避开人群来到餐厅聚会,起先都还是正常的乐队聚会,但沉浸于回忆的四人一个不注意就让吉他手多喝了两杯,而后酒量奇好但酒品奇差的冰川日菜几次试图给彩灌酒,最后还是致电冰川纱夜让她把妹妹一阵说教才终于制止了这个恶劣行为……


难怪她们会放任同样酒量奇好但酒品奇差的你喝成这样。结合前一小时内大和麻弥的推文和配图,薰只能无奈地用「儚い级别的战况惨烈」来总结这次生日聚会。


「……薰?」千圣当然注意到了爱人的苦笑,同时也注意到了自己久违的失态,「抱歉……因为实在有太多感慨,稍微任性了一下。」


「呼呼,无论什么时候,倾听女王陛下的烦恼都是近卫骑士的职责所在哦?」


「也就是说,女王的进一步任性也可以?」


「如您所愿。」


千圣坐直了身子,无言地凝视薰的红眸。


这样的沉默在她们二人相处的过程中出现过无数次,有时昭示着薰的交涉破裂,有时昭示着千圣单方面闭锁心房,还有些时候——比如现在——则代表着某人将要吐露心迹。



「那之后过了几分钟吧,小日菜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大家一起回顾了这几年的乐队经历。」

「真的是,数不过来的困难呢,从出道时的假唱风波,到现在的国民偶像组合……」

「大家也得出了结论,为pspl付出最多,也收获最多,可以说完全蜕变了的……果然,还是小彩。」


「彩在这几年确实成长了很多,这点无论是谁都看得出来吧?——小日菜这么说了之后,我才发现我这算是第一次认真审视她的成长……比起一开始由于不成熟而伤痕累累的姿态,现在的她已经能称得上一个成熟的偶像,一直苦苦追求的梦想,也早就实现了。」


「就如同可爱而坚强的花蕾最终绽放了,是吗?」


「虽然不想承认……你这个比喻还真是恰如其分啊。」


——而失落也正是因此而产生。


「我曾经对她说过:保持你的自我吧——但那个时候的我,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念头说出这句话的呢?」


「无论怎样,肯定都没有想到她走向成熟的今天吧,那个时候我只是单纯地把自己遗落的可能性强加给她,不想看她适应周遭的冷漠而失去自己的特质,不想看到又一个人变成我不认识的样子……」


「……现在一想,这应该是,对纯真的偏爱吧?」



薰感到一瞬间的恍惚。面前的千圣,像极了七年前在羽泽咖啡馆对自己倾诉心声时那个悲哀而无奈的少女——但和七年前一样,眉头由于失落而紧皱,但内心的郁结却在慢慢消散。


「你那个时候可是对我说过:「你变成这样也有我的责任」哦?」


「所以说关于这个问题,我早已经得出答案了……也不用薰你来提示呢。」


千圣用几乎可以说是倒的力气枕上薰的大腿,看似无意地忽视了对方发出的轻呼。


「如果是之前——我是说七年前——状态的我的话,面对小彩的成长肯定会再次茫然无措,然后再次将她推离我的身边,或许又会把内心封闭起来也说不定。」

「但,有了你的前车之鉴,我才能发现现在的小彩依旧是我认识的小彩……本质上还是一样的纯真热诚啊。」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次和你的回忆真是帮了我大忙,多谢了。」


「……是吗。」


「没错,也就是说,就是这样吧。」


「不过这就是说,」这会换成薰来凝视千圣的紫眸,「你果然从小时候到现在都没变过,一直都保持着对纯真的偏爱……就算对外在的转变看开了,也依旧如此。」


「……」

「……咳,总之我有这么个癖好还真是对不起。」


「完全不用担心,作为Chevalier,我可是会对女王陛下的所有儚い爱好全盘接受的哦?」


「你这样……显得我很狡猾啊……」


于是乎,在酒精带来的困意战胜理智之前,白鹭千圣看到的就是濑田薰温暖——而又带着那么些得意的微笑。


——————————————————————end


薰千圣对话真难写,累死我了(瘫)

以及差不多就是对幼日和对这俩发展状态的一些个人感想,感谢阅读


★茗茶☆

〔千薰〕ᴏɴ ʏᴏᴜʀ ʙɪʀᴛʜᴅᴀʏ

旧梗新写。由于改动太多因此重新发了。主线剧情未改,只是一时兴起重新写了…。


「致: 白鹭千圣,我挚爱的公主殿下。

         在这个隆重而光辉的时刻,请允许我,濑田薰,祝最美丽的朱丽叶小姐诞生日快乐。啊—在如此虚幻、一年一度的美好日子,我愿意为了公主殿下而赴汤蹈火,来完成公主一切的心愿,并收获那一份真挚而至高无上的笑容。」


        四月五日,夜静。那是凌晨的时钟将要敲响之时,作为“职业”怪盗的濑田薰站在千圣家门口。倒也不是没想过直接爬上树来的更霸气些,只是单纯的认为更安全些—也不至...

旧梗新写。由于改动太多因此重新发了。主线剧情未改,只是一时兴起重新写了…。


「致: 白鹭千圣,我挚爱的公主殿下。

         在这个隆重而光辉的时刻,请允许我,濑田薰,祝最美丽的朱丽叶小姐诞生日快乐。啊—在如此虚幻、一年一度的美好日子,我愿意为了公主殿下而赴汤蹈火,来完成公主一切的心愿,并收获那一份真挚而至高无上的笑容。」


        四月五日,夜静。那是凌晨的时钟将要敲响之时,作为“职业”怪盗的濑田薰站在千圣家门口。倒也不是没想过直接爬上树来的更霸气些,只是单纯的认为更安全些—也不至于害怕。她手里攥着自认为完美的“贺卡”,驻足在鹅黄色的灯光下,映着自己的侧颜。她策划了许久而期盼的这一刻,当秒针,分针与时针重合之时,她将信封捆在一支盛开的火红玫瑰茎叶上,留在千圣的窗户前,借着早已准备好的烟雾弹悄悄撤离。

        ——即使没人看到,该做的总是要做。这才是形式化。


       待薰翌日早晨迷糊睁开眼摸到床头的手机时,有些出乎意料地收到了千圣今早发来的、慰问消息。

       “睡得好吗?”

       “啊—那是当然了,我的公主殿下。千圣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即使在梦里也感受到了这份愉悦…这就是命运…。”

       “今天晚上记得早点睡。”


       理所当然地,千圣忽视了薰浮夸的演技。其实在昨晚刚过十二点的时候自己也因为工作原因还未入睡,听到窗外的窸窣声多半心里也明了。

       即使也仅仅是十二点,薰往镜子里看时还是看见了淡淡的黑眼圈。她有些心不在焉地扎起一贯的马尾,脑海里闪过一个个千圣的“备选心愿”。

       一同共进下午茶?出演同一台话剧?还是说奏响吉他与贝斯的美伦乐章?


      要知道薰早退社团活动是一件多么稀奇的事,好在麻弥也知道今天是个什么日子,替薰在社团里解释了不少。

       从羽丘高校赶到花咲川高校的路途不算进,薰却选择直接用步行来到校门前。她倚在柱上,望着春风拂去夏日将至,路旁的明黄野花还正摇曳。

       “…发什么呆呢?走了。”

       千圣只是轻轻地拍了薰一下,便自顾自地往地铁站走去。很奇怪,两人分明在今早的消息之后就没有再联络,而千圣提前向事务所请了假,并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自信说薰铁定等在校门口。


       “啊、啊,千圣,这么着急的是要去哪里啊?为了跟上千圣的步伐…可是费了不少劲啊。”

       “……第一条心愿就是麻烦好好做自己吧。”

       她淡淡地瞥了薰一眼,倒也不是说嫌弃麻烦,只不过是耳朵依旧听不太惯罢了。

       “去游乐园。”


       再多的花言巧语也被列车驶入站时的刹车声所覆盖,在地下颇为刺眼的灯光不禁使得薰眯起本就有些酸涨的双眸。

       “我说,你昨晚很累吧。”

       “不,我没事。…更何况这点算什么。”

       车门缓缓打开之时,两人的对话戛然而止。千圣迈步选择了靠内的一个角落,而薰则是紧紧跟在她身后立在她人前。


        放学时间电车熙熙攘攘也不是一日两日。本就靠里的两人被拥挤的人流推得更近,而由于悬殊的身高千圣被严实地挡在薰的内侧。她需要抬头才能和薰交流——说实话,那是个挺令人不爽的举动。千圣浅浅地叹了口气,索性低下头在手机上划翻着手机。

        而薰呢?昨夜的睡眠质量虽不能影响她太多,此时却也是安静地垂眸注释着千圣。从她发丝中散来的石榴清香,薰一开始注意到的时候还认为是错觉。…是什么时候换的洗发水?


        到游乐园的时候,夕阳早已将天际染成了金黄。

        薰从望见游乐园招牌的时候开始便有些慌张左顾右盼,试图随意找个长椅让千圣先坐下,自己买完票后再来接她。可谁又不知道多半是要到倾家荡产的程度薰才能勉强凑齐两人门票的钱呢?注意到她举动的千圣阖眼摇了摇脑袋,用手肘引起了薰的注意,再将早已准备好的游乐园门票塞进了她的手里。

        后来薰买了一杯红茶,也算是意思意思还一个门票的人情。花里胡哨的杯子、除了甜味毫无茶香的饮品、还有异常昂贵的价格——游乐园中的产品一向如此。可她依旧是觉别扭得很,本就是千圣的生日,自己不但没有买什么礼物,来游乐园陪她玩还收了她的门票。结果因为太甜的原因,千圣也没有多喝几口,最终还是由薰来品尝这过多的糖分。

     

       “去坐旋转木马吧。”

       千圣的本意并非如此。她真正的心愿其实是目光停留许久的摩天轮,可介于身旁这位的恐高症——说出这话后也没有半点后悔的意思。可当薰主动地牵着她排进摩天轮队伍的时候,千圣才是真的被惊讶到了。也不全是因为薰的举动,她下意识地反思着真的是自己流露的太明显了吗?

       “听说来游乐园最不可错过的便是摩天轮了,也不知道时间够不够,所以就先坐这个吧。”

       薰保持着若无其事的表情,即使她握在千圣手腕的指尖还在颤抖,这样说着。


       她真是个傻子。千圣这样想着。


       队列不短,好在速度不算太慢,两人随意浅聊了片刻便能打发时间。与脚着地的时候不同,薰原本作为话题的领导者此时却僵直地坐在位上一言不发,又或许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她紧阖着双眼,却依旧能感受到千圣的举动。她的动作很轻,很温柔,站起身的那一刻使整个座舱有些不平衡。双人摩天轮单侧的位置本就不大,在千圣试着与薰并排坐下的想法被她发现后,她也稍稍往角落挪了点。

        肩并肩的时刻,说实话有些拥挤。整个座舱、或可以说是整个世界,就连机械运作的嘈杂声都无半点,对于她俩来说安静的很。千圣能感受到薰的呼吸——说心跳的话可能有些过于浮夸。其实两人也没说什么,倒是千圣将微热的手心抵于薰相比起来有些冰凉的指尖,只是默默地把温度进行传递,仅此而已。

       

       再后来,薰凭着去洗手间的借口买下了一整捧的气球。她特意绕到千圣身后想给她一个惊喜,启齿却还未叫出声时,绚烂的烟火绽放于繁星闪烁的夜空。眼前的她仰着头专心赏着五彩斑斓的花火,手机停留在还未给薰拨通电话的界面。即使薰没有喊出千圣的名字,刹那间她依是逆着晚风回过头来,将飘逸的金发捋至耳后,弯起嘴角与她四目相对。


       “生日快乐,千圣。”

ハクノン

p站「神護カジキ」

咳咳,由于某些大家都懂的原因,完整版请移步网盘…

https://pan.baidu.com/s/1YFUgDycK59sYGzF2jRZMBA

t58v 


p站「神護カジキ」

咳咳,由于某些大家都懂的原因,完整版请移步网盘…

https://pan.baidu.com/s/1YFUgDycK59sYGzF2jRZMBA

t58v 


海苔

【バンドリ】彩日菜x薰千聖xイヴ麻弥(?)

日菜率領著羽丘去花女找女朋友們的軍隊



趁機早點慶祝:彩ちゃん生日快樂!

【バンドリ】彩日菜x薰千聖xイヴ麻弥(?)

日菜率領著羽丘去花女找女朋友們的軍隊



趁機早點慶祝:彩ちゃん生日快樂!

底里蠍

【薰千聖】不要隨便答應別人!

#聖誕節快樂呀~

#我是套路戰士

#本來活動出了就想寫了,不過寫得有點亂,我是被專題燒壞腦子的人

 (希望我的專題隊友不要再憑空消失了)


「白鷺。」


什麼聲音?


「白鷺?」


誰在叫我?


「是!」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發起呆了,回過神發現是老師打算叫她起來答題。


「如果身體不舒服的話,可以去保健室休息一下。」因為自己職業加上她不曾因此落下功課的的關係,學校的老師大多都是對她很寬容的,


「非常抱歉,老師,我稍微發呆了一下,我沒事的。」雖然自己很少這樣陷入發呆的狀況,也不記...

#聖誕節快樂呀~

#我是套路戰士

#本來活動出了就想寫了,不過寫得有點亂,我是被專題燒壞腦子的人

 (希望我的專題隊友不要再憑空消失了)


「白鷺。」

 

什麼聲音?

 

「白鷺?」

 

誰在叫我?

 

「是!」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發起呆了,回過神發現是老師打算叫她起來答題。

 

「如果身體不舒服的話,可以去保健室休息一下。」因為自己職業加上她不曾因此落下功課的的關係,學校的老師大多都是對她很寬容的,

 

「非常抱歉,老師,我稍微發呆了一下,我沒事的。」雖然自己很少這樣陷入發呆的狀況,也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發起了呆,不過不是嚴重到必須要去保健室的程度。

 

「那妳接著唸下去吧,第四段開始。」老師算是給了自己台階下,連要唸哪裡都說了出來。

 

「不知哪兒卻飛來大群烏鴉。在白天,烏鴉一邊啼叫一邊繞著簷角飛翔。特別是晚霞映照時分,就更宛如撒滿門樓上空的芝麻般清晰可見。」

 

她很少讓腦子處於一片空白,即便像是現在唸著艱深的課文,她依舊能夠分出心思去思考自己的異狀。

 

「當然,烏鴉是為了啄食門樓內的屍體而飛來的。但可能因為現時天色已晚,所以連一只烏鴉也看不到。」

 

她偶爾也會放鬆一下,但她也不會完全停止思考。

 

「門樓處處都是頹垣敗瓦,石蓬間長草的石階上可以看到點點白色的烏鴉糞便。身穿深藍色陳舊褲子的僕人一屁股坐在七級石階最上級,一邊撫弄右側面頰的大瘡,一邊茫然望著下著的雨。」

 

不過,也許是自己累了吧,前陣子的工作是真的有點多,但是自己並不想放棄那些大好的機會,順勢而為的把所有系列作、還有宣傳......等都給接了。

 

「好,下一段換藤本。」

 

中午的時段到來了,千聖跟平常一樣,習慣性地等待著會出現的花音,她們都是一起共進午餐的,偶爾也會有其她人,但是固定的班底還是她們兩個。

 

不過千聖沒有想到的是,她沒有等到花音,她等到的卻是一個非常令她意外的人。

 

瀨田薰。

 

她一眼就認出來了,但這個薰卻不是她熟悉的那個薰。

 

眼前的薰比自己矮一點,穿著花女的制服,以往高高綁起的馬尾此時散落於肩上,總是挺起的腰,卻微微的駝著,夾帶著一絲的不自信。

 

「千ちゃん......?怎麼這麼認真的盯著我?」

 

「薰?」

 

「是...的...?」

 

千聖壓抑著自己內心的驚訝,腦袋不停的運轉著,開始懷疑這一切是不是瀨田薰搞的一個天大玩笑,但千聖很明白,衣著可以更換,性格可以演繹,但身高可不行,何況這樣的她可能還被瀨田薰當作黑歷史看待。

 

「千ちゃん,工作是不是太累了?很累還是要吃飯喔。」眼前的薰把自己的反應歸類成太累了,她自然的把便當打開來,把筷子遞給了自己。

 

千聖習慣性的接過了手,看著她把一些看起來相當可口的菜色夾到了自己的便當盒內。

 

「......謝謝。」

 

雖然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周遭的人也並不感到驚訝,她們的姿態跟神情都相當自然,就代表這一切對她們來說是正常的。

 

目前覺得古怪的只有自己,那麼自己的想法就不宜太快的在眾人面前驗證。

 

「薰?」千聖試探性的呼喚著對方。

 

「怎麼了?千ちゃん,而且還突然換了稱呼。」

 

「可能有點累了吧,......花音呢?」千聖試圖拋出問題,想要搞清楚現狀。

 

「千ちゃん果然累了,花音ちゃん剛剛被老師叫走了。」

 

「抱歉,讓妳們久等了。」花音隨手的把東西放在桌上,拿著便當盒拉了張椅子就坐下了。

 

花音的到來反而讓千聖暗自鬆了口氣,她實在有點不知道怎麼面對這個薰,雖然也並非不知曉這樣的薰,卻太過久遠而變得模糊。

 

千聖偶爾會懷念這樣單純的薰,但那對自己卻是過去的事情,現在卻在自己的眼前跟自己吃著午餐。

 

太不現實了,但卻又是現實。

 

這樣虛幻無法定義的東西是白鷺千聖最討厭的東西。

 

#

 

千聖剛洗完澡,她躺在床上,才終於能夠放鬆一下,她雖然一直覺得古怪,但她還是憑藉著自己長年磨練的演技騙過了所有的人。

 

她拿起手機,解開了指紋鎖,打開了Line,手指在屏幕前游移,看著頭像思考著到底要不要點開。

 

思考了片刻,最終她還是點開了跟薰的對話紀錄,那是一些很日常的對話,能夠感受到深厚且溫暖的情感。

 

但這些卻不曾在她的記憶裡。

 

到底什麼是真的呢?是眼前的對話紀錄,又或者是自己記憶裡的那些?

 

叮咚。

 

沈浸在思考裡的自己被訊息聲喚回了神智,點開來才看到了是花音傳來的訊息。

 

「千聖ちゃん,在忙嗎?」

 

「沒有喔,怎麼了?」

 

「聖誕節快到了,要不要一起出去慶祝呢?」

 

「當然可以,花音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

 

「米歇爾樂園怎麼樣?小心心說那天會有特別的遊行喔!而且裡面的咖啡廳會推出聖誕米歇爾的立體拉花喔!」

 

「好,可能要晚上了,有一些工作安排。」

 

「太好了!沒問題!那麼我+千聖ちゃん+薰ちゃん這樣三個人,還有想要邀請誰嗎?」

 

映入眼簾的名字導致千聖本來因為難得的邀約而勾起的嘴角跨下了,她並非討厭薰,而是太過混亂導致她下意識的想要避開她。

 

「千聖ちゃん跟薰ちゃん怎麼了嗎?感覺妳今天很不自然的樣子。」

 

「沒有,妳怎麼會這麼想?」

 

「沒有就好了,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不過千聖ちゃん要好好照顧自己喔!果然千聖ちゃん是因為太疲憊今天才怪怪的。」

 

「那千聖ちゃん早點休息吧,晚安。」

 

「晚安。」

 

不過逃避的確不是解決問題的好方法,遲早得要面對的。

 

#

 

日子過的飛快,很快的千聖就結束了今日的工作,正式的迎來了自己的聖誕節,而非工作需求上商業成分居高的聖誕節。

 

說起來慚愧,這些日子千聖過的有點舒適,薰以往讓她感到煩躁的眉眼,現在卻看起來可愛的多,明明沒有太大的差別,果然還是氣質的問題嗎?

 

有時候千聖會覺得那些記憶是自己的妄想,因為太不現實了,可自己冒出了過於真實的妄想,也是一件很不現實的事情。

 

但千聖決定忘記那些事,好好的享受這個聖誕節。

 

她拿著花音事先給她的門票進了米歇爾樂園,因為自己工作會耽擱的關係,千聖讓她們先逛逛,不用顧慮她。

 

她往樂園裡唯一一家的咖啡館走去,她已經事先問清楚她們人在哪裡了。

 

她推開了咖啡館的門,上面的鈴鐺發出聲響,吸引了一藍一紫的注意,發現了自己的兩人對自己招手示意。

 

「千ちゃん,工作辛苦了還有......。」花音跟薰對眼一看再往自己這看。

 

「「聖誕節快樂!」」

 

「妳們也是,聖誕節快樂。」

 

「我還以為妳們會先去玩設施呢,結果先來喝咖啡了。」

 

「因為要等千ちゃん嘛!」

 

「是呀,可是天氣冷我們就先進來了。」

 

「等等玩設施就會熱起來了。」

 

突如其來的身影抱住了花音,抬頭一看,原來是弦卷同學。

 

「花音!」

 

「喂!等等!心!」緊隨其後的是奧澤同學。

 

「是花音ちゃん前輩!」最後面過來的是北澤同學。

 

還真是集齊了Hello, Happy World!的所有成員。

 

感覺有點棘手,還是安靜的喝咖啡好了。

 

發現薰沒有加入她們,而是跟著自己安靜的喝咖啡。

 

「かおちゃん,不去跟Hello Happy的團員打招呼嗎?」

 

「妳在說什麼啊?Hello Happy 是什麼?而且我不認識她們。」

 

「......!」

 

「啊啦!妳說了很棒的詞呢!」不知道何時,弦卷同學已經跑到了自己的身

 

「美咲!不如我們的團名就叫作Hello Happy World!吧!」

 

「太隨便了吧!而且我們人都沒湊齊!」

 

「好!我們現在就來開Live吧!慶祝我們的新名字!」

 

「就跟妳說太隨便了吧!」

 

「走吧!花音!」

 

「ふえぇぇぇぇぇぇぇぇ——!」

 

「千ちゃん!花音ちゃん被劫走了!」薰一臉驚恐地看著發生的事情,抓著我的衣袖指著遠去的她們。

 

「......她們不是壞人,不過被弦卷同學劫走可能短時間內救不回來了。」

 

「欸?!」

 

#

 

因為綁匪立意良善,財力滔天,沒有邏輯,千聖思量再三,還是放棄了拯救花音的大作戰。

 

而且,也許這樣對花音來說也是一個特別的聖誕節,至少在千聖的印象裡,跟她們在一起的花音總是能夠放下很多負擔,開心的做出一些平常做不到的事情。

 

所以千聖打算就這樣跟薰度過這個聖誕節,這樣難得的經歷對於千聖也算是一個特別的聖誕節了吧。

 

她們倆悠閒的漫步在樂園裡面,千聖很少有這樣的經驗,畢竟在她的記憶裡,不管自己再怎麼低調,薰總是毫不顧忌的放飛自我,結果預定的計劃被打的亂七八糟外,還會被薰的粉絲跟自己的粉絲搞的沒辦法好好享受行程。

 

記憶裡的薰一直都是個變數,有她在的地方計畫從來就不是個計畫,對於喜歡按照規律行事的自己而言,她就是個大麻煩。

 

所以當她們遊玩了各種設施,沿途閱覽樂園的風景,偶爾還買點零食解解饞,千聖覺得很好,一切都在自己的預想中,她逐漸放鬆了自己,開始享受這趟旅程。

 

「千ちゃん妳看,那邊有舞台劇呢,不知道是演什麼?」正準備要去玩下一個設施的時候,薰指著遠處的露天舞台說道。

 

並沒有招牌顯示這齣戲的名字,千聖駐足聽了一會兒。

 

「今夜將有三位聖誕精靈到訪,她們是妳得到救贖的唯一希望。」舞台上一個面色蒼白像是個死人般的男子,用交代般的語氣囑咐了另一個男子。

 

「大概是聖誕頌歌吧,妳前幾年聖誕不是有主演?」

 

羽丘的戲劇部選了這部作為她們的聖誕公演,是一部關於吝嗇的小氣財神的故事,經歷了一些遭遇,最後悔悟了自己的生活方式,立志決定徹底改變自己,她將會熱心助人,深刻體會聖誕感恩與助人的真諦。

 

還記得那時候薰還為了揣摩角色找了自己探討主角史古基。

 

 「......我不會演戲,怎麼會是主演?」薰聽到了自己的發言,不解的看著自己。

 

「......抱歉,我一時搞錯了,應該是其她人。」

 

「千ちゃん最近不太正常呢......,太累了嗎?果然不應該勉強妳工作完還來找我們。」

 

「沒關係,我們去搭摩天輪吧!景色很好的,千ちゃん的心情也會好起來的,也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薰拉起自己的手,往摩天輪走去,那也是我們最後一個沒有玩到的設施,正巧的剛好沒有什麼人,我們很快的就輪到了。

 

「千ちゃん,雖然很晚了,不過夜景也很漂亮呢!」坐在對座的薰身體傾向窗戶,興高采烈的看著外頭的風景。

 

「是呀,別有一番風味呢。」順著薰的視線看去,米歇爾樂園裡各色的燈光炫彩斑斕,給黑夜添上了一抹俏皮。

 

「......千ちゃん,不知道妳有沒有聽過一個傳說,只要在米歇爾樂園的摩天輪達到最高處的時候,互相承諾就能永遠在一起呢!」薰收回了看著夜景的眼,低下了頭,似乎有點緊張的樣子,耳根都紅了。

 

「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嗎?如果能夠永遠在一起就好了!啊!我知道千ちゃん妳不喜歡這種不現實的東西,不過我還是想要試試看......。」她不自然的抬起了頭,用著懇求的的表情盯著自己。

 

「千ちゃん,跟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她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

 

「真可愛呢,聽起來真的很美好呢,好呀?......不過得要是真的薰。」

 

「說什麼呢?千ちゃん?」

 

「說妳呢,冒牌貨,太心急了呢。」

 

「為什麼要說我是冒牌貨?千ちゃん。」眼前的少女淚眼汪汪的,就若很久以前的薰一般。

 

「再演就不像了,妳把真的薰怎麼了?」

 

「這一切太美好了,就跟我以前想要的過分符合,......反而太不真實了。」

 

「美好的事情不是很棒嗎?」

 

「是呀,可惜我是個現實主義的人,美好的事物的背後大多都有一些缺憾,單單只有美好,是彰顯不了美好的。」

 

「居然看出來了,還真不愧是白鷺千聖呢。」場景突然變換,早已不再剛剛的摩天輪上,意識過來自己已經坐在一張的椅子上,桌上有一些高級的點心跟芬芳的茶,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東西。

 

「什麼時候看出來的?」眼前的人收起了假意的情緒,隨意的靠在靠背上。

 

「一開始就在懷疑了,不過真正確定下來還是剛剛的事。」

 

「哦?我還以為像妳這樣的人,會馬上考慮如何解決呢。」

 

「畢竟是我無法掌控的事情,那麼也只能享受一下了。」算是跟某個人學來的吧,雖然不太想承認,我拿起桌上早已沖好的紅茶想道。

 

「這麼冷靜?妳不怕我現在弄死妳?」用著薰的臉做出這種暴戾的表情,果然我很不喜歡這個人呢。

 

「妳似乎無法干涉我呢,妳不斷的引誘我,卻沒有直接或間接的傷害我,就代表選擇權在我這。」看來是想要威脅我呢,只可惜我可不是魯莽的傻子。

 

「Bravo!聰明!跟另一位比起來真的非常聰明呢!她可是連內容都不知道,就跟我簽下了契約呢!」

 

「......。」那個白癡!她到底又做了什麼?

 

「的確,我無法干涉妳,但我完全可以跟妳耗,人類的時間對我而言非常短。」

 

「可我認為妳有什麼東西想要從我們身上得到,所以妳並不會真的跟我耗呢。」

 

「唉,我真的不喜歡太聰明的人類。」

 

「蒙您謬讚。」

 

「哈哈哈,但是我也是喜歡有趣的人類。」

 

「因為我很中意妳,所以我就直問了,為什麼不選擇理想的世界?根據我的模擬,這是妳內心深處的渴望。」

 

「雖然不太想回答這些,不過不回答妳也不會放過我的吧。」

 

「沒錯!」

 

「我的確渴望這一切,想要去演繹的作品、想要合作的導演、想要的生活都是我想要去得到的,但是不是自己努力去獲得到的,不勞而獲,對我而言沒有意義。」

 

「妳是位堅韌的女性呢!那麼,她呢?」

 

「您在說誰呢?」

 

「這時候裝傻是沒用的,不說我們可以慢慢耗喔。」

 

「......。」

 

「的確我時常......會懷念過去的時光,也懷念過去的她,我確實有點自私,我希望她永遠不要改變,希望她能跟過去一樣陪伴在我身邊,因為她是我珍貴的友人,也是從未用天才童星這個標籤檢視過我的人。」

 

「但這樣是不行的,我不能否定她的成長跟改變,那些是她的選擇,僅僅只是因為我的個人想法就決定她的生活方式跟未來,也太過自私了。」

 

「如果讓她依照我內心的想法活著,那跟那些用天才童星定義我的人有什麼差別?這樣的我也是用白鷺千聖希望的瀨田薰去定義她。」

 

「她就是瀨田薰,不管改變了多少次,她也只是瀨田薰。」

 

「意外的重視對方呢,難道對妳來說她意外的是一座燈塔般的存在?」

 

「......怎麼可能?她才不是那樣偉大的存在,......我想大概是一盞日光燈吧,在家裡常見的那種。」

 

「嗚哇,好過分!」

 

「......不像大海邊的燈塔,光彩絢爛的指引著道路,僅僅只是偶爾回了家,摸著黑打開了燈,在打開的剎那,會覺得"啊!回家了。"的一盞日光燈。」

 

「嗚哇!好浪漫!」

 

「......從什麼地方聽出浪漫的啊?」

 

「這不是代表對妳來說她是可以讓妳找回自己起點的存在嗎?」

 

「妳腦補的成分似乎有點多呢?」

 

「我可不覺得喔?」

 

「好吧,那麼說說看久違再次見到她的感受吧?我是說高中重逢的事,這次不給妳打馬虎眼~」

 

「妳對她似乎太關注了。」

 

「我想知道嘛~而且我是對妳們很關注~」

 

「......。」

 

「沒什麼特別的,不過就是變成了"遠近馳名的羽丘戲劇部王子",又加入了一個瘋狂的樂隊。」

 

「太敷衍了喔,唉,那麼說說那場妳們主演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吧?」

 

「我覺得妳的問題越來越指定了。」

 

「因為不確切一點妳不會好好回答呀~」

 

「確實的有好好的演戲呢,她。」

 

「雖然有跟她對過戲,不過跟她正式的共演還是第一次,不想承認,但她的確演得很好。」

 

「會不會忌妒對方呀?畢竟才三、四年演技就那麼出眾了,能算上是天才了吧?」

 

「怎麼可能?她要是天才,我也是天才了吧,她只不過是......比任何人都還要認真感受情感,......大概她也只有這點沒有改變吧。」

 

「總而言之,那次算是終於讓我有一點真實感,雖然平常是那副德性,不過她真的有好好的演戲,簡直像是......,不,沒事。」

 

「簡直像是也走進妳的世界裡?」

 

「......妳還真的是有點令人討厭呢,妳還有什麼問題?」

 

「讓妳失望了,沒有了,我已經得到我想知道的東西了。」

 

「哦呀?」

 

「順帶一提,獎品是您的朋友一枚。」

 

「本來就該還我了吧?」

 

「她可是跟我簽了契約,沒得到我想要的,她的靈魂就是我的午餐了~」

 

「那個傢伙到底簽了什麼非常利他的契約......?」

 

「來~因為我是重視約定的好惡魔,會把妳們送回去喔~」

 

蹦!

 

左側的牆壁突然崩塌,出現了一臉悠閒喝著茶的薰,她看到我們便跑了過來。

 

「啊!儚い,千聖妳就像是英勇的戰士拯救了我!」

 

「住嘴。」

 

「(。ŏ_ŏ)」

 

「要把妳們送回去了喔~有沒有什麼感動重逢的話要在這裡說?」

 

「沒有,請快點送我們回去。」

 

「發現可以走了之後,妳的態度就非常不客氣了呢。」

 

「我倒是覺得沒幾個人可以對綁架犯多客氣。」

 

「唉,世道險惡。」

 

「不過程序還是要走的,吾是喜愛收集故事的惡魔,得到好的故事會為對方獻上祝福,得到無趣的故事將會收下汝等的靈魂。」

 

「在此履行契約,為妳們獻上祝福,......因為是聖誕節,所以......」

 

「聖誕節快樂呀~兩位!」

 

「妳簽的這什麼垃圾契約!」

 

「好痛!小力點,千聖!」

 

#

 

總算是回到了原本的世界,似乎是正值聖誕夜,到處都是喜慶的氣氛,燈光閃爍,好不熱鬧。

 

不過帳還是得算的。

 

「妳是怎麼回事?怎麼會簽下這種不平等條約?連我的靈魂都簽進去了?」

 

「我沒有!啊啊!千聖!我真的是被詐騙的!」還撫著剛剛被我揍的地方,似乎是怕我再打下去,她急迫的趕緊說明。

 

「哦?給妳時間說明。」

 

「那是一個美麗的夜晚,一如既往的儚い-」

 

「簡短且正常的說明。」

 

「......啊,好的。」

 

事情是這樣的-

 

「嗚嗚嗚⋯⋯。」正在回家路上的薰,聽到了似乎是在附近傳來的哭聲,聽起來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唉呀?是哪個悲傷的小貓咪正在哭泣呢?薰邊走邊想著。

 

薰沿著聲音尋找著女孩的方向,總算是在一座公園裡的沙丘旁找到了埋頭哭泣的元兇。

 

「可愛的小貓咪怎麼了?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嗎?」薰站在女孩後面一公尺,她不想太快的靠近,以免嚇到了女孩。

 

「嗚嗚嗚⋯⋯,大姐姐是誰呢?」小女孩依舊沒有抬頭,還是抱膝坐在沙丘旁。

 

「我是瀨田薰,是來解救小小的公主殿下脫離悲傷的。」

 

「真的嗎?......不是來誘拐我的嗎?嗚嗚嗚。」

 

儚い......,現在的小孩也太成熟了吧,為什麼會知道誘拐這種詞啊!不過有戒心也是好事,不過也不能把一個小女孩扔在沒有人的公園裡,而且也這麼晚了。

 

「當然不是!」所以薰趕緊先澄清,她可不是蘿莉控。

 

「那大姐姐能不能先答應我,妳答應了我才敢說出來,嗚嗚嗚。」

 

「當然,我答應妳。」女孩也許是做了不好意思說出來的糗事才跑出家裡的,先好好的安撫她,再送她回去吧。

 

「那麼......。」

 

「真是太好了。」

 

「所以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莫名其妙的就被關起來了,千聖妳要相信我啊。」

 

「......。」

 

「唉,妳傻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算了。」

 

「不過妳也太悠閒了,不怕我就選了那個天真可愛的かおちゃん?」

 

「啊啊!.....別叫了,很害羞啊。」

 

「......不過,畢竟是千ちゃん嘛,一定不會選錯的。」

 

「還算識相。」

 

「正好是聖誕夜呢,要是這位美麗的公主能夠賞光跟我一起度過就好了。」

 

「考慮一下,要是這位王子殿下能夠保證不要再有一些非現實的事情發生就好。」

 

「這是當然。」

 

跟瀨田薰在一起總是會有一些非現實的事情發生,不過,我想大概不是因為跟她一起會有非現實,而是瀨田薰本身就是白鷺千聖生活裡的非現實,是平凡生活裡最不一樣的存在。


廢話:

我就想逼白鷺同學說真心話,覺得不到很極端的狀況下,

她幾乎不會說出真心話,所以蹦出了超極端故事(???

放棄描寫場景跟狀況的地方對話型扮成寫手在聖誕節姍姍來遲喇!

最後,再說一次,聖誕節快樂啊!各位!



ハクノン

1:推特「@yktj55」

2:推特「@se_936」

3-4:推特「@kokoa6korokoro」

5-9:推特「@re_ghotion」

1:推特「@yktj55」

2:推特「@se_936」

3-4:推特「@kokoa6korokoro」

5-9:推特「@re_ghotion」

啊花花花
废人画手不请自来悄悄地摸

废人画手不请自来
悄悄地摸

废人画手不请自来
悄悄地摸

ハクノン

1:推特「@ayayayasaka」

2:推特「@raikou104」

3:推特「@do_vxz」

4-6:p站「みぃぬ」

7:推特「@karuha」

8-9:推特「@PINTIPOPO」

1:推特「@ayayayasaka」

2:推特「@raikou104」

3:推特「@do_vxz」

4-6:p站「みぃぬ」

7:推特「@karuha」

8-9:推特「@PINTIPOPO」

底里蠍
我皮一下 湊不成4個 而且我懶...

我皮一下 湊不成4個 而且我懶

官方終於想起那大明湖畔的幼年薰千聖(說啥

不說了 我要繼續看翻譯了 我CP是真的

我皮一下 湊不成4個 而且我懶

官方終於想起那大明湖畔的幼年薰千聖(說啥

不說了 我要繼續看翻譯了 我CP是真的

ハクノン
烟云绕山

千圣竟然主动说了哈卡奶…呜呜呜呜是说明她认同了现在的薰了吗……而且那个语气,真的太宠了吧啊啊啊啊千圣那是什么绝世宠溺的语气啊啊啊啊

(然后薰哥就被感动到不行hhhh但是感动也没说出什么话只会重复哈卡奶嘛薰哥!这个时候你的骚话怎么不说了hhhh)

千圣竟然主动说了哈卡奶…呜呜呜呜是说明她认同了现在的薰了吗……而且那个语气,真的太宠了吧啊啊啊啊千圣那是什么绝世宠溺的语气啊啊啊啊

(然后薰哥就被感动到不行hhhh但是感动也没说出什么话只会重复哈卡奶嘛薰哥!这个时候你的骚话怎么不说了h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