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けったろ

2021浏览    357参与
纸上旅行

2015年库存的一些唱见曲绘图,啊是回忆。

2015年库存的一些唱见曲绘图,啊是回忆。

纸上旅行

整理2015年的图。


1~6. 根五忍者那首歌涂鸦。

7~9. 蛇叔和利达合唱的妄想税图。

整理2015年的图。


1~6. 根五忍者那首歌涂鸦。

7~9. 蛇叔和利达合唱的妄想税图。

影烙

【けつこま】大概是個情人節賀文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如有錯誤,歡迎指出

*OOC

*私設有

*寫了幾百次還是寫不厭的老梗【

*一如既往地短小

駒沢攥緊提著袋子的手,沒幾秒扯了扯嘴角鬆了手。

他不知道這是幸運還是不幸,難得出個門竟然就看見那個人,還有一個同行的女生。

有意無意地忽略了其他可能性,心中的酸意翻滾著。

他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小丑。

自作多情了這麽多年,也該要死心了吧。

其實藤谷一直也沒有回應過他,不是嗎?

他相信自己已經表現得足夠明顯,如果說藤谷不知道他的感情的話,駒沢是絕對不相信的。

到底,藤谷還是不喜歡他的啊。

他搖了搖頭,沒再看向那邊。

駒沢回到家,負氣地把手中的袋子往...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如有錯誤,歡迎指出

*OOC

*私設有

*寫了幾百次還是寫不厭的老梗【

*一如既往地短小

駒沢攥緊提著袋子的手,沒幾秒扯了扯嘴角鬆了手。

他不知道這是幸運還是不幸,難得出個門竟然就看見那個人,還有一個同行的女生。

有意無意地忽略了其他可能性,心中的酸意翻滾著。

他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小丑。

自作多情了這麽多年,也該要死心了吧。

其實藤谷一直也沒有回應過他,不是嗎?

他相信自己已經表現得足夠明顯,如果說藤谷不知道他的感情的話,駒沢是絕對不相信的。

到底,藤谷還是不喜歡他的啊。

他搖了搖頭,沒再看向那邊。

駒沢回到家,負氣地把手中的袋子往桌上一丟,在最後一刻又抽回手,輕輕放好。

唾棄了自己一下,駒沢拿出了換洗的衣服。

稍微沖個澡吧。

在這個天氣,冷水淋下來的瞬間讓駒沢不由得抖了一下。

好冷。

身上冷,心也冷。

駒沢撥起額前濕漉漉的頭髮,水流直接沖到臉上,也沖掉了他憋了好一會兒的眼淚。

明明早就知道了,還是會覺得難過。

真是……太難看了。

他放任自己哭出來,但心裡的痛苦卻無法減輕半分。

即使如此,還是好喜歡他啊。

明明是冷得幾乎刺痛的水,卻還是無法讓我清醒過來呢。

或者說,怎麼也不願醒來。

沖了一會,駒沢打著寒顫擦乾身體,把自己往床上一摔,腦海一片混亂地躺了半個晚上才迷迷糊糊地入睡。


藤谷告別了友人,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

他總覺得之前看見的那個人的身影很像駒沢。

藤谷莫名覺得有點心虛。

看著手機月歷上做了記號的日期,藤谷在心裡給自己打氣。

練習也練過,東西也……買好了。

藤谷看著自己手裡提著的,在異性友人的提議下猶豫了半天才買下來的東西,覺得自己的底氣又弱了幾分。

給自己做好心理建設之後,藤谷發了個訊息給駒沢。

【你後天有空嗎?】

藤谷沒有收到回復,想著駒沢可能在做什麼或者已經休息了沒看見而沒有太在意,只是到第二天中午,還是沒有收到任何回覆,甚至連已讀的顯示都沒有,藤谷就有點擔心了。

該不是……出了什麼事情吧?

藤谷直接給駒沢打了電話,連續打了好幾次都沒人接聽。

這下藤谷坐不住了。

趕到了駒沢家,按了幾次門鈴之後藤谷的眉緊皺起來。

駒沢他……

站在原地胡思亂想了幾分鐘,還是與藤谷見過幾次面的鄰居出來了解一下狀況之後,去樓下要來了備用鎖匙。

藤谷剛進去,就看見被駒沢丟在沙發的各種隨身物品。

那人肯定是在裡面了。

然後他在房間裡發現了蜷著被子,一臉難受的駒沢。

藤谷叫了聲,又走過去推了推床上的人,卻是完全沒反應。

前兩天不是還好端端的……這人也太不會照顧自己了吧。

好不容易翻出了溫度計給駒沢量了下體溫,看著比預想中還要高一些的溫度思索要不要直接把人送到醫院。

「冷……」

藤谷從顯示屏移開視線,看向駒沢通紅的臉。

「好冷……」駒沢皺著臉,把自己縮成一團。

藤谷愣了一下,然後嘆了口氣站起來。

栽了就再栽了吧。

藤谷決定先觀察一天,第二天還沒好轉就去醫院。

一晚上藤谷只聽見駒沢反復說冷和難受,最後藤谷鑽進被窩抱著駒沢,總算安安靜靜地睡了幾個小時。

眼見駒沢的體溫在天亮之後終於開始有下降的傾向,藤谷的心算是落了下來。

「不過……你還不醒來的話,我可能會忍不住吻你的喔。」

他想著駒沢昨天挨在他懷裡瑟瑟發抖,帶著泣音輕聲叫他的名字的情景,有點實現剛剛那句話的衝動。

不妙……不能乘人之危……

在藤谷進行漫長的思想鬥爭期間,駒沢總算醒了。

藤谷對於最後還是沒有真的偷襲有些失落。

他看著駒沢先是一臉茫然,發現自己的存在之後頓時顯得無措和悲傷。

關切的詢問在嘴邊停留了一會,藤谷給自己心理調適一下才開口:「你……身體難受嗎?」

「……沒什麼事了。」倒是看見你比較難受。

「……那就好……你可是說了一晚上夢話。」

駒沢眉毛一跳。

「我沒說什麼……奇怪的話吧?」

「奇怪的話?比如說……喜歡誰之類的?」藤谷看見駒沢的臉一下子白了,他頓了一下道:「沒有沒有,你挺安份的沒說什麼。」

駒沢有點疑惑地看了藤谷幾秒,在藤谷坦然的表情上卻沒看出絲毫破綻。

算了。

頭疼得慌的駒沢決定不去深究這個問題。

「……麻煩了,你回去吧。」

「我不放心你一個人。」藤谷不假思索地應道。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不放心什麼。」

「可是……」藤谷斟酌了一下,雖然在這個情景之下說好像不太對,可是他一時之間想不到比這更有力的理由,「我喜歡你啊。」

等等。

駒沢覺得自己的心臟不太好。

「本來我是打算趁著今天情人節向你告白的,只是沒想到……」

等等等等。

這劇本不對吧。

藤谷不知道駒沢腦海裡正不斷吐糟,只是看見駒沢有些錯諤的表情心裡有點不安。

駒沢該不是被嚇傻了吧。

這樣想著,藤谷掐了下駒沢的臉,然後被對方狠狠地拍開了。

「你不是……有……那個……女朋友的嗎?」

「啊?」

我怎麼不知道自己有女朋友了。

「昨天,不對,前天你不是……」

藤谷懂了。

「我跟她只是朋友啦,因為我拿不定主意該買什麼給你……」

藤谷向駒沢解釋完,駒沢聽完之後長長地嘆了口氣。

這是白難過了一回的意思嗎。

「那個……駒沢你……」

駒沢把藤谷扯下來,一頭紮進他懷裡。

「等我頭不疼了我再考慮要不要答應你。」

「……你開心就好。」藤谷看見駒沢通紅的耳朵,心情很好地揉亂了他的頭髮。








1月中的時候寫的,之後都沒怎麼在寫文了【】
彷彿是一條失去夢想的咸魚
咪醬的生賀還沒有著落
毛禿生賀我有寫的ouo發了空間和微博

下次更文可能是暑假吧【如果還會寫文的話【喂

今年的情人節也是一個人過【微笑

纸上旅行

龟速整理图_(:з」∠)_ 这是2014年凃的キミノミライ以及脑洞。

龟速整理图_(:з」∠)_ 这是2014年凃的キミノミライ以及脑洞。

黒猫

一瞬的永生

# OOC

#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 病態,人格分裂(?),BE(這是一定的

#可代入任何CP,反正我覺得けつこま比較好

「並不是所有事情都毫無阻礙地完成。」他看著我。「也沒有事情都像夢中一樣,完美無瑕。」

『可是,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總覺得,所有事情是那麼的順利,那麼的令人嚮往。難道不是嗎。』我不明白。

「所以,離開我吧。依賴沒什麼好處,只會使枷鎖越來越多。」他堅定地看向我,希望我能答應他的請求。

「…好。」我緩緩吐出這字,看著他沒有半點留戀,離開了。

「連你也…離開我了……」我蹲在地上,閉上了雙眼。希望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只是一場夢。

可惜,這是現實...

# OOC

#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 病態,人格分裂(?),BE(這是一定的

#可代入任何CP,反正我覺得けつこま比較好

「並不是所有事情都毫無阻礙地完成。」他看著我。「也沒有事情都像夢中一樣,完美無瑕。」

『可是,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總覺得,所有事情是那麼的順利,那麼的令人嚮往。難道不是嗎。』我不明白。

「所以,離開我吧。依賴沒什麼好處,只會使枷鎖越來越多。」他堅定地看向我,希望我能答應他的請求。

「…好。」我緩緩吐出這字,看著他沒有半點留戀,離開了。

「連你也…離開我了……」我蹲在地上,閉上了雙眼。希望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只是一場夢。

可惜,這是現實,事情沒有絲毫改變。

『這是你一直以來想得到的結果嗎?』

『不,我並不希望。』

『那麼你為什麼要放棄?』

『沒有,我沒有放棄。』

『沒有了他,你能夠繼續下去嗎?』

『我可以,沒有了他,我可以繼續生活下去。』

「…真的是這樣嗎…」我知道,不是的。沒有他的生活,我難以想像。

『既然如此,一直在世界的另一端…生存下去…不是很好嗎…?』

「…在世界…的另一端…」我看向散發著寒光的小刀,身體不由自主地走近。

拿起了小刀,在手中把玩著。

『微笑不是很好嗎。

…以微笑…結束一切…』

我擠出了笑容看著小刀,彷彿看到它也在向我微笑,提示著它很危險。

我沒有理會,反而把小刀在自己的身上劃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每一次劃破自己的皮膚,解脫的感覺就更加強烈。

『…要試試看嗎?』

『…什麼…』

『一口氣劃在身上。』

『…一口氣?』

『對,一口氣。完成的時候,你就可以拋開了所有枷鎖了。

來吧…為了重新開始…』

我把小刀對準了自己的咽喉,一口氣,用力地,劃了下去。

「唔嗚…這下子…我也解脫了……」我合上雙眼,倒在沙發上,感受著血液流出身體的快感。

「…我也……」

『可以一直待在你的身邊了……』


———————————————————————————————————『我對他的執念,從未改變。
唯一改變的,就是我無法再次向他傳達愛意。
現實中的枷鎖,在我獲得永生的那一刻,能夠被我擺脫嗎?
可以。
可是隨之而來的,是苦難。
他生命垂危的時候,我幫不到。
只能眼睜睜看著他痛苦地嗚咽。
比活著更痛苦的事,對吧?』
————————————————————————————————————
碎碎念?應該是吧。
這只是突發奇想的腦洞,請原諒我不會改題目名稱。OTZ

影烙

【けつこま】續【夢】

強行he系列不知道第幾彈😂
這次續寫了黑ちゃん的夢【http://kurosakinekoko.lofter.com/post/1d88b3b0_fa566b3】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如有錯誤,歡迎指出

*OOC OOC OOC

*私設有

*三五七年之後可能會寫個後續

*可能會很多錯別字和劇情前後矛盾,邏輯不通blablabla……

空閒的時間裡,駒沢會獨自一人在房間裡呆呆地盯著牆壁,努力回想從前兩個人相處的細節。
他記起了許多他們以前做過的事情,一起去打球、一起去逛祭典、一起去旅行……
他記得藤谷會在他情緒低落的時候摸摸他的頭鼓勵他;在他累得不行的時候讓他扒在身上撒嬌...

強行he系列不知道第幾彈😂
這次續寫了黑ちゃん的夢【http://kurosakinekoko.lofter.com/post/1d88b3b0_fa566b3】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如有錯誤,歡迎指出

*OOC OOC OOC

*私設有

*三五七年之後可能會寫個後續

*可能會很多錯別字和劇情前後矛盾,邏輯不通blablabla……

空閒的時間裡,駒沢會獨自一人在房間裡呆呆地盯著牆壁,努力回想從前兩個人相處的細節。
他記起了許多他們以前做過的事情,一起去打球、一起去逛祭典、一起去旅行……
他記得藤谷會在他情緒低落的時候摸摸他的頭鼓勵他;在他累得不行的時候讓他扒在身上撒嬌;還總是變著法子做好吃的逗他開心。

只有那天的情景,他卻想不起來。
他只記得藤谷對他說,愛他,會一直保護他。

他也找不到什麼可能是車禍遺下的傷疤,只有據一道說是以前與別人爭執時誤傷的狹長傷口仍存在著。

不過都不重要了,反正藤谷已經不會再像以前那樣陪著他。

至少如果藤谷還在他身邊的話,絕對不會就這樣看著他哭得像個孩子。
他寧願藤谷帶著他一起走。

身邊的親友眼見駒沢心不在焉的情況愈來愈嚴重,有人提議駒沢不如去旅行散散心。
駒沢看著最近被自己弄得一團糟的工作,同意了這個提議。

一個人走進陌生的城市裡,卻已經沒有了以前那種對於認識新事物的興奮和好奇。

反正也沒意思了。

拿著不知道誰塞給他的旅遊指南,駒沢在附近的景地逛了一圈,像是例行公事般拍了一堆照片,然後打算隨意找家餐廳填飽肚子。

費了番功夫與服務生交流了一段時間,總算點了餐,駒沢面無表情地坐著,完全沒有一個旅客該有的興奮。

在等待期間,他有些無聊地四處張望,然後突然看見了那個曾經被他忘記了,後來又重新佔據了他的心的男人。

只是那個人的身邊已經有另一個人了,是一個很可愛的少年。
他們之間的動作說不上親暱,只是從少年有意無意地和藤谷身上靠的動作,和藤谷不是太在意的反應看來,駒沢肯定了自己的判斷。

也許是因為他的視線太過刻意,那個男生似乎發現了他,然後對他露出了一個勝利者般的笑容。

駒沢忽然覺得有點想笑。

他不想深究為什麼藤谷還活著,他還沒有偉大到只要藤谷還活著、過得幸福他就滿足了。

匆匆解決了晚餐,駒沢不願在這個空間裡再多留片刻,付了錢便急忙離開,他甚至不敢再回頭去看藤谷一眼。
狼狽地回到酒店,駒沢癱在床上,他不知道他該露出什麼表情。
如果說之前他們的回憶能作為驅使他活下去的支持的話,現在他已經找不到什麼繼續下去的理由了。

不如結束了吧。

怔怔地看著鮮血從傷口流出來,腦袋閃過了許多以前的畫面。
從少年時期開始,他的生活裡到處都是藤谷的影子。

只是對於藤谷而言,他大概不是那麽重要的吧?

好冷。

駒沢從一片殷紅上移開了視線,隨意地看了看房間裡的物件,然後放棄了與越發濃重的疲倦感對抗而合上眼。



藤谷記得,當時他剛剛醒來,少年告訴他他因為車禍而昏迷了一個星期。
那時候,他連自己是誰都記不起,卻也覺得奇怪,他身上並沒有傷痕,也沒有什麼不適的地方,只是像平常那樣睡了一覺。
不過當時的他還是相信了少年的話,或者說他並沒有其他選擇,畢竟他沒有任何記憶,身邊也沒有其他親友可以解答他的疑問。

後來少年帶著他去了很多地方,他在少年的引導下開始記起了一些以前的事,只是他總覺得不太對勁。
不過他沒有跟少年說過,即使少年多次有意無意地暗示他們以前的關係十分親密,藤谷還是沒有完全相信少年。

之後從某一個晚上開始,他總是會夢見一個人。
那個人也是很年輕,只是與現在這個總是黏著他的乖巧少年不一樣,那個人總是喜歡捉弄他,把他弄得哭笑不得;生氣的時候會不說話然後等他哄;每天再忙都會抽些時間來練習樂器,還寫了幾首曲子唱給他聽。

藤谷想見見那個人。

他覺得找到那個人,就可以找回他心裡缺掉的那一塊。

前幾天,少年提議說要去旅行,藤谷無可不可地答應了。少年帶他逛了好幾天,雖然藤谷沒什麼興趣,但也不好意思掃少年的興。
一晚他們看完日落之後找了家風評不錯的餐廳,進去之後藤谷發現少年似乎在朝著什麼人笑,他順著少年的視線看過去,看見那個人剛好低下頭。
雖然他看不清對方的長相,可是他覺得這就是他夢見的那個人。

他趁著少年看餐牌的時候悄悄看過去,那個人落寞的身影竟然讓他覺得心疼。

第一次他沒有聽從少年的安排,看見那個人離開之後,他隨便找個借口讓少年先回酒店,獨自跟在那個人身後。



嗅到裡面傳出來的血腥味之後,藤谷費了一番功夫,才打開了房門,看見那個人躺在床上,左手垂在床邊,下方的地板上是猶有餘溫的鮮血。

【……浩人……?】

藤谷想起了這個人,也想起了當初發生了什麼。

同樣的人,同樣的血腥味。

還有同樣的心疼和絕望。

為什麼……?

「浩人?」

藤谷走到床前,伸手碰了碰駒沢,是比記憶中更要冷許多的溫度。

……不要……

=====如果想be的話可以在這裡結束了=====

微微起伏的胸膛讓藤谷勉強冷靜下來,他彎下身,抱起因為失血過多而昏迷的人。

不會讓你離開的。

我還有許多話要跟你說。

所以,絕對不會讓你離開的。

藤谷看著駒沢被推進病房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他辦好住院手續之後,來到駒沢床前。

「等我回來,既然找到你了,就會不會讓你跑掉了。」藤谷在駒沢耳邊說著,然後他替駒沢蓋好被子,走出了病房。

手機不知第幾次響了起來,藤谷終於接了電話,聽見電話那邊傳來少年焦急的聲音:「怎麼現在才接電話?你去哪裡了?」

「我去了……找回我丟了的東西。」
「啊?你丟了什麼?找回來了嗎?」

藤谷輕笑出聲:「我丟了……最愛的人,不過已經找回來了。」
他打開酒店房門,看向拿著電話,一臉錯愕的少年。

「你應該早就想過,會有今天吧?」

少年很快冷靜下來,毫無懼意地與藤谷對視:「道行未夠而已……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在什麼時候知道的?」

「大概是那……一個月之後吧。」

「那你為什麼……」

「因為你的聲音,跟他有點相似啊。」藤谷勾起嘴角,眼裡卻沒有任何笑意,「那你現在還有什麼話想說嗎?」

少年笑著搖搖頭道:「沒什麼好說的了,還有,不要弄髒你的手。那……再見。」

「……再見。」藤谷沉思了片刻,還是沒有追上去。

當藤谷提著收拾好的行李離開時,聽見外面一陣喧鬧的聲音,不少人站在窗邊往下望。
藤谷刪除了幾分鐘前收到的郵件,把那袋不屬於他的東西塞進垃圾桶裡。

駒沢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發現自己已經在醫院的病房裡。

果然還是沒死掉……發明割腕自殺那個人實在太爛了。

「醒了?」
藤谷站在床頭,看著駒沢。

駒沢不知道要說什麼,昨晚他似乎在夢裡聽見了對方的聲音,也聽見了藤谷的話。

他只是覺得很累,想要休息一下。

「唔……」駒沢勉強舉起虛軟的手臂擱在額上,重新閉上眼。

「藤谷……?」

「我在。」藤谷坐了下來,輕輕握住駒沢仍然顯得冰涼的手。

「藤谷……」駒沢又叫了藤谷一聲,然後藤谷看見駒沢的眼角滲出淚水。

「不要碰我……不想看見你……」駒沢抽泣著,
卻緊緊抓住藤谷的手。

「是、是。」藤谷不禁莞爾,低頭親了一下駒沢的嘴角,「是我不好,對不起。」

「再也不會丟下你一個人了。」

「原諒我,好嗎?」

「……下不為例。」



駒沢沒有問過關於那個少年的事,自從那天之後,他偶總是會夢見那個少年,還有一些讓他很不愉快的場景。幾乎每天晚上,他都是半夜從噩夢裡驚醒,看了身邊仍熟睡著的人一眼之後又躺回去。
他不確定那些是不是自己的記憶,但他沒有去尋根究底的欲望。

不過藤谷很快就注意到駒沢的異樣,畢竟以前駒沢還未試過在電影院裡睡著。
他托了一下駒沢的脖子讓他靠在自己肩上,露出思索的表情。

「駒沢?醒醒,別睡了。」散場的時候,藤谷不得不把駒沢搖醒,旁邊的人大概是睡迷糊了,還往他身上蹭了一會,半晌才清醒過來。

「很累嗎?」
「沒有……只是這幾天睡不好而已,沒事。」
「我們回去吧。」
「你不是說想去逛逛嗎?」
「下次再逛吧。」藤谷笑笑,牽起駒沢的手便要走,駒沢想縮手卻沒成功,僵著被藤谷牽著的手跟在他身後。
「還在街上……會有人看見的啦。」
「沒關係的。」
「才不是沒關係吧……」駒沢低下頭,不讓人看到他燒紅的臉。

最後駒沢還是讓藤谷牽了一路,回到家裡的時候無奈地瞪了藤谷一眼,然後扒了在沙發上。
「要繼續睡嗎?」
「……想喝酒。」
雖然說已經出院一段時間,還算是休養中的駒沢已經很多天沒碰過酒精了。

藤谷本來想拒絕,但看見駒沢蔫蔫的樣子還是心軟了。

於是,晚上他久違地看見了喝醉的駒沢。駒沢的酒量比他好不少,而且大多時候都還是會節制著不讓自己真的喝醉。
所以藤谷抱著纏在他身上的人時有點不知所措。
雖然藤谷自己也有點讓駒沢喝醉的意思,不過對於一臉慵懶,抱住自己不放的駒沢,藤谷實在沒什麼抵抗力。

可以的話,一直這樣下去也沒關係的。

「藤谷……」醉得不成樣子的人含糊地開口,雖然藤谷聽不清楚駒沢在說什麼,但他依然耐心地摸著駒沢的背,安慰看起來心情並不好的人。

他其實知道駒沢不時會在半夜驚醒,只是駒沢的刻意隱瞞讓他沒問出口。

「我在。」藤谷只聽到駒沢一次次叫他的名字,沙啞的聲音分明帶著讓藤谷心疼不已的哽咽。

「對不起……」

「……不要留下我一個……」

「藤谷……」

藤谷應著駒沢的話,他不知道那段時間發生了什麼,或者說當時駒沢的意識裡經歷了什麼。

在這幾天,藤谷終於梳理好腦海裡混亂的記憶。

至於整件事的始作俑者,他對於那個少年也說不上恨,畢竟逝者以矣,他也沒法再去追究什麼。

只是他還是讓駒沢受傷了。

他抱緊懷裡的人,心裡是由衷的慶幸。

還好,他還有可以彌補的機會。

雖然他沒有那個少年的能力,但他有許多可以和駒沢一起渡過的時間。



懶得想配角的名字😂
那個人的能力大概是催眠這樣
他喜歡藤谷可是藤谷只喜歡隊長於是他就設計讓兩人被催眠,其實沒有發生車禍,都是他杜撰的,隊長的傷也是他弄得因為他很妒忌隊長ww
最後還是輸了給愛情的力量,於是就心灰意冷地自盡了【

大概是這種構思的強行he【】

天真Ocy

【ぽこけっ】醒酒

#严重OOC
#蛇秃及真实事件插入(写完之后发觉蛇秃比秃毛都要长???蛇秃初心没办法orz
#纯属虚构不要带入三次元
#第一次写估计会很难看
#因为发现r5的cp只差秃毛就能排列组合了强迫症决定自己产糖
#絮叨慎
#烂尾慎

今天是他毕业两周年。
原来这么久了。

江川有些失神地望着天花板。
live结束之后的空虚总是让人疲惫。
……或者其实是因为庆功宴喝醉了?

你知道刚看完电影走出影院的那一霎那吗?
从强烈的光影和声相中回到黯淡无光的日常。就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大梦,如今初醒
那真的很寂寞。
很寂寞很寂寞,更何况在一场喧闹的live和疯狂的庆功酒之后。
江川总是气氛的制造者。他喜欢这样。粉丝们来看live都是图个开心,...

#严重OOC
#蛇秃及真实事件插入(写完之后发觉蛇秃比秃毛都要长???蛇秃初心没办法orz
#纯属虚构不要带入三次元
#第一次写估计会很难看
#因为发现r5的cp只差秃毛就能排列组合了强迫症决定自己产糖
#絮叨慎
#烂尾慎

今天是他毕业两周年。
原来这么久了。

江川有些失神地望着天花板。
live结束之后的空虚总是让人疲惫。
……或者其实是因为庆功宴喝醉了?

你知道刚看完电影走出影院的那一霎那吗?
从强烈的光影和声相中回到黯淡无光的日常。就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大梦,如今初醒
那真的很寂寞。
很寂寞很寂寞,更何况在一场喧闹的live和疯狂的庆功酒之后。
江川总是气氛的制造者。他喜欢这样。粉丝们来看live都是图个开心,那何不让她们尽兴呢。尤其今天,他带call掉节操格外卖力,所有人都在欣慰着曾经在两年前live上哭到上气不接下气的他现在已经可以完全愉快且精力充沛地胡闹着,完成纪念蛇足退团的两周年演出。

其实是越显得不正经越能隐藏深情而已。
虽然已经不是对蛇足。

……果然是喝醉了吧。净想些有的没的。
江川支撑起身体放了一浴缸子水,挤上沐浴露放只小黄鸭,小心翼翼地坐了进去。
泡个澡醒醒酒。

其实江川也说不准自己当初对蛇足到底是哪种感情。依赖是有的,但他总觉得那不是主线。凭他贫乏的交往经验,可能也许大概是近似喜欢吧。
但无论哪种,他们现在都走到了最差不过的结局。
对蛇足来说,他们的关系更像是工作需求。普通朋友之外的都是为了炒cp,工作结束了,那些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小粉红也就结束了。而对于江川来说,是小心翼翼。尽力在暧昧中透露自己真实的心意,却又压抑着不敢让人发现,只能在深夜独自一人的时刻自欺欺人,至少那些话语那些触摸那些温度本身,的确是真的。
有那么几个瞬间江川觉得他们像极了老夫老妻。
也许这造就了另一些瞬间江川决定为了保住这样的关系隐瞒自己的心意。
反正最后那层窗户纸也没人戳破,蛇足搂着他那未成年的娇俏女友出席聚餐时江川也只能笑盈盈地道恭喜恭喜。

不过反正现在喜欢的也不是他,所以也无所谓吧。
江川捏了捏手中的泡沫。
两年之后,还想再次错过重要的人吗?

不想。但是。
怎么办才好。
可能真是年纪大了,老胡思乱想。

从最开始他就是太阳。小太阳藤谷。永远热情高涨,永远闪闪发光。那么耀眼,看上去性格软弱却是内心最踏实的一个,所以再怎么被公开处刑也不会真的生气,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不会冷场,他是元气本身。
这也许也是为什么,从第一眼起,江川就知道自己无可救药地爱他。江川其实一直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他需要被注视,需要被爱,需要有存在感,所以努力让自己变得出挑,或者说,扎眼。所以他需要一直领call闹事儿,众人皆知二人都是气氛holder,却可能只有这两人知晓其中的区别。
他爱他的温暖。爱入骨髓。但其实这种表面相似实际南辕北辙的性格,应该是很难相处的。大家都说会导致两个人既难以形成有效的浅层沟通,也非常容易难以体会对方的感受。其实他也这样想。所以虽然一直注视着藤谷小太阳,可藤谷身边一直有旧相识米酱和基神扣曼围绕,应该不缺自己一个有代沟、不追流行、吵吵嚷嚷的,“朋友”吧。
于是他干脆默默劝说自己,换一个,不难。
再然后,他默默接受了事务所官配的蛇秃cp,后来日久生情,……其实也没有结局。

会不会其实是因为没那么喜欢蛇足当初才没有说出口的?
江川揉了揉太阳穴。
但是对真正特别喜欢的藤谷,也没说啊。
他有点颓丧地冲了一下身子,裹上浴巾往卧室走去。

倒是蛇足走后,他们的关系拉近了许多。事务所有意炒年上组,他也正好不愿重蹈蛇足那次的覆辙,刻意想避开与藤谷的cp,一拍即合。恰巧石城和藤谷又是能同穿一条裤子的老友,尤其石城本来就羞于表达自己,简直三句话不离藤谷,于是理所当然地,暧昧只是两人份,相处却是三人关系,正合江川的心意。
好吧,其实也不。
心爱的人终于从云端走到身边,他就真的再也没法抑制自己的感情。一看到他,心就被千万只蚂蚁咬噬,却偏偏还不能把手伸出太远。
他还没有面对藤谷的勇气。
可是喜欢他。
真的喜欢。
承认这么喜欢一个后辈的感觉真的奇怪。

那说吧?

刚刚的live时就一直在想这件事。unit曲也好,一起的表演也好,江川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真的是太阳啊,热力四射。可正因为太温暖,江川想,这样的我怎么敢靠近。
所以庆功酒他喝了太多。本意是想再浇灭对藤谷的心意,最后不知道怎么变成了“数最后的一杯是告诉他还是不告诉他”,可今天竟然莫名清醒,越喝越清醒异常,甚至自暴自弃跟小酒鬼驹沢拼酒喝到石城目瞪口呆藤谷吓傻了拼命劝他们注意身体——而且竟然还没输。
两年前的当时,同一个场地的live,那个最后的机会时犹疑了。现在看来也许是好事,毕竟那之后才算才看清了自己的心。
但现在不是了。毕竟他兜兜转转,爱的还是这个人。
江川猛然惊起。
是啊。还是藤谷。

他冲下床拿起手机,打开了那个他偷偷点开看过无数次想了无数次以什么理由却极少以“迟到了你快点来啊”之外的开场词拨通的号码,狠狠地摁下拨打键。
摁下的一瞬间他就又想退缩,但电话那头已经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江川?有什么事吗?”
即使惺忪慵懒,还是透着夏天一般的热辣的声音。藤谷竟然秒接。
“藤谷……我……”事已至此,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圆过去,只好勉为其难地憋出真话,“喜欢你。”
就像水闸打开,憋了那么久的江川的眼泪和情绪终于一起倾落下来。“一直喜欢你……真的……喜欢你……我……”
对面沉默了数秒。许久,他听到藤谷犹疑地问,“江川,你……酒醒了吗?”
江川的心重重坠下。
是吧。这就是结局了。
难为藤谷了,直到最后还这么温柔。谢谢你为我找的理由……谢谢你……
江川刚要开口说“对不起”,电话那头却抢先出声:
“刚刚的话……酒醒之后,请你再说一遍给我听,好吗。”

黒猫

ほっぺぷにぷに

# OOC
#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 けつこま
# 才不會告訴你這是我想做的事😎

けったろ今天整天都感到渾身不自在。
因為一直被人用熾熱的目光注視著自己。

終於,けったろ放下手中的工作,大步走向戀人面前。

「喂!こまん!」
「⋯嗯?」
「你究竟要看到什麼時候。」
「被⋯被發現了嗎⋯」こまん小聲地說。
けったろ翻了個白眼,「我被你盯到沒心情看手機了。」
「嘻嘻⋯」こまん吐了吐舌頭。
「所以,你在看什麼。」
「⋯真的要說?」
けったろ再次翻白眼。
「那⋯你湊過來⋯」
「什麼。」

こまん突然用力捏了けったろ的臉一下。

「好痛!」けったろ立馬向後縮「喂!你在搞什麼!」
「嗯⋯就⋯突然找到你以前的照片⋯胖嘟嘟...

# OOC
#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 けつこま
# 才不會告訴你這是我想做的事😎

けったろ今天整天都感到渾身不自在。
因為一直被人用熾熱的目光注視著自己。

終於,けったろ放下手中的工作,大步走向戀人面前。

「喂!こまん!」
「⋯嗯?」
「你究竟要看到什麼時候。」
「被⋯被發現了嗎⋯」こまん小聲地說。
けったろ翻了個白眼,「我被你盯到沒心情看手機了。」
「嘻嘻⋯」こまん吐了吐舌頭。
「所以,你在看什麼。」
「⋯真的要說?」
けったろ再次翻白眼。
「那⋯你湊過來⋯」
「什麼。」

こまん突然用力捏了けったろ的臉一下。

「好痛!」けったろ立馬向後縮「喂!你在搞什麼!」
「嗯⋯就⋯突然找到你以前的照片⋯胖嘟嘟的⋯不知道現在是不是也一樣⋯⋯」こまん噘起雙唇,看著けったろ。

けったろ沒有說話。

「那個⋯けつちゃん?」
「明天你不用下床了。」
「欸?等⋯等等!⋯唔嗚⋯」

最後こまん能不能夠下床,就只有けったろ才知道。




纸上旅行

整理FOORFIVE部分图,适合夏天的图……【还念一下】


最后两张是NICO上直播后画的产物【喂

整理FOORFIVE部分图,适合夏天的图……【还念一下】


最后两张是NICO上直播后画的产物【喂

是日停藥。

[20170729] ROOT FIVE hk live repo

ROOT FIVE Mini Concert & Fan Meeting in Hong Kong repo

又名 雞子與根五之間不得不說的二三事 (X


左右為觀眾視點

最近有點老人痴呆加上他們兩節MC都在講同一個話題所以會搞混(ry


7:30開始進場,8點準時開演,很稀奇的是開演前完全沒播根五的歌只在播勇者的前奏?


1. キミノミライ

什麼提示都沒有就突然開始了23333

一開始好像是基神在最右邊,我也站的右邊所以看他看得特別清楚

上來就給了一堆飯撒,感覺他把右邊的觀眾都掃了一遍

どこまでも続いてくWay
いつまでも続いてく...

ROOT FIVE Mini Concert & Fan Meeting in Hong Kong repo

又名 雞子與根五之間不得不說的二三事 (X


左右為觀眾視點

最近有點老人痴呆加上他們兩節MC都在講同一個話題所以會搞混(ry


7:30開始進場,8點準時開演,很稀奇的是開演前完全沒播根五的歌只在播勇者的前奏?


1. キミノミライ

什麼提示都沒有就突然開始了23333

一開始好像是基神在最右邊,我也站的右邊所以看他看得特別清楚

上來就給了一堆飯撒,感覺他把右邊的觀眾都掃了一遍

どこまでも続いてくWay
いつまでも続いてくDays
このままじゃ終われないYeah yeah

這些部份都有讓觀眾一起唱

途中每個人都給了很多飯撒,禿禿走到中間偏右邊的時候跨過了音響/射燈,整個人都踩在舞台邊上了還向前俯身我真怕他掉下台(X

整首下來有種令人懷念的niconico自由放養模式(什麼鬼


2. Love Hunter

唱完キミノミライ之後馬上就唱love hunter

音樂一出來台下更沸騰了,有跳舞,基本上跳到比較撩的動作時都會引來迷妹們的歡呼XD

nyanyanya之類的都有一起唱,咪醬示意的時候有做那種貓的動作(?)w


MC - 整個live最精(有)彩(病)的部份

先是例行自我介紹,按站位從右到左是基神﹑毛毛﹑咪醬﹑禿禿

基神: 香港的大家晚上好,我們是root five, 我是叫做koma'n的駒沢浩人

毛毛: 大家好我是叫做けったろ的藤谷慶太朗

然後咪醬吃螺絲先說了石城結真hhhhh,雖然在說完之前反應過來了但還是被毛毛(應該是?)搶先一步吐槽是哪邊啊說清楚,咪醬同學你還好嗎hhhhhhh

咪醬: 都一樣,哪邊都可以

在禿禿的自我介紹完後基神接著大概說了他們四個是第一次以根五的身份來香港,之前分別都有來過solo,不記得誰補刀說5個人的時候沒來過(就是啊你們好意思說T^T)

基神:昨天在ACGHK有演出,因為是ACG所以唱了其他歌,但今天因為是oneman就全都唱我們的歌

中間忘了,然後是必定會講的食物話題

基神: 前一晚?我們吃了火鍋,有那個......雞的最重要的部位,我和毛毛一起share吃了,毛毛還說了"這個size比koma'n的[ ]"

(↑我忘了是大還是小!!!這麼重要的事!!!我居然忘了(不

邊說基神還邊做手勢比尺寸(。

全場爆笑23333

毛毛:我沒說!!!

然後我忘了他倆相聲一樣的互相吐槽都說了什麼,咪醬和禿禿在旁邊淡定看戲

偶爾禿禿搭兩句嘴拖咪醬下水並伸手襲擊(喂!!) 咪醬只能一直縮233

台上一片混亂台下笑聲不絕,他們才想起來問有沒有人聽不懂,聽不懂的話就要麻煩翻譯小姐姐了

然後禿禿轉身跟翻譯說了類似這種內容翻起來是不是有點難,小姐姐表示是啊,觀眾都聽得懂我就不譯了吧

禿禿: 是嘛是嘛,那麼就 お願いします  ←

小姐姐頭暈 (覺得真是太難為人家翻譯了你們能不能控制下發言(不能

略譯完之後他們又繼續講這個話題(扶額

毛毛: 我要澄清一下並不是我說的,那明明是他(指著基神)自己說的"(遲疑的語氣)這個比起我的......" ,剛才他就是在瞎扯談

基神:那個是やさしいうそ

毛毛表示善意個屁沒看出來(X

blahblahblah

基神(兩手做分別做圓圈放在某位置): chicken tama tama vs koma'n tama tama and (望左邊) yuma(mchan?) tama tama

咪醬本來放空著呢突然中槍還沒反應過來又被旁邊禿禿(ry

blahblahblah **keep talking about tama tama**

 

3. Love Doctor

基神報歌名的發音是如同牛津詞典讀音CD般的標準英文

咪醬唱完開頭那句之後就站在右邊閉著眼睛等自己的part,剛好在我正前方,我就一直盯著他ww

說起來咪醬這次很主動帶觀眾打call啊,每首都是,雖然喊出聲音來的還是毛毛比較多,但咪醬的示意和動作全都做得很足,吃驚


4. M

這首的編舞,嗯,盡在不言中

唱到愛して愛して,忘了是禿咪還是禿毛,他倆站中間貼得很近,基神站右邊瞟著他倆在憋笑,

就在我分心看了下基神的時候前面兩個好像做了什麼引來尖叫的舉動w

(到底是誰和誰幹了啥完全想不起來)


5. 純愛デリュージョン

基神唱完「ねぇ、僕のこと好きですか?」之後禿禿單膝跪地對他說 大好きだよ

看著還很正常結果基神突然又來一句tama tama

台上幾個都崩不住笑完了這段www喂啊再說我要報警了www


MC

毛毛: 昨天禿禿在ACG上說我是什麼"出汗型"(模仿發音) 

台下有妹子教他讀法,但是他一直講不對hhh

毛毛: 肌汗型?(摸手臂) 出汗型?(脫一半上衣)

台下: 汗的意思

基神: 出汗型?(指毛毛tama)

毛毛: (笑噴) 出汗?

(你倆別再聲畫同步了真的)

禿禿見狀又在咪醬身上比劃 (咪醬內心是崩潰的(X

基神: 對不起呢是個這樣的組合

毛毛: 會不會有人覺得 気持ち悪い

(好像真的有人舉手hhh, 講真要是換成其他人講了不下10分鐘的tama tama我大概也會覺得気持ち悪い, 沒錯就是雙標)

咪醬接著說了句啥我聽不懂,估計是撇關係的? (我們根五良心MC部份唯一的對白)

之後基神說 we are teammate 有連帶責任

他讓小姐姐翻譯這個詞,小姐姐譯完了他又重覆講,

我不造該怎麼描述當時情況,感覺全世界都黑人問號???

原來基神是想問中文裡有沒有這個詞,觀眾紛紛回答有

blahblah

基神: 大家是從哪知道我們的? 動畫嗎?

觀眾:niconico

基神: niconico, niconico(提高音調), smile~

然後他就開始顏藝了,就那個最常見的下巴很長的笑容(?),我好久沒看到差點忘了他的特技(X

基神: fixed smile (維持了幾秒顏藝hhh)

blahblah

基神: we are comedian, famous comedian

禿禿: 不不,並沒有那麼有名

(好了知道你們是搞笑藝人了,名氣大不大沒差好嗎23333)

後來才說是singer

blahblahblah

前面明明說了今天全都唱他們的歌,但是突然說要唱昨天ACG唱過的,

而且允許觀眾拍攝,還有這種操作???(吃驚

(所以是臨時抽起了哪首歌......)

小姐姐翻譯完這段重要內容之後他們又群魔亂舞了(X

說要把他們拍得好看點,拍得醜不準放出來,

因為觀眾都在台下,是低炒,要拍得好看豈不是要蹲著唱歌,然後就蹲在台邊做顏藝

忘了分別是誰講的,總之他們你一句我一句非常混亂233

又說馬上回去補妝,咪醬有作勢往後台走XD

禿禿說要檢查一下褲鏈拉好沒有於是又對咪醬(ry 但是沒有得逞,

於是公然檢查自己(

我ballball你們收儉下(笑cry)

毛毛: 雖然可以拍攝但不要忘了打call唱歌噢


6. Butter-Fly

可以說非常可愛了,他們一直各種賣萌wink啦比剪刀手啦之類的ww

唱到間奏他們聚到中間勾肩搭背讓大家拍,毛毛吐槽這是在幹嘛XDD

咪醬和禿禿一起換到右邊的時候又(ry


7. 大逆転エモーション

唱完butter-fly之後馬上接大逆轉,要9秒9收起手機我整個手忙腳亂2333

沒記憶了只好誇誇他們帥氣!


8. MERRY GO ROUND

中途換站位的時候, 不知道毛毛是忘了還是因為他在唱所以在右邊站著沒動,

咪醬由左邊小跑步過來,然後就從毛毛身後繞到毛毛的左手邊盯著他用眼神趕人(X),那個樣子超可愛><

這首快唱完時基神居然就說今天阿里嘎多,我懷疑自己聽錯,才幾首歌啊

結果還真是最後一首???神TM也太短了吧???

雖然是因為後面有fan meeting的部份啦而且講明是mini live但真是好mini喔......


Encore 千本櫻

換了巡演的T裇,咪醬基神穿Q,禿禿毛毛穿A


本來是唱完就算的,卻臨時加了high touch環節,開心!

不過我還以為會是雙手舉高拍過去的那種,但其實只是單手掃www


正篇repo完☆


然後是Fan meeting, 另外寫嘿嘿

黒猫

天各一方

# OOC

#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約定》的另一版本

#こまん視角

我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時光。

特別是我們一起看夜空的時候。

幽靜的環境,看著漫天星光,加上你柔和的歌聲,總是令我陶醉其中。

你說,你會和我過一輩子。

可是,你卻對我說:「我們分手吧。」

你知道,我聽到之後,心有多痛嗎?

我只能裝作堅強,笑著對你說,:「不是你不要我,而是我不再喜歡你了。」

「我不愛你」,「討厭你」,這些話語,只是我一時之氣。

但是你呢?

倘若我們不再相遇,也許不久之後,我會像行屍走肉一樣生活。

明天重複地做沉悶的工作,吃著冷冰冰的食物。

起碼,我會漸漸麻木。...

# OOC

#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約定》的另一版本

#こまん視角


我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時光。

特別是我們一起看夜空的時候。

幽靜的環境,看著漫天星光,加上你柔和的歌聲,總是令我陶醉其中。

你說,你會和我過一輩子。




可是,你卻對我說:「我們分手吧。」

你知道,我聽到之後,心有多痛嗎?

我只能裝作堅強,笑著對你說,:「不是你不要我,而是我不再喜歡你了。」




「我不愛你」,「討厭你」,這些話語,只是我一時之氣。

但是你呢?





倘若我們不再相遇,也許不久之後,我會像行屍走肉一樣生活。

明天重複地做沉悶的工作,吃著冷冰冰的食物。


起碼,我會漸漸麻木。

漸漸放棄自己的感情。




天意弄人,上天總是喜歡看著別人的悲劇來娛樂自己 。

所以,在偶然一次機會下,我知道了你的死訊。

也知道,你一直在保護我。


人們常說,分手就是新生活的開始。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纸上旅行

ROOTFIVE涂鸦。【哇当时脑洞真大……】

ROOTFIVE涂鸦。【哇当时脑洞真大……】

影烙

【けつこま】隊長生日賀文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如有錯誤,歡迎指出

*OOC

*私設有

*花吐症

許多年來,駒沢都是獨自一人,過著平淡的生活。
直到他遇上了藤谷。
這個人像是柔和的陽光一樣,照亮身邊的人。
連駒沢這個總是把自己藏在陰暗的角落裡的人,也因為這溫暖的光,從自己的世界裡走出來。

不知從何時開始,每當他與藤谷處於同一個空間的時侯,他都會覺得心跳加速,視線總是忍不住在對方身上停留,對方一句無心的玩笑就能使他滿臉通紅。
會因為看見對方爽朗的笑容而保持一整天的好心情,會因為他不悅的表情而感到莫名的煩躁。
以他看小說的經驗,這種感覺,叫作喜歡。

駒沢沒想過自己會喜歡上其他人,畢竟像是他這種性格奇怪,又總...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如有錯誤,歡迎指出

*OOC

*私設有

*花吐症

許多年來,駒沢都是獨自一人,過著平淡的生活。
直到他遇上了藤谷。
這個人像是柔和的陽光一樣,照亮身邊的人。
連駒沢這個總是把自己藏在陰暗的角落裡的人,也因為這溫暖的光,從自己的世界裡走出來。

不知從何時開始,每當他與藤谷處於同一個空間的時侯,他都會覺得心跳加速,視線總是忍不住在對方身上停留,對方一句無心的玩笑就能使他滿臉通紅。
會因為看見對方爽朗的笑容而保持一整天的好心情,會因為他不悅的表情而感到莫名的煩躁。
以他看小說的經驗,這種感覺,叫作喜歡。

駒沢沒想過自己會喜歡上其他人,畢竟像是他這種性格奇怪,又總是逃避與別人有過於深入的交往的人,會喜歡上別人什麼的,實在是太匪而所思了。

而且,他喜歡的人,還是同性。

只是他已經不在意,反正他從來沒有想過要跟對方表白。先不論他們的職業,即使只是兩個普通人,同性之間的愛情,終究是不被大部分人接受的。
而且像是他這樣的人,怎麼會有人喜歡呢。

若是他真的向對方表白,那個溫柔的人絕不可能會把自己的話當作耳邊風,他可不想因為自己而使對方感到困擾。
既然無論如何也不會有完滿的結局,那乾脆從一開始就不要踏出那會使一切偏離正軌的第一步。

只要可以靜靜地留在他身邊就夠了……
駒沢這樣跟自己說。

「咳、咳咳。」
房間中響起主人壓抑的咳嗽聲,駒沢捂著嘴,沾著血絲的花瓣仍在指縫間飄落到桌上。他皺著眉,平伏下來後把被弄髒的樂譜連同花瓣掃到腳邊的垃圾桶裡,裡面是更多的、多得已經堆滿了半個埇的、鮮艷的藍色花瓣。

這種症狀已經持續了快兩個月了,而且有越來越嚴重的傾向。
駒沢有聽聞過這種病,他沒想過這如神話傳說一樣的病會存在於現實中,但他亦肯定他腳邊那些花瓣不是假的。
按照傳聞中的說法,患上這種病的人,如果沒有治好的話,就只剩下三個月的性命。

也就是說,他還有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

略微嘲弄的揚起嘴角,不是沒想過自己會死,只是他從沒想過會是因為這種病。
大概還會是英年早逝,想到這裡他不禁覺得有些對不起自己的父母。
要是告訴他們自己因為暗戀一個同性而患病大概會被趕走吧。

這段時間,他裝作沒事的繼續工作,只是平日都儘量不出門,連晚上去喝酒的時間和次數也減少了許多。
尤其是到了現在,吐花的症狀越發的頻繁起來。

藤谷覺得駒沢最近很奇怪,雖然駒沢不是特別好動的人,但也不會終日把自己關在家裡,更是第一次拒絕他一同去喝酒的邀約。
這段時間,除了工作之外,駒沢似乎沒有出過門,發推特的次數也少了許多。即使是他們幾個以各種理由約駒沢出來或是說要到他家拜訪,也會被婉言拒絕。
倘若只是一兩次可能是駒沢剛好有別的事情,或者身體不適,但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月,就讓人有些懷疑了。

為此,藤谷考慮了好幾天,還是決定自己到駒沢家一趟,他親自去的話駒沢總不能把他趕走吧。
正好駒沢的生日要到了,讓他有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不知道為什麼,他會特別在意駒沢的事情。不知不覺間,駒沢對他來說已經不只是個長得可愛、容易害羞的弟弟了。
他總是忍不住逗弄駒沢,看對方有些羞赧的微笑,或是裝作生氣的向他瞪眼。他喜歡看對方工作結束後,或是喝醉的時侯軟軟地挨在椅子上,露出略顯迷糊的表情。
藤谷有時會覺得,自己似乎對駒沢有一種超越朋友的情感。

聽到門鈴響起的時侯,駒沢馬上把垃圾埇踢到桌下,猶豫了片刻才站起身去開門。
看見藤谷的時侯,駒沢有些驚訝的睜大眼睛。
「……你怎麼來了?」半晌,駒沢這樣問道。
「來看看你。」藤谷很直接的回答,果然看見駒沢似是有些不悅的瞪了他一眼。
「我又不是什麼奇異的生物,沒什麼好看的。」駒沢勉強壓下喉間的不適,這樣說道,還是側身讓藤谷進屋。

藤谷察覺到駒沢的異常,平日以禮貌見稱的駒沢不會這樣說話,而且他的樣子也像是忍耐著什麼。
「你還好嗎?」藤谷不禁有些擔憂的問道。
「沒……咳咳、咳……」駒沢剛想開口,卻忍不住咳嗽起來。
藤谷見狀想要幫駒沢順氣,卻看見一片飄落的花瓣。
「……花吐症?」
駒沢暗叫不妙,但翻湧的嘔吐感讓他現在只能扶著牆,看著隨自己的動作,落到地上的藍色花瓣。

藤谷把稍微緩過來的駒沢扶到沙發上,自己則坐在對面。
「駒沢くん……似乎已經……生病一段時間了,對吧?」藤谷看著駒沢,問道。
駒沢眼見已經瞞不下去了,只是移開視線,微微點頭。

下一秒,藤谷站起身,湊到駒沢臉前,把兩人之間的距離收窄至僅僅幾厘米,使駒沢不得不面對藤谷。
「那……駒沢くん喜歡的人是誰呢?」
藤谷的問題讓駒沢有點詫異,有些發白的嘴唇動了動,卻說不出話。
看著對方晶亮的眸子,那幾個簡單不已的音節他卻說不出口。

「吶,駒沢くん,要是你不想說的話……」
「駒沢浩人,我喜歡你。」

誒?
被吻住的時侯,駒沢還是處於茫然的狀態。
所以……藤谷向他表白了?
駒沢花了好幾秒才回過神來,清晰的觸感告訴他這不是他的幻想,也不是夢境。
他從沒想過,藤谷也喜歡他。
這段時間的單戀忽然被畫上了一個美滿的句號,叫他有點愣然。
只是,似乎沒什麼比這更讓他感到幸運了。
心裡好像一下子有什麼消失了,又被別的東西重新填滿。

半晌,駒沢抬起頭,毫不忌諱的看著藤谷的眼睛。「藤谷くん,」
「我也……喜歡你。」
最喜歡了。
他的腳邊,靜靜地躺著一朵純白色的百合花。


原本不存在的後續(我後來再看的時候才發現生日這玩意好像被我寫沒了( ̄∇ ̄)。。。於是又寫了個後續,感覺文風有一點微妙的改變?)


「喂,藤谷。」
聽到對方故意壓著聲音叫他,藤谷停下手裡的動作,有些疑惑地看向駒沢。
「怎麼了?」
「我的生日禮物呢?」駒沢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兇狠一點,雙眼直直地瞪著藤谷。

「這個嘛……」藤谷抓過被他隨意丟在一旁的背包,翻找了片刻之後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紙袋塞到駒沢手裡。「給。」
雖然是他主動向藤谷索要禮物,卻沒想到藤谷真的有東西送給他,愣了一下才紅著臉道了聲謝。
看到駒沢羞怯的反應,藤谷又是一陣調笑,許久才放過幾乎惱羞成怒的人。

最後駒沢頂著通紅的臉把笑得幾乎直不起腰的藤谷趕出門外,把自己摔進沙發裡。
躺了片刻,他拿起放在旁邊的紙袋。
把紙袋握在手中的時候,其實他已經心中有數,不過想到是藤谷送給他的,他還是忍不住翹起嘴角。

正哼著不成調的曲子,心情很好的藤谷看到駒沢發來的Line。
那條他挑了一個下午的手鍊戴在白皙的手上,如他想像中一樣的好看。




隊長生日快樂\(^o^)/\(^o^)/\(^o^)/

黒猫

【超短篇】紀念日 (Anniversary) (みったろ)

#《死亡(Death)》的みーちゃん視覺

「けんちゃん,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
「今天是我們相識的第一百天啊!你還記得對我的承諾嗎?」

「媽媽,為什麼那個哥哥對著墓碑說話?」

みーちゃん聽到後,擠出一個蒼白的笑容,對著墓碑說,「啊…是啊…けんちゃん你…已經…不在了...」

淚水滑下みーちゃん的臉頰,但臉上仍然掛著笑容。

悲傷的笑容。

『第一次的紀念日,很孤獨呢......』

#《死亡(Death)》的みーちゃん視覺

「けんちゃん,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
「今天是我們相識的第一百天啊!你還記得對我的承諾嗎?」

「媽媽,為什麼那個哥哥對著墓碑說話?」

みーちゃん聽到後,擠出一個蒼白的笑容,對著墓碑說,「啊…是啊…けんちゃん你…已經…不在了...」

淚水滑下みーちゃん的臉頰,但臉上仍然掛著笑容。

悲傷的笑容。

『第一次的紀念日,很孤獨呢......』

黒猫

【超短篇】死亡 (Death) (みったろ)

「吶吶,みーちゃん,我們一起去遊樂園,好嗎?」
「......」
「吶,みーちゃん,為什麼不理我?」

『對啊,我已經死了,ゆうま再也不能和我一起了......』

「吶吶,みーちゃん,我們一起去遊樂園,好嗎?」
「......」
「吶,みーちゃん,為什麼不理我?」

『對啊,我已經死了,ゆうま再也不能和我一起了......』

藤谷格林林_

【みったろ】我爱你~♡

睡前一直被影烙催所以划水了
毛米向💚→❤
论藤谷聚聚的套路日常
是个很没意思的对话
很短很短
5.20所以写的
和三次没关系只是我的日常瞎想
耶。

————————分割线————————

け「呐呐,みーちゃんみーちゃん(,,>ω<,,)💕还记得那个嘛ww みーちゃん投过的1 2fan club那首歌~ 最后用的是中文唱的吧!好厉害的!」
み「啊——是有这么一回事...怎么了けったん」
け「我觉得みーちゃん唱的中文发音很厉害诶ww 啊你还记得あいしてる怎么说吗??用中文的话」
み「ヲーアイーニ?(我爱你)」
け「俺も~~~」(扑
み「诶诶诶诶诶诶?!!!」

——在那之后干了个爽(x

我在写什么啊...

睡前一直被影烙催所以划水了
毛米向💚→❤
论藤谷聚聚的套路日常
是个很没意思的对话
很短很短
5.20所以写的
和三次没关系只是我的日常瞎想
耶。

————————分割线————————

け「呐呐,みーちゃんみーちゃん(,,>ω<,,)💕还记得那个嘛ww みーちゃん投过的1 2fan club那首歌~ 最后用的是中文唱的吧!好厉害的!」
み「啊——是有这么一回事...怎么了けったん」
け「我觉得みーちゃん唱的中文发音很厉害诶ww 啊你还记得あいしてる怎么说吗??用中文的话」
み「ヲーアイーニ?(我爱你)」
け「俺も~~~」(扑
み「诶诶诶诶诶诶?!!!」

——在那之后干了个爽(x

我在写什么啊_(:з」∠)_

影烙

【けったろx你】大概是個假的520福利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如有錯誤,歡迎指出

*OOC

*私設有

*男神x你

在身邊親友的影響下,你期待著過一個甜蜜的520,儘管由於語言的關係,你的現任男友,也就是藤谷先生並不理解這個節日的含義。
不過,在你多次的暗示下,藤谷還是答應了來陪你過520。

然而,老師並沒有放過你,該寫的作業還是要寫。因此,你沒有去接藤谷機,而是待在圖書館裡查資料直到下午。
當你在書本堆中抬起頭,才發現離你與藤谷約定的時間已經不遠了。
你急忙收拾好東西離開,卻看見外面的雨幕。
沒有帶雨傘的你要是直接出去的話,不消幾秒就會全身濕透,但現在還不動身的話,就一直會遲到。
正當你想著要不要給藤谷打電話的時候,卻...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如有錯誤,歡迎指出

*OOC

*私設有

*男神x你

在身邊親友的影響下,你期待著過一個甜蜜的520,儘管由於語言的關係,你的現任男友,也就是藤谷先生並不理解這個節日的含義。
不過,在你多次的暗示下,藤谷還是答應了來陪你過520。

然而,老師並沒有放過你,該寫的作業還是要寫。因此,你沒有去接藤谷機,而是待在圖書館裡查資料直到下午。
當你在書本堆中抬起頭,才發現離你與藤谷約定的時間已經不遠了。
你急忙收拾好東西離開,卻看見外面的雨幕。
沒有帶雨傘的你要是直接出去的話,不消幾秒就會全身濕透,但現在還不動身的話,就一直會遲到。
正當你想著要不要給藤谷打電話的時候,卻看見藤谷打著傘走過來。

他看著你愣住的樣子,似乎被逗笑了:「再不走的話,可就趕不上去看電影了。」
「噢……抱歉。」你小跑幾步,走到藤谷身邊。

你跟藤谷靠得很近,他的體溫隔著單薄的衣物傳了過來,你不禁微微低下頭,以免讓藤谷看見你發紅的臉。

你們去看了一部近期很火的愛情電影,明明是大團圓結局,你卻還是哭了出來,旁邊的藤谷手忙腳亂地安慰你,哄了半天才讓你收住了眼淚。
你有點不好意思地躲進洗手間,補完妝才繼續接下來的行程。

終於,他牽著你回到你租的小公寓你,看著你踢掉鞋子躺在沙發上。
「今天玩得開心嗎?」他坐在沙發沿,笑著拍拍你。
「嗯!」你坐起身,抱著他,「最喜歡你了!」
「傻瓜,」他摸摸你的頭,「我也是,最喜歡你了。」

影烙

【けつこま】續【不加糖的咖啡】

今次續寫了黑ちゃん的【不加糖的咖啡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如有錯誤,歡迎指出


*OOC


*私設有


*強行HE


*極短


こまん還是會去他們以前常去的店裡喝咖啡。

當咖啡混著甜膩的蜜糖的味道在口腔裡化開的時候,他可以找到些許讓人懷念的味道。

他總是忘不了那些繚繞在身邊的,屬於兩人的點點滴滴。


けったろ再踏進那一間他們相識咖啡店的時候,已經是幾年之後了。

他心血來潮地要了一杯不加糖的咖啡,苦澀的味道讓他直皺眉。


「明明喝不下去就不要點啊。」熟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聲音的主人放下咖啡,把手裡的小杯子的蜜糖全部倒進け...

今次續寫了黑ちゃん的【不加糖的咖啡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如有錯誤,歡迎指出


*OOC


*私設有


*強行HE


*極短




こまん還是會去他們以前常去的店裡喝咖啡。

當咖啡混著甜膩的蜜糖的味道在口腔裡化開的時候,他可以找到些許讓人懷念的味道。

他總是忘不了那些繚繞在身邊的,屬於兩人的點點滴滴。




けったろ再踏進那一間他們相識咖啡店的時候,已經是幾年之後了。

他心血來潮地要了一杯不加糖的咖啡,苦澀的味道讓他直皺眉。


「明明喝不下去就不要點啊。」熟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聲音的主人放下咖啡,把手裡的小杯子的蜜糖全部倒進けったろ的咖啡裡。


「……很久沒見,こまん。」けったろ愣了一會,輕聲道。

こまん在對面坐了下來,捧起咖啡喝了一口才抬起頭,平靜地看向けったろ。


事隔幾年,再遇見這個人的時候,他反而平靜得不可思議。


「是的,很久沒見。」こまん開口的時候,唇角揚起淺淺的弧度,けったろ看著禮貌而陌生的微笑,不禁有點恍神。

不是勉強為之的笑容,而是再自然不過,令人覺得很舒服的微笑。


現在的こまん,似乎變成了另一個人。他不再把情緒表現在臉上,不再是以前那副傻乎乎的樣子。



「……你變了很多。」一向多話的けったろ想了半天,只憋出了這麽一句話,面前的人實在讓他太過陌生。

那雙波瀾不驚的眼睛裡面,似乎沉澱了許多東西。



「既然回不了過去的話,那就乾脆往前走吧。」他丟了自己,也丟了けったろ。

可是看見眼前的人,心臟又找回了熟悉的節奏。



「けったろ,我們重新認識一次吧?」


黒猫

# OOC

#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BE

#けつこま,こまん視角

我失眠了。

沒有什麼原因,只是因為我的夢。

在夢裡,總是有一個男子對我說,不要再傷心,要好好照顧自己。

也不要想起他。

我看不清楚他的臉孔,只知道每次夢到他時,心會疼的發慌,就連身體也不知覺地顫抖。

直到這一次我又夢到了他。

夢中,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哭了出來,只見他溫柔地抱著哭得像孩子的自己,摸摸我的頭,笨拙地安慰著我。

他說:我不怪你,只要你活著就好。我會永遠守護著你,知道嗎?

夢的最後,他說了什麼,我並沒有聽清楚。

因為我醒了,第一次哭得喘不過氣而醒來。

空虛的感覺,慢慢的侵...

# OOC

# 內容純屬虛構,請勿代入三次元

#BE

#けつこま,こまん視角

我失眠了。

沒有什麼原因,只是因為我的夢。

在夢裡,總是有一個男子對我說,不要再傷心,要好好照顧自己。

也不要想起他。

我看不清楚他的臉孔,只知道每次夢到他時,心會疼的發慌,就連身體也不知覺地顫抖。

直到這一次我又夢到了他。

夢中,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哭了出來,只見他溫柔地抱著哭得像孩子的自己,摸摸我的頭,笨拙地安慰著我。

他說:我不怪你,只要你活著就好。我會永遠守護著你,知道嗎?

夢的最後,他說了什麼,我並沒有聽清楚。

因為我醒了,第一次哭得喘不過氣而醒來。

空虛的感覺,慢慢的侵蝕著我的心。

而記憶也開始浮現出來。

那一天,是我帶著他出門。

是我疲勞駕駛導致車禍,害死了最愛的他。

是我忘了他。

他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不是別的,而是。。。

『こまん,我愛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