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そらる

40.8万浏览    7336参与
赭

毫无质量的摸鱼


厚脸皮的的打了tag 


毫无质量的摸鱼


厚脸皮的的打了tag 


Asashio_Official
玄青之韵| 剿灭鸽子行动 (?...

玄青之韵|

剿灭鸽子行动 (?

顺带一提

在我看来,そらる,是温柔善良,笑容阳光自信的男孩子,成熟可靠的前辈,偶尔毒舌偶尔跑火车,对童话念念不忘,会跟大家一起皮(即使会慢几拍ww),非常非常可爱,像冰封千里的北国暖冬下午两时的阳光一样,平易近人

就,完全不是高冷的类型www


啊,真的,去康康特典碟吧,我被soso的笑容温暖化了

好像有点get到为什么米说soso是神明一样的存在了


米米版本 ← cp向慎点

玄青之韵|

剿灭鸽子行动 (?

顺带一提

在我看来,そらる,是温柔善良,笑容阳光自信的男孩子,成熟可靠的前辈,偶尔毒舌偶尔跑火车,对童话念念不忘,会跟大家一起皮(即使会慢几拍ww),非常非常可爱,像冰封千里的北国暖冬下午两时的阳光一样,平易近人

就,完全不是高冷的类型www


啊,真的,去康康特典碟吧,我被soso的笑容温暖化了

好像有点get到为什么米说soso是神明一样的存在了


米米版本 ← cp向慎点

某梧

That you love me as I love you.


参考自原曲mv

That you love me as I love you.



参考自原曲mv

鹬煜

是第二章

※群员友情没有cp哦

※主讲AtR的故事且偏まふまふ

※拍照高糊且因为画风原因所有人都比较幼

※画画不好大概不会有人看但是还是说明一下吧

感觉自己又挖了一个大坑,下一次更新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orz

如果笔可以跟着脑洞动就好了

是第二章

※群员友情没有cp哦

※主讲AtR的故事且偏まふまふ

※拍照高糊且因为画风原因所有人都比较幼

※画画不好大概不会有人看但是还是说明一下吧

感觉自己又挖了一个大坑,下一次更新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orz

如果笔可以跟着脑洞动就好了

大鹅bot绝赞补课中

四个人打游戏笑死我了

一边看一边参考p2摸了个

菜死了各位看个乐

别问,问就是啥也不会

(快去看他们打游戏!)

p3是列表的设子表情包

四个人打游戏笑死我了

一边看一边参考p2摸了个

菜死了各位看个乐

别问,问就是啥也不会

(快去看他们打游戏!)

p3是列表的设子表情包

羽间 目

【そらまふ】『容易被遗弃的人啊。』

旧文重发。


被践踏之人そX被遗忘之人ま

有校园暴力元素,如果感到不适请退出。


OOC很严重。

请勿代三。


      雨落下来了。

      そらる撑开那早已被同学们破坏的只剩一个骨架的伞。雨点落在他身上,将他深蓝色的发丝打湿。そらる也不回避,就这么淋着,直到身上的衣服都被打湿。撑着那所谓的伞走到了车站后,そらる轻笑一声,抬起头,脸迎着雨,泪水夹杂着雨水落下。

      这个天气,和...

旧文重发。


被践踏之人そX被遗忘之人ま

有校园暴力元素,如果感到不适请退出。


OOC很严重。

请勿代三。



      雨落下来了。

      そらる撑开那早已被同学们破坏的只剩一个骨架的伞。雨点落在他身上,将他深蓝色的发丝打湿。そらる也不回避,就这么淋着,直到身上的衣服都被打湿。撑着那所谓的伞走到了车站后,そらる轻笑一声,抬起头,脸迎着雨,泪水夹杂着雨水落下。

      这个天气,和他遇见那个人的时候差不多。

      遇见那个被遗忘之人。

     

     那时的天空,是灰色的。

      そらる像以前一样,为了躲平时的那群人来到楼顶。但是今天的楼顶,好像已经有其他人的存在了。そらる下意识的向后退一步,用充满警惕的眼神望着那人。那个长着白色头发的家伙好像注意到了他人的存在,“你是谁啊。”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他转过来,高楼的风将他的头发吹的很乱,那个白发的少年笑了起来,眼泪从他的红色眸子里流出,“高二三班的まふまふ,请问能和你做朋友吗?”是带了些哭腔的声音。そらる楞了楞,随后笑了一下,“什么啊…你这告白似的语气…那么,高二13班そらる,请多指教。”


      “呐呐,你听说了吗?二年13班的那个そらる,好像和三班的一个男孩子走的很近诶。”

      “嗯嗯。那个男的叫什么来着……你说那两个人会不会是同性恋啊?wwww”

      “肯定是吧。真恶心wwwww。”

      两个女同学的窃窃私语,そらる一字不落的都听进去了。新的谣言又在同学之间传开,新一轮的欺凌也马上开始了。

      和往常一样的打开柜子,柜子里和往常一样都是一些骂人的话语。淡定的把鞋子拿出来,把里面的钉子抖掉,顺带看了一眼鞋子上字。“嗯…恶心的……同性恋?什么啊这是…”そらる小声嘀咕着。当做无事发生的穿上鞋走到教室门口,毫不意外的来了一个冷水澡。教室里的人都在笑着。そらる把戴在头上的水桶摘下来,一句话也不说,回到了最角落的那个位置。桌子上写着不堪入目的话语,抽屉里塞满了垃圾。这些东西,对于そらる来说,是他在正常不过的“校园日常。”

      “そらるさん——”隔壁的白毛家伙又来了。まふまふ带着如阳光般明媚的笑容来到他面前,そらる的心情突然就好了一些。“哟,そらる这是你的小男朋友?长得不错嘛,可惜是个基佬。”加害人开始展现出他那恶臭的嘴脸。そらる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牵起まふまふ的手朝外走去。

      加害人开始编造出新的谣言了哟。

      



“呐呐,你听说了吗?那个二年三班的男生。”

“嗯嗯,那个男生叫什么啊?听说那个男生还跟13班的一个男生走的很近哦。”

“不知道。不过我上次如果音乐室的时候听见他的声音了,跟个女孩子一样。啧啧啧。”

“诶——我看那他还长着一双红色眼睛,该不会是恶魔吧?真恶心wwww”

      

      楼梯间那两个女生的谈话,好巧不巧的被まふまふ一字不落的听进去了。这是第几次听到这种话语了呢?他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别人记不起自己的名字了?他也不知道。“应该是我的名字很难记吧。”まふまふ曾无数次的这样安慰自己。

        他快步走开,他想逃离这个地方。

       已经不想在回到这个地方了。



下次看心情在搞吧


   

甜品超甜的说🍭

【短漫】试着用另一种风格来画短漫。。ヽ(´ー`)ノ

这是关于mafu私藏的冰淇淋被so偷吃了后并感到生气,so一直道歉却没用直到自己无奈地忍不住亲了ma一口(?别问我为什么)最后so说他会再买个新的给ma(这啥呀(╯°□°)╯︵ ┻━┻

【短漫】试着用另一种风格来画短漫。。ヽ(´ー`)ノ

这是关于mafu私藏的冰淇淋被so偷吃了后并感到生气,so一直道歉却没用直到自己无奈地忍不住亲了ma一口(?别问我为什么)最后so说他会再买个新的给ma(这啥呀(╯°□°)╯︵ ┻━┻

uni_鸢翷

从520画到现在的我是屑∠( ᐛ 」∠)_

从520画到现在的我是屑∠( ᐛ 」∠)_

某梧

【soraru生放记录】20200523饮酒喷喷withなるせ天月めろちん

打了7个半小时(。)


自娱自乐为主不想对自己的日语听力能力负责所以听错了也不要来找俺(。

欢迎指正&讨论!


1)回味一下(指昨天的apex)

感觉我和天月すももさん一起玩也可以变成大师级

有すももさん在大家都会变强


2)主动认错

so:椅子好矮啊 是谁调了吗

月:是我

濑:是我

so:啊是天月啊

濑:我也调了

so:啊你也是啊 你俩一起干的啊


3)月迟到了hhh

月:そらるさん说要喝酒 我就赶紧去买了

濑:我也是啊

so:我也是啊 上传了视频就出去买了 现在已经在喝了


4)醉言醉...

打了7个半小时(。)


自娱自乐为主不想对自己的日语听力能力负责所以听错了也不要来找俺(。

欢迎指正&讨论!



1)回味一下(指昨天的apex)

感觉我和天月すももさん一起玩也可以变成大师级

有すももさん在大家都会变强


2)主动认错

so:椅子好矮啊 是谁调了吗

月:是我

濑:是我

so:啊是天月啊

濑:我也调了

so:啊你也是啊 你俩一起干的啊


3)月迟到了hhh

月:そらるさん说要喝酒 我就赶紧去买了

濑:我也是啊

so:我也是啊 上传了视频就出去买了 现在已经在喝了


4)醉言醉语

濑:我模仿一下soraru喝醉了之后

濑:(模仿)…………这个(酒)……9%(酒精含量)

so:是最近你跟我说我醉的慢叫我先喝!我好好听你说的做了哦 很了不起诶!

濑:(模仿)俺はAtRだぞ…!

月:是そらるさん的口头禅啊 “我是atr!”


5)果不其然

(问so现在喝什么啊)

so:9%…………


6)一技之长(??

so:天月剪指甲很快 啪叽啪叽就剪完了 我不相信

(后面还说月剪一块指甲只需要三下)

濑:现在指甲长了吗

月:没有

濑:那你剪剪吗

so:我觉得天月不当唱见之后可以去剪指甲

月:剪很快的哦


7)某些意义上的online飲み会

月:本来就没有喝酒的时间 这下(因为肺炎不能出门)就更没了


8)牺牲小我 成全soraru(?

(喷喷的fes分成蛋黄酱和番茄队 问实际上大家都是哪派)

月:是番茄 但是そらるさん说要选蛋黄酱


9)so的好友码出现在直播屏幕里了

弹幕:そらるさん!!好友码播出来了哦!!

(操心地喊了半天)

so:出了也没事 什么申请都不接受就好了


10)そらる模仿锦标赛

(so说一句话其他三人就学 但是声音又低又慢吞吞hhh)

濑:大家好像模仿soraru就好像慢放


11)哪儿有vtuber让我也打打!(不是

(对面有一个人ID是什么什么vtuber 大家发现之后都冲过去打)

so:我也想打vtuber!!!我要给这个vtuber涂上蛋黄酱!!!


12)年轻的耳朵逝去了

(观众说濑声音小希望调节一下 他们就让濑说话大点声hhhh)

濑:为什么让我喊大点声!!!………嗷!!!!!!!!!!(破音)

月:破音了破音了

so:我耳朵没了没了 感觉右耳听不见了…是耳机坏了吗?

濑:因为我这么大声 そらる的耳朵……

月:そらるさん的生命…


13)小学课间经常可以看到的种种(?)

(濑被打死了 so看到之后就各种嘲讽说濑是老爷爷)

濑:啰嗦啰嗦啰嗦!!!!!

め:不要吵架w


14)ahh…

(so咽一口酒之后会发出“啊…”的叹气(?)声)

濑:什么什么 你“啊”什么“啊” 那个“啊”是啥呀

(模仿soraru)

so:我不是觉得“啊 好喝”而是“啊 不好喝”

其他三人商量:就那声音就好像 可以写成A H H那样

继续商量:后面还有点点点

(so又喝了一口)

濑:又来了!ahh…!!


15)在?

so:成瀬 有评论问你在玩吗 你看有人觉得你没在玩 因为你没发挥作用人都觉得你没在了

濑:那我在干什么 实况解说吗?“哦哦现在是soraru在玩”那种

so:就是你的存在感已经低到 人家连在不在都不知道了哦


16)咱也不知道主播要干啥…就不敢说话那样子

so:(突然)等下我脱个裤子吧

濑:…为什么啊???要脱衣服干啥啊

so:去便利店的时候外出的不舒服的衣服 要换成睡衣

濑:你这么说就像是要脱衣服了


17)全直播间妈妈粉发言人——天月

(so好像磕到腿了 发出砰的一声)

月:(大喊)没事吗!!!!そらるさん!!没事吗!!!!

月:(大喊)没事吗!!!不疼吗!!!!呜呜呜呜呜痛痛都飞飞!!

月:(大喊)我好担心你啊啊啊啊啊!!!担心得玩不了游戏啦!!

濑:你不要学评论讲话!


18)小学生吵架(确信

(so说濑拿的伞(武器)打不出伤害要他换了 濑死活不换说自己能打出12杀)

so:(结束之后看数据)成瀬你说得那么了不起 你才4杀

濑:你才5杀啊そらちゃん!!!


19)诶?

め:喝什么呢?

so:(照着罐身把所有字都读了)男梅サワー 酸性美味…这是酒(甚至提示语hhhhh)

め:多少度?(等一个9%)

so:想听这个?……7啊

め:诶?

濑:诶?

so:诶什么诶wwwwww


20)四个幼儿园小孩可愁死人了(叹

so:成瀬不要用伞

濑:为啥!我努力了呀!!!

so:别用伞了呀

濑:我用给你看看嘛!!!見せてよワンダー!!!

め:i i i hate you~

so:我知道啦我知道啦…


21)见缝插针预告一下

pretender下礼拜投


22)燃起来了草(双语

(因为队伍里有两个人的大招都是加盾)

so:加了盾要喊出来哦 不要重了

め:アー!!!マー!!!!入った!!!!!!!!!!!!


23)小学生(确信

so:成瀬不要这样了别这样了

濑:我这么拖后腿的吗

so:2杀不行啊

濑:…我知道啦!!

so:6杀左右吧

濑:评论的观众们啊 我没有扯后腿 我一直在为大家加油啊 nicenice!那样

so:不要去和观众解释啦

濑:好烦啊!!!我以后管你叫タコ!

so:叫タコ没事啊我不讨厌

濑:タコ野郎

so:我喜欢タコガール啊

濑:バカタコ野郎!

so:我不是笨蛋 但是タコ很好


24)正义调解人soraru

月:成瀬感受到我加的甲了吗

濑:没有 我死了

so:啊这是你的错

月:是濑不好

濑:我没有哦

so:我刚才在看 这甲加得很好 是你不好


25)小学生(说累了

濑:我13杀 そらる10杀 好嘞 タコ

so:你看看涂的点数啊

濑:也是我高

so:不是你根本没涂吧

(大家吵作一团)

月:(大声)成瀬向我道歉 成瀬向我道歉

濑:天月对不起TT。


26)大家都是蛋黄酱不要相互欺负!!…就说你呢别看别人!!(不是

so:不要吵架!!大家都是蛋黄酱!

so:我是蛋 天月是牛奶 めろちんさん是盐!

(srr表示蛋黄酱是咸的所以应该有盐)

濑:总之是要说我是油吧

so:嗯………呀我喜欢油啊

濑:和这没关系的吧!!


27)怒ってないよ(迫真

濑:你们为什么每次都要说队友不好啊!!!

so:成瀬每次都拿不好涂的武器嘛…

(房间突然掉了)

濑:你看 你们说我坏话 splatoon都生气了!!!

濑:就好像是在对你们说“滚去别处玩!!!!给我出去!!”

弹幕:成瀬ママwww


28)透明人間ルッパッパ(不是

濑:我对天月一直说谢谢 说srr就是srr笨蛋

so:(调设置装听不到)…如果是2.2的话………

濑:?真的听不到 谁都听不到我说的话

so:(装听不到)刚刚上传了真理之口 希望大家去mylist一下

月:我的也听一下呗

so:嗯 天月的也一起mylist一下 mylist数增加了之后投稿欲望也会变强 大家都happy 所以希望大家多多mylist 盲目地 脑死亡状态加地mylist mylist数增加之后大家都会想发下一稿吧 增加了的话都想发哦

め:(突然)舞蹈区10个mylist就是全区第一了

唱见们:??????

濑:(还在坚持)真的没人听见我说话吗

so:那大家都去看看嘛!!这里的人都去的话 整个舞蹈区排行榜都变得很了不得了 大家都去一下吧!

濑:听得见吗…?

月:听得见哦

濑:(反而惊讶)诶?听得见??

月:诶?

so:mylist增加了100 谢谢大家

月:我也增加了哦

濑:我明天投稿

so:真的?

月:真的?

め:真的?

濑:骗人的 对不起

so:不要骗人啊大家会失望

濑:那就投点啥吧…

so:我想唱k.k.idol


29)我打工的M记是全东北地区最大的(自豪

so:之前在m记打工的时候

月:我也是m记!

め:是点单的时候要笑那种吗

so:我在后厨

月:嗯 我一直在苦笑

濑:我是在寿司店打工的 我被人说军舰的鬼

so:你能握寿司呀

濑:我不是不能…我觉得…

so:(突然)我当时在东北地区最大的m记打工

濑:这就别比了!!!

(全员生草)

め:(模仿)我的m记是在东北地区最大的

濑(?):这跟你没关系啊!

so:m记有世界大赛 那个时候我在的店变成赛场了 所以当时觉悟很高

月:但是和你没关系嘛

so:没有

so:但是不仅是日本大赛(?)还在开世界大赛哦


30)oh how nb.

濑:我喜欢そらる的 呃 不是 是天月的上进心 对不起 把你和天月搞混

月(?):但是他在全东北地区最大的m记工作 还是9%


31)M记打工仔的种种

so:……擅自做自己原创风味的汉堡

月:我懂我懂!!我做过诶 大家都这样吧


32)不管そらる说什么都在听的あまつき(不是

so:如果splatoon出了3咱们就认真打对抗赛吧

月:什么?虽然不是很懂但是可以哦


33)バラバラになっちゃった(流眼泪

so突然消失了一下 退了房间 结果那边三个人开始了

so:那我们各自玩吧(就自己又去组了


【我中间走掉了一段 再回来之后so已经醉到位了(?)】


34)玩什么呢??

so:我没有电池 我没有电池…

(电池是apex的充能道具)


35)女高中生濑会趁着另一位jk(soraru)上厕所偷偷说小话!

濑:怎么感觉那个…そらる不弱吗?

月:(醉了)嘿诶——!!!


36)这位也醉到位了

(so去上厕所了)

月:变成三个人了 打apex吗?

濑:也可以啊

月:嗯可以啊 可以啊…想吃鸡肉串……


37)来玩!

so:(回来了)以后大家一起mc吧…

月:玩!

so:就很那个…我在直播的时候

月:来玩来玩来玩来玩来玩来玩来玩

so:想做那种直播的人都进来的那种巨大世界…

濑:来玩!


38)fps天才好强

(月好久没玩splatoon了)

so:天月你要是找到手感之后就会比我和成瀬打得好了

(看了结果之后发现月人头最多)

so:…你看杀的最多………(瑟瑟发抖)没事吗 我们俩w

濑:要是用伞(指武器)就好了

so:…那你用嘛


39)醉都醉了留点面子吧(?)

so:因为你一直没玩吧

月:对啊你看武器也是那样…

濑:但是天月有一种不会输的力量 そらる就是有一种“(模仿)输了也无所谓嘛…”的感觉 但是天月一般都是“我才不会输!”

め:哈哈哈

so:めろちん你不要笑!

【已经开始不叫人家めろちんさん了xswl】


40)soraru的迷糊糊醉醺醺发言

まかせろぉ 全部ぅ...

啧(咂舌)ふざけんなよ…

(整理空罐)俺、全部お酒ない


41)醉了也要宣传!!

月:ボッカデラベリター!

so:ボッカデラベリター!


42)空 間 転 移(不是

现在几点 三点左右?诶还是11点?诶我还可以打4小时哦


43)突然静音接电话去了

弹幕:info在看诶 是不是被info骂了hhh

(一局打完)

so:抱歉 外卖到了


44)CM时间草

so:我自己还没mylist

(结果不小心点开视频把声音放出来了)

so:天月的也没有 我去加一下

月:那我也加一下そらるさん的

so:也把天月的加mylist了

(又把月的放出来了)


45)凶 来 凶 去

濑:そらる!!!

so:なるせ!!!!

濑:为什么把我卷进来了!!!

so:你为什么死了啊!!!!你说说啊!!!


46)%?

so:外卖来了 还有ほろよい【又续杯了草

濑:百分之多少酒精?

め:ほろよい是百分之几?8?

so:是3 3%挺好的 正正好


47)soraru的算术教室

月:apex不能四个人玩…但是可以组两个DUO 然后一起喊123 点加入战场

so:和你组了就赢了

濑:我和天月一组的话就不一定

so:…确实

濑:喂你好没礼貌

so:不是 天月会赢啊

濑:不是我弱但是天月そらる一组的话会赢吧

so:めろちんさん很厉害 めろちん有两个そらる

め:没有啊 そらるさん很厉害啊

濑:我是几个そらる?

so:三

濑:我是三个そらる?

so:反了

濑:…三分之一?

so:めろちん是2个 天月是8个


48)算了反正都一样醉(…

so:今天只吃了早饭 中午没吃东西所以醉的快


49)明 知 故 问

(开大招加护甲又重复了)

so:重复了啊 第二个开的是谁啊

月:对不起是我吗

so:不是 是成瀬

濑:是我是我是我


50)思考回路(?

so:めろちん什么时候开始投稿的?

め:21岁

so:这么一想果然…(后面没说完)


51)天啦噜

(他们开始内斗2v2 第一轮是天月&そらるvs成瀬&めろちん)

月:そらるさん!!!!!我们是真理之口队!!!

so:矮个子队 对 高个子队

弹幕:你们是烂醉如泥队


52)弹幕:酔うと三歳児

(喝到第六瓶了)

so:下一个喝什么呢~下一个是!!!定番レモン吧 第六瓶!


53)小混混发言

バーカかよ!!!

あまちゃんだよ!甘いよ!

はい バーカ雑魚だよ!!

雑魚かよ 死んでじゃねぇ

バーカ

雑魚ども!!

ざぁこかどもかよ!!!!!!

雑魚ともだよ


54)中肯建议

(天啦噜组队一直在输)

濑:あまちゃん不要和そらる组队了


55)输得有一点点委屈 一点点难过 和一点点不服

so:めろちんさん再允许我和您组一下嘛

め:…可以啊 但是2v2没有用那个武器的吧

(全员爆笑)

so:我知道啦!!我知道啦我知道啦…ぶっ殺してやる こいつらw


56)醉了也很严格的soraru老师

(刚刚叫了人家めろちゃん 后来めろちん挂了)

so:喂!!!めろちん!!!!不要在没有敌人的地方死!!我看到了!!!你掉水里了!!!


57)弹幕:嘴强王者

おい来てみろ?(即死


58)而且是只有嘴强的王者

(そらめろ组队 so贼送)

月濑那边:そらる也没啥了不起的w

so:調子のんでんじゃないぞおまえ…


59)搞笑弹幕集合!!

そ假め威

口だけ強い


60)挽尊

so:打倒…没打倒!但是削掉血了!…哼。


61)太演了太演了 そらる打钱!(不是

(so各种输各种惨死ww)

弹幕:一只手玩累了吧そらるさん

弹幕:そらるさん可以把眼睛睁开玩的哦


62)有什么好比的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そらなるvsあまめろ)

め/月:我们俩都有在跳舞哦!

so:我们俩现在都是X级哦

濑:我们这边都在玩健身环哦!!!


63)队友:?对手:?

(so拿了把狙)

so:我去前排

濑:?你去前排?????

月:那边发生内部争端www


64)没——事啦!

(so在前排 濑想跳过去)

濑:我可以飞嘛?

so:可以 没——事没事没事(被打死了)

(濑直接跳到对面枪口前)

濑:…そらる你知道什么叫团队合作吗?


65)就说说 就说说

(so还在各种爆脏嘲讽)

おい 雑魚ども ほらぁ(光速挨打马上逃离)…やめて?


66)宁干嘛呢!

濑:有弹幕在问そらるさん何してるんですかwwwww


67)友 情 破 裂

(そらなる好不容易赢了 俩人高兴地拍起巴掌)

月:谁在拍手啊

濑:(美滋滋)我和そらるさんw我们两个之间都不需要语言沟……

(结果濑杀了14个 so杀了5个)

濑:(暴怒)そらる!!!!!!!!!!


68)快来快来数一数

so:ほろよいカルピス……1234567瓶


69)梦幻联动(没有

so杀人之后笑:哼哼 哈哈哈↓

弹幕:是反派www

弹幕:悪役令嬢そらる姫


70)拖长音合辑

いいねぇ...いいアーマーだねぇ……

いいねぇーそのキぃルー

やーるねぇ………


71)疯了一个(摇头)

(一局结束到了结算界面)

so:还有 还有 还有 还有 还有 还有

め:?还有

月:没了啊!


72)弹幕:代替soraru道歉的soraru粉

就真的好笑 so和谁组队弹幕就会各种“谢谢您照顾soraru”“真抱歉”“太感谢了”“好强啊”


73)小孩耍赖太可爱了…

so:成瀬 成瀬!

濑:成瀬はいないよ(成瀬不在哦)

so:成瀬はいるよ!!!!(成瀬在的!!!!)


so:成瀬お願い!!!

濑:这不行

so:呜呜…


74)敌我不分 夸了再说

(依旧是そらなる组队)

so:やるねぇ あまつきぃ……あまつきじゃない なるせぇ………


75)这谁家孩子太可爱了没人认我领走了(?

so:なるせ なるせ……おなかいたいTT。


76)迷之对话

濑:頑張ってそらるさん

so:ないないない

濑:ないないって何?

so:ないないない


77)嘴强就完事儿了!爽啦.jpg(不是

(把めろちん干掉了)

いいねぇ!!!!!

めろちん 甘かったんじゃないか?

めろちん大したことないな


78)怎么玩 怎么有(远目)

(めろちん那边输了)

め:嗯……就只是和大家商量一下而已哦 呃 我们再来一局不?

(全员生草)

月:大家都不想输w


79)嚣张·X级限定

so:これがXよ 早く来てよこの高さに


80)就是你!不讲理!(没有

(他们说想一起参加喷喷比赛)

濑:比赛的时候そらる不要喝酒

so:……不是你说要喝的嘛!!一会儿要喝一会儿不要的……


81)トイレトイレ…

(そらなる一组)

so:(连呼)成瀬成瀬成瀬成瀬成瀬成瀬…我能去下厕所吗?

濑:到极限之前你先忍忍

so:我想去厕所TT


82)说小话时间又到了!!

濑:现在客观看来 そらる比あまちゃん的战斗力还低

弹幕:そらるさん一去厕所就开始狂说坏话w


83)反正还没准备好打架hhhh

(so回来之后刚好开始)

so:我是什么(枪)?我是什么(枪)?我选了すし啊…

(打了一会儿)

so:等下 我想擦手 我手还湿的


84)人均妈粉罢了

弹幕:弹幕全是老母亲w

弹幕:そらるさん现在像个嘴臭小屁孩w


85)贡献极大!(指对对面的击杀数

濑:我17个人头里大概有14个是そらる


86)猜 猜 我 是 谁

め:我要和谁打呢?

so:和そら……和我打


87)そらルール

本来玩的是推车图 两边谁先把车推到对面谁赢

但是so非要玩自己定的规则

就是两边1对1 第一个人输了第二个人再上

结果一上来就被めろちん毙了

死了之后应该轮到めろちん和月1v1

so就还冲上去凑热闹抢人头(然后被めろちん打死好几次)

后来月把めろちん打掉了之后 换到濑出场

so又开始瞄准濑

濑打了so几枪

so:不是打我!!是打天月!

濑:可是我看到你在瞄准我!!!

还剩半分钟的时候so突然:来吧天月 我们取得胜利吧!

就开始推车

推了几米被惊慌失措而且没搞明白状况的めろなる杀了

【最后因为推了点车 系统判定そらあま赢了】

弹幕:そらルール


88)气势上有点顶不住hhh

so:(凶)おいめろちん

め:啊诶?

so:(秒怂)いえ え べつに そんなに


89)时间概念破碎

(比赛还剩一秒)

so:没——关系没——关系还有时间呢


90)そらるからの誘い(超稀

so:最近没怎么喝酒 等能见面之后4个人一起喝酒去吧 我没和めろちんさん喝过呢 虽然一起打了不少游戏


91)关切的目光.jpg

so:……这我明天还行吗(数罐子)123…456 78


92)吓到了没一起喝过酒的めろちん哈哈哈哈哈

め:そらるさん平时会这么喝嘛

so:不会ww 最近没有那样喝的机会啊 那没意思嘛…


93)谢谢月子(正色

so:はい!勝ちぃーーー勝ちぃーーーーーーーナイスあまつきぃ!いいねぇー


94)やめなこれからは(妈妈粉来了

在大家聊天的时候so突然凑很近对着麦小声说お腹痛い

后来三个人聊天的话题给带过去了 弹幕也都那种没怎么听清楚的样子

害。


95)彻底疯了(确信

(还在玩splatoon)

so:交给我吧 我影之诗玩得很多


96)自称そらる(?

so:怎么办 喝完7瓶了 そらる





*据说最后是八瓶结束的()但是第二天也踩线爬起来打了smus的游戏 夜里偷偷打了splatoon 某种意义上(?)他想的话 喝一喝也没什么不好嘛

(個人的な意見です⚠️


迁时纪
- 快去听大王翻唱的海的幽灵...

-


快去听大王翻唱的海的幽灵 快(幸福阵亡。

-









快去听大王翻唱的海的幽灵 快(幸福阵亡。

雨残焰情君

smus的1小时游戏配信

只截图了一些(._.)

smus的1小时游戏配信

只截图了一些(._.)

尔 祎陌º

[ひきまる]HM特别任务小队 设定(方舟pa)

-整合了一下重发,补充了一些东西,有兴趣可以了解一下

-设定是单人向的

-但之前有过的成文的cp向的,所以不在这里链接,有兴趣可以翻合集


【HM(hikimaru)特殊任务小队】 


在罗德岛体制外,与泰拉大陆各个合作对象进行联络对接和武装行动所设的特殊队伍。由维多利亚的万事屋mafumafu,卡兹戴尔的天灾信使soraru,自卫游击队浦岛坂田船,叙拉古特别情报员luz,莱塔尼亚野战部队侦察兵amatsuki组成。


八位成员各司其职,有着极强的单兵作战能力和联系紧密的作战体系。虽然平时在各自的岗位上负责,但一旦有紧急任务,会直属凯尔...

-整合了一下重发,补充了一些东西,有兴趣可以了解一下

-设定是单人向的

-但之前有过的成文的cp向的,所以不在这里链接,有兴趣可以翻合集




【HM(hikimaru)特殊任务小队】 

 

在罗德岛体制外,与泰拉大陆各个合作对象进行联络对接和武装行动所设的特殊队伍。由维多利亚的万事屋mafumafu,卡兹戴尔的天灾信使soraru,自卫游击队浦岛坂田船,叙拉古特别情报员luz,莱塔尼亚野战部队侦察兵amatsuki组成。

 

八位成员各司其职,有着极强的单兵作战能力和联系紧密的作战体系。虽然平时在各自的岗位上负责,但一旦有紧急任务,会直属凯尔希的指挥。整体擅长潜伏和快速冲锋作战,不过整个队伍缺少重装干员也是一个缺点,不过各个成员暂时没有吸纳新成员的打算。

 

在作战部署的问题,luz干员和senra干员经常因为定位重复而互相值班,为了化解这部分矛盾,二人会经常去喝酒,大多都是出自luz之手。



【各成员介绍】


【代号】mafumafu(群体术士)

【性别】男

【战斗经验】没有战斗经验

【出身地】维多利亚

【生日】10月18日

【种族】菲林

【身高】178cm

【矿石病感染情况】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非感染者。但体内脏器有其他原因导致的病灶。

 

【客观履历】

维多利亚国立大学源石研究专业,源石地质学学位。维多利亚高等职业术士,自由职业“万事屋”,以请求治疗为目的主动求职罗德岛,如今为罗德岛提供源石理论和冰系法术技术指导。

 

出生在一个标准的学术家庭,父母在医学方面颇有造诣,是领域内的权威,而兄长则是投入天灾方面研究,最近初有成就。他用这个听起来像是开玩笑的代号的一个原因,就是不愿意其他人拿自己的家人说事。

并不多见的冰系源石技艺让他一度成为学校的宠儿,但他个人并没有心思摆弄学术,却也不愿被组织所束缚,便成为一个自由的“万事屋”。曾与当地“王者之杖”的核心成员天火有所合作,二人关系在各种意义上水火不容。

 

本性有些内向,卓越的成绩引来不少人的嫉妒,反而成了被人欺负的对象。身边很少有个能说上话的朋友,这个问题在来到罗德岛之后,和医疗部的sakata干员结识后,有所减轻。

 

身体不好,对罗德岛久负盛名,决定离开维多利亚。流浪途中与一名萨卡兹的天灾信使相遇,被mafumafu劝说,最终二人一起来到罗德岛投送简历。


 

【原型】

银色金吉拉。身体强健矫捷,喜欢安静,性格温顺,自尊心也很强。

 

 

【其他】

加入罗德岛之前一直穿着维多利亚国立大学的校服,是一种极具维多利亚风味的制服,上乘的做工奢华的用材和正统的设计。虽然经历风霜略显陈旧,但却异常耐用。

mafumafu干员的法杖虽然看起来未经雕琢,不如说是随手捡来的锡杖。但据相关人士观察,能够承受mafumafu干员的寒冰,这个法杖的材质一定非同小可,虽然是随手捡来的。




【代号】soraru(减防辅助)

【性别】男

【战斗经验】十一年

【出身地】卡兹戴尔

【生日】11月3日

【种族】萨卡兹

【身高】176cm

【矿石病感染情况】体表有源石结晶分布,确认为感染者。 

 

【客观履历】

soraru,天灾信使。作为实习辅助干员,为罗德岛提供气候勘测的技术支持。此外,作为罗德岛的特殊作战小组成员之一,成为不可多得的近远战斗力。

 

诞生在卡兹戴尔,没有一个人不是战士。从小跟随佣兵队伍征战四方,掌握灵敏的近战手段,更擅长隐蔽的暗杀。一次战斗感染源石病后,获得对气候感知的特殊源石技艺。他选择离开佣兵队伍,远离卡兹戴尔,成为一名天灾信使。

 

泰拉大陆一些偏远的地方对这位萨卡兹的天灾信使颇有耳闻,看似冷酷的“魔族”意外有着温吞的性子,利用削减性命的源石技艺造福天灾肆虐的土地。源石病患者既定的陌路,让他的余生重新有了意义。没有人能够理解在战争和灾难中挣扎出来的他拥有何等悲悯和释怀。

 

他独自游历于泰拉大陆近十年,为维持生计会在城镇做一些简单的工作。起初大家对它头上的角瑟瑟发抖,但他不曾遮住。他温柔对待任何恐惧他的人,即便得到的并不是福报。在前往龙门的路上捡到了一个身体不好的维多利亚少爷,鬼使神差,和那人一起去了罗德岛。

 

 

【其他】

卡兹戴尔时期曾和干员W有共事的经历,但在罗德岛时二人保持着极远的距离,像是陌生人一样。不过W干员倒是会在偶然都留罗德岛时经常去骚扰soraru干员。

soraru在雇佣兵时期也拥有许多铳作为战利品,但都被他卖掉换了如今的法杖。他的匕首不到危机时刻不会使用,不是信任之人的话,他的刀不会离身。




【代号】urata(法伤近卫)

【性别】男

【战斗经验】十年

【出身地】乌萨斯

【生日】8月9日

【种族】黎博利

【身高】163cm

【矿石病感染情况】体表有源石结晶分布,确认为感染者。

 

【客观履历】

 

进驻罗德岛的“浦岛坂田船”成员之一,“浦岛坂田船”队长。作为与罗德岛接洽人员,商定和领导执行有关“浦岛坂田船”小队的人物。

 

“浦岛坂田船”,近几年在泰拉大陆东北部游击的独立游击队。为偏远地区的村庄提供价格低廉的安保工作,同时兼职佣兵队的生意,游走各个国家的贵族大家。这个奇怪名字的奇怪团体前身竟是自卫团。而以保护谁为初衷,urata表示“保护自己”。

 

曾就读于乌萨斯某大学播音专业,感染源石病后肄业前往地下诊所“阿撒兹勒”接受治疗。其间为地下诊所进行安全保证、货物采购等工作。后与shima在“阿撒兹勒”相处一年,最后选择成立独立自卫团,离开乌萨斯。辗转泰拉大陆各地,后于成员sakata、senra合流,形成如今的“浦岛坂田船”。

 

剑术师从赫拉格,得到不少人的首肯。造化弄人,源石病的病灶位于喉咙,urata本人并不打算提出自己患病的理由,他只说“这是另一种解脱”。患病使他的声音不如曾经清亮,却获得了特殊的源石技艺:通过不能被耳听的怒吼震碎一切意念中的事物,可以是岩块,也可以是人的内脏。

 

曾经这样的技艺让他十分困扰,一段时间只可以进行文字交流,常年的征战,和sakata的帮忙,如今已经得到控制。加入罗德岛后,mafumafu干员也对他进行了仔细的研究,目前是似乎有了更好的进展。

 

 

【原型】

绿色绣眼鸟,性活泼而喧闹。体小而可人的群栖性鸟。

 

 

【其他】

虽然源石技艺与声音有关,但曾经一度有无法发声的阶段。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后,urata干员似乎在使用源石技艺的时候喊出自己认为十分帅气的招式名。

无法发声期间几乎是和sakata干员相处,sakata已经能习得了根据urata的眼神就能懂他的想法的绝技




【代号】shima(快速复活特种)

【性别】男

【战斗经验】十一年

【出身地】卡西米尔

【生日】12月1日

【种族】札拉克

【身高】165cm

【矿石病感染情况】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非感染者。

 

【客观履历】

进驻罗德岛的“浦岛坂田船”成员之一,前卡西米尔自由骑士杀手,擅长机动作战,为罗德岛提供近身作战、暗杀、货物运送等服务支持。

 

其在卡西米尔并不多见的种族和手段的高超闻名于卡西米尔各系大家族中,是卡西米尔骑士阶级的通缉对象。后逃出卡西米尔前往乌萨斯,在“阿撒兹勒”度过一年后,受好友urata邀请成为自卫团一员,即浦岛坂田船前身。

 

shima干员从未谈论过自己的家庭和成为骑士杀手的缘由,一句“不知不觉”让他隐去不少只能从他得知的情报。“一个不知价值为何物的人”白金干员对他的评价十分有意思。和urata是至交,但境遇完全不同的二人有何过往,也是令人探寻的一点。

 

札拉克娇小的体型为他的隐藏和快速移动提供优势,但他本人因为帅气的容貌难以让人忽视。其实是个意外爽朗的人,不过据urata透露这是在团队集结完成之后才有所改观,原来是一个“完全不讲人情的家伙”

 

 

【原型】

西伯利亚花栗鼠。善爬树,行动敏捷好奇,陡坡、峭壁、树干都能攀登,不时发出刺耳叫声。

 

 

【其他】

虽然长期从事暗杀工作,但作为札拉克有些占用空间的尾巴确实是一个问题。不过因为完全解决不了所以就放弃了。

会在焦急的时候发出【吱吱】的声音,不过他焦急的样子很少。




【代号】sakata(超大范围减异医疗)

【性别】男

【战斗经验】六年

【出身地】玻利瓦尔

【生日】12月5日

【种族】佩洛

【身高】172cm

【矿石病感染情况】体表有源石结晶分布,确认为感染者。 

 

【客观履历】

进驻罗德岛的“浦岛坂田船”成员之一,作为医疗干员,与罗德岛医疗部进行相当程度的合作。

 

玻利瓦尔贫民区教堂的一名神父,每天用手中的祷词为这里的人们带来信仰和希望。源石病肆虐了这里,他也不幸患病,但天降的奇迹是,他拥有了治愈他人的能力。他依旧紧握手中的祷词,只是不熟练地治疗他人的伤痕,心灵上,和肉体上。

 

即便伤口可以愈合,心灵可以重见阳光,但敌不过人们身上疯涨的源石。而自身的源石技艺一起的抑制着体内的发作,逐渐的,这里只剩他一个人。urata和shima来到这里的时候,面对着的是这样一个sakata

 

三个人的旅途比想象中的容易,sakata随遇而安的天然性子让他加速适应了舟车劳顿。他的医疗天赋逐渐开花,他手中的祷词从未破损。很难分辨sakata的医疗天赋是得益于源石技艺,还是他自身的一种莫名的力量。

 

这也是sakata在医疗技艺方面并无建树但仍然被罗德岛医疗部作为重点研究对象的原因。

 

 

【原型】

边境牧羊犬。性格顽强,温顺,又敏锐、机警、灵敏、既不凶恶也不羞怯的气质,还聪明、容易训练、温和、忠诚、顺从。

 

 

【其他】

他习惯他那一身神父的制服,战火与旅途,这身衣服并不耐用,但最后拜托了罗德岛,做了一件一模一样的。

虽然作为神父,但是sakata干员的信仰倾向并不明显。他和拉特兰人并聊不来,和萨卡兹也没什么共同语言。




【代号】senra(超大范围狙击)

【性别】男

【战斗经验】六年

【出身地】哥伦比亚

【生日】10月3日

【种族】沃尔珀

【身高】175cm

【矿石病感染情况】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非感染者。

 

【客观履历】

进驻罗德岛的“浦岛坂田船”成员之一,作为狙击干员,在合约范围内为罗德岛提供远程援助作战的服务。

 

曾为哥伦比亚当地古老贵族大家少爷,疑似为维多利亚知名贵族的旁系。对此senra干员本人表示搞不清祖上扯的乱事,他是个土生土长的哥伦比亚人。是家中的长子,但将家族产业完全抛给自己的长姐,转而专精家中宛如传家宝的弓弩。

 

与小组例外三人的相遇源于一场蓄谋已久的森林狩猎。senra轻易躲过仆人的目光,准备足够的物资,目的是哥伦比亚边境的森林。原因很简单,试试自己的弩。被三人发现的时候,urata认为这是难得的远程战斗人才,并委托sakata进行游说,加之自家老爷子对他的无限纵容,最终成功入伙。

 

贵族少爷对万事万物有着新鲜感,但骨子里的认真是不会改的。虽是小队的新人,却是大家的保姆(?)。这一点在shima身上效果拔群,花了半年也没能和shima搞好关系的sakata表示十分羡慕。

 

进驻罗德岛后,意外的与mafumafu干员相谈甚欢。有传言说他们是远亲,但传言的真伪并没有人去证实。

 

 

【原型】

赤狐。听觉、嗅觉发达,性狡猾,行动敏捷。喜欢单独活动。赤狐记忆力很强,听觉、嗅觉都很发达,行动敏捷且有耐久力。

 

 

【其他】

与其说是贵族,senra干员的穿着更像是商人家的少爷。偶尔会戴上眼镜,眼睛藏着精明。做饭的围裙是他自己从家里带出来的。说是家人送的十分珍惜。

是shima尾巴鉴赏会的重度患者。




【代号】luz(对空高速单体狙)

【性别】男

【战斗经验】没有战斗经验

【出身地】拉特兰

【生日】7月23日

【种族】萨科塔

【身高】182cm

【矿石病感染情况】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非感染者。

 

【客观履历】

luz,拉特兰公民,适用拉特兰一至十三项公民权益。于多项测试中获得优异成绩,遂获准加入罗德岛,在战场掩护和远距离暗杀有着极高的才能。

 

作为一名拉特兰的萨科塔,luz的血统并不纯正,据他所说,他有着莱塔尼亚和哥伦比亚的血脉。也许正因如此,除了束缚他大脑中的拉特兰律令,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自由主义者。他飘忽不定的性格让人无法察觉他的真实想法,没有人知道他纯良的外表下到底藏着什么令你惊讶的想法。他是少数信仰并不深刻的拉特兰人,完成学业的他早早地离开了拉特兰城,在叙拉古经营一家酒吧。

 

在黑帮聚集的叙拉古,能够支撑luz经营下去一家酒吧的并不只是他调酒的爱好,还有强大的情报网络和绝对的武力保证。对铳的使用天赋可谓是拉特兰人的标志,他头上的日光灯让所有人都意识到这家酒吧老板不是位好惹的对象。被问到为何回去在乱世经营一家酒吧,luz只说“酒吧和叙拉古很配,但不适合拉特兰。”

 

作为拉特兰人,他也会做很多甜点,不过并不地道,只会20种。来到罗德岛之后,他也经常会在闲暇为同事们露两手,调酒和甜品都是。

 

与萨卡兹干员的意识冲突也体现在这位萨科塔干员身上,他起初对soraru干员的态度并不友好。不过经历了一些事,二人相处变得融洽了起来,并且招来mafumafu干员的注意。据说二人破冰的契机,是soraru的一句:“你的名字,有卡兹戴尔的味道。”

 

 

【其他】

在穿着上有着高级的感觉。据说随身行李有一套精致的三件套,不过因为经常进行作战没有穿过。

他的守护铳是一支先进的狙击铳。他说曾经想过转轮铳,但因为并不是那么轻便所以放弃了。(这里的转轮铳特指加特林)




【代号】amatsuki(技能回费先锋)

【性别】男

【战斗经验】三年

【出身地】莱塔尼亚

【生日】6月30日

【种族】卡普里尼

【身高】177cm

【矿石病感染情况】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非感染者。

 

【客观履历】

莱塔尼亚高级学府威廉大学侦查学专业的毕业生,在莱塔尼亚国家野战部队担任侦查兵一职,负责北部林区的巡逻和维护边境治安等工作。本次作为合作对象和罗德岛制药进行对接。

 

在法术与学术气息浓郁的莱塔尼亚,不以源石技艺为擅长的amatsuki在军队中算是名人。单兵作战能力极强的他对地形和局势有着敏锐的判断,服役三年已经屡获奇功。他个人对源石技艺并不感冒,虽是土生土长,却和莱塔尼亚大城区格格不入。

 

    虽然是高级学府的毕业生,但amatsuki干员对学术并不擅长。比起出篇论文他更在乎直觉和实践。在这一点上,加入罗德岛后,和mafumafu干员有些接触,双方似乎相谈甚欢。

 

他在各个方面都很优秀,这是熟知他的人毋庸置疑的。性格开朗的他在不仅仅是在军队,在罗德岛都获得大家的信赖和喜爱。但正因如此,他也并没有十分亲近的人。不过也许在罗德岛会有所改观?

 

据amatsuki干员自己所说,他曾经想在老家乡下开一家幼儿园,可惜天灾肆虐,他已经回不去了。也许是amatsuki想要看到些新的东西,才会借此机会排除万难选择来罗德岛,这家制药公司。

 


【原型】

盘羊,它们能在悬崖峭壁上奔跑跳跃,来去自如,能及时发现很远地方的异常,当危险来临,即向群体发出信号。

 

 

【其他】

一直穿着莱塔尼亚国家野战部队的特制军服,没什么别的原因,习惯了而已。随身行李有很多儿童读物,比如绘本。他说有一部分是自己画的。

对于感染者和非感染者的冲突问题在HM八人中是最注重的,但他并不是很常提。





·关于小队队员日常娱乐生活

  1. 观看sakata干员进行自己最擅长的跳绳表演(有个边境牧羊犬跳绳创了吉尼斯纪录)
  2. 观看干员amatsuki去A6行动预备组的扭蛋机前表演“抽不到自己想要的扭蛋”
  3. senra干员和luz干员的甜品研究会
  4. shima干员的尾巴鉴赏会

【以下梗源枣老师】

  1. 全员对所谓“猫猫”生物的爱抚活动(这些生物是mafumafu干员从其他菲林干员那里借来的)

  2. urata干员表演360°转头特技(鸟类好像都可以)
  3. 目击luz干员要求和soraru干员一起执行暗杀行动被拒(因为日光灯管关不掉)



-可能会补充,就在这里直接修改了。

-原型的介绍摘自百度百科,城邦和国家的对应参考瓦莱塔学会老G的视频

-再次重申,设定是个人向的,但成文可能是cp向的。这里打个人tag是图设定的乐,不做其他的链接。

-欢迎交流探讨

阿蔓

唱见日常!!!!!

⚠️性转有,ooc有

⚠️其中几p含不太明显的sakaura

剩余是全员友情!


唱见日常!!!!!

⚠️性转有,ooc有

⚠️其中几p含不太明显的sakaura

剩余是全员友情!



まる子

[そらまふそら]不会中文的そらるさん

有天,そらる在网上看到“啪啪啪”这个词汇。

才刚开始学中文的そらる因为完全不知道这种常用语而去问了比较懂中文的まふまふ。

这说不定可以加进新歌里,そらる心想。

所以现在まふまふ很纠结。

到底该不该告诉そらるさん呢?

还是不要好了。

看着一脸纯真无邪的そらる,まふ·痴汉·まふ真的无法对そらる说出来,所以他随便说了一个意思去呼咙そらる。

“呃...啪啪啪就是...打屁股的意思啦...”まふまふ讲到自己都心虚了,但是そらる完全没有意识到。

“哦哦,我知道了,谢了。”そらる因为这种词汇并不能加进新歌里而沮丧。

—————

まふまふ的提问环节第二回放出后,...

有天,そらる在网上看到“啪啪啪”这个词汇。

才刚开始学中文的そらる因为完全不知道这种常用语而去问了比较懂中文的まふまふ。

这说不定可以加进新歌里,そらる心想。

所以现在まふまふ很纠结。

到底该不该告诉そらるさん呢?

还是不要好了。

看着一脸纯真无邪的そらる,まふ·痴汉·まふ真的无法对そらる说出来,所以他随便说了一个意思去呼咙そらる。

“呃...啪啪啪就是...打屁股的意思啦...”まふまふ讲到自己都心虚了,但是そらる完全没有意识到。

“哦哦,我知道了,谢了。”そらる因为这种词汇并不能加进新歌里而沮丧。

—————

まふまふ的提问环节第二回放出后,そらる终于看到自己那时为何被打屁股了。

为了让大家都看到まふまふ出了新片,そらる决定发条微博。

打到一半,そらる忽然想到之前まふまふ说的那个词汇,就打了上去。

最后微博上写着:

soraru_cn:@mafumafu_uni 被まふまふ啪啪啪了

粉丝:???


最后经由粉丝得知“啪啪啪”意思的そらる羞愤欲死,并决定再也不相信まふまふ了。

至于まふまふ?

现在在家里养伤呢。


***

大家好这里是まる子ヽ(‘ ∇‘ )ノ

在网路上看到这个根就马上想到そらるさん被打屁股(゚∀゚ )

所以就写出来啦

原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