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どろろ

1366浏览    71参与
夏怪獣ラクらくー!!

本厝的倆架絕世小可愛之一阿桃因為叫大頭、閩南榔才會栽Ww寫真公開、—!!!!

在畫了、在畫了、

\\\\ ꐕ ꐕ ꐕ ////٩( ᐛ )( ᐖ )۶

事實證明我只要認真還是會畫畫的、

( ・´ヮ・`)ドヤッ( ▔•з•▔ )

本厝的倆架絕世小可愛之一阿桃因為叫大頭、閩南榔才會栽Ww寫真公開、—!!!!

在畫了、在畫了、

\\\\ ꐕ ꐕ ꐕ ////٩( ᐛ )( ᐖ )۶

事實證明我只要認真還是會畫畫的、

( ・´ヮ・`)ドヤッ( ▔•з•▔ )

米雷

由于之前的帐号不能用所以就把它们搬到新的帐号里了😂

由于之前的帐号不能用所以就把它们搬到新的帐号里了😂

Mochi

✎ 繪圖 * 多羅羅-春天的氣息

[图片]

 

▶ P往大圖: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9515853


[图片]

[图片]

[图片]

可以感覺得出來這幾天感覺變得挺熱的,
不過明天似乎要掉到10度以下,
光想到就覺得好冷><

希望這個月底或3月初前可以先公布一點遊戲內容及截圖,
內容有做好幾次修正,光開頭我就修正了好幾次(汗|||
所以整體進度就變得慢些。

而且每次做一做都很想畫點閒圖,變成這幾天在畫這幾張XDD



 

▶ P往大圖: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9515853





可以感覺得出來這幾天感覺變得挺熱的,
不過明天似乎要掉到10度以下,
光想到就覺得好冷><

希望這個月底或3月初前可以先公布一點遊戲內容及截圖,
內容有做好幾次修正,光開頭我就修正了好幾次(汗|||
所以整體進度就變得慢些。

而且每次做一做都很想畫點閒圖,變成這幾天在畫這幾張XDD


Mochi

✎ 繪圖 * 多羅羅 - 2020 謹賀新年

[图片]

▶ P網大圖: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9041000
▶ 文字素材來源: fudemoji-free.com/


第二張新年賀圖終於畫好了~~這邊也放上之前的草稿。

[图片]

本來也想讓百鬼丸的衣服加點花紋,但怎麼加都怪,後來就不加了XD

明天再撐個一天就能放假了><希望明天可以順利的過去~~~



▶ P網大圖: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9041000
▶ 文字素材來源: fudemoji-free.com/


第二張新年賀圖終於畫好了~~這邊也放上之前的草稿。


本來也想讓百鬼丸的衣服加點花紋,但怎麼加都怪,後來就不加了XD

明天再撐個一天就能放假了><希望明天可以順利的過去~~~


Mochi

【整理】2019 繪圖總結

[图片]

[图片]

▶P網:http://pixiv.me/o515645


非常抱歉太久沒來這裡更新,

今年也即將要結束了,只好先來放一下2019年的繪圖總結。

今年一大半都是多羅羅,中間其實有幾個月蠻頹廢的,

完全不知道要畫些什麼XDD

接下來還有不少目標想要達成,又怕挖太多坑,希望可以順利完成~

之後會盡量保持著更新><




▶P網:http://pixiv.me/o515645


非常抱歉太久沒來這裡更新,

今年也即將要結束了,只好先來放一下2019年的繪圖總結。

今年一大半都是多羅羅,中間其實有幾個月蠻頹廢的,

完全不知道要畫些什麼XDD

接下來還有不少目標想要達成,又怕挖太多坑,希望可以順利完成~

之後會盡量保持著更新><


鶴見。

我宣布我退出美术界,从此再也没有狗屎派……

在新墙头反复横跳中,美丽百鬼丸太好了,太好了!!!!我爱他!!!!

我宣布我退出美术界,从此再也没有狗屎派……

在新墙头反复横跳中,美丽百鬼丸太好了,太好了!!!!我爱他!!!!

STARDUST

【宝百】桎梏【.6】

表里不一 眼见不为实

---------------------------------------------------------------------------------

“进行的如何?”寿海问道。

“看起来很顺利哟。”多罗罗兴致勃勃地看着屏幕上的人体。那具人体有小半都亮了起来,表示有血液流通,心率和脉搏正常地画出折线,血氧也显示正常。“比我们预计的顺利多了,寿海医生。本来大哥被醍醐家带走之后我以为就此为止了,但是显然,【他们】会主动去找他。你看——”她伸出手来点了一下屏幕,一张过去的全身扫描图蹦了出来,重叠在屏幕上,“又有新的器官回来了呢!”

“我不确定这是一...

表里不一 眼见不为实

---------------------------------------------------------------------------------

“进行的如何?”寿海问道。

“看起来很顺利哟。”多罗罗兴致勃勃地看着屏幕上的人体。那具人体有小半都亮了起来,表示有血液流通,心率和脉搏正常地画出折线,血氧也显示正常。“比我们预计的顺利多了,寿海医生。本来大哥被醍醐家带走之后我以为就此为止了,但是显然,【他们】会主动去找他。你看——”她伸出手来点了一下屏幕,一张过去的全身扫描图蹦了出来,重叠在屏幕上,“又有新的器官回来了呢!”

“我不确定这是一个器官……不过有进展就好。”寿海若有所思地审视着屏幕,“说起来,今天他联系我们了么?”

多罗罗摇了摇头:“需要联系么?”

“还是联系一下吧。”寿海说道,“正好问问他新取回来的部位的事。麻烦你了。”

“好嘞!”多罗罗说着,把控制台上的话筒打开,“这个系统还真是方便啊,这么直接说话那边就能够听到,大哥想说的话也会直接被转化成文字,就不用为不会说话发愁了呢。大哥?大哥你听的见嘛?”

多罗罗冲着话筒嚷嚷了半天,屏幕上的对话框才打开,缓缓打出一行字:【……我刚睡着,很累】。

“今天去哪里活动身体了么?”寿海问道,“这里显示你的热量消耗很高啊。”他原本以为会收到类似【今天锻炼了一天】的回复,但是屏幕上打出的【……我想我和人发生了关系】把他吓了一跳。知道接下来的对话会比较限制级,寿海强行无视着多罗罗一连串的“大哥说的发生关系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和人一直有关系嘛?”把小姑娘推出了门外,顺便切换到了私人频道抱怨着:“刚把多罗罗弄走,真是的,下次要说这种话提前跟我说一声嘛……”过了一会,屏幕上才打出来一条简短的消息:【……抱歉】。

寿海摇摇头:“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不过这速度够快呀,刚刚才恢复sheng zhi功能就和人发生关系。还是说因为恢复了sheng zhi功能才迫不及待地发生关系了呢。”【……这样不好么?】“倒也没有,只要注意卫生就好,不过在你那边注不注意也都无所谓了。”医生摊了摊手,表示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你想告诉我对象是谁嘛?”

对面沉默了一会,坚决地给出了答复:【不想】。

寿海哑然失笑,但还是循序渐进地问道:“那你想告诉我什么么?”对面顿了一下:【挺不寻常的】。

“哦?”寿海扬起了眉毛,“怎么个不寻常法?你得多讲点,我好做记录。”【……我不知道该讲什么】。“讲讲你的感受呀。感觉好么?”【……我不知道】。“……那你自己找个词汇?”寿海有点头痛,他知道这么逼问青涩少年关于初夜的细节会很尴尬,但是他必须要知道细节才能确定方的xing功能是否恢复完好,“描述一下感觉怎么样?”

对面没有再继续回过话。当寿海等了足够久以为对面已经睡着的时候,对话框突然亮了起来,缓慢而又郑重的打出了两个寿海并没有想到会用来回答这个问题的字。

【活着。】

 

百鬼丸沉默地看着急吼吼地穿衣服的弟弟在屋子里跑来跑去(虽然在他的视野里就是一片呼啦啦的白在晃来晃去),而自己则坐在一边百般无聊。他抬起右手,颤颤巍巍地摸上自己的喉结,随后感受着那份冰凉凉的触感一路滑到胸前,颤抖着触碰着自己的ru shou,在刻意的触碰下发热,微微挺立了起来。随后,百鬼丸急促地小口呼吸着,把手伸进被子里探寻着碰到自己的下面。热乎乎的qi guan被突如其来的冰凉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百鬼丸觉得自己脸红了。

“呐,”正在穿衣服的多宝丸突然发话,打断了正在探索自己身体的百鬼丸,他抬起头来看向弟弟的方向。“这事儿,”多宝丸指了指自己和百鬼丸,“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就行。然后就是昨天父亲回来了,所以这段时间我和母亲不能经常过来,你趁别人来之前穿上衣服,自己收拾收拾这里,过几天我抽空过来给你洗个澡。懂了嘛?嗯?”

多宝丸“嗯嗯嗯?”地问了好几遍,但是百鬼丸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一般,连眼睛都没有转一下,让人根本无法把面前毫无生气的义体人和昨晚那件令人心潮澎湃的艺术品联系在一起。不过也是啊……多宝丸翻了个白眼自嘲:“我在这里和一个哑巴费什么神呢……”说罢他刚想离开房间,却感觉衣服被扯住。他不耐烦地回过头来,发现百鬼丸正抓着他的衣服,另一只手蘸着灰,在地上写下了四个歪歪斜斜的假名。

【ま·ぼ·ろ·し】

“哈?”多宝丸看得一头雾水,刚想提问,但是百鬼丸倏地一下站了起来,把两人距离瞬间拉近,因为动作有点猛吓得多宝丸大气不敢出。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屋中,鼻尖几乎要碰到一起,连鼻息也渐渐地合二为一。多宝丸看着面前的百鬼丸,目光对上那双没有温度的玻璃眼珠。那是他第一次仔细观察百鬼丸的义眼。那眼睛的做工相当精致,没有任何的气泡,虹膜也并非一成不变的棕,而是由深至浅的慢慢过渡;他甚至能看清虹膜上的纹路,一条一条清晰相当清晰,如同微缩的山脉一般,每一条都在指向瞳孔。虽然那瞳孔漆黑又深不见底,但是那一瞬间,多宝丸隐隐觉得自己在兄长的瞳孔里看见了燃烧的火焰,颇有燎原之势。

两人就这么互相盯着看了一会,随后,百鬼丸抬起那只蘸着灰的手,戳了戳多宝丸的额头,在眉心处留下一个脏兮兮的黑点。

 

多宝丸从百鬼丸房间里出来时天刚蒙蒙亮,整座摘星楼笼罩在清晨的大雾中,静得震耳欲聋。他左右看看没有发现有仆人醒来,于是踮着脚尖,屏住呼吸,像一个做作的小偷一样小步溜回了自己的房间。在确定门关好了之后多宝丸才长舒了一口气,美美地钻进被他所遗弃的被窝里打算睡个回笼觉,结果刚闭眼没多久就隐隐感觉到熟悉的脚步声正在穿过走廊。随着纸拉门被“砰”地一声醍醐景光拉开,多宝丸被吓得一机灵,立马从床上弹了起来:“早上好父亲大人!”

“什么嘛,原来已经起来了呀。”醍醐打量着衣冠不整的儿子,额头上的伤疤依旧拧在一起,“起来了就赶紧换衣服出去晨跑!一日之计在于晨,不能睡懒觉!快去!”

“是……”多宝丸哭丧着脸有苦说不出,却丝毫不敢违抗父亲的指令,只好不情不愿地换了衣服,跟着陆奥和兵库出门晨练。他从来都没有睡得这么少过,在电梯里就靠着墙打起了鼾,最后被陆奥和兵库又推又戳才醒过来。过少的睡眠和xing shi带来的肌肉酸痛让多宝丸的状态非常不佳,勉强围着摘星楼小跑了两圈之后就跌坐在地上直喘粗气,说什么也不要继续跑了。

“我实在是不懂晨练的意义在哪里,真的,”多宝丸一边喘一边抱怨着,“且不说早起傻一天,大清早上什么饭也没吃就出来消耗卡路里,很容易低血糖晕倒。老爸真是,以为谁都像他那样年纪大了睡不着觉啊……”

“我相信老爷自己肯定从这里受用过,才会想着传给少爷您的。”陆奥好声劝慰着,和兵库一起坐在了多宝丸的身边。“嘛,不过这一套对于少爷来说受不受用,应该就由少爷决定啦。”兵库补充道,递给多宝丸一瓶水。多宝丸感激地笑了笑,接下水壶咕咚咕咚地喝掉了大半瓶。

喝完水后,三人默契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不约而同地躺了下来,安静地看着天空因为日出由雾蒙蒙的灰色渐渐变成粉调的浅橙色。过了一会,多宝丸开口,打破了平静;“有的时候我会想,没有你们两个我该怎么办。”

“嗯,那我们可否听一听您的出来的结论呢?”陆奥问道。多宝丸大幅度地摇了摇头:“没有结论,太可怕了,根本无法想象。”

这个结论让陆奥和兵库都笑了起来。多宝丸以为是自己没有说清楚,赶紧补充道:“真的,你们别笑呀。我觉得你们两个超级厉害,一直陪着我训练,读书,从来都没有抱怨过。说真的,要不是你俩陪着我干这干那,我估计自己早就崩溃掉了。”

“少爷过奖了。”兵库说道,“在我们看来,少爷才是最厉害的那个。”“总有一天少爷会继承醍醐家,成为这个国家的领导者,一人背负起一个国家的命运。”陆奥补充道,“少爷从小就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学习,训练。而这些责任都是我们两个想都不敢想的。所以我们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帮少爷分担点什么呀。”说罢,她转过身来,认真地看着多宝丸说道,“你什么可以跟我们说的。”

多宝丸垂下眼帘沉默了一会,然后抬起头来:“我确实有点事情想和你们探讨。”


TBC.

敷
百鬼丸可爱!我可以!!我可以!...

百鬼丸可爱!我可以!!我可以!!!啊啊啊啊啊啊啊(🐔笼警告)

百鬼丸可爱!我可以!!我可以!!!啊啊啊啊啊啊啊(🐔笼警告)

STARDUST

【宝百】桎梏【.5】

【r18 warning】

刚才重新编辑的旧章节被屏蔽了……

lof日常让我惊慌【1/1】


希望百度云能够老老实实 别再给我翻车


成年人找点乐子不容易啊……

【r18 warning】

刚才重新编辑的旧章节被屏蔽了……

lof日常让我惊慌【1/1】


希望百度云能够老老实实 别再给我翻车


成年人找点乐子不容易啊……

蛆小虫
几天前的摸鱼,剧情里这么压抑,...

几天前的摸鱼,剧情里这么压抑,剧外就应该轻松一下(……)

几天前的摸鱼,剧情里这么压抑,剧外就应该轻松一下(……)

X.X.Virus

《どろろ》  -  场照x9  -


百鬼丸                     我


摄影                 @Fran-D-16...

《どろろ》  -  场照x9  -




百鬼丸                     我


摄影                 @Fran-D-16




被喊了一天的多罗罗、多多罗、多多丸,逐渐怀疑人生…那天出门太急忘记带手套了,真的很抱歉( ´•̥̥̥ω•̥̥̥` )感谢当天没有嫌弃我的朋友们,托大家的福,玩得很开心

经提醒发现刀也叼反了(´Д`)我真的好粗心

STARDUST

【宝百】桎梏【.4】

一节意外的发展

这是大哥的觉醒 还是——?

*Gynoid:女性人形机器人

-------------------------------------------------------------------------

醍醐景光自然对此事大发雷霆。但是多宝丸没有想到缝夫人也被牵连了进来,这让他既迷惑又恼火。

“母亲大人和这件事毫无关联,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原因。”多宝丸忍不住说道。他挨了一下午的骂,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刺探父亲的机密不说还差点把自己摔死,所以挨骂挨得心服口服,但是一看父亲毫无理由地波及到母亲就忍不住顶起了嘴。一向温顺的儿子的顶嘴让醍醐景光更加愤怒。他先打了儿...

一节意外的发展

这是大哥的觉醒 还是——?

*Gynoid:女性人形机器人

-------------------------------------------------------------------------

醍醐景光自然对此事大发雷霆。但是多宝丸没有想到缝夫人也被牵连了进来,这让他既迷惑又恼火。

“母亲大人和这件事毫无关联,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原因。”多宝丸忍不住说道。他挨了一下午的骂,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刺探父亲的机密不说还差点把自己摔死,所以挨骂挨得心服口服,但是一看父亲毫无理由地波及到母亲就忍不住顶起了嘴。一向温顺的儿子的顶嘴让醍醐景光更加愤怒。他先打了儿子一耳光,然后怒斥儿子胆敢顶撞父亲,唾沫星子横飞,额头上的叉状伤疤因为愤怒扭得不成样子。但是随着骂词越来越没有新意,多宝丸越听越无聊,于是开始把注意力放在了父亲的伤疤上,结果看着看着一不小心笑出了声,又被打了一巴掌。当天晚点的时候缝夫人才告诉他,父亲是因为家里又坏了一个Gynoid*而发脾气,因为护理系列的人形越来越贵了。

“你没有事真的是太好了!下次可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你父亲生气也肯定是因为你受伤了呀。”缝夫人艰难地坐起来,心疼地摸着多宝丸的后脑,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这让多宝丸觉得非常内疚。其实多宝丸自己都觉得自己命大,从半山腰上滚下来居然只是额头擦破了一点皮,连针都没缝,但是他还是抱紧了缝夫人,安慰说只是一点擦伤而已。

“不过那个Gynoid是怎么回事?”多宝丸问道,虽然没有得到直接的回答,但是他从缝夫人躲躲闪闪的眼神里看出来这和百鬼丸有关。看缝夫人不情愿的样子多宝丸也就没有再逼问她,而是出门转头抓了一个仆人盘问:“是兄长大人跑出来了么?”

“不是的,多宝丸大人。”那个侍从紧张地四下打量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小的听人说,那个Gynoid出了故障,跑到了百鬼丸大人的房间去袭击了百鬼丸大人,百鬼丸大人不得已才弄坏的。不过说是不得已,听说整个脑袋都被轰碎了呢。”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这就巧了,”侍从看多宝丸有兴趣,说的眉飞色舞,“就是您出门的那个下午发生的事情。他们还说,百鬼丸大人开枪的时候,后山又响了一道惊雷呢。”

这个巧合让多宝丸脑子嗡地响了一下,眼前花了花,更多关于后山的记忆在自己的脑海中呼啦呼啦地闪回。近几年来后山时常有惊雷,每次一响醍醐景光都非常紧张,脾气也越来越暴躁。自从听说了百鬼丸的故事之后他就隐隐怀疑这些惊雷和魔神以及百鬼丸有关,也解释了父亲没来由的紧张与暴脾气,而侍从所说的这个巧合无疑给这个本来就越来越说得通的故事提供了最后一下实锤。后山的那座祠堂里是不是有什么变化——!想到这里,多宝丸一把推开了神色紧张的侍从,跌跌撞撞地奔向电梯想要去后山一探究竟,结果下楼时在电梯里碰见了心情依旧很糟的醍醐景光,身后还跟着一群慌慌张张的侍从们,又挨了一顿骂之后被侍从搀回了屋子里要求休息。

 

按照醍醐景光的要求,多宝丸被注射了一针镇静剂,在侍从的看守下勉强睡着,但是睡眠质量欠佳,一直在做奇怪的噩梦。在那些噩梦中多宝丸看到自己死了无数次,死在海啸中,死在泥石流中,死在别人的刀下,一次又一次,每一次死亡都真实到让他身体发痛,伤口发凉,自己在那些梦境中就像一片无助的枯叶,除了对天祈祷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在巨大了洪流中摔得粉身碎骨。多宝丸能感觉到自己想要醒过来,自己的意识在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但是却因为镇经剂的效果被困在梦境中,仿佛隔了一层透明的玻璃罩子。他使劲捶打着面前的玻璃,玻璃却纹丝不动;想要大声呼救,声音却被噎在嗓子里。渐渐地,他的眼皮越来越沉,四肢也越来越重,面前的玻璃看起来也越来越牢不可破,自己只能静静地待在里面,成茧。

凌晨的时候多宝丸突兀地睁开了眼睛。虽然醒来的契机是一个谜,可以确定的是他醒来的相当平和,醒来之后只记得自己做了可怕的梦,却想不起来具体是什么。醒来的多宝丸回想了半天自己为什么会被强制休息,这才想起后山惊雷和百鬼丸的事。在确认房间里的侍从都不在了之后他从床上爬起来,晕头转向地走向百鬼丸的房间。百鬼丸显然已经睡下了,被多宝丸的突然来访吓了一跳,赶紧裹紧了被子缩在墙角,警惕地盯着这个晃晃悠悠的白影:他依然没有忘记上次的事情。可是多宝丸没有像之前那样逼近,而是好好地坐在房屋中间,拍了拍手,让房间里的灯亮起来。

房间里的打斗痕迹比多宝丸预想的还要触目惊心,划痕和烟熏布满了墙壁,原本整齐的榻榻米也坏了好几块。多宝丸的目光被一大块焦黑的痕迹吸引:那是离子炮留下的痕迹,墙壁由于温度过高融化,黑色的液体顺着墙体滑到地板上,把榻榻米也烧坏了一点。在多宝丸打量屋子的时候,百鬼丸从被子里露出头来,玻璃眼珠骨碌碌转了几圈,盯着多宝丸的方向。多宝丸终于把目光移向了百鬼丸:虽然身体被被子遮住,多宝丸只看到他的脸上多了几道伤痕,脏兮兮的,在这乱糟糟的屋子里显得格外可怜。

“这些都是你弄得?”多宝丸问道。“……”不出所料换来的是一片寂静。

“所以这次也有一部分身体回来了?”“……”

“哪一部分?脚?还是手?还是内脏?”“……”

“你是不是该会说话了?该会说话了吧?”“……”

“……”“……”

“…………”“……”

看着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百鬼丸,多宝丸突然笑了起来,笑声极为刺耳,听起来更像是机器发出的尖厉摩擦声。多宝丸笑的肚子痛,生理泪水从眼角溢出来。“我真的傻,傻死了,居然想着和你这个木偶说话。”多宝丸的笑声渐渐减弱,“你,兄·长·大·人,一个被关在密室里的人偶,什么都听不懂,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一点一点逼近百鬼丸,捏起百鬼丸的脸。但是意外地,百鬼丸没有后退,“你当时为什么不反抗?”多宝丸说道,“把我弄伤,或者去告诉母亲大人,把我从公子哥的位置上拉下来啊。你是长子,现在你活着,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你不是长子,所有的一切也都是你的。母亲大人那么爱你,把你带回来,就算你不在的时候也念叨着你!大家都在关心你,因为你有缺陷,都把你当宝贝端着。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不和,所有的这一切,家里乱糟糟的,全都是你的错!你的错!你的错!你知道我怎么想么,百鬼丸?我觉得根本不配成为我的兄长!我不会承认的,这辈子,我都不会承认,你,百鬼丸,一个需要义肢的哑巴,是我的兄长,醍醐家的合法继承人!继承人只能是我!我!你明白么!我!我为了这个位置等了那么多年,不会让你拿走的!是我的!”

可能是因为半夜神志不清醒的缘故,多宝丸显得非常激动,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语无伦次,鼻涕眼泪糊了一脸,看起来比对面的百鬼丸还要狼狈不少。如果这是在白天,而且在一个有镜子或者别人在房间里,多宝丸应该会很快调整好情绪,并且为自己哭的满脸花感到羞耻,或者根本就不会哭出来——据说醍醐家小少爷从断奶之后就没有再哭过了。但是因为现在是半夜,大家都睡着了,而面对的也是个瞎子(百:?),所以多宝丸哭的毫无忌惮,好像想要把这十八年来的委屈全都哭出来一样。多宝丸越哭越没脾气,很快连话都不说了,只是抱作一团耸动着肩膀,屋子中很快也只剩下了急促的吸气声。“我在干什么呢……”过了一会,多宝丸平静了下来,开始嘲笑自己,“你也听不懂,我跟你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清了清嗓子,擦干眼泪,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对上那双毫无温度的玻璃眼球,紧接着感觉到对方的嘴唇叠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TBC.

きご
今天多罗罗!!! hrk真的太...

今天多罗罗!!!


hrk真的太帅了!!!!


真的帅炸了!!!!!!!!


一生树吹!!!!


今天多罗罗!!!


hrk真的太帅了!!!!


真的帅炸了!!!!!!!!


一生树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