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ぽんれあ

414浏览    7参与
卷er_11

ponreia太少女漫了 磕晕了

ponreia太少女漫了 磕晕了

春を迎えに行く

チカラノアリカ II

第十三个月 哨向世界观 jg和ra和pnra

jgra是几百年前的ex

现在各自有归宿啦😏


チカラノアリカI (这篇的前篇)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久违的冒泡。宝贝们想我了吗!(x

恭喜hrjg交往...!😭😭终于!

对大家来说是jghr吧不过不重要!重要的是交往了!パチパチパチ

感谢小心肝廉廉,你比我本番里的廉廉还会推cp!

(所以本番到底在哪里😃)

————————


“35毫安”“先推35毫安吧。”

不知道第几次异口同声地开了口,神宫寺看向嶺亜的神情有些许的不自然,但后者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


说是不自...

第十三个月 哨向世界观 jg和ra和pnra

jgra是几百年前的ex

现在各自有归宿啦😏


チカラノアリカI (这篇的前篇)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久违的冒泡。宝贝们想我了吗!(x

恭喜hrjg交往...!😭😭终于!

对大家来说是jghr吧不过不重要!重要的是交往了!パチパチパチ

感谢小心肝廉廉,你比我本番里的廉廉还会推cp!

(所以本番到底在哪里😃)

————————


“35毫安”“先推35毫安吧。”

不知道第几次异口同声地开了口,神宫寺看向嶺亜的神情有些许的不自然,但后者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


说是不自然或许在场的也只有嶺亜看得出来,而且也并不是他眼神多好,不如说副作用的灰瞳还没有完全适应进他的身体,很多时候他看得并不太清楚。


“所以才讨厌变成向导啊~就不想整天遇到神宫寺。”双手抱在了头后面,嶺亜笑眯眯地说。

“你啊,就只是对我才这么不客气。”神宫寺无奈地叹了口气。随便抓个人来问对神宮寺勇太和中村嶺亜的看法,大抵都会说句是温柔包容的人,但人不是圣人,包容了一切之后若没有发泄口,总有一天会爆炸。


对上彼此,或许就是那个引爆的线头。

不是没有认真过,但两只相同的刺猬,最后不过是扎得遍体鳞伤罢了。

8年前他们是向导和神授,8年后他们是向导与向导,注定了就不可能。



“不啊,我不客气得很呢。”把试管塞进神宫寺手里,嶺亜戴上了防护面罩。“动手吧神大领导,不按时做完你们家哨兵又要跑来砸P星的塔了。”


“说了不是。”神宫寺也戴上了防护面罩,张开了自己的精神领域。



就狡辩吧。嶺亜皱了皱鼻子,在想如果万千少女看到国民男朋友这副不坦率的样子会不会幻灭——理智的、冷静的、克己的S级向导神宫寺,其实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臭屁男孩子。


他没有跟他说过,还在一起的时候,他试着给神宫寺模拟授与过,虽然没有得出明确的对象,但却给出了明确的指引:“神宫寺是无垠的大海,对方是深渊的星空。”


——他能够包容一切,有人能包容包容一切的他。


但这个授与结果与当时小队专属神授岩橋的授与结果大相径庭,所以最终嶺亜也没有说出口。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不做这次授与,他也知道自己和神宫寺没有可能到最后。撇开性格云云,因为神宫寺是向导,而他是神授。



第一次转属性的时候琳寧跟他说过,说嶺亜さん一定是为了命中注定的人才改掉了属性,当时他笑着搂过还未分化的对方的肩说,那我的命中注定肯定不是琳寧咯。

再后来转属性第二次出现,他捂着眼睛心里在想,可能并没有什么命中注定。



“神宫寺,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嶺亜把自己的精神领域接上了神宫寺筑起的“土台”,一点点在上面描绘出了数据实际应该呈现出的信息。


“不信。”

“也是呢。毕竟是会去找第十三个月的人w”


“抛开那个不说,某种程度我更相信人的执念。和改变执念的人。”

对于平野,他不认为自己是对什么妥协,但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点点在被改变。


就像这个被他们构造出的人工精神领域,本来就不存在,但是一点点地,一点点地径他们之手,最后安进病床上精神领域崩溃的向导的海域里时,就会变成活生生的,属于那名向导的一部分。



紫耀说他们是散落的魂割れ,他并不这么认为,但他也不觉得自己为紫耀所让步。

或许改变他的是平野的执念,但现在的想法和心情,毫无疑问是属于他的。只属于他自己的。



“执念啊。”

做完了最后的收尾工作,嶺亜把精神触丝从神宫寺的精神领域上撤下来。建立人工精神领域时需要主导向导和辅助向导的精神领域有高度的重合,他们无可避免地交换了情绪。本来这种对有动摇精神领域的可能的工作是不应该让不定向人员承担的,不过这几年嶺亜的精神领域基本已经稳定在正常向导的水平,也没有再发生过转化的情况,基本可以接受所有向导可以接的工作了。



神宫寺应该是认为自己凭借执念稳定下来了吧。回想刚刚感受到的神宫寺的情绪,嶺亜忍不住伸了个懒腰。



出塔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初秋的夜里还留有一点点蝉鸣。

嶺亜看着面前长而密密麻麻的阶梯有点伤脑筋。

塔到底是有多穷,安个路灯会破产吗?



虽然各项数值都已经稳定,但看不太清楚的灰瞳是不可扭转的了。扶着扶手下楼未免太不帅气,嶺亜考虑着依靠身体记忆一口气跑下去的可行性。




“ちょっとれいあ!”

“唉?”


“不是吧你来真的?这台阶两百多级呢!?”

抓住他手腕的人声音里带着焦急,不像平时总觉得他在懒洋洋地撒娇。


猫咪大小的熊猫抱住了他的腿,看向他的眸子在黑夜里闪着光。

“かつき?你不是出门了?”


“提前完成啦。想到れいあ今天是来塔就过来了。”

“来接我的?”

“嗯——,不然两百级台阶你飞下去吗。”

“やったー♡”



“真是的,没想到你动真格,两百级!就算是元哨兵也不能这么乱来吧!”

“好啦好啦,真啰嗦~”

“もう…”

来人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是牵起他的手。




克樹的手不会很热,但在暑热未消的季节里也没有很凉。嶺亜看着被牵住的手,觉得如果像神宫寺那样遇到过去的自己,他有点想要会拜托对方给自己和面前因为下台阶而矮自己一头的人做一次授与。



“克樹、你相信执念带来的改变吗?”

“你不是会执念的人,所以我不会去想关于执念的事。”

“可真有自信。”

“嘛。这种程度的话。”



难说呢。

说不定你其实是我无意识里的执念呢。



fin

卷er_11
感觉我连馒头人都不会画了 手抖...

感觉我连馒头人都不会画了

手抖的贼厉害

bgks梦到和reia结婚这个糖在我心里可以和竹马的国立之吻相媲美了

世界上的黄绿注定在一起!

感觉我连馒头人都不会画了

手抖的贼厉害

bgks梦到和reia结婚这个糖在我心里可以和竹马的国立之吻相媲美了

世界上的黄绿注定在一起!

卷er_11
喜欢的cp都要搞一下这个

喜欢的cp都要搞一下这个

喜欢的cp都要搞一下这个

蜜柑和炬燵

「ぽんれあ」pnra 片段

#与现实人物,团体无关联

#ooc


pnra 片段 (ex ykra)

风很大。吹得雪片都乱了方向。
今年是个不同往常的寒冬。
很可笑吧,冬天,本来不就该是冷的吗。

踏出那一步嶺亜自始至终都没后悔过。他早知道对方有不得不结婚的对象,他也知道没有人看好他们俩,更知道对方喜欢他,但从没有把一点可能性给过他。

开始的那一秒就是以结束为前提的。
然而就算如此也不觉得不甘。楽しいよ。楽しかったよ。
不这么想的话,连人生的意义都不知道如何赋予了。

周围渐渐积起了雪。
哈。这样会不会变成雪人呢。
忠犬八公和忠犬嶺亜?还蛮酷的。

视线渐渐模糊,思绪也开始乱七八糟的时候,眼前就这么出现了一个身影。

该不是什么弥留...

#与现实人物,团体无关联

#ooc


pnra 片段 (ex ykra)

风很大。吹得雪片都乱了方向。
今年是个不同往常的寒冬。
很可笑吧,冬天,本来不就该是冷的吗。

踏出那一步嶺亜自始至终都没后悔过。他早知道对方有不得不结婚的对象,他也知道没有人看好他们俩,更知道对方喜欢他,但从没有把一点可能性给过他。

开始的那一秒就是以结束为前提的。
然而就算如此也不觉得不甘。楽しいよ。楽しかったよ。
不这么想的话,连人生的意义都不知道如何赋予了。

周围渐渐积起了雪。
哈。这样会不会变成雪人呢。
忠犬八公和忠犬嶺亜?还蛮酷的。

视线渐渐模糊,思绪也开始乱七八糟的时候,眼前就这么出现了一个身影。

该不是什么弥留之际见到最想见的人这种恶心的古老桥段吧。

何况。

“还活着么。”
“......你原来是会对死人开口问话的?”
“看起来还精神的话就自己站起来吧。”
“......”
突然没了斗嘴的力气。

“......嶺亜。”
“想嘲笑就笑啊。”
“我没有。”
“......”

“走吧。”
男子蹲在了自己面前。
“去哪”
“回家。”
“......”
他想抬眼确认对方现在的样子,却因为睫毛上的雪太过沉重而险些睁不开眼。

“趁虚而入可不厚道。”
“そんなことしないよ。”
一如既往ふわふわ的音色,语尾却是和天气相近的温度。
年少恨他太过理智不懂风情,如今觉得那份冷静不可理喻地让自己想靠近。
想趁虚而入的说不定是自己。

“嶺亜向来做事不会让自己后悔,”对方向他伸出了带着深灰色毛线手套的手。就连这种时候也是,明明如果让他看见冻得通红的手指说不定得分会更高一点的。
“现在的你并不‘虚弱’。”

“......”
睫毛间的雪稍稍被抖掉,他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久违了。
却一如既往。
一如既往让人生气的脸。
也一如既为地让自己安心。

或许他心里早就有答案。
不管走到哪里,最终都会回到这个人身边。

他知道对方不会等他,也不会刻意和他走同一边方向。
但不管走向何方,他不想前进而停下的地方,一定是对方必经的路口。

像现在这样,蹲在他面前,说他要带他回家。

“克樹。”
他听见自己唇齿间捻起了很熟悉又许久没有发出的音节。

“嗯。”

“ただいま。”

“うん。お帰り。”

fin

蜜柑和炬燵

「ぽんれあ」情人节🍫 pnraの場合

#妄想小话

#和现实人物,团体无关联


情人节🍫 pnraの場合    ra「」   pn『』

「ほらやるよ。」
『え?』
「なんだよその抜け顔。バレンタインのチョコ、ば、れん、たいん。」
『え、でも、え?嶺亜が作ったの?』
「妹の手伝いだけだけど。久々に一緒にいられるのは嬉しかったよ。」
『受験生だったよね。……手伝いでもすごいよ、嶺亜が』
「なんだよ舐めてんの?」
『いやそういうことじゃなくて!…あの、俺だk、』
「みんなあるよ!琳寧と矢花大驚きだもん。」
『まぁ…だよな…』
「なに?いらないなら回収するから」
また商売法とか言い出したらつまんないもん。

『...

#妄想小话

#和现实人物,团体无关联


情人节🍫 pnraの場合    ra「」   pn『』

「ほらやるよ。」
『え?』
「なんだよその抜け顔。バレンタインのチョコ、ば、れん、たいん。」
『え、でも、え?嶺亜が作ったの?』
「妹の手伝いだけだけど。久々に一緒にいられるのは嬉しかったよ。」
『受験生だったよね。……手伝いでもすごいよ、嶺亜が』
「なんだよ舐めてんの?」
『いやそういうことじゃなくて!…あの、俺だk、』
「みんなあるよ!琳寧と矢花大驚きだもん。」
『まぁ…だよな…』
「なに?いらないなら回収するから」
また商売法とか言い出したらつまんないもん。

『いるよ!!ありがとう!!ホワイトデーちゃんとお返しするね!』
「ふふ頼むね。魚以外」

そのあとのrnyb兄弟の対話:
「え?なんで克樹だけハート型なの?」
『ほんとだ…ダカさんだけハート…さき見たんだよ、大光もこんぴーも皆同じなのに…え?琳寧くんそういうこと?』
「あらら…」

南极仙翁

【ぽんれあ】桃子

今日速成的一篇邪教,OOC是肯定的,不接受投诉(x)。

1.

繁星林是个传说中的地方。

寿真道长是个特别奇怪的人。

“练本门武功,非童子身不可。我派弟子,要的便是为了武功绝学守身如玉。”

若是撩起衣服看手臂内侧,寿真道长的徒弟都是有块记的,形状奇奇怪怪,颜色却是诱人的粉,好似初夏树上结的刚刚成熟的桃子。

2.

中村是闭门弟子,乖巧得很,最受师父的宠爱。

无论犯了什么天大的错,只要两眼弯成月牙,全门上下便再也没人怪罪他了,因此他也从没受过责罚。他有师父的特许,可以一周下一次山,每次回来都带了大包小包的吃食,净是瓜子花生小酥糖这种小孩子物事。

“这是给大师兄的。”清瘦而皮肤黝黑的...

今日速成的一篇邪教,OOC是肯定的,不接受投诉(x)。

1.

繁星林是个传说中的地方。

寿真道长是个特别奇怪的人。

“练本门武功,非童子身不可。我派弟子,要的便是为了武功绝学守身如玉。”

若是撩起衣服看手臂内侧,寿真道长的徒弟都是有块记的,形状奇奇怪怪,颜色却是诱人的粉,好似初夏树上结的刚刚成熟的桃子。

2.

中村是闭门弟子,乖巧得很,最受师父的宠爱。

无论犯了什么天大的错,只要两眼弯成月牙,全门上下便再也没人怪罪他了,因此他也从没受过责罚。他有师父的特许,可以一周下一次山,每次回来都带了大包小包的吃食,净是瓜子花生小酥糖这种小孩子物事。

“这是给大师兄的。”清瘦而皮肤黝黑的道袍少年接过小包打开,是一包绿豆酥,笑得见牙不见眼。

“二师兄接着。”中村轻轻一抛,小包稳稳落在了一个高鼻梁少年的手中,打开一看,是清香的松子糖。

“这两包一个瓜子一个花生,四哥五哥你俩看着拿吧。”两个少年也是雀跃不已。

“师父,徒儿特地为您挑了一条腰带,您看看您这腰带,都不能使了。”

道人此时终于喜笑颜开,从怀里掏了点碎银子放到中村手里,“你呀,鬼灵精。又不给你三师兄带东西。”

中村眨眨眼睛:“他不是也下山去了吗?我才不给他带东西呢,瞧他那个清高的样子,每次都爱搭不理,也不给大家带些好吃的回来,白眼狼!”

“不许你这么说你三师兄!”

中村吐了吐舌头,拿起桌上的剑:“大师兄,走,林子里陪我过两招去。”

3.

本高得到师父的宠爱远远大过中村。

因为六个人里他学得最快,也因为那张一看就正经的脸。

本高是个平时不苟言笑的人,其余五个师兄弟除了他四师弟五师弟,连交流也没几句。

师父就喜欢这样的孩子,刻苦学武,再努力个一二十年没准就能当掌门了。

因此师父也特别放心他下山,希望他能“多长点见识”。

但是中村就是不爱吃那一套,他也是唯一一个当着大家面给本高摆脸子的人,从没叫过一声三师兄,擦肩而过以后还要骂一句:“假正经!”

所以除了师父指定的那天他们都可以下山以外,完全没有任何共同点。

即便都是在同一天下山,本高也一定是等中村出去好久以后,默默背着手下山去了。

4.

“你们的守身记呢?”

一说这话,大家就知道是师父要查守身记还在不在。只要是守住童子之身,那粉嫩的印记就不会消失。

六个人按顺序给师父看手臂内侧。

等到鼻子高高的少年放下袖子,该到本高之时,本高却不挽袖子,直接扑通跪下。

“徒儿有罪,徒儿辜负了师父的期望。”

道人一听怒火三丈,手抬在半空中发抖,又硬放了下来:“逆徒。”

接下去倒也无事。

等该到查最后一个了,中村痛快地露出手臂。

一片雪白。

道人干脆利落一巴掌甩到中村脸上。

火辣辣地疼。

中村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

“你知不知道错!”

“岭亚不觉有错!”

“你......你......”

其余徒弟赶紧围上来:“师父息怒!”

若按门规,必是废了武功逐出师门。

“去院子里给我跪着!”

5.

两个人跪在院中,直直看着师父的屋门,一言不发。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

静谧到了夜深道人推门出来,盯了二人半晌,又叹了口气:“是谁?”

二人神情严肃,谁也不张嘴。

开始下雨了。

“是谁!”

“你们俩怎么这种时候拧劲儿一样一样的!”

“谁跟他一样了?”

“你给我闭嘴!”

“徒儿求师父要罚只罚我一人,莫要再为难岭亚师弟。”本高顺势趴下,不住磕头,“千错万错是徒儿的错。”

雨势陡然凶猛起来。

道人如遭霹雳,手捂胸口久久无法镇静,反手一巴掌:“混账!”

“徒儿愿承担一切。”

“这么说你可不曾后悔?”

“徒儿惭愧,徒儿有罪,然徒儿不曾有悔。”

道人斜眼看向中村:“你呢?”

“岭亚不懂错在何处!更不曾有丝毫后悔!”

道人气得声音发抖:“你们两个......好,好,你们给我走,走!”回身进屋,关上了房门。

“三师兄,起来罢。该走了。”

本高起身一愣,看向中村:“你我被逐出师门,已不是什么师兄弟了。”

“只是我这么多年,没叫过你三师兄。”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