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まふまふ

141.5万浏览    15263参与
香草奥利奥

まふまふ【最终宣告】第二部:子时一刻

「你好,我是江太溪。

   我将继续为你讲述我的故事。 」


  「说到哪里了?我16岁时的故事吗?那还真是...印象深刻啊。

    是的,在我16岁那年...家里发生了很大的变故,我的爷爷患了重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是染上了肺癌。

   那是年初的那段时间吧,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很火的“蓝月”事件!我还带他去外面看了那百年不遇的蓝色月亮呢。

   那时候,我爷爷他能流利的说话,甚至还能勉强拄着拐杖走路,像个正常人一样...

「你好,我是江太溪。

   我将继续为你讲述我的故事。 」


  「说到哪里了?我16岁时的故事吗?那还真是...印象深刻啊。

    是的,在我16岁那年...家里发生了很大的变故,我的爷爷患了重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是染上了肺癌。

   那是年初的那段时间吧,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很火的“蓝月”事件!我还带他去外面看了那百年不遇的蓝色月亮呢。

   那时候,我爷爷他能流利的说话,甚至还能勉强拄着拐杖走路,像个正常人一样。

   然后就来到了2018年除夕那天,家里贴了新的对联和福字,一起吃了团圆饭,还...还收到了压岁钱噢。

   待到下午4点吃完团圆饭的时候,大家又离开了,只留了我和爷爷奶奶。

   我缩在房间里等着一年一度的拜年祭,而爷爷奶奶则是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过了没一会,奶奶突然叫我出去买一些雪糕,你知道的,肺癌患者很多后期都是无法进食,只能喝水的。

   嗯...然后我便出去买东西了,可这真是很难做到的事啊,毕竟除夕夜,大多超市都提前关门,回家过年了。

   于是,我便跑到了几千米外的批发店买到了一些雪糕,急匆匆赶了回来。

   回来之后呢,又缩回了房间里,和网友,同学聊天,说说吉祥话什么的,这天也就慢慢黑了下来。

   6点30左右,奶奶突然叫我出来,给家里人打电话,说是爷爷病重了。

   不久,一群人就来到了家里,我便缩在房间门口,透着门缝向外望:几个人抬着担架,几个人清理通道...等到房间外面安静下来的时候,已是一片狼藉了。

   灯还亮着,却没有人了。

   我关掉了客厅的灯光和电视,默默回到了房间,房间外是漆黑一片。

   晚点,肚子感到饿了...便回到了厨房,准备吃点剩菜剩饭,这满满一桌佳肴,此刻却变得冰冷无味。

   我无心动筷,便从冰箱里掏出一罐八宝粥,趴在窗口,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 ,听着楼下孩子的欢声笑语,让我感到厌烦,便早早睡去。

   待到次日,醒来已经是中午了,推开房门。春联已经被扯掉;残缺的福字还留在窗上,取代这一切的,是黄纸白幡,香炉纸钱。

   听到的第一句不是“新年快乐”之类的吉祥话,而是至亲的讣告...」

「接下来的故事,我已不愿详说,实在抱歉。」

香草奥利奥

まふまふ【最终宣告】第二部:逆时针

  “晚上好啊,没想到会在这里与你重逢!”

  “外面的雨还蛮大的,不如就在这家披萨店稍作休息吧?”

  “嘘...看看那个裹着围裙的男孩!那可是我的老熟人了!”

  “认识?算不上认识吧!说起来,我也是头一回亲眼见到他呢。”

  “江太溪...没错,想听听他的故事吗?”

  “嗯,这也是伏兔给我讲的故事...”


  「这个故事,要先从伏兔说起,她是太溪的同母异父的妹妹,比他小了两岁。

   虽然太溪的父母已...

  “晚上好啊,没想到会在这里与你重逢!”

  “外面的雨还蛮大的,不如就在这家披萨店稍作休息吧?”

  “嘘...看看那个裹着围裙的男孩!那可是我的老熟人了!”

  “认识?算不上认识吧!说起来,我也是头一回亲眼见到他呢。”

  “江太溪...没错,想听听他的故事吗?”

  “嗯,这也是伏兔给我讲的故事...”


  「这个故事,要先从伏兔说起,她是太溪的同母异父的妹妹,比他小了两岁。

   虽然太溪的父母已经离婚了,但是也会偶尔去妈妈那里照顾伏兔,兄妹两人关系还是比较融洽的!

   但太溪的父亲在离婚后,却不知去向,只留下爷爷奶奶来照顾太溪。

   本来生活还算安定,但故事却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变故...在太溪16岁的时候,爷爷的身体每况愈下,甚至瘫痪在床...」


  “啊...”

  “实在抱歉,我的记忆有点模糊了...不如让时钟逆时针旋转,让他亲口给你讲述他的故事吧。”

阿橘
知道(粉)まふまふ一年啦,真的...

知道(粉)まふまふ一年啦,真的很神奇,15年里他是我第一个粉了一年的人www,并且直到现在也依然喜欢他耶耶耶耶耶!

知道(粉)まふまふ一年啦,真的很神奇,15年里他是我第一个粉了一年的人www,并且直到现在也依然喜欢他耶耶耶耶耶!

书零祈InoriJ

恭喜担当电影《君が落とした青空》(你所遗落的青空)电影主题曲

曲名为《栞》(暂译:书签)

电影网页中本人评论

恭喜担当电影《君が落とした青空》(你所遗落的青空)电影主题曲

曲名为《栞》(暂译:书签)

电影网页中本人评论

箜月Zero

【そらまふ】久居卡

*看完特辑就诈尸了

*cp向微小

*文笔老xxs了

*极速码的

*严重语序不通

*严重逻辑混乱

*欢迎捉虫

*轻点骂……

-------------------------------------------------

NHK开始对自己注意まふまふ也不是想过没可能,毕竟自己把一大群有实力的家里蹲拉在一起成功完成了巨蛋Live。纵使去年的Live取消了,他也还是那个站在唱见圈天花板上的几个人之一。

他没想到的是他们会给他拍特辑。

于是まふまふ坐在久违的东京立教大学食堂,有些忐忑地期待着下一个目的地。

东京立教,他在这里待的四年没机会好好看着学校,每天只知道躲着人群偷偷染...

*看完特辑就诈尸了

*cp向微小

*文笔老xxs了

*极速码的

*严重语序不通

*严重逻辑混乱

*欢迎捉虫

*轻点骂……

-------------------------------------------------

NHK开始对自己注意まふまふ也不是想过没可能,毕竟自己把一大群有实力的家里蹲拉在一起成功完成了巨蛋Live。纵使去年的Live取消了,他也还是那个站在唱见圈天花板上的几个人之一。

他没想到的是他们会给他拍特辑。

于是まふまふ坐在久违的东京立教大学食堂,有些忐忑地期待着下一个目的地。

东京立教,他在这里待的四年没机会好好看着学校,每天只知道躲着人群偷偷染着牛郎喷泉头,默默做着自己的音乐。那时的世界不知道这个在互联网上的乌托邦的存在,于是那些和自己一起开始了唱见生涯的人便借着互联网成为了まふまふ最亲近的朋友,其中有他憧憬的,有崇拜他的,他们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天真地大胆诉说着梦想。


所以当NHK接上他前往了最初的那个KTV,他晃神了。

大部分的朋友已经消失了,留下退圈声明和一个死号,只剩下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个与他相伴走到了现在。他仍记得那天心脏贴着喉咙跳的感觉,也记得他最后一个音落下之后死寂带来的恐慌与忐忑不安,当时的そらる大前辈作为少年中资质老的被簇拥在中心,有一个后来去做了金融的男孩开口问道:“音色很特殊呢,そらるさん怎么看?”

“这家伙高音强的有点可怕啊,真犯规w。”带着笑意的尾音使まふまふ放松了下来。冷汗终于争先恐后挤了出来,打湿了T恤,在十月初的空气中略显寒意。


将近十年之后的今天,まふまふ走在重新装修过的楼道中,循着记忆推开了那扇门,已经预料到了在里面等待着他的……

“そらるさんww,你在这里做什么呢。”一头黑色卷发的大前辈坐在沙发上,带着些笑意看着他。

“问什么呢你。”

于是そらる坐在边上,听着まふまふ讲述着那些久远记忆中有些模糊了边角的事。

当时的活动没这么正经,所有人挤在一起放声歌唱着,そらる往往坐在大家的最中间,听着同龄的少年少女们的声线。一直随意的他在十年后的承认了。

“是呢,我就是单纯的去玩而已。”

而十年之后的自己坐在同一个包厢里,怀着满心忐忑与期待的等待着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的到来。

まふまふ嘴里的故事有点刹不住了,说起了他们还没那么有钱的时候一起到处走,一起睡在一个房间里的事情。そらる也没阻拦,和他一起怀念着那些天真的日子。那时的他们满心只有梦想,而为着音乐奋不顾身,虽然吃了很多苦却乐在其中。如见坚持下来的他们也是如此被温暖着。


まふまふ之后还要接受个人采访,于是先回家补被一大早叫起来去拍相方的特辑的那几个小时睡眠的そらる在浅睡了三个小时后被まふまふ的消息震动吵醒了。


外面的天色暗了下来,独属于岛国细密且强势的雨帘笼罩着世界,まふまふ给他发消息说自己没带伞,问能不能到社区门口去接他。

于是靠谱的大前辈压下了起床气,抽了把伞就跑出去了。

まふまふ一身黑衣立在水汽之中,随便找了个地方躲雨。そらる带着点小脾气问他为什么不让NHK的人把他送进去,まふまふ笑了笑说他们也试了,保安大叔不让进。


他们沉默着踏着水洼,水珠滴在伞面上发出闷声。走了一会儿まふまふ突然开口打破了宁静。

“そらるさん,在采访中整理了思路之后我发现想法变了很多。”

まふまふ总是这样,抛出一个引子之后等そらる搭话,如果对方沉默的话就假装没说过。万幸他相方永远对他的小唠叨感兴趣,每次都会接起话。“哦?这样吗——”善良的相方用着有些顽皮的语气,绕开了一个看着明显有些脏的水坑,运动鞋和皮鞋一起踩在浸湿的水泥路上的声音组成了微妙的二重奏,踩着韵律一路向前。

哒哒,哒哒。


“以前我感觉音乐便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まふまふ终于开口,“我在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去讴歌。”

似乎有所察觉的そらる看向了对方,示意他说下去。

“现在,”まふまふ转过头来与他对视,吐露着有些不适合此时此刻说的心声,“变成了音乐便是我的生命,它那些旋律延续着我诞生于世的意义。”


そらる没有直接给回应,而是有些跑题的说起早上讨论过的那次不能称之为Live的Live。“你知道我当时是怎么认为的吗?”

まふまふ摇摇头。

“这家伙的音乐超好听啊,不只是声线,还有那些情绪。”

这些心声很适合现在说哦,まふまふ。

-------------------------------------------------

箜月です!看完特辑的我垂死病中惊坐起,把手头的妖设文一把推开俩小时码完此篇。

久居卡这个题目大概指AtR在唱见这个职业中的久居以及そらまふ在对方生活中的久居吧,我自己也很模糊呢ww

可能这是抒发连续好几天激动的唯一途径吧,基本从红白名单公布到现在在下就一直是个过度亢奋的状态。(笑)

因为不清楚そらまふ现在的家离得多远所以默认是一个小区了,不过现在大概是不一样了,大家不要在意这种小细节——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请我们一起期待AtR线上Live和红白吧!

叩檐koyn
买了iPad之后终于能摸点像样...

买了iPad之后终于能摸点像样的了(擦汗)

买了iPad之后终于能摸点像样的了(擦汗)

晻明

好几个月前的了,发发。

好几个月前的了,发发。

悦之雪

放点学校摸鱼(被同学看到了

p12是私设狐 しまセん没画是因为我没紫色和黄色的笔() 后面是比较满意的摸 有ursk向

放点学校摸鱼(被同学看到了

p12是私设狐 しまセん没画是因为我没紫色和黄色的笔() 后面是比较满意的摸 有ursk向

桃源民W
好家伙这画质压的嘴都莫得了

好家伙这画质压的嘴都莫得了

好家伙这画质压的嘴都莫得了

巧克力烤乳鸽

听了匹老板的歌之后摸的米!


(我光影什么时候才能会画)

(还有两个摸鱼|・ω・`))

听了匹老板的歌之后摸的米!



(我光影什么时候才能会画)

(还有两个摸鱼|・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