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ゆゆしお

31浏览    3参与
風泉ゆう(小幽)

ゆゆしお—敬愛之吻

因為種種原因,原本要給幽幽子的生日賀文遲發了,總之,希望大家看得開心,以下放文——


牽手是什麼感覺?暖暖的,讓人心跳加速。擁抱是什麼感覺?很安心,會讓人不自覺地沉溺其中。那接吻呢?


…………不知道。


高貴之君今日仍是魔鬼訓練,雖然休息時間根據夢大路栞的身體狀況做安排,但其激烈也絕非三言兩語能形容的。


“今天的練習就到這裡。”

「謝謝指導!」

“哈、哈……”


在眾人的回應下,歷經一下午的練習總算宣告落幕。栞坐在牆邊調整呼吸並補充水分,呆呆地望著另外四位前輩們的互動。


“今天是誰做晚餐?”

“啊!是我!”

“那正好!美帆,今天的晚餐不准放辣椒。”

“滿...

因為種種原因,原本要給幽幽子的生日賀文遲發了,總之,希望大家看得開心,以下放文——


牽手是什麼感覺?暖暖的,讓人心跳加速。擁抱是什麼感覺?很安心,會讓人不自覺地沉溺其中。那接吻呢?


…………不知道。


高貴之君今日仍是魔鬼訓練,雖然休息時間根據夢大路栞的身體狀況做安排,但其激烈也絕非三言兩語能形容的。


“今天的練習就到這裡。”

「謝謝指導!」

“哈、哈……”


在眾人的回應下,歷經一下午的練習總算宣告落幕。栞坐在牆邊調整呼吸並補充水分,呆呆地望著另外四位前輩們的互動。


“今天是誰做晚餐?”

“啊!是我!”

“那正好!美帆,今天的晚餐不准放辣椒。”

“滿,妳是什麼意思?”

“晶還敢說,晶沒看到今天栞喘得比平常還嚴重嗎?”

“唉……”

「嗯???」


即使被點名,栞仍然只是獨自低頭嘆氣,彷彿陷在自我世界出不來。眾人面面相覷,不曉得她們的翡翠之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此時,八千代走向她,輕輕推了下她的額頭。


“八、八千代前輩!?”

“栞妳怎麼了嗎?一直在嘆氣,剛才練習似乎也不在狀況哦~”

“對不起!我只是在想事情……”


愁眉苦臉的樣子令人擔憂,夢大路姐妹的共同缺點就是有心事也寧願悶在心裡,但正是因為她們什麼都不說,所以才更令人難過,最明白這點的莫屬身為白金之君的雪代晶。


“栞,到底怎麼了?”

“只要是能力所及的事,我們都會幫妳的喔!”

“雪代前輩、滿前輩……”


不知道是由於晶那嚴肅的表情,還是滿熱情的笑容所致,栞決定說出憋在心中的疑惑。不說還好,一開口一語驚人,讓所有人都瞪大雙眼,唯有八千代使著惡趣味的笑意。


“這個問題我們無法回答,但如果是文前輩的話,大概知道答案喔~”


於是隔天,栞照著八千代的話來到了巴食堂。


今天只是平凡無奇的一天,沒有食堂公演、沒有人滿為患,即使同好會成員忙進忙出,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些許疲態,今日依舊只是單純的星期五晚上。


看到妹妹在這種時間獨自出現在自己打工的地方,文多少有些疑惑,於是趕緊上前詢問。


“栞,妳怎麼來了?”

“……姐姐,能幫我嗎?”

“怎麼了!?難不成有人欺負妳嗎?是誰?晶?八千代?還是幽幽子?”

“前輩,今天大家都在,請別亂栽贓。”

“呃…抱歉……”

“塁,請別用那種眼神看我,不然我就把妳白色情人節作的夢告訴珠緒前輩。”

“我錯了……唯有那件事,拜託別告訴前輩!”


無視一旁的鬧劇,文領著栞到店裡最角落的座位,並送上茶水後,對話才重新開始。


“所以,發生什麼事了?”

“那個,姐姐。”

“嗯?”

“接吻是什麼感覺?”

“噗——!”


直球般突如其來的問題,被冷不防地投出,讓文受到過度驚嚇,忍不住把茶全數噴出,還差點嗆傷。


“咳、咳咳……等等!我說栞,妳幹嘛突然問這種問題!?”

“我有點好奇……每次跟幽幽子さん牽手的時候,心臟都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上次被擁住的時候,心跳明明跳的更快,但是卻很安心……”

“唉……所以妳想知道接吻會是什麼感覺?”

“嗯……八千代前輩說姐姐可能會知道,所以我才來的……”

“又是八千代那個傢伙……八千代也好,伊千繪也好,怎麼不管我讀哪間學校都會有人鬧我啊?真是的……”

“姐姐?”


看著妹妹像小動物般楚楚可憐的樣子,文也無法狠下心來不告訴她。說實話,當初奪走伊千繪初吻的時候,不僅不難受,緊張之餘反而還有些腦袋麻痹的上癮與刺激感,但她怎麼可能這樣跟栞說呢?


不得已,她只好拉著栞來到休息室前。


“妳進去找幽幽子吧。既然想知道,還是自己去找出答案比較好,放心,現在休息室裡只有幽幽子一個人。”

“我……可以嗎?”

“妳好歹也是現任翡翠之君,更何況,妳還是我夢大路文自豪的妹妹,別說喪氣話了,去吧!”


下一秒,栞便被推入休息室中,文在離去前還不忘將門反鎖,四坪的小空間,只剩下栞跟幽幽子兩人。


只見女孩正趴在桌上小憩,似乎不曉得剛才外頭發生了什麼騷亂,栞輕手輕腳地走到幽幽子身旁並跪坐下來,靜靜看著她。


細微呼吸聲隨著身子起伏的節奏,櫻桃小嘴微微閉上又張開,小巧的圓臉蛋上掛著與之不相符的黑眼圈,栞忍不住伸出食指往那稚嫩的臉頰輕輕一戳,不料,這一碰便驚醒了戀人。


“唔嗯……栞さん!?”

“對、對不起!我吵醒妳了!”

“沒事的……呼啊啊~話說回來,栞さん跟文前輩談完了嗎?”

“………”

“栞さん?”


只見栞雙唇緊閉,什麼話都不說,下垂的眉眼想讓人不擔心都難,偏偏幽幽子不喜歡強迫他人說出不想說的事,只好將身子向左一傾,不偏不倚地靠在栞的懷裡。


“幽、幽幽子さん!?”

“如果栞さん不想說的話,我不會勉強,不過請妳多信任我一些。”

“幽幽子さん……”


栞第一次見到如此示弱的幽幽子,讓栞十分驚訝,是因為她平時都用那份慵懶了遮擋內心所有的情感嗎?


“那個,幽幽子さん,我能……跟妳接吻嗎?”

“……不能。”

“說的也是……對不起,問妳這麼奇怪的事……”

“請別誤會。”


幽幽子牽起對方的左手,小心翼翼地撫著,若有所思地說。


“我只是,想多珍惜栞さん一點。我們才交往不到半年,正是因為初吻如此重要,所以我才想更加珍惜。因此在那之前……”


‘啾!’


幽幽子輕輕在少女的手背上留下印記,一瞬間,栞覺得全身溫度升高,雙頰跟耳根都變得紅通燙人。


“幽幽子さん……!”

“在我們都能為雙方負責前,請先讓我用這個代替吧!”

“……嗯。”


牽手是什麼感覺?暖暖的,讓人心跳加速。擁抱是什麼感覺?很安心,會讓人不自覺地沉溺其中。接吻是什麼感覺?不知道,但這個問題似乎不再重要。手背上的吻彷彿代表了一切,既然有了如此深摯的約定,那麼她再稍微等等也無妨。


恬淡的愛意滿溢在栞心裡,然而她有所不知,幽幽子所親吻的左手無名指,遲早會被冠上戀人的證明。

風泉ゆう(小幽)

ゆゆしお—凜明館學院祭

多虧@倉糬咕嚕嚕 賜予我腦洞,新的幽栞才能出爐,我想透過我爆棚的少女心,這篇內容應該ooc了,請大家斟酌食用。以下放文——


身為學生,令人期待的事有哪些?運動會?寒暑假?還是校園羅曼史?


對凜明館的學生來說,或許是學院祭。


凜明館女學校不像聖翔、席格菲爾特等專門培養舞台人的音樂學院,當今日演劇科改為同好會,基本上就是間極其普通的女子高中,但也多虧如此,珠緒等人也才有機會體驗到他校無法體會的學院祭。


在五人的討論下,演劇同好會決定經營和式食堂,有文負責掌廚的料理,也有珠緒做的甜點,更重要的,她們打算借用巴食堂的制服,化身一天和風女僕。


在每天沒日沒夜佈置社...

多虧@倉糬咕嚕嚕 賜予我腦洞,新的幽栞才能出爐,我想透過我爆棚的少女心,這篇內容應該ooc了,請大家斟酌食用。以下放文——


身為學生,令人期待的事有哪些?運動會?寒暑假?還是校園羅曼史?


對凜明館的學生來說,或許是學院祭。


凜明館女學校不像聖翔、席格菲爾特等專門培養舞台人的音樂學院,當今日演劇科改為同好會,基本上就是間極其普通的女子高中,但也多虧如此,珠緒等人也才有機會體驗到他校無法體會的學院祭。


在五人的討論下,演劇同好會決定經營和式食堂,有文負責掌廚的料理,也有珠緒做的甜點,更重要的,她們打算借用巴食堂的制服,化身一天和風女僕。


在每天沒日沒夜佈置社辦、試作餐點與日常練習的庸碌之下,轉眼間,學院祭很快到來了。


“文前輩!一份蛋包飯,還有一份白色燉菜!”

“我知道了!”

“珠緒,追加兩份抹茶冰!”

“好的!”


當珠緒和文在廚房與點餐單賽跑時,塁跟伊千繪在外場努力奔波,穿梭於客人之間,而幽幽子則在收銀台仔細盤算,必要時才會幫忙接待客人。

時間越是接近中午,客人越是絡繹不絕,除了原本巴食堂的熟客外,有更多人是為了一窺平時帥氣凜然的秋風塁難得穿女僕裝的樣子。


“秋風くん!”

“誒、是!”

“秋風くん好可愛!”

“誒、這個、我……”

“塁~把這個環境當作是在舞台上吧!現在的妳,是個名為秋風塁的帥氣女僕長。”

“女僕長………咳哼!……不好意思,各位小姐們,為了避免影響到其它客人,也為了不怠慢為小姐們服務,請各位降低音量,好嗎?”

「好、好的////」


此話一出,秋風塁後援會的女學生們瞬間安靜下來,紅著臉享受同好會的服務。當然,這不免受到了來自伊千繪的懷疑。


“我說幽幽子啊,塁是不是把女僕長跟執事搞混啦?”

“反正結果All right就行,這種小事就不必在意了~”


就在午餐時間過了一半,文剛好跟塁交班準備服務外場時,外頭再次傳出騷動。


「呀啊~好可愛!」

“嗯?發生什麼事了?”

“不、不好意思……”

“栞!?妳怎麼來了!?”

“姐姐!”

“哇!是夢大路栞!”

“好可愛!”

“完蛋,我過不去……”


眼看嬌小的翡翠之君即將被人群吞沒,栗紅色的短髮少女憑藉著自己同樣嬌小的身軀,不急不徐地穿過群眾,來到栞的面前。


“栞さん。”

“幽幽子さん……”

“女僕長~如果影響到其它客人的話,能否下驅逐令?”

“誒?這種事不能過問我的!那個……啊!文老爺!”

“誒!?嗯……凡是干擾到客人者,不好意思,我們就只能逐客了。”


再次,女孩們都安靜下來,只是為了一睹夢大路栞可愛模樣的人群也隨即離去。


“請跟我來吧~我來帶位。”

“好的……”


避免被他人騷擾,幽幽子溫柔牽上女孩的手,並帶她至靠窗的座位。


“幽幽子さん謝謝妳。”

“不足掛齒,這是我應該做的。”


不知該如何接話,栞索性將注意力轉移到戀人身上的制服,淡紅色的和服上盛開著一朵朵牡丹,深色的袴上綁著純白的荷葉邊圍裙,不知不覺,栞被如此可愛卻美麗的服裝吸引了目光。明明光顧巴食堂許多次,卻不曾好好注意她的制服,讓栞覺得有些新鮮。


“那個……幽幽子さん的服裝很好看,很適合妳!”

“謝謝……”


幽幽子試圖不讓臉上的熾熱紅暈影響做事的節奏,順利協助栞點餐後,來到廚房準備和珠緒交接時,一個高挑的身影光臨同好會食堂。


“栞,該走了。”

“雪代前輩……”


原來,除了栞之外,高貴之君都來到凜明館學院祭,而同好會作為栞最期待的最後一站,本想好好享受這樣的幸福,卻因晶的一聲令下而被掃去所有興致,無奈與失落明顯表現在少女的臉上。


“我說晶,今天就讓栞稍微休息一下也好吧?而且她也才剛來。”

“即使是前翡翠之君也不能影響既定的行程,我們接下來還有練習。栞,走了。”

“……對不起,幽幽子さん。姐姐謝謝妳。”


不得已,栞只好遵從前輩的話,往門口移動,就在她即將踏出門時,幽幽子及時抓住了她的手,並將栞拉向自己,栞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戀人護在身後。


“雪代さん,即使您是高貴之君,也沒理由不消費就帶走我們的客人吧?這樣我們會很困擾的。”

“………”

“幽幽子……”

“幽幽子さん……”


栞似乎希望她別把話說得太過分,於是想走到幽幽子面前阻止她,但幽幽子卻伸出右手擋住了自己。


“而且這裡是凜明館,又是同好會教室,想隨隨便便就帶走我的女人可沒那麼簡單!”

「哇啊啊啊……」

“!!!”

“幽幽子、妳!?”

“幽幽子さん……!”


全場學生無不震驚,連文都傻眼,只有栞看得出來,那是一半認真,一半演技,因為幽幽子的身體在微微顫抖,面對白金之君這樣與自己有著巨大實力差距的人,想用演技虛晃過去,多少會令人害怕。


就在雙方僵持、氣氛尷尬之時,外頭的跑步聲竄入眾人耳中,下一秒,木門被拉開了,散發黑色氣場的金黃色小身影映入眼簾。


“晶妳這個三流!叫妳別來打擾栞你是沒聽到嗎!?”

“滿!?不、那個……今天的練習……”

“妳這個舞台笨蛋!想練習自己先回去練不就好了!還是妳連滿的話都不聽了?”

“……抱歉。”

“那麼我們告辭了,栞妳好好玩,幽幽子ちゃん,你們慢慢來!”


蒼玉之君拉走自家主子,並關上門後,一瞬間鴉雀無聲,教室內的空氣似乎降到冰點。


“哈……”

“幽幽子さん!”


因為威脅離去,讓幽幽子終於鬆了一口氣,身體不受控制地突然腿軟坐在地上,讓栞擔心地也跟著坐下來,好讓幽幽子能靠著自己。


“雪代さん真是嚇人……”

“幽幽子さん……太亂來了……”

“不好意思,嚇到妳了。”

“我沒事的,謝謝妳,幽幽子さん!”


幽幽子靠在栞的懷裡,或許是因為剛才的異常緊繃,如今幽幽子覺得全身都使不上力,想著乾脆睡一覺,卻發現不知何時,文已經站在兩人眼前。


“我說幽幽子,妳要依偎在我妹妹懷裡到什麼時候?”

“嗯……呼啊啊~栞さん,能暫時保持這樣讓我睡個午覺嗎?”

“誒、誒!?”

“別答應她,會把幽幽子給寵壞的!還有,妳不快去換班真的好嗎?”

“沒關係的,就讓塁好好享受跟珠緒前輩一起工作的幸福吧~”

“幽幽子!!!”


凜明館學院祭就這樣戲劇性地平安度過了。


隔天晶跟滿兩人到學生會室時,發現一籃花籃放在門口,上頭的署名是 ‘田中幽幽子後援會’,至於幽幽子嘛……


“文前輩,我能不能去妳家避避風頭?”

“不准!”

「幽幽子ちゃん!」

“失陪了。”

「等等我們!」

“唉……”


看著一群女同學追著後輩跑,讓文忍不住嘆了口氣,看來同好會的一年級生都變成了校內的風雲人物了呢!

風泉ゆう(小幽)

ゆゆしお—承認

席格菲爾特為了增加與其它學校交流的機會,除了聖翔之外,也決定到其它兩校好好切磋。


考慮到八千代跟栞已經去過聖翔跟芙羅提亞,就只剩下前•翡翠之君所在的凜明館女學校未曾拜訪。


“歡迎大家來到凜明館!”

“這兩天請多多指教囉,珠緒ちゃん!”

“我們才是,雖然我們變成了同好會,但這次交流課程,我們五人會拿出實力應對!”

“嗯,請多指教。”


不同於過去那目中無人的高傲,晶不失禮節的善意讓珠緒跟文都驚訝不已。


此次交流課程由凜明館負責,想當然耳,以傳統聞名的凜明館必定是以此作為主題,而對古典藝術最熟悉的莫過於珠緒與幽幽子。


琵琶音響起,緩緩抬手,一個輕巧的運步、轉身,再...

席格菲爾特為了增加與其它學校交流的機會,除了聖翔之外,也決定到其它兩校好好切磋。


考慮到八千代跟栞已經去過聖翔跟芙羅提亞,就只剩下前•翡翠之君所在的凜明館女學校未曾拜訪。


“歡迎大家來到凜明館!”

“這兩天請多多指教囉,珠緒ちゃん!”

“我們才是,雖然我們變成了同好會,但這次交流課程,我們五人會拿出實力應對!”

“嗯,請多指教。”


不同於過去那目中無人的高傲,晶不失禮節的善意讓珠緒跟文都驚訝不已。


此次交流課程由凜明館負責,想當然耳,以傳統聞名的凜明館必定是以此作為主題,而對古典藝術最熟悉的莫過於珠緒與幽幽子。


琵琶音響起,緩緩抬手,一個輕巧的運步、轉身,再加上擺頭,看似輕柔和緩的典雅中,有著從沒接觸過日舞的晶等人實際嘗試過後才知道的辛苦,要是一個不注意,身體某部分的肌肉就可能會因肢體的過度緊繃而拉傷。


“日舞的練習就到這裡。”

“…………”

“晶?”

“我說文,妳來的時候練了多久才有現在的程度?”

“嗯……每天大概照三餐練吧?一練就是兩個小時。”

“這樣……”


見到晶若有所思的樣子,反而讓珠緒感到有些不安。


“那個,雪代さん?”

“日舞或許會比溜冰還難。”

“是的。師匠曾經說過,日舞是身心合一的藝術,要是沒有一定程度的覺悟與像拼命三郎的努力,再怎麼練都無法打動人。”

“覺悟啊……我記得珠緒ちゃん跟聖翔的香子ちゃん是千華流的同門子弟對吧?”

“是。不過還比不上花柳さん就是了。”


雖然是自嘲,但鳳滿看得出來,那紫藤色的雙眼中展露出的是無比的自信與過去所沒有堅定。


緊接著是淺談古典藝術,凜明館中,無人不知幽幽子有多愛大和藝術,僅僅一個小時內,九人便一口氣聽完了幽幽子淺顯易懂的落語、能劇、凈琉璃介紹。


“幽幽子さん辛苦了!”

“不會的,這是我能力之內的事。”

“之前感覺幽幽子さん總是一副慵懶的樣子,沒想到在談論傳統戲劇竟然這麼神采奕奕呢~”

“下次大家一起去巴食堂看落語吧!幽幽子さん的落語表演真的很精彩哦!”

“大家一起嗎?”

“該不會給幽幽子さん添麻煩了吧?”

“不,沒有這回事!雖然不成氣候,還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

“文~怎麼了?”

“……沒什麼,好了,我們也差不多該移動了。”


交流計畫有整整兩天,五人接受了宇梶老師的請託,下午要帶高貴之君逛校園。與其一群人到處跑,不如分組行動還來得有效率。珠緒拿出分配單,似乎是前幾天就規劃好的。


“文跟雪代さん、伊千繪跟八千代ちゃん、塁ちゃん跟美帆ちゃん、幽幽子ちゃん跟栞ちゃん,而我跟鳳さん一組,直到最後放學時間前都是自由活動時間,所以盡可能好好介紹,不過不能干擾到其它同學上課哦!”

「是!」

“那麼原地解散吧!”


才剛說完,伊千繪就完全將座長的忠告拋到九霄雲外,拉著八千代直直往外衝,然後不知道為什麼,美帆也跟著兩人的腳步,拉著塁向外跑,直到看見兩人的身影出現在操場後,珠緒才放下不安的心,準備帶著滿逛凜明館。


離開教室前,滿走向晶說了耳邊話,直到對方露出鐵青臉色再回來。到底說了些什麼呢?珠緒不知道也不會過問,席格菲爾特學生會長也背負著不少責任——至少她是這樣想的。


珠緒帶滿來到禮堂,舞台特有的布幕緞綢的味道充斥整個空間,即使是傳統校,舞台地板仍不見過多破舊,不過舞台中央踩起來倒是有些脆弱。


“珠緒ちゃん跟凜明館的大家很拚呢!Position zero都變成這個樣子了!”

“因為不想再輸了,失去過才會明白其美好這句話,已經深刻烙印在我們五人心中。”

“嗯,感覺得出來!……因為連眼神也不一樣了。”

“誒?”

“沒什麼哦,好了!我們出去吧!滿想參觀一下學校中庭呢!”

“我知道了!”


‘鳳さん想說什麼呢?’


珠緒抱著疑問,前往下一個地方。


空無一人,卻飄著淡淡的食物香氣,這裡是凜明館學生食堂。


“身為白金之君兼學生會長的妳,第一個想參觀的地方不是校舍而是學生食堂,該說真不愧是妳嗎……”

“想參觀哪裡應該是作為客人的我們可以選擇的吧?況且,席格菲爾特也有不少學生是因為學生食堂不錯而決定入學的。”

“原來真的有人這樣想啊?”


身為前•翡翠之君的文,曾經聽過相關的傳聞,但是否要相信見仁見智,自己選擇無視,晶則是相信嗎?


在一旁的販賣機買了兩罐咖啡,遞給坐在靠窗位置的晶。


無語是現在進行式,文默默低著頭無法直視晶,對身為席格菲爾特君王的晶來說,她是一個逃兵,不管過了多久,只要遇上對方,她都會這樣想。


“抱歉。”

“……誒?”


然而最先低頭的晶。


“當時,我應該早點找妳聊聊的。為什麼妳轉學?為什麼我沒有早點察覺妳心境的變化?我一直這樣反省著。”

“晶……”

“我沒想到妳的離開會對高貴之君造成這麼大的影響,無論是栞、高貴之君,還是我。”


第一次從晶口中聽到這樣的話語,除了驚訝還是驚訝,文無法流下淚,應該說早已流乾了,從她離開席格菲爾特的那天開始,她不知緊抓著曾經的校服以淚洗面多少次。


直到珠緒等人的出現,改變了一切。


“晶,謝謝妳!不過那都過去了,現在的我屬於凜明館,妳還是白金之君,這一年來不曾變過,也不會再改變。”

“……妳變了呢。”

“彼此彼此。聽八千代說妳很照顧栞,這點讓我挺放心的,那孩子能比我飛得更高、走得更遠。”

“放心吧!栞比妳想得堅強。”

“交給妳們了,晶。”

“那是當然。”

文終於露出了安心的笑容,一切都過去了。

“話說回來,剛才滿跟妳說了什麼?”

“已經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了,她說不好好跟妳聊聊心裡話的話,回去要罰跪Mr.White的鍵盤。”

“……妳辛苦了。”

“不想被失去過柚子醋的妳這麼說……”

“八千代告訴妳的?”

“不,是滿。

「…………」


即使是強者也會有煩惱——來自晶跟文心中無聲的嘆息。


凜明館作為一間歷史悠久的女校,或許是因為自己常常埋頭在衣服與飾品中,又或許是普通的惡性喜好,鶴姬八千代一直很想一窺這裡的更衣室。


“鏘鏘!這裡就是我們的更衣室!”

“哦哦~”

像是小孩子第一次考試滿分一樣地炫耀著,明明只是間極其普通且不算特別寬敞的更衣室,伊千繪卻露出大大地笑容。


而或許是這樣充滿感染力的笑靨,讓原本只是想稍微配合一下對方的八千代,發自內心地對這四分之一個教室的小空間感到讚歎。


“讓我看看哦~文前輩的櫃子是哪一個呢……啊、找到了!”

“吶吶!八千代ちゃん,文以前是什麼樣的人啊?”

“嗯?怎麼突然問這個?”

“誒嘿嘿,只是有點好奇啦!”


八千代看著伊千繪,突然變得些許潮紅的臉,加上不斷游移的眼神,就像是自己常常陪美帆看的愛情電影中,女主角的表情。


“伊千繪さん跟文前輩在交往?”

“誒!?妳怎麼會……”

“表情太明顯了啦!不過,真要說的話,以前的文前輩很可怕呢!”

“像鬼軍曹那樣?”

“更確切的說法應該是列奧尼達一世,但那是過去形象。”


列奧尼達一世是溫泉關戰役中率領三百壯士的斯巴達君主,不同的是,他率領眾士兵戰死,文卻離開了席格菲爾特,想到這裡,八千代一開始打趣伊千繪的笑逐漸變得無奈。


“我們都不曉得文前輩為什麼離開,只是,當她作為凜明館的舞台少女,再次出現在我們眼前時時,我卻覺得這是好事。”

“為什麼?”

“在席格菲爾特的時候,文前輩從來沒有笑過,即使打聽遍全校,大家也都這樣說:不苟言笑的絕對鐵面。”

“文她……”

“所以我很慶幸,文前輩終於找到了歸屬,凜明館似乎是她真正的居所,而且……”

“而且?”


不知道對方要說什麼,伊千繪只能歪著頭看著她,此時的八千代,眼神十分微妙,那是帶著憤怒的笑。


“明明我也做了不少惡作劇,結果文前輩卻搭理了音無前輩這點讓我很不甘心啊~到底是怎麼做的,請務必讓我拜見一下。”


八千代的眼中的怒透出了些許的寂寞,強顏歡笑可騙不過觀察敏銳的伊千繪,那麼稍稍擺出前輩的樣子倒也不壞。


“八千代ちゃん……交給我吧!伊千繪ちゃん整人大典的內容,可是比海還深哦!”


‘文就放心交給我吧!’

‘拜託妳了,伊千繪さん。’


操場,那是青春年華的少女們揮灑汗水的地方,無論是否為舞台少女,只要是學生,都一定有過這種暢汗淋漓的快感。


塁跟美帆即是典型中的典型。


“哈……哈……”

“哈……哈……真、真不愧是紅玉之君,體力很不得了呢!”

“秋風さん也是,席格菲爾特的一年級中,就連八千代也只能勉強跟上我而已!”

“是這樣嗎?總覺得被這樣說有些害羞。”


美帆曾聽說塁是個容易害羞的人,第一次在地下劇場交手時,感覺像是在顧慮什麼一樣,但現在那種微妙的感覺似乎消失了。


“秋風さん,有件事我想問,感覺凜明館眾人變得不太一樣了。”

“不太一樣?”

“我也說不上來那種感覺,簡單來說應該是…眼神變了,尤其是巴さん跟文さん。”


聽到這裡,塁會心一笑:原來這麼明顯啊!


“凜命記,那是我們凜明館女學院代代相傳的傳統戲曲,然而卻在多年前,被前輩們捨去,不過作為最後一屆演劇科的我們使其再度綻放。”


這些事,美帆第一次聽說,即使做了不少調查,卻沒想到還發生了這種事。


“失去一切的我們,尤其是珠緒前輩更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我事後才聽幽子說,前輩們本來想一肩扛下所有責任,即使被退學也沒關係的想法。”

“退學……”

“只是東窗事發,被幽子發現後,珠緒前輩終於決定依賴我們,這點真的……”


說著說著,塁流下了眼淚,當初自己陷入一片黑暗時,珠緒再次成為了她的星光,伸出手指引著她,不過少女不知道的是,在珠緒心中,就是因為塁如此值得依賴,所以她才會什麼都不說就將她喚回舞台。


“秋風さん,很喜歡巴さん呢!”

“我、那個…嗯,最喜歡了……”


即使小聲,但還是一清二楚地傳入美帆的耳中,被這樣深摯的愛所感動,美帆下意識地在塁的面前土下座,當然,這嚇得塁手足無措。


“劉さん快起來,不能隨便土下座的!”

“秋風さん,請幫幫我,請教我如何表白!”

“誒?誒誒誒誒!?”

“我一直都喜歡著八千代,之前愚人節時有說過類似告白的話,卻被無視掉了。”


塁極度沒有自信,想當初能告白成功也是多虧了文的推波助瀾才讓她鼓起勇氣,因此教他人怎麼告白什麼的,根本是天方夜譚,但既然美帆的這麼懇切地拜託自己了,她又怎麼好意思拒絕。


“……雖然可能幫不上什麼忙,我會努力的!”

“請多多指教!”


高貴之君的住宿基本上也是跟著下午的分組,珠緒跟塁已經提早回到桐花庄準備晚餐,伊千繪跟幽幽子負責帶領晶等人回到宿舍休息,文則是把晶的行李搬到自己住的公寓後,再回到桐花庄幫忙做晚餐。


“啊啊~好累……”

“謝謝妳幽幽子さん,今天一天辛苦了!”

“啊~沒事的,畢竟今天也說了不少落語跟關於古典藝能的東西,我已經挺滿足了……呼啊啊”


距離晚餐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忙碌了一整天終於能休息,幽幽子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決定利用這段空檔久違地小睡一下,不待栞反應過來,幽幽子便趴在床緣,逕自進入了夢鄉。


栞沒想到幽幽子真的說睡就睡,本來有些關於古典藝術的事想問,乾脆等到晚餐後吧!


栞回想八千代常告訴自己:觀察一個人很有趣,她情不自禁地盯著幽幽子的臉,雖然眼前的前輩行為模式十分單純,但如此近距離的看著對方還是第一次。


小巧標緻的圓臉蛋,眉間因為睡眠自然放鬆,所以沒有之前跟自己一起時,偶爾的煩惱緊蹙,規律的呼吸加上時不時抿起又張開的櫻桃小嘴,僅僅如此就讓還是國三生的栞感到一陣小鹿亂撞。


‘叩叩!’


“幽幽子、栞,出來吃……飯了……”


開門的一瞬間,文看到栞正在跟幽幽子接吻,或許是自己眼花,即使如此,那距離確實近得引人遐想。


“姐、姐姐!?”

“栞,這是怎麼回事?”


文此時此刻覺得自己就像個抓姦的女人,但對象卻偏偏是自家妹妹跟後輩,先撇去睡著的幽幽子,這不管怎麼想都是栞主動靠近的。


“那個……我……”


毫無理由地結巴,這以栞的個性來說相當罕見,這更讓文確定剛才必定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讓妹妹難以啟齒。


“文~妳們好了嗎?啊咧?”

“文前輩,栞怎麼了?”

“難不成幽子又在睡覺了嗎?”

“……發生了一些事,我們晚點過去,不過幽幽子倒是睡死了。”

“嗯。嗯?………幽子,妳要裝睡到什麼時候?”

「裝睡!?」

“……唉……塁,不會察言觀色就是指妳。”


沒想到夢大路姐妹被幽幽子的演技耍得團團轉,這更讓文感到憤怒。眼看情況馬上就要失去控制,伊千繪跟八千代不顧本人意願,直接將文拉走,並吩咐塁叫珠緒來處理這火冒三丈的柚子醋愛好者。


房間一轉眼又只剩下幽幽子跟栞。


尷尬的氣氛圍繞在兩人之間,栞完全沒有意識到剛才幽幽子在裝睡,還自顧自地盯著對方看,光想到這裡,滾燙的燥熱感在臉頰蔓延,她多想挖個洞縮進去,為了掩飾羞臊,栞只好低著頭,什麼話都不說。


“栞さん。”

“誒?啊、是!”

“栞さん之前說過喜歡我這件事,是真的嗎?”

“……是的!”


幽幽子等人在凜明館失去過太多東西,因此是不是認真的,看眼神就知道。炯炯有神的翡翠色眼瞳,即使滿臉通紅,但那對視不閃爍也不迴避的堅定目光,已經足以說明栞對幽幽子感情有多麼認真。


此時,外頭傳來腳步聲,幽幽子只說了句 ‘失禮了。’ 便直接將栞擁入懷中。


“誒!?幽、幽幽子さん!?”

“噓……請先配合我一下。”


門 ‘磅!’ 的一聲被打開了,原本怒氣沖沖的文看到開門後的景象,只能傻傻地愣在原地,接著趕來的七人看到後,有三人感動地說恭喜,還有三人笑著說明天早上要煮紅豆飯,晶則是看了看後又回去餐桌前坐著等開飯。


“文前輩,雖然栞さん沒有說,不過我們已經在交往了。”

“幽幽子さん……”

“不、不會吧……”

“是真的,不然栞さん怎麼會每個月都剛好在我表演時,來到巴食堂?”

“栞,這是真的嗎?”

“……嗯。”


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文失去語言能力,傻愣著發呆,畢竟栞是她唯一且最愛的妹妹,從小寵她寵到大,如今聽到她跟後輩交往,也難免會無法反應過來。


不過文倒也不是不開明,即使晚上大家吃飯的氣氛有些死氣沉沉,隔天早上還是很用心地親自準備紅豆飯,這當然讓栞開心得無法自已,淚珠一顆顆落下。


“姐姐……我……”

“真是的,還是一樣這麼愛哭。幽幽子,要是妳敢欺負栞的話,妳就完了。”

“了解~栞さん,手帕給妳,把眼淚擦掉,然後晚點一起練習吧!”

“……嗯!”

“Foo~有情人終成眷屬,既然文都承認了,那接下來就只差婚禮了呢!”

“哦~這樣的話,栞、田中さん,妳們的的婚紗請務必讓我製作!”

“伊千繪,不想吃早餐的話就先去學校吧!”

“誒!?我要吃!”

“八千代也是,別亂說話!”

“難不成美帆也要一件嗎?”

“不是那個意思!”

「哈哈哈!」


這兩天的交流課程,由此順理成章地變成了幽幽子與栞見小家長文,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