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ゆり

295浏览    8参与
刻花玻璃橱

【ゆり组】还会再见吧

渡边翔太x宫馆凉太

女装不良x双面班长 

ooc校园文


“喂,翔太,那个老太婆又和你啰嗦些什么了啊。”

正在看书的宫馆听到声音后抬头,翔太前脚刚踏进教室,二人视线相撞,宫馆匆忙低下头。他的裙子可真短啊,好危险。宫馆这样想着,捏着书页的手指有些颤抖。

不知道是桌子之间的过道太窄了,还是渡边故意的,他几乎是擦着宫馆的胳膊走了过去,在其后座趴下。三三两两的人围了上来,刚刚喊话的人率先揉了揉翔太的脑袋。

“别碰我头啦,假发很容易掉的。”渡边一把扯下对方的手,又整了整毛衣的褶皱,“真麻烦啊,这群老顽固说我穿裙子不得体,要我换掉。”

“唉?我们翔太的腿这么漂亮,没有比他更适合mini...

渡边翔太x宫馆凉太

女装不良x双面班长 

ooc校园文


“喂,翔太,那个老太婆又和你啰嗦些什么了啊。”

正在看书的宫馆听到声音后抬头,翔太前脚刚踏进教室,二人视线相撞,宫馆匆忙低下头。他的裙子可真短啊,好危险。宫馆这样想着,捏着书页的手指有些颤抖。

不知道是桌子之间的过道太窄了,还是渡边故意的,他几乎是擦着宫馆的胳膊走了过去,在其后座趴下。三三两两的人围了上来,刚刚喊话的人率先揉了揉翔太的脑袋。

“别碰我头啦,假发很容易掉的。”渡边一把扯下对方的手,又整了整毛衣的褶皱,“真麻烦啊,这群老顽固说我穿裙子不得体,要我换掉。”

“唉?我们翔太的腿这么漂亮,没有比他更适合mini裙的人了哦。”

“你还真是变态啊······”

“哈哈哈哈哈。”

······

围过来的几个人说起了其他事情,渡边无心参与,他漫无目的地扫视教室,最后落在前排的宫馆身上。他身边的窗帘被风吹起,白色的纱幔若即若离,渡边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指已经按在宫馆的脖颈上了。宫馆回过头来,面对的却是同样错愕的渡边。

“放学要去那里吗?翔太。”

自觉是错觉的的宫馆默默转回身去,书已经停在那一页很久了,自从渡边进教室开始,他就一直在留意他的动静。

渡边应和了朋友几句,突然站起走到宫馆身边:“我刚刚看见有东西从窗外飘了进来,落到你脖子上,帮你拿下来了。”

“喔······谢谢你。”宫馆看着渡边,认真说道。

“嗯。”渡边满意地笑了,身后的小团体却在起哄。

“什么嘛,翔太,在背着我们和班长套近乎哟。”

“我吃醋了喔,翔太~”

渡边作势伸出拳头要揍人,脸上却挂着笑容:“喂喂喂,真拿你们没办法啊。”

 

“君に似し姿を街に見る時の

こころ躍りを

あはれと思へ”

(翻译: 

“街上见到像你的身姿的时候,

心就跳跃了,

你觉得可悲吧。”周作人译,下文同。)

 

书停在这一页,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宫馆在春风中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很久以前就认识了,是初中的远足吗?不不,似乎还更早,幼儿园拍毕业照的时候,站在自己身边没有看镜头的那个小孩是他吗?相片在搬家的时候弄丢了,所以也无法确定。是因为自己太在意,才会扭曲记忆,制造早就相识的假象吗,宫馆正欲翻页,一阵凉意袭上后颈,他捂着脖子回过头来,看见不知所措的渡边,渡边一脸恶作剧被发现般的窘迫。

是错觉吧,宫馆这样对自己说。在渡边和他解释了缘由之后,宫馆感到肚子里沉睡的蝴蝶扇起了翅膀,心跳如擂鼓,传达到大脑里只落下一句轻轻的感叹,渡边的手可真凉呀。

他很冷吗?裙子太短了,裙子下面······宫馆的脸唰地一下红了,渡边有着很漂亮的、洁白光滑的小腿呢。他突然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教室冷静一下,渡边叫住了他:“凉太,你要去便利店吗?”

并没有这个打算的宫馆点了点头,看见渡边露出笑容又匆忙低下头去。

“帮我带一罐番茄汁可以吗?”

宫馆有些失落地答应下来,逃也似地离开了教室。

“什么嘛,也不等我说要什么就跑了。”

渡边上手扯住了那人的耳朵:“喂,我不许你使唤他。”

“真搞笑,凭什么呀,你们是在恋爱吗?”

另外几个人爆发出如地崩山摧的笑声,渡边仍好脾气地笑着:“适可而止吧!”

 

 

忘了是哪一年的初春,公园里积了一层薄薄的新雪,小渡边偷偷将脸埋进雪中,在不远处的荡秋千的小宫馆看见了,好奇喊了一声:“你在干嘛呀。”

小渡边吓得急忙站起身来,脸上还沾着亮晶晶的雪粒,环顾四周,直到看见秋千上的小孩:“什么嘛,吓死我了,我在埋我的秘密。”

“埋秘密?那是什么?”

“小孩子不要问这么多唉,都说是秘密啦。”

“你不也是小孩子嘛。”

小渡边抓起花坛上的一团雪,向小宫馆跑去,秋千上的小孩下意识拿胳膊挡了下脸,结果预期中的雪球没有砸过来,反倒是一个面目狰狞的雪人出现在他眼前——如果那两坨堆积物姑且称得上是雪人的话。

“这是什么?”

小渡边认真地看着他:“这个小雪人送给你,大人的事情就不要再过问了。”

在制作者期盼的目光下,小宫馆接过了雪坨子,体贴地回复:“好。”

“如果明天还能再见面,我就告诉你。”

“好。”

 

“やはらかに積れる雪に

熱てる頬を埋むるごとき

恋してみたし”

(“把发热的面颊

埋在柔软的积雪里一般,

想那么恋爱一下看看。”)

 

那是第多少次见面?小宫馆和小渡边告别回家后就发了高烧,完全忘记了他们的约定,第二天的公园里,小渡边在秋千边的攀爬架上等了很久。

 

 

CELICA

“有了cub后,就可以带上岛村去任何地方了吧……”

“有了cub后,就可以带上岛村去任何地方了吧……”

CELICA

摸的安达和岛村

被漫画里安达与岛村之间细腻的神态动作描绘打动了…看似自卑像犬子一样的岛村实际上在感情上却是攻什么的,我实在是遭不住了,感觉在平日可能是岛村为主导,但在干那啥事的时候应该安达就是主导方了吧嗯(醉语

在安达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虽然我是bad end了…悲

摸的安达和岛村

被漫画里安达与岛村之间细腻的神态动作描绘打动了…看似自卑像犬子一样的岛村实际上在感情上却是攻什么的,我实在是遭不住了,感觉在平日可能是岛村为主导,但在干那啥事的时候应该安达就是主导方了吧嗯(醉语

在安达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虽然我是bad end了…悲

綾桜ちづる

一开始是外传篇

-

◆【序】未来物语/ネギトロ

-

◆【页面】第四页/确认               

◆【页面】第五页/确认     

◆【页面】第六页/确认

-

◆爱情与工作,信任与不安全感,

如果必须面临舍弃的抉择,那么你会在其次中舍弃的是?-初音           ...

一开始是外传篇

-

◆【序】未来物语/ネギトロ

-

◆【页面】第四页/确认               

◆【页面】第五页/确认     

◆【页面】第六页/确认

-

◆爱情与工作,信任与不安全感,

如果必须面临舍弃的抉择,那么你会在其次中舍弃的是?-初音               -    ◆不要因为尚未尝试,就先让自己弃权-初音               

◆胆怯迈步的我,却被ミクさん吸引目光,往前一步-巡音               -

◆简介:               

「理想与需求,往往都让人矛盾不是吗」?               

「若有机会,,我想要跟你同时站上舞台,一起迎我们的未来」?

-               

◆谢谢您阅读               

◆Thank you for reading

-

下一頁 / 第七頁 / 預告
-

等我工作完后再继续画,除非我忙到没有空画图               

就算累了,我还是最喜欢画图了,大喊!!!               

如果没有甜百合,我会想外传篇补充               

谢谢您阅读         

綾桜ちづる

◆【序】未来物语 / ネギトロ
-
◆【页面】第一页
◆ 一切从零开始 - 初音
◆ 憧憬与仰慕之心 - 巡音
-
◆简介 :
「心」向往的方向是?
一切从不认识,再让我们开始物语
是从什么时候,改变了我们的关系?
又是从什么时候,扭曲了不该拥有的一切?
-
◆【页面】第二页
-
 ◆从妳的眼瞳中看得出一个人的品德与榜样 - 初音
◆ 若有一日,能成为像妳一样光彩夺目的人吗?- 巡音
-
◆简介 :
「人有千算万算,不如天有一算」?
就像命运一样,你想选择抵抗?还是选择投降?
还是像平...

◆【序】未来物语 / ネギトロ
-
◆【页面】第一页
◆ 一切从零开始 - 初音
◆ 憧憬与仰慕之心 - 巡音
-
◆简介 :
「心」向往的方向是?
一切从不认识,再让我们开始物语
是从什么时候,改变了我们的关系?
又是从什么时候,扭曲了不该拥有的一切?
-
◆【页面】第二页
-
 ◆从妳的眼瞳中看得出一个人的品德与榜样 - 初音
◆ 若有一日,能成为像妳一样光彩夺目的人吗?- 巡音
-
◆简介 :
「人有千算万算,不如天有一算」?
就像命运一样,你想选择抵抗?还是选择投降?
还是像平凡的问题选择避而不谈?
梦寐以求的人生,就好像在作梦一样
天降下来的是福与缘,还是灾与难?
就像一条绳索将我们绑在一起如同蝴蝶效应般
往往永远不知道出口在哪里?
结束的终点站又在哪儿?
-
「未来物语」谢谢您阅读
-
<外传>下一篇登场,赠送甜蜜蜜的Love
-
天气热,不过还是再画图!
因为还在刚开始的状况下
目前不会这么甜,
所以下一篇特别画了外传篇,会甜一点
感谢平时喜爱ネギトロ的您
非常感谢您每一年的照顾与关注
谢谢您 (๑•̀ㅂ•́)و✧ 

綾桜ちづる

Happy birthday.

祝福樂正綾生日快樂!

非常感謝您閱讀

Happy birthday.

祝福樂正綾生日快樂!

非常感謝您閱讀

钱有多

抬手探星 第一话 初秋的晴空

前言

这是一个小小的 简单的 平淡的 故事

是初夏 林中清晨 树隙中 打下来一束阳光中 细小的尘埃们 轻飘飘的 缓缓的 落在地面上 落在落叶中 渐渐化为一体 消失不见

是上一个旅人 轻踩过的 几乎不可见痕迹。

第一话 初秋的晴空

“我记得她说过一句话:你是我路过的风景”

我拿着画板坐在草地上 铅笔在我手里打转 面前是学校后面一块刚刚开发的工地  远处是一块块绿色的小山坡 红色...

前言

这是一个小小的 简单的 平淡的 故事

是初夏 林中清晨 树隙中 打下来一束阳光中 细小的尘埃们 轻飘飘的 缓缓的 落在地面上 落在落叶中 渐渐化为一体 消失不见

是上一个旅人 轻踩过的 几乎不可见痕迹。

第一话 初秋的晴空

“我记得她说过一句话:你是我路过的风景”

我拿着画板坐在草地上 铅笔在我手里打转 面前是学校后面一块刚刚开发的工地  远处是一块块绿色的小山坡 红色的泥土 黄色的挖掘机

今天的天气还不错 老师让我们到外面来写生 同学们四处散开 有的选了一颗一人高的枫树苗 红的黄的叶子在这块大部分都是绿色的后花园很是显眼 有的就地画起了花坛 有的嬉戏打闹 有的默默思考…

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动笔了 我扭头看看旁边的同学:啊 她都开始铺色了

真无聊啊

我挑来挑去 不知道画什么

“你构图都没想好吗?你打算画什么啊?”也许是我太划水了 很快就被老师注意到 老师从我身边经过

我点点头 拿着笔对着对面的山做势丈量比例 不过毕竟这么多学生呢 陈老师只是问问 接着又转到其他同学那边去了

真是…突然要画风景 我根本不知道画什么好 

回过神来 画纸上已经有了几笔不知所谓的线条

“要是画对面的山拖拉机泥巴什么的 好像会被骂的吧…”一道淡淡的女声从右边传来

我回头看去——齐刘海下 是她的漠然的眼神 正打量着我 阳光打在她脸上 些许刺眼 嘴角稍稍上扬 目光中似乎带点点戏谑 偶有清风吹来 黑色的短单马尾稍许摇动…

我嗯了一声 不去看她

她好像也只是对同学一时兴起的提醒 又继续调颜料上色去了

我生性冷淡 不擅与人相处 虽然心底明知道这是人家好心 但哪怕是礼貌的感谢也说不出口 

气氛稍有尴尬

虽然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对话 但是我们只是认识没多久的同学 不甚了解 面对这种搭话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能保持沉默

我把应付老师的构图擦掉 认真思考到底画什么

不过我可能实在不是一个坐得住的人  没过多久又开始观察周围的人

老师口中的认真画画的学生们已经开始铺完大色块 画好大部分 正打算做细节调整了 画的慢的也已经换过几次水了 当然也有摸鱼的甚至是打闹的然后被老师训斥“不要打扰其他同学”的

我偷瞟一眼右边 她看起来好像在画教学楼作背景的那一角 已经在画起了细节 构图 透视 处理得还行…

“我们的第一次写生课过了一半了啊 还没画完的同学动作要加快了!”老师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啊——我看了我的画板 不禁低声哀嚎 算了 随便画了

“好多同学都在画对面的山啊 花坛啊 我们要有擅于发现美的眼睛——比如就画一棵树一块草地 细节可是很漂亮的!大家要把细节画出来 还有同学画得很乱很笼统  有些东西不用全部画啊 要注意取舍…”老师在那边絮絮叨叨 初秋的太阳和微风令人昏昏欲睡

写生课结束后 我们回到教室 虽然今天下午全是画画没有文化课 但是还是要集合一下开个班会再放学

班主任今天没有来 班长在讲台念叨某些同学上课不遵守纪律 等到班会结束放学已经是半小时后了

同学们陆陆续续离开 还有几个学生和我留在班上没有走 反正七点要开始晚自习 我懒得挪地方了

前面传来一阵嬉笑 是她们几个在玩一种吃百奇饼干的游戏:两个人各咬着棍状饼干的一端 然后吃下去 不能碰到嘴唇 来比较谁合作吃剩下的最短

男生们围着起哄:看女生们玩这个真刺激 我是没见男生玩这个 但是他们私下里玩过也说不定呢

想到了这个场面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岚岚 走 我们也来!”坐在我前面的王咲手里正剥着橘子 起身就一把拉起我 她是副班长 是我刚入学时接待我的人 也是我第一个接触到的新同学 是个总是笑着很阳光的有着长长马尾的女孩子

诶?我被她拉过去 几个女生正在争论输赢 王咲捏起一根百奇含在嘴里 把另一头对着我 冲我昂起下巴

“你们俩试下”“快点呀”同学们示意我快上

我或许是好胜心作祟经不起挑拨也脸皮厚起来 咬住了饼干这头 她的脸在我面前逐渐放大

好近!太近了!

我看到她眼里浓浓的笑意和倒映的自己

我感觉脸颊有点热 周围是大家的哄笑 

!!

我瞪大眼睛!刚刚好像碰到了!我咬断饼干偏过头去

偷看了眼王咲 她好像没有在意 和其他人的比较后把剩下的饼干吃了下去 又吃两口橘子 好像是处于胜利的兴奋中 在同学们怂恿下 还跑来用嘴喂了口我橘子

??

我已经不记得我怎么回到桌位上 耳边嗡嗡作响 教室渐渐热闹起来 快要上课了

唔 算了 可能这是一种友情表达方式吧 我说服自己 大家都是这么玩的 不小心碰到也无所谓吧 好像就我在意的样子 大家都没说什么 那我又搞什么特殊呢

打铃声响

数学老师抱着一摞书走进来 扶了扶他的眼镜 

因为艺校生 专业课程占了大半时间 所以和普通高校不同 我们的晚自习有时候不是自习而是上文化课

“上课!”

“起立!”

“老师好”“同学们好”

“坐下”

“今天我们讲这个二次函数……”

我把课本盖在草稿纸上 偷偷画起了动漫人物 我不喜欢上数学课 六年级的时候数学老师没收了我的课外书 初中转学过来有半学期没念 从此数学就很差  我无聊的开起小差

上完晚自习 已经是九点半了 宿舍有点远 我混在人群中慢慢走回去

想起刚刚转学过来时

我的情况有点特殊 其实我刚开始是念的普通高中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 休学在家的日子十分无趣 父母经不起我软磨硬泡又送我来读书 但是我已经不想回原来的学校也回不去 只能选择艺校 当时想着自己不喜欢数学念不了财经 不会跳舞念不了舞蹈 选来选去选了个自己感点兴趣的美术——初中生自己画的画还被美术老师表扬过呢

不过现在想想 画画可真不是我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事呢!

刚开学 在找班级的时候 就碰到了王咲 她主动介绍自己问起我名字顺便帮我找座位 爽朗笑脸给我的印象倒是挺深 发现我就坐在她后面还很是夸张的轻搂了一下我…

“一起回去吧”是稍稍耳熟的声音 我过回头 路灯下是她乌黑的双眸

“好”我惊讶于自己下意识的回答

随后是一阵沉默

“你和副班长以前认识吗”她突然开口 声音平淡得听不出什么感情

“没有啊 我们就是前后桌吧 她挺照顾我的”

“…”

见她不做声我又问道“…怎么了吗”

“没有…看到你们在做那个…”她摇头

我们走在马路上 影子被拉长  倾斜 变淡 跑到身后 再重复

这段有点摸不着头脑的对话 我当时并没有想太多

第二话 我想和你接吻

SUMMER DAY WHISPER

センティフォリア

Album - Labyrinthus

センティフォリア

Album - Labyrinthu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