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りんあこ

3605浏览    22参与
ハクノン

1-4:p站「きたむらとおる」

5-6:推特「@nkncc_」

7:推特「@naeto_hoshi4」

8:推特「@thfuran1117」

9-10:p站「TEIN」

1-4:p站「きたむらとおる」

5-6:推特「@nkncc_」

7:推特「@naeto_hoshi4」

8:推特「@thfuran1117」

9-10:p站「TEIN」

ハクノン

1-5:推特「@mm_3ss」

6:推特「@hosokawa_0729」

7:推特「@nkncc_」

8:推特「@Dd_U3U」

1-5:推特「@mm_3ss」

6:推特「@hosokawa_0729」

7:推特「@nkncc_」

8:推特「@Dd_U3U」

ハクノン

p站「きたむらとおる」

尊得我落泪,りんあこ锁了,钥匙我吞了。

完整版↓

https://pan.baidu.com/s/1pFTGOEbodAPAL98CRCpLdQ

nek1 


p站「きたむらとおる」

尊得我落泪,りんあこ锁了,钥匙我吞了。

完整版↓

https://pan.baidu.com/s/1pFTGOEbodAPAL98CRCpLdQ

nek1 


ハクノン

1-2:p站「パピラブ」

3-5:推特「@ryu_minbs」

6-7:推特「@Guthrie_kaiten」

1-2:p站「パピラブ」

3-5:推特「@ryu_minbs」

6-7:推特「@Guthrie_kaiten」

白卷

lof也存一下
*占tag致歉
*因为是子代所以并不算邦CP粮,打tag是为了方便有屏蔽tag的人尽量不踩雷
*所以:占tag致歉
p1书面设定
p2-7是五个孩子的图
p8.9是一些闲杂设定
*重说三:占tag致歉!

lof也存一下
*占tag致歉
*因为是子代所以并不算邦CP粮,打tag是为了方便有屏蔽tag的人尽量不踩雷
*所以:占tag致歉
p1书面设定
p2-7是五个孩子的图
p8.9是一些闲杂设定
*重说三:占tag致歉!

奈良山的树

3.女儿们的聚会

前言碎碎念:本篇纯子一代登场(是啊真怪还有人写这种东西)孩子分别是ykls,冰川双子,mcrn,tmhm,akorin,mskk的

其他cp取向:ksar,taesaaya,小明rock,彩千圣,evemaya

占tag致歉,不喜就不用看了,娱乐向哈

————————————————————————

今天的Circle并不像往常一样热闹。大厅内的灯也只开了小部分,稀薄的白炽灯光与门外的阳光相比显得懒洋洋。透过玻璃门只能看到空无一人的柜台,再深处处于一片黑暗中。偶尔有不知情况的少女背着乐器走进,看到玻璃门上的字条后怔了怔。

那上面分明写着“Circle今日暂停营业”。是麻里奈小姐那利落...

前言碎碎念:本篇纯子一代登场(是啊真怪还有人写这种东西)孩子分别是ykls,冰川双子,mcrn,tmhm,akorin,mskk的

其他cp取向:ksar,taesaaya,小明rock,彩千圣,evemaya

占tag致歉,不喜就不用看了,娱乐向哈

————————————————————————

今天的Circle并不像往常一样热闹。大厅内的灯也只开了小部分,稀薄的白炽灯光与门外的阳光相比显得懒洋洋。透过玻璃门只能看到空无一人的柜台,再深处处于一片黑暗中。偶尔有不知情况的少女背着乐器走进,看到玻璃门上的字条后怔了怔。

那上面分明写着“Circle今日暂停营业”。是麻里奈小姐那利落的笔迹,句尾还画了个一脸抱歉的卡通小人。

少女失落地嘀咕着“明明今天是工作日啊…”,向后转身。心里想着要去哪里练习时,不小心撞到了某个人。

“啊”

短暂的失衡后,被一双手扶住了。

“喔噢…!你没事吧?”

很普通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抬头看去,只见得一张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脸。单看那脸部的线条,鼻梁与唇型,还以为面前的人是美咲。可是眉眼间看上去总觉得有些熟悉,不像是美咲…尤其是那金黄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发色…

“里美阿…里美?”

自己的名字被对方呼唤着时才意识到失态,里美慌张地从被搀扶着的状态站起。

“啊,谢、谢谢你…”

站起来后,才发现对方穿着一身侦探般的衣服。是Cosplay吗?

“走路的时候小心安全哦?哪怕是在人行道上,也会有危险的”

用老母亲一样谆谆教导的语气告诫里美后,对方向里美挥了挥手,转身打开了Circle的大门进去。注视着她的身影消失在Circle玻璃门后的黑暗中,里美方才缓过神来。

“那个人,是谁啊…”

她喃喃。

 

与此同时,进入了Circle的少女,比里美更慌张地打通了一个电话。

“喂?纱季ちゃん?星有没有和你一起行动?没有?!”

她长叹一口气,没有拿着手机的左手捂住自己的脸。

“不是说了要看管好星吗…我见到里美阿姨了,注意不要让星见到她。星的话,绝对会说激动地漏嘴的…”

安静的Circle里只有皮鞋与地板相互轻击的声音,少女直奔录音室而去。握住门把的时候,恰好对着电话那边说“好的,那我等着你过来”之后按下挂断键。

“星,真让人头痛…”

少女摇了摇头。不过,她现在有比户山星更加麻烦的人要面对。

按下门把拉开门的那一刻,吵嚷的声音与明亮的灯光从门后一同倾泻而出。

“凑さん啊~这样严肃正经可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啊~~”

“青叶さん,有些事情关乎到我们大家的未来,你应该更认真一点才对”



只见得明亮的录音室内此时摆了一张足够12人坐的圆桌,坐在最左边的人双手抱在胸前,严厉地看着对面的人。她一头浅紫的长发,在脑后梳了个单马尾。侧发和马尾的尾端都是卷起来的,直发自然地衔接着卷发总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卷发的部分,稍微有些亮丽的棕色掺杂在其中。

身着打扮的样式干净利落,不禁让人想起科幻电影中的警察制服。款式酷似西部牛仔服的黑色纳米纤维上衣用紫色条纹装饰着,衣领故意被立起来遮挡住半个侧脸。上衣拉开的拉链下露出紫黑相间的领带,口袋处还别着一个徽章。徽章以紫色蔷薇为中心,下面写着三个字母——R.S.G。

“我觉得…也是…这件事很重要……就像是打败魔神前的祭祀……”

左边的第二个位置,坐着的人同样穿着相似的制服。不过细节上稍微有不同的地方——她戴着宽大的银白边兜帽,足以遮住自己的半脸。兜帽底下伸出几缕深紫色的长直发。这人看上去好像分外拘谨,说话的声音有几分底气不足。

“嘿诶~可是也没什么嘛~”

坐在最右面的人懒散地抻了抻腰。向上抻的时候,黑色的帽衫下边缘隐约露出白皙的腰和肚脐来,不过她不介意就是了。如果提醒她露出来了,恐怕还会被对方坏笑着反调戏一番吧…无论怎么说,她都很像一只捉摸不清的猫。捋顺自己黑色短发间的蓝毛的样子,宛如猫舔自己的毛发似的。

这家伙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唯一能确定的就只有,她现在因为凑的怒气而很愉悦…吧。

“就是就是,难道你们就不想见见自己双亲小时候的样子吗?我的话可是非常想看啊”

右边第二张位子上的人,脸长得充满了女性的美感。长睫毛下蓝色的眸光闪烁着,不用眼影装饰也足够媚人。粉色的长发看得出是精心打理过,柔滑而富有光泽。只不过偶尔有几缕不屈地翘起来,独填一份狂气。

然而,她的打扮与动作却十分…豪爽。上身红色的皮衣样式非常前卫,皮衣表面装饰着的吊坠与珠片闪闪发亮。下身的紧身牛仔裤边缘勾出那完美的腿部曲线,左腿翘在右腿之上。她漫不经心地玩弄着自己的闪电形的金色耳坠,语气稍微有些不耐烦。

“啊啊,气氛噜起来了~你赶上好戏了,尼可!”

坐在右边第二个位子的人,要稍稍踮起脚来,视线越过桌子上的水杯才能看清楚。那是一个“被包裹”在成人尺码白大褂里的小个子,声音和脸看上去都很年幼。水青色的中长发软蓬蓬的,被黄色的丝带束在脑后。大号的圆眼镜后,青黄双眸分明洋溢着笑意。她是怎么做到无论什么情况下都在笑的啊!

 

刚刚进入录音室的人——奥泽尼可露出无奈的神情。“赶上好戏了”吗…果然,有青叶拿铁和凑白詰的地方就会有争吵。这可能是她们的母亲传承给她们的宿命吧…

“你这种飘忽不定的态度一定会让我们走向失败,青叶さん。如果这样下去,恐怕RSG无法与你们合作”

“凑さん,拿铁也只是和母亲们见了面而已,也没有告诉她们什么机密对吧?”

宇田川柚弥羽的不耐更重了几分,原本摸着耳坠的手降下来轻轻敲击着桌面。而另一边的小宇田川——宇田川導,则是因为目前的紧张气氛而有些不知所措,嘴里小声吐着杂乱不清的单词:“暗之力量”“觉醒”“血祭”之类的。

“对啊对啊~为什么一直指责拿铁ちゃん?”

拿铁摆出装可怜的样子,表情像是要哭了一般。这家伙的演技是遗传还是变异?

“青叶さん,我们和过去的人的任何一次接触,都有可能将这个世界引导向未知。”凑仍然不为所动地继续追究下去。“你觉得你能承受那份后果吗?”

“哼嗯~?说起来,凑さん今天对拿铁说的话,难不成是语言s(*和谐)m~?果然凑さん一直在用那种眼光看待拿铁ちゃん吧~”

“啧…!”

凑的表情瞬间抽搐了,之前的从容与淡定一下子破灭。抱在胸前的手攥紧了身上的衣服,微微咬着牙的样子像是在忍耐。

来了,青叶拿铁的拿手绝活,对凑的标准回击。

“那要跟拿铁来一次试试吗?拿铁ちゃん的身材啊,一定比姐姐那个平板更爽哦~”

边说着,拿铁还故意向凑的方向拉开自己打底衫的领口…喂,你这家伙也太…

“青叶拿铁さん。麻烦你给我适·可·而·止。”

呜哇,总感觉能看到白詰的额头上暴露的青筋了。放弃吧白詰,如果是上一代的凑和美竹对线,凑还有赢得可能…但是这一代的拿铁,实在是太没有下限了。

“可怕…这就是色欲的恶魔的低语…”

小宇田川开始发抖。嘛,毕竟她的直属上司吃亏了啊。

“NICE,拿铁!”

大宇田川则是向拿铁竖起大拇指。

 

“那个…大家能安静一下开始开会吗?”

奥泽及时在气氛转向尴尬时开始了新的话题。第一次的开会,人并没有到齐多少啊…也就一半吧。

据她所知的是,山吹纱季目前应该在寻找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玩的户山星。而户山夏空在接到消息之后应该也会赶去帮忙吧。

濑田幻、大和叶隐与白鹭满月,则是三人结伴偷偷去羽丘看戏剧。毕竟,这三人的母亲都有参与那出戏。希望她们不要跟着拿铁学坏,与母亲们交流才是…

“开始吧开始吧~”

“我没意见。”

拿铁和白詰也很快安静下来。

“那么,主持由我来担任…可以吗,噜前辈?”

“不用一直叫我前辈啦~当然可以”

一直笑着看戏的冰川噜随意地回答。

“那么,我来整理一下现有的情报…”奥泽在桌边放下自己的侦探帽,走到桌子对面的白板前。用手指点了点白板。

“嗯?没反应?”

“尼可,这个时代还没进行物联网革新呢”

被噜提醒过后,尼可才拍脑袋醒悟。现在才是2019年啊!这几天培训的适应旧世纪的课程,全都忘在脑后了。

“抱歉抱歉,那么我这就开始…”

从笔筒中抽出一只油性笔,尼可首先在白板上写下一个名字——

“美竹サザン。”

她缓缓转过身来,此时身后的人们表情都逐渐转为严肃。拥有这个名字的人,正是让她们都回到过去的时空的元凶。目的不明,而且行踪亦不明的,美竹サザン…

“我们现在仍未得到关于サザン的任何消息。为什么要回到过去,又为什么要拉我们一起…”

“如果叛逃的是拿铁,那么回答一定是面包不够吃了。”柚弥羽耸了耸肩“但偏偏是那个サザン。”

“我们之中对サザンちゃん熟悉的人,就只有…拿铁ちゃん和白詰ちゃん呢”

噜双手十指交叉,抵在面前。目光透过镜片扫向凑和青叶。“两个人都知道些关于サザンちゃん的什么呢?”

“我跟美竹さん的关系比较恶劣,抱歉没法回答这个问题。不如说,青叶さん应该知道更多吧?”

“对哦,我知道~姐姐她啊,和凑さん是隔着一层窗户纸就等着捅破的关系~~”

“你?!”

面对着笑嘻嘻的拿铁,白詰拍案而起。她的声音里已然有些震波的感觉。

“白詰前辈…!冷静一点…”

宇田川導桌下的手攥的关节发白,黑色的影子从那手上蔓出,蛇一样地顺着手臂攀爬。

“喂,如果你想因为这点小事动手的话,就算对面坐着導我也无法不管了…!”

柚弥羽的身边,温度开始异样地上升。该不会想要在室内放出来熔岩吧?!

“等一下!不要用祝福啊!!这是和平会议,和平的三方会议!!”

尼可慌张地上前拉住白詰,后者挣扎了几下,但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

不行。看着拿铁的坏笑,尼可深深地明白…这次会议虽然刚开始,却已经没法继续下去了。以后单独再联系她们吧…

“总、总而言之!!大家继续搜索关于サザン的消息,而且!!不许向母亲们透露未来的事情,明白吗?!”

“明~白~”

 

白詰铁着脸色,挣脱了尼可的束缚。

“走了,導”

“嗯…”

两人站起,向隔音门走去。

“那个啊,白詰~”

听到拿铁突然间呼唤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姓氏,凑怔了怔。

“相比我姐姐啊,不如多考虑一下拿铁ちゃん吧~?”

 

——然后“嘭”的一声,隔音门被重重地甩在剩下的四人面前。


——————————————————————-

薰的孩子是和其他女性生的...因为太喜欢薰的性格,但本篇又是彩千圣,所以擅自加了薰的孩子,非常抱歉

(本来是想要不要搞薰rimi后来觉得还是算了

然后就是这些子一代还有名为“祝福“的异能(异能爱好者

其实就是一自嗨产物,大家看了图个乐哈

登场的这些孩子,之后会有单独的章节来讲述她们家庭的故事。

下周是哪对cp完全随机,如果我没被期末摧残到咕咕咕的话...

  

望月ハク@ゆきさよ推

りんあこ 聖誕告白

りんあこ

我不會寫了交入CP會費了.Jpg

提前的聖誕快樂。


如果不是あこちゃん的話,也許我還是躲在黑暗處的白金燐子吧。


あこちゃん、非常帥氣呢,在打鼓的時侯,甚麼事都會很努力,也很有膽量,相反我……。


但是每次這個時侯,あこちゃん都會向著我說「りんりん加油!」這樣。


辦Live的時侯,我們都在後排,她有時侯會看過來,讓我再次拿到自己的勇氣。


我的勇氣……是あこちゃん給我的。


所以說,我非常喜歡あこちゃん……。


相識那麼多年,我決定……要在那一天向あこちゃん告白……。


2019年12月24日,平安夜。


這天,我們二人出去玩了,氷川さん和友希那さ...

りんあこ

我不會寫了交入CP會費了.Jpg

提前的聖誕快樂。


如果不是あこちゃん的話,也許我還是躲在黑暗處的白金燐子吧。


あこちゃん、非常帥氣呢,在打鼓的時侯,甚麼事都會很努力,也很有膽量,相反我……。


但是每次這個時侯,あこちゃん都會向著我說「りんりん加油!」這樣。


辦Live的時侯,我們都在後排,她有時侯會看過來,讓我再次拿到自己的勇氣。


我的勇氣……是あこちゃん給我的。


所以說,我非常喜歡あこちゃん……。


相識那麼多年,我決定……要在那一天向あこちゃん告白……。


2019年12月24日,平安夜。


這天,我們二人出去玩了,氷川さん和友希那さん出外看舞台劇了……說是朋友演出一定要看‥‥‥今井さん和日菜さん也出外走走、巴さん跟著美竹さん也出去了,所以巴さん在臨出門前對我說的是。


「加油!」


加油……?難道巴さん已經知道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會加油的。


「りんりん你來看!」


啊,下雪了呢。


與燈光的配合下非常漂亮。

「吶,あこちゃん……。」


「怎麼了りんりん?」


「……我可以喜歡你嗎!」

這句話我用了一輩子的勇氣去對她告白。


「……あこ我啊,不清楚甚麼是喜歡呢,以前也沒有喜歡的人。」


咦?


「但是如果是りんりん的話……我現在是非常喜歡的哦!りんりん在舞台上!在遊戲上面對我的指導……。」


「りんりん!如果可以,試著做那個……男女朋友吧!」


我輕笑出聲、「あこちゃん……不愧是你,不過,我們……是女女朋友的……關係呢。」


在不知道我們認識了多少年的記念,我們親吻了。


新的一頁,我們一同寫下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