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ガルパ

2540浏览    225参与
玖井

Der dunkel Pak Choi リサゆき(ABO設定,慎入)

【販售資訊】

首刷預購:2018/07/03-2018/07/08

售價:台幣180

台灣購買方式:詳見我個人噗浪

海外購買方式:可提供海外刷卡(VISA/MASTER/JCB,額外手續費需自行負擔),運費視地區報價,需要者請於時限內私信。


(1)


女用下著被隨意地擱置在地上,Omega與Alpha的訊息素充斥在房間裡頭,激烈的。幾乎不用說明,就能讓人理解到這是發情的現場。


(相關試閱詳見我個人噗浪)


「很棒的味道喔⋯⋯友希那⋯⋯」


——嗯,這樣友希那就又暫時變成我的東西了呢⋯⋯

(2)


空氣中濃烈的氣味已經淡去,但褪去的衣物沒有拾起,地板還...



【販售資訊】

首刷預購:2018/07/03-2018/07/08

售價:台幣180

台灣購買方式:詳見我個人噗浪

海外購買方式:可提供海外刷卡(VISA/MASTER/JCB,額外手續費需自行負擔),運費視地區報價,需要者請於時限內私信。


(1)


女用下著被隨意地擱置在地上,Omega與Alpha的訊息素充斥在房間裡頭,激烈的。幾乎不用說明,就能讓人理解到這是發情的現場。


(相關試閱詳見我個人噗浪)


「很棒的味道喔⋯⋯友希那⋯⋯」


——嗯,這樣友希那就又暫時變成我的東西了呢⋯⋯

(2)


空氣中濃烈的氣味已經淡去,但褪去的衣物沒有拾起,地板還是凌亂的像是要昭告人這就是個事後現場似的。


「果然還是只有這種時候能好好待在友希那身邊呢。」


緩緩地收緊手臂,リサ用不吵醒人的力道抱住了高潮完疲累得睡去的友希那。

大概是被標記對於Omega來說也是相當消耗體力的事,每次做完友希那總會熟睡兩三個小時以上,而這段期間窩在旁邊的話,友希那醒來也不會生氣,最後也就自然而然演變成了都會待著一起睡覺的慣例。


「最近好像又瘦了⋯⋯是因為還在找樂團成員而忙碌嗎?」


輕輕的親吻剛才被自己啃咬過的後頸,雖然咬痕已經差不多消失了,但是淡淡的蜂蜜餅乾味還是讓リサ覺得神經放鬆了下來。


「雖然理由能夠理解,但果然還是會擔心啊⋯⋯」


自己能在這裡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友希那是抑制劑無法起作用的特殊體質,而是因為友希那連發情期都不願意停下自己的腳步。


⌘⌘⌘


「誒?!友希那?!」


提著一大袋食材從超市走回家,本來想趁著假日好好開發新菜色的,但リサ沒想到還沒走到自己家門口就先聞到了異常濃厚的蜂蜜味,然後撞見了已經癱軟跪倒在路邊的友希那。


「妳在這裡做什麼?!這不是在發情期嗎?為什麼不好好休息還跑出來?」


作為Alpha,本能上理所當然的是先感受到衝動,可是理智線上還是先衝去扶起幼馴染,接著散發出訊息素去蓋過那個肯定已經引發週遭其他Alpha注意的甜味。


「リサ,別管我!今天也有演出要準備⋯⋯哈⋯⋯我不能在這裡⋯⋯嗯⋯⋯浪費時間⋯⋯」


友希那強硬的推開リサ的手,執意的想往前走,卻在站起來的瞬間又腿軟得坐了下去。——雖然根本不是逞強的時候,但也不想在這種地方妥協,如果這點程度就鬆懈,更不可能趕上今年的fes,然後就會離復仇的目標越來越遠。


「友希那!!」


看著友希那想起來又含著淚水的跪倒回去,リサ趕緊又衝上去把人抱住,防止對方再次因為無力而弄傷自己。


「妳看妳膝蓋跟手都擦傷了,從家裡走來這裡也需要一段路,妳不會就用這個狀態走過來的吧?」

「這跟リサ沒關係吧⋯⋯」

「什麼沒關係,而且這樣妳也沒辦法好好唱歌啊!」

「只要能忍住就行了⋯⋯嗚⋯⋯」


明明已經因為體內的躁動而幾乎無法思考,卻還是不想對發情期妥協。排定的日程、設定好的目標,如果僅僅因為自己是個吃抑制劑也無用的Omega就選擇寬容自己,最後肯定無法抵達fes的舞台上,所以無用的休息是不需要的。


「這不就根本忍不住嗎?友希那⋯⋯再說這樣很危險啊,這樣濃度的訊息素任何一個Alpha聞到都會失控的。」


先不說只是在這個住宅區還沒什麼人經過的道路,發情期沒吃抑制劑的Omega跑去Live House舞台上表演,下面群眾可能會真的暴動也說不定。即使現代的Alpha在課堂上都有好好受過教育,但是真的衝動起來,可不是一個發情期、手無縛雞之力的Omega能夠抵抗的。


「リサ妳不就很冷靜在我面前嗎⋯⋯哈⋯⋯哈⋯⋯」

「我也是很努力在忍耐啊!」

「那樣的話⋯⋯哈⋯⋯リサ就乾脆標記我啊!!」

「友希那妳在說什麼啊!?這種事情是要跟喜歡的人做的吧?」


⌘⌘⌘


「最後我還是答應了呢⋯⋯」


雖然知道自己是在保護友希那,但各種層面上佔了便宜的陰影還是在リサ心裡揮之不去。

即使秉持著幫助友希那擺脫發情期困擾的大義名分,自己還是清楚的——會沒忍住的答應說穿了還不是因為自己喜歡友希那,只是作為Alpha想佔有她而已,沒什麼比這個更卑鄙了。


「唉⋯⋯不過至少也比讓友希那那樣跑出去好⋯⋯」


盯著又被自己無意識吻紅的後頸,リサ覺得自己的罪惡感又上了一層樓。幸好這種程度還能用加深標記蒙混過關。——即使只是擁抱親吻之類的也能夠產生暫時標記的狀態,只是效果與持久度還是跟實際做愛有差別,所以效率上友希那自然還是選擇了後者


「リサ⋯⋯一個人在講什麼啊⋯⋯」

「啊啊,友希那,醒來了嗎?身體還好嗎?」


發現友希那醒來,リサ慌亂的趕緊鬆開手坐了起來。一起睡覺是不會讓友希那生氣,可上標記以外的時間亂來的話,絕對會被討厭的。


「嗯,沒事了⋯⋯」


友希那扶著頭也跟著坐起身子,雖然說腦袋還是有些鈍感,但是遠比發情中的狀態還要清醒上許多,再加上好好睡了一覺,其實體態還算是不錯。


「是嗎?那晚上還要去練習嗎?」

「已經預約好練習室了,而且⋯⋯」

「而且?」

「我找到吉他手了。」

「誒?!」


無視了リサ的驚訝,友希那逕自下了床,從衣櫃裡取出了更換的衣物,準備去浴室洗掉剛剛流下來的汗水。


「等等等!?友希那,你說找到人了?!是誰?我認識嗎?幾歲?念哪間學校的?性別呢?」

「出身跟性別都跟做音樂無關吧?」

「但是以防萬一還是要先理解一下啊,不然⋯⋯」


不然世道很危險啊!——雖然想講出這句話,但是大概對友希那來說這完全不構成警慎的理由,所以一瞬又縮回去。不過似乎是猜出了リサ想講的話,再嘆了一口氣後,友希那還是開口講了。


「氷川紗夜,花咲川二年級,Alpha。」

「啊是⋯⋯是嗎,我知道了。」

「那我去沖澡了,リサ也快點收拾一下吧。」


放置了還在驚訝中的リサ,友希那連回頭多看一眼也沒有,便推開房門往浴室走去。


「Alpha嗎⋯⋯」


明明聽到的不只這個詞,卻只有這個詞真正進入腦子裡,感受著做的時候一直揮之不去的自我厭惡再度襲來,リサ將頭緩緩靠上自己的膝蓋。


「太糟糕了我⋯⋯」


——明明應該為終於終於不再是一個人的幼馴染開心,但聽到的瞬間內心就被不悅感所佔據,如同獵物被偷走一般,Alpha特化的獨佔欲隱隱作祟。



(3)


即使知道只是徒勞無功,最終還是選擇了像是覺得自己地盤被侵犯的野生動物,去巡弋本來就不只屬於自己的土地。


「真難得リサ妳會說要來練習室。」

「啊哈哈,嘛偶爾也想要在live以外的地方聽友希那唱歌嘛!」


輪流沐浴過後,換上便服的兩人並肩走在通往練習室的路上。

雖然是就住在隔壁,兩家還交流頻繁的關係,但是實際上這樣在放學以外的時間,一起走去哪裡,在升上高中後還是相當稀有的。班級也不同了,也沒有什麼共同的興趣,最終能夠待在一起的也就只剩下標記的時候了。


「隨便你吧。」

「誒嘿嘿,啊是說這間練習室外面的露天咖啡,在網路上評價超好的,等等練習結束要一起去吃吧?」

「我不想浪費時間在音樂以外的事情上。」

「真是的又說這種話,不過沒關係我已經習慣被拒絕了。」


對於被冷漠對待早已習慣,リサ臉上的笑容連一絲動搖都沒有,毫不沮喪的就開啟了下一個話題。——就算花時間捂著傷口哭泣,對方也不會回頭安慰自己,所以為了不被甩開,也只能在這種地方努力了。


「是說跟友希那妳一起組樂團的紗夜是怎麼樣的人啊?」

「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稍微有點好奇嘛!」

「不是等等就會⋯⋯」


回應著リサ的話語,友希那,而在友希那推開玻璃門之際,一個嬌小的身影竄到了兩人面前。


「友友友⋯⋯友希那さん拜託了!!我會好好打的,請讓我試一次吧!!」


面對忽然出現的突擊者,最先反應過來的不是被叫了名字的友希那,而是跟在後面進來的リサ。


「啊這不是あこ嗎?」

「リサ,妳認識?」

「嗯,舞蹈部的後輩,是初中部的孩子喔。」


上前摸了摸あこ的頭,リサ對嬌小的後輩露出了關愛的表情。


「怎麼了嗎?這樣突然衝上來很危險喔!」

「啊,リサ姉?!為什麽リサ姉會來練習室?」

「偶爾也會來啦,不過妳找友希那有什麼事嗎?」

「啊對,現在不是跟リサ姉聊天的時候啊!!」


再度湊到友希那面前,あこ遞上了背包裡的鼓譜,激烈的動作幾乎都能看出是有多麼熱切想要加入。


「拜託了,友希那さん,一次就好了,友希那さん唱過的歌,我全部都練習了很多遍,真的會好好表現的!如果這樣也不行我就會放棄了!」

「說過多少次了,這不是在玩⋯⋯」


依舊沒有多想的就準備拒絕,一貫友希那的行事風格。


「嘛嘛,就讓她試試看也沒什麼不好的啊,友希那。」

「リサ?」

「妳看她的譜都變得這樣破破爛爛的了,肯定是練習過很多次了吧。」


接過あこ手上的譜紙,リサ稍微翻了翻後面的頁數,然後又遞到了友希那面前。


「作為同社團的前輩,我可以保證あこ還是個該出手就會出手的人喔!」

「嗚啊,リサ姉!!」


リサ一面安撫著淚眼汪汪抱上來的あこ,一面笑著對友希那提出建議。


「唉⋯⋯我明白了,但只能演奏一首曲子,如果不行就給我馬上回去。」

「真的嗎?!」

「太好了呢,あこ!」

「好了,不要再吵了,要進去個室了。」


兩人跟在友希那的後面走進練習室,雖然作為Beta的あこ聞不到,但リサ確實感受到了迎面而來、毫無收斂、經常與各種甜點飲料相伴、熟悉的薄荷味,以及生存競爭本能上的厭惡感。


「抱歉,有點來遲了呢,紗夜。」

「啊,湊さん,午安。」


——突然理解了為什麼一直不去干涉友希那組團的自己,會在上一刻為後輩說情了,肯定是之後也不想讓她們獨處啊⋯⋯




(4)


說實話連過程都是這樣迷迷糊糊的過去了,雖然握起樂器時,手指仍像是以前經常練習的時候,能夠隨著節奏動起,但是實際在腦海裡留下印象的卻只有溢滿房間、毫無疑問的薄荷Alpha訊息素。


「到底是怎樣才會在Omega旁邊還完全不收斂自己的訊息素啊⋯⋯」


結束團練因為回家方向相同自然是乖乖走在友希那後面,一般這種獨處的時候都會好好利用時間聊聊各種話題,不過回想著剛剛的場景,リサ實在是沒心思在多跟友希那搭話。


『湊さん,旋律的部分在這邊稍微改一下如何?』

『是呢,這樣似乎會比較有張力一些。謝謝妳,紗夜。』


普通樂團成員之間的對話,如果忽略飄散在空氣中的氣味的話,或許自己也一點想法都不會產生,但作為一個Alpha,看到自己剛標記完的Omega跟別的Alpha貼得這麼近,本能都告訴自己這不行了,更何況還是個沒抑制自己氣味的傢伙。

Alpha本身就會散發出訊息素的味道,不過跟Omega不同,Alpha是有辦法控制散出程度的。尤其是在有帶標記的Omega旁邊,常識人自然都會稍微收斂一下,畢竟直白地對有對象的人發出想要交配訊息,怎麼看都失禮過頭了。


當然自己跟友希那並不是交往的關係,只是多半也不會刻意去解釋,讓身邊的人就這樣誤會,也是友希那自己的意思。——畢竟這種人工抑制劑的行為,道德觀上大概不是所有人能接受,而且還能順便避免掉一些無聊惹事的追求者,各種層面上都是節省麻煩。


「還是說是友希那自己跟紗夜說的嗎?」


表情凝重,リサ沈思了一下今天接受到的資訊,優秀的Alpha氣味、臉蛋很標緻、身高比自己高一些、成績好像也很好,而且最重要的是吉他彈得很好,對自己又很嚴厲,大概對於友希那來說是再好不過的對象了。——最重要的是如果這是兩情相悅的關係,最大的電燈泡根本就是自己,雖然按照自己認識的友希那確實不會考慮這種事。


「如果作為對手根本是全部都輸了嘛⋯⋯」


彷彿又感受到了薄荷的清香,被敗北感籠罩的リサ哭喪著臉,最終連平常走在友希那旁邊就會習慣散出來、用來保護友希那不受其他Alpha干擾的些微訊息素都忘了要維持。


「リサ?」


感覺到平常會跟リサ一起圍繞在自己身旁、甜膩的烤餅乾味突然不見,友希那不解地回頭看了難得離他有兩三步之遙的リサ。


「怎麼了嗎?一個人在後面嘀嘀咕咕的?」

「啊哈哈,沒事沒事,只是今天久違的彈了樂器,有點疲憊而已。」


意識到大概是自己的訊息素消失去驚動到了友希那,リサ趕緊跟上友希那的步伐,並且再次讓味道好好散了出來。


「是嗎?不過リサ其實也沒必要順著我們的意見就加入,明明已經放棄貝斯了不是嗎?」

「我不能放著友希那一個人不管嘛。」


不管從哪個層面都不行,而且光是想像前幾天自己不在、あこ也不在,她們兩人還獨處了不少時間,就覺得妒忌心重到自己幾乎都沒辦法忽視了,明明知道以友希那的立場,肯定是沒想那麼多。


「嘛⋯⋯隨便妳吧,但是跟不上的話,就算是青梅竹馬我也會把妳踢出去的。」

「嗯,我會努力練習的。」


面對リサ的笑臉,友希那只是冷漠的撇過頭去,不過僅僅是這點程度的冷淡,還遠不足以讓リサ動搖。


「對了,週末我要烤新口味的餅乾,友希那要來幫忙試味道嗎?」

「我週末跟紗夜約了要討論作曲的事情,之後還安排了自主練習。」

「是⋯⋯是嗎,我知道了,那做好的話會再帶去練習的⋯⋯」


習以為常被拒絕的理由,加上了別人的名字之後不美好的程度就直線的上升了,結果就難得的講出了平常不太會去講的話。


「是說友希那⋯⋯」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兩人家門前,リサ眼睛直盯著湊家門牌,不想跟友希那對上眼。


「嗯?」

「標記好像有點淡掉了⋯⋯週末還在發情期的範圍裡吧?那個⋯⋯這樣去跟紗夜獨處很危險吧?」


友希那偏頭思考了一下狀況,然後也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最後像是認同般的點了點頭。


「是嗎?那就再做吧。」


——簡直是最惡質的自我方便啊⋯⋯(5)


維持著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日常,似乎就可以當作什麼都不會發生了。


「好,再把日誌交去辦公室值日的工作就結束了。」


放學後的教學樓已經沒什麼人,リサ邊走邊分神想著最近發生的事。


「嘛,只能說意外的順利嗎⋯⋯」


原先還在苦惱的鍵盤手人選,沒多久就從あこ的朋友裡找到了,而伴隨著鍵盤手的加入,演出的日程與曲目也訂了下來,即使心中仍是焦慮著,但也只能繃緊神經的跟上Roselia腳步。


『リサ,稍微有點慢了。』

『了解。』

『あこ,副歌前跑得有點快了。』

『是!』

『白金さん也被宇田川さん帶走了。』

『不⋯⋯不好意思⋯⋯』

『從頭再來一次吧。』


定期參加團練、回家完成個人菜單,一步一步慢慢的也找回了中學時的手感,雖然跟大家比起來,大概還遠遠不行就是了。跟友希那的關係似乎也比起以前稍微好了一點,至少邀約成功率有稍微高了一點,而且開心的表情也變多了,或許這也是樂團的功勞吧。


『リサ,怎麼了嗎?」』

『阿抱歉抱歉,在想些事情。』

『是嗎?快點收拾一下吧,其他人已經先走了,下個樂團也要進來了。』

『嗚啊,馬上就好,等我一下!是說,友希那等等順路要不要一起吃鯛魚燒啊?朋友昨天推薦了一家店,回家會經過喔!』

『沒有做那種事情的時間,要去リサ自己去吧。』

『就在路上而已啊,不然就當作陪我買一下嘛。』

『所以就說了現在沒有做這種事情的盈餘了,下週就要演出了,比起這種事情,應該先考慮上台的事情吧?』

『嘛嘛嘛,充電也是很重要的喔,而且我覺得招牌是友希那會喜歡的口味喔。』


其他的事情也是照常運轉著,當然標記的事情也是⋯⋯


『リサ,快點⋯⋯』

『友希那⋯⋯』

『嗚⋯⋯已經忍不住了⋯⋯』

『嗯,馬上就給妳。』


也許真的只是自己多慮了也說不定,時常在練習室裡飄散不定的薄荷味大概也只是不擅長收斂之類的吧。——突然鬆了口氣的リサ,伸手拉開了走廊盡頭導師辦公室的門。


「老師,我來交今天的日誌了。」

「啊,今井,放在那裡就好了,早點回家吧。」

「好的。」


聽話的將本子放上架子後,拉上門的リサ掏出手機查看了一下時間。


「那就快點去練團室吧!雖然今天是自由練習,還是別太晚到才好。」


而且今天的參加名單還只有紗夜、友希那跟自己,就算有值日的藉口,大概太晚到還是會被棄嫌鬆懈吧,更何況就算是多慮,也沒有很想讓那兩人單獨相處啊⋯⋯


⌘⌘⌘


「總覺得最近也是來得很習慣了呢。」


推開CiRCLE的大門,リサ先走去了櫃檯,向值班中的まりな確認完今天分配到的個室。


「最近真的很常看到Roselia的大家來光顧呢。」

「啊哈哈,畢竟我們家的Leader很嚴格嘛。」

「是呢,今天友希那ちゃん跟紗夜ちゃん也是早早就來了。」

「嗯,所以不快點進去跟她們一起練習的話,大概又會被唸了。」


露出無奈的笑容,リサ揹著自己的琴袋往後頭的練習室走,不過在手搭上門把,輕輕轉開大門的時候,本能上的感到不妙。


「紗夜,快點⋯⋯」


率先感受到的都是自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東西,低沈的呼喊聲、濃厚到幾乎可要覺得空氣就是甜的蜂蜜香,然後是不管怎樣都無法喜歡上、在這一刻怎麼想都是威脅的薄荷味也夾雜在這些刺激物之間,直接衝擊了大腦。


——誒⋯⋯



————試閱結束————





玖井

【玖井吐槽向】RoseliaのRADIO SHOUT! 26回

因為好像意外的變成了每週都會更新的廣播吐槽,就乾脆順便放lofter做個紀錄吧(茶


每週水曜日更新 玖井的KD桑吐槽時間

觀覽注意:這不是完整翻譯,會劇透,吐槽向,有CP腦,日文渣


【本番Pick Up】

*世界第一雙子推的KD桑

    KD:Roselia 的大家都喜歡雙子對吧


*會互傳同人圖的R組

    Line群有專門相簿(請讓我開個有竿隊圖的腦洞


*繼續抱怨衣服很重跟很熱

    黑叫的裙子是皮的(妳們真的衣服很燒錢耶)...


因為好像意外的變成了每週都會更新的廣播吐槽,就乾脆順便放lofter做個紀錄吧(茶


每週水曜日更新 玖井的KD桑吐槽時間

觀覽注意:這不是完整翻譯,會劇透,吐槽向,有CP腦,日文渣




【本番Pick Up】

*世界第一雙子推的KD桑

    KD:Roselia 的大家都喜歡雙子對吧


*會互傳同人圖的R組

    Line群有專門相簿(請讓我開個有竿隊圖的腦洞


*繼續抱怨衣服很重跟很熱

    黑叫的裙子是皮的(妳們真的衣服很燒錢耶)

    あこ因為要打鼓不能太長(我比較好奇Hego都不能穿裙子,妳為什麼還可以穿短裙啦WWWWW


*被鉛筆捅過的mail募集中(除了愛情諮商外追加了新屬性呢)

    KD:到底是怎樣才能捅進去啦

    櫻川:大家都是鉛筆心兄弟呢


*靠幫幫協力live交到朋友了 

    KD:那接下來就約Roselia的live吧(妳們票超難抽的好嗎,轉播也很難搶)


*第一首:Opera


—黑叫環節

*現充都爆炸吧(我只想翻這句)

    KD:CP只看得到彼此啊


*畢業被宅友背叛的孩子(我雖然是死宅,但作為女孩子怎樣都會跟女孩子拍到照呢)

    KD:好像沒幹什麼青春的事(妳太早開始工作了啊)


*睡著被抓到的孩子

    櫻川:當學生根本不會記來賓啊

    KD:春天就會想睡覺啊


*被拒絕後又被二度傷害的孩子

    KD:戀愛就是殘酷的啊


—諮商室(本週終於是姊姊了,平常都是KD桑)

*亂丟東西的孩子呢(太正經了好難吐槽啊) 


*塞爆資料夾的孩子呢

    大家都拿樂譜塞爆資料夾了

    KD:我live結束會拿起來裝到另一個去


*今天終於正經了一回被櫻川誇獎了(我已經快忘記什麼時候這麼正經過了)


*第二首:Legendary


*告知
1. 總之快去訂一專送很多(我買了兩張了)
2. 武士道下週要賣新東西了快去舵手
3. LV資訊(都抽完了啊兩位)
4. 快去辦幫幫信用卡
5. 快去上網刷R團影像再生數
6. 快去用信仰買爆KD桑場刊(我還沒訂呢)


*5/2&5/9 廣播Roselia全員到齊(我會很累的感覺)

*要開新環節了(茶


【樂屋裏Pick Up】

*本週是くどパラ


*ちパラ去巴黎了

    KD:期待伴手禮啊wwww


*懷念的事

    Roselia水手月亮定番(等等有利息妳應該不算水手月亮世代吧?還有妳們平常到底都在幹嘛啦wwwww)

    櫻川:想跟R團一起幹的懷念的事?

    KD:躲避球,最後就剩めぐちぃ在逃吧(妳們不要這麼欺負明年三十的好大人啊)


*ちパラ九人來賓(乾肯定會超吵的wwwwww)





羌

【バンドリ】Katze(下)【さよひな】

集氣抽弓道部紗夜!!!


---------------------------------------------------


「今井さん拜託妳了!」


紗夜的聲音從我後方傳來。


「交給我吧!」


我頭也不回的回答。


原以為會是一場持久的追逐戰,但出乎意料小貓並沒有跑遠。


牠跑到沙堆上停了下來,看起來似乎是在挖洞。


挖洞?


「怎麼突然跑掉了?紗夜很擔心你呢。」


雖然紗夜沒有特別說,不過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抱著小貓。當小貓突然從她身邊跑走,紗夜的表情除了震驚外還有一絲不可置信的打擊。


那表情好像在難過自己被小貓拋棄一樣。


要是這麼跟紗夜說她大概會搖頭否認。


不管是紗夜...

集氣抽弓道部紗夜!!!


---------------------------------------------------


「今井さん拜託妳了!」


紗夜的聲音從我後方傳來。


「交給我吧!」


我頭也不回的回答。


原以為會是一場持久的追逐戰,但出乎意料小貓並沒有跑遠。


牠跑到沙堆上停了下來,看起來似乎是在挖洞。


挖洞?


「怎麼突然跑掉了?紗夜很擔心你呢。」


雖然紗夜沒有特別說,不過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抱著小貓。當小貓突然從她身邊跑走,紗夜的表情除了震驚外還有一絲不可置信的打擊。


那表情好像在難過自己被小貓拋棄一樣。


要是這麼跟紗夜說她大概會搖頭否認。


不管是紗夜或是小貓一定都非常喜歡彼此吧。


小貓沒有理會我說的話,也沒有在聽見我的聲音後再度跑走,只是繼續埋頭在沙地裡,小小的爪子在地上動啊動的,似乎不是在挖洞。


因為好奇小貓在做什麼,所以我並沒有阻止牠,而是站在一旁等待著。


望了一眼在公園門口正與前輩對話的紗夜。她在和前輩說話同時,視線卻很明顯的不停飄向這邊。和前輩說話這麼分心可不行啊。我對紗夜擺擺手要她放心。


「喵!」


小貓望著我,前掌指著牠剛剛在沙地上的傑作。


是要我看的意思嗎?


我走到小貓身旁蹲下,沙地上有一些線條。


「咦?」


這些線條雖然歪七扭八但似乎很眼熟,我湊近仔細一瞧。


「嗯……好像是平假名?等等!貓咪會寫字?上面寫的是……『我是日菜』。欸欸欸欸欸欸?日菜?」


沙地上面寫得內容太過驚奇我不禁發出驚乎聲。


「喵!」

「等、等一下!妳說妳是日菜?」

點頭。

「……羽丘二年級、我的朋友、紗夜的雙胞胎妹妹,冰川日菜?」

點頭。

「……妳變成貓了?」

點頭。

「……我現在在做夢嗎?」

搖頭。

「啊哈哈……人變成貓……怎麼可能……好痛!」


我用手狠狠捏了自己的臉,因為力道太大眼角泛出了一點淚。


不是夢是現實。


拜臉上的疼痛所賜,稍微讓混亂的大腦冷靜了一點。

「妳、日菜妳知道自己會變成貓的原因嗎?」

搖頭。

「那恢復的方法?」

搖頭。

「紗夜知道妳是日菜嗎?」

搖頭。

「紗夜不知道嗎?也、也是,如果知道剛剛就不會說妳不見了……好!我幫妳跟紗夜說吧!」

「喵喵!」

小貓——應該說是日菜——以非常大的動作不停搖頭。


「欸?不說嗎?」


日菜又再次在沙地上寫字。


「『幫我隱瞞』……隱瞞紗夜嗎?但是……」


雖然不清楚日菜為什麼不想告訴紗夜變成貓這件事,但這樣好嗎?紗夜找了日菜一整個下午,以紗夜的個性沒有找到日菜行蹤以前大概是不會放棄的。


而且日菜這樣的狀況恐怕不只紗夜也要讓她們的爸爸媽媽知道才行啊。


「『リサち拜託』嗚、不要用楚楚可憐的表情看我啦……唉知道了,不會跟紗夜說的。但如果妳明天還是沒有恢復原狀我一定會說的。」


沒有恢復可能要找醫生幫忙了。


不過醫生有辦法醫治人變貓嗎?還是應該去獸醫那裡?




「今井さん?」

「哇啊啊啊!」


紗夜的聲音冷不防從後方出現。我嚇了一大跳。貓是日菜這件事太衝擊根本沒有注意紗夜的接近。


「沒事吧?剛剛聽妳在喃喃自語醫院什麼的,難道妳生病了?」


眼看紗夜的手就要覆上我的額頭,我趕緊起身向後跨了一步。


「沒有沒有!我很好很健康!紗夜聽錯了吧!」

「是這樣嗎……嗯?地上的線條是?」


紗夜注意到地上日菜寫給我看的訊息。


糟糕。


「欸、不,那個是——」

「喵!喵!喵!」

「嗚、哇——」


就在紗夜想要靠近看仔細時,日菜一個飛撲直接抱住紗夜的臉。因為手裡拿著提袋加上日菜突如其來的動作,分散了紗夜的注意力。


我趁這個機會將日菜剛剛寫的東西全都塗掉。


「嘛、紗夜,前輩找妳有什麼事嗎?」


在我「滅跡」完的同時,日菜也被紗夜從臉上拿下來抱在懷裏。擔心紗夜接著剛剛的問題,我趕緊轉移話題。


「只是確認下次社團時間的訓練項目。今井さん謝謝妳找到這孩子。」

「不會啦。我沒做什麼事。」

「沒有的事。如果沒有今井さん這孩子也許就跑不見蹤影了。」

「日……也許小貓是不想打擾妳和前輩才跑掉的吧?」


我想日菜之所以會突然跑走大概是要避開紗夜並告訴我她的身份吧。

雖然不清楚為什麼要瞞著紗夜,但既然自己答應了就得想想辦法。


「紗夜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呢?回家等日菜嗎?」

「不。現在還有一些時間,我要再找找日菜。」


日菜就在妳懷裏。


當然不能這麼說。得想想方法讓紗夜放棄尋找日菜。


「呃……對、對了!其實剛剛妳和前輩說話時,日菜有打電話給我說希望今天能來我家玩要住我家,我也答應了,她晚點會來我家,紗夜就別擔心了。」


對不起。我在心底悄悄對紗夜道歉。欺騙正直的她,知道了實情肯定會生氣吧。


但是看到了紗夜與變成貓的日菜相處融洽的樣子,一但紗夜知道小貓的身份大概就不會是這樣的相處模式了,撇開日菜的拜託,自己也覺得很可惜,所以紗夜晚一點知道也沒關係吧?


紗夜眉頭緊蹙。


「……怎麼這麼突然。今井さん日菜有說她在哪裡嗎?」

「呃、沒有……」


如果紗夜再繼續問下去,臨時編的謊言也許會被識破。

我表面鎮定但其實內心七上八下地等待紗夜開口。

紗夜嘆了一口氣,以略顯疲憊的語氣開口:「……今井さん不好意思那孩子總是這麼隨性,希望不會給妳添麻煩。」

「不會不會。紗夜?還好嗎?」

「大概是今天都在走路有些累了,謝謝關心。今井さん接下來是直接回家對吧?如果不介意請讓我與妳同行。」

「诶!紗夜也要住我家嗎?」


等等等等這樣絕對會被拆穿啦!怎、怎麼辦?

「不是。這袋子裡的是日菜的衣物及手機要拿給她。」

「原、原來是這樣啊……抱歉我誤會了。東西給我我幫你拿回去就好了,我家跟妳家是反方向,紗夜妳不用多走這一段啦!」

「這樣太麻煩妳了,況且我待會要去寵物店,就在往妳家的路上,送完日菜的東西後我可以順道去買。」

「寵物店?」

「嗯。家裡沒有給貓吃的東西,得買些貓糧,順便向店員請教照顧貓還需要甚麼東西。」

「不可以!」


如果只是單純養貓這樣是正確的做法,但那隻貓不是普通的貓啊!變成貓的日菜可以吃貓糧嗎?


「今井さん?」

「啊,不是的,那、那個……小貓年紀還小……沒錯!年紀還小!我想給牠喝牛奶應該就足夠了,紗夜不如先帶小貓回家休息,小貓看起來好像也累了,其他的東西若真的有什麼需要明天再買也不遲啊。嗯!就是這樣!紗夜還是趕快回去休息吧!」


不等紗夜回答我趕緊將裝有日菜物品的袋子接過手。


「東西我會交給日菜的。紗夜就放一百萬個心吧!時間也不早了我先回家了紗夜byebye!」


***


「今井さん等——跑走了……」


即使我出聲也來不及喚回已然跑遠的今井さん。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剛才的對話今井さん好像欲言又止似的,突然跑走的表現也很奇怪。


難道和日菜有關?……不,還是別胡亂猜測。


晚一點連絡上日菜再確認就行了。


雖然知道了日菜今天會在今井さん家過夜,不過結果還是沒能找到日菜。


「喵……」


在我懷裡的小貓捲縮成一團,不知不覺中竟然睡著了。


「回家吧。」



為了拿出鑰匙打開大門,將小貓輕放在地上時,熟睡中的小貓耳朵動了動,睜開雙眼。


不想吵醒牠不過看來是失敗了。


喀擦。


大門開啟的同時,小貓一溜煙跑了進去。

「等一下!」


原以為這孩子會衝進家裡上下亂竄,不過牠只是站在玄關的地墊上,左右張望,閃閃發光的眼睛充滿著興趣卻又忍著不動。難道是在等我嗎?


「喵~」

我把傘放回傘架上後,那孩子溜到我的腳邊,磨蹭我的小腿。

這是我們無言的默契,表示要我抱起牠。

「真是愛撒嬌的孩子。」

我蹲下輕撫牠的頭。

「要先把外套拿去洗才行,稍微等一下喔。」


蓋上洗衣機蓋子按下啟動按鈕,洗衣機嗶的一聲發出隆隆聲響。

「喵~」

從玄關便一路乖巧跟在我身後的小貓輕巧一躍,跳上了洗衣機,俐落的轉身再一跳。已經漸漸習慣小貓舉動的我當然是好好的將牠抱在懷裡。


最初還有些彆扭,還曾因施力方式錯誤導致雙臂僵硬無法動彈,然而一下午的相處已經能自然迅速的抱住這好動的孩子。


待在我懷裡的牠總是露出非常開心的表情,讓我心情也不禁愉快起來。


算算小貓也差不多餓了。


幼子食量雖不大但容易餓用餐的次數自然也多,這點知識我還是知道的。


不過在給小貓吃飯前果然有更重要的事得做。


雖然沒有自信能做好但自從選擇帶牠回家後就已經決定第一優先順位該做的事。即使會被討厭還是得做。



「喵~~~」

現在地點在我家浴室。

淋了雨又倒在樹叢中,雖然先前已經用了外套擦過,但並沒有完全擦乾淨,加上在公園那時又沾附了些灰塵,因此早已下定決心要替小貓洗澡。


為了不讓項圈濕掉在更衣間時便把它取下放在一邊。


原以為會是艱難的奮戰——印象中貓是怕水的,不過出乎我的意料,小貓倒是非常安份的讓我替牠洗澡。


過程中還不時躺在地上露出白皙的腹部要我撫摸,那模樣讓我聯想到電視機上向主人撒嬌的狗狗。


明明是貓卻反倒像一隻狗狗呢。


究竟是因為年紀小不怕水,還是喜愛撒嬌像狗狗一樣所以也同樣不怕水呢?不管是哪個原因總之幫了一個大忙。


原本都做好可能會被抓傷甚至會被討厭的最壞打算了。


拿著乾淨的新毛巾打算將小貓擦拭乾淨,結果那孩子甩了甩身上的水珠後便跑到浴缸內發出喵喵的叫聲。


「……難道想泡澡嗎?」


不只不討厭洗澡甚至喜歡泡澡嗎?跟我對貓的一般印象有很大的出入。


敵不過小貓期待的眼神。只要水別放太多,有我在一旁照看的話就算小傢伙不會游泳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當我放洗澡水時,小傢伙早已按耐不住跳進浴缸裡。


在我訝異於貓居然會狗爬式時,小傢伙玩性大發往我身上潑了不少水。


明明剛才幫牠洗澡時還很安份的……待小貓泡夠擦乾淨後,原本打算先弄小傢伙的食物,等小貓睡覺後自己在洗澡吃飯的,不過照現在衣服、頭髮濕透的程度只能稍稍延後小傢伙的用餐時間了。


「乖乖在這兒等我好嗎,我會盡快洗完的。」


將小貓暫時安置在更衣間,我迅速脫去身上的衣物,打算速戰速決。



「咦?」


快速洗淨身子正想踏出浴室,卻發現小貓坐在浴室一角。


難道剛剛都一直在旁邊看著嗎?因為滿腦子趕快洗完的想法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到。


「喵!」


如預想的這孩子果然一如既往的往我懷裡撲。


「好、好了。冷靜點,等我換上衣服在撒嬌好嗎?拜託了。」


雖然有浴巾不過像這樣赤裸著被小動物磨蹭胸.部果然還是很害羞。




用餐倒是順利解決了,小貓喝牛奶喝得很開心。


小小的插曲是我用冰箱剩餘的食材做簡單的晚餐,小傢伙似乎很想吃一口,不過人類的食物對貓來說味道太重,尤其小貓還是幼貓更加不行,所以就算發出楚楚可憐的叫聲,我還是拒絕讓小貓吃上一口。


小貓似乎把目標轉向桌上的糖果,當然依舊是被我制止了。


那麼硬的東西幼貓的牙齒根本不可能咬得下去。


大概是沒想到會碰壁,小傢伙坐在餐桌一角,神情萎靡,身邊明顯散發著黑色的氣息。


「……唉。只能一口喔。」


用湯匙從餐盤挖出一小口晚餐遞給小貓,陰沉的氛圍瞬間從小貓四周消散。


小口小口吃著晚餐的小傢伙尾巴左右搖擺不停,非常可愛。


唔、會不會太寵牠了呢?




收拾好餐盤洗乾淨後一一擺放進櫥櫃。


回到客廳沙發上坐著,一直亦步亦趨跟著我的小貓,不用多說便自動跳到我的大腿上。


小動物剛到新環境通常都會花一段時間適應,我記得貓的狀況尤為嚴重,可能會四處躲藏或是有攻擊性的行為,不過小傢伙的狀況完全不符合。


不論在我煮飯、用餐或是洗碗時都乖乖在一旁等待,除了洗澡時調皮一點,該怎麼說呢,適應非常良好,原本想著帶來家裡會給牠造成壓力似乎是多餘的擔心。


越來越好奇小貓的主人究竟是誰了。


左手摸摸牠的頭,右手則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


歡快的鈴聲自聲音孔傳出,我心中的不安也隨著音樂漸漸增加。


跟下午的情況一樣還是沒有人接聽。


默默嘆氣,打算掛斷轉而撥另外一組號碼時,通話接通了。


「日——」

『紗夜抱歉我不是日菜。』

「今井さん?日菜呢?還沒到妳家嗎?」

『呃……啊!話說回來今天那隻小貓狀況怎麼樣?』

「小貓?狀況很好,幫牠洗好澡也給牠牛奶喝了,現在坐在我腿上。」


至於餵了人類的食物就略過不提吧。


『幫、幫牠洗澡!』

「有什麼問題嗎?」


今井さん的聲音似乎相當驚訝。雖然以前沒有替貓洗過澡的經驗,不過有好好地避開頭部,毛髮也小心地清洗,過程小貓也沒有不適的表現倒不如說很享受?應該是沒什麼太大問題才對。


『不,不是啦。只是貓不是都怕水嗎?呃,擔心妳被抓傷什麼的……』

「沒事的。那孩子不怕水也沒有抓傷我。」

不過倒是頑皮地讓我一身濕就是了。

『啊哈哈。也對,畢竟是……』

「今井さん?」


今井さん越說越小聲,後面的話幾乎聽不見。

與其說是對我說的話,喃喃自語可能更為貼切。


『沒事。總之小貓精神很好對吧?那就好了。』

「今井さん謝謝妳的關心。話說回來日菜呢?」

『那個……日菜剛剛洗完澡後,應該是太累所以已經睡著了。』

「是嗎。今井さん不好意思給妳添麻煩了。」

『真的不會啦,我沒有特別麻煩什麼,紗夜不需要一直跟我道歉啦。』

「好的。但還是讓我說聲謝謝,今井さん。」

不管是今天的事、樂隊的事還是其他事,有諸多都受到今井さん幫助,至少要把感謝的心情傳遞給她。

『啊哈哈……妳這麼慎重跟我道謝讓我有些罪惡感啊……』

「今井さん?」

『沒事沒事我自言自語而已紗夜不用在意。』


我們兩人又聊了幾句,主要是樂團的事,最後以拜託今井さん明天請日菜回電給我為結尾結束這段通話。




雖然還不到平時的就寢時間,不過沒有什麼複習功課的心情,而吉他早上也練習過了,今天就早點睡,明天早點起床再複習。


眼睛逐漸適應黑暗後便看見小貓躺在我身邊。


本來準備了一個鋪滿毛巾的小籃子充當小貓的窩,雖然是臨時做出來的,不過我自己覺得看起來蠻舒適應該不錯,可是小貓不怎麼領情,在裏頭待了一下就離開,跳上我的床鋪躺在那左滾右滾的。


牠似乎比較喜歡我的床。


不是不想跟小傢伙一起睡。我睡姿雖然沒有很差,不過畢竟是單人床空間不大,實在是很擔心會在睡夢中一個翻身壓到小貓。


但小傢伙打定主意不離開我的床,左哄右勸就是不聽。


最後只好把小傢伙移到枕頭旁,這樣我如果翻身至少身體不會壓到牠。


順帶一提小貓的項圈自洗澡拿下後就沒有再戴上了,現在正好好的放在床頭櫃上。


沒有項圈對小貓來說也比較好睡吧,等明早起來再幫牠戴上。


「快睡吧,妳應該也累了,明天還要再出門找妳的主人呢。」


小貓漂亮的眼睛盯著我。金燦的瞳色令人聯想起夏日耀陽。


說不想養牠一定是騙人的。還曾想過如果找不到主人的話或許……然而不行。對動物有嚴重過敏的母親一定不會答應,喜愛狗狗的父親這麼多年來都沒成功,要能養這孩子的機會更是微乎其微。


大概會變成託給親戚或是給住鄉下的爺爺奶奶飼養吧?


當然最好的辦法是找到這孩子的主人。如果可以的話,認識那位主人也許以後能去看看小貓。


「喵~~」


回家的路上就在我懷裡昏昏欲睡。


「抱歉呢。下午陪我到處尋找日菜一定累壞了。」


「……日菜是我的雙胞胎妹妹。以前總是喜歡到處晃,最喜歡吃飽飯說要去逛逛就跑得不見人影,一逛就是兩、三個小時以上,最糟糕的是經常不帶手機,雖然升上高中後有比較收斂一點。」


明明小貓聽不懂卻還是說了。


不。正因為知道聽不懂才放心說出來。


「我不相信所謂雙胞胎心電感應這類迷信的事。但是每次母親讓我出去找,我都能很快找到她。很不可思議吧,明明我們一點都不像,興趣不同,個性也不同,可是總能很快找到她。也曾有父親或母親出去找的時候,然而都沒有我去找來得快,因此帶日菜回來也成為我的工作。」


但是這次卻失敗了。哪裡都找不到。


會不會是躲著我呢?尋找的時候不禁意的浮現這樣想法。


就像以前我刻意疏遠日菜一樣會不會日菜也……明明理智上知道不會的,但就是無法阻止內心這麼想。


不安一點一滴慢慢擴大。


掌心被輕輕舔舐了。


據說貓的舌上有小小的尖刺,被舔到會有些微刺痛感,然而卻沒有。


「又被妳安慰了呢。」

「是呢……明天就能見到日菜了,感覺妳能跟她相處很好呢。」


心情突然好了起來,也因此很快地進入了夢鄉。


相信明天會是美好的一天。


 *** 


紗夜緩緩睜開雙眼。


時間還早,昨晚刻意調早一小時的鬧鐘也還未響,窗外的陽光並不強,不過紗夜還是習慣性地舉起手虛掩陽光。


似乎是被什麼緊緊抱住。


是日菜啊……也對,單人床要擠兩個人不靠在一起不行呢會很容易摔下去。紗夜迷迷糊糊地想著。


嗯?日菜?


猛然驚醒的紗夜看了眼前的景象簡直差點暈了過去。


先不提應該在今井さん家過夜的日菜怎麼會出現在自己床上還緊緊抱著自己,最恐怖的是──全.裸。


是的。紗夜的雙胞胎妹妹正一.絲.不.掛地躺在紗夜的床上。


「唔……不要亂動啦……」


大概是懷中人的動作驚擾到還在睡的日菜。


只見日菜的擁抱又加了幾分力道,夢囈般的低聲抱怨。


紗夜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的頭正枕在一個非常令人害羞的位置上。


自己妹妹的胸部上。


「啊啊啊啊啊啊!!!!!!」


冰川家全新的一天就從雙胞胎姐姐害羞到極點的慘叫聲中以及雙胞胎妹妹在美夢中被推下床的那一刻揭開序幕了。


END


--------------------------------

不重要的設定:戴上那個項圈睡覺會變成貓,拿掉項圈睡覺後變回來

冰川母對動物過敏是自我流設定

沒養過貓如果對養貓敘述有錯請見諒

希望大家喜歡^^


羌

和風組!!!!!
請大家多多支持她們^0^

和風組!!!!!
請大家多多支持她們^0^

SETSUKI

▶バンドリ|ここみさ|当成恶作剧原谅吧

▷CP弦卷心x奥泽美咲
▷愚人节快乐!今天是恶作剧也能被原谅的绝佳好日子!
▷这次好像有点偏みさここ,不过我是想着ここみさ写的,总之她们两个在一起就是最好的所以应该没关係吧,毕竟是愚人节(嗯?)

-

  4月1日,今天正是所谓的愚人节,是一个不论什麽恶作剧也要被原谅的日子,是一些捣蛋鬼的大喜之日。
  奥泽美咲彷彿是深刻意识到这件事而从今天一早便开始提心吊胆,但造就的结果就是,她神经紧绷了一整天,却一直到了放学也没有什麽出乎她意料中的事发生。
  当然了,毕竟是愚人节,同学之间玩笑性质的愚人节庆祝倒是有,不过美咲并不觉得那有什麽。
  美咲在产生这种想法的那一刻才意识到,大概是平常在乐团的经历已经太...

▷CP弦卷心x奥泽美咲
▷愚人节快乐!今天是恶作剧也能被原谅的绝佳好日子!
▷这次好像有点偏みさここ,不过我是想着ここみさ写的,总之她们两个在一起就是最好的所以应该没关係吧,毕竟是愚人节(嗯?)

-

  4月1日,今天正是所谓的愚人节,是一个不论什麽恶作剧也要被原谅的日子,是一些捣蛋鬼的大喜之日。
  奥泽美咲彷彿是深刻意识到这件事而从今天一早便开始提心吊胆,但造就的结果就是,她神经紧绷了一整天,却一直到了放学也没有什麽出乎她意料中的事发生。
  当然了,毕竟是愚人节,同学之间玩笑性质的愚人节庆祝倒是有,不过美咲并不觉得那有什麽。
  美咲在产生这种想法的那一刻才意识到,大概是平常在乐团的经历已经太过暴走了,一般的恶作剧已经影响不了她了吗……
  ……每天都像在过节日一样啊。

  放学后一段时间,同学们三三两两的纷纷离开,不知不觉被夕阳馀光染红了的教室只剩下奥泽美咲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她以手撑颔,无奈的笑着叹了口气。
  「看来是白担心了啊……」

  「担心什麽?」
  「当然是……唔哇!心?妳还没回去吗!」
  理所当然的出现在奥泽美咲的旁边还向她搭话的女孩,自然就是那个天真烂漫的超级有钱人——弦卷心。看到美咲有些惊吓过度的反应,她只是像平常一样不在状况内、疑惑的歪过头。
  「因为看到美咲一个人在叹气,所以就进来了。」
  「哈啊……?」
  弦卷心露出一副义正辞严的表情,指着美咲很认真的说:「美咲!听好了,身为Hello、Happy World!的一员,为了带给世界笑容,愁眉苦脸是不行的唷!」
  「哈哈……是啦,那种事情我知道。」
  听了美咲的话,心一脸满意的笑着将手插在腰间。
  「所以,我为了解决美咲的烦恼,才特地进来看妳的。来吧,不管有什麽事情都可以跟我说喔!」
  ……妳就是我最大的烦恼根源之一好吗!
  奥泽美咲的内心不禁产生这样的想法,但她没有讲出来,只是乖乖的回答了问题:「已经没事了啦……因为今天,是愚人节不是吗?」
  「愚人节?」
  「……妳不知道吗?」
  「不知道呢!那是什麽?美咲可以跟我说吗?」
  弦卷心的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她,又成了那种她想说不能也说不出口的状态。
  「所谓的愚人节……嘛,就是可以尽情恶作剧的日子吧。」
  一听到美咲这麽说,弦卷心的双眼闪过一丝严重异样的光芒,一脸兴奋的道:「恶作剧?是可以让人拉近关係,产生笑容的好事呢!得马上召开HelloHappy的紧急作战会议才行!」
  「不不不……不管是薰前辈、花音前辈还是育美,她们三个今天都有事啦!」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呢。」心的语气中有点遗憾,不过她很快的又重振旗鼓:「那今天的作战会议就只有我、美咲跟米歇尔参加了!」
  奥泽美咲此时觉得头很痛。

  「如果不瞭解这个节日的话是没办法好好举行活动的」这麽说着强行把话题拉长了,虽然花了些时间变成跟弦卷心解释愚人节这个节日的由来跟历史,但毫无疑问比起心直接带上米歇尔开街头Live之类的发展好多了。……起码她是这麽想的。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好晚了,要不是这个人是弦卷心的话早就被老师骂到臭头了吧。
  「看来,关于愚人节的计划要改成明年了呢。」心有些可惜的说。
  「嘛……还有机会的吧。」美咲淡淡的说。我比较在意的是为什麽妳讲的好像妳都很有计划一样。
  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刚刚的喧闹好像假的一样,她只是露出一贯的微笑欣赏着窗外那早已看习惯的学校风景,在夜晚去看的话有另外一种感觉。
  不过此时的奥泽美咲并无心于风景上。
  心的眼睛一直都闪闪发光的,真的很漂亮。
  美咲看着这样的心,一个跳脱她平常思维的想法油然而生。

  是啊,如果什麽样的事情在今天都可以当作「恶作剧」被原谅的话,难得有这麽一次啊,不趁这个机会这麽做的话就做不出来了吧。
  所以,请让我这麽做吧……

  「心。」
  奥泽美咲轻声呼唤着,在心还没回话的时候捧上她的脸,小心翼翼的——将自己与心的双唇重叠。
  是比想像中更柔软的触感,是会想让自己的一切都深陷其中一般的沉溺在裡头的温暖。

  「我喜欢妳。」

  ……愚人节快乐什麽的,不管如何果然都已经说不出口了啊。

-fin.

大家好,我是濑月。
不知不觉就有一段时间没有写文了……如果没有忘记我的话真的非常感谢(虽然最近觉得自己越来越不会写文了微妙的忧鬱)

白色情人节没有庆祝结果庆祝了愚人节……
其实我最近是真的很想写甜文但是怎麽写也写不甜(思考人生),明明我很喜欢甜文的!如果看完这篇不会觉得虐就太好了,因为其实我原本是想写甜文的(好啦

话说之前跟亲友讨论到TAG是ここみさ还是ミシェここ(先不论逆不逆)的话题,其实我当初完全没注意其他人是怎麽打TAG的我觉得应该要是ここみさ就擅自打了ここみさ(好任性的作者),而且我觉得美咲是总受(美咲:闭嘴)还有就是,对我来说米歇尔是米歇尔,美咲是美咲XD虽然米歇尔确实是美咲去扮演的,但我就是会想把她们分开来看。
不过这个也就是个人习惯的问题吧,虽然注意到TAG不一样了不过我也没有想改的意思,应该也不至于这样就没人看到吧XDD之后也会继续用ここみさ的,请多关照。

以上,这次谢谢大家——请跟我一起唸\ハッピー/\ラッキー/\スマイル/\イェーイ/!

玖井

酒後 さよつぐ

「紗夜さん⋯⋯」

「那個⋯⋯つぐみさん?是否能先從我身上下來呢?」

「⋯⋯」


被困在床第與戀人的身體之間,紗夜有些過熱的腦袋努力回想著為何會變成這個樣子。


今天不是什麼特別大的日子,僅僅是普通的Afterglow聚餐。

つぐみ是屬於不怎麼喜歡酒味的類型,自然平常也沒什麼喝的時候,也不是那麼擅長喝。不過,今天自己接到電話時,故事似乎已經不是平常的畫風了。


『もしもし、紗夜さん?我是上原。』

『上原さん?突然打來是怎麼回事,還是用つぐみさん的手機?』

『抱歉擅自拿了つぐ的手機⋯⋯那個⋯⋯紗夜さん,印象中今天是Roselia的練習,但是現在方便過來一下嗎?つぐ的狀態有點怪...

「紗夜さん⋯⋯」

「那個⋯⋯つぐみさん?是否能先從我身上下來呢?」

「⋯⋯」


被困在床第與戀人的身體之間,紗夜有些過熱的腦袋努力回想著為何會變成這個樣子。


今天不是什麼特別大的日子,僅僅是普通的Afterglow聚餐。

つぐみ是屬於不怎麼喜歡酒味的類型,自然平常也沒什麼喝的時候,也不是那麼擅長喝。不過,今天自己接到電話時,故事似乎已經不是平常的畫風了。


『もしもし、紗夜さん?我是上原。』

『上原さん?突然打來是怎麼回事,還是用つぐみさん的手機?』

『抱歉擅自拿了つぐ的手機⋯⋯那個⋯⋯紗夜さん,印象中今天是Roselia的練習,但是現在方便過來一下嗎?つぐ的狀態有點怪怪的⋯⋯』

『誒?』

『不但突然叫了酒,喝了還一直喊著紗夜さん的名字還哭了,妳們最近是吵架了嗎?』

『沒有這回事,現在已經是自主練習的時間。我馬上過去,地點一樣是平常妳們常去的居酒屋吧?』

『是,不過現在蘭的表情看起來也超生氣的,紗夜さん來的時候最好小心一點。』

『我知道了。』


跟其他成員說明理由後迅速地離開練習室,前往居酒屋,而接著在各種複雜與夾雜怒火的視線下,帶走了已經累得趴在桌上睡著的つぐみ。

幸好有今井さん的提醒,先把吉他交給了她們保管,不然眼下這情況可沒辦法說揹著人就走。沿途是沒有什麼小說或是電視劇常演的胡鬧,つぐみ閉著眼看似還沒從酒精中恢復過來,紗夜只是突然揹了個比吉他還重的人在身上有些不習慣而已。

但是好不容易回到家,狀況並沒有比較好——只是想把人放到床鋪上,就變成了沒辦法離開的現況。


「可以先這樣再麻煩紗夜さん一下嗎?⋯⋯」

「可以喔,不過今天的つぐみさん特別愛撒嬌呢⋯⋯」

「對不起,今天一直麻煩紗夜さん⋯⋯」

「沒事的,我很喜歡つぐみさん的撒嬌。」


能夠看到示弱的一面,代表自己被信任著,所以不可能會不高興的。

輕輕拍著趴在自己身上的つぐみ的背,嗅著飄散於空氣中、稍稍混雜了啤酒味的熟悉香氣,紗夜覺得自己也有些微醺了。


「所以我做了什麼讓つぐみさん傷心的事嗎?上原さん說剛剛妳在哭⋯⋯」

「不是紗夜さん的錯,是我自己的問題。」

「嗯?」


感覺到了圈住自己脖子的手稍稍收緊了,紗夜也回以了溫柔的擁抱,知道つぐみ需要的是整理心情的時間而沒繼續問下去,只是靜靜地聽著時鐘指針前進的滴答聲。


「我好像變成討人厭的人了,紗夜さん⋯⋯」

「誒?」

「佔有慾很強的那種⋯⋯前幾天去找紗夜さん時,剛好看到紗夜さん在教別的女孩子功課,大概是通識課的後輩之類的⋯⋯就覺得有奇怪的情緒跑出來了⋯⋯」

「つぐみさん⋯⋯」

「抱歉⋯⋯我以前明明不是這樣的人的,也不是想要要求紗夜さん什麼,只是就⋯⋯請不要討厭我⋯⋯」

「不會討厭つぐみさん的。」


面對吃著醋卻還是很正直又愧疚的女友,紗夜偏頭親了親つぐみ紅起來的耳朵,然後稍微縮緊了懷抱。


「嗚⋯⋯紗夜さん⋯⋯」

「以前的つぐみさん不會這樣,但現在會了,不就是代表つぐみさん比以前更喜歡我了嗎?所以不會討厭的,倒不如說我覺得很開心。」

「請不要這麼直白的說出來,我會害羞的⋯⋯」

「ふふ⋯⋯」


抱著つぐみ翻了個身,紗夜換成了俯視的角度,直直對著つぐみ咖啡色的瞳孔看過去。


「不過⋯⋯讓妳感到不安真的是非常抱歉呢,之後我會更注意的。」

「這不是紗夜さん的錯,是我擅自⋯⋯」

「作為補償,つぐみさん有什麼想要的嗎?」


交會的視線傳達了不容拒絕的心情,在這種地方稍微頑固了點,也是自己喜歡紗夜的地方。


「那⋯⋯」

「嗯?」

「抱きたい⋯⋯」


小聲地講出了自己平常不敢講的話,つぐみ臉上原先已經稍稍退去紅潤,又跑了回來。

會說出這樣的話也不完全是現在的氣氛使然,又或者是單單憑藉著酒勢。因為各自準備live的事情,其實已經忙了很一陣子沒有好好親熱了。只是紗夜也什麼都沒表達的繼續忙碌著,自然就也不敢提想要做的事。


「講出了可愛的話呢⋯⋯」


被最喜歡的人邀約,自然不會拒絕,而且就算是嚴以律己的自己,一直維持著這樣的姿勢,也會變得想要做的——雖然一直覺得酒精不是好東西,但或許偶爾像這樣讓つぐみさん喝醉一次也不錯呢,明明是同一個人卻變得更可愛了之類的。


「那今天晚上會做到不會再讓つぐみさん擔心的程度的。」

「誒誒?等⋯⋯紗夜さん⋯⋯不先洗個澡嗎?我身上都是酒味⋯⋯嗚⋯⋯」

「沒關係,現在就想做了。」


TBC


聽說再往下會發不出去,後續請至300之類的(?


留依

【歌词】Roselia 5th: 軌跡

写在前面

完全代入リサゆき的友希那Side渣翻请见谅

哭瞎T0T

总之希望5th能当选吧……


靴紐が解ければ、結び直すように

別れても途切れても

また繋がる為に出逢うべく

人は歩んでゆく

就跟鞋带松开再重新绑好一样

即使相互挥手告别

即使彼此交点中断

人们也会为了再相逢而迈开脚步


悲しみで、胸の中溺れそうならば

瞼閉じ迎えよう、いつも変わらず

笑う貴方の瞳が、ほらね・・・ただ綺麗で

若是因悲伤而内心苦闷,就闭上眼睛接受吧

可总是满面笑容的你的眼眸

是那么动人


“ありがとう”

巡り逢うよう、...

写在前面

完全代入リサゆき的友希那Side渣翻请见谅

哭瞎T0T

总之希望5th能当选吧……

 


 

靴紐が解ければ、結び直すように

別れても途切れても

また繋がる為に出逢うべく

人は歩んでゆく

就跟鞋带松开再重新绑好一样

即使相互挥手告别

即使彼此交点中断

人们也会为了再相逢而迈开脚步

 

悲しみで、胸の中溺れそうならば

瞼閉じ迎えよう、いつも変わらず

笑う貴方の瞳が、ほらね・・・ただ綺麗で

若是因悲伤而内心苦闷,就闭上眼睛接受吧

可总是满面笑容的你的眼眸

是那么动人

 

“ありがとう”

巡り逢うよう、命は繰り返してく

始まりという名の道

振り向かず、前を見つめ

“ありがとう”

廻る地球、貴方と私は進む

握る手離れても

終わらない絆がある

“谢谢”

生命轮回不息,只为一场邂逅

踏上名为起点的道路

不纠过往,注视前方

“谢谢”

斗转星移中,你我仍将继续前进

即使放开紧握的手

我们之间还有无限的羁绊

 

明日もまた来ることが、当たり前のように

振る舞うのを疑わず

保証もない日々の儚さ

人は抱いてる

觉得就跟朝日东升一样理所当然

从不怀疑会有任何改变

只是世人皆有

得不到担保的人生无常

 

振り返る、優しさに満ちた毎日は

大切なものたちを残してくれた

柔く心地よい色は、ほらね・・・ただ綺麗で

回首从前,满载真挚的时光留下了珍贵的点点滴滴

柔软且令人愉快的色彩

是那么美丽

 

“ありがとう”

歌をうたい、ひたすら愛しさを告げ

溢れ出す思いは

ずっと星のように瞬くから

“ありがとう”

廻る地球、貴方と私は進む

目指す場所違っても

変わらない景色がある

“谢谢”

一心一意的吟唱,唱出全部的心爱

源源涌出的回忆

永远如星辰闪烁

“谢谢”

斗转星移中,你我仍将继续前进

即使目标不同

我们之间还有不变的景色

 

ふと甦る(甦る)あの姿(あの姿)

心はさざめき出す

辛くないのは(誰だって)嘘だけど

きっと覚束ない言葉でも伝えたい・・・

掠过脑海的(一闪而过)那个身影(她的身影)

令内心一阵动摇

说不难过(不论谁说)都是骗人的

可就算知道是一定会让你担心的话也想传达・・・

 

“ありがとう”

此処で逢えた、貴方と私の軌跡

一つだって忘れないわ、いつまでも熱いままで

“谢谢”

感谢交汇此处的,属于你我的轨迹

我会全都记进心里,永不褪色

 

“ありがとう”

廻る地球、貴方と私は進む

握る手離れても

終わらない絆がある

“谢谢”

斗转星移中,你我仍将继续前进

即使放开紧握的手

我们之间还有无限的羁绊

 

幾千も、永遠を重ね

不计其数,编织永恒

留依

二人とも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二人とも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羌

【バンドリ】Katze(中)【さよひな】

前情提要:我抽到夢限定紗夜啦!!!!!!!!!!!(等等


--------------------------------------------------------------------


走出事務所,如丸山さん說的,雨已經停了,原本清冷的街道也慢慢聚集逛街的人們。


與商店街多是販賣食物、生活用品不同,這裡賣的東西多半是高價精品與流行服飾。


如果沒有特別的事基本上是絕對不會來這裡的。算上今天我來這邊的次數大概連五次都沒有吧。


「……沒有人。」


撥了家裡電話,然而等了一陣子鈴聲沒有如預期的被中斷仍舊不停...

前情提要:我抽到夢限定紗夜啦!!!!!!!!!!!(等等


--------------------------------------------------------------------



走出事務所,如丸山さん說的,雨已經停了,原本清冷的街道也慢慢聚集逛街的人們。

 

與商店街多是販賣食物、生活用品不同,這裡賣的東西多半是高價精品與流行服飾。

 

如果沒有特別的事基本上是絕對不會來這裡的。算上今天我來這邊的次數大概連五次都沒有吧。

 

「……沒有人。」

 

撥了家裡電話,然而等了一陣子鈴聲沒有如預期的被中斷仍舊不停地響著,嘆口氣將手機收回包包裡,日菜那孩子果然還沒回家。

 

手機沒帶、衣服沒換、甚至沒說一聲擅自不知道跑去哪裡,從以前就一直是個隨心所欲、想到什麼做什麼的孩子。


 

她現在大概在某個地方雙眼閃閃發光地尋找有趣的事吧?





我正在街道上獨自一人行走著。

 

並非是為了逛街,從離開事務所到現在沒有進去任何一家商店。

 

雖然沒有進去但從玻璃櫥窗可以清楚看見裡面的擺設與人們。瞥了一眼,沒有看見我要尋找的人影,只看到精美的商品旁擺放的是寫著驚人價格的牌子。

 

那個價錢足夠買一個很好的效果器了!

 一路走來比起商品本身更多的是讓人目瞪口呆的售價。

 

不知不覺走到街尾,兩旁已不是商店而是住家,行人也少了很多。

 

原以為會找到日菜但事與願違仍舊沒有看見那孩子。

 

難不成是到商店街去了嗎?



咦?

 


耳邊傳來微小的聲音。

 

我集中注意力,發現悉悉簌簌的聲音是從左邊的小樹叢發出的。

 

走近一看是一隻戴著黑色項圈的小貓。

 小貓捲縮成一團,被淋溼的小小身軀劇烈顫抖著。

 

「不好!」

 

顧不得其他,我趕忙將身上的外套脫下包覆在小貓身上將它抱起。

 

看大小應該是年紀很小的幼貓,我用外套將濕透的小貓擦乾後,調整外套的位置避免因擦拭小貓而濕掉的部分碰到小貓。

 

手上傳來的不只有小貓的重量與體溫,還有沒停止過的顫抖。

 

一定很冷吧。

 

想到這孩子不知在剛才那場雨中淋了多久、受了多少風寒,手便又收緊幾分,將牠更靠近自己,希望自己的體溫能傳遞給牠。



「喵……」

 

小貓發抖的身體慢慢趨於平穩。這孩子像是剛睡醒般小小叫了一聲,大概是發現被人抱著,霍地抬起頭,目不轉睛地盯著我。

 

「請別害怕,我不是什麼壞人。」

 

即使知道貓聽不懂人話,我還是放輕聲音地說出這句話。

 

這孩子有項圈應該是被人飼養,加上年紀幼小,照理說該是不太怕人,不過有些動物對陌生人的防備心比較高,要是牠受到驚嚇而掙扎導致受傷就不好了。

 

「喵、喵!喵!喵——」

「嗚、哇——等、」

 

懷裡的小貓突然激動的大叫,與此同時,超出我的意料,小貓舉起牠的前肢拼命晃動,就像是希望碰觸到我的臉。抬高抱住牠的雙手,待距離夠近這孩子一邊發出喵喵的叫聲一邊用牠的臉磨蹭著我的臉。

 

好像非常開心的樣子。貓咪原來是這麼黏人嗎?

 

不管怎麼樣,這孩子看起來沒有什麼問題,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不過你怎麼會獨自在這裡呢?你的主人呢?」

「喵~喵~」

 

完全不理會我,這孩子只是一個勁的向我撒嬌。

 原本就不期待牠會回答我的問題,只是這樣姿勢撒嬌對我來說實在有些不方便。

 

「稍停一下——」

「喵、喵!喵!喵——」

 

當我把這孩子連同我的外套放在地上時,牠整個身體緊緊靠在我的手上,彷彿要我不要放手。

 

這孩子難道是被主人拋棄?

 

不會的。這想法只在腦海裡不到一秒鐘便煙消雲散,怎麼會有人想拋棄這麼可愛又愛撒嬌的孩子呢。

 

「放心,我不會離開的。」

 

不知是聽懂我的話還是巧合,這孩子不再發出不安的叫聲,比毛色還要淡一些的翠黃眼眸盯著我。

 

「乖孩子。」

 

我輕撫牠的頭。那孩子從喉嚨發出享受的咕魯聲音。

 

我撿起剛才在慌亂時刻為了脫外套而丟在地上的傘以及裝有日菜衣服的提袋。將外套重新整齊摺好,畢竟擦過貓咪有些髒汙,可不能和日菜的衣服放在一起,我索性將外套當作小貓的坐墊,再把小貓抱起放在懷裡。

 

「喵——」

 

說抱牠不太對。當我將外套放置手上打算將牠抱起時,這孩子早已迫不及待地跳到外套上,找個好位子,舒舒服服的窩在我懷裡了。

 

「你啊……」

 

見到這麼惹人憐愛的樣子,我不自覺地笑出聲。

 

我常常和父親一起觀賞小動物節目,看過不少小動物撒嬌的可愛模樣。不過像這樣親自抱著、如此近距離觀看小動物可愛的樣子對我來說是非常少有的事。

 

與我印象中總是自由奔放、隨心所欲的貓咪形象不同,這孩子黏人的程度簡直像是披著貓皮的小狗狗。

 

想養牠。

 

那是不可能的事。先不提家裡情況不允許,這孩子的主人肯定很擔心牠。

 

現在的要務是幫助這孩子找到主人,如果能在過程中找到日菜那是在好不過了。




 

問了附近住家,然而很遺憾沒有一戶是小貓的主人,也沒有人知道小貓的主人是誰。無計可施的狀況下我決定到警察局請求幫助。

 

不只這狀況令人洩氣,找尋的過程中沒有遇到日菜,家裡電話也依舊沒有人接。

 

那孩子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啊……



「這樣就可以了,謝謝妳的幫助小妹妹。」

「這是應該的,謝謝您,麻煩您幫忙了。」

 

我將事件經過與小貓發現地點簡述並寫在紙上後,將紙張交給警察先生辦理後續遺失寵物招領手續。

 

「喵~」

「等、哇!」

 

一見我把原子筆放下,原本乖乖在一旁磨蹭著我左手的小貓一個蹬步,朝我的方向縱身一躍。見到此狀,我趕緊將牠穩穩抱住。

 

「哈哈!小東西真的很喜歡妳。瞧牠誰都不理只在妳身邊打轉的,要不是妳來報案,我還以為妳一定是牠的主人呢!」

 

警察先生的打趣使我臉一熱。

 


原以為這孩子親近人,然而不論是哪位警察,就算表情再怎麼和藹可親,這孩子完全不願意離開我身邊。

寫資料時也是在我身邊晃晃或是磨蹭我沒在寫字的左手。

 

「我也很喜歡牠,不過遺憾的是我並不是牠的主人。」

 「是啊,牠誰都不親近只親近妳,真好奇牠的主人是什麼樣子,也許長的跟妳很像讓小傢伙誤認也不一定?」

 


一瞬間日菜的身影浮現在腦海裡。

 

怎麼可能。

 


「按程序接下來要請妳將小貓帶到附近的動物收容所照顧,剛好等會我要開車去巡邏要不順便載妳去?」

「欸?動物收容所?」

 「是啊畢竟我們這裡是不幫忙照顧走失寵物的。當然如果妳願意也能選擇帶回去暫時照顧,不過要請妳留下聯絡方式。以這小傢伙黏妳的樣子,我比較傾向第二個選項,就看妳方不方便。」

 「喵——」

 

感覺到手背傳來柔軟的觸感,我低下頭,小貓雙耳下垂,露出眩然欲泣的表情。

 


別哭。

 


「請讓我照顧牠。」

 

當我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的時候,這段話已脫口而出。

 



 


真是糟糕。

 

我在心裡默默嘆氣,沒有考慮任何後果就答應真是太衝動了。

 

太衝動了。真不像我。

 

雖然警察先生認為小貓讓我照顧比較好,然而我沒有養貓的經驗,母親也不可能讓動物待在家裡。

 

這週末母親不在還好,但如果沒有在那之前找到主人送回去,該怎麼辦才好?

 

託其他人照顧?不行。畢竟是自己答應的,不能讓其他人替自己的一時衝動的後果收拾善後。

 

而且小貓會不會乖乖讓其他人照顧也是個問題。

 

如果小貓的活動範圍只有自己房間,說不定母親會答應,就算拒絕,也許能請父親幫忙說服——

 

「喵——」

 

「啊、抱歉,讓你擔心了,我沒事的。」

 

大概是發現我的臉色不是很好,原本窩在我懷裏的小貓伸直身子,像是為我打氣一般輕舔我的左頰。

 

明明是在擔心這孩子的去留,但似乎反被擔心了。我不禁會心一笑。是啊,擔心以後的事也不是辦法,既然已經決定要好好照顧牠了,就該專心在這件事上,而不是胡思亂想。

 

小貓的安慰彷彿魔法輕易的將我內心的不安驅除殆盡。

 


「你真是不可思議,」與小貓鼻尖碰鼻尖,我看著牠漂亮的眼睛繼續說道:「在找到你主人以前就跟我在一起吧。」

 

「喵!」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妳丸山さん,麻煩妳替我也向白鷺さん轉達謝意。回家路上請小心,再見。」

 

時間已到黃昏時分。

 

決定帶小貓回家照顧後,我並沒有立即返家,除了要買小貓的食物及相關用具外,最大的原因、也是這次出門最主要的目的——接日菜一起回家,仍然沒有完成。

 

整個下午日菜可能會出現的地方都去過一遍然而沒找到。打了不少次家裡電話沒有人接。到羽澤咖啡店問大和さん與若宮さん,她們也不知道日菜的行蹤。

 

就在剛才丸山さん也打給我說事務所沒有見到日菜。

 

簡直像是消失了一樣。日菜妳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將手機收進包包裡,此時原本靜靜坐在我腳邊的小貓伸出前掌拍了我的小腿。

 

「抱歉,讓妳久等了。」

 

我將小貓抱起。

 

在警局時警察先生給我一個紙袋裝我濕掉的外套,沒了外套當墊子要單手抱著小貓便有些不穩,只能雙手好好的抱著牠。

 

因此只要需要用到手,像是使用手機的時候我都會先將小貓暫時放在地上。

 

「喵——」

 

小貓的聲音引起我的注意,我順著牠張望的方向看過去,是一座公園,我與日菜小時候常常一起過去玩的公園。

 

日菜會在這裡嗎?

 

抱持一絲希望我向著公園邁進。




黃昏的晚霞將公園染成溫暖的紅橘色。

 

公園不算大且時間也不早了所以沒有什麼人,很快便發現日菜並不在公園裡。

 

不在……

 

帶著難以形容的心情我抱著小貓坐在有些破舊的鞦千上。因長期風吹雨淋而生鏽的鏈條,隨著鞦千的擺盪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

 

「紗夜?」

 

聞聲,我抬起頭,是今井さん。

 

「紗夜妳怎麼一臉落寞的坐在這裡?是發生什麼事情嗎?」

 「落寞?我?」

 

我露出了這樣的表情嗎?

 

下意識想伸手摸摸自己的臉,隨即想到自己還抱著小貓而作罷。微微搖頭,我從鞦千上起身。

 

「不,沒有什麼。……話說回來湊さん沒有和妳在一起嗎?」

 

記得中午時湊さん和今井さん在一起,不過現在只有今井さん一人。

 

「等到雨停我們就回家了,現在我是再出門一次——」

今井さん邊說邊舉起拿在左手的塑膠提袋:「——幫媽媽買東西。今天超市特價買到很多便宜的食材☆」

 

「原來如此。」

 「啊!真是可愛的貓咪,是紗夜養的嗎?」

 「不,其實是……」

 

我簡單的將事件經過告訴今井さん。

 



「原來是這樣啊……我也會問問鄰居還有其他朋友們看看有沒有貓咪主人的消息。」

 

「麻煩妳了。」

 

「不會啦。不過這孩子這麼親近妳,原本我以為是妳家養的呢!好乖好乖。」

 

今井さん摸摸小貓的頭,小貓發出開心的叫聲。

沒想到今井さん與警察先生說了一樣的話。

 

「對了,日菜呢?紗夜不是要接她回家嗎?還是紗夜也和我一樣是回家後再次出門?」

 

我搖搖頭。

 

「日菜不在事務所,那孩子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她的團員們也不知道她去哪。」 

「什麼!有聯絡她嗎?」

「她手機沒帶著,現在在我這裡。」

 

我瞥了一眼掛在我左手臂上的袋子。

 

「我去超市時也沒遇見她……紗夜別擔心,我也來幫妳找日菜吧!」




「——紗夜。」



當我正想謝謝今井さん時,遠處傳了呼換我名字的聲音。

 我與今井さん朝聲音的來源望去。

 

「那個人紗夜認識嗎?是不是在揮手?」 

「是弓道部的前輩。看起來是要我過去的意思。」

 

話才剛說完,在我懷裏的小貓突然往前一跳,往前輩所在的反方向跑走。

 

「等等!」

 

怎麼回事?雖然時間不長,但自我與牠相遇以來,牠從沒有自己跑掉。就算是在街上看到感興趣的東西,牠也不會自己跑過去,反而是雙眼發亮喵喵的叫著,要我帶牠過去。

 所以面對小貓突如其來的反常舉動我一時慌了手腳。

 


「紗夜妳先去前輩那邊!我幫妳追小貓!」

 

今井さん邊說邊轉身朝小貓跑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TBC

-----------------------------------------------------------------


老梗。相信大家都知道了www

不知為什麼爆字數 拆成上中下了(倒

有任何心得/想法/建議歡迎留言  感謝^^


超得太棒了!!感嘆官方!!讚嘆官方!!



留依

今回は100連ぐらいかな..限定メンバー4人回収完了ですし、あこりんも無事ゲットしました😆いわゆる、ガチャ大勝利でございます🐣🐣🐣が、おかげで普通にアイテムが足りなくなり......つまり、そういうことさ...儚い💔

あとは、財布の泣き声はね🙄
ええ…なにそれ、知らないわ😭
とりあえず今日も頑張ロゼリア🌹
では、バイト行ってきまーす(T_T)/

今回は100連ぐらいかな..限定メンバー4人回収完了ですし、あこりんも無事ゲットしました😆いわゆる、ガチャ大勝利でございます🐣🐣🐣が、おかげで普通にアイテムが足りなくなり......つまり、そういうことさ...儚い💔

あとは、財布の泣き声はね🙄
ええ…なにそれ、知らないわ😭
とりあえず今日も頑張ロゼリア🌹
では、バイト行ってきまーす(T_T)/

玖井

購物 さよつぐ

「抱歉,讓妳久等了,紗夜さん!」

「沒有的事,つぐみさん不也早到了嗎?」


不遠處就看到紗夜已經背著吉他門口等待,つぐみ一個心急就跑了過來,完全忘了自己其實也沒有遲到。

高三完成學生會的交接後,生活就簡單的一成不變。普通的上下學,雖然樂團的練習也是有在進行,但是為了能夠一起考上大學,有空反而多半是聚在一起唸書。然後不斷地完成一本一本的模擬試題,再接著買新的。


「那我們進去吧!つぐみさん。」

「はい!」


但是今天稍稍有點不同——是和紗夜さん約好一起去車站前面的書店選參考書的日子。

原先是沒有覺得有什麼特別值得在意的地方,不過在跟ひまりちゃん聊過天後,反而越發在意了起來,結...

「抱歉,讓妳久等了,紗夜さん!」

「沒有的事,つぐみさん不也早到了嗎?」


不遠處就看到紗夜已經背著吉他門口等待,つぐみ一個心急就跑了過來,完全忘了自己其實也沒有遲到。

高三完成學生會的交接後,生活就簡單的一成不變。普通的上下學,雖然樂團的練習也是有在進行,但是為了能夠一起考上大學,有空反而多半是聚在一起唸書。然後不斷地完成一本一本的模擬試題,再接著買新的。


「那我們進去吧!つぐみさん。」

「はい!」


但是今天稍稍有點不同——是和紗夜さん約好一起去車站前面的書店選參考書的日子。

原先是沒有覺得有什麼特別值得在意的地方,不過在跟ひまりちゃん聊過天後,反而越發在意了起來,結果今天還因此在選衣服上花了不少時間。


『聽好囉!つぐ,作為女孩子,約會的時候打扮絕對不可以馬虎!』

『那個⋯⋯ひまりちゃん,不是要約會啊,只是跟紗夜さん一起去買個參考書而已啊!』

『つぐ,妳太天真了!不趁現在把握機會表現的話,紗夜さん很快就會被其他女孩子搶走喔!大學可是會有很多像リサ前輩一樣很會打扮的女孩子,而且Roselia的live台下也是一整排的女粉絲在幫紗夜さん搖螢光棒喔!』

『所以說我跟紗夜さん不是那種關係啊⋯⋯ひまりちゃん。』

『就是因為還不是才令人擔心啊!!』


唔⋯⋯就算否認了也還是不自覺的稍微花了心思打扮了一下,甚至連買了不太敢拿出來用的小飾品也拿出來了,不知道紗夜さん會不會覺得太花俏了呢⋯⋯感覺紗夜さん會更喜歡樸實一點的打扮之類的,雖然Roselia一直都是走華麗路線的。


「嗯,以前花咲川的話,老師多半是建議用這個出版社的書,因為在出題的方向上⋯⋯あの⋯⋯つぐみさん?」

「啊⋯⋯啊,抱歉,紗夜さん,我剛剛稍微走神了。」

「身體不舒服嗎?」

「沒事⋯⋯我沒事的,紗夜さん,請繼續剛剛的解說吧!」

「是嗎?那我就繼續囉,除了這個出版社的外,我個人還推薦這邊這個系列的。雖然不是什麼大的出版社,封面也沒有很亮眼,但是解答寫得很詳細,還會另外給小提醒,這點我很喜歡。是可以感覺到編輯團隊用心的系列⋯⋯」


真是糟糕啊,竟然在紗夜さん前面恍神了,人家可是特地在練習前撥時間來陪我選書的,不好好打起精神來可不行。


「紗夜さん真的對這些書都很了解呢!」

「畢竟我也才剛結束考生生活沒多久,甚至還有些書都還留在家裡的書櫃裡呢。」

「誒,紗夜さん還沒把書清掉嗎?」

「嗯畢竟很多都是認真寫了整理跟翻過了很多次的書,考上大學就扔掉反而覺得有些對不起它們呢。」

「那我可以跟紗夜さん借那些書嗎?」

「誒?」

「阿,當然我自己要用的還是會自己買,只是想有點好奇和紗夜さん會怎麼做整理而已⋯⋯那個不方便也沒關係,我知道突然這樣講很奇怪⋯⋯」


順勢講出了在這裡顯得唐突的要求,つぐみ才從跑步狀態緩過來的臉色又紅潤了起來。


「如果つぐみさん不介意上面都是些潦草的筆跡的話,直接給つぐみさん都沒問題喔。」

「那個不用到送給我啦⋯⋯紗夜さん也很珍惜那些書吧?」

「嗯,可是つぐみさん也會珍惜不是嗎?與其讓它們在書架上生灰塵,我想給還會使用她們的人比較好。」

「真的可以嗎?」

「請安心收下吧!つぐみさん。」

「是⋯⋯」


面對臉紅的つぐみ,紗夜笑著把剛剛挑選的題本交到了つぐみ手上。


「那今天就先買這兩本題本吧!不過結束的意外的早呢⋯⋯等等檢索一下電車的時間,早點去練習室好了。」

「あの⋯⋯紗夜さん,如果不趕時間的話,可以讓我請妳吃點東西嗎?當作今天的謝禮。」

「只是陪つぐみさん挑個書而已,不需要什麼謝禮啦。不過⋯⋯稍微去吃點東西也好呢,畢竟差不多是午餐時段了。」

「這樣車站前面的速食店好嗎?紗夜さん喜歡薯條對吧?」

「也不是特別喜歡啦⋯⋯」

「誒,可是リサ前輩說,帶紗夜さん去吃薯條,紗夜さん就會很開心的說。」

「今井さん⋯⋯又說了多餘的話⋯⋯」

「那紗夜さん有想要吃的東西嗎?」

「速食店就可以了喔。對了,前面一直找不到時機說,而且講這種事情似乎又顯得有些輕浮,但是つぐみさん今天特別漂亮喔。」

「啊⋯⋯紗夜さん,謝謝!」

「那我們趁著午餐的人潮還沒出現,快點去餐廳吧!」

「はい!」


結完帳後並肩走出書店,雖然肯定吃完飯就必須各自解散,去做原本預定的事情,但つぐみ的心情卻好的跟剛開始一樣,笑顏如同剛被戀人誇獎完的燦爛。


fin



玖井

養成 さよつぐ

「重點筆記都做得很詳細呢,不愧是つぐみさん。」


紗夜盯著對面つぐみ的課本,上面全是字跡工整的補充與整理,完全體現了一個上課認真的好學生風範。


今天家教的地點依舊是在羽澤家的咖啡店,自從有天つぐみ鼓起勇氣在休息時間拿了高三的複習題本來問後,就自然而然變成了這樣的情況。週日的下午通常沒有Roselia的練習,然後兩個人便會像這樣坐在羽澤太太刻意保留好的位子上進行詢問與解答。

不過,也不算正式的家教關係,沒有特別收取費用。就算真的沒辦法來的時候,也僅僅會用訊息告知,亦沒有補課之類的。有時候沒有什麼問題時,也會就各做各的事情。唯一的報酬大概就是羽澤太太總是會用著各種試作品的名目招待東...


「重點筆記都做得很詳細呢,不愧是つぐみさん。」


紗夜盯著對面つぐみ的課本,上面全是字跡工整的補充與整理,完全體現了一個上課認真的好學生風範。


今天家教的地點依舊是在羽澤家的咖啡店,自從有天つぐみ鼓起勇氣在休息時間拿了高三的複習題本來問後,就自然而然變成了這樣的情況。週日的下午通常沒有Roselia的練習,然後兩個人便會像這樣坐在羽澤太太刻意保留好的位子上進行詢問與解答。

不過,也不算正式的家教關係,沒有特別收取費用。就算真的沒辦法來的時候,也僅僅會用訊息告知,亦沒有補課之類的。有時候沒有什麼問題時,也會就各做各的事情。唯一的報酬大概就是羽澤太太總是會用著各種試作品的名目招待東西,以及這樣愜意度過一個下午的疲勞恢復吧。


「啊⋯⋯我睡著了嗎⋯⋯」


原先趴著的つぐみ揉了揉眼睛坐挺了起來,不過神情還是有些剛睡醒的呆滯,大概是還沒從過勞失去意識的狀態回來。


「抱歉,難得紗夜さん花時間過來教我,我卻這樣在紗夜さん面前睡過去了。」

「沒事的,つぐみさん才睡十分鐘而已,作為讀書的中間休息,我認為是完全沒有問題的。而且如果一直維持著想睡覺的狀態勉強唸書,也沒有辦法吸收任何東西的。」

「也是呢,不過還是覺得很對不起紗夜さん呢⋯⋯」

「つぐみさん如果覺得抱歉的話,就請在剩下的時間好好努力吧。按照計劃,今天還有兩科要準備呢。」

「是呢,接下來也要麻煩紗夜さん了。」


つぐみ拍了拍臉驅走了還有些殘留的睡意,接著從旁邊的書堆抽出了不同的參考書,打開做好標籤的頁面遞給紗夜。


「這次是英文嗎?這邊的文法確實很容易弄錯呢,通常判定是看這個介系詞。不過一般來說這種陷阱題可以先用刪去法除去不可能的答案⋯⋯」


紗夜邊講解邊用鉛筆在題目上圈住重點的部分,作為一個努力過來的平凡人,紗夜在教學上總是能傳達出重點。如果是換成她家的天才妹妹來教,大概花十倍的時間都沒辦法告訴別人為什麼要這樣寫,這點大概是當初紗夜完全沒想到能贏過妹妹的地方吧。


「啊,好的,了解了。」

「下一題的部分重點是時態的運用,判定的時候要先考慮一下整段話的語意⋯⋯」

「唔⋯⋯啊我想通了,因為想表達的事情是還沒發生的推測,所以這邊才會選這個對吧?紗夜さん。」

「不愧是つぐみさん,果然理解的很快呢!」

「是紗夜さん每次都講解的很詳細才能這麼快抓到要領啦,不然像我這樣的平凡人怎麼會⋯⋯」

「つぐみさん即使平凡,我也覺得是很厲害的人喔,因為這代表妳是花了更多的努力才達到今天的狀態的,這一點就很了不起了。」


抬頭對上紗夜透露出認真的雙眼,つぐみ不禁一陣臉紅。雖然身邊長得漂亮的人很多,甚至像是千聖那樣受到眾人追捧的漂亮女演員也是自己家的常客,但是被紗夜這樣盯著還是會不由自主地感到害臊。


『紗夜さん用這樣的表情說這種誇獎的話太犯規了啦⋯⋯』


「不過つぐみさん的志願是我們學校吧?」

「誒?!阿,是的,我是想要報考紗夜さん的學校沒錯!」

「這樣下次模考的偏差值還要再努力才行呢,可不能在這個時候就鬆懈,我們繼續下面的題目吧!」「是!」


看著つぐみ把注意力放回參考書上,剛剛染上的紅潤卻沒有退去的臉龐,紗夜嫣然一笑。


『嗯⋯⋯之後陪つぐみさん去書店挑參考書好了,她買的這本在出題上有點偏了。考上之後時間允許的話也能帶她去校園參觀吧⋯⋯然後⋯⋯』


「嗯?紗夜さん,怎麼了嗎?」

「沒事,接下來去看下面的題目吧!」


『啊⋯⋯好像稍微理解白金さん平常玩遊戲的心情了⋯⋯那個是叫養成遊戲來著嗎⋯⋯』


能夠在一起的時間還很漫長,這時候就慢慢的來吧,畢竟成熟也需要時間。




fin


SETSUKI

▶バンドリ|ここみさ|情人节的巧克力

▷CP弦卷心x奥泽美咲
▷超级无敌大迟到的情人节快乐(双手比心)
▷大概是没有砂糖的极短篇,很短很短

-

  「美咲!情人节快乐,这个请帮我交给米歇尔吧!」
  精神奕奕的向人递出了巧克力,说话的人毫无疑问是弦卷心。这已经是从她的纸袋中拿出来的不知道第几个巧克力了,那个纸袋是四次元的吗?奥泽美咲一脸无奈的接下心递过来的东西时,不禁这麽想。
  「啊啊,没问题。」好像已经习惯了啊这种模式,永远被当成两个人来看待的感觉。「……妳啊,到底要送多少个人巧克力啊?」
  「嗯?因为,情人节就是要送巧克力给喜欢的人的日子呀!」弦卷心彷彿理所当然的说着,还不忘将手裡的巧克力交给经过的路人。
  奥泽美咲沉默了一下,...

▷CP弦卷心x奥泽美咲
▷超级无敌大迟到的情人节快乐(双手比心)
▷大概是没有砂糖的极短篇,很短很短

-

  「美咲!情人节快乐,这个请帮我交给米歇尔吧!」
  精神奕奕的向人递出了巧克力,说话的人毫无疑问是弦卷心。这已经是从她的纸袋中拿出来的不知道第几个巧克力了,那个纸袋是四次元的吗?奥泽美咲一脸无奈的接下心递过来的东西时,不禁这麽想。
  「啊啊,没问题。」好像已经习惯了啊这种模式,永远被当成两个人来看待的感觉。「……妳啊,到底要送多少个人巧克力啊?」
  「嗯?因为,情人节就是要送巧克力给喜欢的人的日子呀!」弦卷心彷彿理所当然的说着,还不忘将手裡的巧克力交给经过的路人。
  奥泽美咲沉默了一下,看着不认识心的人困扰的表情,她轻声说了声「是啊」但是心硬是把巧克力塞给人家就已经说着自己的话跑走了。
  「啊!得走了呢,还要去把巧克力交给薰才行!美咲拜拜——」

  奥泽美咲看着心离开的背影,原本想说的话全都一下子堵塞在喉咙裡出不来了。
  ……为什麽呢?

  「目前为止遇到的所有人,我全都很喜欢呢!」
  弦卷心就是个会像这样露出笑容理直气壮的说这种话的人,奥泽美咲早就知道了。
  ……明明早就已经知道了。那麽,心裡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到底是什麽呢。不明白啊,永远都不明白,弦卷心这个人。

  明明今天没有乐团的练习,奥泽美咲却不禁觉得有种更甚平常对付三笨蛋的疲惫感,一回到房间裡就整个人呈现大字型躺在床上,似乎也比平常有更多想不透的事情了,头好痛。
  突然想到什麽事情一样的,她坐起身来,把书包裡那份心说着「请帮我给米歇尔」而给了她的巧克力拿出来。至少得作为米歇尔把这份巧克力吃掉才行,她是这麽想的。
  「巧克力吗……」喃喃自语着奥泽美咲将包装打开把巧克力拿出来。
  因为是心自己做的吧,是一个做成米歇尔的样子的巧克力,细节的部分还异常的细緻,虽然不知道味道怎麽样,不过样子还是挺不错的。
  ……这麽说起来,她想让米歇尔吃米歇尔巧克力吗?这听起来不会像是同类相残之类的吗。脑中不自觉的思考起并不重要的事情,犹豫了一下要从哪裡开始吃,她一口往耳朵的位置咬了下去。

  并不能称作好吃的味道。
  原来无敌的英雄也有不擅长的事情嘛。奥泽美咲突然这麽觉得。
  这绝对不是什麽美味到会让人想一吃再吃的糖果,既不甜、又难下嚥,却又不是会真的让人无法入口的味道,拿捏了这个让人不会吃不下去的绝妙平衡,或许能做出这种东西的心依然还是某种意义上的天才吧。

  明明不是什麽特别的东西。

  明明应该是这样,但是不知不觉奥泽美咲就已经把那份巧克力吃完了。
  对于这样的自己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不禁走了一会儿神,突然意识到这件事的她才默默的拾起被自己随意拆开的包装纸,小心翼翼的将它抚平。
  「……像个笨蛋一样。」

  其实她早就知道了,在发觉对心而言自己大概跟其他人是「一样的」而感到不愉快的瞬间,奥泽美咲就已经知道了。
  「这种又硬又苦的巧克力,根本就不是人吃的嘛。心……」

  啊啊,要是有一定可以把巧克力变甜的方法就好了。

-fin.

大家好,我是濑月。
虽然不知道为什麽,不过比起放假的时候,有课的时候我更有精神来写文呢……!(很骄傲吗
总而言之,祝各位情人节快乐!(早就过了)
其实这篇是真的情人节的时候就想发了,但是(那时候在放假欸↑)(哪门子的藉口啊

然后这篇文好像一点也不甜真是对不起呢……(左右张望)其实我本来想写的梗是甜的,不知道为什麽会变成这样(X)……如果白色情人节还记得的话我会补一篇甜的……!(大概)
然后请大家今天也要继续爱着ここみさ(撒花)

想说的话就到这边了,谢谢大家——请跟我一起唸\ハッピー/\ラッキー/\スマイル/\イェーイ/!

留依
今度も爆死かよと思って、3回目...

今度も爆死かよと思って、3回目を引いたら…まさかの大勝利でしたヽ(`▽´)/
花音先輩はかぶりだけど、パジャマおたえを迎えました。しかも、ニュー香澄に新衣装ミッシェも入手しました。
ある意味で神引きではないかと(笑)
本当に本当に嬉しかった、です‼
ということで、
明日からの5連勤はまた頑張れると気がしますYeah😆😆😆

今度も爆死かよと思って、3回目を引いたら…まさかの大勝利でしたヽ(`▽´)/
花音先輩はかぶりだけど、パジャマおたえを迎えました。しかも、ニュー香澄に新衣装ミッシェも入手しました。
ある意味で神引きではないかと(笑)
本当に本当に嬉しかった、です‼
ということで、
明日からの5連勤はまた頑張れると気がしますYeah😆😆😆

玖井

途中 リサゆき

*高三設定

*大學同棲前傳


「叮咚⋯⋯」


假日的今井宅,友希那毫不猶豫地按下了電鈴。

就像リサ從小就常跑來自己家一樣,拜訪這裡也是習以為常的事情。因為就住在隔壁,又有著年齡相仿的孩子,兩家自然而然的就交流了起來,也常在需要出遠門時互相依賴。


「是,來了!啊⋯⋯是友希那ちゃん啊!怎麼突然過來了呢?」

「午安,媽媽從朋友那邊收到了一大盒和菓子,想說要分您一點。」

「是嗎?太感謝了,阿不過難得友希那ちゃん過來,要上去リサ聊聊天嗎?那孩子現在搞不好正寂寞著呢!」


今井太太笑著接過友希那捧上來的紙盒,順勢發出了邀請。


「現在リサ應該正在為了考試努力吧,不要打擾她...

*高三設定

*大學同棲前傳



「叮咚⋯⋯」


假日的今井宅,友希那毫不猶豫地按下了電鈴。

就像リサ從小就常跑來自己家一樣,拜訪這裡也是習以為常的事情。因為就住在隔壁,又有著年齡相仿的孩子,兩家自然而然的就交流了起來,也常在需要出遠門時互相依賴。


「是,來了!啊⋯⋯是友希那ちゃん啊!怎麼突然過來了呢?」

「午安,媽媽從朋友那邊收到了一大盒和菓子,想說要分您一點。」

「是嗎?太感謝了,阿不過難得友希那ちゃん過來,要上去リサ聊聊天嗎?那孩子現在搞不好正寂寞著呢!」


今井太太笑著接過友希那捧上來的紙盒,順勢發出了邀請。


「現在リサ應該正在為了考試努力吧,不要打擾她比較好。」

「友希那ちゃん的話,那孩子才不會覺得是打擾呢!好了,順便幫阿姨拿點心上去給她吧!」


自己女兒打小時候開始就最喜歡友希那了,雖然說朋友很多,但心理上還是淨繞著友希那轉這點,做媽的還是看得出來的。不過,近期大概是因為準備考試的關係,兩人一起回家的次數似乎不如以往了,這點就只能靠自己多幫幫女兒了——我真是個好媽媽啊。


「好的,那就打擾了。」

「歡迎!」


⌘⌘⌘


「叩⋯⋯叩⋯⋯」

「請進。」


聽到了敲門聲只以為是又臨時做了什麼點心想找人試吃的媽媽,所以リサ也沒有抬頭去看走進來的人是誰。只是隨便應了聲,就又把專注力放回了書本上,剛剛卡住的數學題看起來還是一片渾沌。


「リサ⋯⋯」

「誒誒誒?!友希那?怎麼突然跑過來了?」


聽到聲音才知道來的人不是媽媽,リサ被友希那的呼喚嚇了一大跳。


「媽媽叫我拿朋友送的和菓子過來,就被阿姨拜託送點心上來了。」


將乘著點心與剛沖好的綠茶的托盤放在桌邊,友希那跟平常一樣沒什麼表情的,為一臉吃驚幼馴染解釋了情況。


「是嗎?謝謝呢!友希那。」

「嗯,不會,那我就先回去了,リサ還在唸書吧?等等休息的時候再吃吧。」

「誒誒誒,再坐一下嘛!友希那,我現在就休息也沒關係啊,就一起吃完再走吧!」


看到最近都沒有好好講上話的友希那轉頭就準備跑回家,リサ當然是反射性地就想要出口挽留。

因為選擇的入學方法不同,使得考試與放榜的日程不盡相同。一直以來都全心投注在音樂上的友希那,高三大賽時Roselia取得了好成績,自然馬上就被音樂專門學校招手了。十一月就通過審核,同時作為AO入學生也開始可以參加相關的一些先修課程,各種意義上,都已經是跟還在跟全國統考努力的自己完全不一樣了。


「練習不按照進度來的話,效果是會出不來的。」

「現在只是中場休息啊,就像平常練習一樣,大家覺得累的時候,先停一下,吃點甜食,恢復了才會更有效率啊。」


立刻將剛剛還在糾結的數學題本丟到一旁,リサ起身把友希那拉到矮桌旁——這時候還在管數學就太笨了。


「友希那就當作陪一下最近很寂寞的リサちゃん吧!」

「吃是沒問題啦⋯⋯」

「嘿嘿,謝謝友希那!」


並肩坐了下來,リサ這才真正觀賞一下托盤上的東西。不知道是不是媽媽刻意的,放在盤子裡的小食是兔子與貓咪的造型,叉子給了兩支,也給了分食用的小碟,一旁沏好的茶壺還附上了兩個杯子,完全就是兩人set。


「媽媽,nice!」

「嗯?リサ,怎麼了嗎?」

「沒事沒事,一起吃吧!反正媽媽也都準備了兩套餐具。」

「都給リサ吃就好了,家裡還有很多。」

「這樣我要把小友希那不要的小貓咪吃掉囉?」

「嗚⋯⋯」


被栩栩如生的小貓菓子盯著看,最終貓控還是屈服了。


「那我就來吃旁邊的兔ちゃん吧!嗯⋯⋯好甜,覺得腦子都醒了,真好吃。」

「很美味,感受得到職人的努力在裡頭。」


小小甜點咬開之後是處理得恰到好處的綿密豆餡,甜而不膩,搭配熱茶剛剛好。


「之後有空也來挑戰看看和菓子好了,這個感覺比蛋糕餅乾之類的還要難很多呢。」

「リサ果然對於這種事情都很有興趣呢。」

「嘿嘿嘿,到時候也要幫我試吃喔。」

「リサ的話,肯定沒問題的,借用美竹さん常講的話⋯⋯いつも通り?」

「いつも通りか⋯⋯嗯,不過接下來就要跟友希那走向不同的路呢⋯⋯」


一直以來都在一起,即使在關係最冷漠的時期,也能夠靠著自己的努力,不至於變成陌生人,可是接下來的路途,已經確立了不同的道路,就算還有Roselia在,但是否能夠繼續像這樣下去,就不是單單靠著努力就能夠達成了。


「リサ?」

「雖然友希那總是說自己依賴著我,但是我也很依賴友希那喔⋯⋯」


リサ低頭看著陶杯中的茶梗,剛剛喝過一口的關係還在輕輕轉著。一想到好不容易修復了、變得更加緊密的關係,一想到又可能漸行漸遠,就不器用的會感覺到不安呢。


「有時候想到接下來要跟友希那去不同的學校,還可能去不同的縣市,我也是很不安的⋯⋯」

「リサ⋯⋯」

「啊哈哈,抱歉呢⋯⋯突然講這樣的話,明明都不小了,還講這種撒嬌的話⋯⋯真是破壞氣氛⋯⋯差不多該開始唸書了,友希那就慢慢吃吧!」


一如往常的逞強笑容,リサ放下茶杯,伸手取回原先被扔在一旁的題本。


「リサ⋯⋯」

「我沒事的,友希那⋯⋯」

「騙人,明明都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

「真的沒事的⋯⋯我等等就會好了⋯⋯」

「這陣子都在想這些事情嗎?リサ。」

「有時候吧⋯⋯」


自知不太擅長安慰人的友希那僅僅是順從本能的握住了リサ沒拿筆的那隻手。


「嗯⋯⋯本來是等到リサ考上再說的,不過就現在先說好了⋯⋯リサ第一志願的那間學校,其實離我要唸的音樂學校不遠吧?」

「是啊,電車差一站而已⋯⋯」

「最近家裡有位住在那附近的親戚準備要移民了,說房子可以借給我住,就不用像現在每天花一個多小時通勤⋯⋯如果リサ願意的話,到時候可以一起住。2DK的公寓,沒有很大,稍微有些年紀了,不過基本上什麼都不缺,離車站跟超市也不算遠。」

「誒?」

「嘛,媽媽也說要搬出去的話,一定要跟リサ一起住才行,但也不想給リサ太大的壓力,所以才一直沒講。」

「友希那⋯⋯」

「以前就說過了,リサ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接下來也請繼續跟著我吧。リサ不在的話,我會很困擾的。」

「嗚,友希那,這樣講的話,不就只能拼命考上了嗎⋯⋯」

「練習是不會背叛妳的,所以リサ沒有問題的。嗯,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家了,不打擾妳唸書了。」

「嗯!友希那,專門學校的先修也要加油喔!」


儘管已經一起經歷過了到現在的人生,但各種意義上,或許兩個人一起努力的日子現在才準備開始。



-言葉で抱きしめて 前傳-


——————————————

回頭已經在ガルパ的大坑裡出不來了呢(笑









留依

50連で彩ちゃんをつれて来てくれました!(泣)
日菜、あたし今ね、
すごくすっごくるんっときたよ💞💞💞

ようこそ、プリンセス💝

🐥🐈🐥🐈🐣🐈🐥🐈🐥

では、バイトいってくるね
帰ったらイベ頑張ります!

50連で彩ちゃんをつれて来てくれました!(泣)
日菜、あたし今ね、
すごくすっごくるんっときたよ💞💞💞

ようこそ、プリンセス💝

🐥🐈🐥🐈🐣🐈🐥🐈🐥

では、バイトいってくるね
帰ったらイベ頑張ります!

留依

マイバレンタインプレゼント届いた(笑)
ようそこ、ありさちゃん\(^o^)/
これでポピパクール編成、
より一層強くなるぞおおおおお!!!

では、バイトいってきます( ・∀・)

皆さん、
ハッピー!ラッキー!
スマイルバレンタイン🍫🍫🍫

マイバレンタインプレゼント届いた(笑)
ようそこ、ありさちゃん\(^o^)/
これでポピパクール編成、
より一層強くなるぞおおおおお!!!

では、バイトいってきます( ・∀・)

皆さん、
ハッピー!ラッキー!
スマイルバレンタイン🍫🍫🍫

留依
とりあえず、ここまでね😂バイ...

とりあえず、ここまでね😂
バイトいってきます🐾
目標はtop100なんだけど、あいにく昨日から6連勤に入りました。うん...いけるかな?まぁ、頑張るんで!
日菜あああああ💕🐈🐣
では(*・ω・)ノ

とりあえず、ここまでね😂
バイトいってきます🐾
目標はtop100なんだけど、あいにく昨日から6連勤に入りました。うん...いけるかな?まぁ、頑張るんで!
日菜あああああ💕🐈🐣
では(*・ω・)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