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キンプリ

2502浏览    60参与
K

[神岩]好哥哥

神岩 岸岩兄妹  好哥哥

以下故事純屬虛構

可接受在入內


  像平常一樣壓線的衝進樂屋,岸發現今天樂屋的氣氛有點不太一樣,溫度似乎特別低,大家也都各自做各自的事。


  「欸,紫耀,大家怎麼了?」走向那個在玩手機遊戲的平野,岸覺得這個最沒腦的人一定會告訴自己樂屋發生了什麼事。

  「就老樣子啊⋯⋯」連頭都沒有抬起來,平野繼續玩著手機遊戲,完全沒有要理會岸的意思,因為這就是所謂的老樣子,而平野早已經習以為常了。

  「老樣子啊⋯⋯」聽到平野口中的這三個字,岸開始擔心了,將頭轉向後面的沙發,果然看見岩橋跟神宮寺各自坐在沙發左右,兩人的表情更是...

神岩 岸岩兄妹  好哥哥

以下故事純屬虛構

可接受在入內




  像平常一樣壓線的衝進樂屋,岸發現今天樂屋的氣氛有點不太一樣,溫度似乎特別低,大家也都各自做各自的事。


  「欸,紫耀,大家怎麼了?」走向那個在玩手機遊戲的平野,岸覺得這個最沒腦的人一定會告訴自己樂屋發生了什麼事。

  「就老樣子啊⋯⋯」連頭都沒有抬起來,平野繼續玩著手機遊戲,完全沒有要理會岸的意思,因為這就是所謂的老樣子,而平野早已經習以為常了。

  「老樣子啊⋯⋯」聽到平野口中的這三個字,岸開始擔心了,將頭轉向後面的沙發,果然看見岩橋跟神宮寺各自坐在沙發左右,兩人的表情更是難看,果然是又吵架了啊⋯⋯


  彷彿是看到有人在看著自己,岩橋發現了來自岸的視線,像看到救星一般離開了沙發衝向岸的懷裡。


  「Kishi,我跟你說神他很過分,他早上明明就說要來接我一起來攝影棚,結果還睡過頭,還跟我生氣。」一撲進岸懷裡,岩橋開始說起今天發生的事,明明昨天晚上睡前說好要來接自己一起來攝影棚,結果神宮寺不只睡過頭還連電話都打不通,讓岩橋除了很擔心之外還很生氣,因為這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又睡過頭啊⋯⋯」聽著懷裡岩橋的說詞,岸有點無奈,畢竟兩個人為了這樣的事情吵架不是第一次了,看著岩橋生氣難過的表情,岸內心滿滿不捨。

  「我不是已經道過歉了嗎?」聽到岩橋大聲的向岸抱怨,神宮寺不滿的也從沙發上走過去,神宮寺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每次兩人吵架岩橋就一定要去找岸抱怨,而且自己明明就在現場。

  「你每次都道歉,可是你每次都還是睡過頭啊!」對於對方的說詞岩橋沒有辦法接受,因為神宮寺都以為只要道歉就可以安撫岩橋,可是每次道歉完神宮寺卻又睡過頭了,讓岩橋真的是忍無可忍了。

  「好了,玄樹乖,不要跟神生氣。」岸寵溺的摸著岩橋的頭,看著對方鼓起的臉頰,岸雖然覺得很可愛,但是內心也是滿滿的無奈。

  「Kishi 你為什麼要護著玄樹啊,明明就是他莫名奇妙的先生氣的欸!」看著岸對岩橋的寵溺,神宮寺滿滿的不是滋味,雖然知道岸對岩橋是對妹妹的寵溺,但是不管看幾次神宮寺還是不能接受。

  「我才沒有!」聽到神宮寺的告狀,岩橋毫不猶豫的大聲反駁,明明就是對方不對,卻惡人先告狀,讓岩橋很生氣。

  「好了,玄樹,不要跟神吵架。」將對方拉到自己身後,岸深怕岩橋跟神宮寺這樣吵下去會沒完沒了,所以還是要趕快處理這兩個人的狀況,以免影響到其他人。

  「神,你之前不是答應過我,會好好照顧玄樹嗎?怎麼又讓玄樹生氣啊?」無奈的看著神宮寺,岸其實心裡也很無奈,因為自己心裡也很清楚岩橋的個性就是這麼的可愛這麼的難搞,明明就是為難了神宮寺卻還是要幫岩橋說話。

  「我又不是故意睡過頭的,而且我也道歉了......」看的出岸眼裡的無奈,神宮寺也是滿滿的無奈,誰叫自己就是喜歡上這個任性的小公主呢。

  「玄樹拜託你原諒我好不好?我下次不會在睡過頭了。」隔著岸,神宮寺向後面的岩橋喊話,希望岩橋可以原諒自己。

  「不要!」躲在岸身後,岩橋毫不猶豫的說著,不是不願意原諒對方,岩橋只是想造成神宮寺困擾而已。

  「玄樹,我下次一定會好好起床,拜託你原諒我好嗎?」苦苦哀求著對方,神宮寺知道岩橋一定會原諒自己,只是現在的岩橋就是一個傲嬌的狀態。

  「你明明就是跟別的男人上床才會都睡過頭對不對?」不知道為什麼岩橋突然說出這樣的話,或許只是想看神宮寺是怎樣的表情反應而已吧。

  「我沒有跟別的男人上床!」聽到對方莫名奇妙的話,神宮寺的聲音漸漸的大聲了起來,完全不知道岩橋到底打哪來的想法。

  「你明明最近都不跟我上床,而且我上次明明看到你跟宮近一起回家!」聽到神宮寺漸漸大聲的聲音,岩橋也不自覺的大聲了起來,雖然明明就是自己無理取鬧的開了頭,但是不管怎樣岩橋都不想吵輸神宮寺。

  「我跟宮近就不是那種關係!」聽到對方莫名的控訴,神宮寺內心的火冉冉的升起,明明最清楚的自己的個性的岩橋,為什麼不相信自己呢。

  「神宮寺勇太,你竟然背叛玄樹!!!」聽到這邊岸已經忍無可忍了,岸可以忍受兩個人這樣拌嘴吵架,但岸絕對沒有辦法接受神宮寺背叛岩橋,畢竟岩橋在怎麼任性也還是自己最疼愛的妹妹。

  「我就說我沒有。」看到岸的情緒轉變,神宮寺被對方嚇了一跳,自己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生氣的岸。

  「那你給我解釋清楚啊!」伸手抓住神宮寺的衣領,岸想到這個人竟然背叛了自己最親愛的岩橋,內心的火就直線上升。

「沒有,我跟宮近就是普通朋友。」第一次被岸抓住衣領,比起害怕神宮寺更多驚訝,這樣的岸自己還是第一次看到。

  「你確定?你要怎麼跟玄樹交代?」不相信對方的說詞,岸狠狠的抓著神宮寺,眼神更是犀利,只差拳頭沒有揮出去。

  「Kishi 對不起,是我不對,你放開神好嗎⋯⋯」岩橋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生氣的岸,看著岸抓著神宮寺,岩橋非常的慌張,原本只是自己無心的玩笑話,沒有想到會變成現在的這種場面。

  「玄樹.....」聽到對方的求情,神宮寺又驚又喜,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岩橋幫自己求情。

  「可是他.....」聽到自己最疼愛的岩橋的求情,岸的心瞬間軟了下來,放開了抓著神宮寺的手。

  「神你沒事吧?」看著被放下來的人,岩橋馬上過去關心對方,畢竟是自己的玩笑話害了對方,岩橋還是很擔心神宮寺。

  「我沒事,玄樹對不起。」看著岩橋擔心的眼神,神宮寺內心雖然很開心,但是還是決定先道歉,畢竟神宮寺還不知道岩橋到底有沒有原諒自己。

  「神,對不起,是我不應該任性。」緊緊的抱上神宮寺,岩橋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的任性會害了對方。

  「好了,沒事了。」摸摸對方的頭,神宮寺知道岩橋這次應該有被嚇到,畢竟這樣發火的岸兩人都是第一次遇到。

  「Kishi 演技進步很多喔!」看著岸的精湛演出,平野在耳邊說著,或許神宮寺跟岩橋沒有發現,但演戲經驗比較豐富的平野倒是一眼就看出岸的演技。

  「我可是有認真的練習喔!」小聲的回覆平野,岸對今天的演出也是很滿意,尤其是看到這兩個人和好,岸覺得很滿足。

  「Kishi 對不起,最喜歡你了,謝謝。」突然抱住岸,眼睛裡的淚水還沒乾,岩橋向岸說著,說完便在岸的臉頰上輕輕落下一吻後馬上跑回神宮寺身邊,留下岸一個人錯愕的留在原地。


  摸著自己的臉頰,岸看著已經恢復關係的神宮寺和岩橋,岸的內心也已經很滿足了,畢竟可以看到自己最疼愛的妹妹開心的表情,身為哥哥的自己也覺得很開心。


2019.04.29 Fin. by K


mihikoko
wb有动图版欢迎截图抽扭蛋 h...

wb有动图版欢迎截图抽扭蛋


https://m.weibo.cn/7100804360/4499554747564688

wb有动图版欢迎截图抽扭蛋


https://m.weibo.cn/7100804360/4499554747564688

mihikoko
みんなの笑顔を俺たちが守ります...

みんなの笑顔を俺たちが守ります!ベイベー❗️

みんなの笑顔を俺たちが守ります!ベイベー❗️

羞恥心

【KP】【ALL CP粮食向】第一回K&P Share House摄影实录

*粮食,ALL CP=无CP

*尽量达成了C62+优胜,但比重不一

*出坑已久,ooc警告

*台本风,然而苦无搞笑能力,无聊警告

*不是柠檬精,为别家感到高兴,希望他们也能梦想成真,因此成文


------------------

富士电视台湾岸摄影棚。


【永濑】はーい!ということでKing&Prince初冠番組K&P Share House从今天开始正式播出啦!


(集体吹响长鼻卷,拉开纸礼炮)

(布景是色彩温馨的客厅,海人、廉、紫耀、岸、神宫寺围坐在茶几前)


【紫耀】(用手拢喇叭)よっ!よっ!

【岸】(面对镜头不断挥拳)っしゃー!

【神宫...

*粮食,ALL CP=无CP

*尽量达成了C62+优胜,但比重不一

*出坑已久,ooc警告

*台本风,然而苦无搞笑能力,无聊警告

*不是柠檬精,为别家感到高兴,希望他们也能梦想成真,因此成文


------------------

富士电视台湾岸摄影棚。


【永濑】はーい!ということでKing&Prince初冠番組K&P Share House从今天开始正式播出啦!


(集体吹响长鼻卷,拉开纸礼炮)

(布景是色彩温馨的客厅,海人、廉、紫耀、岸、神宫寺围坐在茶几前)


【紫耀】(用手拢喇叭)よっ!よっ!

【岸】(面对镜头不断挥拳)っしゃー!

【神宫寺】いや这两个人什么谜之举动(笑)

【永濑】但是可喜可贺呢,我们第一个冠番组终于,终于播出了呢!

【高桥】一直以来看到前辈们在电视上活跃,总想着有一天也能有自己的番组,这一天居然就到了!

【神宫寺】还有Staff桑准备的如此精致的布景,这都多亏了包括饭在内的大家的力量,想要再一次传达感谢呢!(看永濑)

【永濑】(瞄题板)再一次,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一齐】(低头)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平野】说起来,被这么多摄像机围着,嘛虽然平常也是这样,但冠番组果然还是有不一样的感受,好像心脏被丢进洗衣机……

【永濑】不对不对,太惊悚了吧!

【平野】……仿佛在洗衣机里那样上上下下的心情!

【神宫寺】滚筒式呢

【高桥】(苦笑)紫耀的比喻太难懂了

【神宫寺】总之就是憧憬!目前为止也在各种杂志上许过愿,没想到实现的这一天我还挺紧张的(笑)本番前倒计时都有点起鸡皮疙瘩了

【高桥】我懂我懂,毕竟是第一次……

【岸】人生第一次!

【永濑】いや,岸さん不对吧?

【岸】诶?

【永濑】我们三个是第一次……你不是吧?

【高桥】そうよ

【岸】啊——!啊啊,你是说真夜……

【神宫寺】ちょっ、(汗)他局の番組出すんなよ他局の!

【永濑】冠番組一回目でまさかの事故

【高桥】岸くんしっかりして~

【岸】ごめん、ごめん

【神宫寺】頼むよ岸くん~

【平野】え、ちょっと、他局なの?!

【永濑】(拍头)なんやこの時間差!


【永濑】从布景和标题也可以看出来,这个番组的主题就是,share house!以King & Prince成员共同生活为主题的,半真人秀形式的综艺!

【一齐】耶~!

【岸】(左看右看)感觉会有很多隐藏摄像机!可怕!

【永濑】没有啦,摄像机都是堂堂正正摆在那里的

【神宫寺】画面上可能看不出来,其实这儿不是摄影棚,而是真正的房子

【永濑】楼上有我们各自的房间

【平野】找到六个房间的别墅也不容易吧!

【高桥】不是啦!只有三个房间

【平野】诶?

【高桥】刚刚我不是第一个化好妆嘛,已经转了一圈,三个房间哦

【神宫寺】也就是说?

【永濑】啊——マジかよ!这个企划到底趁了谁的心!

【高桥】喂!

【永濑】我才不要分享房间呢!

【高桥】(上手去搭永濑的肩膀)ねぇ!廉ってさ、

【永濑】(反压制)大家也都这么想吧!

【平岸神】嗯嗯

【高桥】喂!为什么大家这么冷淡啊!

【岸】因为只有海人一个在说,“一起住吧~一起住吧~”

【平野】巡演也是,总想着和谁住

【神宫寺】普通这个年纪,大家都想一个人住呢

【岸】我们都是立派的成年男人了!

【高桥】岸くん是老爷爷吧!

【岸】哈?!你这个%¥#*&……

【一齐】哈哈哈哈哈!

【岸】(定格中)

【永濑】明明气势这么厉害,居然忘了怎么接茬!

【平野】表情超不甘心的!

【岸】(摸后颈)喂、我、那个……

【神宫寺】(把岸拉下来)那么事不宜迟,尽快开始抽签分房间吧!


(Staff递来签筒)


【永濑】(看题板)签筒里有2根红签,2根蓝签,2根黄签,抽到同色的人做室友

【平野】一起抽吗?

【永濑】不,轮流抽

【神宫寺】顺序呢?先决定下顺序吧

【平野】谁先来?猜拳吗?

【岸】(撸袖子准备)

【神宫寺】不如从海人开始吧,既然他那么开心

【永濑】对,先决定海人的颜色,然后其他人就坐立不安地看谁那么悲惨……

【高桥】(生气拍)ねぇ——!

【永濑】(反手压制)那干脆按座位来吧,海人,我,紫耀,岸さん,神。

【岸】(探身拿过永濑面前签筒开始晃,闭眼念念有词)

【平野】いや、それw(指着岸笑)

【神宫寺】现在晃没用吧?第一个抽什么都没差啊!

【岸】诶?也对哦

【一齐】(爆笑)

【平野】快抽吧

【一齐】(敲茶几)咚!嗒啦啦啦啦啦啦~


【高桥】——耶!!!(抽出黄签)


【平野】成员色啊,厉害

【岸】啊~看来得避开黄色了呢

【高桥】反正我也不要和岸くん做室友!

【岸】は?こっちのセリフだよ!

【高桥】(无视)还是紫耀这样大方的人比较好

【平野】这个嘛……

【永濑】这家伙超麻烦的,在乐屋里总是“廉~廉~”地粘过来

【岸】需要准备耳塞呢

【高桥】太奇怪了吧!大家!何で先からこんなに当たり強いのよ!

【一齐】噗wwwww

【高桥】为什么笑啦!

【神宫寺】(笑)好啦好啦,我抽到海人不会买耳塞的

【高桥】真的?

【神宫寺】嗯,即使很困也会陪你讲话的啦

【高桥】果然还是神最温柔

【岸】好感度上升~

【神宫寺】喂!(笑)

【平野】然后是廉?

【永濑】俺はシンプルに行こうかな、一発で!

【岸】喔!帅气的男人!


【永濑】(抽出红签)

【一齐】哦哦哦~


【平野】嘛,要看接下来的情况(接过签筒)

【神宫寺】现在局势还不明朗呢

【高桥】谁抽到黄签都大欢迎哦~

【岸】反过来说,要是紫耀也抽到红签怎么办?

【永濑】……

【平野】……(抽)


【一齐】哦哦~蓝色!King三人完美地分开了啊!


【神宫寺】岸くん的房间很让人在意呢

【平野】我的话,Prince谁来都无所谓,应该会很普通地一起住

【永濑】啊对哦!之后玄树也要来!

【神宫寺】为什么突然那么吃惊(笑)

【永濑】没,只是想到……(若有所思)


【岸】我只要不抽到海人就无所谓(抽)

【一齐】……

【一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群魔乱舞,岸用头砸桌子)


【平野】やっべぇ!www

【神宫寺】岸くんすっげぇ!www

【永濑】(笑到无法MC)是奇迹啊!

【高桥】嘘でしょ?!嘘でしょ?!!!

【岸】(后仰,用手遮眼)マジかよ……

【永濑】这就是命运啊

【岸】(盯着手里的黄签)为什么?!

【平野】啊~不行了(擦眼泪)上一秒还在说“我只要不抽到海人”下一秒就抽中了哈哈哈哈

【神宫寺】而且岸くん从头到尾都在拒否海人嘛,结果居然抽到了哈哈哈哈

【永濑】哈哈哈那么海人,现在的心境,请~

【高桥】……良かったね(笑)

【平野】哇~低气压www

【神宫寺】暴风雨来啦www

【高桥】不就是跟岸くん做室友嘛,他这人不就是超小气而已嘛,有什么好怕的

【岸】嘘つけ!上周不就请你吃饭了吗!

【一齐】哈???

【永濑】什么时候?等等……什么时候!

【神宫寺】完全不知道!

【岸】不是啦,就之前拍摄,廉有工作先走了嘛,你们俩又去逛街了,然后这家伙说肚子饿……

【平野】真的请了?(看海人)

【高桥】……嗯

【一齐】欸???

【神宫寺】这么爽快地承认了www

【永濑】不,等等,明明你从开场就在diss岸くん小气啊?

【岸】很过分对不对!

【平野】所以是故意找梗?呜啊,为了综艺什么都做得出的男人啊~好可怕~

【高桥】……不对,听我讲听我讲(站起来)我们两个,不是关系很差吗!(大声)真的很差啊!

【一齐】哈哈哈哈哈哈哈

【永濑】够了!这个人设已经千疮百孔了!(笑)


(Staff提醒)


【神宫寺】啊,还有我没抽

【高桥】(自暴自弃)反正已经和我无关了,もう,什么都没关系

【岸】神宫寺哪边都能住呢,无论和紫耀还是廉

【神宫寺】但这种感觉有点讨厌啊~明明是最后一个,爆点却早就结束了,算什么事儿啊~(笑)

【一齐】哈哈哈

【神宫寺】(搅动剩下两根签)

【高桥】诶?不对啊?

【平野】怎么了?

【高桥】(举手站起来)可以说吗?我发现了

【岸】どうぞどうぞ

【高桥】既然之后玄さん也要来的话,就意味着,没抽到神的那个人,要和玄さん一起住吗?

【岸】那肯定啊!

【神宫寺】诶!我明白了!也就是说……

【高桥】如果神抽到紫耀,和玄さん一起住的就是廉!

【一齐】诶——!

【永濑】(把头埋进手臂)あぁぁぁぁもうーー!

【岸】对啊!对啊!好厉害!

【平野】哈哈哈比起岸くん和海人,好像这边还要更有趣!

【永濑】もう……刚刚已经意识到了!

【神宫寺】所以反应才那么大!我还在想为什么呢!

【永濑】啊我好紧张(仰天)

【平野】いや电视机前的各位会认为我们关系不好的啦

【岸】会登上Yahoo news的哦~

【高桥】——嗙!杰尼斯某组合,队内不仲

【神宫寺】不仲的不是你和岸くん吗www

【永濑】没有没有,不要乱说啦,真的不是什么奇怪的意思哦?电视机前的大家不要误会哦?

【平野】真相只有——

【神宫寺】一个!

【永濑】もういい!

【平野】好啦好啦,其实没有那么严重

【岸】这人就是害羞吧

【高桥】从以前开始,遇上玄さん就变得莫名其妙地认生

【永濑】该说是ドキドキ呢还是ゾクゾク……

【一齐】ドキドキwww乙女かよ!

【永濑】平常完全没问题啦,但室友有点……大家一起的话也很普通地一起泡澡啊什么的,只是两个人……

【岸】加油!这可是工作啊!

【神宫寺】突然的商业发言www


(Staff示意快抽)

【神宫寺】准备……耶!(抽出蓝签)

【平野】哦哦哦!(和神宫寺站起来抱肩跳着转圈)耶!耶!耶!耶!

(镜头拉高,岸海也站起来,四人仿佛足球队庆祝胜利)

(特写,永濑扶额)


【永濑】もう……一番嫌なのは紫耀にイジられるっという……



(CM)



【永濑】King & Prince,初冠番組K&P Share House,第一回!

【一齐】耶!

【永濑】刚才分房间感觉要把能量耗尽了……

【神宫寺】休息时被经纪人骂了呢,注意时间!什么的

【平野】真的是如同乐屋一般的氛围,放到电视上有点不妙啊

【高桥】像网络限定的感觉(汗)

【永濑】所以刚刚呢开了小小的反省会……作为MC我也没控制好时间

【岸】没关系啦

【永濑】好,那么在第二环节开始前,成员各自去房间,换上睡衣,再回到客厅!

【岸】诶?什么睡衣?

【永濑】休息时,Staff已经按照分好的房间放置了睡衣,请大家以最快的速度换好回来!


(五人登楼梯)


【神宫寺】不会是什么超羞耻的衣服吧……


(下楼梯)


【永濑】意外是很正常的睡衣……

【神宫寺】还以为是整蛊呢!

【岸】虽然是成员色,但都是パステルカラー所以很淡雅

【平野】等等(笑)从岸くん口里说出パステルカラー还挺不可思议的

【岸】什么啊!我好歹有读时尚杂志的啊!

【平野】比如呢?

【岸】With啦,More啦……

【平野】那不都是我们登的杂志嘛!

【高桥】而且还是女性时尚杂志www

【岸】总之我有努力啊!

【神宫寺】はいはい

【永濑】虽然目前是这样,但以后有可能让大家穿自己的睡衣来

【高桥】哦哦!

【永濑】所以在不远的将来,请大家期待岸さん的华丽呈现(鞠躬)

(紫神海一齐鞠躬)

【岸】等等,难度也太高了吧!


(重新坐下,围在茶几边)


【永濑】那么第二部分的主题是,讨论以后在番组中想做的事情!

【一齐】耶!

【神宫寺】我啊,想两个人对饮

【岸】渋っ

【神宫寺】可能在这种房子里不太好实现,我想做居酒屋之类的企划

【平野】相当成熟的提案啊~想和谁一起喝?

【神宫寺】嗯……廉吧

【永濑】诶?我吗?

【神宫寺】可能这五人中,就只剩廉没有单独喝过了,和紫耀、和岸くん不时就会一起喝

【高桥】等等,我也没有啊?

【神宫寺】(笑)抱歉抱歉,在我概念里总觉得还没到和海人单独喝酒的年纪啊……

【高桥】なによ!

【岸】相当意外呢,居然没跟廉喝过?

【平野】神和廉不是有共演吗?

【神宫寺】有剧组全体的聚餐和酒会啦,但单独两个人好像真的没有。当时是我们俩,加上共演者或者Staff至少五六人的规模这样去的

【永濑】反而我们的妈妈会去女子会……

【高桥】二个人吗?

【神宫寺】人数倒不清楚,也不知怎么就认识了!我的妈妈和廉的妈妈

【永濑】刚知道的时候,诶——地超级震惊!

【神宫寺】这种情况一般出现在幼儿园啊小学会比较多嘛

【永濑】对对,但因为一直转学,我妈反而不经常有这样的体验,没想到居然在儿子20岁的时候交到了新的妈妈友!

【平野】哈哈哈哈哈!

【岸】好厉害

【高桥】成真了的话,廉的妈妈和神的妈妈在电视机前也会很开心吧

【岸】搞不好还会一起看呢

【永濑】那么Staff桑,拜托了!

【一齐】拜托了!

【神宫寺】嗯……其实仔细想来,我跟玄树也没单独喝过

【一齐】这样啊

【神宫寺】什么嘛这平淡的反应(笑)

【平野】不意外啊,根本想象不出你们对饮的样子

【神宫寺】以前一起过圣诞喝过香槟,小时候喝儿童香槟,长大了喝含酒精的,但那个跟喝酒又不太一样……

【岸】我明白,居酒屋稍微有点渋い,跟岩玄完全不搭嘛

【高桥】像香槟啊,红酒啊,高级西餐厅之类的倒有点符合

【神宫寺】也不会一直去那种地方啦(笑)纪念日的时候有去过


【永濑】那么岸くん呢?

【岸】我啊,想办Party

【平野】やばいよ、この二人www一个要喝酒,一个要开趴

【岸】不是啦,home party!home party!邀请很多人来的那种!

【神宫寺】哦哦,是想请guest对吧?

【岸】对

【永濑】请来准备做什么呢?

【岸】诶?(摸后颈)いや……聊天?

【高桥】那还算什么party啊(笑)

【神宫寺】打算请谁呢?

【岸】胜利。啊,干脆把同期会的大家都叫过来吧

【平野】不错诶~

【神宫寺】去年我们聚了以后,经常被杂志问“麻烦讲讲同期会的段子”,老实说都快讲完了(笑)

【高桥】好奇妙,岸くん和神两个人在一起,会稍微有点前后辈的印象不是吗?可是岸くん和神的同期在一起就仿佛融进去了

【平野】哈哈哈我懂,特别是和胜利

【神宫寺】那家伙一直喊岸不加くん嘛,有时候觉得“岸くん”是本名,“岸”才是胜利专属的昵称

【岸】我没什么同期,所以已经把JPHI世代擅自定位成同期了,但在内心深处又认识到,啊~其实又不是啊~大家又怎么想呢~

【平野】繊細すぎじゃない?www

【岸】就这样有点复杂的感情,所以胜利邀请我的时候真的很高兴

【神宫寺】岸くん出现在那个场合,特别顺理成章

【高桥】勝利さんの連れ~みたいな

【神宫寺】对www


(Staff示意)


【神宫寺】啊,那么紫耀呢?

【平野】诶……“平野制作人”复活!

【一齐】イヤだよ——!!!

【岸】パス!パス!

【神宫寺】これは本当に嫌だ!

【高桥】现在收到了来自成员异常猛烈的投诉www顺便一提我也不要

【平野】诶?为什么?

【高桥】你还有脸问!

【神宫寺】说点正经的,认真想做的事情

【平野】诶……没想过

【岸】拜托你想点正经的吧!

【平野】这话换岸くん来说总觉得好微妙(笑)

【岸】喂!

【神宫寺】リーダー先安静一点(笑)

【平野】好了好了,嗯……想做运动系的吧……3对3篮球,3对3足球,保龄球,飞镖……之类的

【岸】欲張りだな

【高桥】篮球和足球我们好像玩过吧,呐,廉?

【永濑】(回神)啊,好像有

【平野】15年呢

【神宫寺】可以抱怨一句吗?按年龄分组玩身体对抗系运动的时候,我们年下超吃亏的啊!

【高桥】对对对,紫耀和玄さん运动神经都很好,撞起来可了不得

【神宫寺】岸くん现在的肌肉也很やばい

【永濑】相反我们三个都还挺细长的……

【岸】要这么说的话,廉也是凶器啊!

【永濑】为什么?

【岸】廉的肩膀撞过来超痛的!简直在背上开个洞的程度!你这家伙能不能长点肉啊!

【一齐】啊哈哈哈哈

【平野】总之户外比较好呢,正好有奥运会嘛,能够在外面呼吸新鲜空气很不错吧?

【神宫寺】好倒是好,防晒必须要做足呢……(苦笑)

【高桥】不然会被经纪人教训

【岸】“好歹注意一下!”

【平野】这个团晒不黑的,只有玄树了吧

【高桥】真好啊~


【神宫寺】廉有什么计划吗?

【永濑】我还挺想做普通的综艺企划的,美食,整蛊,时尚对决,之类的

【一齐】哦哦~

【岸】但我以为你想玩游戏

【永濑】……的确想

【岸】哈哈哈!

【永濑】但是!但是!刚刚大家说的都很private嘛,所以到我这儿是不是必须说点抱负之类的

【高桥】经典企划的话,学力测验也不错

【永濑】我已经可以猜到最低分了……

【岸】不对,大家看我干什么啊!

【神宫寺】哈哈哈!反过来也想知道廉能得多少分

【高桥】唯一的大学生呢

【永濑】还有料理什么的,一起购买食材,从零开始做起,料理对决的形式也好,跟岸くん的结合起来举办party也好

【平野】为了拍摄这个番组,其实我们在房子里度过的时间还挺长的

【神宫寺】普通的话可能一次拍两回,每月两次摄影这样子,但我们需要实实在在地在这所房子住两天

【高桥】对,每周住两天,期间去工作也是回到这儿生活

【岸】但总觉得我们本来也差不多就这样

【永濑】啊~因为经常互相串门留宿嘛,结束了工作,一起回家,一起聊天,睡一觉隔天一起上班,在我们当中挺常见的

【平野】对我们来说虽然不新鲜,但饭看到的话应该还挺新鲜的

【神宫寺】当然也会有各种各样的任务和访客,敬请期待!


【神宫寺】最后是海人!想好了吗?

【高桥】想好了:想作为普通的一家人生活!

【平野】诶?

【高桥】就那种,分好爸爸、妈妈、宠物的角色的,杂志上经常说的那种,想实际过一天试试看呢

【永濑】那你要当一天蜥蜴哦

【高桥】哈?

【永濑】你知道杂志对谈里,你当宠物的概率有多高吗?

【高桥】那也不用是蜥蜴吧!

【永濑】现在爬虫类很流行的嘛!蜥蜴啦,蛇啦,青蛙啦……

【高桥】绝对不要爬虫类!

【岸】海人当狗当猫什么的我们都已经看腻了

【高桥】……那我当人,三男就可以

【平野】啊就是末子呢,原来如此,这人就是想撒娇呢

【高桥】并不是那样!

【神宫寺】还挺有趣的吧,偶尔大家疯狂地宠着海人什么的www

【永濑】気持ち悪い~www

【高桥】(无视)

【平野】其他角色的话……最近岸くん爸爸,玄树妈妈的设定比较多吧

【岸】抱歉,身为严父无法宠你

【高桥】无所谓,妈妈会容忍我的全部

【平野】ちょっと腹立つwww


【神宫寺】那宠物谁来当?

(神紫廉三人无言互指)

【高桥】神对我会很温柔,希望他当长男……(神宫寺:耶!)至于宠物……

【永濑】知らない知らない(望天,拒绝跟海人对视)

【高桥】……就拜托紫耀吧!

【平野】啊饶了我吧……

【高桥】要做乖巧的宠物哦,好好听主人的话

【平野】もう嫌だ

【高桥】(眯着眼,用催眠术的语气)成为宠物吧~成为宠物吧~(加上手势)成为宠物吧~

【神宫寺】哈哈哈!哪儿来的假冒催眠师啊www

【高桥】(凑在紫耀耳边吹气)成~为~宠~物~吧~

【平野】……好啦我知道了!(抬头)にゃん~(猫猫拳+雪宝颜艺)


【神宫寺】啊哈哈哈哈哈(破音)

【岸】ちょっと濃すぎません?

【永濑】噗——

【高桥】诶?(迷惑)

【平野】いやいや,这什么反应,我做到这份上不都是为了你吗!(笑着站起来指海人)



(CM)



【永濑】最后紫耀的部分有点shock呢,嘛对饭来说可能是surprise,对我来说shock的成分更多一点……

【平野】我也不想在冠番组第一期就干这个啊!

【神宫寺】这期的氛围与其说乐屋,不如说像聚餐吃完第一轮以后的气氛

【高桥】我懂我懂

【永濑】万幸最终把大家的目标都定下来了,如果有机会的话能拜托Staff桑帮我们实现就太感谢了!

【岸】这么看我的Party最容易做吧?

【平野】为什么?

【岸】玄树回来就能开了嘛!

【高桥】不错诶!

【神宫寺】六人,岸くん再叫上胜利,诶怎么有点既视感www

【永濑】非常熟悉的成员组成呢

【平野】然后宠物的ニャンちゃん就跑出来……

【永濑】宠物的话题已经够了!


(Staff举题板)


【神宫寺】虽然对观众有点抱歉,King & Prince待望的初冠番組第一期就这样结束了

【平野】语气有点心虚啊没四、没事吧?

【永濑】(笑)为什么在这种地方吃螺丝啊!

【高桥】内容来讲这期真的还挺普通的

【岸】看点是海人的三脚猫催眠术!

【神宫寺】全国的催眠师都会哭泣吧www

【永濑】哈哈哈!所以这就是第一期!リーダーの岸くん,拜托进行最后的总结!

【岸】诶?我吗?真的?

【永濑】不然呢w

【岸】呃……一直以来应援着我们的大家,诶……很感激有这个机会……请多多向身边的人推荐……啊,你们自己也别忘了看啊

【一齐】噗哈哈哈!

【永濑】这档节目每周三深夜24:35~25:05分播出,之后会在Abema TV有料配信,请感兴趣的各位一定要收看哦!

【一齐】要看哦~

【永濑】那么?(左右看看)

【平野】(举手)其实我有个问题

【永濑】哦?

【平野】这个标题不是K&P嘛,那到底该读K and P呢,还是King and Prince呢,还是读キンプリ

【一齐】到现在才问?

【平野】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嘛!

【永濑】在我心中读King and Prince

【平野】全名?

【永濑】嗯……啊,不过要在推特上带tag的话,怎么办?

【平野】K&P吧,简洁一点

【神宫寺】一般,tag里面不会有空格的嘛,可是K&P Share House的话,空格也太多了

【平野】キンプリShare House怎么样?

【神宫寺】可以,但Share和House之间不要有空格

【永濑】OK,那么在屏幕下方,会出现这个tag哦,#キンプリShareHouse,欢迎大家用这个tag给我们留言!

【岸】记得留言啊!

【平野】会看的,记得留言!

【高桥】画画也可以哦!

【神宫寺】等着大家的感想哦!

【永濑】那么K&P Share House值得纪念的第一回,就到这里!拜拜~

【一齐】拜拜~(挥手)


(镜头拉高)


【高桥】诶?tag什么的不应该最先讲吗?

【神宫寺】对啊!这样才能一边看一边发推,现在大家都发完了啊?

【平野】对哦!

【岸】肯定是廉忘了!

【永濑】才没有!

【岸】开场你就忘记说谢谢吧!我看到你往神宫寺这边瞟了!

【永濑】瞎说!难道你一直盯着我吗!

【岸】是啊!不可以吗?!

【永濑】……(语塞)


(声音渐弱,打广告字幕,背景紫神海笑倒)


-------END-------

因为是粮食所以不打CP tag,虽然这样看到的人就会少很多(。

所以喜欢的话麻烦再点一下蓝手吧(喂


周五看到别家的好消息之后开始写

期间经历了愤怒和痛苦,在反击的间歇试图写这个假想的综艺台本

虽然最后写得乱七八糟,可在编织它的时候,我的确是快乐的

这就是创作的愈合力呢

当然我写的肯定不能算文学但是,敬文学,敬热爱,敬自由。

月月晴兒
言葉が宙に舞って壊れたとしても...

"言葉が宙に舞って壊れたとしても
この想いは弧を描いて"

"言葉が宙に舞って壊れたとしても
この想いは弧を描いて"

月月晴兒

[きしひら/紫岸] 探戈

人生當中第一次日更XD

開了一輛假車,雖然沒什麼描寫但還是有點怕怕我就丟連結

自行取用有緣自得UwU


探戈據說起源於情人之間的秘密舞蹈


人生當中第一次日更XD

開了一輛假車,雖然沒什麼描寫但還是有點怕怕我就丟連結

自行取用有緣自得UwU




探戈據說起源於情人之間的秘密舞蹈




月月晴兒

[きしひら] 夜中の電話

*這篇是無差別,如果有涉及攻受會在標題註明

ex: [きしひら/紫岸]、[きしひら/岸紫]

—————————————————————————


在這個氣溫稍低、十分容易跌入夢鄉的夜晚,平野紫耀接到了一通擾人清夢的電話。


「もしもし………」

『もしもし、紫耀?岸なんですけど……』


得知撥號人是自家隊長,平野便強迫自己脫離睡意的糾纏。

說不定是重要的急事,他如此想著。


「嗯……岸くん?幹嘛…」

『呃、那個啊……我被鎖在家門外了,今天出門把鑰匙放在書房,就………嗯。

   好冷啊外面風超大的啊超想睡又孤零零的,怎麼辦啊…...

*這篇是無差別,如果有涉及攻受會在標題註明

ex: [きしひら/紫岸]、[きしひら/岸紫]

—————————————————————————



在這個氣溫稍低、十分容易跌入夢鄉的夜晚,平野紫耀接到了一通擾人清夢的電話。


「もしもし………」

『もしもし、紫耀?岸なんですけど……』


得知撥號人是自家隊長,平野便強迫自己脫離睡意的糾纏。

說不定是重要的急事,他如此想著。


「嗯……岸くん?幹嘛…」

『呃、那個啊……我被鎖在家門外了,今天出門把鑰匙放在書房,就………嗯。

   好冷啊外面風超大的啊超想睡又孤零零的,怎麼辦啊……』

「……岸くん,現在幾點了?」


和自己想像中的”急事”不太一樣,平野瞬間有些火大,他現在可是個急需睡眠的可憐人,

已經快變成一天只睡三小時的怪物了。連自身的工作都有些勉強了,可沒空處理這種無關緊要的事。


『诶?嘛……半夜一點』

「大半夜的沒事不要打電話啦,而且你問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稍微提高音量的抱怨著,他一邊讓自己陷進枕頭,之後還意義不明的悶吼了幾聲,聽起來怪可憐的。


『啊、啊!抱歉抱歉,也是…打給你也沒用,那就這樣——』

「但是、如果你又冷又想睡又孤零零的……陪你聊個天還是有辦法做到的」

意識到已經造成他人困擾,岸連忙道歉,正打算就此切斷通話,卻被平野突如其來的回應打斷。


平野紫耀這個人以極高的行動力著名,有時水瓶座混亂因子帶來的衝動甚至連自己也檔不住。

因此他馬上後悔了,想著用幾句玩笑話打發對方就此獲得一夜的安穩好眠。

不過明明已經累到快氣絕,此刻他卻怎麼也不忍心把電話掛斷。腦內一浮現出那人咧開嘴的燦笑和有些瞇起的晶亮大眼,

平野便敗下陣來。


果然,還是想看見岸君的笑容呢,真是敗給他了……



『真假!诶?你平常明明不會這麼好的』

「啊~~~好困喔來睡覺吧~~」

『哇對不起!!』

之後兩人的談話便在各話題間跳躍,從昨夜的晚餐一直說到團體未來和事業發展,兩小時彷彿一眨眼。


 

「紫耀……紫耀?」

岸對著久無回音的話筒喚了喚,只聽見另一頭傳來平穩的呼吸聲。

「睡著了嗎………」

雖然現在回到又冷又想睡又孤零零的狀態,意外收穫的欣喜仍然不畏強風的綻在心頭。

 

紫耀,真是個溫柔的人。


 


「じゃ、おやすみ」

岸輕聲向平野道了晚安便切斷通話。

而他並不知道,深埋在被窩的人在這之後悄悄地揚起嘴角。





--END--


临北limbo
(画不动了就这样吧… 反正越画...

(画不动了就这样吧… 反正越画越不像


新年快乐 


希望kp今年资源多多能有番组 yq早日康复 yll上个剧吧 


还有希望除了ayt所有人都马上去剪头

(画不动了就这样吧… 反正越画越不像


新年快乐 


希望kp今年资源多多能有番组 yq早日康复 yll上个剧吧 


还有希望除了ayt所有人都马上去剪头

kuroinami

【神岩】Too Proud

* 纯属虚构


————


"I'm too proud to be too proud I say it proudly."


说“一定会回来的”,表达出这样强烈的愿望,就意味着存在一种可能性,叫做“事与愿违”。


神宫寺双手插袋走在光亮平整的马路上,天气晴朗之中仅有一点点阴霾。脆的像玻璃一样的天空中,有阴云像是不太精细的悬浮物,正从看不清的远方飘移而来。秋天薄而冷的风擦过夹克的领子,快步路过还未来得及的撤下午餐特价招牌的家庭餐馆,招牌懒怠地立在背巷的门口,城市噪音冷漠地在脚下浮动着。


神宫寺一直在思考这件事,岩桥决定暂停活动...

* 纯属虚构


————


"I'm too proud to be too proud I say it proudly."



说“一定会回来的”,表达出这样强烈的愿望,就意味着存在一种可能性,叫做“事与愿违”。


神宫寺双手插袋走在光亮平整的马路上,天气晴朗之中仅有一点点阴霾。脆的像玻璃一样的天空中,有阴云像是不太精细的悬浮物,正从看不清的远方飘移而来。秋天薄而冷的风擦过夹克的领子,快步路过还未来得及的撤下午餐特价招牌的家庭餐馆,招牌懒怠地立在背巷的门口,城市噪音冷漠地在脚下浮动着。


神宫寺一直在思考这件事,岩桥决定暂停活动这件事。神宫寺觉得自己对岩桥的动机和做法都很清楚,但是说到底,自己并不能理解他。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不能。岩桥几乎是自己的反面。他只能推测,然后对自己的推测不放心。


虽然岩桥不断告诉他们他一定会回来的,但是神宫寺还是觉得自己略微地失去了他。这种奇怪的失落感无可避免地加重了不安。神宫寺知道自己能做的并不是特别多。虽然岩桥是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对他来说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绝不想失去这种特殊的心情和无能为力混合在一起,使得此刻,不,这段时间神宫寺仿佛失去了立场。


可以吗?没问题吗?对于没有S极的N极来说,有什么引力可言?对于失去了投手的捕手来说,又有什么距离可言?


神宫寺想起很久以前一件没有关系的事情来。岩桥好像曾经有过一个恋人。


岩桥从以前就非常喜欢LA,神宫寺曾有一度以为他在那里有一个恋人。


那是在几年前一段密集工作前的最后休假,岩桥一年中第三次还是第四次自己飞去LA的时候。虽然每次也待不了几天但还是坚持一定要去,神宫寺甚至还去机场接过他。把他接回到家里,然后就紧接着就立刻开始几乎没有休息的日程。


就在那段休假归来的密集工作的日子里,神宫寺有一阵像往常一样一直留宿在岩桥家里。


岩桥总是在留宿人,他很喜欢朋友围绕在身边,也很慷慨大方。但是神宫寺是不一样的。朋友来来回回,只有神宫寺是不一样的。与其说有着这样的自信,不如说是觉悟。


岩桥并没有怎么仔细解释过自己为什么要去美国,去了干嘛,为什么去了还要再去,只是单纯地次次带回来大额手信。神宫寺觉得自己问了岩桥是一定会说的,但是他没有问。没有问岩桥就不会说。平时吵闹是吵闹,沉默是沉默,日日待在一起的话,界线更会明显地像是海水与淡水交汇。


神宫寺就那样住在岩桥的家里,也很难讲到底是谁的要求。事情发生在好不容易的休演日的晚上。虽然是休演日,但并不是休息日。白天还有杂志的拍摄,等到下班的时候,差不多也得吃晚饭了。照例召集三五个人抓紧时间夜里去逛街,到涉谷去买东西。压力过大的工作,总是越忙的时候越要抓紧时间玩,不然会神经紧绷到无法控制。所以他们就那样多少有些肆意地出现在夜晚的街道上,岩桥就跟在神宫寺身边,拖拖拉拉地,手里捏着手机一边走一边看。


岩桥那段时间看起来有点虚弱。看上去很兴奋的样子,脾气异常地坏,又总是在检查手机。分别的时候紫耀和神宫寺挥手,嘴角扯起一个笑容,分明就是“岩桥又交给你了加油”。其实紫耀什么都不知道。他可能知道,但神宫寺觉得以自己对紫耀的了解,他就算猜到点什么,也绝不会随随便便把自己搅进去。难得胡涂。


而自己呢?为什么没有难得糊涂呢?


岩桥情绪异常,腹痛异常,呼吸异常,各种异常的原因,都只有自己知道。


说到底这些事情不讲就不会有人注意。除了工作场合的责任之外,同伴们只能用目光守护着而已。说到底和他们无关。岩桥只对自己求救了,大概就是从那一刻起自己无法再置身事外。


那个好说话的,不会苛责别人的,温柔的岩桥背后默默隐藏着痛苦。对他揭露了这份痛苦,也就顺带向他揭露了不能向别人展露的焦躁不安。神宫寺觉得自己被这种信赖和需要的感觉所俘获,虽然没有任何道理,但是占有越多份的岩桥玄树,心安理得和不知所措的感觉就越朝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快速增长。


因而那段时间岩桥莫名其妙的举动就更令让他心烦意乱。他觉得自己已经不想知道更多岩桥的秘密了。


岩桥从美国回来后情绪看上去就很不稳定。说脾气异常的坏,指的是和神宫寺毛毛躁躁吵架的次数明显增多,已经到了让偶尔在自家乐屋待机的岸君越过岩桥的肩头对他苦笑的程度。虽然情绪总是会不自觉地表现在脸上,但岩桥并不是个任性自我的人,可以说永远都在观察着周围人的感受。能吵起来的对象也仅限神宫寺而已。真正让神宫寺感觉烦躁的并不是吵架,而是岩桥一边病态地亢奋一边不停地回信息的样子。


平常并不会这样,但是这次岩桥变得非常在意他的目光,绝不会让他看到自己在发什么。


据有限的观察,手机上不断联系的对象绝对不是这些平时一起玩的伙伴。其实稍微想一想就知道,肯定是“在美国的朋友”。回想起来,这在那时这是再顺理成章不过的判断。


转过一个弯,街道突然从阳光的温暖陷入到阴翳之中。不可阻挡的10月份的冷空气塑造了阴影的颜色,淡淡的蓝色笼罩着没人关心的门脸。一边回想着过往的事情一边快速步行,这种久违的感觉明明是普通的,但却有种奇妙的新鲜。就这样选择了活动休止的岩桥会不会就回归了这种普通的新鲜?


不远处的高楼上立着大手商社招牌,要是自己是个普通人,要是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岩桥,是不是就会在那里上班?


神宫寺越走越快。




神宫寺还记得那个休演日的晚上,自己进而又做出的新的判断。刚好在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又看到岩桥在床上不停地地发信息。“玄树?”他喊,也没有抬头。


不知道为什么非常火大。神宫寺再叫他的名字。


岩桥趴在他的床上抬起脸来看他,眼睛因为疲劳显得有点红红的。表情松弛着,是还没来得及反应的那副模样,视线有些空芒地定在他的脸上。苍白的脸,黑洞一般的眼仁,像是——奇怪的比喻一下子跳上他的心头——像是被他刚从疯人院拯救出来的大洋娃娃。


“你从美国回来是不是恋爱了?”


神宫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这句话。他把自己也吓了一跳。投手投球,S极燃烧,崭新的判断从天而降,在意识笃定之前擅自溜了出来。


岩桥没说话看着他,但是表情好像一下子僵硬了。


神宫寺有一瞬间怪异地以为岩桥要生气了,发脾气了,很想抬起手臂挥一下浴巾,或许这样就能把整件事情都挥过去。但是他的神经就在用一句话爆发完之后突然松弛了,于是他什么都没有做。


但是岩桥没有生气,正相反,岩桥看起来如此不安,如今回想起来,像是平时拼命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想要开口说话的样子。


神宫寺的头脑突然混乱了起来。“真的吗?”


“神宫寺为什么这么说?”


“你觉得我为什么这样说?”


岩桥的表情突然极度动摇起来,像是被迫吞下了一个柠檬,看向他眼瞳深处的目光突然刺痛了他。全然不是平时那种马上要揪住他不放和他吵起来时候的那种愤怒和烦躁,而是有一种怪异的绝望,神宫寺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完全错了,或者完全对了。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愚蠢的问题?看他当场哭起来吗?


“你在干嘛啊?不要哭啊。”神宫寺拿着浴巾走向床铺,虽然身体像走在海绵上,但是常识人神宫寺已经立刻接管了头脑。“飞到美国去是麻烦一点,但是也没关系啊。”


岩桥没有讲话,呆呆地看着他。神宫寺一步步走近,把地上的毛毯捡起来,想要顺手披在岩桥身上。


但是岩桥却从床上跳下来,表情也突然冷静了,刚才的动摇只留下一点红的痕迹在脸上。“你睡吧,我想睡在硬的地方。”他从神宫寺身边擦过,毛毯还在神宫寺手里,“还有,我没有随便恋爱。”


岩桥一拍门就那么从自己房间走了。


神宫寺后来再也没有提过那件事,一次都没有提过。他知道自己应该是搞错了什么,但是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再谈论起它。除了让岩桥继续依赖他,除了再继续这样走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10月是候鸟飞走的季节。神宫寺不知道为何在如今想起这些。虽然如今秋高气爽,当时空气中的重量好像现在还压在他身上。


大手商社的招牌已经落在身后,没有再走多久,神宫寺在诊所的三层小楼前停下脚步。岩桥推开深色的玻璃门从里面走出来。


金色锋利的午后阳光和城市噪音一起倾泻在他们身上。


城市的噪音此时此刻是舒适的,像站在山顶上、断崖边,平静地一无所有。风只是掠过耳朵。


岩桥眯了眯眼睛,看着双手插兜站在门口的神宫寺。“怎么没进去?”


“我刚刚走到啊。”


“那怎么没开车?你最喜欢的车呢?”


岩桥顺着神宫寺的视线看到马路对面的公园里有金黄色的落叶片片落在地上。


“不了,今天天气好,我们一起去走走吧。”




【END】




SAY THE TRUTH

翻譯-PASH! 2018年 11月号 YOUNG OF PRISM 09回 速水HIRO篇

PASH! 2018年 11月号 YOUNG OF PRISM 09回 速水HIRO篇



HIRO剛出生沒多久,就被寄在天草的天主教堂內,從有記憶以來就已經是教堂的小孩了。即使這樣,他也幾乎沒有感覺到寂寞或辛苦。

「HIRO是好孩子呢!」
「就像是天使一樣呢!」

因為神父和修女都相當溫柔和慈祥,以滿滿的愛非常用心地養育HIRO。

在聖誕節的早晨,HIRO枕邊的襪子裡有非常棒的禮物。

「修女-你看你看!」
「呵呵呵,太好了呢!」
「神父──你看你看!」
「HIRO一直是個好孩子,聖誕老人都有好好看在眼裡呢!」
「嗯!」

開心之餘,HIRO緊緊抱著裝著禮物的襪子,像是跳舞般在教堂內來回奔跑,彷彿內心...

PASH! 2018年 11月号 YOUNG OF PRISM 09回 速水HIRO篇





HIRO剛出生沒多久,就被寄在天草的天主教堂內,從有記憶以來就已經是教堂的小孩了。即使這樣,他也幾乎沒有感覺到寂寞或辛苦。

「HIRO是好孩子呢!」
「就像是天使一樣呢!」

因為神父和修女都相當溫柔和慈祥,以滿滿的愛非常用心地養育HIRO。


在聖誕節的早晨,HIRO枕邊的襪子裡有非常棒的禮物。

「修女-你看你看!」
「呵呵呵,太好了呢!」
「神父──你看你看!」
「HIRO一直是個好孩子,聖誕老人都有好好看在眼裡呢!」
「嗯!」

開心之餘,HIRO緊緊抱著裝著禮物的襪子,像是跳舞般在教堂內來回奔跑,彷彿內心充滿著新的寶物。

「神父和修女得到什麼禮物呢?」

以閃亮的雙眼詢問的HIRO,卻聽到了讓他錯愕的事情。

「聖誕老人只會給小孩禮物唷!」
「咦?」
「我們都是大人了呢~」

HIRO感到十分震驚。神父和修女都是那麼溫柔的人啊!居然因為是大人所以拿不到禮物!

「那我要成為聖誕老人送禮物!」

慌張地回到房間,翻找出道具箱。

「好!」

HIRO拿出珍藏的色紙摺出花朵,並且用稍微使用過的蠟筆畫出神父修女的畫像,再將這些放入喜歡的襪子裡送給神父和修女。

「聖誕快樂!!」
「呵呵~謝謝你,小小的聖誕老人。」

看到大家露出幸福的微笑,無疑是件開心的事情。



下午教堂的彌撒開始了,散發柔光的蠟燭,正照耀著一閃一閃的聖誕樹,以及鮮豔的聖誕紅,這些HIRO也非常努力地幫忙佈置了。

「好漂亮呀…」

教堂變得像是身處在夢境中,街上的人都聚集在此,一起熱熱鬧鬧地慶祝聖誕節。

「…好想讓媽媽也看到啊。」

在美麗的光景前,HIRO腦海中浮現了媽媽的身影。

(媽媽一定會來迎接我的!)

HIRO一直深信總有一天可以和媽媽一起生活。

(既然這樣,我也…)

有很多和HIRO年紀相仿的孩子參加彌撒,大家都是牽著父母的手,露出滿溢幸福的微笑,HIRO見狀,真的、真的只覺得有點羨慕。

(因為媽媽也是大人…所以我也必須當媽媽的聖誕老人才行!)

HIRO決定後,就開始想要送什麼禮物給媽媽。

(要送什麼才好呢…?)

雖然想要送一束花,但草原上的花在這季節都已經枯萎了。雖然有幫忙修女做甜點,但沒有自己獨自做出來的自信。就算想要畫媽媽的畫像,但媽媽到底長怎樣呢……

「現在,要開始唱聖歌了。」

HIRO正在煩惱的時候,風琴的聲音響徹天空,莊嚴的音色迴盪在整個教堂內。

(啊、就是這了!)

HIRO開心到臉頰都變得紅通通了。

(因為我常被稱讚說唱歌很好聽!)

一想到總有一天會實現的光景,HIRO就自然而然地露出笑容。

(就用歌當禮物吧!要讓媽媽聽到我唱很多~很多!各式各樣的歌!)

和大家一起唱聖歌的HIRO,一邊在內心這樣發誓著。

(完)


人物介紹
速水HIRO(速水ヒロ)
CV:前野智昭

小時候被單親媽媽養育,有著寂寞的回憶。某天夜晚,在公園模仿PRISM SHOW的時候被法月皇發掘,因此進入EDEL ROSE,接著開始嶄露頭角,成為炙手可熱的PRISM STAR。之後,成為Over The Rainbow的一員。


Tramadol
180523👑キンプリ デビ...

180523
👑キンプリ デビューおめでとう🎉

就像J說的 灰姑娘女孩真的很好聽!

結果就是:
無限循環灰姑娘➡真夜中のプリンス,ガムシャラ,少俱表演......

不知不覺有著想看著他們成長的心情(・ิω・ิ)

從來沒想過會飯上年下的偶像
(比最年長的岸くん還大一歲 (´・ω・`))

本命ニノ和嵐さん也依然會一直応援下去( ~'ω')~

180523
👑キンプリ デビューおめでとう🎉

就像J說的 灰姑娘女孩真的很好聽!

結果就是:
無限循環灰姑娘➡真夜中のプリンス,ガムシャラ,少俱表演......

不知不覺有著想看著他們成長的心情(・ิω・ิ)

從來沒想過會飯上年下的偶像
(比最年長的岸くん還大一歲 (´・ω・`))

本命ニノ和嵐さん也依然會一直応援下去( ~'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