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スモーキー

10414浏览    92参与
是卷君也是作业君
日向大小姐和smoky大少爷的...

日向大小姐和smoky大少爷的反派生涯(x)

就算我没有情人节过我的cp也要过节(√)


走起→av88999987

我来了,b站终于把我的东西吐出来了呜呜呜

终于赶上情人节了。我死亡。


两天肝出来的ppt手书,还没做完【捂脸

请见谅!


【朋友入坑不,一起磕cp不

日向大小姐和smoky大少爷的反派生涯(x)

就算我没有情人节过我的cp也要过节(√)


走起→av88999987

我来了,b站终于把我的东西吐出来了呜呜呜

终于赶上情人节了。我死亡。


两天肝出来的ppt手书,还没做完【捂脸

请见谅!


【朋友入坑不,一起磕cp不

是卷君也是作业君

偷跑一个手书摸鱼。

【瘫】

是日向 x smoky,假装是情头【然而并不是。

希望能赶上情人节。

偷跑一个手书摸鱼。

【瘫】

是日向 x smoky,假装是情头【然而并不是。

希望能赶上情人节。

写不完的作业君

【热街】在病中

日向纪久/smoky


#最近都在短打摸鱼

#ooc算我 全是私设

#请评论找我玩呜呜呜谢谢


       日向纪久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告别梦境的瞬间来得突如其然,似乎前一秒还在被那双枯骨如柴的臂膀扼到几近失去呼吸,眼皮却在下一秒逃脱开地心引力用力向上弹跳。

       他侧卧在榻上安静地呆愣了几秒。脑内不着边际地想到原来梦中惊醒未必要尖叫出声惊坐起。就像从一个既定的现实中逃脱、或是从箍禁自己的回忆里越狱,虎口脱险后只剩下加...

日向纪久/smoky


#最近都在短打摸鱼

#ooc算我 全是私设

#请评论找我玩呜呜呜谢谢



       日向纪久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告别梦境的瞬间来得突如其然,似乎前一秒还在被那双枯骨如柴的臂膀扼到几近失去呼吸,眼皮却在下一秒逃脱开地心引力用力向上弹跳。

       他侧卧在榻上安静地呆愣了几秒。脑内不着边际地想到原来梦中惊醒未必要尖叫出声惊坐起。就像从一个既定的现实中逃脱、或是从箍禁自己的回忆里越狱,虎口脱险后只剩下加速跳动的心跳来提醒大脑的后知后觉。

       接着他在靠近窗边那块被阳光圈起的一席之地里,看见那个最近总徘徊在他梦里任凭如何驱赶都不肯散去的身影。

       他翻了个身不想看他:“喂,你坐在那边干什么。”

       “抱歉,吵醒你了吗。”

       仿佛被一锤敲醒,那人方才从呆滞中苏醒过来。日向不知该笑该恼,反正不给那人好脸色也是应该的。

       “能在这里看到你,看来我是没醒。”

       “……”

       “这梦做得还挺真实。”

       smoky替他把气叹了,幽声接话:“……你不妨闭上眼睛继续睡。”

       “别啊,你不辞幸苦拖着病躯来叨扰我——让我看看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能就这么放你走,真当达磨的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啊。”

       他听见smoky又浅叹了口戛然而止的气,就像那些同样被他强行止住的咳嗽。

       “我听说你病了。”

       闻言日向差点笑出声来:“瞎说。”

       他拖着慵懒的长腔又紧接补充:“什么头痛发热,喉痒流涕。本大爷只是缺少睡眠。”

       “那我看你这辈子都无法痊愈了。”

       “哈?”

       他刚想拍案坐起和这人好好理论几句,转过身来又见着smoky捂着嘴懒洋洋地偷笑。不知清晨还是午后的太阳光在他头顶流泻而下,飞流直落在肩上的绒毛间。生生流淌出一丝从冷酷世界中偷来的静若安好。

       他便一时记不起自己在气什么,打好的腹稿瞬间无影无踪。

       和他怄气从来是自找憋屈,而现在实在头疼又手脚无力,冲上去揍他大概要被反过来嘲笑。于是日向纪久大字瘫在榻榻米上,为了一语惊人达成最好的反击,疯狂搜刮自己四壁萧然的词汇库。

       “喂。”

       “嗯?”

       “听我说。”

       “我听着。”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就像沿着望不到头的海岸线无穷无尽地走下去,左手边是广阔无垠的深蓝色大海。”

       “我还没见过海洋,”smoky把头搁在膝盖上,蜷缩起来让整个自己沐浴在阳光里,“我只听那些从外面来的家人说,能见到的海水大多并不是故事里描写的靛蓝色宝石。”

       “我不知道。”日向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我说它是蓝的它就蓝的。大海什么的不就是一个蓝汪汪的大水坑嘛。”他又半阖上眼在脑内把梦中的画面从角落里勾出来。

       “那你的右手边呢?”smoky好奇地问。“是森林、沙滩、戈壁、繁华小镇、或是其他的什么?”

       “右手边……右手边在放电影。”

       “……”

       “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你继续。”

       “放电影就算了。主演还都长了张你的脸。看得我火大。”

       “噗。那你有气到砸了这破影院吗。”

       “我就想看看它能整出什么幺蛾子,留着准备看不下去了再砸。结果还挺有意思的。”

       “……我有点冷。”

       “你过来我就分你半个被窝……你知道吗,那影院,6D全环绕还是沉浸式。”

       “不要,怕被你传染……你不是在海边吗。”

       “喂!都说做梦了谁知道自己到底在哪啊。”

       “……我不和病人计较。”

       “然后啊,这电影还是几集联播的。第一集的你是个唱嘻哈的青涩高中生,第二集你是个靠着手机查案的蹩脚特工……”

       “……你成了一个新人小警察被让人头大的前辈耍得团团转;你是个三流推理小说家,毛毛糙糙的也不知道怎么能想出那些诡计;你还当过情报贩子,说实话,你还真的该多发展点副业;你也做过医生、料理师、私人保镖……”

       他闭着眼叨叨不停,听见smoky悉悉索索爬过来的声音,但他没有停顿,继续说着。

       “……也许在无数个你没有驻足无名街的世界里,你会过着各式各样五彩斑斓的生活。”他睁开眼,和身边的人四目相对。

       他把细小的颤抖藏在句尾的沙哑中:“你会活得快乐而自由,不用祈祷般地往高处飞翔……也不用在深冬的寒夜里孤独死去。”

       他听见smoky一瞬间狭促的呼吸,以及随之而来的低吟。

       “……可若如此那般,我们又该如何相遇呢。”

       “如此那般,我们本就无需相遇。”日向纪久干瞪着眼看他,像是要嘲笑他的无知。

       他打赌自己是面无表情的,他就是那个终于从噩梦中屁滚尿流一般狼狈出逃的幸存者,除了机械跳动的心脏仿佛被洗去一切情感反馈,迟钝而后知后觉着。

       “……你是怎么醒过来的。”

       “你,就是你,不是那些五花八门形形色色的你,你走过来,掐住我的脖子把我叫醒了。”

       “那我说了什么吗。”

       “大概吧,你总喜欢唠叨几句。可惜我的大脑开始缺氧,什么都听不见。”

       “……那我现在来告诉你吧。”smoky弯下腰与他额头相抵,他从那样亲密的距离观察他,却又一声不吭。

       半晌,他直起身来,含笑望向他。

       “你已经不发热了。”

       你的病就要好了。


       好像大闹一场以后,整个达磨上下都染上了自家老大懒散的样子,不紧不慢地修复着在无名街的爆破中被波及的部分。日向纪久好些时候不露面,内内外外又开始怀疑他是否再一次一声不吭就闹失踪,结果所有打探的声音都被加藤用不客气地语气打发走了。

       “所以不是说了吗!”把红头发梳得规规整整的男人没好气地看看不知为何出现在达磨地盘的高中生老大,不耐烦地甩甩手,“日向抱恙中啦抱恙中。到别处去完吧小屁孩们。”

       “诶——”村山失望地耷拉下肩膀拖长尾音依旧不甘心地又问。“小日向真——的病了吗,怎么会呢。”

       “啊啊哪有什么怎么会的,快点走啦……”

       “咦!是不是大冬天的坐车头上吹风吹感冒了…”

       “…揍你哦!不用日向爬起来我先揍你哦!”

       屋外熙熙攘攘地实在扰人安睡,日向纪久半眠中隐约感到什么人推门而入,轻柔地把手心搭在他的额头上,他迷迷糊糊地觉得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他久违地做了个悠闲的好梦,哪怕梦里发生的点滴已然模糊难以辨认,他还是痴心妄想着闭上眼睛也许就能把这温暖的感觉留在心里头残存久些。而过于招人发懒的光线让他很快又沉沉睡去。

       半梦半醒间,他听到有谁对他说着些什么,句词中满是笑意。

       那人说:“你的病就要好了。”




写不完的作业君

【热街】三块方糖

日向纪久/smoky


#第二人称日向视角,ooc是我的,全是私设

#双性转日向x smoky,小姐姐们的故事

#请评论区找我玩!!!谢谢!


       那个女人看起来远比实际年龄要小。大约是常年营养不良的缘故,罩在那身破旧且不合身的大外套下的她更像个女孩,而不是女人。

       于是你像是故作嘲讽般地调笑她别来小姑娘不该来的地方,看她凌厉起眼神抿起嘴把不满咽在嘴口的样子自觉好笑。想着被这人仗着虚长两岁而欺压的日子终于过...

日向纪久/smoky


#第二人称日向视角,ooc是我的,全是私设

#双性转日向x smoky,小姐姐们的故事

#请评论区找我玩!!!谢谢!



       那个女人看起来远比实际年龄要小。大约是常年营养不良的缘故,罩在那身破旧且不合身的大外套下的她更像个女孩,而不是女人。

       于是你像是故作嘲讽般地调笑她别来小姑娘不该来的地方,看她凌厉起眼神抿起嘴把不满咽在嘴口的样子自觉好笑。想着被这人仗着虚长两岁而欺压的日子终于过去了,现在终于轮到自己扬眉吐气。那人却突然在只有你看得见的角度笑起来。

       你忽地就泄了气,竟一时不知道该继续调侃或者佯装恼怒。但你净想着,这些能让她意识到你不再是个孩子吗?

       她总是一副忍辱负重的沉重表情,也不是不会笑——只有在不经意间她才会展露笑颜,清清浅浅的,眼尾唇角弯着似有若无的弧度。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察觉到的秘密。无名街的年轻首领是个出名在外的严厉头领,她用冷峻的面孔塑造自己的威严。

       太天真了。你快笑出声。

       她居然以为这样就没人知道她究竟是个多心软的家伙,你曾经忍不住哈哈大笑着对这等评论嗤之以鼻,而谁都不知道你自负唯有你如此轻易的就能察觉她的温柔。

       你可能一辈子也忘不掉第一次无心窥见这个细小的微笑。

       那时你们吵得很凶。你也可以姑且假装忘了激起冲突的理由,只要你良心安稳,总之,那是个寒冷的冬日,眼看着就要飘雪了。先是你没有按耐住躁动先动的手,于是她不客气地回击一拳打在你肋骨把你甩在地上,你几乎要被怒火烧到失智,花了几秒从打滑的地板上爬起来却眼见她摔门径直离开了。

       你跟了出去却没去找她,只在寒风里孤独地游荡,见人就揍。你的满腔愤慨一时沦为哑炮空弹,焦灼到让人失心疯。

       你漫无目的地走着,伤痕累累,忘了回家的路。直至浑浊又昏暗的天际真的落起雪,忽觉更冷一筹,她回家了吗,是不是也忘了增添一件薄衣。时至今日你依旧没学会体贴或是撒娇,只会装傻充任闭塞内心还忙着嘲笑自己当年太年轻,竟还会为这种事委屈。

       然后你突然停顿,也不知是不是在思索今天的自己依旧委屈极了到底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总之年少的你绝无可能抹起眼泪,你只是固执而漫无目的地游走,直到周边街灯突然挨个亮起,好像天上陨星一颗接一颗落在你身侧,再向前蔓延过去,露出完整的街道。你随着灯火指引抬头望去。

       她就站在星海的那头。

       不仅是目光,你的呼吸都一度被夺走。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的心脏正久违的鼓动着,喧嚣又吵闹,轰炸了整个世界。你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别的。

       她还是离开时的冰冷表情。你任由她牵起你冰凉的指尖,你意识到她依旧在愤怒。她用力握紧你的手腕,你甚至惊讶于这纤细的臂膀居然有如此的力道。你试图挣脱又换来她无声拒绝。她一路沉默不语,最终带着你点了一杯暖手的热饮在咖啡店坐下。

       你直愣注视她,生怕逃避目光也成了示弱。可她对你避而不见却好像不出声的挑衅。

       你觉得你们像两个傻子,赌气谁先开口算谁输。想到这你又差点笑出声来。你承认你自己是个疯子,没想到还能进一步病入膏肓。

       可她到底还有年长者的自觉。待咖啡上桌,你终于在漫长地等待过后听到一声似有若无地轻叹。她伸手在你的咖啡里加入三块方糖。

       这是惩罚。她像是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定是想到了你不爱甜——爱甜的是她自己。马上她又像布置完恶作剧的孩子抱起自己面前那杯苦涩咖啡遮挡嘴角。

       太天真了。你快笑出声,又快摒不住眼泪。

       她居然以为这样就无法让你窥探到她的笑意,你便顺着她的心思闭口不言。

       她的笑容总出乎你的预料。

       你远远地望见她像是在偷笑,似乎浑然不觉她的突然闯入可能远不止意味平安夜给意中人的突然惊喜。你快要开始同情因为隔壁首领的突袭而紧张到跳脚的小不倒翁们。

       喂,你到底来干嘛的。你憋眉头质问她。

       她刚要开口又急忙捂住嘴吞下撕心裂肺的咳嗽。喂!你面露担忧正想上前,她摇摇手拦下,又没心没肺地蹦跶两下。

       哦,没什么事。她眨眨眼,冲你做口型,无辜而狡黠。就是想看看你。

       她笑得真好看。你想。她自己大概没有意识到。

       是以你连她也悄悄瞒着,似要把这笑颜当作独自一人珍藏的秘宝收敛在心里。待春暖花开,就找片良田种下去。到秋天就能收获足够从寒冬腊月到料峭春寒的温暖。


是卷君也是作业君

考前继续摸鱼。

试墨水看见上半页的日向小姐姐,那就摸个smo小姐姐吧(笑)


考前继续摸鱼。

试墨水看见上半页的日向小姐姐,那就摸个smo小姐姐吧(笑)



是卷君也是作业君

搞搞海螺性转。
smo太戳我了。
呜呜我的心头好。

其实五大我都很爱。嘻嘻。

搞搞海螺性转。
smo太戳我了。
呜呜我的心头好。

其实五大我都很爱。嘻嘻。

危险废料奥尔斯

啊哈哈哈哈哈哈让我看看是谁说smk的攻击力都是脑残粉吹起来的


(ps6954的总战斗力=血+防+攻+挡+命中,脆皮没办法喽。

啊哈哈哈哈哈哈让我看看是谁说smk的攻击力都是脑残粉吹起来的



(ps6954的总战斗力=血+防+攻+挡+命中,脆皮没办法喽。

苹果狐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⑨】
这次的主角是加藤!
下次终于要和rude见面了
(这话画的相当着急了,对不起)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⑨】
这次的主角是加藤!
下次终于要和rude见面了
(这话画的相当着急了,对不起)

苹果狐

瞎搞的嗨喽的鬼灭之刃paro
⚠️请自行避雷
smoky和村村是上弦鬼设定(总觉得他俩那么强肯定会成为上弦🤔但没想好数字,就没写)
日向和cobra是鬼杀队成员

p2一直试图劝说cobra变成鬼的村村

p3因为讨厌酒味,所以见到日向就退超远,移动速度很快的smoky

瞎搞的嗨喽的鬼灭之刃paro
⚠️请自行避雷
smoky和村村是上弦鬼设定(总觉得他俩那么强肯定会成为上弦🤔但没想好数字,就没写)
日向和cobra是鬼杀队成员

p2一直试图劝说cobra变成鬼的村村

p3因为讨厌酒味,所以见到日向就退超远,移动速度很快的smoky

苹果狐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⑧】
这次介绍一下养了猫之后的日向的一天
(还请不要当真!)
建议和第六话一起看【⑥】

最近受台风影响一直下暴雨,不过还好它就要走了!
大家注意安全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⑧】
这次介绍一下养了猫之后的日向的一天
(还请不要当真!)
建议和第六话一起看【⑥】

最近受台风影响一直下暴雨,不过还好它就要走了!
大家注意安全

苹果狐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⑦】
差不多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了……?
 
提前更新是因为七月份有事要忙,
八月份再见。
(如果只是为了看这个漫画才关注我的,你们可以取消对我的关注,然后点击“日向与突然出现的smoky喵”这个tag,右上角订阅话题,每个月月初点进去看我的短小又没营养的更新。没必要特地来关注我,我平时还会发很多别的画的。和日向smoky喵相关的图我以后都会打上这个tag的)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⑦】
差不多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了……?
 
提前更新是因为七月份有事要忙,
八月份再见。
(如果只是为了看这个漫画才关注我的,你们可以取消对我的关注,然后点击“日向与突然出现的smoky喵”这个tag,右上角订阅话题,每个月月初点进去看我的短小又没营养的更新。没必要特地来关注我,我平时还会发很多别的画的。和日向smoky喵相关的图我以后都会打上这个tag的)

苹果狐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⑥】
这次介绍一下smoky喵的一天
就算是猫也很有leader的风范啊!
晚安🌙

拖更了非常抱歉🙇因为我最近两期作业实在太麻烦了,而且我还欠着好几个手书(…没错!这都是借口!但是也是事实🙇)我以后会努力不拖更的!!!!!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⑥】
这次介绍一下smoky喵的一天
就算是猫也很有leader的风范啊!
晚安🌙

拖更了非常抱歉🙇因为我最近两期作业实在太麻烦了,而且我还欠着好几个手书(…没错!这都是借口!但是也是事实🙇)我以后会努力不拖更的!!!!!

八阖窗

【スモ中心】怪风

※原创角色/剧情捏造

※幼スモ/短/旧文存档

※大致设定:


帆布鞋趿拉着在污浊的地面上踢出哒哒的声响,除此以外,迷宫似的巷子里只有喘息和穿梭的风声。

令他逃跑的不是速度带起的加压气流——迫在后方的第五人、七人,那多于个位数的心音,夹杂着粗重的呼吸吞没了感官,又在堪堪的几秒内潮水一样悉数退去。

他清楚在这个时候放松警惕和主动投降并无区别,于是更用力地驱动肌肉酸涩的左腿。

仅仅一次眨眼的迟疑,噪声积聚的暴风眼就在身体中迎来了诞生。

尖叫、呻吟、窃窃的恶言擦过鼓膜留下深浅不一的抓痕,修剪不齐的孩童的指甲挠过头皮钝刀一般切割皮肤,磨蹭这个街区留在柔软处的旧伤口。阵痛刺激得他眼角湿润、...

※原创角色/剧情捏造

※幼スモ/短/旧文存档

※大致设定:



帆布鞋趿拉着在污浊的地面上踢出哒哒的声响,除此以外,迷宫似的巷子里只有喘息和穿梭的风声。

令他逃跑的不是速度带起的加压气流——迫在后方的第五人、七人,那多于个位数的心音,夹杂着粗重的呼吸吞没了感官,又在堪堪的几秒内潮水一样悉数退去。

他清楚在这个时候放松警惕和主动投降并无区别,于是更用力地驱动肌肉酸涩的左腿。

仅仅一次眨眼的迟疑,噪声积聚的暴风眼就在身体中迎来了诞生。

尖叫、呻吟、窃窃的恶言擦过鼓膜留下深浅不一的抓痕,修剪不齐的孩童的指甲挠过头皮钝刀一般切割皮肤,磨蹭这个街区留在柔软处的旧伤口。阵痛刺激得他眼角湿润、齿根泛酸,膝盖扭折着要跪在一处——

在这里还谈尊严 做完吊电扇上烧死就好 真是恶心的小孩

剪下那女人的头发卖掉 住手我不许你再碰他

好饿好冷好痛

无法控制的痉挛状态终于结束,他蜷在裂成破片的阴影下,顶棚漏洞里的烈日烧灼沾了干泥的手背。刺眼的光挣扎着从墙灰里钻出,它穿过浮尘仿佛什么神明尸体上的细小余烬,落在他的裤腿上,有些烫。

“咳、啊——!”自己的叫喊驱散了平静。

无用地捂死双耳,与流沙并无区别的话语渗入他无知觉的指缝沿耳道下滑,摆着虚饰的礼仪蛰伏在脑内的深潭中,爆发的阵势完全超过前两天砸在头顶的深色玻璃酒瓶。

住口。住口。住口。

那些水不断地从眼角爬出,以欢呼的奔流祝贺解放,撞死在衣服松垮的领口。鼓动的热气蒸不出盐分,它单单把人的声音燎干得更清晰了。

闭嘴,不要再说了……

“孩子,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惊喘一声,睁眼转向发声的源头。

距离不过咫尺的老人狡黠地眯着一对稍稍泛白的眼,胸前垂有一圈造型诡谲的发锈金属片,在风中叮叮当当地互相触碰。她的左手抠挖着酒瓶瓶口,右手的食指直直点上他绞满汗液的眉心。

“你在这里干什么,风的孩子?”

风、孩子?大脑莫名地轻松了一些,他昏沉地张开嘴,单单涌出一股难忍的呕吐欲。

“啊啊,真是可怜……”老人夸张地感叹,端正跪姿等候他的回应。

“什……么……?”沙哑的声音挤出他的喉咙,质地尤其粗糙,“你——”

“嗯——我?”

他咳了一声,“你是谁?”

“想听个故事吗?”老人扬起微笑的脸。

在世界伊始的时候,除神以外的一切都是相同的。她说,我们与火相同、与光相同、与水相同、与风相同,都出生在这个世界上,都能听见万物的低语。我们听见幼蛇破开卵的声音,听见岩粒从瀑布坠落的声音,听见枯叶嘶吼歌颂死亡的声音。我们也能听见所有人的声音,因为心脏像草地一样向天敞开着,行星把它们系在轨道的弦上,神在拨动手指——啊,直到后来我们有了梦想。

“有了梦想,就不能随着神的兴致活啦,”老人伸出舌头舔掉沾在指腹的酒,连续的啧声弹在舌尖,“然后我们的听觉就被剥夺了,只能感受到所谓的真实。”

她说着晃了晃脖子上的金属绳串,“喏,真实。”

在自己的左胸口画了一个圈,“真实。”

张开五指摸过他的下唇,“真实。”

他猛地握住老人枯槁的手腕,无礼的轻响在接触的瞬间溅在空气里。

“你到底在说什——”

“我们都是真实,可你不是、你不完全是。”

你是风的孩子——他听见老人喃喃道,望向他的眼神就像在废土发现了何等珍贵的宝物,但无名街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复生的窸窣气声搭着弱风乘上嶙峋的背骨,温柔撕开兜帽中的后颈继续向上,在皮肉间呵出母亲般的热气,灌进他的血里、髓里、灵里。

盛着无名街万千声音的身体,荡出空落孤寂的回响。

“我是怪物。”

被人扔掉的怪物 脑子有病的怪物 想活下去的怪物

耳窝忽然传来凛冽的凉意,那老人蘸上清酒的拇指平静缓慢地左右按过他的耳廓。

“风想把你带走,但你想留在哪儿呢?”

嘴唇干涩地蠕动,“我……”

“你属于哪儿呢,Smoky?”

“我属于无名街。”

我们出身相同,我们能听见彼此的低语,我们有神所不允许的梦想。他靠在老人的双手里顺从地念着,失焦的双眼映出远处迷雾中的高塔与尚未存在的旗帜。

“那就别让风成为你的桎梏,”她说。

——比风飞得更高,它们就没办法捉住你了。

Smoky点点头,再睁开眼时,老人已然踪迹全无。

他迎风站起身。

 

fin.

作成于2018/06/16


苹果狐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⑤】
依旧是铲屎官与猫的日常
有谁跟日向有一样的疑问🤔
有也不会解答的(不)

这个日向就决定是封面了!而且我有在认真考虑,要不要认真的更新这个很随便的漫画…虽然这么说其实就是按时更新,月更怎么样?我觉得不错!就这么定了吧!(毕竟我懒啊😶)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⑤】
依旧是铲屎官与猫的日常
有谁跟日向有一样的疑问🤔
有也不会解答的(不)

这个日向就决定是封面了!而且我有在认真考虑,要不要认真的更新这个很随便的漫画…虽然这么说其实就是按时更新,月更怎么样?我觉得不错!就这么定了吧!(毕竟我懒啊😶)

苹果狐
以下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

以下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我这个懒人才不会出本呢!×
注意看发售日期👀(六月只有30天×
愚人节快乐
┄┄┄┄┄以下为原文┄┄┄┄┄┄
【本宣】
-《煙》-
-日向纪久×smoky短篇漫画(估计45页左右)
-全年龄向,日向与两个时期smoky的爱恨纠葛(?)
-2019年6月31日发售

以下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我这个懒人才不会出本呢!×
注意看发售日期👀(六月只有30天×
愚人节快乐
┄┄┄┄┄以下为原文┄┄┄┄┄┄
【本宣】
-《煙》-
-日向纪久×smoky短篇漫画(估计45页左右)
-全年龄向,日向与两个时期smoky的爱恨纠葛(?)
-2019年6月31日发售

苹果狐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情人节番外篇】
本来应该在情人节更新的番外篇,不仅没赶上情人节连白色情人节都错过了…
非常严重沙雕的一个番外😹是日smo和蛇村的故事(最后送上一个表情包×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情人节番外篇】
本来应该在情人节更新的番外篇,不仅没赶上情人节连白色情人节都错过了…
非常严重沙雕的一个番外😹是日smo和蛇村的故事(最后送上一个表情包×

雪莉酒

20190308占TAG情报贴

看到了放射技师的海报拍摄报道......


那毛绒绒又到处乱翘宛如被轰炸过一般还扎眼睛的熟悉头毛……


冷淡的口吻、偶尔天然呆的少根筋、面瘫……


......五十岚唯织你啥时把肺病养好了、把灰毛染回黑色了还戴了美瞳、最重要的是你军大衣扔哪儿啦?


你老家那一大帮成天窜大街的弟妹还好吗?


天啦噜!


看到了放射技师的海报拍摄报道......


那毛绒绒又到处乱翘宛如被轰炸过一般还扎眼睛的熟悉头毛……


冷淡的口吻、偶尔天然呆的少根筋、面瘫……



......五十岚唯织你啥时把肺病养好了、把灰毛染回黑色了还戴了美瞳、最重要的是你军大衣扔哪儿啦?


你老家那一大帮成天窜大街的弟妹还好吗?


天啦噜!


苹果狐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④】
日向和smoky喵无关紧要(不是的)的日常开始了
日向还在慢慢的摸清smoky喵饲养手册
(顺便我新打了一个tag,把目前更新的四个正片故事塞进去了👀想看正片可以直接戳进tag里看啦!)

(其实吧,那啥,我其实还想了两个情人节番外篇,但是,由于我太懒了…我就…拖着等过一阵子画完了再发(。)虽然那个时候已经不是情人节了_(:з」∠)_…再说吧!(啥!?!

非常ooc,还请注意避雷⚡️
【突然出现在日向面前的smoky喵④】
日向和smoky喵无关紧要(不是的)的日常开始了
日向还在慢慢的摸清smoky喵饲养手册
(顺便我新打了一个tag,把目前更新的四个正片故事塞进去了👀想看正片可以直接戳进tag里看啦!)

(其实吧,那啥,我其实还想了两个情人节番外篇,但是,由于我太懒了…我就…拖着等过一阵子画完了再发(。)虽然那个时候已经不是情人节了_(:з」∠)_…再说吧!(啥!?!

雪莉酒

片段

Smoky,我為你妹妹的遭遇道…歉…可是,無論是不是山王街的居民,你不能就這麼闖到街上把人擄走,然後私下解決。還是交給警察。我們會負起責任,帶阿裕去自首。

眼鏡蛇。你會因為曾經不小心踩死一隻螞蟻,而丟掉一雙鞋子嗎?

哈?

我們沒有名字,沒有戶籍,對警察而言,死一個根本沒存在過的女孩,與死了一隻螞蟻沒多大區別。他們既不會費心去找,更不會為了一隻螞蟻,而去審判一個“鄰家好青年”。

可是!

你會相信這個男人有罪,是因為你見過我妹妹活著的樣子。如果,今天死的是一個你不認識的人,打個比方,外面隨便一個角落裡躲著的流浪漢,你還會相信是你認識的這個“爽朗的阿裕”下的手嗎?

緋野,收手吧,你我都清...

Smoky,我為你妹妹的遭遇道…歉…可是,無論是不是山王街的居民,你不能就這麼闖到街上把人擄走,然後私下解決。還是交給警察。我們會負起責任,帶阿裕去自首。

眼鏡蛇。你會因為曾經不小心踩死一隻螞蟻,而丟掉一雙鞋子嗎?

哈?

我們沒有名字,沒有戶籍,對警察而言,死一個根本沒存在過的女孩,與死了一隻螞蟻沒多大區別。他們既不會費心去找,更不會為了一隻螞蟻,而去審判一個“鄰家好青年”。

可是!

你會相信這個男人有罪,是因為你見過我妹妹活著的樣子。如果,今天死的是一個你不認識的人,打個比方,外面隨便一個角落裡躲著的流浪漢,你還會相信是你認識的這個“爽朗的阿裕”下的手嗎?

緋野,收手吧,你我都清楚,倘若這個男人不是當著你兄弟的面被我們帶走,即使幾天後聽到他因為殺死我妹妹而受到無名街的懲罰,你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與我對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