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ダイヤのa

32166浏览    1545参与
JH

【光舟澤】私人領域(2020榮純生賀)

  • 遲來的2020榮純生賀文!祝榮純純生日快樂!

  • 是之前記梗文第二篇,第二高票當選的是【光舟澤】

  • 在此獻上狼與犬之投捕搭擋【光舟澤篇】

  • 私設有,OOC巨無霸,甜虐皆有,慎入!慎入!再慎入!

  • 而下一篇CP則是高傲國王左投與熱血笨蛋左投之雙王牌左投組合【鳴澤】!

  • 由於我實在找不到適合的停車場,我只能把文放到凹3了,雖然凹3如今被封,但我知道神通廣大的各位還是能看到的,所以到時候移駕到了凹3,請在搜尋欄輸入“uknow",然後按那篇【All澤】私人領域,進去後再按上方的Next Chapter即可閱讀! 雖然真的很麻煩,但大家也知道2月底發生的事情,這年頭要...

  • 遲來的2020榮純生賀文!祝榮純純生日快樂!

  • 是之前記梗文第二篇,第二高票當選的是【光舟澤】

  • 在此獻上狼與犬之投捕搭擋【光舟澤篇】

  • 私設有,OOC巨無霸,甜虐皆有,慎入!慎入!再慎入!

  • 而下一篇CP則是高傲國王左投與熱血笨蛋左投之雙王牌左投組合【鳴澤】!

  • 由於我實在找不到適合的停車場,我只能把文放到凹3了,雖然凹3如今被封,但我知道神通廣大的各位還是能看到的,所以到時候移駕到了凹3,請在搜尋欄輸入“uknow",然後按那篇【All澤】私人領域,進去後再按上方的Next Chapter即可閱讀! 雖然真的很麻煩,但大家也知道2月底發生的事情,這年頭要開車實在是越來越難了,還請各位見諒!

  • 我還是會在下方放連結,說不定有些人可以進去XD




後記:

本來是不打算發賀文的,因為【荒年】還沒寫完讓我壓力山大,可是想到之前榮純純的生賀我不曾錯過,所以想了想最後決定擠出一點時間更新這篇曾經同大家投票的記梗文,很高興這次把【光舟澤】產出來了!這次一樣有R15內容!

不過在這裡我想問問各位,還有什麼地方適合當停車場嗎?對了,別跟我說微博了,老娘的微博號被封帳了(可能是太久沒用還是因為放了開車文),總之我的微博帳無法發文,所以除了微博以外,還有其他什麼地方嗎?畢竟現在凹3也不好進去,又不好意思讓各位一直翻牆⋯⋯

至於weavi我也用不了(無法註冊),有合適的地方還請各位在下方留言或是私信告訴我都可以!拜託了!



JH

【御澤】荒年 22

  • 預計中長篇,結局HE,請安心食用!

  • 私設有,OOC獨領風騷,請慎入!

  • 這是一篇狗血灑滿地之重新追愛的故事!

  • 雖然期中考告一段落了,但身為一個大學畢業即將成為社畜的人,三次元真的非常忙碌,所以這段時間沒怎麼更新實在抱歉!

  • 嘿嘿,希望大家看完後能給點小小心得,我會更努力碼字的!

  • 沒問題,請往下觀賞!


「好,今天就上到這裡,記得明天要把上禮拜的作業交出來啊。」

放學鈴聲響起,澤村剛好將課文講到一個段落,也不耽擱學生時間,交代幾句話後就放這群野孩子們自由了。

澤村很快地收拾好東西後就離開了教室,今天球隊跟外校有一場練習賽,身為棒球社顧問澤村還是要去看看,...

  • 預計中長篇,結局HE,請安心食用!

  • 私設有,OOC獨領風騷,請慎入!

  • 這是一篇狗血灑滿地之重新追愛的故事!

  • 雖然期中考告一段落了,但身為一個大學畢業即將成為社畜的人,三次元真的非常忙碌,所以這段時間沒怎麼更新實在抱歉!

  • 嘿嘿,希望大家看完後能給點小小心得,我會更努力碼字的!

  • 沒問題,請往下觀賞!




「好,今天就上到這裡,記得明天要把上禮拜的作業交出來啊。」

放學鈴聲響起,澤村剛好將課文講到一個段落,也不耽擱學生時間,交代幾句話後就放這群野孩子們自由了。

澤村很快地收拾好東西後就離開了教室,今天球隊跟外校有一場練習賽,身為棒球社顧問澤村還是要去看看,何況這場練習賽還是他親手促成的。

匆匆趕到球場後,球隊已經開始進行熱身了,澤村一眼就看到那位「新來」的總教練站在一壘側的休息區,原先戴在臉上的黑框眼鏡也改成了護目鏡,身上則穿著本校棒球隊的隊服,正專心地盯著在場上熱身的球員們。

看到這一幕的澤村愣住了,他停下繼續前進的腳步,就這麼站在球場圍欄外看著那群抱有棒球夢的熱血少年們揮灑著汗水,還有那個自己巴不得避開但此刻卻忍不住被他那認真專注的樣子所吸引。

突然澤村有種想哭的衝動,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臟狠狠緊縮了一下,胸口傳來一陣鈍痛,眼眶酸澀不已——

這樣的場景太過熟悉,熟悉到澤村閉上眼不敢再看,不管是那群追夢的少年還是那個站在一旁的男人,澤村伸手緊緊揪住胸口的衣服,深深呼了一口氣,此刻的他無法阻止自己不去想那段埋藏在漫長歲月裡的過往,越是抗拒腦海裡的畫面越清晰。

他看見自己在炙熱的球場上跟其他夥伴們一起熱身;看見自己拖著一個輪胎在夜晚月色的映襯下繞著球場慢跑;看見自己站在投手丘上將一顆又一顆充滿自己意志的球用力投出去⋯⋯

然後他又看見——

距離投手丘18.44公尺遠的本壘板那裡蹲著一個人,捕手的護具蓋住他的臉無法看清表情,但是澤村卻清楚看到了對方嘴角揚起一抹自信的笑容,護目鏡後的那雙琥珀色眼眸閃爍著堅定而信任的光芒,那顆自己用盡全力投出去的球毫無差錯的投進對方所擺的手套裡,球投進手套裡發出響亮而沉重的聲響,男人從本壘板站起來,帶著笑意的唇似乎動了一下,澤村沒聽到,可他知道對方了講什麼——

『Nice Ball』

澤村本以為自己忘了的,他真的覺得自己已經忘了,從決定放下一切的那刻起,他就將這些過去一併丟到了內心最深處的角落,等待時間的長河慢慢沖刷直到不留下半點痕跡。

然而澤村顯然太高估自己了,也太看得起自己的心——

僅僅是這麼看著,就把澤村築了十幾年的高牆一把推倒,露出內裡最柔軟的部分,輕易勾起了那段他已經丟在角落等待遺忘的往日時光。

澤村用手指狠狠掐了自己的大腿肉,試圖用疼痛讓自己不再沉浸於過去,用力深呼吸好幾次,才勉強壓下鼻頭的酸澀,將在眼眶打轉的淚重新放回眼底。

但命運似乎要跟他過不去,當澤村好不容易平復了心情,睜開緊閉的雙眼時卻看見那個本該在對面場邊看學生們熱身的男人此刻站在自己面前,就隔著一層網狀圍欄,望向自己的那雙琥珀色眼眸裡流露出小心翼翼的擔憂。

「我看你一直站在這裡不動,有些擔心就過來看看了,還好嗎?」

顯然御幸也被澤村震驚的表情嚇了一跳,連帶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同時間一股苦澀感從心頭直直竄到自己的喉嚨溢滿整個口腔,那雙隱在護目鏡後的琥珀色眼眸也隨著嘴裡的苦味又黯淡了幾分。

被御幸的聲音拉回了思緒,澤村猛地搖搖頭試圖讓自己鎮靜一點,可是當他以為自己做好心理準備並抬眼望向對方時,澤村又一次被御幸嚇愣住了,這次是他的眼神,眼裡的黯淡和小心翼翼就像是一把利刃朝澤村千瘡百孔的心又一次狠狠的刺了進去,尖銳的疼痛蔓延整個胸口。

「——我、我沒事⋯⋯時間差不多了!東明高中的球隊大概快來了,我先去停車場等他們,你忙你的吧!」

一時間接收了太多他現在無法承受的沉重,澤村最後慌張地轉身逃走了,他不想去想為什麼御幸會露出那樣的眼神,不想去看對方寂寥的表情,不想去探討本該恣意張狂的御幸一也為何變成現在這副謹慎卑微的樣子。

澤村不斷加快腳步幾乎就要奔跑起來,一次也不敢轉頭向後看去,他害怕那個人還在原地看著自己,用那種近乎乞求帶著最後希冀的眼神看著他,這讓澤村榮純難受到幾乎快喘不過氣。

到底是什麼把他和他變得如此狼狽,十五年的時間足夠讓他們成長,也夠他們變得更加強大,但為什麼此時此刻他們看到的都是彼此的滿身傷呢?不是該活得更好嗎⋯⋯

這一刻,澤村勉強吞回肚裡的眼淚再也克制不住,豆大的淚珠匯成一條小河掙脫了眼眶,溢出眼角順著臉頰滑落很快便沾溼了整張臉,疾走的步伐終究成了拔腿狂奔。

 

 

 

日暮西垂,微熱的南風輕輕拂過,吹起一片塵土,那是棒球場上的黃土。

「多謝指教!」

「多謝指教!」

兩隊人馬整齊劃一的列成兩排,球員們脫下帽子向對方鞠躬致敬,每個學生皆是滿身汗水,球衣球褲也沾了不少球場上的塵土看起來髒兮兮的,但這群追夢的少年們臉上都露出了意猶未盡的興奮,一雙雙洋溢著青春的眼睛閃爍著璀璨的光芒,耀眼的讓人睜開不眼。

澤村站在場邊看著這群棒球隊的孩子們,嘴角也不禁微微向上揚起,今天的練習賽打得確實很精彩,會促成這次的比賽主要也是想看球隊的整體實力,還有觀察當賽況陷入危機的時候,這支球隊會如何處理與應對——

然而,很令人高興的是這些站在球場上的孩子都很清楚自己的職責,雖然守備偶爾有些小失誤,但能夠迅速調整並及時補救,說明這是一支很成熟的隊伍,沒有白費這場比賽,目的完美達成,現在只要把發現的問題修正補強,澤村相信這支球隊能夠走得很長。

比賽結束後,御幸和東明高中的教練互相脫帽致敬,兩人一邊等著自己球隊的孩子們收拾東西一邊聊了起來,對方教練是個已經邁入天命之年的男人,那張有些皺摺的臉總是掛著笑容。

「萬萬沒想到啊,你引退後竟然跑來這裡當教練,不覺得可惜嗎?」

教練雙手往後背著,抬頭看向一旁比自己高出半顆頭的御幸,口吻帶著些許惋惜和疑惑,他很好奇這個如日中天的職棒選手為何會突然宣佈引退。

「比起可惜倒不如說感到鬆了一口氣,我在職棒待的這十幾年,失去的東西遠比得到的要多,我都忘了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打棒球。」

聞言,御幸沒有避諱這個問題,他很爽快地回答對方,那雙琥珀色眼眸看著自家的棒球少年,臉上揚起一抹淺淺的笑容。

看到御幸臉上的笑意,對方教練心領神會,他伸手拍了拍御幸的肩膀,略顯沙啞的聲音帶著了然和期許:「這個社會是殘酷的,但看著這群孩子追夢的樣子,就覺得其實世界沒有那麼糟,希望你能找回自己失去的東西。」

「謝謝。」

御幸感受著肩膀上的重量,一陣暖意流過心口,對方教練的話給了他莫大的鼓勵,這是他第一次向陌生人說心裡話感覺有些奇妙,畢竟應該很少有人會跟才見幾次面的陌生人傾訴些觸及內心的話,但御幸就是忍不住想要告訴對方,他不後悔自己早早從職棒界引退的這件事。

「木山教練,今天真的非常感謝您帶領球隊遠道而來與敝校進行練習賽,我們整體球隊獲益良多,多謝指教。」

作為聯絡窗口的棒球隊顧問,澤村自然要上前跟對方教練打招呼,在叮囑自家隊員要好好整理球場後,他就趕緊跑到對方所在的休息區,九十度鞠躬感謝他們的遠道而來。

「不必謝,我們也一樣收穫良多,能跟貴校進行練習賽很值得,這次比賽後要在球場上見恐怕就要在甲子園的舞台上了,作爲長野地區的強豪之一,願貴校破關斬將,讓我們在甲子園見吧。」

木山教練看著九十度鞠躬的澤村,心想真是個認真負責的青年啊,臉上依然掛著友善的笑容,只是這青年越看越覺得眼熟。

「好,一定,我們就在甲子園見!」

澤村萬分感謝的看著木山教練,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雖然是第一次擔任社團顧問,但是透過這次成功舉辦了練習賽,給了澤村莫大的信心,他想要做好顧問這個工作。

「哎呀,我怎麼越看你越覺得眼熟⋯⋯」

「哎?」

突然,木山教練嘴裡吐出一句話,接著他睜大那雙有神的眼睛認真端看起澤村的臉,澤村被對方的視線盯得渾身不自在,他眨著一雙大眼睛,滿臉疑惑卻不敢隨意亂動,只能任對方仔細端詳。

「你的全名叫什麼?」

端看了半晌後,木山乾脆直接問起澤村來。

「哎——是!在下敝姓澤村,澤村榮純。」

澤村愣了一下,這才明白過來對方在問自己,他趕緊報上自己的名號。

「啊!對對對!我想起來了——」

聽到名字後,木山教練的表情瞬間亮了起來,他雙手一拍看向澤村——

對方明顯充滿興奮的眼神讓澤村的心裡突然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還來不及告訴自己別想太多,木山教練直接印證了他的預感——

「我記得你啊,澤村!」

「當年你的名號可是響徹了整個甲子園,青道高中的熱血王牌左投手——」




未完待續。



後記:

很感謝各位不離不棄一直追著【荒年】的連載,說實話這篇長連載確實拖太久了,連我都覺得自己超不負責任,拖稿大王一個,但即使糟糕如我,卻還是有你們這麼一批忠實的讀者,真的是三生有幸才能遇到你們,我很開心也很感動,雖然這些話應該在完結時在講,但我覺得如果不現在說出來的話,會錯過很多人,我會爭取在年底前完結,我記得先前有預告過的樣子,另一篇御澤長篇正在籌備中,用鉛筆寫的紙稿都開始模糊了,我必須在鉛筆完全糊掉前完結掉荒年!若是想知道新篇的一些小細節,我希望可以在下面看到大家,到時候會小小劇透一下的(被踹

荞肖

『仓泽』泽村的生日回忆

原作:钻石王牌

 *cp:仓泽

 *mochi生日快乐!操心荣纯的哥哥辛苦了!

 *意识流ooc带师,轻松向,时间略偏移,后面的小片段才是仓持生日,真的很短!!!

  

  

  

  

  

  

  

  

  

  

 泽村荣纯生日就在后天。送礼物这一大问题困住了和他同宿舍的仓持。郁闷向同班恶友御幸商量对策,对方半开玩笑说了句。

  

 “既然你这么在意,不如找大家一起制定一个生日计划如何?人多力量大嘛。”

  

 “这种事情上你还真是个天才呢。”

  

 “你不会吧…”

  

  

 在天才御幸『好心提醒』下,仓持花了整个上午的课制定了一份...

原作:钻石王牌

 *cp:仓泽

 *mochi生日快乐!操心荣纯的哥哥辛苦了!

 *意识流ooc带师,轻松向,时间略偏移,后面的小片段才是仓持生日,真的很短!!!

  

  

  

  

  

  

  

  

  

  

 泽村荣纯生日就在后天。送礼物这一大问题困住了和他同宿舍的仓持。郁闷向同班恶友御幸商量对策,对方半开玩笑说了句。

  

 “既然你这么在意,不如找大家一起制定一个生日计划如何?人多力量大嘛。”

  

 “这种事情上你还真是个天才呢。”

  

 “你不会吧…”

  

  

 在天才御幸『好心提醒』下,仓持花了整个上午的课制定了一份计划,中午去找各宿舍长和一军同伴商量一番,决定晚上再把计划修改修改。

  

  

 全青道棒球部泽村荣纯生日会议第一届!在仓持粗暴操纵下,顺利开展。二十多个人挤在的运动室内,小声讨论着。御幸看着眼前这般光景,恨不得梦回早上掐死多嘴的自己。仓持拿着本子比划了两下,抬起头问。

  

 “今天下午得到片冈教练早放学允许,算是他送给荣纯的一份礼物,食堂那边也和经理们商量好了,那最后就定下来是派对惊喜,实施这个计划大家都有什么想法?有的话大胆举手。”

 

 “好土哦。”

  

 “御幸你这家伙已经被禁言了,再说话就用胶布贴你的嘴,其他人呢。”

  

 角落里一只手不确定的举起来又缩回去,看上去十分犹豫,仓持注意到后朝喊。

  

 “怎么了宪,有想法一定要说出来。”

  

 “平时泽村一训练完就会立刻跑去食堂吃饭,如果他比大家更早到,一起准备的惊喜有没有意义了,可以找个人拖延住泽村,什么的…”

  

 “哦哦哦!!采用!那拖住泽村这项重任就交给你了。”

  

 一旁御幸又突然插了一脚打趣仓持。

  

 “对方可是热血白痴泽村哦,别说宪了,我都不敢说自己能拖住。”

  

 “嘶……那就随机应变,明天听我指示,一定要找机会拖住泽村,有机会我就给御幸一拳给大家作为提醒,其他人乘机就一起集中去饭堂帮女经理一起准备,整个流程记得和宿舍其他人说一下,避免出现意外状况。”

  

 “???” 

  

 此刻,御幸一也终于认知到重要事情,不要帮黑心仓持出主意,再帮这家伙现在立刻,自己就去跳河。散会之际,仓持突然一个干咳让所有人都停下脚步。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黑着脸威胁。

  

 “明天谁敢抢在我面前第一个送礼的,晚上记得把宿舍门打开,半夜有惊喜。

  

 在场所有人,无一不寒毛倒立,头皮发麻。

  

  

  

  

  御幸:既然不给第一个送那我就最后一个。

  

  仓持:最后一个也不是你。

  

  

  

  

  

  

             仓持洋一生日小剧场

  

 “哼哼,祝您生日快乐仓持大人,为感谢上次美味的布丁,这是在下在外面斥资为您买下的抹茶戚风蛋糕,请品尝一下。”

  

 荣纯单膝下跪,高高把蛋糕举向仓持的脸旁,脸上写满了『求夸』。仓持噗嗤一声笑了,一只手领过蛋糕一只手粗暴揉搓着对方柔软的棕色短发。

  

 “多谢了笨蛋村。”

  

 得到夸奖后,荣纯立刻就开心到原地转圈圈,仓持甚至幻视到他长着一根左右晃动的狗尾巴。摇了摇头感叹自己前段日子操心这个傻子生日太累,动手拆开了蛋糕盒后淡淡的抹茶味飘了出来。

  

 轻轻用附赠勺子舀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品尝后,发现蛋糕胚非常细腻,抹茶的味道也很不错,第一口让人有点小惊艳。他又舀了一勺,朝荣纯摆摆手喊他过来,对方乖巧的走了过来。

  

 “这个蛋糕味道意外的不错,你要尝尝吗?”

  

 说着晃了晃小勺子上的蛋糕,朝他伸过去。

  

 “要!啊!”

  

 对方心领神会,迅速张开嘴一口咬了下去 。

  

 “啊呜。”

   

 仓持迅速一个抽手把蛋糕送进自己嘴里,愣是让荣纯吃了个寂寞。看着对方发懵的表情没忍住笑出声来。当然,最后为了安慰生气到暗自缩被窝的荣纯,仓持把所有蛋糕一口一口全部喂给荣纯吃了。

荞肖

生日要好好对待

献给全世界最好的泽村荣纯

  

 原作:钻石王牌

 *cp:all泽all

 *泽村荣纯小朋友生贺。

 *意识流ooc带师,轻松向,可以的话请向下阅读。

  

  

 “还有我个人心意,前辈。”

  

 语气又加重了几分。

  

 “上面这一叠少女漫画吗?”

  

 伤感封面上漂亮的插画确实让荣纯心痒痒。随手拿起一本仔细浏览书背后一串简单剧情描述,完全勾起了他的阅读心,特别是书名叫《追随至死》让他有种亲切熟悉的感觉。荣纯大咧咧用手拍拍奥村,笑着喊。

  

 “看上去很有趣,好!为了感谢奥村少年这份『个人心意』,今天晚上就请你泽村特制富士山量的米饭吧!”

  ...

献给全世界最好的泽村荣纯

  

 原作:钻石王牌

 *cp:all泽all

 *泽村荣纯小朋友生贺。

 *意识流ooc带师,轻松向,可以的话请向下阅读。

  

  

 “还有我个人心意,前辈。”

  

 语气又加重了几分。

  

 “上面这一叠少女漫画吗?”

  

 伤感封面上漂亮的插画确实让荣纯心痒痒。随手拿起一本仔细浏览书背后一串简单剧情描述,完全勾起了他的阅读心,特别是书名叫《追随至死》让他有种亲切熟悉的感觉。荣纯大咧咧用手拍拍奥村,笑着喊。

  

 “看上去很有趣,好!为了感谢奥村少年这份『个人心意』,今天晚上就请你泽村特制富士山量的米饭吧!”

  

 一边说着一边兴奋地比划着饭的大小,下意识拉起奥村手腕往食堂走,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僵硬的动作,仓持给奥村使了使眼色,悄悄顶着御幸的腰提醒着。奥村立刻回想起昨晚会议上的讨论,一个反手握住荣纯的手指,有些难以启齿。

  

 “能和泽村前辈你一起看吗,我刚入这一方面,很多地方都还要请……”

  

 还未等奥村说完荣纯就把手挣脱开,闪着星星眼举起刚才那本少女漫画,直冲他面前。

  

 “果然!小狼崽也没有抵御住少女漫画曲折的爱情历程吗哈哈哈哈哈!!来吧来吧,不过要坐在我身边看哦!”

  

 “…好的。”

  

 拓马听到幼驯柒这般发言,一个脚崴差点把头摔掉,泽村前辈太可怕了,各种意义上都是,他这么想着。虽然有点小变化,不过光舟还是成功拖住了泽村前辈,自己也该乖乖退下等待下一步。身边其他人同样心领神会,悄然离开了球场。

  

  

  

 天色逐渐沉落,越来越暗,就算是视力极好的泽村看起书来也有些吃力,眯着眼睛整个脸都快贴上书页。坐在旁边的奥村心里打量着时间,试探的开口。

  

 “很抱歉在你兴头上打断,不过看现在这个点,差不多该去吃晚餐了吧,泽村前辈的肚子不饿吗。”

  

 “饿!刚训练完就饿了!现在快饿的头晕眼花了!倒不如说现在已经快昏过去了!”

  

 “那就现在一起去吃晚餐吧。”

  

 “但是!但是奥村你说想看啊,少女漫画,除了伊佐敷前辈以外的球员第一次有兴趣……”

  

 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连声音都听不到了,奥村第一次见到除了棒球以外泄气的荣纯,一时慌了神,想安慰却发现自己从来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种他。特殊的手机提示音在书包里响起,泽村一听到这声音,整个人都变得元气起来,嘴里碎碎念着,紧张的从书包里拿出手机查看消息。

  

       泷川.克里斯.优

  

 〖生日快乐,泽村,恭喜你。〗

  

 〖虽然很遗憾不能现场为你送上祝福,下次抽出时间我会把礼物补回来的。〗

  

 “呜呜呜呜果然是师傅!不过这份礼物也不是师傅送的吗?好奇怪啊。”

  

 “未知的礼物?”

  

 荣纯专心致志回复line,嘴上敷衍回答着奥村,得到克里斯回复后傻傻笑着抱住手机,跳起来转圈圈。奥村反复思考着他说的『未知礼物』。如果这份礼物不是礼物而是故意恐吓……一想到这,怒火仿佛冲到了胸口,连眉头都皱紧了几分。

  

 “这么做可能有点失礼,不过泽村前辈,请让我看看你的那份礼物,如果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我一定会处理掉。”

  

 “可以啊?我现在不太方便,包里有个粉色小盒子,就是那个了,处理掉什么的,不要太粗暴对待我的礼物啦。”

  

 点头示意后从包里拿起那盒上了锁的礼物,反复观察这个盒子有没有奇妙之处,又嗅了嗅有没有奇怪的味道,最后只能无奈放弃。可能这只是个漂亮盒子,奥村这么断定,把盒子塞会了包里。

  

 再抬头看着天空,金星都出现在天边,心里暗暗觉得不妙,幸好这个时候荣纯已经因为和克里斯聊天,开心得稀里糊涂,自己才能轻易把对方哄带骗的带去饭堂。

  

  

  

 “来了吗?”

  

 “有人影了!终于到了!”

  

 “那么大家都准备好喔!”

  

  

 走到食堂前,荣纯终于发现有些不对劲了,明明现在最多才八点钟,食堂却熄了灯,难道,难道?!恐惧一瞬间袭来。荣纯颤抖的手指指着食堂大门。

  

 “啊啊啊啊!!今天饭堂阿姨们是不是提早下班了!完蛋了要饿上整整晚上了,仓持前辈被我饿肚子声音吵醒的话就完蛋!要不今天就睡奥村你宿舍吧,我打地铺!不对,现在出门小卖部应该还开门,奥村快跑起来!!快!!!”

  

 正打算冲刺时,屁股上重重挨上了一脚,背后响起熟悉的声音和笑声,食堂大门也在一瞬点亮灯光。

  

 “吵死了!叽叽喳喳废话这么多,还不给我快点进去!”

  

 “哈哈哈哈我就说这个计划要实现太困难了,毕竟对方是那个泽村啊。”

  

 恶友双人再次以奇妙方式登场,旁边还跟着困到快要睡着的降谷。五个经理推着一车小巧精致纸杯蛋糕一起出门迎接。

  

 “生日快乐喔!”

  

 “生日快乐啊笨蛋泽村!”

  

 “泽村前辈生日快乐!”

  

 一张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庞,争先恐后朝着跪坐在门口低着头流眼泪的男孩送上祝福。大家都愣住了,仓持用膝盖踹了踹荣纯背。

  

 “喂,生日就别哭了吧。”

  

 眼泪流的更凶了,他哽咽着用最大的声音朝所有人发下誓。

  

 “这份恩情!在下泽村荣纯,一辈子铭刻在心!无以回报之物,我只能用ace的投球带领大家走上下一个甲子园回复大家这份心!”

  

 “不会一直让你背上挂着1号,这只球队里我是ace!”

  

 刚刚还昏昏欲睡的降谷立刻被惊醒,开始了双投二人日常『ace』称号争夺大战,春乃捂着嘴笑起来,希望这样的日子,再长一点,再长一点吧。

  

  

  

 生日宴会快结束之际,众人都卸下所有紧张享受着,就在仓持视线离开御幸那一刻,他终于做出又惊为天人的举动:直径朝荣纯座位走去,把藏在身后许久的礼物突然强行扣在对方脑袋上,迅速低下头亲了一下帽檐。

  

 “唔啊!你在做什么啊,御幸一也!我都看不到东西了诶!这是什么啊?帽子?”

  

 骚乱让会场视线迅速聚集在两人身上,仓持才意识到大事不好,又让御幸这家伙下手了!这家伙也太会钻空子了吧!?荣纯挣扎着摘下来之后发现这顶帽子有个狗狗的耳朵,戴上去非常像一只柴犬。御幸做了个噤声动作后开怀大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笨蛋生日快乐,你的礼物,上午那个是仓持送的,这个才是我送的,啊,能开心享受太好了,不过现在这个气氛有点不太妙,我必须先溜了,明天见~♡。”

  

 自顾自把『礼物』送出去之后,又脚底抹油一样溜走了,御幸一也这个人,太难懂了。荣纯盯着帽子捏了捏柔软的狗耳朵,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确实,今天真的太开心了!虽然这时食堂里气氛并不是非常美好。

  

  

 

 

  

    

  

  

  

  

 洗完澡后荣纯坐在桌子上擦干头发,和一旁仓持笑着唠嗑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手肘突然碰到书桌上,“哐当”一声,掉在的声音十分明显。荣纯低下头准备捡起来,看到两片粉色小钥匙时愣住了。

  

 很明显自己并没有钥匙这种东西,宿舍长是仓持,钥匙不可能放在他书桌上,就算再蠢大概也能猜到这两片钥匙可能是什么里面的,颜色这么相像,而且是同一天出现的……

  

 不不,再怎么说这种巧合也……但是万一是呢,万一这两片钥匙就是呢?停时的思绪万千,仓持看着荣纯定着不动,还以为是什么奇怪的拉伸,下意识叮嘱道。

  

 “大晚上的不要太用力了,我这两天太累,先睡了。”

  

 “嗯?我知道?仓持前辈晚安。”

  

  

 捡起两片钥匙,蹑手蹑脚站起身,从书包里拿出漂亮的粉色盒子,慢慢把钥匙插上去,轻轻一扭,果不其然,盒子被打开了。

  

 里面装着一个崭新的棒球,下面垫着一张纸条,荣纯抓起棒球使劲捏了捏,看着纸条的话。

  

  

  

  “希望能看着你手握棒球,站在甲子园最高的投手丘。”

  

  

35°42′2″N的天空下

【御澤】反方向(2020澤村生賀)

#御澤交往中,《指尖彼端》後續

一個兩人都想作為體貼戀人卻又不自覺煩惱的生日片段,糾結的甜就是我的風格XD

嗚嗚嗚嗚嗚讓我哭一下我終於提筆復健了!



🔷

「交往後的第一個生日,當然要好好看對方的表現啊!」

「要是連生日驚喜都不願意準備的話,這種男朋友我看也可以丟掉了吧!」

「咦?我的話,會想去迪士尼海洋吧!晚上當然要一起看煙火......雖然很老套就是了......」

「再不然也要訂個浪漫的夜景餐廳,妳知道嗎?上次翔子她男朋友就是在六本木的餐廳送了她戒指......」

「如果是我的話,生日想要去旅行,去那須高原度假就很棒......」

「討厭啦先交到男友再說吧!下周的...

#御澤交往中,《指尖彼端》後續

一個兩人都想作為體貼戀人卻又不自覺煩惱的生日片段,糾結的甜就是我的風格XD

嗚嗚嗚嗚嗚讓我哭一下我終於提筆復健了!




🔷

「交往後的第一個生日,當然要好好看對方的表現啊!」

「要是連生日驚喜都不願意準備的話,這種男朋友我看也可以丟掉了吧!」

「咦?我的話,會想去迪士尼海洋吧!晚上當然要一起看煙火......雖然很老套就是了......」

「再不然也要訂個浪漫的夜景餐廳,妳知道嗎?上次翔子她男朋友就是在六本木的餐廳送了她戒指......」

「如果是我的話,生日想要去旅行,去那須高原度假就很棒......」

「討厭啦先交到男友再說吧!下周的聯誼去不去啊?」


女大學生哄笑成一團逐漸遠去,只留下下課後仍然坐在通識教室裡的御幸。

他嘆了一口氣,收起面前的計分冊,雖然想趁下課時抽空分析對手校情報,卻沒怎麼看進腦海裡。


「全部都是現在做不到的事啊......」


澤村的生日,夾雜在如火如荼的春季賽程中,勢必被滿滿的練習和比賽淹沒,就連澤村本人,才剛剛進入大學棒球的世界,一門心思也全都撲在精進球技上。

比起來,在賽程和練習堆積如山的球隊生活中,還不忘分出一點點心神來考慮澤村生日的他,簡直可說是自尋煩惱,比本人還在意是怎麼回事啊。

有時候看著在練習場上和球隊前輩們很快熟悉起來,沒大沒小的澤村,他也會想自己是否過度在意了。

但是——

「交往後的第一個生日,當然要好好看對方的表現啊!」

女大學生的話若有似無迴盪在耳邊。

「可惡......」



🔷

「幹嘛?」電話那頭傳來倉持不耐煩的聲音。

「我問你,最近有跟澤村聯絡嗎?」

「啊?什麼意思?如果你指的是那傢伙每天傳給我無聊訊息的話,我是勉強都有已讀不回啦 !」

「這不是聯絡得很頻繁嗎?算了,問你一件事......」

「幹嘛?那傢伙又怎麼了?」

「沒什麼,澤村那傢伙,有跟你提過想要什麼東西嗎?」

「啊?」倉持先是疑問了一聲,接著意會過來,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說起來澤村那傢伙生日也快到了......怎麼?在想要怎麼幫他慶祝嗎?以......的身分——」

倉持故意拖長的調笑尾音讓他備感屈辱,但此時能打聽到澤村情報的,恐怕也只有這個惡友,因此他還是維持著冷靜的語調提問:「對,那傢伙有跟你說過什麼嗎?例如最近想要的東西,或是期待生日之類的......」

「我哪知道啊!」倉持毫不留情斷絕他的希望,「你自己去問他不就好了?那傢伙想要什麼,不都表現得很明顯嗎?」

「我問過了。」

「嗯?然後呢?」

「然後我拒絕了。」

「啊?」

「說想要生日那天接他兩百球,怎麼可能啊!」

「......笨蛋果然是笨蛋。然後呢?他還說了什麼?」

「沒有......」

「啊,是嗎?替你哀悼。」無情無義的關懷。

「......」

「雖然很不想這麼說......你隨便送點什麼他都會很開心吧。」

「......說得也是。」御幸的聲音變得輕快了一些。

「嘖!我掛了。」




🔷

不知道是否和連勝戰績有關,隊伍的狀態調整得好一些了,澤村生日當天,集體練習只安排到傍晚,對於這幾天一直加練到夜間的球隊來說,難得能有喘息的機會。

一大早集合練習前,前輩們便對備受期待的新人投手送上祝福。

「說起來,去年好像也是這個時候,御幸請假早退去了青道見他喜歡的人,好懷念啊。」

「咦——!?」澤村瞪大眼睛忍不住發出聲音。

「就是你們青道的經理嘛!好像喜歡御幸的樣子,一直傳訊息給他,我們都叫她S醬,S醬真的超可愛啊!雖然我沒見過就是了......」

「有這種事?我都不知道!」澤村驚呼一聲。

「想不到吧?御幸也有這一面,當時他明明就非常在意S醬,還裝出一副是人家纏著他的樣子......」

「唔唔唔唔唔......」

「啊,但是,這一兩個月,他都沒有再收到簡訊,也不提S醬了......現在看來果然是失敗了吧!池面也不是什麼都行的。」

「前輩、你說的那個S醬......」

「噓,小聲點,我們現在都不在御幸面前提起這件事,怕傷害天才捕手脆弱的心靈,不過你入學之後,御幸每天心情都不賴的樣子,你們感情真的很不錯嘛!」前輩用力拍了拍澤村的肩膀。

「等一下、我還想問那個女經理......」

「咦?現在才發現澤村你的手機鍊,和御幸的款式好像,難道......」前輩低下頭來,瞇了瞇眼。

「啊、什麼?」澤村忍不住心虛退了一步。

「難道是同一個人送的?御幸掛的那個據我們推測,是S醬送的可能性很大呦!」前輩逼近了一步。

「啊哈哈哈哈......我是自己買的啦!」澤村用傻笑蒙混過去,他說的明明就是真話,為什麼還會有心虛的感覺!「因為我喜歡棒球嘛!剛好看到棒球的手機吊飾......」

「說的也是,剛剛我居然一瞬間想到奇怪的劇情,哈哈......御幸以前也提到過,有後輩對S醬有意思,我還在想那個後輩該不會就是你吧!」

「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御幸怎麼可能輕易放過你呢!果然是我想多了!」

「哈哈哈哈......」澤村跟著傻笑。


真的好在意啊。前輩說的事情——




🔷

「晚上要和同學去聚餐?」

「嗯,抱歉,今天下課後佐藤不小心說了晚上不用練習,他們就馬上訂了餐廳。」

「是為了幫你慶祝生日吧?」

「大概......」

「不要待到太晚,明天早上還有晨練。」

「......可以嗎?」

澤村忽然抬起頭,用澄澈的眼睛盯著御幸。

「反正本來也沒有其他安排......」御幸聽見自己用平靜的語氣這麼說。


他說的是事實,所以心裡才更加感到有些詭異的情緒盤旋著。

那天和倉持通完電話他又問了一次澤村,生日禮物想要什麼,兩百球什麼的當然不可能。澤村說那就下一場比賽爭取上場並且獲得勝利吧!說完又摸著腦袋補了一句不過這好像必須要我自己努力才行哈哈......

「澤村......」

「御幸前輩,我是這麼不懂事的人嗎?在這種賽程緊張的時候,怎麼可能還去想那些啊!」


回想起兩人的交談,御幸嘆了一口氣,用鑰匙打開住處大門。

除了球隊還有課業,兩個人都很忙,這是事實。

春季賽期間,球隊的練習幾乎塞滿了所有個人時間,這也是事實。

澤村和女大學生不一樣,不會因為沒有浪漫的生日驚喜就感到委屈,這一點,他也很清楚。

只不過他沒想到,會變成明明有了空檔,澤村卻被邀去和另一群人慶祝生日的處境。


跟澤村一起住在兩人一室的學生公寓,是從今年春天開始的。

雖說住在一起,偶爾也有各自行動晚歸的狀況,只是牆上的時鐘指針才走到七點鐘,他卻已經有些焦躁,少了笨蛋的聲音,屋內格外安靜。

為什麼澤村生日,他要一個人被丟在家裡啊!

——明明他可是、那傢伙的......

戀人。



交往的人在對方生日時該做什麼?如果發生意料之外的狀況該抱以何種心情?並不是刻意想參考一般情侶的模式,但是,他和澤村的關係,確實也沒有任何參照物可以對照。或許正是這一點讓他動搖。

御幸用手指輕輕碰著手機,那上面掛著澤村送給他的手機吊飾,小巧的棒球手套在燈光下靜靜反射光芒。

自從澤村入學後,他們已經很少發mail給彼此。畢竟對方就近在身旁,朝夕相處。



🔷

澤村坐在熱鬧的居酒屋裡,有些心不在焉,就連旁邊的朋友喚了他好幾聲才聽見。

「澤村!澤村!怎麼了?壽星居然在發呆啊!」

「抱歉......」

「下一場對K大的比賽是週六對吧?我們會去幫你加油!一定要上場啊!」

「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的期待!就算沒有上場我也會在牛棚拼命展現我的英姿!」

「對了澤村,剛剛你離開座位時,手機提示燈亮了喔,大概是生日祝福的mail?你小子很受歡迎嘛!」

澤村打開手機,看了一眼,抓著手機的手忽然用力握緊了一些。

「抱歉!我想先回去了!」他站起來大聲說。

「咦?有急事?」

「嗯!」


匆匆打了幾個字按下回覆,他和在座的人告別,抓起背包和外套,經過走道時還差點和其他客人撞了正著。

拉開居酒屋的門,微涼的冷風吹散裡頭的喧嘩意味,他忍不住又看了一下手機裡的訊息。

是半小時前御幸發來的——

『你什麼時候回來?』

然後是他剛才手忙腳亂的回覆:『現在就回去!!!!』



踏出店門,抬起頭,出現在他面前的,卻是御幸的身影。



🔷

御幸似乎也嚇了一跳,他拍拍腳踏車後座,「上來嗎?」

澤村點點頭,乖巧地跳上後座。

「御幸前輩,怎麼會在這裡?你是......」是不是在等我?

這句話他沒有問出口,仔細想想御幸也沒有其他出現在這裡的理由。

他抓著御幸的外套坐在顛頗的腳踏車後座,說不出什麼感覺,微微的熱意浮上眼眶。

「反正也沒事做,想著等你結束時可以一起回去就過來了。而且我怕笨蛋被灌酒或是發生忘了帶錢包的蠢事......」

「喂!」

「只是沒想到,才剛想找地方停車,就看見你從店裡走出來。」


「御幸前輩,我想回家。」澤村輕輕把頭抵在御幸背上。

「嗯。」

腳踏車在夜晚的街道朝著歸處而去。


沉默了一會兒,澤村忽然又從背後叫了他一聲,「御幸前輩!」

「怎麼了?」

「......雖然我知道現在講這種話有點欠揍,我們可以去買蛋糕嗎?」

「可以。」

「買完之後我想去青道。」

御幸煞住車,轉頭嘆了一口氣對他說,「這種事情你應該早點說。」

「抱歉,好像在相反的方向......」

「不是,我是說,下次這種事情,在我第一次問你想要什麼的時候,就應該告訴我了。」

澤村愣住,有些想為自己辯解的衝動,但他想了一下,輕輕點頭。「喔。」



🔷

繞了好幾條街區,才找到還沒打烊的蛋糕店,在玻璃櫃裡買到最後一塊切片蛋糕。

然後御幸載著澤村騎向青道方向,隨著漸漸鋪開的道路,鬧區的燈光被甩在身後,靛青的天色逐漸染上夜的濃墨。

御幸騎在安靜的堤邊道路上,夜風迎面吹拂,眼前所見是和去年此時一樣的風景,但攀在腰上的溫暖體溫,和身後淺淺的呼吸聲,卻又隨即將他從微妙的即視感中拉開。


終於,腳踏車停下。

夜色將路邊的草地變得柔軟深邃,澤村抱著蛋糕,拉著他席地而坐。

幾十公尺外,便是青道的外牆,遠遠還看得見青心寮的燈光。


澤村回頭看了一眼遠處宿舍透出的光,露出笑容,「去年我生日那天,御幸前輩不是突然帶了蛋糕過來嗎?」

「嗯。」

「那時候我真的很高興。雖然好像也不是很久沒見,但是看到御幸前輩出現,才發現,啊!我果然還是很想見到前輩,原來自己一直是這麼想的。」

「澤村......」

「但是你馬上就走了。其實看到御幸前輩騎腳踏車慢慢消失的背影,怎麼說,突然覺得有點寂寞,而且,那天我回去之後打開蛋糕,裡面都糊成一團了。」

「呃、抱歉。」

「啊!但是我還是吃掉了喔!這次我不但選了自己喜歡的口味,吃完蛋糕還可以一起回去!如何?這就是在下澤村在短短幾秒鐘靈光一閃的『洗刷有點哀愁的生日回憶』大作戰!」

「什麼奇怪的名稱啊。」御幸無奈看著他,唇邊微微勾起笑意。

「而且.....」澤村打開蛋糕盒,裡頭的蛋糕有些輕微變形,他不以為意用叉子叉了一口,伸到御幸嘴邊。

「我再也不想一個人吃蛋糕了。」


沒有星光的晚上,澤村看著他的眼睛裡閃著熠熠的光。

並不喜歡吃甜食的御幸吞掉叉子上的蛋糕,低頭湊近澤村耳邊。



「澤村,生日快樂。」


-FIN-



🔶花絮

「對了御幸前輩,問你一下關於S醬的傳言——」

「你都聽了哪些不該聽的東西?!!!!!」

阿灰大叔
HB TO EIJUN!(姑且...

HB TO EIJUN!(姑且在转钟前赶上了!!!!)

HB TO EIJUN!(姑且在转钟前赶上了!!!!)

荞肖

生日一定要好好对待

献给全世界最好的泽村荣纯

  

 原作:钻石王牌

 *cp:all泽all

 *泽村荣纯小朋友生贺,是大家送礼物的故事,共两篇

 *意识流ooc带师,轻松向,可以的话请向下阅读

  

  

  

 泽村荣纯收到了一份特殊礼物,放学时换鞋子刚打开鞋柜,一盒漂亮粉色的盒子静静躺在鞋子旁边。

  

 “喔?”

  

 拿出盒子后发现上面有锁,可旁边似乎没有钥匙之类的物品,稍微掂量一下,发现貌似有点重量,放在耳边摇了摇,里面只有闷闷的声音。荣纯没太多想就把盒子塞进了背包里,换好鞋子后匆匆朝着棒球场跑去。

  

 刚进棒球场,旁边黑色人影突然冲了出来。“黑影”凭借惊人的弹跳...

献给全世界最好的泽村荣纯

  

 原作:钻石王牌

 *cp:all泽all

 *泽村荣纯小朋友生贺,是大家送礼物的故事,共两篇

 *意识流ooc带师,轻松向,可以的话请向下阅读

  

  

  

 泽村荣纯收到了一份特殊礼物,放学时换鞋子刚打开鞋柜,一盒漂亮粉色的盒子静静躺在鞋子旁边。

  

 “喔?”

  

 拿出盒子后发现上面有锁,可旁边似乎没有钥匙之类的物品,稍微掂量一下,发现貌似有点重量,放在耳边摇了摇,里面只有闷闷的声音。荣纯没太多想就把盒子塞进了背包里,换好鞋子后匆匆朝着棒球场跑去。

  

 刚进棒球场,旁边黑色人影突然冲了出来。“黑影”凭借惊人的弹跳能力,迅速起跳用双脚牢牢钳住荣纯的腰,未等身下人惊呼出声,他脖子就被仓持臂弯狠狠勒住,整个人的中心都开始向后倒。

  

 “yaha!生日快乐笨蛋泽村,生日礼物就是这个超级无敌豪华版的擒抱!”

  

 “呃啊,仓,仓……ahaiahxausnxoau!!”

  

 另一个人悠闲向二人走来,手里提着一盒限量版的布丁,微微晃了晃,眼镜里闪过白光,语调上扬

 

 “呀——原来你抓着我一起去排一小时队,才买到的这盒布丁不是生日礼物啊。”

  

  一句话成功让仓持身形一乱,从快被勒死的荣纯身上跳下来拍拍裤子,假装咳嗽两声,硬生生压下自己一瞬的羞耻。

  

 “这种东西只是附带,附带!好好感谢我吧泽村,”

  

 笑容不改,转过头向御幸说了句唇语,只可惜没把人震慑住,反而起了反效果,御幸笑得更厉害了,甚至夸张的捂着肚子爆笑,仓持额头上青筋都开始若隐若现。

  

 “咳咳,咳,还以为会死掉。”

  

 “啊?”

  

 “不不不,感谢洋一大人大恩大德!您真是又温柔又慈善,是本人泽村荣纯一辈子的追求。”

  

 迅速讨好眼前这位『恶鬼学长』,得到对方肯定的点头后长长呼了一口气。旁边御幸笑到一个踉跄。

  

 “啊!御幸一也你这家伙!布丁!”

  

 盒子被差点甩飞,急得仓持飞扑过去接住了差点被甩飞的布丁,转身塞给荣纯。对方傻笑着接过布丁,紧紧抱在怀里。

  

 “今天早上仓持前辈一声不吭的,还以为早就忘记我生日了,今天第二份礼物,实在是幸福了。”

  

 当然荣纯本人并不知道『青道黑帮老大』仓持昨天晚上就召集了每个宿舍的宿舍长,来了一场泽村荣纯生日讨论会,并且强硬的要求第一份礼物必须是自己送的这件事情。

  

 “哈?第二?算了……呃,确实是临时想起来的,啊,也不是临时,反正别管那么多。”

  

 “临时提前半个月想起来的呢”

  

 “御幸,训练完之后我帮你拉筋。”

  

 “那我估计活不过今晚了。”

  

 三人嬉笑吵闹推搡着走向集合点,不管是什么年纪的球员路过荣纯身边时,都喊了一句。

  

 “泽村/泽村前辈生日快乐啊。”

  

 荣纯各个都回应着,心里有些困惑,他可不记得自己有到处宣扬自己生日这件事情!去年因为到处宣扬被仓持嫌弃,两个星期都没有理自己这件事情,至今都是心理阴影之一。

  

 从收到第一份礼物开始,做什么事情仿佛都有些顺利过头,蹲补是御幸前辈,身体也没有太过疲劳,直球球质状态极佳。要说美中不足的地方,估计就是隔壁奥村那微妙视线,刺得人浑身冷颤。

  

  

 “唔啊,终于训练完了!降谷,平常的那种,拜托了。”

  

 “啊,稍等一下,礼物。”

  

 反头就看见了降谷从包里拿出了包裹,直径走来递给自己。荣纯困惑得眨了眨眼睛,对方双手搭在自己的肩上,细心调整着位置,拉长放松着荣纯韧带,一点点把身体重量压上来。越压越下,降谷侧颜擦过荣纯发梢,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生日快乐,荣纯。”

  

 “降谷!?诶!谢谢!不过这个包裹上面写着……白熊三件套?这是你想要的东西吧……”

  

 “嗯。”

  

 “回答的真干脆……”

  

 降谷帮忙放松完,自己也乖乖坐下等着对方帮助。荣纯黑着脸只想把时间倒退两分钟,给刚刚被降谷感动到的自己扇一巴掌。就不该认为这个家伙会替人着想!他是笨蛋吧!

  

 “诶?昨天不是商量好等一起回宿舍再送的吗?”

  

  “啊?商量什么。”

  

 刚路过的春市提醒到,降谷似乎有一瞬间石化了,毕竟这是仓持学长带恶人发言,如果乖乖不听话,严重性……嗯。荣纯持续疑惑中,脑袋没法转过弯思考他们的聊天。

  

 “那我的礼物也现在送吧,生日快乐荣纯君!”

  

 话落从包里拿出一打东西,熟悉的中药味扑面袭来,春市递给荣纯解释着。

  

 “这是我特地去定制的药膏贴,上面有特制的“1”字。”

  

 “哦哦哦!!!小春亲,我可以现在就贴在背上吗!”

  

 “不,现在又没有伤。”

  

  

 帮降谷拉升完僵硬韧带后,荣纯擦了擦脸颊的汗,思考着晚餐,身后突然被黑影笼罩,脖子被对方喷了一腔温热气息,吓得荣纯大叫一声。

  

 “niang啊!”

  

 迅速反过头确认身后黑影身份,迎面就是一张奥村放大在眼前的脸。迅速转变成猫眼捂着后脖颈,警觉着后躲了数步,咧着牙齿对着奥村喊道。

  

 “都说了,别隐藏气息突然出现在别人背后啊,人会给吓猝死的!”

  

 “我只是正常路过泽村前辈后面。”

  

 “不不不!突然一下呼吸都凑到脖子上不叫正常路过吧?!太近了!”

  

 奥村抿唇不再应声,视线死死黏着荣纯,盯得他后背发凉,全身的毛发都炸开,差点没忍住一爪子就挠上去。

  

 “干嘛干嘛干嘛!有话快说。”

  

 刚刚还面露凶像的奥村,此刻像温顺的孩子一样鞠躬,拓马一脸『啊啊我知道了』的表情,走到一边的草丛里搬出一大箱纳豆。

  

 “这是一年级大家都希望泽村前辈能够克服困难一份小心意。”

  

 “???啊???”

  

 整整一箱纳豆被抬了上来,扑面而来的气息上面还有一套封面就很漂亮的少女漫画,奥村突然抬起头直视荣纯眼睛说道。

  

 “漫画是个人的心意,请务必收下。”

  

 “谢谢大家……鄙人泽村一定不负各位给予的厚望,赌上我爷爷的名号,一定会克服自己唯一的缺陷。”

  

 “好夸张,没有人给予这种厚望的,荣纯君,不要给自己施加格外压力啦。”

  

  春市拍拍脱色的荣纯,安慰道。

夜❤凉千盏

【钻石王牌/御泽】你的生日

※御幸一也x泽村荣纯

※荣纯宝贝!!生日快乐呀!!!随便写一下下~

    一晃已经是磕御泽的第六个年头~希望十周年的时候我还在!

※依旧是职棒设定~

----------------------------------------------------------------------------

在成人年的时间里,一半的时间用来休息,一大半的时间用来工作和努力生活,仅仅有那么一丁点的时间来留给自己的爱人,即使同在一个屋檐下,但生活早就磨光了彼此之间的大多数热情,沉淀下来的东西很浓厚和香甜。


御幸一也和泽村荣纯认...

※御幸一也x泽村荣纯

※荣纯宝贝!!生日快乐呀!!!随便写一下下~

    一晃已经是磕御泽的第六个年头~希望十周年的时候我还在!

※依旧是职棒设定~

----------------------------------------------------------------------------

在成人年的时间里,一半的时间用来休息,一大半的时间用来工作和努力生活,仅仅有那么一丁点的时间来留给自己的爱人,即使同在一个屋檐下,但生活早就磨光了彼此之间的大多数热情,沉淀下来的东西很浓厚和香甜。

 

御幸一也和泽村荣纯认识的第7年,在一起的第六个年头,又这么悄悄摸摸地到了五月十五日这一天。泽村前一个星期开始就一个人默默看着日历,又回头看看御幸,那一脸的欲言又止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御幸要很努力地控制自己才不至于冲过去把一如既往可爱的人拥进自己的怀里。

 

一个不说,一个不问,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

但生活嘛,总是由那个一个两个三个意外组成的,御幸一也在15日这天接到了一个大牌棒球品牌的广告邀请,御幸看了一眼就想要回绝,反到是泽村把那份合同抢了过去,一字一句看得仔仔细细,合约的金额好多个零,让他甚至趴在沙发上用手指头一个一个数过去,眼睛也久违地变成了猫瞳。

 

泽村回头看着御幸,想要说的话被讨厌的男人按着后脑勺给用吻堵回去了,断断续续的说着,就被愈发加深的吻搅得支离破碎,剩下的只有略微沉重的呼吸声。

 

“我不去。”御幸抱着怀里的人,收紧了手臂,手掌贴着他的后腰轻拍了拍。窝在他怀里的男人攥着他的衣角,用头顶着男人的下巴蹭来蹭去,仅仅是这样就已经足够让他开心了。

 

最后啊,御幸还是被泽村逼着签下了合约。

15日的当天早早醒来的泽村扬着他那张灿烂的笑脸,把男人从被窝里挖出来,伺候着他穿衣服洗漱喂饱了之后才把他赶去了工作。

 

说不开心?那泽村也没有觉得,毕竟不是他的生日的话,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五。

但是,对于御幸来说,说这一整年里最重要的一天也不为过。

 

所以当他急急忙忙抱着大束的玫瑰花,拎着早就订好的草莓蛋糕冲回家的时候,他的心跳得非常非常的快。他期待着看到泽村的笑脸,又怕看到泽村一个人落寞又凉起来的眼睛,该死的,偏偏今天还加班。

 

御幸的头发被吹散了下来,跑得很快,他暗响门铃的时候甚至还没有调整好自己的呼吸,门很快就打开了,他被他冲撞地后退了一步,任由跳到他身上的人搂着他的脖子,连双腿都盘到了腰上。唇和唇自然地就贴在了一起,他到底是看到了他亮晶晶的眸子。

 

背后的起哄声一阵高过一阵,御幸有些茫然,他侧过头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聚到他家的好久未见的朋友们,脸上臊得慌,只好轻咳了一声拍了拍寿星。

 

“生日快乐,荣纯。”

“噢!”

 

泽村接过了御幸的蛋糕,把他的手塞进了他的掌心里扣着,拉着他回到了大家中间,无名指上的亮光闪瞎了众人。仅仅是这样,泽村脸上的笑容从一开始就没有落下来过,御幸也终于是笑了起来。

 

酒精,蛋糕,游戏机。

和很久之前在青道宿舍里的时候一样,大家在一起,每一个普通的日子都变得很有趣起来。

有的时候,成年人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等大家都回去了,在午夜钟声响起之前,泽村的另外一份礼物也由御幸好好地送上了,身体的零距离,呼吸和心跳都同步,御幸在相贴的唇间用沙哑低沉的声音对泽村说,“我爱你荣纯,生日快乐。”

 

END


二乔
「夏の夢に生きてく人よ、青き魂...

「夏の夢に生きてく人よ、青き魂に火をつけろ。」


栄純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夏の夢に生きてく人よ、青き魂に火をつけろ。」


栄純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清濑梅

【青道小日常】被遗忘的生日?!——泽村荣纯生日快乐

Tips:有ooc  无cp向


5月14日这一天,泽村荣纯早早地躺在了宿舍的床上,双手交叉放在自己胸口上,嘴角忍不住上扬,“明天早上起来说不定我的床上就被大家的礼物堆满了,为了给大家制造给我惊喜的机会,我一定早早入睡!我真是个为他人着想乖宝宝。”荣纯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努力让上扬的嘴角放松下来,来回挣扎着渐渐入睡了。


“叮铃叮铃——”

闹钟一响,荣纯从睡梦中清醒。他闭着眼睛熟练地关掉了闹钟,挑了挑眉毛,伸手缓缓摸着床头,接着是床沿……“什什什么都没有?!”,探索了一阵子的荣纯睁开了眼睛,睁开了双眼再确认了一遍,床上的东西没多没少,根本没有出现自己期待的能把自己...

Tips:有ooc  无cp向


5月14日这一天,泽村荣纯早早地躺在了宿舍的床上,双手交叉放在自己胸口上,嘴角忍不住上扬,“明天早上起来说不定我的床上就被大家的礼物堆满了,为了给大家制造给我惊喜的机会,我一定早早入睡!我真是个为他人着想乖宝宝。”荣纯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努力让上扬的嘴角放松下来,来回挣扎着渐渐入睡了。

 

“叮铃叮铃——”

闹钟一响,荣纯从睡梦中清醒。他闭着眼睛熟练地关掉了闹钟,挑了挑眉毛,伸手缓缓摸着床头,接着是床沿……“什什什么都没有?!”,探索了一阵子的荣纯睁开了眼睛,睁开了双眼再确认了一遍,床上的东西没多没少,根本没有出现自己期待的能把自己埋在床上的礼物山堆,忍不住惊呼道。

 

“泽村你这小子怎么一大早这么吵?!”,正在失落的时候,传来了同宿舍的仓持的怒吼。荣纯愣了一愣,右手学着落合在下巴抚摸了几下,心想:“说不定是忘记了,但是我要是直接在他们面前说的话,我也太不矜持了点,姆——”。

 

突然灵光闪现,荣纯对着床下正在换衣服的仓持前辈的背后说道:“洋一,对不起啊我今早做梦不小心……”,一边说着还盯着仓持的动作,期待着对方暴怒之后意识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仓持在下面换衣服的动作顿了一下,忍住自己心底的怒火,拼命地堆起微笑,回头对荣纯笑着说道:“这样啊,没关系。”

 

“完蛋了——!!!”,荣纯一脸绝望地躺了回去。难道大家都不记得我的生日了吗?难道大家都不关心关心我吗?丧着脸望着宿舍的天花板。

“泽村前辈再不起床,早练就要迟到了”,同宿舍的浅田小声提醒道。

“呜呜呜,前辈不记得就算了,连后辈都……”

 

早上受了打击的荣纯并没有放弃,就算舍友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但是队里总有人会记得的!端着早饭的荣纯抿起嘴巴,眉毛皱成倒八字,大步走到了降谷旁边的座位,猛地坐下,斜着眼睛瞅了一眼旁边面无表情的降谷。


“嗯……这家伙应该记得吧,但是要怎么试探呢?”

 

吃着早饭,时不时观察着身边的降谷,突然荣纯放下碗筷,用勺子把米饭装到碟子上,努力地摆出熊的性状。“哈哈我真是个天才,经常送白熊当礼物的降谷肯定能想起今天是我的生日了吧?”,荣纯忍不住在心底夸起了自己。

 

“降谷,你看这是什么?”


降谷停下吃饭的动作,看到了荣纯的碟子,“啊,白……”

“白什么?!”

“白米饭。”

“你再看清楚一点!”

“白米饭。”

“不是,你再猜一下!”

“米饭!”

 

在两人来回交谈的过程中,被斜对面的奥村光舟打断道:“泽村前辈一边教育后辈要吃完饭,一边在浪费粮食啊。”一旁的濑户拓马吓得挺直了背,用手拉扯了一下光舟,示意他对泽村的态度太过分了。

 

但是,荣纯根本没在意光舟的态度,脑海里只剩下大家都不记得我生日这个想法了……

 

今天下午是轮到荣纯和御幸一也练习投球,虽然荣纯十分在意大家好像忘记了自己的生日,但是今天的投球练习也没有因此而受影响。接近练习的尾声,荣纯忍不住向对面的队长提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队长,我们来玩接龙吧,今天也快结束了!”

 

蹲在对面的队长御幸听到这句话,表情严肃正想起身批评一下这位居然想玩投球接龙的投手,但过了一会心里又想到:“算了,这家伙今天生日,今天投球练习也差不多了我就陪他玩一下吧。”

 

“苹果”,御幸把球扔了回去,顺便开了个头,可能没想到队长居然答应和自己玩投球接龙,荣纯手忙脚乱地接住了球。


“果实”“实际”“寄生”,说完荣纯眨巴着眼睛,期望对面接上自己想要的词语。“生产”,冷冰冰的词语与棒球一起砸向了自己,荣纯叹了口气,可能注定今天大家都记不得自己的生日吧。

 

两人玩了没有多久就结束训练了,御幸说自己有急事先荣纯一步离开了球场。荣纯耷拉着脑袋,走在去食堂的路上,看着自己被夕阳拉长的影子。“哎,待会回去跟大家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吧!”,想到这却看见前方地面上有着最新一期玛格丽特,于是快步向前捡了起来,发现上面贴着一张纸。


 “祝你……生日快乐,不介意就收下这个礼物吧,然后赶紧来食堂吧!”


哎,虽然我的队友不记得我的生日,但是却收到了上天的礼物了,荣纯一边想着一边翻开了,不知不觉坐在了路边的阶梯上看入迷了。

 

……

 

而另一边。

御幸一也收拾完护具换好衣服走向了食堂,推食堂门的一刻只听到“嘭——”的一声,回过神来自己头上多了几条彩带。里面一群人坐在饭桌旁,大家身前放着一个大蛋糕,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怎么回事?那家伙还没有来吗?”,御幸一边说着一边把头上的彩条拿了下来。

“不会吧?我在路上放了一本少女漫画,上面还写着让他赶紧来食堂”,金丸说道。

“那家伙一大早叫我洋一,我忍到了现在,结果他现在给我搞失踪!”

“荣纯摆的白熊真的好丑……”

御幸撑了一下额头,“我今天还拖延了一下训练时间来给你们准备……”

正在大家苦恼的时候,一旁的小春突然说道:“荣纯该不会是在路边看少女漫画看入迷了吧?”

 

食堂瞬间鸦雀无声。


“那我们赶紧去找那家伙吧,真是”,御幸摇了摇头,向大家说道。大家纷纷从座位站了起来,离开食堂各自分散开来找某位失踪投手。

 

荣纯看完了几话,才意识到天都快黑了,收起漫画书快步走向食堂,推开门没有看到队友的身影,却看到饭桌上的大蛋糕。

 

“难道……难道这也是神给我的生日礼物吗!!!”,荣纯眼睛里冒出了光芒,急匆匆坐到蛋糕前,切了一大块后张口吃了进去。

 

“真好……”,还没等自己说完,荣纯便看到门口站着神色各异的队友,又看了看眼前的蛋糕,好像意识到了些什么,傻笑了几声:“好吃啊……”

 

“泽村荣纯!!!”,大家不约而同大声叫喊道。


今天注定是个吵闹的夜晚吧。

 

呜呜呜我终于写完了,祝我们的小天使生日快乐!!!

论yxyy为什么总在我笔下被迫害(狗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