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ツキウタ。

29万浏览    9073参与
织陬

#海隼#《呼吸之间》

*月歌


*f/向


*海隼only


*颅内激情产物,慎入


*ooc有


*文笔不好


*不喜勿入


《呼吸之间》


00.

<<<

呼吸之间全部都是对方的味道。


隼微微眯起眼——被恋人紧紧拥住的感觉像是胸膛被融进太阳,太阳的轨迹顺着那双手一路延伸到自己的心脏之中,胸膛鼓鼓当当,一切都满足得很。


“如果,没有偶像这个选择的话,还会相遇吗?”


这个问题由隼问出着实令人感到惊讶。但惊讶的同时,也好奇着对方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


“为什么这么问?”他揉了揉隼的头,顺带顺了顺对方左侧较长的头发。


隼侧了...

*月歌


*f/向


*海隼only


*颅内激情产物,慎入


*ooc有


*文笔不好


*不喜勿入




《呼吸之间》



00.

<<<

呼吸之间全部都是对方的味道。


隼微微眯起眼——被恋人紧紧拥住的感觉像是胸膛被融进太阳,太阳的轨迹顺着那双手一路延伸到自己的心脏之中,胸膛鼓鼓当当,一切都满足得很。


“如果,没有偶像这个选择的话,还会相遇吗?”


这个问题由隼问出着实令人感到惊讶。但惊讶的同时,也好奇着对方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


“为什么这么问?”他揉了揉隼的头,顺带顺了顺对方左侧较长的头发。


隼侧了侧头靠在了沙发上,“没有哦,就是突然这么觉得——命运如果没办法更改的话一定有它的道理,但是如果一开始就没按那个方向走的话,我和海会不会只是路人、又或者是一辈子都不会相遇,什么的。”


说到这里,隼稍稍往旁边挪了挪,靠在了海的肩膀上,“海觉得呢?身为在我们之中…最浪漫的海,也一定会有自己的看法吧?”


“嗯…”海伸手揽住了隼的肩膀,“你突然这么想的话我还真没办法一下子就有答案啊。不过,不相信命运不是你的作风吗?”


“想相信了,但也不想任它摆布喔。”隼往海身上贴了贴,“因为就是命运才让我们两个相遇的,所以,偶尔也不得不相信呢。”


海呼出一口气,随后抬头望向了天花板,“嗯……那你觉得呢?”


“啊啊,又把问题抛回来了呢,海真是的。”


“偶尔也想听听你的想法嘛,总是我一个人说的话,总感觉有点不公平。”


隼轻笑一声,“那——实际上我自己也不知道哦?因为这种东西本来就很难说清楚,但是想遇到海,不论是这一次的生命之旅也好,下一次也好,亦或者是再下一次也好,都想要遇见海。这是我的真实想法喔。”


海望向了隼,似乎在隼金绿色的眼眸中寻找着什么。


“那这个不就是答案了?”海收回了手,侧过身一本正经地望着隼,“不是吗?”


“啊。”隼闻言顿了顿,“好像真是这样呢,海。”


海笑了起来,“不过我的答案可能会跟你的不太一样。”


“请讲——?”


“我的话,一直以来都懒得去管什么命运啊。直到现在我也只相信着自己和你。”海挠了挠头,“因为自己的道路是由自己掌握的,更何况成为偶像也是我自己的选择——在我自己的选择的基础上遇到你,实际上并不是命运吧?反而是自己选择的道路,才会有相遇这个选项。虽然不知道路的尽头会有什么,但至少你在这条道路上啊?”


语罢,海对隼伸出了手。


隼想也没想便拥了过去,被抱了个满怀的同时心脏在剧烈地跳动。


“果然是最浪漫的海呢。”他这么说道,尔后微微低头嗅着海身上的味道,呼吸之间都是对方的味道。


“也不能说是浪漫吧。”海无奈一笑,尔后抱紧了隼,“不过是看得出来你突如其来的情绪而已。”


“海啊,就像拥有了太阳的大海一样。”隼轻声说道,缓缓呼出一口气,“所以,我最喜欢海了。不论是本人也好、关心着我的心情也好、能够读懂我内心所想的能力也好,全部都最喜欢了喔。”


…………

Maysora

(恋駆)絆

遲到的恋的生賀,延續1819的神明設定,時間還是延續的,一整年沒碰這個設定了,忘記的請翻合集

因為是恋生賀,所以主CP是恋駆,但後半部分是各CP的情人節特輯

標題是亂取的,可能會有bug或OOC,都沒有問題再看下去喔

----------------------------------------------------------------------------

            在角落縮成一團的師走駆。...


遲到的恋的生賀,延續1819的神明設定,時間還是延續的,一整年沒碰這個設定了,忘記的請翻合集

因為是恋生賀,所以主CP是恋駆,但後半部分是各CP的情人節特輯

標題是亂取的,可能會有bug或OOC,都沒有問題再看下去喔

----------------------------------------------------------------------------

            在角落縮成一團的師走駆。

 

            這就是文月海和霜月隼回到空間後看見的第一個景象。

 

            "好像是和恋吵架了,但是不跟我說原因。"一旁的水無月涙和兩位神明解釋了一下大致情況。

 

            原來似乎是師走駆和他男朋友如月恋吵架了,一氣之下跑回了他幾百年沒回過的天界空間,而身為他好友的水無月涙試著和他溝通卻不成功,最後一個人縮在角落賭氣。

 

            熱愛人類界的師走駆平常是幾乎不回天界的,這次就這樣跑回來了,想必問題沒那麼簡單。

 

            "要怎麼辦,隼?"水無月涙向萬能的魔王,喔不,天神大人霜月隼求救。

            "嗯...這種問題要他們自己去解決。"霜月隼思考了一下後,笑著回答。

            "但也不能放著他一直躲在這裡吧?"文月海表示不行。

 

            最後三位神還是決定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

 

            "駆,怎麼突然跑回來了?"他們決定派出大家的大哥哥海。

            "...就想回來了。"

            "是和恋吵架了?"

            "...恋最討厭了。"駆憋了好久,最後只說了這一句。

 

 

            讓我們稍微切換一下場景。

 

            神無月郁注意到了好友一整天上課都漫不經心的,一直看著窗外,被老師叫了名字也不知道,還差點被處罰,於是決定放學時去找對方聊一聊。

 

            "和駆吵架了?"神無月郁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剛才聽到的。

            "嗯。"如月恋默默點點頭。

            "是為什麼吵架?"

            "唉,這個說來話長。"如月恋嘆了口氣。

 

            "垂頭喪氣的可不像PINK頭你啊。"

 

            突然,從天上傳來了一個聲音,神無月郁和如月恋抬頭一看,才發現兩人不知不覺已經走到卯月新的樹下了。

 

            "你!"如月恋想懟回去,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發生了什麼事嗎?"原來皐月葵和長月夜也在旁邊。

            "和駆吵架了。"神無月郁代替還在和卯月新大眼瞪小眼的朋友回答了。

            "欸欸欸?!"皐月葵和長月夜發出了驚嘆的聲音。

            "吵架有這麼稀奇嗎?"如月恋無言。

            "沒有沒有,"皐月葵連忙擺手,"只是覺得很難想像你和駆吵架。"

            "嗯嗯,"長月夜用力點頭,"感覺上你和駆是最不會吵架的。"

            "我覺得比不上郁和涙。"如月恋想了想後說。

            "啊,也是。"卯月新、皐月葵和長月夜都表示理解。

 

            回歸主題,如月恋還是不願說出他和師走駆吵架的原因,只說了他已經好幾天沒有見到師走駆了,或許他本人還沒注意到,不過一旁的幾位人神都發現了如月恋的言詞中透露著對師走駆的關心,每句話的言下之意都像是在說"不知道駆現在過得好不好"。

 

            卯月新、皐月葵、長月夜和神無月郁四人對看了一眼,心裡不約而同地想著,如月恋病的不清啊,雖然說是吵架了,其實心裡還是很在意對方的吧。

 

            "啊,你們果然在這裡!"

 

            又從空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眾人神抬頭發現葉月陽憑空出現,應該是從別的地方瞬移過來的。

 

            "陽!你去哪裡了?早上突然說有事就不見了。"長月夜第一個衝上去質問早上什麼都沒說清楚就消失的男朋友。

            "抱歉,被隼那傢伙叫回去,我還以為是什麼嚴重的事情,"葉月陽先抱了長月夜一下獲得臉紅得像蘋果的對方後,轉頭看向如月恋,"你們兩個吵架啦?"

            "駆在隼桑那裡嗎?"如月恋沒有直接回答,反而是先問了師走駆的狀況。

            "嘛,就是這樣。"

 

            葉月陽大致說了一下情況,原來是水無月涙和師走駆談心失敗後,文月海也沒有成功,師走駆除了"恋很討厭"和"不想回人類世界"之外什麼都不說,霜月隼表示不願插手,最後只好找了葉月陽,而接到霜月隼消息,以為發生了什麼事趕忙跑回天界最後卻只看到縮成球的師走駆的葉月陽,覺得非常無言,他說"勸架不應該找我而是找夜吧?!"。

 

            "對喔,月神有讓人吵不了架的能力。"卯月新打了一個響指。

            "所以現在最簡單的方式其實就是讓駆和恋同時站在夜的旁邊,"葉月陽看了一眼長月夜,又看向如月恋,"不過隼說吵架了最好還是自己和好,不要太仰賴半神的能力。"

 

            如月恋愣了一下後,嘆了一口氣,然後失魂落魄的走了。

 

            剩下的幾位人神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如月恋和師走駆都沒有說想要和對方和好,怎麼大家就自動自發的開始想勸架的方法了呢?或許是希望這對小幸運情侶能長長久久吧,也或許是不希望看到總是帶給大家歡樂的兩人這麼不開心。

 

 

            "嗯,恋和駆吵架了?"弥生春將視線從碗裡的拉麵轉向睦月始。

            "啊啊,隼是這樣說的,還說希望我能去和駆談談。"睦月始回答道。

 

            弥生春和睦月始正在拉麵店約會,睦月始向戀人提起了師走駆的事,希望對方能給點建議。

 

            "嗯...我和恋算不上很熟,而且他好像有點怕我,"弥生春咬了咬筷子,"不過看得出來是個好孩子,駆也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們在一起也挺不容易的吧?"

            "雖然沒有陽和夜那麼複雜,但也差不了太多,駆在遇到恋之前非常不幸,卻在恋出現之後突然就變幸運了,我們至今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能認為恋就是駆命中注定的人,人類和神明在一起挺辛苦的,"睦月始看了弥生春一眼,"不過恋確實是個好孩子,我也希望他能把駆照顧好。"

            "就把始怎麼想的都告訴駆吧,雖然不一定能造成什麼效果,至少傳達出去了。"弥生春微笑著說。

            "嗯。"睦月始點了點頭,最近他突然開始覺得,只要和弥生春在一起,就很安心。

 

            一月那次旅行之後,弥生春和睦月始的關係瞬間好了很多,弥生春也算是達成了他十二月時說過的目標,讓睦月始有越來越多穿人類的衣服的機會。

 

            吃完拉麵離開拉麵店後,弥生春向睦月始伸出手。

 

            "走吧,吃飽了去公園走走?"

            "真拿你沒辦法。"

 

            睦月始苦笑著握上弥生春的手,一人一神愜意的走向公園。

 

 

            在睦月始之前,水無月涙連卯月新都找了要他和師走駆談談,但卯月新只撐了比葉月陽再久一點,最後也放棄了,一旁的水無月涙和文月海表示,兩位神明在那邊大眼瞪小眼對看了三分鐘,會有結果才有鬼。

 

            "已經這麼多天了,你應該只是單純在賭氣,而不是真的討厭PINK頭了吧?"離開之前,卯月新對師走駆這麼說。

 

            師走駆抬頭看向卯月新,彷彿被猜中了心思。

 

 

            看見睦月始的時候,師走駆有些驚訝,沒想到連冥神大人都來勸架了,這樣變得好像他和恋不和好不行了,雖然他本來也就沒打算和恋吵到一刀兩斷。

 

            "你應該知道我為什麼在這裡吧?"睦月始笑了笑。

            "來問我為什麼和恋吵架的。"師走駆別過頭。

            "吵架的理由其實沒那麼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都希望你和恋趕快和好。"睦月始在師走駆旁邊坐下來。

            "..."

            "駆你雖然一直很不幸,但也總是笑著,我們都很喜歡你的笑容,你的笑容像是有魔法一樣,給了我們力量,鼓勵我們,"說到這裡的時候,旁邊的水無月涙、文月海和霜月隼用力點頭,"我作為冥神,常常把事情想得很悲觀,不過只要遇到你的時候,看見你笑著對我打招呼,我就會覺得這個世界也沒有那麼糟,當你和恋在一起的時候,不只是我,隼、海、涙、陽和新都很開心,因為一直帶給我們正面能量的你,也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我今天來其實只是分享我的想法,駆還是可以照著自己的意志決定要不要和恋和好。"

            "始桑有吵過架嗎?"師走駆突然問了一句。

            "嗯?"睦月始有點不明所以。

            "我跟恋從來沒有吵過架,所以這次我有點嚇到了,不知道該怎麼辦,一急就跑回了天界,等冷靜下來之後才發現自己好蠢,也不太記得為什麼吵架了,只覺得如果馬上又回去會顯得自己更蠢,索性就待著了,沒想到一下就過了那麼多天。"師走駆默默地說。

            "我和春其實沒有吵過架,都是我單方面欺負他,"睦月始說著卻不小心笑了,"不過當然不是因為討厭他才欺負他,不如說正是因為喜歡他,才想戲弄他。"

            "始桑真的很喜歡春桑呢。"

            "可能吧,不喜歡就不會在一起了,"睦月始雙手撐在地上,"我覺得就算是情侶也會有意見不合的時候,應該說只要是個人都不可能一直和別人想法相同,我們雖然不是人類,卻也有著和人類相同的思考,會吵架才是正常的,有時候一點小爭吵是必須的,不管是最後發現兩人真的不合,還是其實兩人只是需要花時間溝通一下,如果都不吵架,反而找不出問題,但是如果吵到要分手,就不太好了,駆,你認真的想想,你和恋是哪一種吵架。"

            "..."師走駆看似很用力的思考了一陣子後,突然跳了起來,然後消失在睦月始面前。

 

            睦月始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笑了。

 

            "看來是想通了啊。"

            "真不愧是始。"霜月隼邊拍手邊走過來。

            "始好厲害。"水無月涙也稱讚道。

            "我只是說了自己的想法而已,真正要怎麼做還是要看駆自己,而且我覺得再過一段時間,他也會自己想通的。"睦月始站起來拍了拍衣服。

            "說的也是啊,只要不是傷及感情的大吵,一陣子之後應該就會自己和好了吧。"文月海看向遠方。

 

 

            另一方面,皐月葵和長月夜等人也跟如月恋說了很多,不過照如月恋的說法,他其實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會吵架,所以兩人不見面搞清出一些事情,他們這些軍師也不知從何幫起。

 

            在師走駆從天界消失後沒多久,神無月郁收到了水無月涙的訊息說師走駆可能回到人類世界了,但先不要告訴如月恋,接下來可能要他們兩個自己去解決。

 

 

            如月恋回到家躺在床上,想著師走駆,他們是在聖誕節前兩個月意外認識,那時候的兩人應該怎麼也想不到,在路上撞到的人最後會變成自己的男朋友吧?這麼回想起來,如月恋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是命運的安排,又或者是他自己的能力引起的呢?雖然被師走駆告知了自己有愛神這麼一個不可思議的身份,不過如月恋覺得就算他不是愛神,遇上同樣的狀況,他也應該會對師走駆產生同樣的想法,也會做出同樣的決定-承諾要給對方幸福,畢竟師走駆的笑容是他的寶物啊,從很早他就知道,他想要守護不幸的小財神的笑容,對如月恋來說,師走駆的笑給了他力量,他想起每次沮喪時師走駆給自己打氣的話語,只要看到師走駆,他的心情就會變好,既然這樣,又為什麼會吵架呢?如月恋覺得和師走駆吵架是他做過最蠢的事情了。

 

            "好了,決定了!"如月恋從床頭摸出手機,點開信息框,看見他和師走駆最後的對話還停留在吵架前,他問說要不要出去玩(其實就是約會),而師走駆回了一個很可愛的"好啊"貼圖。

 

            既然想要和好,還是由自己主動吧,如月恋這樣想著,並送了一條"雖然不知道你看不看的到,但是如果有看到的話,我們聊一聊好不好,駆?"的訊息給師走駆,沒想到幾秒後就顯示已讀,過一陣子對方傳了一個"嗯",如月恋差點沒從床上跳起來。

 

            最後他們約在明天,因為如月恋放假,地點在卯月新的櫻花樹下,雖然用人家的地盤有些不好意思,不過那裡是最容易的地方。

 

 

            第二天,如月恋和師走駆都還沒來的時候。

 

            "夜真的不能在這裡嗎?"躲在轉角的皐月葵失望地問。

            "啊,因為夜在這裡的話,就不知道他造成和好的還是他們自己和好的了。"卯月新吸了一口手上的草莓牛奶後回答道。

            "但是隼說陽和夜可以看直播。"水無月涙接著說。

            "別把能力用在這種地方啊。"睦月始忍不住吐槽霜月隼。

            "欸嘿。"霜月隼笑了笑。

 

            師走駆把約了如月恋的事情告訴了水無月涙,最後所有人都知道了,於是除了不能來到現場的葉月陽和長月夜,所有人神都聚集到了卯月新的櫻花樹,並躲在一旁等著兩位主角現身,霜月隼還提前打開了結界,讓普通人靠近不了這附近,雖然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在這裡看熱鬧,大概是真的很關注這對小情侶的情況吧。

 

            "啊,來了!"一旁的弥生春將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回來,所有人神都一起轉頭看向已經走到樹下的師走駆和如月恋。

 

            櫻花樹下,如月恋和師走駆看著對方沒有說話,過了幾分鐘,如月恋先開了口。

 

            "...駆桑..."

            "嗯。"師走駆應了一聲。

            "對不起!"如月恋突然鞠躬道歉。

            "為了什麼?"師走駆看起來有一點驚訝。

            "我不應該阻止駆桑打工!明明知道打工對駆來說很重要。"

            "...我也要說對不起。"師走駆愣了一下後,也道歉了。

            "欸?"

            "沒有記得和恋約好的日子,還排了打工,我也有錯。"

 

            原來,一個星期前,如月恋約了師走駆出去玩,算是兩人久違的約會,沒想到師走駆答應之後還是忘了日期,在當天排了工作,最後如月恋等不到人,打電話問了才知道師走駆跑去打工了,下班之後如月恋可能有點語氣不太好的責備了師走駆沒有記得約會的事情,剛好師走駆也因為那天心情不好的領導影響導致有些浮躁,然後兩人就吵起來了,從沒和別人吵過架的師走駆一氣之下便從如月恋面前消失,後來就是水無月涙等人知道的那樣了。

 

            "駆桑!"如月恋眼中透出光芒。

            "我們都有不對,早一點說清楚,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了。"師走駆苦笑了一下。

            "那麼,我原諒了駆,駆也會原諒我嗎?"

            "當然,不然我就不會來了。"

            "所以我們和好了?"

            "嗯。"師走駆點點頭。

            "太好了!"如月恋興奮的抱住了師走駆。

            "哇?!"

            "我好擔心要是駆桑不理我了怎麼辦。"

            "不會不理你的啦,恋是唯一一個能讓我變幸運的人啊。"師走駆拍了拍如月恋的背。

            "只有這樣嗎?"如月恋突然問。

            "..."師走駆頓了一下,然後笑著說,"當然不是啊,恋整個人我都喜歡,喜歡到就算吵架,這麼多天沒見到你,我還是一直想著你。"

            "我也是!駆你消失之後,我都傻了,想要找你又不知道去哪裡找,上課也專心不了,就只想看到駆。"

            "哈哈哈,以後讓你看個夠。"

 

            就在兩人還抱著的時候,一旁突然傳出一聲很大的聲響,師走駆和如月恋轉頭一看發現,皐月葵、卯月新、水無月涙和神無月郁在地上跌成一團,後面還有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睦月始、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的弥生春、沒搞清楚狀快在揮手的霜月隼和也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微笑同時把霜月隼手壓下去的文月海。

 

            "!!!"師走駆和如月恋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

            "啊,你們繼續,裝作我們不存在。"卯月新從地上爬起來時這麼說。

            "啊哈哈,"皐月葵苦笑,然後撞了一下卯月新,"新!"

            "因為擔心駆,所以把他們都找來了。"水無月涙解釋。

            "啊,也沒什麼啦,只是...哈哈哈。"如月恋放開了師走駆,抓了抓頭。

            "..."師走駆沒說話,但臉還是很紅。

 

            "沒想到吵架的理由這麼簡單啊。"葉月陽帶著長月夜突然出現在眾人神面前。

            "陽桑?!"不只如月恋,連師走駆都嚇了一跳。

            "能和好真是太好了呢。"長月夜欣慰的笑著。

            "看吧,我就說會解決吧。"霜月隼一臉得意。

            "是是,你什麼都知道。"文月海伸手弄亂了霜月隼的頭髮。

            "啊,"師走駆注意到睦月始,"我得和始桑說謝謝。"

            "?"睦月始一臉疑惑。

            "如果不是始桑,我可能會更晚才想通。"

            "這麼說起來,始功勞不小呢。"弥生春笑著推了一下眼鏡。

            "你!"睦月始瞪了弥生春一眼。

            "那我也要感謝葵桑、夜桑和郁,他們也和我說了很多。"如月恋向皐月葵等人鞠躬。

            "我們其實沒幫上什麼忙啦。"皐月葵笑著擺了擺手。

            "重點是你們好好的就好了。"長月夜跟著說。

            "我不會再放開駆桑的手了!"如月恋牽起師走駆的手後大聲喊。

            "恋?!"師走駆又臉紅了。

            "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笑得很開心,尤其是如月恋和師走駆,未來還很長,他們還有可能會吵架,但他們不會再分開。

 

 

            如月恋和師走駆吵架事件落幕一個星期後,眾人神迎來了情人節,在這之前沒有人提起,但似乎六對情侶都各有準備,正好遇到今年的情人節是假日,所以約人容易很多。

 

 

            "新?"

 

            皐月葵應卯月新的邀約來到對方的櫻花樹下,卻沒有見到對方,於是出聲呼喊,然後他呆住了。

 

            漫天的櫻花花瓣隨風飄下,就像他和卯月新相遇的那天一樣,而卯月新也向那時候一樣盤腿坐在樹上看著皐月葵。

 

            "情人節快樂,葵。"

 

            卯月新從樹上飛到皐月葵面前,微笑著舉起右手,一個響指過後,沿路上看的見的櫻花樹全部依序盛開,皐月葵看著在飛舞的花瓣中的卯月新,彷彿回到了他們剛認識的時候,想起了看見滿天櫻花的感動。

 

            "新..."

            "怎麼哭了?太感動了?"看皐月葵眼淚快流下來,卯月新突然緊張。

            "嗯,太感動了,好像回到了那時候,"皐月葵試著抹掉淚珠,卻哭得更厲害了,"如果沒有看到這樣漫天櫻花的景象,我就不會認識新了。"

            "別哭了啊,我冒著被發現的風險重現的場景,不好好珍惜就沒有了。"卯月新將皐月葵擁入懷中。

            "新...謝謝你...新的櫻花是最美的...能和新遇到真的是太好了..."皐月葵雖然哭著,卻也笑著。

            "啊啊,我也覺得那時候有和葵搭話太好了,還是那句話,如果葵喜歡的話,我會一年四季都讓櫻花盛開。"卯月新也笑了。

 

            待皐月葵冷靜下來,他從包包裡拿出了一盒東西,遞給卯月新。

 

            "對了,新有準備禮物,我也準備了。"

            "什麼什麼?"卯月新一臉平靜,實則期待的打開盒子,裡面是很多不同造型的巧克力,有草莓、有櫻花、有愛心,"這是葵自己做的?"

            "嗯,想著說要送新禮物,想來想去果然還是定番的巧克力比較簡單,就找了夜還有涙和駆一起做了,情人節快樂。"皐月葵有點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臉頰。

            "葵你太厲害了,我好愛你啊。"卯月新面無表情的說。

            "哇哇哇,不要這樣毫無感情的說這種話啦。"

 

            卯月新是知道皐月葵很會做甜點的,不然就不會和長月夜一起合稱女子力組了,不過他也是不常吃皐月葵的作品,所以能在情人節收到對方親手做的巧克力,這意義非凡啊,後來這盒巧克力被卯月新收藏了很久捨不得吃完。

 

 

            葉月陽和長月夜的情人節計畫就是出去約會一整天,他們確實有一段時間沒有一起出去了,所以今天他們決定要像普通情侶一樣,逛街、吃飯、到處拍照等,全部都做一遍,一天玩下來之後,葉月陽和長月夜的手機裡都多出了好多屬於他們回憶的照片。

 

            到了晚上,葉月陽和長月夜沒有選擇高檔的燭光晚餐,因為兩人都覺得那太奢侈了,所以最後意見一致的在商店街買了小吃就當一餐了。

 

            "那個,陽,情人節快樂。"手上的食物都吃完後,長月夜從包包裡拿出一個盒子遞給葉月陽。

            "情人節巧克力?"葉月陽看盒子就猜到內容了。

            "嗯,因為葵想要送新,問我要不要一起做。"長月夜點點頭。

            "夜,謝謝!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葉月陽眼睛在發光。

            "巧克力要趕快吃掉啦,不然會壞的。"長月夜突然有點害羞。

            "作為回禮,我帶夜去一個地方吧。"

            "欸?"

 

            葉月陽笑著向長月夜伸出手,對方一臉不解,卻也還是伸手握住了自家男友的手,葉月陽把長月夜帶到沒有人看得到的地方後,一把公主抱起長月夜。

 

            "哇?!"長月夜嚇得趕忙伸手圈住葉月陽的脖子。

            "夜,抓好囉。"葉月陽露出微笑。

            "?"

 

            長月夜還沒反應過來,他人就已經在天上了,原來是葉月陽抱著他飛到空中了,感受到雙腳的騰空,長月夜不由得收緊了抱著葉月陽的雙手。

 

            "不要緊張,不會讓你掉下去的。"葉月陽也調整了一下姿勢,讓長月夜安心。

            "嗯、嗯。"長月夜還是有點害怕,不過他決定相信葉月陽。

            "看。"

 

            長月夜順著葉月陽指的方向看過去,地面上眾多的燈光,路燈、商店的燈、住家的燈等等,一眼望過去就像星空一樣,非常漂亮,有一瞬間長月夜甚至忘記了飛在空中的恐懼,看呆了。

 

            "漂亮吧?"葉月陽問。

            "好漂亮,我都不知道我們城市晚上這麼漂亮。"長月夜還沉浸在感嘆之中。

            "以前巡視的時候發現了,這座城市有著只有從高空才能欣賞的夜景,我一直想著什麼時候能讓夜也看看,今天終於有這個機會了。"

            "陽,謝謝,我很喜歡。"長月夜抱緊了葉月陽。

            "以後只要夜想,我都可以帶你上來啊。"

            "嗯!"

 

            兩人又在天上欣賞了這片景色一陣子之後才回到地面。

 

            很後來的後來,長月夜和皐月葵發現葉月陽和卯月新在比賽誰先把這次的巧克力吃完誰就輸了,然後兩位神明便被人類男朋友數落了好久。

 

 

            讓我們把時間調回情人節當天的早上。

 

            弥生春收到睦月始訊息要他下樓開門,所以他照做之後收穫了在門口等著的神明男朋友。

 

            "始?"

            "可以進去嗎?"睦月始開口就問。

            "啊,可以的,媽媽帶妹妹出去逛街了,現在家裡沒有人。"弥生春連忙讓睦月始進門。

 

            雖然之前到過門口,不過真的進到房子裡,睦月始還是第一次,說實在他也沒有進過人類的房屋,所以他四處看了看,嗯,看起來和隼形容得差不多,沒什麼特別的,弥生春家就是很常見的兩層樓獨棟,當然沒什麼特別的。

 

            "始,要來我房間嗎?"弥生春站在樓梯上問。

            "好。"睦月始跟上去。

 

            弥生春的房間在二樓,裡面非常整齊,一張書桌一張床,還有好幾排書架上放滿了書,睦月始在心中默默認定了弥生春是因為看太多書而戴眼鏡的。

 

            "始先坐著吧,我去倒水。"

            "謝謝。"

 

            在弥生春去倒水的時候,睦月始又把整個房間再看了一遍,書架上有很多書他都看過,絕大部分都是不太好懂的那種名作,繞了一圈後他坐到弥生春的床上,手上多出了一盒東西。

 

            過了一陣子,弥生春拿了兩杯水回來,他一開門就看到睦月始坐在自己床上把玩著一個小盒子,腦子裡突然出現了一些不能播的想法,他用力甩甩頭讓自己清醒後,才出聲喊睦月始。

 

            "始?"

            "啊。"睦月始這才注意到弥生春回來了。

            "始手上拿的是什麼?"弥生春將端著的托盤放到小桌子上。

            "我今天來找你的理由。"睦月始把盒子遞給弥生春。

            "..."弥生春打開盒子,發現裡面是許多心型的巧克力,"巧克力?"

            "情人節快樂。"睦月始露出微笑。

            "啊!今天是情人節啊,完全不記得了,始,謝謝。"弥生春這才反應過來。

            "忘了沒關係,下個月白色情人節記得回禮就行。"睦月始笑得更開心了。

            "..."弥生春突然盯著手中的巧克力,又看向睦月始,"這是始自己做的?"

            "啊啊,好久沒有做料理了,借了夜他們家的廚房。"

            "..."弥生春拿了一顆放進嘴裡,"好吃!"

            "好吃就好。"

            "原來始還會料理啊,我都不知道,"弥生春有些意外,"我的話只會毀了廚房。"

            "以後有機會的話再做給你吃吧。"

            "好耶。"

 

            弥生春又拿了幾個巧克力起來吃,每一個的味道都不一樣,有草莓的,薄荷的,有黑巧克力,也有牛奶巧克力,感覺得出來睦月始應該下了不少工夫,弥生春感受到了睦月始的愛,整個人變得飄飄的,這時,他看見睦月始從盒子裡拿了一顆巧克力,咬住,然後衝著弥生春笑,弥生春只覺得大腦當機了。

 

            他跪在床邊,抓著睦月始的手咬上那塊巧克力,睦月始咬碎了巧克力,抓住弥生春的肩吻了上去,巧克力在兩人嘴裡融化,弥生春覺得這個吻,除了甜味還是甜味,這顆大概是牛奶巧克力。

 

            睦月始和弥生春並不急著分開,反正照弥生春的說法,他家人要傍晚甚至是晚上才會回來,他們有一整天的時間膩在一起。

 

 

            "海~今天是情人節耶~"

 

            霜月隼坐在文月海的辦公椅上無聊的轉著,而椅子的主人因為被佔據了位子,只能到旁邊的沙發上看最新的資料。

 

            "所以呢?那是人類的節日,你過不過都沒差吧?"文月海頭都沒抬的回應。

            "可是,可是駆回去人類世界了,涙去找郁君了,連始都去找春了,還帶著親手做的巧克力,我好無聊!"霜月隼開始裝可愛。

            "..."

            "海?"

 

            文月海嘆了口氣後放下手上的資料,從不知道哪裡變出了一盒巧克力,走到霜月隼面前遞給他。

 

            "巧克力?"霜月隼把盒子翻來覆去看了個遍。

            "啊啊,料到你會這麼鬧,所以提前買好的。"

            "海~!"霜月隼雙眼透著光的看著文月海。

            "...這樣你可以乖乖的了吧?"

            "嗯嗯!下個月我會回禮的!"

            "啊,那個就免了。"

 

            霜月隼拿著那盒巧克力像個小孩一樣開心,文月海覺得他先買好巧克力的決定是對的,其實霜月隼挺好哄的,和他相處了這麼久,久到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還不能摸透霜月隼的話,他這個男朋友就有點失職了。

 

            "海。"

            "?!"

 

            在文月海還在腦內自言自語時,霜月隼湊近他飛快的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謝謝。"

            "..."文月海摸著被親的地方,愣了一下,然後他笑著說,"只要你不吵不鬧到我做完工作,就帶你去約會,好不好?"

            "好!"

 

            這麼說著,霜月隼以最快的速度把文月海的資料放回辦公桌上,然後自己坐到沙發上,拆開巧克力開始吃,而文月海終於可以好好工作了。

 

            最後,文月海真的帶著霜月隼去人類世界玩了一圈,還遇到了葉月陽和長月夜,不過那都是後話了。

 

 

            神無月郁和水無月涙的情人節是在百貨公司裡度過的,好久之前神無月郁答應過要帶水無月涙去逛百貨公司,雖然不是什麼很正式的承諾,不過神無月郁還是記在心上,趁著情人節這個機會,他履行了這個約定,看著眼睛發亮的水無月涙,神無月郁也感到開心。

 

            百貨公司內各式商店和商品琳瑯滿目,看的水無月涙眼花撩亂,他很少進到這麼高的建築,也很少搭電梯和手扶梯,所以他一進門就像小孩子一樣,東看看西看看,最後才跑回來問神無月郁他們應該要去哪裡。

 

            神無月郁和水無月涙解釋了百貨公司的大致構造,他們決定先去二樓看衣服,後來又去逛書店,甚至還去看了一場電影,百貨公司裡也不是什麼都很貴,還是有神無月郁出得起的,所以不一會兒,水無月涙手上便多了好幾個袋子,讓神無月郁比較驚訝的是,水無月涙居然有帶錢,對方表示那是霜月隼給的。

 

 

            兩人的午餐選在地下樓層的美食街。

 

            "涙,開心嗎?"點完餐坐下來後,神無月郁問。

            "嗯,百貨公司很新鮮。"水無月涙點頭。

            "百貨公司的好處就是什麼都有,有時候不一定要買東西,就算是逛逛或是吃飯也挺好的。"神無月郁笑了笑。

            "郁君謝謝。"

            "嗯?不會啦,涙開心的話我也很開心啊。"

            "這個給郁君。"

 

            水無月涙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一個盒子遞給神無月郁,對方接過打開後發現是巧克力,有些形狀實在是看不出是什麼,不過也有一些看得出應該是愛心,神無月郁抬頭看向水無月涙。

 

            "這是涙自己做的?"

            "嗯,和駆還有葵和夜一起做的,造型可能不好看,但是味道我們試過是可以吃的,郁君,情人節快樂。"水無月涙露出微笑。

            "涙!謝謝!"神無月郁挑了一塊巧克力來吃,"嗯,好吃!"

            "太好了,郁君喜歡。"

            "只要是涙做的,我都喜歡。"

            "真的?"

            "真的。"

 

            神無月郁就是這樣寵著水無月涙,但又有什麼關係呢,因為神無月郁認為水無月涙值得被寵啊。

 

            當然,今後神無月郁也會帶著水無月涙去體驗更多各式各樣的事情。

 

 

            2/14除了是情人節,也是如月恋的生日,師走駆是知道的,所以他早早就做好了準備。

 

            在和好之後,師走駆和如月恋不約而同的約了對方情人節那天出去。

 

            當初兩人會吵架就是因為錯過了一次約會,本來想著今天補回那次的損失,結果最後他們什麼也沒做,只是坐在河邊的椅子上聊天就過了一個上午,他們突然覺得有好多事情可以和對方分享,果然有時候吵了架反而懂得更珍惜對方。

 

            "剛才遇到陽和夜桑了。"如月恋去附近買了熱狗當午餐回來後對師走駆這麼說。

            "啊,謝謝,"師走駆接過熱狗,"他們也是出來約會的吧。"

            "應該是吧,今天是情人節,到處都是情侶。"如月恋在師走駆旁邊坐下來。

            "恋,生日快樂。"師走駆憋了一個早上,終於找到機會說。

            "欸?"

            "今天也是你生日吧?"

            "欸?!駆你記得的嗎?"如月恋誇張的說。

            "自己男朋友的生日還是要記的吧。"師走駆別過頭。

            "啊,也是。"

            "禮物等熱狗吃完再給吧。"

 

            之後兩人什麼也沒說的用最快的速度吃完了手上的熱狗,如月恋用著等待主人給食物的小狗般的眼神看向自家男友,而師走駆則是伸出手憑空變出了一個盒子。

 

            "禮物和情人節一起了。"師走駆將盒子遞給如月恋。

            "駆桑親手做的巧克力?"如月恋打開盒子看到滿滿的巧克力後問。

            "是啊,和葵桑他們一起做的,因為想著生日和情人節要兩份,所以就多做了一些。"師走駆笑著回。

            "喔喔喔!!!謝謝!!"如月恋開心的要上天了。

            "這麼開心嘛。"師走駆苦笑。

            "當然,第一次收到駆給的禮物啊!"

            "恋開心就好,不枉費我找葵桑和夜桑練習那麼多次。"

 

            雖然師走駆是會料理的,不過當然比不上長月夜和皐月葵,甜點也不是他的強項,所以在他決定要送如月恋巧克力之後,他主動找上皐月葵和長月夜,要他們教他做巧克力,後來加入了水無月涙,變成四個人一起做,師走駆也因為抽時間練習做巧克力,所以調動了打工的時間,才會和如月恋約好的日子卻有排工作,吵架的時候,師走駆差點以為他的巧克力送不出去了。

 

            "對了,我也有準備禮物的說。"捧著巧克力興奮了一陣子後,如月恋才想起什麼。

            "情人節禮物?"

            "嗯,之前在街上看到,覺得喜歡就買了。"如月恋掏出一條金色手鏈給師走駆。

            "..."師走駆接過手鏈後發現除了珠子是自己代表色的金色之外,上面還吊著一個K的小吊墜。

            "我也有一條喔。"如月恋拿出另一條和師走駆那條差別只在於珠子是粉色的手鏈,上面同樣也掛著一個K。

            "對喔,我們的名字首字母都是K呢。"師走駆恍然大悟。

            "是啊,看到的時候發現顏色和字母都符合就買了,想說金色的送給駆,而我戴粉色的話,我們就是一對了。"如月恋笑了,瞇起眼睛露出牙齒的那種。

            "..."師走駆舉起手鏈,端詳了一陣子,隨後轉頭睜大眼睛對如月恋說,"恋,謝謝,我好喜歡。"

            "戴上之後我們就是一起的了。"如月恋幫自己戴上後,也拉過師走駆的手幫他戴上。

            "像是我們被綁在一起了呢。"師走駆用戴著手鏈的那隻手和如月恋同樣也戴著手鍊的手十指緊扣。

            "是啊。"如月恋握緊了師走駆的手。

 

            一人一神就這樣牽著對方的手看向遠方,或許他們的相遇是意外,他們之間的羈絆卻不是,未來會發生什麼,沒有人知道,至少他們有可以攜手前行與面對的有緣人。

END

----------------------------------------------------------------------------

祝粉色雙子恋和愛,還有大和、多々良、御園、雫和レン生日快樂!(情人節的壽星真多)

也預祝2/19成年的小賈18歲生日快樂!


哈...,終於寫完這篇了,一直沒有時間碼文,所以才遲到這麼多天,休息一兩天之後又要繼續了

我感覺自己的文筆真的退步好多(雖然原本也沒多好),也有可能是我中文變差了吧

另外,我從以前就會在生日賀文打個人tag,開始嗑內地的三次元CP後才知道一般有CP向的文不能打個人tag,我很好奇日本二次元圈有沒有這樣不成文的規矩?




最近搞偶搞得有點上頭,真的有點懊惱為什麼兩年前沒有果斷入坑的

我現在只想看劇本殺和狼人殺啊啊啊啊啊

Ushiei

2020/02/16

☆不定期占卜☆

隼「今天的幸运月是10月,1月生的人要注意哦」


郁「啊,始桑湿嗒嗒的」

始「毛毛雨突然变成小雨降下来了」

郁「就算是毛毛雨也要带着伞啊(笑)。毛巾毛巾…」

始「这点儿水而已不用管」

郁「因为实在是忍不住不擦」

始「什么啊那是(笑)」

☆不定期占卜☆

隼「今天的幸运月是10月,1月生的人要注意哦」


郁「啊,始桑湿嗒嗒的」

始「毛毛雨突然变成小雨降下来了」

郁「就算是毛毛雨也要带着伞啊(笑)。毛巾毛巾…」

始「这点儿水而已不用管」

郁「因为实在是忍不住不擦」

始「什么啊那是(笑)」

霜月米

21g 【Q1】

——给我自己的生日礼物。

未完,更新不定,在ORIGIN的基础上加了很多私设。

是隼米和新糸,可能会有恋心。

这章隼没出场,所以不打tag了。


“我有想要杀死的人。”


Q

第1359天,她终于放弃等待。

如果说天堂的时间流逝速度是人间的0.1倍,那地狱的时间流逝速度可能就是人间的100倍,甚至更多。

而比度日如年更让她绝望的是,恶魔没有睡眠。

能够一觉睡到那个人出现的话倒还算轻松,可没有睡眠就代表在漫漫无尽头的时间长河中,她必须要清醒的——甚至是比活着的时候还要清醒的——去面对所有那个人不在身旁的困境。这些困境中可能包括再度失去,也可能包括依然不被理解不被...

——给我自己的生日礼物。

未完,更新不定,在ORIGIN的基础上加了很多私设。

是隼米和新糸,可能会有恋心。

这章隼没出场,所以不打tag了。





“我有想要杀死的人。”


Q

第1359天,她终于放弃等待。

如果说天堂的时间流逝速度是人间的0.1倍,那地狱的时间流逝速度可能就是人间的100倍,甚至更多。

而比度日如年更让她绝望的是,恶魔没有睡眠。

能够一觉睡到那个人出现的话倒还算轻松,可没有睡眠就代表在漫漫无尽头的时间长河中,她必须要清醒的——甚至是比活着的时候还要清醒的——去面对所有那个人不在身旁的困境。这些困境中可能包括再度失去,也可能包括依然不被理解不被承认,又或许还会出现更加让人煎熬的苦难,这之中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她自己一个人可以承受的,但她却又不得不去承受。

她很累了,她想,与其这么漫无目的地等下去,倒不如自己主动去找那个人,哪怕过程和结果都极有可能不尽如人意,也比现在永无止境的空虚要好得多。

远处传来尖叫声和魔力爆裂的巨响,她却事不关己一般面无表情的坐在树桩上,撑着下巴看赤红色的天空。

地狱既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据说照亮天空的是血河深处永远不会熄灭的火焰,据说染红天空的是地狱尽头滚滚不休的岩浆,据说天空之外是虚伪的天界,据说她曾居住过的人间界其实独立于天界和地狱,只有迷茫的灵魂才有可能到达。

她不记得这些都是从哪里听说的了,她活得太久太久,久到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清了,仅剩的7秒记忆中6秒留给了那个人,还有1秒装满了在地狱活下去所必须的乱七八糟知识。

比如说,地狱守则第一条,不要多管闲事。

她沉默的低头看砸在自己脚边的恶魔,那名有着麻花辫和大大魔角的紫发女恶魔此时正趴在地上臊眉耷眼的揉着被磕出一个豁口的右角,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视线,女恶魔百忙之中抬头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啊,打扰了。”

她从女恶魔那几乎铺满眼周的黑影中隐约读出几分歉意,于是也礼貌的回复“没事”,而后转向一旁,继续仰头看起天空。

背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没一会儿,不知用什么法子补齐了豁口的女恶魔绕到她面前,抬头看了看天空,又低头看了看她,琢磨了好一会儿才疑惑道:“你在看什么?”

第一次有人这么问,她眨了眨眼,绞尽脑汁也没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这么执着的要看天空,于是只好礼貌回答:“不关你的事。”

不知是这句话里的哪个字戳中了女恶魔多管闲事的开关,女恶魔干脆坐到她身边,也学着她的样子撑着下巴仰头看天:“是不是这样看下去就会明白?”

她无言以对,如果真如女恶魔所言一般,那她看了这么多天,再怎么迟钝也早该明白了,哪还用眼巴巴等到今天。

没等她说话,许是习惯了自言自语吧,女恶魔自顾自道,“我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放心不下一种人。”女恶魔沉默了片刻,见她没有要接话的意思,只好继续,“总是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总是追逐着某个人的背影,总是只在乎自己想做的事……你都很像。”

她要等的那个人是这个女恶魔吗?她半是茫然半是疑惑地想,但是那个人应该是男性吧?是过去太久她记错了,还是那个人……?不,应该不是,她记得那个人有说过,无论在哪个世界,那个人都会以最原本的样子出现,所以女恶魔不可能是那个人。

“……你找错人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要找的是谁,你不是他。”女恶魔的眼睛被隐藏在一片黑布似的阴影里,在女恶魔说话时,阴影如雾气一般缥缈升腾,一会儿变浓一会儿变淡,而女恶魔的表情也因此总是明晦不定,让人无从探寻,“我叫糸,你呢?”

她终于收回视线,正眼看向自称“糸”的女恶魔:“我不记得了。”她攥紧袖摆,困惑地询问,“为什么你会记得自己叫什么?”

“因为我找到了承载着我的记忆的人。”糸弯起嘴角,半自嘲半好笑的指了指自己的右角,“当你们相遇的那个瞬间,过往的一切就会在你脑中重现。不过我的情况更复杂就是了。”

“更……复杂?”

许是被她鹦鹉学舌一般的呆滞模样取悦到,糸哼哼哧哧地笑了一会儿,才摊手无奈道:“因为我啊,是个脸盲,生前都没有记住过他的长相,死后又怎么可能突然凭直觉认出来呢。”

“那——”

“说起来啊,你知道吗?成为恶魔以后,你会失去一个最让你烦恼的疾病,以此换取你全新的第二次生命。但如果遇上承载你记忆的那个人……啊太麻烦了就叫这个人‘忆人’吧,反正大家都是这么叫的,如果遇上他的话,那些你想记起的不想记起的事都会不管不顾的直接涌进你的大脑里呢,很讨厌吧?而且忆人并不是对等的,你有可能是很多人的忆人,也有可能不是任何人的忆人,甚至也会出现他是你的忆人但你不是他的——“

“……你话太多了。”而且越解释越乱。

“哈哈,经常有人这么说。”糸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脸颊,“我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性格,哎呀,真是奇怪,是脸盲的时候憋着没说出口的话现在终于找到宣泄口了吗?”

那也不用宣泄给她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吧。她抿紧嘴,但如果事实真如糸所说,那她有自信自己的忆人一定非那个人莫属,同时,她也有双倍的自信,那个人的忆人一定不是她。

如果那个人真的会失忆的话。

滚滚热风裹着沙尘掠过,她眼尖地发现远方有漆黑人影奔来,带起一片黄沙漫天,于是她下意识挪得离糸远了一些:“有人来了。”

“嗯?”糸回头看去,正好那抹人影在不远处一跃而起,展开的翅膀仿若乌云蔽日,油亮乌黑的羽毛飘飘扬扬落下。

“新!你又掉毛啦!小心翅膀秃掉!”

她可以用她仅剩的骨头发誓,在糸喊完时,名叫“新”的恶魔绝对在空中趔趄了一下,而且空中飘落的羽毛更多了。

秀秀MAGIE

全曲走
网易云音乐:秀秀_MAGIE
b站:秀秀MAGIE

我真的好喜欢白年长这首合唱TuT海隼锁死了!!!!!
这只是我的翻唱,ooc是我的!爱是他们的!

全曲走
网易云音乐:秀秀_MAGIE
b站:秀秀MAGIE

我真的好喜欢白年长这首合唱TuT海隼锁死了!!!!!
这只是我的翻唱,ooc是我的!爱是他们的!

Ushiei

2020/02/15

☆不定期占卜☆

隼「今天的幸运月是11月,6月生的人要小心哦」


隼「从明天起的三天,是出差住宾馆的工作呢…(好想一直睡觉)」

泪「加油」

隼「已经…」

隼 ₍₍ (ง ˙ω˙)ว ⁾⁾<忍不住想跳舞了

泪 ₍₍ (ง ˙ω˙)ว ⁾⁾ 

隼 ₍₍ ◝('ω'◝) ⁾⁾

泪 ₍₍ (◟'ω')◟ ⁾⁾


 →

海 ₍₍ (ง ˙ω˙)ว ⁾⁾

隼 ₍₍ ...

☆不定期占卜☆

隼「今天的幸运月是11月,6月生的人要小心哦」


隼「从明天起的三天,是出差住宾馆的工作呢…(好想一直睡觉)」

泪「加油」

隼「已经…」

隼 ₍₍ (ง ˙ω˙)ว ⁾⁾<忍不住想跳舞了

泪 ₍₍ (ง ˙ω˙)ว ⁾⁾ 

隼 ₍₍ ◝('ω'◝) ⁾⁾

泪 ₍₍ (◟'ω')◟ ⁾⁾



 →

海 ₍₍ (ง ˙ω˙)ว ⁾⁾

隼 ₍₍ (ง ˙ω˙)ว ⁾⁾

泪 ₍₍ (ง ˙ω˙)ว ⁾⁾

新 ₍₍ (ง ˙ω˙)ว ⁾⁾


春「…吃了什么不对头的东西吗?」


#没有结尾



隼「我跳起舞来只要能带动两人以上就是幸运☆」

春「幸运的基准可真特别」

画画的桶
やよいパン 对我而言就是,天堂

やよいパン

对我而言就是,天堂

やよいパン

对我而言就是,天堂

秀秀MAGIE
出个预告啦,是#月歌cos#场...

出个预告啦,是#月歌cos#场照 应该过几天发吧?

出个预告啦,是#月歌cos#场照 应该过几天发吧?

Yone
【花paro】【孝凰】桔梗*失...

【花paro】【孝凰】桔梗*失物语

(设定在上一篇)

                第一章:王与祭司

                          01.

  五年...

【花paro】【孝凰】桔梗*失物语

(设定在上一篇)

                第一章:王与祭司

                          01.

  五年前,作为一切的终结。

  明明忘却便好…偏偏又无法再次回到轨道。

                     02.

  能够听到的愿望会是什么?

      如此相近的距离,却又始终无法触及。失去的亦或是淡却的,总是在慢慢流失,一个名字,或是一段记忆,一切都永远无法再次想起。

  

    

  “君为何来?”

      “疑惑和烦恼,都可以来到这里,来到我们永恒的幽玄之国为你解答。”

  孝明心不在焉地重复着已经说了不知多少遍的话,无意抬头转移注意力时,他和旁边的白发青年眼神相撞在了一起。后者一如往常没有感情般,面无表情边听着来访者滔滔不绝念叨着自己的各种事,然后再次闭眼沉默。唯一和平常不同的是,他手上拿着的烟斗快要灭了的样子。

  紫色的烟雾渐渐消散,空气中独特的香味也跟着退却,一瞬间殿内清新了不少。

  但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不管是相撞的眼神还是熄灭的烟斗,对方的样子似乎不是很好…像是在强撑着身体。

   

  

  “凰香。”

       “……”

       “今天身体没事吧?”孝明摸了摸凰香的头, 紫色的双瞳中分明多了几丝担忧。如果是以前的凰香早就挣扎反抗别人乱摸他的头了,可是眼前这位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孝明像是有点小小失望,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

     这种事明明应该早已知道了啊。

      “无恙,王无需劳心挂念。”

        爽朗的男人温柔的笑着,与依然无表情的同伴形成鲜明的对比,似乎像是早已习惯了般,他毫不介意的开始自顾自说了起来。“这几天来访的客人越来越多,你也不用时常出现,有我在就好。”

        如同平日一样,接待了数几个小时的来访者后,空旷简朴的大殿内只剩下两人的身影。除了偶尔会有侍女进来打扫收拾还有特地来到这里的旅者,基本上这里只会回荡两人的声音——倒不如说大部分时间都是孝明在说话。

      “很困吗?”虽然凰香除了职务上外基本上都是在沉默,但相处了十多年孝明还是对自家搭档了如指掌的。“快一半时你不停在吸那个,已经超过平时的份量了吧?烟斗都已经灭了。”

        凰香右手拿着的那只烟斗里并不是什么烟草,而是来自桔梗国一种独有的奇特植物,通过晾晒加工处理的叶子可以起到一种短暂提神助兴奋的效果(类似于咖啡),但副作用就是在那之后会让人更加疲倦困乏,对身体的伤害也非常大。

        虽然很多次孝明都想制止凰香继续靠这样下去,无奈的是最近来寻求帮助的人越来越多,没有凰香在场的话一些预言告知还是无法完成,他能做的事就是尽可能解决更多的问题而不用什么都劳烦凰香。

        桔梗国的祭司一代代如此,为了能够更好倾听神的指示,一天中超过三分之二的时间都会陷入沉睡当中。有时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就不得不借助外界的手段让自己清醒起来。平时这个时间点凰香理应已经回房间做睡美人的,因为今天各种事情加上来访者的人数又增多了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

    “……”

    白发美人眼睛渐渐眯成了半月形状,看得出很明显快撑不住了。孝明看着内心心疼不已,连忙拉住凰香一起坐了下来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凰香的寝室离大殿至少要走半个小时,还没到那里估计他就已经倒下了。

    “实在支撑不住现在可以睡哦?放心待会我抱你回去好了。别看我这样,体力的话我还是挺自信的~”

     “待会还有仪式……”

     “那个没有时间规定吧?你先睡一会待会我会叫醒你的。”

     不知道凰香是睡着了还是没听见,孝明转过头看着靠着自己的搭档,小心翼翼解下自己的披肩搭在了他的身上,后者一动不动没有丝毫反应。

     “……已经睡着了啊。”

      明明桔梗国祭司的职责更多是守护王无时无刻照护服从王的指示,但很多时候孝明反到觉得凰香才是需要照顾的那个,从以前两人认识时就是那样,这家伙总是让人操碎了心。即使成为了王与祭司后两人的关系也不曾改变……

      不,没有改变是假的。

      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谎言罢了。

     “已经第五年了吗……”

      孝明默默望着大殿窗外那一丛丛没有边际的桔梗花,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黄的枫树。已经快入秋了……虽然说桔梗国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如同处在秋季,桔梗花四季常在,但是在这里住久的人还是能辨别的出现在大致的四季时节。

      对于桔梗国很多居民来说,这个季节所留给的并没有特别好的回忆。特别是孝明,五年前所发生的事,对于整个桔梗国几乎可以说是灭顶之灾的悲剧。在那之后,这个国家如同淡出了世人的视线般(虽然之前就一直很低调),远离世间远离了喧闹浮华,把一切都隐藏了起来。发展成如今这么一个神秘不知名的国度。除了悠久但仅有少数世人所知道的解惑传承,定期会有从不同国家前来拜访的旅客寻求答案,除此之外桔梗国一直都处于安静不谙事中。一直以来这就是这样一个国度,只不过五年前的灾难加紧推动了成型的步伐。

      五年前的这个时候,刚好是孝明当上桔梗国的王的第二年,也是凰香成为祭司的开始。

                           03.

  “孝明……”

  “孝明……”

    “孝…明……”

   声音一重重包围着,嘈杂声,雨声,风声,还有很多他听不到的,在四周扩散弥漫开来。熙熙攘攘甚至能听到人的心跳。

  究竟多久了……

 “那家伙就这样关着吗?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该不会死了吧?”

 “受那么重的伤他也逃不了。”

 “全村的人都逃了把他扔在这里真可怜哈哈哈。”

 “首领,今天还要玩点新花样吗?”

  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他能感受到那些人强烈的目光看了过来并不好怀意的交头接耳着。

  看来村民们已经成功逃离了,他内心的那块石头仿佛落了地。因为疼痛和饥饿而麻木的四肢已经完全动不了,加上还有不知道多少敌人包围着这里…现在的他根本逃不了,只能像一头任人宰割的羔羊,被绝望和黑暗慢慢吞没。

  就这样就好了…大家都平安撤离了……他应该也得知了消息正在赶过来和敌人斗争着,虽然兵力可能不够,但如果十二联合国的军队能赶过来……

  他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任由越来越剧烈的痛感,敌人肆无忌惮的狂笑将意识包围逐渐淹噬。灯灭油枯,消散殆尽。可是为什么还是会有点不甘心,那天没能和那个人说出的话,没能鼓起勇气做到的事。终究还是太迟了……

  他突然落了泪,嘴里重复呢喃的那个名字,似乎要越来越遥远了,如同沧海的尽头无法再次再见。

  “孝明……”

  对不起。

                     04.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体香。

 “凰香该醒了哦?仪式再不去就晚了。”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已经在了举行仪式的殿内,考虑到搭档的体力,孝明直接把熟睡的他背了过来。

 “王……”

   刚刚睡醒的青年一脸茫然的表情看着孝明,刹那间孝明有种错觉,他还是原来的那个凰香。

 “怎么了?”

 “我做了一个梦…但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没关系。”孝明揉了揉他的头发,未曾改变温柔的笑容。

 “总有一天你会想起一切来的。”

   现在的我保存着你的记忆,终有一天我会全部还给你,未曾改变的东西始终不会再变。

     神如果存在,他夺走凰香的东西,我都会一一要回来。 

 “吾神,请听汝的臣民的忏悔。”

 “吾代表汝的仆人。”

 “去给汝的国家,汝的一切带来福音。”

 “吾……”

  

  

 “汝已没有选择的机会,是死是生,汝的命已不属于汝自己。”

 

   “为什么要选中我?我明明已经拒绝了……”

 

  “这是汝的命,汝以为逃避了一年,漠视吾的呼唤就可以了吗?”

 

  “……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你已经没办法在我这里获得什么。”

 

  “可笑,吾是神,吾能做到的事汝自不需要怀疑。当然没有吾汝必死无疑,但汝拼尽全力保护身旁的那个人也要死了,这是汝想要见到的吗?”

  

  “……”

  

  “汝的愿望是?”

 

  “……能够再次待在他的身边,仅此而已。”

  

  “哪怕心甘情愿作为吾在凡世的载体,失去记忆没有思想没有感情的活物?”

  

  “……我愿意。”

  在他的身旁陪伴一世,就是我的愿望。

  耳边依稀还能听到那人拼命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大火弥漫充斥的硝烟,倒塌的房屋……被刺穿流尽血液,心脏的口似乎没有那么疼了……

  他开心的笑了,用身旁那人听不到的音量哼唱着一首陌生的歌谣,一遍又一遍。

  白色的雪花,白色的头发

  遥远的故人从何而来

  听从我的呼唤

  明日必定相见

  在那高山的尽头

  ……

  

  “孝明……”

  “凰香?!”

   再等待一下……

        明天必定会再次相见。


     大概算了一下这会是一个有点长的故事吧?至少要写十二章,故事内容非常多所以打算慢慢写哈~拖了那么久终于更了(感动)~虽然画画不好,不过如果有空的话还是会话每一章相关的插画。其他人也会陆陆续续登场,有机会的话也想加一下除了[vazzy]外的[rock down],还有黑白组等等(后面的花王大赛篇会有)~

     因为桔梗的的花语:真诚不变,无悔,永恒的爱。所以注定这个故事一开始会有点虐…不过还是希望看的人能够喜欢,过程真的会有很多糖的~还是那句话,孝凰真的太棒了!!!


Ushiei

如月恋&如月爱生诞祭2020(2020/02/14)

【じく桑的贺图】

[图片]
[图片]

☆今天是如月恋(CV:增田俊树)&如月爱(CV:MAKO)的生日☆

恋「充满了爱的日子…!」

爱「刚刚出生时的我们,就一定已经恋上了这个世界!」


恋&爱「生日,谢谢大家!」


驱「我们才是!」

雪「谢谢」

一同「生日快乐!」


☆今天是恋&爱的生日②☆

驱「恋~!生日快乐!」

恋「驱~!情人节快乐!!」

雪「生日快乐,爱」

爱「谢谢,小雪!」

新「哎呀~真是值得祝贺呢,Graflu共同生日会」

千「听起来好像很好吃…Graflu!」


☆今天是恋&爱的生日③☆

雏「哈哇哇!桌子上都是巧克力…!」

春「小雏...

【じく桑的贺图】



☆今天是如月恋(CV:增田俊树)&如月爱(CV:MAKO)的生日☆

恋「充满了爱的日子…!」

爱「刚刚出生时的我们,就一定已经恋上了这个世界!」


恋&爱「生日,谢谢大家!」


驱「我们才是!」

雪「谢谢」

一同「生日快乐!」



☆今天是恋&爱的生日②☆

驱「恋~!生日快乐!」

恋「驱~!情人节快乐!!」

雪「生日快乐,爱」

爱「谢谢,小雪!」

新「哎呀~真是值得祝贺呢,Graflu共同生日会」

千「听起来好像很好吃…Graflu!」



☆今天是恋&爱的生日③☆

雏「哈哇哇!桌子上都是巧克力…!」

春「小雏,我推荐这个哦?淋上不只是甜蜜的巧克力酱的鸡肉。是葵君的自信作!」

雏「春桑呢…!」

春「…我是…满怀心意地摆了桌子」



☆今天是恋&爱的生日④☆

葵「味道如何」

若「…唔唔唔,好好吃…!」

葵「诶,受到冲击了?;」

若「对在我还在对着初步的隔水加热苦战的时候…已经着实地升级了的同月担当男士的敬畏的心情与对自己的鼓舞的心情…!」



☆今天是恋&爱的生日⑤☆

始「明明你们才是主角,结果大家各自都自由起来了啊…(苦笑)」

恋「不不~,这才是我们理想中的生日哦,始桑!是吧?爱」

爱「是的!在我们的生日会上大家能够玩得开心…。再没有更美好的祝贺了!」



☆今天是恋&爱的生日⑥☆

恋&爱「是呢!」

始「呼,这样啊。那我就就我自己对本日的主角的二人,献上衷心的祝词。…和恋相遇。知道了爱。喜欢上了粉红色。这是如同人的温暖的象征的颜色啊。生日快乐」

恋&爱「喔,喔喔…」



☆今天是恋&爱的生日⑦☆

克「…始,始国王!屈下了膝!」

始「那个称呼还在继续着啊(笑)。今天这两人才是主角,才是国王啊」

驱「恋!爱酱是!王!恋国王」

克「驱,感觉用片假名写不太妙哟,不知为何」【注:コイキング,即鲤鱼王】

雪「爱国王的话…」



☆今天是恋&爱的生日⑧☆

恋「小雪,那里应该是女王…重点不是这个!366日,每天都有是国王的人(笑)」

爱「是这样呢(笑)。今天是我们,明天又是别人」

恋「但是就算没有王冠…」

爱「大家都一直是主角哦!」



☆今天是恋&爱的生日⑨☆

春「是气氛制造者呢。能让人精神起来」

新「不论何时都很健谈」

葵「能够随机应变又时髦」

驱「积极而精神满满…比谁都更像偶像!」

始「恋,生日…」

一同「快乐!」


恋「非常感谢!」



☆今天是恋&爱的生日⑩☆

雏「温柔的,非常善解人意!」

若「塞满了可爱成分…!」

千「上凸下…以下略。好羡慕…!」

克「看起来很温和,其实也很坚强」

雪「爱,生日…」

一同「快乐!」


爱「谢谢!」



☆今天是恋&爱的生日⑪☆


恋「对许许多多的恋!」

爱「与爱!」


恋&爱「谢谢!!」


奇迹的双子,生日快乐!


#如月恋生诞祭2020

#如月爱生诞祭2020

佐久春

2020情人節


稍微有點遲了,但還是情人節快樂


這次嘗試了草莓淋醬的巧克力蛋糕,調溫巧克力真的很難控制,失敗了三次左右QQ


不過成品看起來勉勉強強還可以...?


推しさんにたくさんの愛をあげたい💕💕

2020情人節


稍微有點遲了,但還是情人節快樂


這次嘗試了草莓淋醬的巧克力蛋糕,調溫巧克力真的很難控制,失敗了三次左右QQ


不過成品看起來勉勉強強還可以...?


推しさんにたくさんの愛をあげたい💕💕

Ushiei

2020/02/13

☆明天是情人节了哦各位☆


恋「爱!!!


爱的!!!


爱的生日!!!!


而且也是我的生日的,正是爱之日的情人节明天就到了!!!


义理也是爱…。

友情巧克力?…那是友爱。

我全都会当成爱接收下来的。请大家多多关照」


#情人节


恋「啊,不过因为不能往事务所邮寄食物和生物,所以给TSUKIPRO成员们的巧克力,就请大家代替我们享用掉吧,有机会的话请在推特上发上纪念照片!!

我们会在画面对面『啊~』地张大嘴擅自吃掉的!!」


驱「Yes!!Positive&Aggressive」


#情人节


恋「各位,会做的吧!?」


春「啊...

☆明天是情人节了哦各位☆


恋「爱!!!


爱的!!!


爱的生日!!!!


而且也是我的生日的,正是爱之日的情人节明天就到了!!!


义理也是爱…。

友情巧克力?…那是友爱。

我全都会当成爱接收下来的。请大家多多关照」


#情人节



恋「啊,不过因为不能往事务所邮寄食物和生物,所以给TSUKIPRO成员们的巧克力,就请大家代替我们享用掉吧,有机会的话请在推特上发上纪念照片!!

我们会在画面对面『啊~』地张大嘴擅自吃掉的!!」


驱「Yes!!Positive&Aggressive」


#情人节



恋「各位,会做的吧!?」


春「啊〜」

葵「啊〜!」

新「啊——呜」

驱「啊〜〜〜〜〜〜!!!!」

始「啊——」


隼「致死!致死!我致死!!等会等会我这就找100张照片出来!!!Fu!!!」


阳「我不会用隔水加热哦,对于你」

夜(吐槽也意识着巧克力…!)


#情人侠



#情人节 


恋「虽然打错字了,不过明天的TSUKIPRO,应该会以这个TAG细细地,嚎叫与情人节无关的残念男性们的悲哀的!!」



☆情人侠☆


空「情人节。真的是情人节啊。巧克力甜甜的香味擦过鼻尖……只有香味擦过鼻尖而已哦!!!!实物呢呢呢呢呢!?」


望「好奇怪啊!!?!?!?明明已经出道了!!!」


空「虽然有关系者(男性)送的!!」


#情人侠



昂「空,我做了巧克力」

空「呜哇啊啊啊!!!!在别的方向上让人羡慕啊这家伙——!!!!谢谢————!!!!!」

宗「今年感觉红宝石巧克力比较多」【注:瑞士厂家在2017年9月推出的新品种巧克力,特点是不使用任何色素,通过对一种叫『红宝石可可豆』的可可豆进行特殊加工,使做出的巧克力自然呈现粉红色】

望「没有足以分析的基础数据吧!我们!!!」

空「就是啊!!!」


守「两人都冷静一下…(苦笑)」


#情人侠



守「我也给两人买了就是了…看来,不需要吧?」

空「你在说什么呢!守人桑!!这是另一码事吧!肯定是开心的很啊!!不过我也…试着做了!请!」

宗「居然是手工制品」

空「给总是好像在胃痛的守的…正露丸风」

宗「只是团起来了而已啊」

#情人侠



望「我也…让廉做了…!!正露丸风」

宗「你们,倒想想人家是因为什么胃痛啊。首先从那里开始。还有,这个角色是啥啊」


空&望「是不受欢迎战队情人侠!!!」


#晚上就开始闹起来了

#大概是失恋RED的亲戚

#情人侠

艾波&饼干
狂草注意如月双子生日快乐w

狂草注意
如月双子生日快乐w

狂草注意
如月双子生日快乐w

o0落懿0o
可爱又帅气的恋恋生日快乐!!

可爱又帅气的恋恋生日快乐!!

可爱又帅气的恋恋生日快乐!!

sweetdog

让我打脸我自己一下下吧orz

jiku爸爸产的粮真的太香了qwqqqqq

如月双子生日快乐!

Lui老师和遥太弟弟也发了生贺祝福

Lui老师的推文满满对恋恋的感谢,而遥太弟弟就像是一般迷弟的生日祝贺文,照片里甚至还有很古早的谷子,你哪里找到的求告知门路!

截图还有遥太弟弟第一时间看到jiku爸爸产粮的感想wwww

最后一张是官方发给FC会员的情人节贺卡,下班就回去吸

各位情人节快乐哦


恋恋,生日快乐!

就算是残念的你也依旧成长成一个很棒但依旧残念的大帅哥了,为粉丝着想,也一直是黑组的气氛制造者

请继续成长成一个很棒的男人吧!

爱酱,生日快乐!

今年的你肯定还是那么温...

让我打脸我自己一下下吧orz

jiku爸爸产的粮真的太香了qwqqqqq

如月双子生日快乐!

Lui老师和遥太弟弟也发了生贺祝福

Lui老师的推文满满对恋恋的感谢,而遥太弟弟就像是一般迷弟的生日祝贺文,照片里甚至还有很古早的谷子,你哪里找到的求告知门路!

截图还有遥太弟弟第一时间看到jiku爸爸产粮的感想wwww

最后一张是官方发给FC会员的情人节贺卡,下班就回去吸

各位情人节快乐哦


恋恋,生日快乐!

就算是残念的你也依旧成长成一个很棒但依旧残念的大帅哥了,为粉丝着想,也一直是黑组的气氛制造者

请继续成长成一个很棒的男人吧!

爱酱,生日快乐!

今年的你肯定还是那么温柔,照顾Fluna的大家,也照顾自己最喜欢的哥哥,虽然你们不常见面,但是你们是最棒的兄妹❤

希望新的一年,爱酱能带给大家更多更多治愈人心的声音,关怀爱护着喜欢女神们的粉丝


如月双子,生日快乐!

o0落懿0o
情人节来一发我爱的阳夜!白年中...

情人节来一发我爱的阳夜!
白年中大法好!
我永远喜欢白年中!
画渣手残轻喷哦

情人节来一发我爱的阳夜!
白年中大法好!
我永远喜欢白年中!
画渣手残轻喷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