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ハイキュー

12187浏览    13586参与
默默耕耕

画在废纸上的一点屑图

日子过得好差 

画点看起来很幸福的东西

大部分是及影( ´▽` )ノ

画在废纸上的一点屑图

日子过得好差 

画点看起来很幸福的东西

大部分是及影( ´▽` )ノ

morimi
谢谢古馆老师我一定认真洗手!!...

谢谢古馆老师我一定认真洗手!!😭

谢谢大家的评论☺️回复可能经常不及时💦💦身边没有排girl所以回复特激动唧唧歪歪非常抱歉

谢谢古馆老师我一定认真洗手!!😭

谢谢大家的评论☺️回复可能经常不及时💦💦身边没有排girl所以回复特激动唧唧歪歪非常抱歉

七月遇景

补漫画的时候看到的ヽ(•̀ω•́ )ゝ

补漫画的时候看到的ヽ(•̀ω•́ )ゝ

morimi
邻家的调皮双子 🤔打算捣蛋

邻家的调皮双子

🤔打算捣蛋

邻家的调皮双子

🤔打算捣蛋

morimi
野岛弟的声音我🆘🆘🆘 救...

野岛弟的声音我🆘🆘🆘

救命我又开始从头看排了orz

野岛弟的声音我🆘🆘🆘

救命我又开始从头看排了orz

N-今天被举报了吗
是压墙角亲亲 ...举报可能就...

是压墙角亲亲


...举报可能就在一瞬间,且看且珍惜[猛男落泪

是压墙角亲亲


...举报可能就在一瞬间,且看且珍惜[猛男落泪

N-今天被举报了吗
送迷路小孩儿(?)回家 极有可...

送迷路小孩儿(?)回家

极有可能到后发现研磨在对家等着被接回去(不是


老黑:我想起高兴的事.gif

送迷路小孩儿(?)回家

极有可能到后发现研磨在对家等着被接回去(不是


老黑:我想起高兴的事.gif

friedtofu

HQ|和宫侑一起在无人岛上展开新生活吧!

*首次发文,ooc是我的,宫侑和小动物都是你们的。


*欢迎聊天交朋友!


*新手上路,还需磨练,有任何建议和点梗都可以告诉我♡


大家有玩动物之森吗?( ´▽` )ノ


//


  宫侑此时坐在沙发上,倾身托腮凝视着你的背影。眼前的女生一朝下来都没有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多久。清晨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游戏签到,甚至连往常的早安吻也忘掉;早餐过后便迫不及待蹲在地毯上捣弄游戏机。直至现在,你已经全神贯注投入在小森林的世界里面一整个小时,以致你毫无自觉身后的宫三岁快要发飙。


“这玩意儿真有那么好玩?”沈不住气的...

*首次发文,ooc是我的,宫侑和小动物都是你们的。


*欢迎聊天交朋友!


*新手上路,还需磨练,有任何建议和点梗都可以告诉我♡


 

大家有玩动物之森吗?( ´▽` )ノ


//


  宫侑此时坐在沙发上,倾身托腮凝视着你的背影。眼前的女生一朝下来都没有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多久。清晨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游戏签到,甚至连往常的早安吻也忘掉;早餐过后便迫不及待蹲在地毯上捣弄游戏机。直至现在,你已经全神贯注投入在小森林的世界里面一整个小时,以致你毫无自觉身后的宫三岁快要发飙。


“这玩意儿真有那么好玩?”沈不住气的宫侑终于忍不住问。
 

“......”


“喂,跟你说话呢。”


多次发问得不到回应后,宫侑终于耐不住脾气一手夺取你恨不得抱着睡觉的红蓝游戏机。说来凭他这脾气,能储着一肚子的火气到现在才爆发也是神奇。


“喂你干嘛!”


焦急如你,往常深知两人悬殊战斗力的你恨不得和他打上一架也要拿回游戏机。惜胸怀大志却不得志,宫侑凭着在亚洲男子中可谓骄人的身高未战先胜。他拿着游戏机的手高高抬起在头顶上 ,你蹦蹦跳跳也够不着他的手腕。
 

“啊啊啊啊!快给回我!”
 

“就不要,跳啊跳啊,够得着你就拿啊。”宫侑拉下眼皮吐舌,男人的三岁智商在毙了一个上午之后于此刻显露无遗。


怒羞成怒的你灵光一闪,一个蹦达跳到沙发上。凭着弹弓的助攻,你成功抢回宫侑手上的游戏机,却未料到这招就是把双面刃,赢了敌人却输了自己。你失了平衡,整个人就要倒下。眼见沙发旁的木制茶几越发近在眼前,你心想护不了头也要护着游戏机。为什么?因为还没储存进度啊!!!!!!


职业运动员的反应和速度还是值得信赖,宫侑眼明手快地护着你的头,一个向前倾便让你稳稳倒在沙发上,手还垫着你的后脑勺。而你只知道天旋地转过后,自己的脑袋安全,护在胸口前的游戏机也安然无恙。


“......”在心跳平复前,游戏机以轻松悠闲的背景音乐为你们调和气氛。宫侑垂眸看着你,一言不发,微热的气息打在你的脸上,撩的心有点痒。你对上他的目光,褐色的眸里藏着一丝怒气,但此刻却被渴望的感情盖过。


“终于肯看着......”你一声惊呼打断了宫侑的轻柔情话。

 

“储存储存!辛苦耕耘的进度可不能被宫坏蛋毁掉!”


你轻轻一按储存按钮,待游戏回到标题画面后,心满意足地关了机,准备和眼前的大男孩斗智斗勇。视线回到男人身上,宫侑沉着脸,似乎完全没有改变姿势的意思。心想不妙的你把心一横,索性把游戏机挡在脸前,闪闪缩缩地提议一起玩。


“哈?这种低智游戏会拉低本宫的智商,才不要。”眉间的皱褶显露他的嫌弃。宫先生的智商还能往下降啊?你一脸鄙夷。


“还是你比较好玩......”宫侑强行拨开挡在你们中间的游戏机,鼻尖掠过你的脸颊,唇瓣流连在肩窝。正当他打算在白哲肌肤上盖印时,你轻力捶打他的胸口,不安份的脚丫踹着他的小腿。


“啊啊啊啊!不要啊!!!”绝命反抗的你抵不过成年男子的力气,双手被他禁锢在耳旁。


“啧,吵死了。”宫侑咂嘴。


“啊你就试试玩嘛,一起玩会很开心的啊!你不是说你闲得发慌吗?”没错,正值病菌蔓延的时期,宫选手亦不得幸免,在外的排球比赛都延期,训练亦无限期推迟。见他开始迟疑,你又放大招。


“这样如何?你现在答应我,玩了你要我做什么也好!”你使出最后手段,看他挑起的眉便知这个提议成功引起宫侑的兴趣。这下如意算盘总算是打响了。


宫侑终于从你身上起来,嫌弃地伸手让你把游戏机交给他。他无语地看着标题画面缤纷治愈的小动物,半信半疑地开始了游戏。


一小时过后......


“哈???你在耍我对吧?凭什么这只臭狸猫自己作主给我起房子还要我偿债啊?建商店还要老子给你找物资材料,当我免费劳工啊?”宫侑大力用手指敲打屏幕,恨不得一个指尖捽死画面里的可爱狸猫。


“你就别跟游戏较真啦宫三岁。话说回来你的进度落后我很多欸。看,我的房子已经扩建了,你还住在帐篷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边大笑边操作一边方向键带他到你的房子旁边炫耀。


“哈???很好笑吗?给我一天时间就可以追上你还抛远你十万九千里!”你的挑衅成功令宫侑火冒三丈。


“我们用一部游戏机玩只可以创建一个无人岛,这样斗多没意思啊。”你耸肩摊手表示无奈。


“哼,你走着瞧,我说到做到。”他扯高气扬挑眉交叉双臂在胸前。话毕,他走回房间翻翻找找的掏出一部新簇簇的游戏机,骄傲地展示在你面前。


“你什么时候买了我不知道啊?你不是一向对电玩什么的没有兴趣吗?”


“我才不会花钱买这玩意儿,这是前阵子去治家玩的时候看好玩偷的,那家伙在吃饭我就顺手牵羊咯。”你好像很自豪嘛,宫先生。


宫侑开了机立马在游戏机内付钱买了同款游戏,还顺道购入了线上会员。他搓搓手掌表示一切蓄势待发。


数天过后。


肚子鸣鼓的声音逼使你离开被窝。你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丝坐起身,身旁冷却的温度告诉你枕边人已经起床好一段时间。大概是趁清早人流不多外出晨跑了吧,你心想。洗漱过后你移步到客厅,意料之外,离客厅只有几步之遥的你却听到熟悉的悠闲音乐响起。眼前的画面是宫侑把游戏机连接大电视屏幕,正写意地靠在沙发上开始在无人岛的新一天。你心里暗想自家男友安静的时候还是很帅的。宫侑感受到你的视线看了过来,见你睡醒了,嘴角勾起标志性的贱贱笑容。


“哦,醒了啊。快过来,我给你看我的建设成果!”他拍拍身旁的位置。
 

你神情自若地坐在他旁边,头自然地靠在他的肩膀上等待他发表自己的伟大成果。


“哈???为什么你的房子已经有两层高啊?还有为什么你的岛已经铺好了路......你的商店已经升级了?”你一个激灵弹起坐正。面对连番的发问,宫侑一脸得戚。


“你才玩了几天有什么可能追过我的进度啊!你是不是偷偷调换了主机?”不甘心的你对眼前结果难以置信。宫侑却气定神闲,他耸肩表示本宫的智商跟你没法比。你赖着他要他告诉你怎样才可以玩得那么快,最终宫侑敌不过你的烦人追问。


“好啦好啦,真吵啊你。平日说你笨真是没说错。你把主机的时间日期改改就可以过渡得快点啊,这也想不到吗?说你笨就是笨,智商无下限,快要被你蠢哭。”被一连串的毒舌发言攻击,你气得无法思考。

 

“人家这是佛系游戏,哪有你这样玩的!游戏乐趣都没有了!再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想到,我是固守享受游戏的原则!你这样是赖皮,幼稚鬼,自作聪明!”回击后你暗暗心虚,虽然自己是真的没有想到还可以这样玩......


“哈?你刚说什么???”你们总能找到最恰当的语言和行为激怒对方,于是又一场属于小朋友的争吵在清晨展开了。

 

一小时过后,吃过早餐的你们彷佛刚才没有打斗般,又依偎着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打电玩。你抱膝坐在他的大长腿中间,背靠着他久经锻炼累积下来的坚实胸膛。他把下巴搁在你的颈窝上,用环抱你的姿势拿着游戏机。


经过一番幼稚斗争后,你们发现与其竞争不如互助互利。因此发展成现在,你们连线到对方的小岛收集素材,然后闭门造车。
 

“哇...侑你的小岛已经集齐了所有水果了......”


“还用说,凭我的人脉这种事是不可能难倒我。翔阳君、北前辈、角名都有玩。”

 

“啊!那我也要加他们好友一起玩!


 “不行,你只可以去我的小岛玩,不可以去其他男人的小岛玩。”
 

“啧,小气鬼。”


“啊??你再说一遍。”


“我说,小气鬼!小气鬼小气鬼!”


宫侑一把拿过你的游戏机连同自己的放在一旁,环抱你的手臂收紧了些,刘海扫过你的颈项搔得你心痒痒的。


“再说一遍?”微热的气息落在后颈处,你感觉到自己的体温直线上升。宫侑看见你赤红的耳尖,对自己的杰作心满意足。


“小气鬼...慢......慢着!储...”


“好好好,储存是吧”他侧头伸出一只手,另一只抱着你的手没有放松力度。他三两下就替两部游戏机储存好进度,双臂再次把你禁锢在他的怀抱内。细碎的吻落在你的耳尖,又一路顺着脖子,到脸颊,不冷落任何一寸肌肤。


“好了,现在轮到你听我要求了吧?”


 



 


morimi

我哭了,北队——————

我哭了,北队——————

清玖九玖

【古佐久古】Loser

*ooc与私设预警

*我流古佐久古攻受无差

*4K字,放弃格式了


————————

      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管得着吗!”——《人间草木》汪曾祺


    古森元也第一次遇见佐久早圣臣,是在中学的东京都模拟合宿里。那时的佐久早圣臣,虽然怕生,洁癖却还没现在重。打完球后会和队友小小地击掌,也允许队友碰他的肩膀。但多数时间,佐久早都在一旁乖乖地站着不说话。

    他很被动,除非碰上古...

*ooc与私设预警

*我流古佐久古攻受无差

*4K字,放弃格式了



————————

      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管得着吗!”——《人间草木》汪曾祺

 

    古森元也第一次遇见佐久早圣臣,是在中学的东京都模拟合宿里。那时的佐久早圣臣,虽然怕生,洁癖却还没现在重。打完球后会和队友小小地击掌,也允许队友碰他的肩膀。但多数时间,佐久早都在一旁乖乖地站着不说话。

    他很被动,除非碰上古森元也。

    古森在一次练习中接到了佐久早的扣球,网那边的孩子纷纷露出震惊的神色:不是吧!佐久早さん的球被接住了!!!而被接住球的本人,皱着眉毛,目光穿过球网,盯着刚起身的古森。

    休息时,他拿着水瓶走向古森元也,可怕的气场在那时就稍见雏形。

    “你叫古森元也对吧,高中准备去哪个学校。”

    古森并不吃惊这位引人瞩目的攻手会来找他。事实上,古森元也认识很多强校的攻手,大都是在比赛中他接住了球,然后被扣球的攻手们放话:明年我一定不会让你碰到球。独一无二的是,佐久早是第一个问他“高中想去哪里”的攻手。

    “这个还没考虑过,要看家长。”乖宝宝古森笑着回答他,忍不住多看了他眉上两点有点独特的痣。

    “你有打算去井闼山吗。”

    井闼山,东京都所有打排球的国中少年梦寐以求的学校。高中球队最难的就是保持球风和实力,每一年的队员更换,都会暗藏无法预料的波澜。但井闼山凭借优秀生源和魔鬼训练,稳稳屹立在全国优胜候补的位置。

      “我说了没有想过啦……”古森还是好脾气地说话,他有点搞不懂为什么面前这个气场越来越压抑的男生在纠结这个问题。

      “那我觉得你最好去井闼山,不然你以后的学校遇上我必然会输。”这句有一点强词夺理又极度自我的话没有让古森生气,作为很多攻手讨厌但却赞赏的自由人,他听过很多这种类型的句子,也自然地理解这句话里的隐含意义。

      “佐久早さん,其实你怕的是遇上我吗?”

      对方谨慎地别过毛茸茸的脑袋。几秒过后,那张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眼睛再一次直视古森。

      “那么,古森元也,我和你进行一场赌注吧。”

      “别……”

      “全中大会预选,如果遇见了,我不会让你接住超过五个我扣的球。”

      古森挑了一下他自己的眉毛,少年的胜负欲一下子涌上来。尽管拿比赛结果作为赌注过于幼稚和不负责,但老实说,他不觉得自己会输。

      “如果真如你所言,那么我高中就去井闼山。”古森脱口而出的话没有敬语,他因为强劲对手的挑战而兴奋。此时若是说出“我将成为你的后盾”这句话像是自损气势,可古森得承认,无论结果如何,他都想要和面前的男孩搭档。

      “佐久早圣臣。幸会。”

      “古森元也。请多指教。”

      两只带着一点汗液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天时地利人尚不和,古森元也和佐久早圣臣成了对手。

      对决的日子早就定好,提前半个月拿到的比赛表被古森元也看了很多次。如果双方都表现良好, 就可以在四分之一决赛的赛场上遇见。

      队友把毛巾递给他,吐槽着东京六月高温难耐。话题随心所欲地发展,不可避免地谈到了全中大会。

      “说起来,我们会遇上那个佐草所在的队伍啊。”

      “佐久早。”古森把单子收起来,纠正队友的音调错误。

       “噢噢,好的。遇上他就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啊,就像很多攻手遇上古森你一样。”

       “遇上强手不好吗?”

       “好是好,但……学校说三年级打完全中大会就退场,输了总有一点遗憾。”队友拿自己的手扇风,扁扁嘴,“我以为古森是稳妥派的呢。”

      没等古森回复,队友就离开了他旁边,继续练习发球。

      室内的高温没有让古森的脑袋变得昏昏沉沉,机灵的自由人清楚地知道,只有足够的实力,才敢称为稳妥。从遇上佐久早之后,他就抛弃了那份坐井观天般的稳妥。他甘愿为了那个有点不真实的赌约,化身为激进的海燕,即使身上已经留下显眼的伤痕,也从来不会对其感到后悔。

      就算在体育场馆内看见球在自己面前落地,也不会。

      应援的声浪很是刺耳,队友们低着头向前来观赛的人道谢。滴落在地板上留下的深色水渍分不清是汗水或是其他物质。

      “对不起,古森,明明你接下了那么多的球。”现任队长抱住古森,无力地哭着。

      古森元也拍着队长的背,没有说话。这次是他的目光穿过人群,对上了正在喝水的佐久早的眼睛。

      佐久早没有移开目光,甚至是更早一刻盯住了他。两个人隔着半个球场,无视走动的人群和吵闹的声音,一动不动地互相看着。

       “我输了,佐久早/古森。”他接下的球其实远不止五个,他也看得懂佐久早眼里的复杂。古森元也只是觉得自己有点好笑,他赢了佐久早,输了比赛。更麻烦的是他不觉得自己有多伤心,反而心中是一腔的、像才遇见佐久早时的兴奋。

      古森拖着有点疲劳的身子走到家。晚上,他们家开了家庭会议,古森夫妇同意了孩子继续打排球的愿望,并且由衷地为孩子自己做出的决定而高兴。

      天时地利人和,古森元也和佐久早圣臣心想事成,成为了搭档。

      井闼山学院排球部因为新入部的两位优秀选手而继续所向披靡。这一对让全国高校排球队大惊失色的组合,稳稳地捧住了IH的冠军奖杯。

      “佐久早同学,古森同学,你们好,我是月刊排球的记者。首先恭喜井闼山学院获得了IH的冠军。”

      古森元也和佐久早圣臣并肩站在镜头的前方,接受记者的采访。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大家将你们与兵库的宫双子共同评选为了比赛里最让人想要喝彩的搭档,对此,你们的看法是什么呢。”

      这一个突然有点暧昧不清的问题在古森心里敲起了警钟。如果回答肯定,就可能会被外界说成自大,反之则是虚伪。

      “实至名归。”佐久早在古森还在思考的时候开口,“我们若不能带来强力的效应,那为何还要组成搭档。”

      十分大胆的回答让场面有点安静,古森在心里为佐久早鼓掌。他在镜头前面保持着他的笑脸接话;“能和强大的队友一起战斗我很荣幸,很感谢大家对我们的肯定。”

      后来,这段对优秀的选手的采访总在兵库的稻荷崎高校被拿出来津津乐道。

      “他们完全不怕你俩啊,侑,治。”

      “春高会让这两个东京小子好看的!!!”

      “自大的笨蛋不好好练球在这里口嗨什么呢。”

       每当这段采访被提起一次,就会有一堆照片出现在一位优秀黑发副攻的手机里。

      可是,稻荷崎与井闼山并没有在同年的春高赛场上遇见。

      古森元也趴在地上,左手离那颗因为作用力被弹起来的球只有半尺远。灼热的灯光一瞬间让他有点恍惚。

      结束了。井闼山的三年级们正式告别高中比赛,他们搀扶着饭绳前辈走出赛场。前辈脚下的绷带苍白而又真实,古森迟到两年的悲痛感来势汹汹。

      没有谁会受到埋怨,也没有谁会埋怨别人,大家回酒店的路上就这样沉默着,各自知道并没有什么可以后悔的。哭得最惨的三年级,哭得悲伤的一年级,与哭不出来的二年级。扛着旗子的应援团抹着眼泪,和两年前的那个下午很像。

      “还好古森和佐久早不是我们的对手啊。”

      “对,谁打球打得过这两个人。”

      梦里,中学的队友们开着玩笑,然后猛地盯住了他

     他从自己的床铺上惊醒,在黑暗里睁着明亮的双眼,看不见任何东西。白天,他还得作为井闼山的一号守护神,排解一年级们的心理创伤。大家都很强大,可大家也都才是高中生。

      流不出来的泪水似乎堵住了他的心脏,他被压得喘不过去,记忆碎片从脑子里冒出来。

       饭绳前辈很好,能够理解佐久早的洁癖与怕生。每次的训练都不会拆散这对搭档。他喜欢和三年级其他前辈在两人面前开玩笑:佐久早最近的要球越来越苛刻了,都是因为古森惯着他。

      另一位前辈接住他的话:古森也越来越肆无忌惮地碰球了,还不是因为佐久早全都能打过去。

      大家就着两个可爱后辈的事情哈哈大笑,在教练来后统统被罚发球一百个。

       这些,在以后的井闼山学院排球馆内再也见不到了。

      “古森?”

      他以为邻床的佐久早已经睡着了。当佐久早的声音传入他耳朵的时候,他一下子很慌张。

      “我吵到你了吗,佐久早?”

“没有,我感觉你不太好。果然。”

      床头的暖光灯被打开,被黑暗笼罩的恐惧消失了大半。

      佐久早从床上坐起来。这个场景古森不知道该不该笑。佐久早的床上铺着自己的毯子,酒店的被子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而佐久早的被子和毯子,都印着和他外在形象很不符的小泰迪熊。

      顶着一头没有打理过黑发和盖着小泰迪熊被子的佐久早在古森眼里很可爱,大概连同队的队友们都从来不敢想象平时总是低气压的王牌背地里如此温柔。

      “看见我就心情好多了吗?不要笑啦古森……”佐久早别开他的视线,手捏着被子。

      古森元也埋下脑袋。被说中了,只要看着佐久早他心情就会好很多。

      从不打不相识到互相依靠,古森能够真切地感到自己因为佐久早改变了多少。

      他从小到中学的评价都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他好看的笑容总是感染很多亲戚。大家都在表扬他,却隐隐约约有一点捧杀的意味。

      古森清楚地记得,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他在公园里第一次接触了排球。他告诉妈妈,他想学排球。妈妈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古森害怕了。长大后的古森知道妈妈的惊讶没有恶意,但小时候的古森认为那是失望。古森元也在决定去学排球的那个中午,开始隐藏自己的想法。

      教练问他,你想打什么位置。古森想了想,说:我都可以。后来他成为了自由人。

      他随着父母的意愿进入某所中学,他因为认识的教练进入了排球部。最开始,队友有不喜欢他的,理由很单纯:古森元也的好脾气好受欢迎但我不喜欢。

      佐久早的出现打破了这扭曲的平和。当他毫不讲理地强行和古森打赌那一刻,古森埋藏已久的想法破壳了。

      和佐久早一起必须随时随刻地思考。训练时候要考虑讨厌的旋转该怎么中止,日常生活要考虑如何安全地经过“细菌培养基地”,甚至在佐久早因为伤口崩溃的时候也要考虑怎样让他相信“棉签很干净不会被感染”。

      没有佐久早,没有今天的“高中第一自由人”。他知道自己也是一个从失败里走出来的人,没有必要伤感其他人。

      何况,自私地说,佐久早还在自己身边。

      “抱歉,圣臣。我好多了。”古森元也抬起脑袋,手轻轻按灭灯光。

      “哦,那好好睡觉……等等,你刚刚叫我……”

      古森突然有点后悔熄灭了灯,他很想知道现在佐久早的表情。

      “你知道吗,你让我睡不着觉了。”佐久早声音有点沉闷,应该是从被子里传出来的,“所以,元也。虽然很不好,你也别想睡觉了。”

      如他所愿,古森元也的睡意被驱赶地一干二净。

      “元也,我喜欢你。”

      佐久早圣臣改变了古森元也,而对于佐久早本人来说,又何尝不是?

      我们本就相信,没有谁是没栽过跟头的人。是一个失败者又怎样。

      等古森元也被早晨的起床服务喊醒,意识到新的一天已经来了时,佐久早还像个孩子一样睡在他旁边。


END


————胡言乱语—————

别问,问就是我的原因。想写这篇很久了。很早以前就在想为什么这么好的cp参与度那么少。Loser指的是故事里的人物们,也私心指本人。就像云雀教练说的:“没有人没失败过。”“正因为我是一个loser,所以我狂吠也没有关系。”希望拿此篇鼓励一下正在经历失败的我。

楠安

【排球乙女】当你变成水壶(2)

前篇戳这里 

又是一次忘记保存结果要重新写呜呜呜

all你

沙雕向

ooc归我

变成水壶的你×爱喝水的他们

以下正文


“噗嗤,哈哈哈哈哈,怎么还来认亲了?”月岛笑到捂住肚子


“唉..阿月,你也别这样,那个...同学?请问你....智力还正常吗?”山口小心翼翼的问你


草,老娘正常的很


“我不是神经病!!!我真的是水壶啊呜呜!!”


“哦?那怎么喝水呢”月岛准备戳破这个谎言


狗蛋!快告诉我怎么喝水!!


「我不叫狗...」


🐴的别bb,快告诉我


「亲他就可以喂水了!🐛🐛🐛!」


我再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

前篇戳这里 

又是一次忘记保存结果要重新写呜呜呜

all你

沙雕向

ooc归我

变成水壶的你×爱喝水的他们

以下正文


“噗嗤,哈哈哈哈哈,怎么还来认亲了?”月岛笑到捂住肚子


“唉..阿月,你也别这样,那个...同学?请问你....智力还正常吗?”山口小心翼翼的问你


草,老娘正常的很


“我不是神经病!!!我真的是水壶啊呜呜!!”


“哦?那怎么喝水呢”月岛准备戳破这个谎言


狗蛋!快告诉我怎么喝水!!


「我不叫狗...」


🐴的别bb,快告诉我


「亲他就可以喂水了!🐛🐛🐛!」


我再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


「对不起...我查一下」


「查到了!宁试试掰块肉下来?」


“卟~”


“哇哦~好duang~我自己可以喝吗?”


「可以...」


“嗷呜,吧唧吧唧吧唧,喔~!”


“可以的!但是我为什么要做他们的水杯,我做自己的水杯不行吗”


「你的老公们一个个站在你眼前,你忍心走吗」


你说的也是


乌野的大家敢来了


“唉?!我水杯呢!影山!你看到没!是不是你拿走了!”小太阳冲过来,在附近探头探脑的找着水杯


“白痴!我才没有拿”


“月岛!你看见我的水杯没有!”


月岛笑了一下,指了指你


“我们的水杯在她那?她是谁?乌野的新助理吗?”


“噗嗤,果然是笨蛋”


“同学!请把我们的水杯交出来!”小太阳义正言辞的说


“喂,笨蛋日向,我说的是,她是我们的水杯”月岛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全员の疑惑


然后你开始疯狂的掰肉,直到他们都相信了为止


平静了一阵子


“我还是自己出去重新买水杯吧”月岛の嫌弃


“...”影山の沉默


“喔——!!!太酷了!!!”小太阳の捧场


“啊啊啊是别的队都没有的美女水杯!”noyaの兴奋


“我会永远喜欢清水的”田中の专一


“那你先找个地方安顿住下吧,对了,同学,你的名字是?”大地の淡定


[哦哦哦!!!]


“你叫那么大声干嘛啊,会扰民的,笨蛋”


[我突然想起来我没有自我介绍!!]


[大家好!!!!老娘!啊不!我的名字是!oooo!希望以后多多关照!!!]


“还是不敢相信啊...”山口の疑惑


此时你感觉到有一股炽热的视线


你转过头


看见了一脸凶狠留级五年的(bushi)东峰学长


“啊……你好”东峰の慢半拍


“oo同学穿那么少不冷吗?”suga麻麻の关心


“如果在想住哪里的话,那么来我家好了”清水の热情


[谢谢美女酱!!!!呜呜呜呜我爱你!!!但是!不用麻烦了!我有地方住!]


[那么,各位拜拜啦,明天见]你挥挥手,匆忙出校


跨出校门,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清爽


这就是,动漫里的世界啊


街上


你漫无目际的晃着


[啊——唔,随便找个天桥睡吧=.=]你犯困的打了个哈气


“还好,手机还在,定个闹钟...”


你定了个3:00的闹钟


☆恭喜打成“早睡早起”成就


[擦,哪个人十一点睡三点起的...]


「那人不就是你吗...」


旺财,闭嘴


「我刚才不是还叫富贵吗...」


话说,旺财,你真的不打算给我准备一下豪车别墅之类的?


「没有啊,就连我也要跟着你一起躺着硬不拉几的地板....」


我真就没有别的小说里面女主那待遇??


「你不是女主...你是水壶、水壶」


草,一跟你聊天就来气,睡了睡了


你闭上眼,脑子里想的是今后的生活到底该怎么办


真就睡大街??


「你别瞎想」


呜呜呜呜,狗蛋,你学会关心爹地了


「我是说,我的思维和你连在一起,你瞎想我也睡不着」


信不信我把你拔了...我也不缺这一根头发


「别别别」


夜里,你做了个梦


你被一只大蜘蛛吐的丝缠住了


[啊啊啊啊啊!!我不好吃!!!放我下来!!!]你用力的瞪着


但还是逃脱不了茧的束缚


眼看大蜘蛛摇摇晃晃的把你抓起来


这种摇晃感...持续了好久


-未完待续-


此时的大地爸爸和suga麻麻正在熬夜帮你办理入学手续


而我在熬夜产无脑粮


作者bb时间:

你们真的就不觉得最后做的那个梦暗示着什么吗


还有就是,一般我发完作品之后不出其他情况我应该会在之后的两三天再上线(怕看到自己的作品冷冷清清的呜呜)所以有留言或者评论我应该会很久才回复(虽然应该也没有)



文笔不佳 致歉








阿达哈哈番

拍照的时候头再靠近一点  射射

拍照的时候头再靠近一点  射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