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バンドリ

70122浏览    1035参与
reiharuholic

自制的表格?类似于交友卡的东西

想用的话请自取就好!(顺便我也想要好友)

自制的表格?类似于交友卡的东西

想用的话请自取就好!(顺便我也想要好友)

_影葵煦

假期摸鱼

大家一起戴上猫耳叭(5/5)

因为sayo是犬派所以就让她戴上了狗耳朵x

假期摸鱼

大家一起戴上猫耳叭(5/5)

因为sayo是犬派所以就让她戴上了狗耳朵x

ɴᴀᴋᴜ ♡

- 今井 リサ  BLACK SHOUT ver. -


CN:原PO

PHX:@椎名電電電電電電電電電電

后期:原PO&@椎名電電電電電電電電電電


*一单打歌服声优版本和角色版本的衣服在细节上有些许不同,这次的片子发型服装造型参考声优,不喜勿喷


*虽然发型是参考声优,但是毕竟脸长得不一样…和仿妆不仿人一个道理,杠精请绕道


*无论是Lisa还是Yurika还是由贵儿都很喜欢,这个版本只是抱着对Live的向往和对舞台的憧憬满足自己的一个小小愿望,喜欢就看看吧,不喜欢请手下留情

- 今井 リサ  BLACK SHOUT ver. -


CN:原PO

PHX:@椎名電電電電電電電電電電

后期:原PO&@椎名電電電電電電電電電電


*一单打歌服声优版本和角色版本的衣服在细节上有些许不同,这次的片子发型服装造型参考声优,不喜勿喷


*虽然发型是参考声优,但是毕竟脸长得不一样…和仿妆不仿人一个道理,杠精请绕道


*无论是Lisa还是Yurika还是由贵儿都很喜欢,这个版本只是抱着对Live的向往和对舞台的憧憬满足自己的一个小小愿望,喜欢就看看吧,不喜欢请手下留情

桑桑正牌女友

[みなと]奥沢!それは恋やぞ。(奥泽,那是恋爱哦)


图源:匿名

翻译:俺

校对:@KRR正牌女友阿桑桑桑桑

嵌字:匿名


[みなと]奥沢!それは恋やぞ。(奥泽,那是恋爱哦)


图源:匿名

翻译:俺

校对:@KRR正牌女友阿桑桑桑桑

嵌字:匿名


_影葵煦

大家都带上猫耳朵叭(2/5)~

我就是喜欢看ykn脸红的样子~

大家都带上猫耳朵叭(2/5)~

我就是喜欢看ykn脸红的样子~

白卷

【リサゆき/ゆきリサ】关于边走路边看手机的小事

听过約束来趁热打甜🙏

突发流水账,没有内容,请慎!


——————————————


“想不想吃章鱼烧?”

今井莉莎敲下发送之后开始在贴图里翻找合适的表情。冬天天气冷,她时而把右手放进口袋里左手拨弄手机,过一会儿又换一下。贴图里的小猫咪很可爱,但她知道如果发了这个的话,多半又要一时半会收不到回信了。所以她最终相中了一只捧着桃心的兔子,正打算发出去,上一条的未读突然跳成了已读。

“你做的?”

对面反问回来,看来已经从午觉里醒了。莉莎笑吟吟地选中了刚刚准备发送的贴图,看一只小兔子弹出在自己这一侧的对话框上,又在后面跟一句:“想什么呢,买的!”

消息发出的一瞬间就被标上了已读...


听过約束来趁热打甜🙏

突发流水账,没有内容,请慎!


——————————————


“想不想吃章鱼烧?”

今井莉莎敲下发送之后开始在贴图里翻找合适的表情。冬天天气冷,她时而把右手放进口袋里左手拨弄手机,过一会儿又换一下。贴图里的小猫咪很可爱,但她知道如果发了这个的话,多半又要一时半会收不到回信了。所以她最终相中了一只捧着桃心的兔子,正打算发出去,上一条的未读突然跳成了已读。

“你做的?”

对面反问回来,看来已经从午觉里醒了。莉莎笑吟吟地选中了刚刚准备发送的贴图,看一只小兔子弹出在自己这一侧的对话框上,又在后面跟一句:“想什么呢,买的!”

消息发出的一瞬间就被标上了已读,在回信之前却空出了一小段迟疑的时间,才说:“那算了。”

莉莎噗嗤一下笑出来,每次不管自己怎么选适合的符号和表情,都敌不过对面三言两语里透出的可爱。她打出一句“好吧好吧”,发送前突然动了坏心眼,把字面的东西改成了一张猫咪贴图。对面果然没了动静,绝对看呆了。笑过以后莉莎心满意足地揣起来手机,在卖章鱼烧的小店子旁边驻足偷看了好一会儿。指不定就能学会怎么做呢。


最后莉莎拎了些水果回家去,准备切个简单的水果盘。她只是出来买点夜宵用的食材,为今晚熬夜做个准备。——说是夜宵,其实吃什么都不重要,能够在创作神经紧绷的夜里让人舒一口气,放松下来简单聊聊天,那效果就起到了。

离家还有两个路口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了通知音,是属于同居人的特别铃声。她连忙三步并两步跑过剩下的一段斑马线,看见那人发给她一张照片:她家的猫仰面朝天,在两打书中间以奇怪的姿势睡着了。

她说:“其实友希那睡着的时候也是这样子的噢。”

对面回:“真的假的?”


她们家的双人床靠墙放。因为每天早上都要提前起来做早餐,所以莉莎睡在比较容易下床的外侧,友希那就睡在莉莎和墙之间。有时候小情侣傍晚在靠墙那边抱抱蹭蹭,结果就那么顺势睡着了,今井莉莎一醒来就能看见熟睡的恋人被挤在中间,为了避开冷冰冰的墙面而无意识朝她这一侧缩过来的样子。

“真的☆!”她一边回复一边饶有兴致地回忆那个场面,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下一个路口。左手边那条小巷子里常有流浪猫,友希那动不动总会跑出来溜达两圈,回家之后就要被家里的小主子生闷气。莉莎把水果放在脚边,从包里掏出准备好的一小袋猫粮,往巷子深处推了推,不过一会儿就有了动静。

先出来的这只是三花。莉莎从巷子口静静地往里看,不敢打扰。然后这只是煤球。……诶,这里居然还有橘猫,新来的?

她看得兴起,不注意时手机又滴滴滴响了起来,惊跑了几只野猫,吓得她也赶紧提起水果带子,打开手机看消息。


“被家里的猫发脾气的时候我可不会帮你。”

诶?她冲着恋人发来的消息眨眨眼又歪歪头。反应过来时连忙朝家的方向看去。这些年来看惯了的那个人只在睡衣外面披了条毛毯就倚在门口,端着手机,一直朝她的方向盯过来。

莉莎“哇”地一声飞奔过去:真是的你这样冷不冷!她伸手要抱住这个人,又停下来,三下两下解开棉衣的扣子才把恋人往自己怀里揣。友希那浅浅地回应她,用手往她腰上一钩,跟她说,因为你今天回来得很慢我才出来等。

“可是我什么也没做……”莉莎一头雾水。喂野猫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去的超市也是平时那家,也没绕远路……,“啊,是因为我路上看手机了?”


“看我的消息?”友希那要接过那带水果,夺来夺去莉莎却不肯给,她只好单拎起一边的提手。这是有效的妥协,两个人靠近了些,一人拎着一只提手朝家门走去。“可不是莉莎先给我发消息的吗。”——怎么能怪我呢?

莉莎轻轻哼一声,装出闹别扭的样子:“那我下次不发了?”

她本以为自己这个不爱动容的心上人会回给她一句“不发就不发了”,没想到对方插进锁孔的钥匙却一顿再顿。这个人低着一张好看的脸,拎着塑料袋的半边提手,只在睡衣外面披条毛毯就站在她旁边,露出犯了难的表情。

_影葵煦
下次画彩彩哭哭 嘿嘿www 咸...

下次画彩彩哭哭 嘿嘿www

咸鱼摸鱼超快乐!!


下次画彩彩哭哭 嘿嘿www

咸鱼摸鱼超快乐!!


Emm_Lin

【りさよき】温暖的蔷薇辉石

* 角色死亡警告 角色死亡警告 角色死亡警告

* 渣文笔警告 渣文笔警告 渣文笔警告

* 这次想写一个刀子

* 可能有ooc


对于有希那来说,这是普通的一天。晚上结束工作后,和经纪人一起去了一家一直想去的餐厅吃饭。吃完饭后,两个人就分手各自回家。


回家,打开家门,一如往常迎接她的是一只橘色的猫儿。有希那蹲下,摸了摸这只一直在她脚边撒娇的猫儿,径直走进了家里。屋子里的摆设非常简单。如果让她的粉丝知道,他们火遍全日本甚至在全世界都有一定知名度的偶像歌手就住在这样简单的屋子里,他们可能会惊掉下巴。


不过对于这间屋子的...

* 角色死亡警告 角色死亡警告 角色死亡警告

* 渣文笔警告 渣文笔警告 渣文笔警告

* 这次想写一个刀子

* 可能有ooc


对于有希那来说,这是普通的一天。晚上结束工作后,和经纪人一起去了一家一直想去的餐厅吃饭。吃完饭后,两个人就分手各自回家。


回家,打开家门,一如往常迎接她的是一只橘色的猫儿。有希那蹲下,摸了摸这只一直在她脚边撒娇的猫儿,径直走进了家里。屋子里的摆设非常简单。如果让她的粉丝知道,他们火遍全日本甚至在全世界都有一定知名度的偶像歌手就住在这样简单的屋子里,他们可能会惊掉下巴。


不过对于这间屋子的主人来说,这正符合她的心意,在高中的时候,因为家庭的原因,她的心中就只有音乐,生活中的一切最终都必须服务于她登上Future world festival的梦想。从那时起,她就养成了自律克己的性格,对于房子的布局这样的事情,用她的话说,“不想在这样的事情上浪费太多的精力。”


当然,这件房子也不是从一开始就像这样的。


那是在她们高中毕业之后,Roselia如她们所愿登上了FWF。在那之后,对于五人来说这个乐队成立的目的已经实现,而且成员们也都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自然而然的就选择解散,各自走各自不同的路。有希那选择和她的恋人今井莉莎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因为学校离二人的家有一点距离,当然更是因为她们想要在一个不会受到打扰的空间来发展她们之间的感情,她们就在学校旁边租下了这一间屋子。


那个时候,虽然有希那每一天只专注在她自己的学习和作为一个出道歌手的工作上,她们共同的家却总是井井有条。自然,这都是今井莉莎的功劳,她作为一个大学生的学习生活也没并不能算作轻松,但她总是会腾出时间来装饰打理她们共同的家,给她的的恋人做饭,烤她最喜欢的曲奇。对于莉莎来说,她做这一切不仅仅是因为她们是恋人,更因为她想让有希那不用担心生活中的任何事情,能够专心致志的追求她的梦想。


现在,在这间屋子里,有希那环顾四周,仅有的两个与今井莉莎有关系的东西之一,就是墙上挂着的红色贝斯,也是有希那今天中午回家的目的之一。她走到墙边,小心翼翼的从墙上取下了那一把贝斯。之后,她把贝斯装进了琴盒里,放在门口,走进了卧室里。有希那从卧室的床头柜上拿起一个相框,只不过里面装的不是照片,而是一张写着字的纸条。只看需一眼,就知道这一张纸条经历过多重的磨难。即便已经被无数次的抚平,封存在相框里数年,上面的折痕依然清晰可见,上面的字迹,也因为水渍和如贝斯一样的红色而难以阅读。不过这对于有希那来说不是问题,上满所写的内容,早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她的心里,每一天都会在她的心中无数次的回响。


有希那取出了纸条,小心翼翼的将其收好,放到衣服的口袋里,到门口背上了刚才取下来的贝斯,戴上口罩,完成作为一个艺人所必要的变装,走出家门。她家离电车站不远,而且非常巧的是,她刚刚到达站台,她所要乘坐的那一班电车正好到站。她走进电车,找到了一个座位。这一班电车可以直接带着她到她所要去的地方,刚刚结束一天工作的她也有些许的劳累,电车开动没有多久,她就靠着怀中的琴盒,睡了过去。


她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雨夜,对面站立的不是别人,正式她自己。她仔细一看,即便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即便粉丝总是说她“冻龄”,她还是能够看出她所面对的另一个“有希那”,是大学时候的自己。在她还没有搞清楚情况的时候,对面的“有希那”居然先开口了,“莉莎,你签上写的愿望是什么?”她被这句话吓到了,这的确是她曾经说过的话,她低头看看自己,发现自己变成了居然变成了自己的恋人曾经的模样。而当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更加巨大的恐惧充斥了她的内心,她永远都记得当时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发生了什么。


刺眼的车灯,急刹时车轮与地面摩擦产生的尖叫,全身传来的剧痛忽然惊醒了她。她大口喘着出气,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还是四肢完好的坐在电车上,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然而这场梦却太过真实。稍微缓过来之后,她发现自己脸上竟然有液滴流过的感觉,她伸手去擦拭那发现居然是自己的泪水,她赶紧把泪水擦拭赶紧,这么多年来,这应该是她第二次流泪,上一次,还是那个雨夜的时候。


她记得那天是七夕节。还是大学生的她和她的恋人一起约好了,放学后要到附近的寺庙一起写许愿诗笺,可惜老天爷不给面子,当她们开始写的时候,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后来雨越下越大,她跟她的恋人说,要不然今天就先回家,等雨停了之后在来把诗笺挂上去。看着越下越大的雨,她的恋人也同意的了她的提议。在回家的路上,她向自己的恋人问道“莉莎,你签上写的愿望是什么?”之后就像那个梦一样,一辆在雨天打滑的汽车突然朝他们冲来,她的恋人一把把她推开,自己却重重的被汽车撞到在地。


那一刻,她真的被吓傻了,她没有管肇事逃逸的汽车,她冲到她恋人的身边。她没有大喊,或者说,她已经不知道能喊些什么了。她跪在她恋人的身边,不顾瓢泼的大雨,双手紧握着她恋人的手。当她稍稍反应过来,便开始疯狂的大喊她恋人的名字,看着她的鲜红的血液在雨水中消散开了,又慢慢染红了她棕色头发。她自己的泪水,也与雨水混杂在一起。


当她的恋人被送到医院后没多久,她就在手术室外等到了医生,当她还没有来得及向医生问出一句话,医生朝着她摇了摇头。她呆立在原地,尝试处理巨大的信息量。医生开口说:”您就是,有希那小姐是吧?“是的“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了医生的问题。


“是这样的,今井莉莎小姐身上的其他物品,之后我们会整理好交给您。但这个,”医生伸出手,“是她被送到这里的时候一直紧握在手里的东西,我觉得还是亲手交给您比较好。”有希那接过了医生手中的东西,那是一张褶皱的,被雨水和血水浸湿的诗笺,上面写着“想让有希那幸福,想和她到全世界去开九十九场live。”


在那之后,出乎有希那的意料,她的感情很快就接受了她的恋人已经离开的事实。处理后事,葬礼,很快就结束了。她也恢复了往日的自律克己的生活态度。然而这只是外人所看到的。无论她在别人的面前是多么的高冷,每当她打开门回到家,她都要面对一个事实,那个一直照顾着她能够让她心无旁骛追求她的音乐梦想的人,不在了。


最开始的几个月,她甚至没有好好吃过饭。她一直不喜欢到外面吃,但自己却根本不会做饭,她甚至花了几十分钟,只为打开家里的炉子。即便是按照网络上查出来的菜谱,她也经常需要尝试好几次,烧掉几口锅之后,才能做出一点稍微能够入口的东西。每天早上出门前,她总是习惯泡一壶自己最喜欢的润喉茶,但她却发现自己连泡茶的材料放在那里都不知道,因为一直都是她的恋人每天早上帮她泡好了放在门口。有时候想吃曲奇了,却发现装曲奇的罐子早已经空了好几个月没有人补充了。她发现没有她的恋人在,她的各种材料手稿总是很快堆满书桌,总是找不到想要的那一张,自己的衣服饰品总是不知去处。然而每次当她开始寻找的时候,总是能找到自己的恋人留下的各种痕迹,她的衣服、她的兔子耳环、甚至她留下的各种贴心的便签。有时候,有希那真的再也忍受不住了,她蹲在客厅的墙角,看着墙上挂着的那一把贝斯,静静的发呆。但是她不会哭,因为她知道,她的恋人不会希望看到她哭,而且她还有她们两个人的梦想没有实现,在那之前她是不会哭的。


对于有希那来说,生活还得继续。她完成了大学的学业,开始了全职的艺人生涯。得益于她天生的优势,一直以来的练习和大学时相关的学习。她很快就小有名气。她的生活也开始规律起来,练习,收录准备live,开live。在这个过程中,她的人气慢慢积累,她开始有了海外粉丝,到海外去开live。与此同时,她也开始学习如何自己一个人生活,她开始尝试自己做饭做曲奇,自己整理布置房间。当她有了一点积蓄后,便把她和她恋人所租的房子买了下了,并且开始按照她自己的想法布置。房子,对于她来说,回到了最本质的休息的职能。在这个过程中,她房子中她恋人的痕迹越来越少,布置也越来越简单,最终变成了现在的模样,而其中与她恋人有联系的东西,只剩下了现在她口袋里的那张诗笺和怀中的永远一尘不染的贝斯。


车窗外的天空已经全黑,电车的报站提醒有希那她已经到达了她的目的地。她起身,下车,向着一条无比熟悉的道路走去。今天下午,她刚刚完成了她最后一场live,宣布了自己隐退和最后一张专辑发售的消息,她还说,她自己为这么多年来的演艺生涯写了一首歌,这也是她作为艺人的最后一首歌,将会收录在最后的专辑中。


现在她不想想这些,没走多久,她就到了她此行的目的地。她在破败的店门口找到一个积满灰尘的座位,拿出纸巾稍微擦拭之后坐下,拿下口罩。看着招牌上,在月光的照耀下隐约可见的Circle字迹。从琴盒中拿出红色的贝斯,抱在怀中,清了清嗓子,唱出了她在99场live中永远的最后一曲:


笑顔ひとしずく


幸せが沁みわたって


頬濡らした夜も


すべて受け止め 信じ


変わるよ 世界が


こんなにも愛しさで満ちてる


明日も まぶしいくらいに

——————

后记:

感谢阅读。

我要感谢微博@远征骑士的洁净灵魂碎片在https://weibo.com/5730581863/IhJdFdq9e?type=comment#_rnd1578921418585中发出的作品,以及@查无此人1903的转发。是这两位微博网友启发了写出了这一篇文章,我在这里向二位表达我最诚挚的谢意。

我也要感谢阅读完的读者。我自己心里非常清楚我写作技巧仍然非常青涩,所以我非常感谢愿意读完我的作品并给予我支持的读者。我会尽我全力不辜负你们对我的信任和支持。

我想吃日菜千圣粮呜呜呜

你的身旁(ひなちさ)

事务所的房间内近似鸦雀无声,使得墙上的钟传来的轻微走动声都显得格外清晰可闻。文件堆静悠悠地靠在办公桌上,角落里的观叶植物跟随着窗外溜进的轻盈微风轻轻地摇晃。灼热的阳光倾斜着随意打在房间内的家具上,张扬着慵懒且舒适的午后氛围。

然而,我白鹭千圣,现在却浑身僵硬,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喘。

托这份静谧的福,即便我再怎么打算逃避现实,掩耳盗铃,也阻挡不了从怀中的日菜传入耳中的抽泣声。

吞回心中无数个疑问,打消脑内的杂乱思绪,我告诫自己现在所需做的事情并不复杂。

将日菜显得格外瘦小的肩膀踏实拥入怀中,把被她紧紧攥住的我的衣角替换为更有温度的手。


曾经有些好奇过,笑颜常开且乐观随性的她,究竟什么...

事务所的房间内近似鸦雀无声,使得墙上的钟传来的轻微走动声都显得格外清晰可闻。文件堆静悠悠地靠在办公桌上,角落里的观叶植物跟随着窗外溜进的轻盈微风轻轻地摇晃。灼热的阳光倾斜着随意打在房间内的家具上,张扬着慵懒且舒适的午后氛围。

然而,我白鹭千圣,现在却浑身僵硬,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喘。

托这份静谧的福,即便我再怎么打算逃避现实,掩耳盗铃,也阻挡不了从怀中的日菜传入耳中的抽泣声。

吞回心中无数个疑问,打消脑内的杂乱思绪,我告诫自己现在所需做的事情并不复杂。

将日菜显得格外瘦小的肩膀踏实拥入怀中,把被她紧紧攥住的我的衣角替换为更有温度的手。


曾经有些好奇过,笑颜常开且乐观随性的她,究竟什么时候才会生气?愤怒时又会是怎样一副情景?

但从未试着去想象过,她因什么而悲伤哭泣的样子。是因为想象不出来吗?不,更可能是因为我不愿去想象那样的画面,揪心的感觉可不是什么味道甜美的点心。

我或许也曾经忽略了,抛开才能和奇异的个性不谈,冰川日菜也只是个有感情,也会受伤的普通少女而已。在我怀里蜷缩着的她,这从未让他人见过的弱小一面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哭泣声其实并不响,也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只是她抱着我的动作似是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终于,她松开了我,和我四目相对。

「对不起」她耷拉着脑袋,声音也微不可闻。

「没事的。而且,日菜ちゃん什么都不想说的话,就这样静静坐着就好。」我尝试着让声调显得柔和,生怕刺激到她。

遗憾的是,即使日菜不说,我想我也十有八九能够猜到发生了什么。能让大大咧咧的日菜体会到种种五味参杂感情的,应该也就只有纱夜了吧?是又吵架了吗?


自从日菜了解到我也有一个妹妹后,她便时不时会找我聊关于姐妹关系之类的话题。像是以姐姐的角度看,妹妹做什么会高兴,或者发生矛盾时,会怎样调节等等。

只是,从最近开始,因为姐妹冰河般的关系逐渐得到了改善,这样的交谈开始逐渐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对我非常感激的日菜时不时帮我进行对台词之类的小忙,毕竟她只需读一遍台本就可以记住全部台词了。虽然已经对她的过目不忘感到司空见惯了,偶尔还是会羡慕啊。


「千聖ちゃん。」日菜轻轻呼唤我。

骤然从眼前传来的声音将自己拉回现实,我抛开脑内的想法后面向日菜。

「我在这里?」

「啊啊,就是那个,嗯...该怎么解释呢」抓耳挠腮的日菜苦思着该如何组织语言才好。

「之前我也经常有讲吧?觉得除了自己以为的人都很有趣什么的」终于拿定主意了的她开始叙述。我也附和着点头表示肯定。

「是这样没错。」

「因为其他人的行为就像迟刻的电车一样“无法预测”嘛!在我看来,难以理解,或者说,未知的魅力,真的是特别的“噜”!」

往日早已听烦了的“噜”现在真可谓是天籁之音。看着日菜逐渐返回平日里的状态,让我不由得松了口气。总算放松了从刚刚开始便一直紧绷着的神经。

「因此,我从未太过考虑过自己的事,因为自己的行为不可能会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嘛,毕竟是“自身”呀。」

「但最近,自己身上竟也开始出现了未解之谜!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呢,或许这才是“无法预测”的真正魅力吧,啊哈哈。」她带着些许尴尬干笑着。

看着兜着圈子又卖着关子的日菜,我决定单刀直入。

「所以,日菜ちゃん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嗯..是和千聖ちゃん有关的事哦」

「嗯..和紗夜ちゃん有关的事呀...」


不对,后半句话里的音节充满了与预想不同的违和感。日菜刚刚说的难道是...

「和我?」我难以置信般地瞪大双眼。

「对的!」她即刻肯定了我的说法。

我着实感到了深深地诧异,自己可从未感觉自己在日菜心中的地位竟能高到使她因我而烦恼。对不起,紗夜ちゃん,看来是我误会你了。

「你看,我不是很依赖千聖ちゃん吗,教会我偶像界工作上的条条款款,会给我耐心科普化妆的手法,烦恼的时候会给予我安慰,做错事的时候也会好好的教训我。」

「可是,明明是这么喜欢的千聖ちゃん,最近开始,在一起独处的时候心脏却会猛烈跳动,直到难以呼吸的地步。而在看到千聖ちゃん和あやちゃん一起嬉戏的时候,只觉得难以言喻的苦涩和落寂在心中逐渐放大,究竟是为什么呢...」她眼中闪着茫然,看上去似乎是真的在困扰。

「我有些害怕呀..绝不想因为这奇怪的情绪从而无法和千聖ちゃん好好地说话。甚至刚才也是,一见到千聖ちゃん,在意识到之前眼泪就自己流下来了。」

眼前的日菜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刚才的爆炸性发言。我也只好强压住受这意料外袭击而快要过载的大脑,以及逐渐升温的双颊。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用仅存的思考能力,我绞尽脑汁地考虑该如何回复日菜,只是,自己并不打算再用虚伪的谎言再蒙混过关,诚实传达出自己内心所想便足够了。

「日菜ちゃん,你觉得和我在一起开心吗?」

「开心,非常地!」她毫无迟疑地表示肯定。

「那么,喜欢我吗?」

「喜欢!声音也好,性格也好,一切都喜欢!最近,甚至连闭上眼睛后面前都会朦胧浮现出千聖ちゃん的笑容!」

炙热地话语回荡在耳边,不知何时便察觉到自己的视线已经无法从日菜身上移开。

“一切都喜欢”吗?不过,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喜欢的不仅仅是你惹人怜爱的面容,也不仅仅是那闪耀璀璨的双目。更喜欢的,是那闭上眼,即浮现出的那如春日阳光般扫尽我疲乏的笑容,和如太阳般,前行的身姿。

使我干涸的内心重获生机,为我乏味无色的世界所添上色彩的人啊,我该怎样,才能向你传达出我的这份心意?

我很清楚,其实这一点都不难。毕竟,近在咫尺的她伸出手便可触及。

只需将她拉近身边,感受手指相缠时的柔软触感,随即,在那还隐约显着着泪痕的脸颊上以唇轻触。

明明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肢体动作,此时却胜过一切虚伪的甜言蜜语。明明只是一次普通的肢体接触,却阻挡不了其在心中荡漾出朵朵涟漪。


「那么,答案不是已经很显然了吗,日菜ちゃん你这个笨蛋天才,有时候可真不灵光呀。」我看着呆愣愣地,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的日菜轻轻笑了出来。

「啊...」

「千..千聖ちゃん?!刚刚的那个,能,能再来一次么?简,简直噜..不,甚至超越了噜所能表达的感情了,真的是太噜噜噜了!!」

「诶~等之后吧,这里可是事务所来着。」

「有什么关系嘛!千聖ちゃん,刚刚那样的完全不够啊!好,再来亲个一千次吧,当然得是嘴对嘴的那种!」

一千次什么的再怎么说也超越了人类的极限吧?况且,根本没有必要这么焦急嘛,毕竟....


我哪里也不会去的啊,日菜。除了你的身边。

偽伯爵

(BGD)食色8 嘇種paro

本人最近太忙了,所以一直拖拖拖~

我會加油的嗚嗚

終於完成了第8章了~

可喜可賀~~

感謝沒有放棄這篇的大家~~

一樣OOC注意

一樣多個cp 潔癖者注意

有許多私有設定注意

有自創角色注意

那麼下收~~

###

「友希那....罷手吧,我的事情已經不重要了,那些都過去了。」

「不能就這樣算了!我是為了您才成為搜查官的。」友希那沒有放棄調查喰種工廠的事情,現在自己的父親正躺在病床上,幾乎失去功能的左手是那場戰役的後遺症。

「有時候不要太追逐真相,那往往都會與想像的不一樣。」他看向窗外,曾經的威風已不在,如今已經是風中殘燭的老人。

「.........」...

本人最近太忙了,所以一直拖拖拖~

我會加油的嗚嗚

終於完成了第8章了~

可喜可賀~~

感謝沒有放棄這篇的大家~~

一樣OOC注意

一樣多個cp 潔癖者注意

有許多私有設定注意

有自創角色注意

那麼下收~~

###

「友希那....罷手吧,我的事情已經不重要了,那些都過去了。」

「不能就這樣算了!我是為了您才成為搜查官的。」友希那沒有放棄調查喰種工廠的事情,現在自己的父親正躺在病床上,幾乎失去功能的左手是那場戰役的後遺症。

「有時候不要太追逐真相,那往往都會與想像的不一樣。」他看向窗外,曾經的威風已不在,如今已經是風中殘燭的老人。

「.........」

「讓奧澤安靜的走吧,這是我欠她母親的一個人情。」

「我要回去了,父親記得按時服藥,我會再來看你的。」

「食鬼之人必定走向滅亡。」

男人始終沒看著她。

父親依舊隻字不提當年所發生的事情,友希那想知道真相,奧澤搜查官的死亡並不單純,每次與父親提到她時,總是被模糊帶過,這次父親卻給了她一句話。

滿是疑問的友希那回到了自己的寢室,鬱悶的樣子,引來了同寢的莉莎關注。

「叔叔依舊沒有告訴你嗎?」

她搖搖頭。

她也很想知道答案,近日CCG總部發來了一道活捉『米歇爾』的緊急命令,顯然高層希望儘快找到她。

「他說食鬼之人必定走向滅亡。」

「食鬼...?鬼是指喰種嗎?食人鬼?」

「我不知道,也許是吧。」

—其實很簡單不要想的太複雜,不要放過你覺得自然的事。

父親以前所說的話浮現於腦海。

猛然想起什麼,又開始著手調查。

###

「日菜ちゃん,右眼的情況還好嗎?」

千聖看著日菜的醫療報告說,她們正在無人知曉的白鷺家山中別墅裡躲避人群。

「有時候覺得千聖ちゃん是個有錢人真是太好了!」這是日菜無視千聖的問題得到的結論,只見千聖嘆了口氣,無奈地捏著她的鼻子。

「別再跟我耍嘴皮子了,身體還好嗎?」

「嗚嗚嗚嗚.....就跟報告上寫的一樣嘛~都正常,千~聖ちゃん~」看到日菜已經臉紅脖子粗才鬆手,白鷺家的家產被無預警的凍結,瀨田家也是,劇場被勒令歇業,迫不得已才來到避難別墅,弦卷的實驗仍在日菜身上進行中,心都會派專車接送她,但這次研究的對象不是日菜而是紗奈。

「媽媽!」紗奈撲向日菜,她寵溺的摸摸孩子頭,幫她整理衣領,牽著她出門。

「紗奈,到了那裡要聽話喔,很快就會回來了。」

眼裡閃爍著光芒,緊了緊牽著的手,看到了弦卷家的黑車,更捨不得放開,感受到母親不安的紗奈貼心給了她一個擁抱。

「恩.....」

真是沒用啊.....

竟然變成了要被小孩安慰,沒用的大人。

「紗奈ちゃん~~我們走吧!」聽到了熟人的聲音又安心了不少。

「又不是第一次了,今天怎麼特別不捨?」目睹這一切的千聖,不明白今天的日菜為什麼會如此不安。

「千聖ちゃん有聽過雙胞胎的心電感應嗎?姊姊她最近很不安,這感覺很強烈,感覺要有不好的事要發生了......」

不能否認,日菜的第六感一直都很準確,看著離去的背影,有種不會再回來的錯覺。

紗奈沒離開過除了實驗室以外的地方,千聖吩咐過她,不能到外面的世界,因為紗奈是特別的。

看見她如此好奇外面的景色,心開心的告訴她:「心知道很多有趣的地方喔~遊樂園很有趣、馬戲團也很有趣,那邊都是充滿歡笑的地方!」講到快樂,心可以滔滔不絕講一個下午,那些東西對紗奈很抽象,她的生命裡只有冰川日菜、白鷺千聖以及弦卷家的研究人員。


「大小姐,CCG找上卷心公司了,我們今天要去北區的實驗室了。」

「哎呀~那真是糟糕。」

「紗奈ちゃん現在要變更目的地囉~出發北方樂園。」


別墅只剩下日菜跟千聖,消瘦白皙的肩膀讓主人更顯得單薄,像貓一樣遊走在別墅中,千聖始終搞不懂眼前的這個人究竟在想些什麼。

「千聖ちゃん,想聽冰川家的故事嗎?」語調很輕柔,但是日菜的微笑卻讓千聖不寒而慄。

「冰川世世代代都是殺喰種的家族,追求力量的他們並不滿足,用盡各種方法來獲得力量,直到他們嘗了喰種血肉,食用戰敗者的血肉是冰川家的一個陋習,雖然這個習俗在近代幾乎消失了,但是卻永遠改變了我們的體質,像是詛咒一樣纏著我們。」

「原來小時候父母親所說的食鬼家族是真的存在的.....」回想起父母曾說過的童話故事,如今這個故事竟然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情緒不知道是該害怕還是哀傷,資訊量太大,讓千聖眉頭越皺越緊。


想起了過去的種種,自己恐怕早就不是人類,既不是喰種也不是人類,一個不明所以的存在,過去雖然看似正常,卻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在文獻中發現了家族的黑暗,發現分家的成員依舊遵循著傳統,日菜用叉子玩弄盤中的肉塊,全是喰種的一部分,得知真相的當下,先是一陣噁心,嘔吐物從胃裡湧上至喉嚨,回過神來盤中只剩下綠色混濁的膽汁。

—到底誰才是獵食者?

日菜,你是被選上的人啊.....

家族的人不斷向耳邊低語,某次被樹枝刺穿了手掌,明明是令人害怕的創傷,卻感覺不到什麼疼痛,傷口也很快的癒合,是被詛咒的體質,ROS病的突變型。

說完,千聖臉色發白的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日菜的倦容說明了這一切的荒唐。

###

「友希那....你確定是這裡嗎?」

兩個人站在卷心製藥公司的大門口,正猶豫著要不要進去,在CCG總部開例會時,曾見過幾次弦卷的現任當家—弦卷維新,他是個講話慢條斯理的男人,他有個奇怪的習慣,那個男人喜歡咀嚼冰塊,現在友希那正坐在董事長的辦公室裡面,咀嚼冰塊的聲音令她有些煩躁。

「不要想的太複雜,也許我們的答案就在咫尺。」


「歡迎你來友希那,不知道你今天有什麼事情?」

「我想知道喰種工廠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友希那很直截了當的告訴他,那個男人停下了手邊的工作,臉色凝重的看著友希那。

「那只不過是一群瘋狂的科學家做的奇怪實驗罷了。」語畢,又繼續自己的工作,

「但是,當時的贊助就是叔叔您的公司,我父親、奧澤搜查官他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聽到奧澤,男人才抬起頭與友希那對視,ㄧ改剛才漫不經心的態度,眼神突然變得銳利。

「你父親沒告訴,有些事情是不能深究的嗎?你可以出去了,再這樣下去,你只會害了妳自己湊友希那,如果我是你,我會更注意冰川家的人才對。」


弦卷維新打發了友希那她們,友希那讀不懂弦卷維新的表情,平常笑臉迎人的樣子,瞬間變了樣,像是隱瞞了什麼。

目送完友希那兩人後,立刻撥了通電話給許久不見的女兒—弦卷心。

「喂?」電話的那頭怯生生的接起電話,那咀嚼冰塊的聲音,總能激起弦卷心深沉的恐懼,然而咀嚼聲停了下來。

「你應該知道我為什麼打給你吧.....」

###

人類,是有豐富感情、善於使用大腦的生物,他們能用華麗的詞藻包裝自己的話語,能夠發揮想像力創造出各式各樣的東西。

嘇種,對於食物說不出任何的評價,對他們來說只能僅存的想像力來形容眼前的食物。

成為人類,一直都是弦卷維新的夢想。

「沒有.....什麼感覺都沒有。」

喰種的食物只能人的血肉、水和咖啡,能吃的東西貧乏,對於追求感受的弦卷維新來說,身為喰種可說是相當痛苦,進食只是為了不讓自己失去理智,對他來說,食物只不過用來果腹用的,根本沒有享受兩個字。


卷心製藥公司是喰種工廠的投資人,裡面進行著非人道的人類化實驗,失敗的喰種成為了食鬼家族的糧食,兩家一直長期合作著,直到湊高等搜查官、奧澤高等搜查官的臥底任務揭露了這個秘密,工廠才被迫關閉。

『湊.....有些秘密就讓他永遠成為秘密就好。』事件是兩個龐大家族的勾當,湊成為了代罪羔羊,奧澤則是消失不見,當再見面時,已成為白骨。

『湊.....我打算生下這個孩子,我跟這孩子的父親是在工廠附近的櫻花樹下相識的,當時的櫻花真的很美呢,偽裝成裡面的研究人員,卻愛上裡面的人,希望這孩子能結束這一切,名字就叫:美咲,希望她的人生就像櫻花一樣美麗的綻放。』

當初的奧澤家那場火災是CCG放的,被安排到白日庭是冰川家的意思,與弦卷家相反,渴望成為喰種的他們,對半喰種的美咲充滿好奇,冰川家也嘗試過與優良基因的喰種繁衍後代,但血統太過強大,懷有身孕的喰種往往都被這個血反噬,直到死亡。

這個被詛咒的家族,一步步的走向滅亡。

###

「千聖ちゃん一定覺得我很噁心吧?」

冰川分家表面上雖是放任教育的養育日菜,卻默默的將陋習帶進她的生活裡。

「....這些都已經過去了,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吃了喰種,我在乎的是現在你的身體。」千聖清澈的眼神倒映著自己憔悴的模樣,自己讓友人非常擔心。

此時,伊芙神色慌張的衝了進來。

「不好了!接送紗奈的車子翻了,紗奈不見了!」

沒想到噩耗來的這麼快。


「紗奈ちゃん快跑,不用擔心我。」這是心在被抓走前對紗奈所說的最後一段話,孩子躲在暗巷內,帶走心的黑衣人們,追丟了她,但是事情來得太突然,紗奈的手機以及證件全都在車禍中丟失了。

「恩....?媽媽!」餘光瞥見與母親長相相似的背影,於是衝向前抱著對方。

「欸!?」被抱著的人一個踉蹌,低頭看著這個莫名其妙的小孩,被抱的人腦袋還在思考著,而旁邊的吵鬧聲直接打斷她沉思。

「紗夜さん!你什麼時候有私生女了!?」第一個大聲嚷嚷的選手—宇田川亞子選手。

「宇田川さん,請你小聲點,還有這孩子我根本不認識。」

「不過仔細一看,跟冰川さん長得一模一樣呢....」

燐子蹲下身,與孩子平視,柔聲道:「小朋友,你從哪裡來的?爸爸媽媽呢?」

就算燐子再怎麼釋出善意,她就是不開口,大人越是提出問題,她就抓著紗夜越緊,就是不離開紗夜。

「我們還是交給警察....」

「不要!我不要嗚嗚嗚嗚」聽到要被送走就開始大哭起來,小孩的哭聲引起路人的關注,三個大人圍著一個小孩,這畫面越來越讓人起疑。


「唉....沒辦法了,先回去吧。」

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三大一小就一起回到了對策課,果不其然一回去就引來的熱烈討論。

「紗夜さん你真的沒有私生女嗎?實在是太像了。」麻彌像個怪人,不斷的打量著躲在紗夜身後的紗奈,紗夜不斷的嘆氣,她鬆口問了她的姓名:「你叫什麼名字呢?」

紗夜是在場擁有喰種敏銳嗅覺的人,在孩子身上察覺了異樣的氣息,所以一直保持著戒心,直到確定沒有威脅才卸下心防。

「.....紗·奈。」

「紗奈.....可以跟我說你媽媽在哪裡嗎?」只見她搖搖頭,並說:「不能說。」

「紗夜,還是把她交給警察吧。」友希那對於這小孩的訊息太少,手邊有沉積的工作,實在是沒有多餘的心力照顧小孩,紗奈聽到警察兩個字不停搖頭,搖晃著紗夜的衣袖請求她不要送走她。

相似的綠色的眼瞳、青綠色的髮絲,更重要的是她有著日菜的味道,這是紗夜最在意的,懇求的眼神觸動她柔軟的內心。

—果然還是無法放著不管。

「她先由我來照顧吧。」

「我!我來幫忙!」因為紗夜一點照顧人的經驗都沒有,所以莉莎自告奮勇的要來協助她。


三人沈默對坐,紗夜嘆了口氣,開始後悔自己把麻煩事攔在自己身上,這孩子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都讓人十分在意呢....

「紗奈~姊姊我叫莉莎,這幾天我會跟這個臉臭臭的姊姊一起照顧你,直到找到你媽媽。」

被說是臉臭的當事人皺起眉頭,不甘心的反駁:「今井さん請不要教小孩沒營養的東西,我叫冰川紗夜,是負責照顧你的人。」

「紗夜~她不會是你們親戚家的小孩吧?」

「恩.....我沒有印象親戚有這樣歲數的孩子,不過可以去問問看。」


入夜,紗奈依偎在紗夜的懷裡,這孩子實在是太依賴她了,即使一直推開也會不厭其煩的靠近她,這特質跟日菜有點相像。

搓了搓那頭柔軟的毛髮,一樣髮色、一樣的瞳色,紗奈幾乎是她們的複製人。

閉上眼,她能想像日菜看到她那張興奮的表情,並且拉扯她衣袖,說著好有趣的畫面。

###

這幾天的觀察,能在紗奈種種行為裡看見日菜的影子,這個孩子,學習能力快,雖然只會幾個簡單的詞彙,但是只要有耐心的教導,就馬上就能學會。

「紗—夜~抱抱。」紗奈不知不覺已經來了一個禮拜,生活起居都是紗夜負責,反而讓她更依賴紗夜了,部隊裡的成員甚至開始習慣了紗奈的存在,但在某幾個夜裡,紗奈總會鑽進紗夜的被窩,哭泣喊著母親,看到這一幕的紗夜會心疼的回抱住孩子。


「恩.....近日突襲事件發生的很頻繁,更奇怪的是.....現在喰種間正在流行一種突變型ROS病毒,輕者喰種細胞會被削弱;嚴重者會變成毫無理智的赫者。」

「找不到病原體嗎?」

「目前不知道....」

在例行會議裡少了許多人,原本要負責報告的大和麻彌,因為是瀨田薫的關係人,為了避嫌所以被友希那強制休假,代替麻彌發表的燐子有點膽小的說著。

「但是紗夜好像沒事?其他部隊的昆克因也沒事嗎?」莉莎發出了疑惑,昆克因很特別,也算是半個喰種,而且有耳聞其他部隊的昆克因,疑似感染了病毒。

「關於這點....的確有部分部隊有感染到類似的病毒,但不確定是不是同一種。」

據說被感染的昆克因士兵,體內的Rc值會突然爆發,人類細胞無法承受激增的外來細胞,因此自爆,而有的則會變成一種慢性病,終身躺在病床上看著自己身體逐漸喰種化。

「這個病毒正在擴散,像孢子一樣會在空氣中,不確定會不會危害人類,CCG的研究室已經介入調查中。」

###

喀喀喀—

冰塊在嘴裡被咬碎的聲音,在耳邊迴盪,心站在弦卷維新面前,就是個無助愛哭的小女孩。

「奧澤美咲還活著吧?」

為了要讓喰種工廠事件徹底結束,弦卷與冰川達成了一個協議,將抹殺這所有的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

「父親.....求你放過美咲。」

不敢違背父親,他怒視著心,恐懼從腳底爬升至頭頂,過了這麼多年,逃了這麼久,終究還是離不開這個男人的魔掌。

「我不會殺了她,但是那場失敗最終要結束。」弦卷的表情與以往不同,他的神色緊張,心猜不透自己父親的表情,立足於CCG的一大支柱,心從小對他的印象不太好,鮮少笑容、性格冷酷,總散發著讓人不敢親近的氣息。

弦卷維新喜歡人類,心從小接受的觀念一直都是人類美好的事物,但盤中的食物也是人類,既能是朋友又可以是食物的存在,這個矛盾的問題,充斥著心的內心,直到了奧澤美咲的出現。

半嘇種?

這是心第一次聽到的名詞,既是人類也是嘇種,一個特別的存在,她激起了心的好奇,童年時期遇到了彼此,美咲是她第一個朋友。

「心......戰爭就要開始了。」

維新語重心長的告訴她。

###

「這場車禍....很奇怪,明明在市區發生,卻沒有什麼人有印象。」莉莎那著警方提供的資料喃喃自語,而紗夜正在教導紗奈讀書寫字。

 「紗夜真是越來越像媽媽了呢~」

「今井さん不要這樣調侃我,我有在聽,話說今井さん今天不用跟湊さん去總局開會嗎?」通常這個時候,只要友希那去總局開會莉莎都會跟去。

「這次不能跟,原因友希那沒有說。」看起來有些小失望。


另一方面的總局—

「冰川副議長.....此事是真的嗎?」

「千真萬確的....CCG內部的大家族,就是歷史悠久的嘇種家族,唉....沒想到我們被欺騙了這麼久。」

這個人是冰川分家的大人物—冰川大志,據友希那的理解,他是日菜的法定扶養人,是涉入CCG內部最深的男人。

“小心冰川家的人”她想起了弦卷維新所說的,是不是他早就料想到這個男人總有一天會陷害他?

而眼前這個人正要把這個爛事丟給友希那的部隊處理,弦卷維新、冰川大志兩個心懷鬼胎,而湊友希那淪為鬥爭下的犧牲品。

「為何不是冰川副議長親自去討伐呢?」

「我不行,我去太大動作了,我們要秘密地進行。」

冰川大志也是出了名的卑鄙小人。

「....遵命。」

—弦卷滅門任務,開始。

Emm_Lin

【さよひな】早安吻

* 渣文笔警告 渣文笔警告 渣文笔警告

* 主冰川双子,夹带一点ykls,注意避雷

* 可能有ooc

* 其实我原本是想写成一个小短篇的,结果写着写着就写成这样了

* 她们真的是太好了,我真的写不出万分之一


睁开双眼,冰川纱夜没有看到墙上熟悉的挂钟,心中突然紧张了一下。她匆忙的想要起身,害怕作为风纪委员的自己不能以身作则,每天提早到学校。


但她却感到自己左臂上的重量。


向那个方向看去,她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不过这一次不一样,以往那张脸上总是散发着温暖、可以融化她心中冰川的笑容,眼中也总是闪着她所见过的最灿烂的星空。现在...

* 渣文笔警告 渣文笔警告 渣文笔警告

* 主冰川双子,夹带一点ykls,注意避雷

* 可能有ooc

* 其实我原本是想写成一个小短篇的,结果写着写着就写成这样了

* 她们真的是太好了,我真的写不出万分之一


睁开双眼,冰川纱夜没有看到墙上熟悉的挂钟,心中突然紧张了一下。她匆忙的想要起身,害怕作为风纪委员的自己不能以身作则,每天提早到学校。


但她却感到自己左臂上的重量。


向那个方向看去,她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不过这一次不一样,以往那张脸上总是散发着温暖、可以融化她心中冰川的笑容,眼中也总是闪着她所见过的最灿烂的星空。现在那张脸就像是冬天壁炉里的火光一样,给予人温暖,却又让人无比的放松。那双眼睛中的星空,也暂时关上了它的窗户。不过,在清晨的阳光之下,冰川纱夜才第一次注意到自己妹妹颜色和自己一样,却修长且美丽的睫毛。


这不是重点。开始清醒起来的冰川纱夜暂时放弃了拿起自己被”占领“的那条手臂的想法,她用仍然属于自己的手臂顺了顺自己的头发,抬起头向四周张望,想要搞清楚自己的那条手臂为什么就“沦陷”了。


她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已经身陷重围。


“我是什么时候跑到日菜的房间里来的?”


可能是感受到了冰川纱夜的动作,那个牢牢控制着她左臂的人向着她的方向又蹭了蹭,不愿失留出一寸的空隙。


“姐姐?”

“日菜,不早了哦,该起床了,你是学生会长应该以身作则不要迟到。”

“时间还够,姐姐难得来我房间和我一起睡,我觉得晚一点起也没有问题的。”

“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呢······”


冰川纱夜说出了那句只有一个人知道的名言。而唯一一个知道的人听到之后,在心里意识到对她行为的绿灯已经点亮,便将她的“占领计划”更进一步。


“我真的没有想到昨天晚上姐姐会到我的房间来,真是太噜了~”

——————

听到这句话,冰川纱夜开始逐渐回忆起来。她想起来,她昨天下午在和Roselia的成员一起排练文化祭的演出,最后练习的是一首新曲,其中的吉他solo部分,她无论怎么样都没有办法在合奏中流利的完成。一遍又一遍,有的时候问题不大,不会影响到曲子的继续,有的时候问题过于明显,主唱都不得不停下来从头开始。


无论问题的大小,每一次的失误都在不断地冲击着她的自尊心。明明自己都已经自主练习练习了无数次了,为什么一到合奏就要出问题。没有等一贯严格的主唱开口,冰川纱夜选择自己停下来。

"非常抱歉今天给大家添麻烦了,我的solo部分练习不到位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今天就先走 不影响大家了,等我自主练习熟练了我自己的部分,再回来和大家合奏。今天我就先这样。"

说完,她收起了自己的吉他。“纱夜······有希那你也不劝劝纱夜。”还没等队友来得及挽留,她走出了录音室的门。


然而,在门外她见到了一个最不可能出现的人。


“姐姐~今天paspale休息没有练习,我们一起回家吧。”她的妹妹,穿着羽丘的校服,从门外的座位上冲到了她的面前。“今天难得我没有练习,我就想着来cricle等姐姐一起回家,姐姐今天也这么早,我们已经好久没有一起回家了。我跟你说,今天在学校里······”


一如往常,她的天才妹妹一见到她就像打开了某个开关一样,仿佛想要把她一天的每一分钟说给自己的姐姐听。如果在以前,想要修复的两人之间关系的冰川纱夜会尽可能的倾听日菜所说的每一个字,尽管她自己很多时候也跟不上自己天天妹妹的脑回路。


但今天,吉他solo的演奏、在合奏中多次的失误,乐队主唱看向自己略带失望的眼神······无数事情已经充满了她的大脑。像一堆干柴,就差一个火苗来点燃。而她妹妹意外的出现,就是那个火苗。


心中的怒火瞬间吞噬了她,哪怕是平日无比冷静的冰川纱夜,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别吵!”她向自己的妹妹吼道。


然而话一说出口,她就后悔了。


她看到了曾经的那个日菜,那个一次又一次为根本不是她的错误道歉的日菜,那个总是抱着让她心痛的谨慎与她相处的日菜,那个她早已下定决心不想再次看到的表情,还有,那双黯淡的双眼中的迷茫和恐惧。


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多么不可饶恕的事情的冰川纱夜突然冷静下来,稍稍平和了一下自己的内心。她在心中无比后悔自己一时的失控,她多么希望她能冲上去抱住自己的妹妹,用自己的一切保护日菜再也不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但她做不到,包括她自己的自尊心在内的太多因素使她最后只能挤出一句话。

“走在我后面就行······”

“真的?”

“快点走我着急回家练习。”

“姐姐我跟你说,昨天在练习的时候彩彩又······”

——————

那天晚上,冰川纱夜的脑子里就剩下两个东西,一个是吉他的solo部分,一个就是她妹妹脸上的迷茫和恐惧。她很后悔,明明想要改善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却又再一次伤害到日菜。明明之前感觉自己已经亏欠日菜那么多时光,明明自己想要把两个人失去的时间都找回来,为什么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处理好两个人的当下。为什么,明明是自己导致了两个人之间的冰川,却总是日菜用在努力将一切都融化。


她想,自己难道就不能主动一次?或许从今天,从今天的事情开始,补偿一下日菜。而补偿的方法,当她出门装水看到日菜房间敞开的房门时,就瞬间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那孩子,一定会很高兴吧。”


回忆起自己为什么睡醒时会躺在在自己妹妹的身边,冰川纱夜转头看向日菜,注意着她身体便随着平稳呼吸的起伏。她苦笑了一下,笑的是明明在感情问题上就是一根大木头却又自尊心过强的自己。


以前她听团里的贝斯吐槽她们的主唱是一根无可救药的木头,想一想自己其实也差不多。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主唱是迟钝类型的,总是接收不到来自青梅贝斯的感情,自己则是感觉得到缺手足无措不知道要如何回应来自自己妹妹的感情的类型。


“真希望以前的时间能够倒流,现在的时间能够停下来啊。”她小声的对自己说道,尽可能的不让身边的人听到。


但时间无法停下。她转头看看床头柜上的闹钟,虽然离日菜的闹钟响起还有一会儿,但对于她来说,是不得不起床的时候了。可是她的一条手臂还没有得到”解放,“得想个法子彻底击沉”对手。"


“真是拿你没办法呢。”她再一次说出了自己名言,伴随着和名言配套的表情,她轻轻撩起了自己妹妹刘海,在额头上留下了轻轻的一吻。


“早安,日菜。”

——————

感谢阅读


急需输血🚑

【イヴまや/まやイヴ】一次攝影

白色的,白色的花綻放開來。


回想起來,那還伴有著淡淡鈴蘭香味的頭髮,依舊瘙著自己的心。


-


“好了,就此暫停!大家的表現都很好,可以暫時休息一會了。...之後的拍攝需要大家分成兩三一組的陣容來拍攝,這樣ok嗎?”


兩三一組啊...


我推了推眼鏡,心下重複。


“沒有問題。請問,分組是怎樣的呢?這樣我們也好提前熟悉一下一會的動作。”


千聖さん還是那副在工作時無論何時都全力以赴、認真對待的樣子。每次有關於工作的問題,總是她在負責幫助大家瞭解不熟悉的問題,好加以解決。


是我們之中很可靠,做什麼都好像很得心應手的人。


“我們的打算是,將若宮さん以...

白色的,白色的花綻放開來。


回想起來,那還伴有著淡淡鈴蘭香味的頭髮,依舊瘙著自己的心。



-


“好了,就此暫停!大家的表現都很好,可以暫時休息一會了。...之後的拍攝需要大家分成兩三一組的陣容來拍攝,這樣ok嗎?”


兩三一組啊...


我推了推眼鏡,心下重複。


“沒有問題。請問,分組是怎樣的呢?這樣我們也好提前熟悉一下一會的動作。”


千聖さん還是那副在工作時無論何時都全力以赴、認真對待的樣子。每次有關於工作的問題,總是她在負責幫助大家瞭解不熟悉的問題,好加以解決。


是我們之中很可靠,做什麼都好像很得心應手的人。


“我們的打算是,將若宮さん以及大和さん分到一組,然後剩下的三人再分為一組。”


staff先生用卷起一團呈喇叭狀的白紙指了指錄影棚那邊,下達通知書。


哎...?把我...和イヴさん...?


我不禁將視線轉向身邊,那個個子高高瘦瘦的女孩身上,卻一下子對上了目光。


這樣突如其來的對視令我有些手足無措。从心底傳來的陣陣酥麻感填滿了胸口,此刻我能夠看到的,似乎祇有她眼中的那抹青色。


...因為从這裡面映照出來的,大概祇有我吧?


想到這裡,我不禁覺得臉頰有些發燙,於是趕緊移開了視線,竟然一時覺得有些尷尬。...這樣的情況讓我忍不住再用餘光去看她。


她臉上淺淺的桃紅,不知道是因為拍攝的妝容,還是...?




“休息時間結束!大家請準備好開始下一輪的分組拍攝,首先是丸山さん、白鷺さん和氷川さん...!同時也請若宮さん以及大和さん做好準備。”


“好-!”


隨著身邊友人們的應答聲,她們先後从座位上離開,進入攝像機能夠捕捉到的地方去。此刻的後方,是祇有我和イヴさん的情況。


“まやさん!”イヴ有活力又溫柔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將我从無限的思緒中拉扯出來,回到現實。


“まやさん,你怎麼了?从剛剛就覺得你有些心神不寧,覺得很緊張嗎?聽說武士們會用擁抱來加油打氣!所以來擁抱吧,まやさん!”


我被她突如其來的要求激得一驚,好容易平復一些的情緒又馬上被敲擊,心跳開始跳動的更加劇烈。


“啊、啊啊...!?イ、イヴさん、我--”


還未等我說完,對方柔軟的身子已經朝我擁了過來。


...武士,可沒有用擁抱來打氣的這種說法啊...


這句話,還是咽到肚子裡去吧?


我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手搭在了我的後背上。被她觸碰過的每一個地方,都好像觸電一般,又帶有瘙癢的感覺。


這是難得的片刻寧静。我意識到自己這樣的僵硬似乎有些不太妥當,於是也努力作出与平時無異的樣子來將搭在身體兩側的手舉高,輕輕搭在她的身後。手心傳來的溫暖令我的身體都忍不住暖和了起來,香甜的味道竟然讓人覺得有些陶醉,以至於不想鬆開擁抱著的手。


イヴさん身上的沐浴露,是什麼味道的呢?


這句話,最終也還是沒有問出來。



“辛苦了!接下來是若宮さん、大和さん的拍攝”


在我們的前方,staffさん宣佈結束,接著便是同伴們走動的聲音。


噠噠噠...像這樣蹦蹦跳跳的一定是日菜さん、緊跟其後小跑唯恐掉隊的是彩さん,最後最顯穩重,不慌不亂走路的是千聖さん。


在我得出如下結論后,雖然戀戀不捨,但還是選擇鬆開手,从イヴ身邊離開。


我看不到她的臉,也不知道她的表情是怎樣的...但如果這裡有鏡子,那麼我的表情一定會很精彩吧...?


我拍了拍臉頰,方才雖是在心裡否定了“武士以擁抱來打氣”的這個傳言,但不得不承認,擁抱的確有讓人忘記緊張的作用...雖然此刻面對喜歡的人的緊張,比起拍攝來説更加讓人難以忽視。


面對已經結束拍攝了的,三位同伴依次説上辛苦了之類的話,總而言之,現在我和イヴさん要趕去正式拍攝了。


雖然已經在拍攝雜誌,封面之類的圖上有過經驗,但面對這麼多的攝像機,總感覺一個小小的表情變化都能被很好的捕捉到,這一點讓我有一些接受困難,因為如果拍出的圖片拉低了組合的水平的話,我就會陷入深深的自我譴責之中。


“イヴさん,大和さん!麻煩做一些動作,衹要能夠表現出你們的關係親密就好了”


staffさん又在拿著紙筒敲敲打打地指揮。我忍不住去看身邊的イヴさん,她好像完全已經進入了攝影時的待機狀態,模特的氣場全開。


“まやさん、像這樣!”


她一臉認真的將我的手拉起,與我十指相扣。隨後再次貼近我的身體,我們兩個就處於一種十指相扣,並且身貼身的樣子。


這樣的姿勢令我混亂不已,但這是在攝影中..之前在網路上瞭解時看到過這樣的照片,對於雜誌的構圖來講是再正常不過的了。但對於我來說,与喜歡的人如此近距離的親密動作,卻充滿了曖昧的氣息。


我深呼吸試圖放鬆心情,可臉頰上的紅色卻無法被抹消。


“大和さん,請朝鏡頭這邊看過來”


“是!”


我下意識地答應,視線轉向鏡頭,嘴角処居然有連我自己都察覺不到的笑意,伴隨著臉上的桃色——


讓我沒想到的,是在照片出爐之後,イヴさん與我同樣的表情。

海苔

【バンドリ】342g

紗「妳以後不如只帶つぐみさん過來」


日菜軍隊又多了一個人



つぐ小天使生日快樂!!!

【バンドリ】342g

紗「妳以後不如只帶つぐみさん過來」



日菜軍隊又多了一個人





つぐ小天使生日快樂!!!

白卷

【リサゆき/ゆきリサ】细水

我把耳机摘下来揉了揉脖颈,长期的编曲工作给身体带来不小的疲劳感。随意扫了一眼书桌后我拿起水杯,水完全放凉了,我喝上一口就立刻不适地放下。时至今日已经不用在台上唱歌了,我还是习惯保护嗓子。

虽说还没到称得上是暮年的年纪,但成员们的体能也都确实不大撑得起那样恢宏的曲子了,所以roselia在某个自然的时间点停止活动。那之后大家都各自去做了些适合的工作。我当然还是继续接点工作写写歌,硬要说的话我觉得自己在作曲那一栏的署名还是很有含金量的。

我的伴侣——今井莉莎——则是在家里做点曲奇稍微卖一卖。她这样其实赚不到多少收入,不过我们也不需要。乐队全盛期时的积蓄不容小觑,这笔钱财又恰恰被莉莎打理得很好。...

我把耳机摘下来揉了揉脖颈,长期的编曲工作给身体带来不小的疲劳感。随意扫了一眼书桌后我拿起水杯,水完全放凉了,我喝上一口就立刻不适地放下。时至今日已经不用在台上唱歌了,我还是习惯保护嗓子。

虽说还没到称得上是暮年的年纪,但成员们的体能也都确实不大撑得起那样恢宏的曲子了,所以roselia在某个自然的时间点停止活动。那之后大家都各自去做了些适合的工作。我当然还是继续接点工作写写歌,硬要说的话我觉得自己在作曲那一栏的署名还是很有含金量的。

我的伴侣——今井莉莎——则是在家里做点曲奇稍微卖一卖。她这样其实赚不到多少收入,不过我们也不需要。乐队全盛期时的积蓄不容小觑,这笔钱财又恰恰被莉莎打理得很好。我还记得年轻时她说由她来管钱之后我扬言三天不吃她做的饭,结果最后还是被心上人的手艺哄得一套一套的。

口渴。我吐出一口气,平和地把回忆关上。十七八岁时的我肯定想不到自己以后会那么乐意重温少年时代。为了找些温水喝我把脚步挪向客厅,莉莎正在把小饼干装进包装袋子里,我从她旁边走过去,端起了我的玻璃杯子。

“热水刚烧开,还烫,多打点凉的。”

爱人嘱咐道。我轻轻嗯上一声,把杯子挪到凉水口接了半杯。

我们家现在的杯子都是普通的玻璃杯,就算摔了也还有一大堆替补在柜子里等着。很早以前……我们还习惯称呼彼此为“恋人”的时候,也有过一对可爱的小动物马克杯。莉莎的那只在我们一次很凶的争吵中被打碎了,它生前当了最后一次和事佬,碎片割破我的小腿。我的血吧嗒吧嗒地流,莉莎吓得扑过来抱住我吧嗒吧嗒地掉眼泪。后来我的那只杯子也被家里的猫掀翻了,这对杯子情人的故事就此告终。

以前只是把钥匙插进锁孔里就要在心底雀跃好一阵的新房子,现在成了习惯的归巢。以前一起裹着毯子熬夜看过的电视,现在也只是在傍晚用不大的声音随意放一下音乐节目。以前我们享受性爱、享受相拥而眠、享受回笼觉与早安吻的双人床,现在更多地回归了它用来休息的本职。

“莉莎……你最近有没有很容易就开始回想以前的事情。”

虽说也不算造成困扰,也不讨厌回忆,只是于我个人而言颇有些性情大变的味道。莉莎含糊不清地拉了个长声,我从她手头顺走一袋曲奇饼,等她回应。

“多亏了从小就认识你我可能一直都挺喜欢回想的。怎么了?”

那倒也不是这个问题。我说没事,随手拆了曲奇的包装。要收钱噢,她笑嘻嘻地放下手头事情坐到我旁边来。你要是这几十年的曲奇都收钱我可就付不起了,我回嘴。她立刻说讨厌啊,我十几岁的时候要是听你这句话能一晚上睡不着觉。

在少女贪恋下午茶、老人消磨过散步的时间点,我们顺从回忆,一起触碰两份绵长岁月中的那些交接。少年时代就是落得处处不圆满,她在ins上说要带我去的一家店,后来一拖再拖也还是没去成。还有些更浓烈的,虽然现在也淡了,可我们从未为它举办过闭幕式的创伤。

“是说高一的时候。”

“啊啊——roselia结成前一年!”

也许向我曾经伤害过的一个人提起那段痛楚的过往应该是满怀忏悔的。我尝着她试做的新口味,意外地没有那种感情浮出来。曾经也一度想触碰那个疮疤,小心翼翼地斟酌多久也都没敢伸出手。我的爱人,是我有所亏欠的一个人。时至今日我是否还这么想呢。

“不会吧你还在纠结那时候吗,说真的到底怎么了。”

“……是真的没怎么。”

“唔——不说就收你这辈子的曲奇钱。”

开玩笑的。她话锋一转把绷着的气氛松下来。说到底我也算不清楚我到底给过你多少曲奇。

难解啊。莉莎眯起眼睛来看我,大概是在那么说。什么是犯下罪孽、什么是忏悔、什么是偿还,后来珍视得越深就越难解。其实倒也不必吧。

“硬要说的话也就是那种事嘛。确实存在过的……嗯……普通的事。”

不是坏事也不是好事。她补充道,用手随意地玩起了包装纸。她手上的贝斯茧可能是消不掉了,那种触感牵我牵了太多次。也许到了暮年,到了垂危,到了什么也感觉不了的时候,只要她说一句“我拉着你的手喔”,我也还能再想起来。

“更多的想法的话,额,又钻牛角尖又搞不懂自己的友希那还挺可爱的。好久没见了。”

现在就让你见一下?好啊好啊——

我捏过她的手,厚茧果然还在那,塑料包装纸垫在下面咯吱咯吱响。莉莎嗤嗤地笑,虽说现在肯定是不至于为牵手而心动不已了,但她的手我还是蛮喜欢。

我们静默地把手扣在一起,不是恋爱,只是把手扣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能感觉到什么,或许没有意义。我想起来我忘记和她提起我们经历过的第一次死别——是我们病逝的小猫儿。它死在我的怀里,我的臂弯拢不住一个要远走的小小生命。那天莉莎也这样扣住了我的手,把一只无法挽留已去之物的手握得很紧。

现在的莉莎懒洋洋地对我说,我要去准备晚饭了,所以可以松开吗?我说不可以。

到底怎么了呀。她今天第三次这么问我。可我觉得有些想说的还没说。我翻箱倒柜地看回忆,迷迷糊糊地走当下,找不到一句可以对她说的。

我只能说:“我爱你。”说完自己都觉得不对劲。莉莎把眼睛睁得圆圆的愣在那里,大概我这样真的很奇怪。半晌她回过神来,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懂了,我懂了,晚饭我给你做炖肉好了吧?”





十八岁的夏夜我在今井家留宿,莉莎亲手给我煮了一锅炖肉。傍晚的风很柔,她说饭还烫,所以我们先看看月亮。那天我满耳都是自己心跳的轰鸣声,蝉叫都听不见了,却独独听清莉莎哽咽地、惊异地、怀着无限欢喜地,说“我也爱你”。






Fin.

感谢您看到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