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136.3万浏览    12493参与
syndrome

【试听翻译】SCRAMBLE GAMBLE

练习用,水平不好

有栖川帝统,他真的好帅,我死一万回

SCRAMBLE GAMBLE

有栖川帝統

In the name of "Dead or Alive"
一か八かのGet on the mic
碰碰运气的Get on the mic
Till the end of my life
磨くスキルに 限度はない
磨练的技能可没有限度
REP シブヤDIV.
REP 渋谷DIV.
Too many people
すれ違う日々
每日擦肩而过
歪なGimmick
扭曲的Gimmick
切り抜けて この地に
冲破一切 这片地域
また共鳴する My Lyric
又在共鸣 My...

练习用,水平不好

有栖川帝统,他真的好帅,我死一万回

SCRAMBLE GAMBLE

有栖川帝統

In the name of "Dead or Alive"
一か八かのGet on the mic
碰碰运气的Get on the mic
Till the end of my life
磨くスキルに 限度はない
磨练的技能可没有限度
REP シブヤDIV.
REP 渋谷DIV.
Too many people
すれ違う日々
每日擦肩而过
歪なGimmick
扭曲的Gimmick
切り抜けて この地に
冲破一切 这片地域
また共鳴する My Lyric
又在共鸣 My Lyric
それが 必然でも 偶然でも
即使那是必然也好偶然也罢
今さら I don't care
事到如今 I don't care
もしも運命のイタズラなら
如果是命运的恶作剧的话
それさえ もて遊べ
也将之玩弄于股掌之间
このボーカルブースから拡散する
从这vocal booth扩散
俺達のローカルルールが
我们的local rule
マスメディアから
成为media的 
ソーシャルニュース
social news
塗り替えて 変わっていく
刷新后改变成
クローバルブーム
clover boom
それぞれのコンクリートジャングル
各自的concrete jungle
抜けて交わったスクランブル
抽身后相交成scramble
博打ならば乗ってみてなんば
若是赌博的话来试试乘着巨浪啊
言いたはずだ "My Life is gamble!!"
已经说过了吧 "My Life is gamble!!"
神賴み 金稼ぎ 今はお預け
依靠神明来赚钱 现在就交给我吧
この仲間に全て賭けるぜ
全赌在这些伙伴身上了啊
Yeah SCRAMBLE GAMBLE
命がけのGAME
赌上了性命的GAME
One shot!
あかったけのPrize持って来い
把价值相当的Prize给我拿来
Bet it all!!*4
Wow SCRAMBLE GAMBLE
唯一無二のACE
独一无二的ACE
FPSM Here come Fling Posse
Yeah SCRAMBLE GAMBLE
命がけのGAME
赌上了性命的GAME
One shot!
あかったけのPrize持って来い
把价值相当的Prize给我拿来
Bet it all!!*4
Wow SCRAMBLE GAMBLE
唯一無二のACE
独一无二的ACE
FPSM Here come Fling Posse


流也

想画漫天飞的书页才画的幻老师结果把书页裁掉的我真的丢人

想画漫天飞的书页才画的幻老师结果把书页裁掉的我真的丢人

O一O左O馬O子O博O

【一左马】becoming nymphomaniac

*白虎zmk(指天生没有yīn máo,且xìng yù高涨的人 

*zmk有其他不固定xìng伴侣,后面是第一次 

*styl被描述成绑架qiáng jiān犯 

*迷药 

*捆绑


文走链


 

 

 

*白虎zmk(指天生没有yīn máo,且xìng yù高涨的人 

*zmk有其他不固定xìng伴侣,后面是第一次 

*styl被描述成绑架qiáng jiān犯 

*迷药 

*捆绑


文走链

月出惊山乱鸦啼🕸

【得、这人蹲首播写感想上瘾了(。】


讲真其实帝统的「3$EVEN」我只听过两遍、一次官方试听一次2nd live(所以确切地说是一遍半x)最大的印象就是帝统正经唱歌真好听(什)但没法跟新曲对比分析、所以就讲我个人比较在意的一点:


新曲有句歌词是“把这些伙伴们全部赌上”,这里PV给了fp三人剪影,我就很好奇这句歌词的含义了_(:_」∠)_ 


幻太郎新曲曲名是「蕚」,而他本人也非常珍惜自己新的posse(这点@肆九零七_4907  大大讲得比我好、大大是fp激推我是打酱油(x)引用大大的话:“蕚”指花萼,日语中其实普遍使用的也是「萼」这个字...

【得、这人蹲首播写感想上瘾了(。】


讲真其实帝统的「3$EVEN」我只听过两遍、一次官方试听一次2nd live(所以确切地说是一遍半x)最大的印象就是帝统正经唱歌真好听(什)但没法跟新曲对比分析、所以就讲我个人比较在意的一点:


新曲有句歌词是“把这些伙伴们全部赌上”,这里PV给了fp三人剪影,我就很好奇这句歌词的含义了_(:_」∠)_ 


幻太郎新曲曲名是「蕚」,而他本人也非常珍惜自己新的posse(这点@肆九零七_4907  大大讲得比我好、大大是fp激推我是打酱油(x)引用大大的话:“蕚”指花萼,日语中其实普遍使用的也是「萼」这个字,而官方却用了三个“口”的「蕚」,这三个“口”或许代表fp的三人,表示幻太郎一直在充当花萼将posse们聚在一起,而PV里却是满天飞散的黄色花瓣…所以大家普遍猜测这次的fp要渡大劫了(。)


那么、再看回帝统这句「この仲間に全て賭けるぜ」就有点不妙了^q^ 这句词象征着好的发展还是坏的发展谁也不知道,有可能是指三人一起走上“赌桌”参加DRB、也有可能是指帝统要利用其他二人搞什么事情(不、可能性不大。帝统可是涩谷唯一老实人、他是好孩子、他不会这么干的。就算他背景不一般。)


现在的乙统女虽然嘴上不说、表现得无所谓、但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她其实是很想念离家出走的儿子的,在帝统就是这个“儿子”的前提下乙大姐肯定知道他代表涩谷Division参加了DRB,会不会像零叔那样跑去涩谷来次串门呢?(我是希望这样发展的、毕竟母子相认谁不爱呢(x)


最后又是关于幻太郎没有MC名这事儿(。)我从上往下从bb到mtc再到fp、所有人的封面上都有自己的MC名、唯独幻太郎、你说扎不扎眼(。)说不在意那指定是骗人的(。)如果官方真的要在幻太郎身上甩雷且BE的话、那这企划我追不下去了(。)我入坑的初衷只是听歌养老看美丽纸片人唱rap来的、我经不起折磨 :D

🌙烬

【一左马】彩

*旧文补档 

*妄想有,ooc有 


山田一郎静静地注视着那片黑暗。 


他失眠了。 


他躺在床上,窗外有夏虫时断时续的叫声,不难想象那美好景致,只是幽静月光穿不透厚重的窗帘,也照不明亮他此刻麻木的脑内神经。 


翻了个身,他无声地抓紧枕头一角,终是感到了些许疲惫。由心而生。他这般努力追赶,却仍未赶上那人...

*旧文补档 

*妄想有,ooc有 

 

 

   

山田一郎静静地注视着那片黑暗。 

 

   

他失眠了。 

 

   

他躺在床上,窗外有夏虫时断时续的叫声,不难想象那美好景致,只是幽静月光穿不透厚重的窗帘,也照不明亮他此刻麻木的脑内神经。 

 

   

翻了个身,他无声地抓紧枕头一角,终是感到了些许疲惫。由心而生。他这般努力追赶,却仍未赶上那人的脚步,在某些方面。 

 

   

或许是他单方面的纠结与不舍,总之他相当苦恼。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啊…这种狗屁情形。 

 

   

啊,是的。 

 

   

他们分手了。 

 

   

便是今日,在华灯初上的街道,伫立于人流中的山田一郎看着左马刻转头走掉,他张了张嘴,挣扎着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仍未吐出什么挽留的话语。 

 

   

他只是静静看着他离去。 

 

   

不过倒也正常。 

 

   

毕竟他们的关系本就是一场闹剧似的玩意,单单凭着一腔热血和因肾上腺素诱发的错觉而已。他傻瓜一般兀自沉浸之中,满心想着海枯石烂,丝毫没能想到现实会轻易击碎了所有。 

 

   

明明于tdd分裂的决绝他便嗅到了这股气息。 

 

   

即使他不愿相信。 

 

   

但毫无用处。 

 

   

如他所料,他们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地分手,一如最初的最初他们随性至极的确认关系。 

 

   

可他鼻前似还能嗅得到烟草的气味。 

 

   

那微微的苦涩使他眼眶有些湿润,本不该如此,但映着街旁斑斓的灯光,远处那人清透的白发也染上色彩,变得鲜艳起来,如油画般厚重起来。 

 

   

于是铭刻在他脑内的,是极其浓厚的、支离破碎的彩色画卷。 

 

   

以及最终之际,白发主人的淡淡回眸。 

 

   

根本忘不掉啊。 

 

   

山田一郎露出些自嘲的笑容。 

 

   

一片安静中,他抬手捂住双眼。 

 

   

好像有水滴砸落了下来。 

 

   

———————————————————————— 

 

   

应该取名叫睡前失恋小故事的( 

 

   

。 

 


我有两只小狗
意识到时 除了谎言已说不出别的...

意识到时 除了谎言已说不出别的话语

意识到时 除了谎言已说不出别的话语

深渊乘客Q

我控几不住我记几.jpg
Dice新图太涩了👍

我控几不住我记几.jpg
Dice新图太涩了👍

大爱无疆的feng核子
↓↓↓如果没有攻略乱数就和他上...

↓↓↓如果没有攻略乱数就和他上床↓↓↓

表面:小姐姐♪(^∇^*)/——

内心:【莫挨老子。】

↓↓↓如果没有攻略乱数就和他上床↓↓↓

表面:小姐姐♪(^∇^*)/——

内心:【莫挨老子。】

不死原K
“哈哈哈,一郎你这家伙,是在哭...

“哈哈哈,一郎你这家伙,是在哭吗?”

“哈哈哈,一郎你这家伙,是在哭吗?”

苏祁言
幻太郎摸鱼 是昨晚和姐妹聊天时...

幻太郎摸鱼


是昨晚和姐妹聊天时的灵感


幻太郎一直都这么温柔

国中的时候会不会也和别人打架呢

感觉幻老师那样温柔的人如果打起架来是不要命的那种类型真的好帅啊

嘴上说着【不会让你受重伤的,嘛,虽说都是骗你的啦~】


我昏了,想想就刺激((≡ຶ̑ꀬ≡ຶ̑))

幻太郎摸鱼


是昨晚和姐妹聊天时的灵感


幻太郎一直都这么温柔

国中的时候会不会也和别人打架呢

感觉幻老师那样温柔的人如果打起架来是不要命的那种类型真的好帅啊

嘴上说着【不会让你受重伤的,嘛,虽说都是骗你的啦~】


我昏了,想想就刺激((≡ຶ̑ꀬ≡ຶ̑))

超高校级_乌岁萤
大家都在工作,只有黛猫猫在偷懒...

大家都在工作,只有黛猫猫在偷懒🐾 

(本来以为会是酷酷的血战🐯机 ,没想到是可爱的慵懒午后,谢谢官方)

大家都在工作,只有黛猫猫在偷懒🐾 

(本来以为会是酷酷的血战🐯机 ,没想到是可爱的慵懒午后,谢谢官方)

草莓味的

两种风格的麻天狼~

第一种:@FF__DERE 的 [デレさんかわい](https://picrew.me/image_maker/74267)

第二种:@十八社 的「わしの好み男子」(https://picrew.me/image_maker/6368)

两种风格的麻天狼~

第一种:@FF__DERE 的 [デレさんかわい](https://picrew.me/image_maker/74267)

第二种:@十八社 的「わしの好み男子」(https://picrew.me/image_maker/6368)

🎤

Good afternoon,

good evening,

and good night.

Good afternoon,

good evening,

and good night.

灼火临霜

【乱寂】Verbally

*饴村乱数x神宫寺寂雷

*原著背景,OOC预警

*手手表现请注意⋯⋯?


神宫寺寂雷终于出来了。

碧棺左马刻与山田一郎一人拉着医生的一手,好不容易赶在建筑体完全崩塌前把对方从墙壁的破洞中拉出。那人黑色的里衣和白大褂沾上灰尘十分明显,清瘦的脸上多了不少擦痕,新宿的孩子靠过来也去扶持着他们的队长。

神宫寺寂雷用力咳了几声,像是想把刚刚吸进去的灰烟一起咳出,里头的热气让他每口呼吸都宛如烧着喉咙一样,导致他出口的谢谢都是变调的沙哑。


他靠着自己的力量站好后身边的孩子还紧张兮兮的看着自己,神宫寺寂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被火舌吞噬的中王区,热气让上头粉色的标志模糊在一块,和铁灰色的外观。...

*饴村乱数x神宫寺寂雷

*原著背景,OOC预警

*手手表现请注意⋯⋯?


神宫寺寂雷终于出来了。

碧棺左马刻与山田一郎一人拉着医生的一手,好不容易赶在建筑体完全崩塌前把对方从墙壁的破洞中拉出。那人黑色的里衣和白大褂沾上灰尘十分明显,清瘦的脸上多了不少擦痕,新宿的孩子靠过来也去扶持着他们的队长。

神宫寺寂雷用力咳了几声,像是想把刚刚吸进去的灰烟一起咳出,里头的热气让他每口呼吸都宛如烧着喉咙一样,导致他出口的谢谢都是变调的沙哑。


他靠着自己的力量站好后身边的孩子还紧张兮兮的看着自己,神宫寺寂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被火舌吞噬的中王区,热气让上头粉色的标志模糊在一块,和铁灰色的外观。


他愣愣的看着过往带给他们压迫的政权此时只剩下燃烧的支架,黑烟将蓝天给彻底铺盖住。他们都默默地看着,此刻的静默像是给予中王区最后的尊重,尽管那些来得及逃走或者被他们活捉的人们可能不那么认为。


神宫寺寂雷徐徐叹出口气,看着涩谷的人朝他靠过来,开口。


*

闯入中王区后便分开进行。

讨论过后突破中王区都是两人两人一组,新宿幼驯染、山田二三郎、左马刻和一郎、警官和军人、赌徒和文豪、大坂相组⋯⋯自然而然的,神宫寺寂雷与饴村乱数被分到了同组,没人对此有意见。

对他们来说,能有多点时间待在一起是好的。


梦野幻太郎和有栖川帝统还跟自家队长叮嘱几句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很快的就消失在转角看不见褐色与靛蓝色的脑袋。

饴村乱数转过头,他的恋人还在跟小狼崽说话大概也是在叮咛什么的,过了几分钟才见到那对挑染离开。


饴村乱数与神宫寺寂雷重修旧好了。

虽然这件事的背景是建立在饴村乱数的身分曝光导致四面楚歌、神宫寺寂雷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倒饴村乱数、言语彻心肺腑的伤害后。

这也包含新宿成员对他们队长所选之人不只微些的不信任,至于那边的涩谷一向是不靠近危险就放飞他们队长,神宫寺寂雷这个人离危险恐怕不是东京到大坂的距离而已。

他们两人的感情破除了中间种种障碍终于能重新坦然,直接从旁人眼中的宿敌跳到恋人的阶段,导致左马刻险些要拍桌让他们不要连开会的时候手都牵在桌面底下、眉眼传情,看得其他人根本没办法专心。

神宫寺寂雷与饴村乱数同时咳了声,才默默的收回手改成支撑自己下巴,搞得横滨狂犬都觉得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为什么如此有罪恶感。


Boss魔王战的时候当然最适合重修旧好。

少年走过去牵着对方的手,把比自己大上许多、也温暖许多的掌心给握紧,在男人下意识低头时给他一抹纯粹的微笑,蓝天里没有一朵乌云或是白云的存在。

寂雷说好久——他们都是成年了才不用寂雷担心啦!

乱数君不也是成年人吗?这意思是指用不着我担心了吧⋯⋯

欸、不行!我现在是你队友要多关心我!

饴村乱数不满的鼓起脸,要不是另一手还拿着变化后色彩明亮的麦克风,他肯定会直接挂在那人的身上。

唔、还是算了,寂雷的麦比自己还大把,一手拖着他一手拖着麦肯定会拉慢速度的⋯⋯

像是看出饴村乱数所想,神宫寺寂雷放下麦克风揉了揉那头粉色的脑袋,引来少年再次嚷着自己已经不小,却也没有反抗他的作为。


他们选定的路径是通往中王区内部,也是身为前间谍的饴村乱数擅长的区域。ill-DOCeasyR 联手,大部分的人都不会是他们的对手,明明是闯入里面旭关生死的行动但此刻的他们就好像当初TDD时代时的并肩作战,饴村乱数带着嬉戏般的神情、神宫寺寂雷在后头展现他不同于他人的救治与辅助⋯⋯立麦的另一个用处是物理攻击一样有极大效益。

饴村乱数通常会踢一踢昏倒的人确定暂时不会清醒,不过此刻有神宫寺寂雷在,那名医生会快一步低下身去检查对方,阻止少年施暴,在回头去看笑的一脸无辜的对方。

他拍了拍根本不存在对灰尘站起来,看向未知那端分成两边的道路。


一起行动吧,等等再回来确认也行。

有两边⋯⋯可是时间已经快超出我们预期的了,接下来还有没有机会回来也不知道,饴村乱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又把换上两人合照的屏幕给熄灭塞回宽大的口袋里:反正我带着手机寂雷有问题还能跟人家联络嘛,要是错过什么重要的就不好了⋯⋯我好不容易回来了也想多帮寂雷的忙。

饴村乱数说的也是事实,男人沉默了阵思考对方独自一人行动能否顺利处理掉敌人——答案是肯定,曾身为TDD招集者的他肯定有那个能力。

⋯⋯好,照乱数君说的去做吧,一有危险一定要联络我,我会过去帮你的。

他原本想要低下身去吻那人的额头或唇瓣,只是想要再分开前多接触点对方、也可能是想要因此给对方一点运气或力量,饴村乱数却先快一步把自己给按着,轻轻推开。


⋯⋯乱数君?

饴村乱数没有回答他,只是又翻了翻自己的口袋找出只不知道为什么塞在里头点奇异笔,低着头专注的在左手掌心上笔画。

几秒钟过后少年突然伸手把有画图的掌心贴到神宫寺寂雷点颊面上,男人愣了愣,看着他笑咪咪的把掌心移开,让自己可以看仔细左掌上是画上对方做着鬼脸的Q版小脸。

亲亲禁止喔!饴村乱数还学着上面的表情吐了吐舌头。

现在不可以,要等到我回来才要给寂雷亲亲当奖励!


有什么差别吗?神宫寺寂雷向来不是很容易理解饴村乱数所谓的情趣,不过见到对方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孩子笑着,他也只能给出算是宠溺而无奈的微笑。

我明白了⋯⋯那么乱数君自己要多保重,别勉强。

我知道啦——”饴村乱数嘿嘿笑了两声,才重新拿好刚刚塞进去口袋的麦克风,执过神宫寺寂雷的手嘴唇轻碰了下指尖,就算剩下一只手我也会出来找寂雷的,不能丢下我!

少年的唇带点刚刚经历多场说唱的干涩,湿润是舌尖偷偷的略过带来触及心底的痒意,男人有点恍神,那人的模样像极了虔诚待着神明的信徒。

——就让神宫寺寂雷代替神明来惩罚你们!

像是当年情重的模样,如同回到当时,但此刻的他们已经经历了太多,伤疤经过时间总会淡去却依然存在,他们成为了更是惺惺相惜、甚至能够将自身性命交付对方的身分。

如果我能成为你的神明,那我会努力达成你的愿望。

这样说太重了⋯⋯乱数君,我也会在外头等你的,相信我。


饴村乱数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男人的手,就算到了走廊的尽头还大力的挥动手臂,那抹明亮的色彩才消失在转角。

神宫寺寂雷注视着似乎是要在视网膜留下残影的少年,这才拿起自己的麦克风往另一边而去。


*

他看了看四周,耳边都是讨厌的警报声在响着,走廊上的灯光变得忽明忽灭,倒是鲜红色会引起人类警惕的红色警报灯很活跃,代替冷光照亮了走道,就连接近顶部的烟雾都染上了红光,颇有大魔王出世的味道。

这可真的有点不妙。

饴村乱数猜自己的战友们大概有很不错的成果,不然也不会引起那么大的骚动哎呀呀、怎么好像有爆炸的声音,这下中王区的女人们真的是急病乱投医了。

真可惜,他原本想要自己把这个只带给他不快的地方炸了,竟然有人快他一步,是左马刻他们还是⋯⋯中王区的人在自毁资料呢?


丢下手上已经失去意识的人,饴村乱数从他身上翻出了IC卡把紧闭的电子门给刷开,好险电路的破坏还没到这,电子门感应到正确的讯息依旧是快速的往旁边为他让出一条路。

他看着里头混乱的人员吹了声口哨表达自己的愉快,再那些称得上手无搏鸡之力的研究人员反应过来前就用一段rap将他们全部歼灭。粉发的少年踩过一地的人找了会令自己眼花撩乱的控制板面,确认过荧幕跑过的文字与数据才像是如释重负的往后坐在本来给研究人员坐的办公椅上。

这样外面就不用担心了吧消除催眠的装置已经关掉了,也没人可以开⋯⋯


他自言自语的看着成功解除的荧幕,然后才从椅子上起来往外,还没等饴村乱数走到门口外头就先传来巨大的爆炸声。

太近了,简直像只隔了一扇门一样。

饴村乱数顿时没法再那么悠哉,立刻过去把门给按开。没了隔离不间断的爆炸声像是近在耳边,不时有细碎的沙尘掉到头顶上再被自己甩落。

外头已经不是自己来时的模样,饴村乱数没那个闲工夫去看手机,但处理掉那么多人和操作仪器看来也花了点时间。他不太能确定爆炸的源头,但每次的轰隆声都伴随地面的晃动,墙与墙的边界甚至已经震坏冒出了不同色的电路,闪烁着啪叽的电光,就在他的面前往旁边一路烧起来。

从四周已经攀高的温度乱数判断烧了不只一段时间,只不过这里实在太深入而晚点遭殃——但也晚不了多少。


饴村乱数按着来时的方向奔跑着,建筑物已经开始崩塌了,甚至能够听见后方有东西重重砸下的声音。他只花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回头又转了回来,后头飞扬的尘土碎块与缝隙钻出的火舌实在触目惊心。

浓烟很快的充斥了他的视野,让饴村乱数不敢再像刚才一样横冲直撞的,火舌舔过衣角,但嗅觉已经被四周的焦味给给填满,他从口袋里抓出因为火场半融化的糖果拆开丢入口中让甜味占据口舌才好些。

翻出手机让屏幕亮起,显示的无讯号却重重打击了他。

也是,地下室本来就没什么讯号他在想什么⋯⋯饴村乱数的目光停留在锁屏的图片上。


那是他们刚把事情说开后不久拍的照片,也是从TDD 解散后第一张合照。男人被自己强迫拉过领子吻着,喀擦,镜头没来得及捕捉到对方下一秒浮起的红晕,不过有拍到他被偷袭而呆楞的模样就值得了。

他们好不容易才能又在一起,这次终于没有中王区的AI这层身分挡在他们之中,饴村乱数就是饴村乱数,是神宫寺寂雷亲口告诉他的,是他所关心注目甚至为此心动的对象。

饴村乱数摸了摸胸口,他也对寂雷心动,很早之前就是了吧?


他答应寂雷⋯⋯会出来见寂雷的,他已经答应对方了。

手机与麦克风塞进口袋内,饴村乱数伏低身子试图从靠近地面的位置找寻出口,掌心与小腿贴到的地面是难以忍受的高温,他能够看见裸露的电路就在自己的旁边,延烧消失在墙壁里的那头不断窜出黑烟。

四周的空气似乎变得越来越稀薄,饴村乱数看见中王区的人痛苦的在逃跑路上掐着自己的喉咙倒地,没有伸出援手的打算,他继续寻找离开的路。


他答应寂雷会出去的。

什么东西重重的砸在前方,饴村乱数只能下意识的往后跳,看着火舌一瞬间袭来烧焦了自己的浏海与垂在身前的鬓发。

贴近眼珠子的火光触目惊心。

太热了。

他的步伐变得有些困难,脚底宛如要跟鞋底黏在一块,融化的胶底鞋每一步都像是要把自己黏在地面上。尽管爆炸暂时停歇但建筑物已经开始崩塌⋯⋯在一切烧尽之前是不会停止。

路被堵上,饴村乱数只能转头去找其他的地方,触目所及却都是浓烟与火光,嘴唇干燥的裂出些些腥味,思绪的运作因为高温迟钝了不少。

很糟糕,体内的精密机械好像承受不了那么高的温度抗议着。


他答应过寂雷的。

又是倾倒的墙,这次饴村乱数没有空间可以闪开只能下意识挥出右手去挡,灼热的温度立刻在仿人类的皮肤留下焦痕,直接的烧进底下痛觉感官。

饴村乱数只能跪地抱着自己的手,混沌的大脑此刻被叫嚣的痛给吞没,眼眶逼出泪水再被高温给蒸发。

他动不了,膝盖以下的布料与小腿融在一块,更多的大片残骸塌下压在自己身上,喉咙发不出任何的叫声,只能凭着本能伸出手去刨着地面试图脱离压在身上的重物。

他本来还可以看见自己拼命伸出的手,下秒砸下的支架硬生生压在上头,饴村乱数又能听见自己的声音,是纯粹不受修饰的惨叫,他用力的收回手,只能看见断裂面露出细致的电路,一旁的火舌就顺着烧过来。

视野变得忽明忽暗,逐渐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是哪边承载不住了吗?饴村乱数还试着动了下自己的身体,痛觉感觉可能已经被烧坏了,他感觉不到方才直接压断手臂的疼痛、也感觉不到烈火在身躯霸道的纹身,肆意的将肤色吞没露出底下模样。


脑内资讯混乱不堪,存载在里头的点点滴滴都变成无法辨识的乱数,短促的发出几个音节,断断续续的像是跳掉的有声玩偶。

寂、寂⋯⋯出去找⋯⋯

他答应过寂雷他会出去的。


*

『乱数呢?他没跟着你吗?』

他们在半路分开,要出来再会合的。


神宫寺寂雷没办法进去火场,他不能这样带给别人麻烦、出来的洞口也已经在大火的延烧下崩塌,到处都是焦黑的碎块崩落,靠近天空的一角甚至已经烧的可以看见钢筋。


他只能够绕着焚烧的建筑物体试图寻找饴村乱数的踪影——他搞不好从其他出口出来只是他们不知道。神宫寺寂雷找着手机,耳边的到的是女声轻轻说着您所拨打电话无法接听。

其他人的也没闲工夫去管在边缘搜索的神宫寺寂雷,伤者被抬着运出、或者是盖上白布的担架从他的身边经过,整个嗅觉被烧焦味给占据,喉咙有些疼,或许是被刚刚在里头吸进去的烟烫伤。

男人喊着饴村乱数的名字,很快的许多人都在喊,此起彼落的叫声混杂大块建材脱落砸在地面的声响,还有烈火吞噬事物的啪叽声。


忽然间,神宫寺寂雷看见了有东西在底下动着,目光被吸引过去,坍塌的碎块底下露出部分手臂,裹着几乎被熏黑的布料,勉强可以看出是宽大的袖子还有点湖水色,五指还在耙着地面,试图要让自己从重物下挣脱。

⋯⋯乱数君!没有声音回答他,但那只手还在挣扎着。神宫寺寂雷立刻过去试图搬开上头的碎块,被火场的温度烤的很烫,没几下他的手已经冒出水泡,但见到底下的人还在挣扎医生就不敢停下自己的动作。

把上头拨开的速度比自己想的还快。

神宫寺寂雷愣住了。

裹着布料的手臂终于可以挣脱上头的压迫,继续刨着地面缓缓向前爬着,露出后段像是被暴力扯过的断面,露出的电路似乎有些融化,各色保护套融在一块在接触到外界空气终于冷却在布料上凝结。

他⋯⋯它还在爬着,努力的往前爬。


当神宫寺寂雷沉默的低下身去把那段还在动着的手臂捡起来时,塞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一手抱着还有温度的手臂一手接听电话,是碧棺左马刻打来的。

他们说找到饴村乱数了。语气十分犹豫、小心翼翼。


金属的外壳烧的焦黑,留下黑黝黝的两个空洞在可能是脸的部分,因为火场的温度融化一部分在黑洞的下头积了块突出,皮带整条已经烧不见了,铁环曾经融化过在黑漆漆的地面留下反光的爱心图案。

怀里的手臂还挣扎了下,最后乖乖地被抱紧,神宫寺寂雷忍不住低头去看那东西莫名的乖巧,只见张开的掌心还有着他们分开前画的鬼脸,因为与地摩擦而淡了一部分。


神宫寺寂雷食言了,他没有在对方有难的时候赶去找他。

饴村乱数没有食言,他还是出来了。


中王区带来的一切变成大火焚烧,神宫寺寂雷闭上眼,感觉热浪扫过自己,睁开眼睛什么都没有改变。

没有改变,回到了最初的时候,没有中王区的时候。

中王区带来的一切都回归原样,包含饴村乱数。

🌟海浔🍭
🍭Put your hand...

🍭Put your hands up in the air 

             声を聞かせて✨✨


上一年的照片太无聊了就扒出来修了

想扩点同好有人看看我吗!!

🍭Put your hands up in the air 

             声を聞かせて✨✨



上一年的照片太无聊了就扒出来修了

想扩点同好有人看看我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