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ブラスタ

16906浏览    231参与
阿枳

【柘榴女主】一夜幻梦

柘榴生贺,生日快乐!耶~

是之前说的平安京背景的狐妖柘榴

写柘榴不OOC,那还是人嘛


春末初夏时节,夜风还带着些凉意,你因睡不着,悄然起身来到院子里。

樱花已过了花期,银色的月光透过叶隙倾泻在一旁低矮的石榴树上。

那是你几年前身体还算健康时种下的,最近终于开花了,赤橙色的花朵挂在枝头晃悠,小铃铛似的。

生机勃勃的,真好啊,不像自己。你这样想着。

“哦呀哦呀,今夜能在此偶遇如此美丽的公主殿下,在下真可谓是荣幸至极。与您相比,连这花月都黯然了。”

墙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男人,一身华服松松垮垮地披着,露出半个肩,左耳的红色穗子随他的动作轻晃。他一只手撑着下巴,...

柘榴生贺,生日快乐!耶~

是之前说的平安京背景的狐妖柘榴

写柘榴不OOC,那还是人嘛







春末初夏时节,夜风还带着些凉意,你因睡不着,悄然起身来到院子里。

樱花已过了花期,银色的月光透过叶隙倾泻在一旁低矮的石榴树上。

那是你几年前身体还算健康时种下的,最近终于开花了,赤橙色的花朵挂在枝头晃悠,小铃铛似的。

生机勃勃的,真好啊,不像自己。你这样想着。

“哦呀哦呀,今夜能在此偶遇如此美丽的公主殿下,在下真可谓是荣幸至极。与您相比,连这花月都黯然了。”

墙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男人,一身华服松松垮垮地披着,露出半个肩,左耳的红色穗子随他的动作轻晃。他一只手撑着下巴,神情似笑非笑。

同样的腔调,比起京都内贵族们故作风雅的姿态,即使说着敬语,也能感觉到他的漫不经心。

大半夜坐在别人家墙上,自然不可能是什么普通人,可他看起来又不像是强盗之流。你想起近日京都内,人们时常谈论的有关天邪鬼的传言——

落单的人若是被搭话,不要理会,一旦被套话,便将被天邪鬼捉去剥掉皮吃了,再披上人皮假扮被吃掉的人。

“你是天邪鬼?是来顶替我的吗?”你问他。一边想着原来妖怪也会对这样无聊的生活感兴趣。

他似乎有些惊讶,旋即眯着眼睛笑起来。

你这才发现他眼睛细长,眼尾带着赤红,让他气质显得妖异起来。

“您这样认为吗?”他跳进院子里,笑着故意露出不似常人的尖牙,“可您看起来并不害怕。”

“将死之人有什么好怕的呢。”你壮着胆子不退反进,抓住一点他的衣角,“如果这是一场梦,那我任性一点也没关系吧。能让我死前看看外面吗?”

他笑意扩大,水色的眼睛生动起来,你恍惚间觉得看到了一只找到新鲜玩意儿的狐狸。

“能满足您的愿望是在下的荣幸,允许在下同行更是恐悦至极。”他瞥了一眼刚才你一直望着的石榴树,向你伸出手,“您可以称呼在下为柘榴。那么,我们走吧,公主殿下。”


其实深夜的京都城也没什么好看的。

从高处看到的房屋和街道鳞次栉比,对久居深闺的你来说一开始很新鲜,没有白日的人声喧嚣也很快变得无趣起来。

柘榴又不可能带你去歌舞伎町,或是潜入此刻还在寻欢作乐的府邸中。

于是你们来到京郊。

你还没来得及问这是哪儿,来这儿干什么,一个声音带着不耐烦响起:“柘榴,你去干嘛了,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

你看向来人,黑发的青年举止行云流水般让人的目光不由跟随,衣服上孔雀尾羽的纹样与他的瞳色相得益彰。在你见过的众多美人中,他也能称得上姿容卓绝了。

只是这位美人一点也不怜惜自己的脸,此刻正一副嫌弃的表情:“动作快一点,是想我踢你吗?”

“嘛……这可真是……在下此去可是为演出带来一位尊贵的客人。”他拉着你上前,“上乘的表演自然需要这样的客人,这位公主殿下才情与品味兼具,难道不值得我们献上最为精妙的舞吗?”

柘榴介绍你的姿态太过浮夸,你有些羞赧,又直觉他可能是故意的。

“哼……那就跟上来吧。”

之后的一切让你越发怀疑自己是否还身处梦中。

除了柘榴和刚才见到的青年,还有三个表演者。一位额发厚重看不清脸,一位脸上戴着奇怪的饰品,一位银发褐肤看起来像是异邦人。

所有的东西都能让你感到惊奇,与主流相悖的歌舞,看不到但确实在身边窃窃私语的其他客人,未曾品尝过的山泉野果,即使并非什么珍馐,久违的自由感也让你雀跃。


晨星在东方亮起,柘榴抱着已经睡着的你回到了你的卧房。

他动作轻柔地把自己的大尾巴从你怀里拿出来:“愿您有个好梦,公主殿下。”


翌日,你醒来,枕边的一枝石榴花还带着朝露。


宵暗の•Ayakashi

狐狸变作公子身,灯夜乐游春。             ——キツネは若君の身を行います,明かりは夜春の远足に行くことを笑います .

【柘榴さん生日快乐】🦊🎂🎉

狐狸变作公子身,灯夜乐游春。             ——キツネは若君の身を行います,明かりは夜春の远足に行くことを笑います .

【柘榴さん生日快乐】🦊🎂🎉

羽绪游园地

虽然夜光初积五应该值得庆祝,但是剧情太胃疼了(主线剧情有哪章不胃疼的?

其实夜光应该是这里面最普通人想法的一个了,所以他的不甘还是能够理解的,但是因此就被羽濑山拉拢的话又觉得不应该那样发展_(:з」∠)_

メノウ、リンドウ、真珠和当年的ネコメ代演事件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メノウ说不记得后真珠会露出这种表情……

现在的P我个人希望不会有变动,难道只会是空想吗……

K的新公演5章预定,居然要那样搞,感觉还挺新鲜_(:з」∠)_

为了6月限定公演攒钻好久没抽卡池,这次实在忍不住抽了一下抽到了メノウ新四星,感觉眼神好可怕应该不只是我个人错觉吧,看完这章剧情更能深刻感受到メノウ的难懂了_(:з」...

虽然夜光初积五应该值得庆祝,但是剧情太胃疼了(主线剧情有哪章不胃疼的?

其实夜光应该是这里面最普通人想法的一个了,所以他的不甘还是能够理解的,但是因此就被羽濑山拉拢的话又觉得不应该那样发展_(:з」∠)_

メノウ、リンドウ、真珠和当年的ネコメ代演事件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メノウ说不记得后真珠会露出这种表情……

现在的P我个人希望不会有变动,难道只会是空想吗……

K的新公演5章预定,居然要那样搞,感觉还挺新鲜_(:з」∠)_

为了6月限定公演攒钻好久没抽卡池,这次实在忍不住抽了一下抽到了メノウ新四星,感觉眼神好可怕应该不只是我个人错觉吧,看完这章剧情更能深刻感受到メノウ的难懂了_(:з」∠)_

久违地在活动期内满突了活动卡,觉醒后卡面太好看了!

簧舌鳥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打游戏超了6分钟才发现已经日本时间12:00…我是屑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打游戏超了6分钟才发现已经日本时间12:00…我是屑

どうでもいい
嘿呀周末的拖到了周一。。。开心...

嘿呀周末的拖到了周一。。。开心打稿烦躁结束。(躺。晶gg爱你哟❤️~

嘿呀周末的拖到了周一。。。开心打稿烦躁结束。(躺。晶gg爱你哟❤️~

阿枳

我又来了,P点表情包以缓解文没人看的尴尬

P5-8原图


(小可爱你的头发真的很难抠!!!我整了半天放弃了(。

我又来了,P点表情包以缓解文没人看的尴尬

P5-8原图


(小可爱你的头发真的很难抠!!!我整了半天放弃了(。

阿枳

【黑曜女主(大概)】脱离囚笼——W组路线

根据《Bad Blood》MV脑的监狱paro

部分情节参考美剧《风骚律师(Better Call Saul)》,存在大量瞎掰,看个乐就好∠( ᐛ 」∠)_

既不暧昧也没有代入感,我到底为啥要写第二人称啊。虽然W组都有出场,但笔力不够,就只能重点写两三个人。写的时候光顾着自己爽了,完了一看好OOC(|| ゚Д゚)


昏暗狭窄的办公室里,吊扇吱嘎吱嘎地能转一圈是一圈。

你忍了忍,最后还是放下笔:“我帮你们出来不是让你们能窝在我办公室的。”

黑曜坐在唯一的单人沙发上玩蝴蝶刀,一双长腿委屈地叠着:“嘛...

根据《Bad Blood》MV脑的监狱paro

部分情节参考美剧《风骚律师(Better Call Saul)》,存在大量瞎掰,看个乐就好∠( ᐛ 」∠)_

既不暧昧也没有代入感,我到底为啥要写第二人称啊。虽然W组都有出场,但笔力不够,就只能重点写两三个人。写的时候光顾着自己爽了,完了一看好OOC(|| ゚Д゚)









昏暗狭窄的办公室里,吊扇吱嘎吱嘎地能转一圈是一圈。

你忍了忍,最后还是放下笔:“我帮你们出来不是让你们能窝在我办公室的。”

黑曜坐在唯一的单人沙发上玩蝴蝶刀,一双长腿委屈地叠着:“嘛,这也没办法。在其他人出来之前,又不能去找羽濑山那家伙的麻烦。”他顿了顿,勾起一个近乎挑衅的笑,“还是说后悔了吗?那可是要退钱的,律•师•小•姐。”

你脸色不渝,考虑起要不要把这个无赖汉赶出去,又担心他在这个时期惹事生非,自己之前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至少大牙能用电脑帮到我一点,你在这里无所事事,是想当我的小白脸么?”

埋头在电脑前的大牙突然被点名,刚抬起头就听见这样的台词,心脏都漏了一拍。他看了黑曜一眼,心说为什么我就和我的电脑亲近了那么一会你们就好像要吵起来了。

大牙抢在黑曜开口前试图打圆场:“也不能这么说啊,早希小姐。大哥这段时间也是有做事吧,比如去威胁那个受贿的控方律师?”

“证据是我找的……算了,接下来是谁?”

“嗯……鹰见?”

你想起那双捉摸不透的血红色眼睛,下意识地推却:“他的案子太麻烦了,换一个。”

“那就晶?”

“太吵了。”

黑曜在旁边点头:“确实。”

你:?

“那就只有sin了。”

“听不懂他说话。”

“……那就鹰见。”

“……”

眼见对话进入死循环,最后你决定用抽签的方法从晶和鹰见两个人中选一个。


检察院大厅人来人往,每个人都西装笔挺,你身边的黑曜大牙一副小混混的样子混迹其中,引人注目极了。

“果然每次到这儿都这样。律师小姐,你到底做了什么,我可是想低调一点的啊。”嘴上这么说,黑曜却完全没有困扰的神情,所有看戏的鄙夷的幸灾乐祸的眼睛,都被他狠狠地瞪回去了。

你扫了一眼周围,不甚在意:“专为像你这样的犯人打官司赚钱的恶德律师待遇能有多好。与其关心这些,不如祈祷接下来我们不会遇到我的对头吧。”你轻轻笑了一下,学着黑曜的样子,“还是说后悔了吗?那可是不退钱的,黑•曜•先•生。”

黑曜发出一声嗤笑,也不知道是对你还是对四周抱着敌意的看客们。

今天的庭审还算顺利,在你带着黑恶势力把控方律师堵在茶水间友好地达成协议之后。

只是即将出检察院大门时,你们迎面遇上你的死对头。

你对他的挑衅习以为常,但这次要拦着身边的几个人,让你觉得自己仿佛一个焦头烂额的饲养员。

好不容易没有发生肢体上的冲突,但当事人似乎并不领情。

“为什么拦着我,那种白痴我一拳就能让他闭嘴几天。”

“虽然黑曜的做法太粗暴了,不过这次我同意哦。”晶金绿色的眼睛看着你,带着探究,“为什么不反击呢,小早希?”

你捏了捏眉心,深吸一口气:“人家往上数三代都干这行,不是我这种连个像样的办公室都没有的律师能比的。我本来就和他有过节,你们再一闹,是不想让后面两个人出来了吗?”

“有过节是指他因为嫉妒陷害你,你差点被吊销律师证的事吗?”三个人同时转头看向大牙,他做了个闭嘴的动作,拉长的语调里毫无道歉的诚意,“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黑曜和晶的表情如出一辙,错愕之后浮现的歉意,又不好再开口。

半天你也只能咬着牙挤出一句:“别忘了电脑是谁给你买的,黑客小天才。”

“住、住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下次还敢。


最糟的情况还是发生了,虽然总有一天会遇见那位对头这件事,你也早有预料。

然后是漫长枯燥的准备时间,查资料、写备案、在脑子里模拟庭审现场,你眼底的青黑越发明显起来。

再次醒来的时候,你睡在办公室的地铺上。

因为又多了一个人,赖在你办公室的三个无业游民,不知从哪儿找来一张单人床床垫,就这样随意丢在地上。倒是方便了你。

刚起床脑子还昏昏沉沉的,大概是这几天都睡得少的缘故。你找了一圈——

我咖啡呢?!

正愣神,你手上被塞了一杯水。

“喝这个。”

入口是久违的清甜,喝了一半你才终于彻底醒了,“谁要喝蜂蜜水啊!我的咖啡呢?”

黑曜掐着你的脸:“你暂时戒咖啡两天,只有这个可以喝。或者你更想让我灌下去?”

“泥mua的……”

“那孩子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们会照顾着。”

“谁?”你一时没反应过来。

黑曜神情莫名的复杂:“你在无偿法律援助的那个。”

“……大牙那家伙……”

黑曜看着你一脸不爽地乖乖喝水,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你说的话,“你们有冤屈又怎么样,我的任务不是为你们洗清冤罪,那是警察的工作……得加钱!”

今天他才明白你的钱用在了哪儿。


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但你最终还是赢得了胜利。

心情像是回到了成为律师的第一天,你露出和黑曜相似的嚣张的笑意:“我能打败他一次,也能打败他第二次。”

“恭喜。也感谢你这段时间的努力,早希小姐。”

“星星的光辉有时会被黑暗遮蔽,但星星一直都在那里。”

“呜哇,超’黑曜’的表情,果然是被黑曜带坏了吧。不过这样的小早希也很可爱~”

“什么手段都用上了啊,这就是大人的世界么,好可怕,好可怕。”

如果这个时候有镜子,你就能看到此时自己脸上“快夸我!”的表情了。

黑曜干咳一声,大手在你的头上重重揉了两下,你试图抬头看他,感觉脖子都快断了也没能成功。

“辛苦你了。”


之后的日子恢复了平静,没有了赖着不走的委托人,办公室再次变得空旷起来。

你从如山的文件里抬头,喝了口蜂蜜水,打算看看报纸休息一下。

“某条街上一辆车炸了。”

“某个餐厅重新开业。”

“某位知名律师涉黑被拘捕。”

你放下报纸,捏了捏眉心,拨通了一个电话:“你们的复仇完成了?真的不用我帮你们翻案?”

“……好吧。但你们也没必要……”

听着对方的话,你脸上的不赞同渐渐转为哭笑不得:“我知道了,有空的话会去的。”

“……黑曜,谢谢你。”














*为啥我的黑曜女主都是互怼状态啊,一边写一边在脑中播放《Kiss唾》

*先把W组的搞出来了,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B组的感觉会越写越长,我又开始失去耐心了。


湫丸子
求问一下打歌的熟练度怎么提升啊...

求问一下打歌的熟练度怎么提升啊我好想解锁新歌继续快乐quq

求问一下打歌的熟练度怎么提升啊我好想解锁新歌继续快乐quq

晃
画了三个小时画不动了…好困,背...

画了三个小时画不动了…好困,背景等明天再搞吧……

520激情摸鱼

送自己的梦女图(话说好像是第一次…画梦女图诶…)


画了三个小时画不动了…好困,背景等明天再搞吧……

520激情摸鱼

送自己的梦女图(话说好像是第一次…画梦女图诶…)



213
小学生涂鸦选手来了! 滤镜比我...

小学生涂鸦选手来了!

滤镜比我会画画。

520摸个狗!

大家节日快乐!

小学生涂鸦选手来了!

滤镜比我会画画。

520摸个狗!

大家节日快乐!

茕鸦之羽
害 画的好像有点幼?

害 画的好像有点幼?

害 画的好像有点幼?

どうでもいい

换了个顺序好像这样更好。上周没画完的画完了,超喜欢蓝蓝de~:D~ 剧情终于没有w和b什么事了,我终于可以当个无情的吃瓜路人了(躺。

换了个顺序好像这样更好。上周没画完的画完了,超喜欢蓝蓝de~:D~ 剧情终于没有w和b什么事了,我终于可以当个无情的吃瓜路人了(躺。

羽绪游园地

没想到吧?B连续两期对决!【×

好希望B能赢一次啊,我最后都在刷Judas但差距还是……

羽濑山的烦人程度达到了目前最高峰,不要打脸好吗!_(:з」∠)_金刚真的是个好人(不是发卡

ケイ早这对话好新婚夫妻啊,喜欢!(?

银星和大牙的陰キャ对话莫名好玩2333

サンクスガチャ攒出了个2020😂

但是リンドウ,啊啊リンドウ,你和姐姐都要好好的😭荒野にて的歌词现在看来像有各种暗示一样,MV里リンドウ这脸配合这句歌词让我揪心想哭,感觉都要害怕起明天4章P的公演了……

没想到吧?B连续两期对决!【×

好希望B能赢一次啊,我最后都在刷Judas但差距还是……

羽濑山的烦人程度达到了目前最高峰,不要打脸好吗!_(:з」∠)_金刚真的是个好人(不是发卡

ケイ早这对话好新婚夫妻啊,喜欢!(?

银星和大牙的陰キャ对话莫名好玩2333

サンクスガチャ攒出了个2020😂

但是リンドウ,啊啊リンドウ,你和姐姐都要好好的😭荒野にて的歌词现在看来像有各种暗示一样,MV里リンドウ这脸配合这句歌词让我揪心想哭,感觉都要害怕起明天4章P的公演了……

宵暗の•Ayakashi

为柘榴生日提前准备ing~


说实在的,画生贺完全是我自己立的一个flag(误),他真的像狐狸我就画的狐耳(太香了我好了),还有15天希望能画完(肝. jpg)

为柘榴生日提前准备ing~


说实在的,画生贺完全是我自己立的一个flag(误),他真的像狐狸我就画的狐耳(太香了我好了),还有15天希望能画完(肝. jpg)

どうでもいい
夏天到了,画腿的季节到了(不是...

夏天到了,画腿的季节到了(不是。

夏天到了,画腿的季节到了(不是。

簧舌鳥
【BACKSTAGE】 画画モ...

【BACKSTAGE】

画画モクレン

想把c组画全(挖坑

【BACKSTAGE】

画画モクレン

想把c组画全(挖坑

阿枳

Starless的奇怪日常

搞笑段子

(其实不太好笑,就是很放飞)

突然爬上来更新。备考摸鱼,紧张又刺激


总之和蓝商量着去掀kasumi的刘海

“又不是米〇玄师,给我把刘海掀起来啊!”

kasumi一手捂着刘海,一手按住你的脑袋,还要提防蓝从旁边袭击。“不行啦!刘海是路人人设的重要部分!就算鹰见玻璃摘眼镜,晶lico对女性没兴趣,也不会掀的!”

“掀起来也不会怎样吧,安心安心,人设不会崩的~还是说觉得自己的长相和路人不符?诶难道说kasumi其实是个池面ww真心的?wwww”蓝把kasumi逼到角落里,即使是狭窄的地方,kasumi也能闪转腾挪地躲开向着他刘海伸出来的爪子。

“我最喜欢做...

搞笑段子

(其实不太好笑,就是很放飞)

突然爬上来更新。备考摸鱼,紧张又刺激






总之和蓝商量着去掀kasumi的刘海

“又不是米〇玄师,给我把刘海掀起来啊!”

kasumi一手捂着刘海,一手按住你的脑袋,还要提防蓝从旁边袭击。“不行啦!刘海是路人人设的重要部分!就算鹰见玻璃摘眼镜,晶lico对女性没兴趣,也不会掀的!”

“掀起来也不会怎样吧,安心安心,人设不会崩的~还是说觉得自己的长相和路人不符?诶难道说kasumi其实是个池面ww真心的?wwww”蓝把kasumi逼到角落里,即使是狭窄的地方,kasumi也能闪转腾挪地躲开向着他刘海伸出来的爪子。

“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对自以为是的人说no哒!”

一阵追逐,三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

你突然震惊:“你这是什么发胶啊你这是?!刘海这么坚挺都不乱的吗?!”

蓝也突然意识到:“说起来,排练和演出的时候从来没看见kasumi的刘海乱过!这根本不是刘海了吧!?噫好可怕。”

最后被maica骂了。

之后和蓝探讨了kasumi的刘海是另一种生物的可能性。





“喂,黑曜,之后一起去喝酒呗。”

mizuki叫住黑曜。成年礼后,他似乎隔三差五地就叫黑曜一起喝酒。

路过的你听见了,拉着蓝语重心长地教导起来:“蓝听见了吗,就是因为总是喝酒才会一直是这个身高。你才18岁,还能长,绝对不可以像这样。”

“你这个家伙……”mizuki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声音,“我都成年了,随便抽烟喝酒,你管我!”

“谁要管你了。我是在担心蓝。况且你肯定20岁之前就开始做这些了吧,啊啊,没办法没办法。”你上下打量着mizuki,意思很明显——这样的身高真是没办法。

“黑曜天天在耳边唠叨,我才不会做啊!”

突然一阵寂静。

黑曜一副“不想加入这种程度的小学生吵架”的表情,蓝搬了个椅子坐着看戏。

mizuki鼓着脸,因为对方迟迟没有反击,金色的眼睛里流露出几分疑惑。

“我懂了。”

“你又懂什么了?!”

“是我打扰了你们的父子局,告辞告辞。”

梨初RIC

整整画过的主推ブラスタ美女们,后面几张都是之前画的有两张是生贺,来lof也发一下,不知道有没有人不过欢迎扩列[?

整整画过的主推ブラスタ美女们,后面几张都是之前画的有两张是生贺,来lof也发一下,不知道有没有人不过欢迎扩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