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プロメア

19.7万浏览    2246参与
Olivine.
三刷,已彻底上头,没人能拒绝L...

三刷,已彻底上头,没人能拒绝Lio。

有参考

三刷,已彻底上头,没人能拒绝Lio。

有参考

浅梦初霖

是七夕广州场的无料ww

P1方卡P2贴纸

可以戳P3看看详情图 ​​​[/cp]

是七夕广州场的无料ww

P1方卡P2贴纸

可以戳P3看看详情图 ​​​[/cp]

Citoyenne Juliette

武汉应炎场的结尾整活,中日双声道,请务必戴耳机后食用。

武汉应炎场的结尾整活,中日双声道,请务必戴耳机后食用。

千坂原

neko fotia 和 inu thymos

(虽然ga其实是狼hhhh)

neko fotia 和 inu thymos

(虽然ga其实是狼hhhh)

Citoyenne Juliette

【gali】被解放的安吉莉卡 11

⚠️慎入,剧情大概是燃族人沦为一种xp,一种sex slave,Lio被擒后,被作为礼物和勋章一起送给Galo⚠️


        △


        △


        △...


⚠️慎入,剧情大概是燃族人沦为一种xp,一种sex slave,Lio被擒后,被作为礼物和勋章一起送给Galo⚠️


        


        △


        △


        △


        扶好坐稳,普罗米科技引擎启动


        △


        △


        △


        △


        冰湖依然安静,一如既往。

        靴底踏上冰面,摩擦出的是厚重的响声,没有融化的冰粒随着他滚动,没有灼烧,没有升温。在他被过度沉重的情绪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这片冰湖总会容纳他,让他得以安歇。冰湖的宽大与凝重,是Promepolis最缺乏,也最无用的,奢侈品。

        摩托车被他停在湖边,Galo踩着冰面,任凭自己滑向湖心。他低头看着脚下,黑夜里的冰面呈现出一种剔透的死寂,因夜晚的黑沉而失去了所有的光亮。

        和那一次不同。

        好像什么都变得不同了。

        这些混沌的念头在消防员还有些迷糊的脑袋里彼此纠缠,他还是想起Lio,在短暂的共处时光中,Lio在他的生活里留下了太多的痕迹。

        就在湖心。

        Lio滑过来,尽管戴着镣铐,他在星空下的动作流畅而轻盈。他滑得那么近,温热的嘴唇在触碰间依然清晰可感。

        他说:晚安,好好休息。

        他说:我们一起。

        山林间彼此应和的鸟都沉默下来,风不再吹了,从冰面掠过的风变得驯服。Galo在湖上一路滑着,他很想自言自语些什么,像以前那样。在遇到Lio Fotia之前他没有心事,或者说想得很少。

        他想吃更多的披萨,因为他饿,或者聚餐的气氛很好。

        他想做救人的消防员,因为他曾经从火中被Kray救下。

        他想守护Promepolis,因为他知道燃族人在破坏城市上无法无天。

        Galo转了个圈,低着头滑回原地。

        从遇到Lio开始,他的生活就像被掀开了一角,吹进来的是风,是不讲道理的火,而当他想要举起缠旗枪与火抗争时,却发现烈焰并非是他从前想象的那样。火焰亲近他,吻他,为他的拥抱而惴惴不安,在他的沙发上入睡,喜欢吃他做的早餐。

        然后告诉他所有的悲剧,让他的生活从此不再纯粹,不再充斥着Promepolis的理念和司政官的早间新闻。Lio Fotia把他弄得一团糟。

        总有一些人把你的生活弄得天翻地覆,最糟糕的是,你并不讨厌这种变化。

        “如果我真的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笨蛋就好了。”

        他双手背在脑后,仰望着高而远的星空,很大声地说,也不知道给谁听。

        

        Lio看到远处山间的光。

        他站起来,警惕地用目光锁定那束光。他能够看清,那是摩托车的前照灯,一路朝着那个冰湖的方向疾驰。

        高速移动的危险源。

        出于安全考虑,他第一时间跑到了视野更开阔的岩石上,死死盯着光的移动。一瞬间,他体内的火焰因危险的逼近而活跃起来,等候他的调遣安排。

        摩托车。

        他很熟悉这辆摩托车的引擎响声。

        Lio怔住了。他忘了移开视线,忘了该怎么防备,甚至忘了怎么走路。他麻木地随着光的移动而迈开脚步,被碎石绊倒在地上也后知后觉。

        “疼……”他皱起眉头,把呼痛压在喉咙底,燃族人的体质能让这点伤迅速恢复。Lio摸索着站起来,他的目光依旧被摩托车灯牵引着。

        是那个笨蛋?

        是那个笨蛋。

        他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他一口气跑到了山洞边朝着冰湖的地方。他气喘吁吁,风吹开他汗湿的头发。Lio说服自己这是为了族人的安危考虑,消防员的靠近对于燃族人而言很危险。

        但他在颤抖,因一种他不愿向任何人说出的情感,从手到足尖。

        然后灯灭了。

        Lio站在那里,怅然从他的心头浮起,但这种怅然若失,在一点微光逐渐靠近冰湖的中心时,就像曾在他的火焰下融化的冰那样,骤然消失了。

        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在他耳畔一下又一下撞击着。他还在喘气,但他已经顾不得其他,他的眼睛被湖心吸引着,直到他可以辨别出那个身影。

        Lio张开嘴,不由自主,情不自禁,他的冲动比理性更早地攫住了他。在他惊喜的呼喊迸出第一个音节时,他就抬起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但Lio没有能松一口气。

        他捂住了嘴,然后他发现,他的左手,在同一时间,升起了火焰。

        只有一瞬间,一瞬的火焰,一星,一芒。稍纵即逝,那样微小,让人看不清它的模样。

        Lio迅速掐灭了那一点火,他的动作很快,甚至有些失态。他还在喘着气,他大口大口地吞咽着新鲜空气。尽管火焰会在燃族人情感激烈时不受控制,但那只是对于刚刚觉醒的新人而言,Lio的火焰比谁都要强,他一直能够自如地控制自己的火,让它们成为自己的伙伴和助手。

        火出卖了他,把他不能控制的情感剖出来,赤裸裸地展示给他看,逼迫他面对。

        更重要的是,火给他带来了危险。

        冷静,冷静,Lio告诉自己,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保证所有人的安全。

        

        在静默的山林夜晚里,一丝亮光都会被无限放大,何况是燃族人的火焰。

        对于训练有素的消防员而言,这简直就是危险的告示牌。

        但在Galo的眼里,他从来就不畏惧危险。

        他打开通讯器,消防队没有回音,大概是忙于市内救火。Galo以最快的速度给他们留言,发送了自己的位置数据,随后跳上了自己的摩托车。

        他还记得那一星火从哪里燃起。

        

        Lio咬着嘴唇,一滴汗从他的鼻尖坠下。他没有心思去顾及这些,他靠在山洞外的石壁上,放轻呼吸,时不时向可能的方向投以注视。

        

        是燃族人,Galo打开从摩托车里取下的热传感镜,他的设备监测到了过高的人体温度,只有燃族人的体内会有这样异常的热量。

        在关上设备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撞进了他的脑海:

        Lio也在。

        他甩了甩头,要把这个念头驱赶出去。他当然知道Lio在,也许就带着那些燃族同伴一起,躲藏在这里。他甚至可以推理,那一晚他带着Lio来冰湖的时候,对方也许就在观察这一处绝佳的藏身地。

        这就是燃族人的领袖。

        Galo拔出枪,步步向前。新伤还在作痛。他的手臂和腿还缠着绷带,在行动时还有着轻微的阻碍,让他意识到它们的存在,也意识到它们存在的原因。

        那些有意无意的亲近,也是为了麻痹他而做的吗?

        

        脚步近了,Lio咬紧了下唇。他看见Galo握着冻结枪,从黑暗中步步走近了。

        Galo裸露出的手臂缠着绷带。

        Lio一下没能咬住嘴唇,他睁大了眼,他的眼瞳在骤然缩小时颤动不安:

        还是受伤了。

        

        Galo走进山洞,他看见隐约的火光。按照他的猜想,里面一定是燃族人的巢穴。

        但当他转过拐角,屏住呼吸,把枪对准面前的火时。他看到的场景,让他不由自主放下了枪。

        那是一群受伤的人,在火边彼此依偎,有低声哭泣的少女,有裹着绷带的孩子,有人睡着了,有人在挖着早就空了的罐头。

        他放下枪,没有再抬起。

        然后——

        

        燃族人的哨兵轻手轻脚地跟在消防员背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做得很好,Galo似乎被洞穴中的火光吸引了,没有注意到背后的他。

        不知为何,Galo放下了枪。

        这是个好机会,Lio告诉自己,三,二,一。

        然后——

        

        Lio放下手臂,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倒在地上的Galo,对方在他的重击下已经不省人事。

        Lio吸了口气,他应该用绳子把这个潜在的敌人捆住。吸引来消防员是他的错,也许消防员会来到冰湖也是他的错。Lio示意聚上来的族人回去休息,他会处理这一切。

        他费力地把陷入昏迷的Galo抱在怀里,让Galo的头枕在他的腿上。麻绳从他的指间滑过,小心避开对方缠着绷带的手臂,一匝匝缠绕起来,但他始终不敢把绳结在绷带上打得太紧,也不敢让一个消防员在这里获得绝对的自由,这让Lio思考了很久。

        最后,他决定,他应该在这里等着Galo醒来。

        

        火光,火焰的热度。

        Galo的眼皮跳动了几下,然后他睁开了眼。

        很快他明白了火光和热度的来源。他面前燃烧着一大簇燃族人的火,而他在燃族人的首领怀里醒来。

        Galo几乎是弹了起来,一边大叫出声:“是你——”

        “嘘,”Lio放开他,抬起一根手指抵在唇边,他的眼睛在火光映照下剔透又深邃,“其他人还在睡觉。”

        Galo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捆在了背后,绳结不紧,但他很难挣开。正在挣扎的时候,Lio轻轻叹了一口气:“你这样会擦到伤口的。”

        “我没有受伤。”Galo不服气地顶回去。

        “别逞强,”Lio说,“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受了多重的伤,至少是皮肤的烧伤。让我看看。”

        Galo避开他的手,但眼睛还是凝视着Lio的脸。讽刺的是Lio依然足够让人心旌摇曳,就像他第一次来到Galo的床边那样,凛然而诱人的美丽。他脱口而出:“这已经不关你事了,燃族人。”

        Lio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你叫我什么?”

        Galo张了张嘴,他有一千种适宜他们此时身份的回复,但他选择全部抛弃,低声说:

        “对不起。”

        Lio显然也为他的回答讶异。

        “我知道你那样冲动,也有你的理由。”Galo抬起头,“如果我看到我的同伴们被虐待,我大概也会不计一切地去救人。但只有一点,我不希望看到你杀人,Lio。”

        “我很高兴你会叫我的名字。”Lio的眼睛里,更多的亮光沉淀了下去,他的目光变得更温和,也更充满渴求。

        “怎么会有这样的傻瓜呢,被烧成这种样子,还在关心与自己无关的事情。”Lio俯身下来,手贴上Galo手臂上的绷带,“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以为我把你——”

        他没有再说下去,他看见了Galo的眼睛,和他一样,也在火光下闪烁着,明亮,过于明亮了。

        他被那样的光明诱引着,就像扑火的飞蛾一样,在黑暗中明红火焰的诱惑下,让他的嘴唇靠近了他曾经宿敌的嘴唇。

慕悄Bosyou
上个月的旧图重绘了属于是

上个月的旧图重绘了属于是

上个月的旧图重绘了属于是

死了啦都你害的啦

🥺sai里的笔刷被我手残全部删掉惹所以今天只有rkgk捏……

🥺sai里的笔刷被我手残全部删掉惹所以今天只有rkgk捏……

Olivine.
随手画了(但是好有感觉诶)

随手画了(但是好有感觉诶)

随手画了(但是好有感觉诶)

*OVO*

悄悄来整个galo和lio的对娃数调,娃厂可能会是博比((

尾巴和耳朵都做可拆卸,可能会做挂绳,不知道15cm合不合适挂绳(慌张

本来是10cm但是10的眼睛做不好这么多细节,所以改了15

改动:lio换成了全绿色睫毛

悄悄来整个galo和lio的对娃数调,娃厂可能会是博比((

尾巴和耳朵都做可拆卸,可能会做挂绳,不知道15cm合不合适挂绳(慌张

本来是10cm但是10的眼睛做不好这么多细节,所以改了15

改动:lio换成了全绿色睫毛

Citoyenne Juliette

【gali】比邻星 1

        他们初次同床的那一晚,是一个晴朗而舒适的夜晚。

        至少让Lio觉得舒适。没有什么裹在雾一样浓的水汽中,晚归的人走在街道上,抱怨夏天的Promepolis少雨又少云。大厦的玻璃还反射着午后的热量,表面光滑,手掌贴上去的触感则滚烫。

        枕头散发着松软的阳光香气,像商店摆出来招徕顾客的新鲜烤面包。Lio把头埋在枕头里...

        他们初次同床的那一晚,是一个晴朗而舒适的夜晚。

        至少让Lio觉得舒适。没有什么裹在雾一样浓的水汽中,晚归的人走在街道上,抱怨夏天的Promepolis少雨又少云。大厦的玻璃还反射着午后的热量,表面光滑,手掌贴上去的触感则滚烫。

        枕头散发着松软的阳光香气,像商店摆出来招徕顾客的新鲜烤面包。Lio把头埋在枕头里,闭上眼。他耳边垂下的几绺金发,会随着动作,摇动着,像街心花园里被风吹动的花蔓。

        

        普罗米亚消失后,消防队的防火工作变得轻松了很多。Lio被判在Burning Rescue服刑抵罪,主要负责城市的复兴重建工作。Lio工作得很认真,还长了一张可爱的脸,好性格的美人往往让人愿意亲近,队员们渐渐像喜欢Galo一样喜欢他。Lio没有住处,于是顺理成章地住进了Galo的房子,Aina为此揶揄了他们两人很久,Lio只是对Galo笑了一下,咬着杯装可乐的吸管。

        接吻来得很自然,一次聚会结束后,他们都喝了点酒。理论上Lio不能喝,但在过分欢乐的气氛下,连队长都没有办法时刻约束住这群精力过剩的年轻人。

        Lio走到卫生间,捧起冷水激在脸上,水流滋滋作响。灯光明亮又朦胧,他对着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发尾淌下水珠。他该剪头发了。

        就在这个时候Galo走了进来,消防员穿着紧身衣,流畅漂亮的肌肉线条引人注目。Lio转过去和他打了个招呼,打趣说今晚肯定有很多女孩子想要和他搭话。

        “Lio也很可爱,”Galo把水拍在脸上,还是那种年轻人独有的、意气风发的笑,“刚才有人跟我问你的联系方式了。”

        Lio不置可否,他转回去端详镜中的自己,实际上眼角的余光被Galo夺去了大半。酒精在他的胃里发酵,顺着血管爬进他的脑神经,晕眩像涟漪一样,在意识里荡开来:

        “要给她吗?”

        “这就是Lio决定的问题了。”Galo把手指插进自己的头发里,很随意地理了理。

        然后,他鼻尖碰触到了混着一缕酒味的灼热呼吸,Lio的呼吸。Lio靠得很近,近到他能在Lio漂亮的眼睛里看到自己手足无措的样子:

        “那么,很希望我和女孩子建立恋爱关系吗?”

        口干舌燥。也许是酒的问题,Galo知道自己该说这是Lio的自由,或者说不知道,但他只是张着嘴,半天发不出一个音节,他怔怔地看着Lio,直到Lio缓缓闭上眼,呼吸像无风夜晚的海潮一样绵长平静,偏过头来,亲吻了他的嘴唇。

        这和那次传火的人工呼吸不一样,这是一个真正的点燃欲火的吻,它让Lio主动靠进了Galo的怀抱里,让Galo的手在颤抖中抱紧了面前过于纤细的腰。明亮又朦胧的灯光把他们的影子投在镜面边,两个影子被拉长,在夜晚的欢愉氛围描画中渐渐地靠近,交缠,带着乐器的弦被误触时的轻微颤抖,在Lio按灭照明开关后,消融进隔间的黑暗里。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如果我当时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那我就想和你做这种事情。”Lio在黑暗中准确地捉住了Galo的嘴唇,后者正把他抱着抵靠在隔间的墙上。

        “把我关在那个机甲里,然后——”Lio终于完成了自己身上的工作,他的手往下游移,抵住了对方,“砰!”

        Galo攥住了他的手:

        “不要胡闹了。”

        “让我看看,你在这方面的枪法准不准。”酒精真的侵蚀了他引以为傲的头脑,Lio在调动自己所知不多的这方面知识,尽可能地引诱。

        他们都喘息着,越靠越近,黑暗中他们看见彼此眼睛里的亮光。他们都喝多了。

        “砰。”

        灯亮了,干脆利落的一声,然后是Remi的声音:

        “Galo,Lio,喝醉了吐干净就赶快出来,我们准备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两人没有说一句话,夜风吹得Lio酒醒了不少,他默默扭过头去,不敢看Galo的眼睛。单细胞笨蛋倒是适应良好,去街边的便利店买了解酒药和水果糖,剥开糖纸,把水蜜桃味的糖块塞到Lio嘴里,换来Lio鼓起的腮和一个复杂的眼神。

        天气很好,在这样晴朗的夜晚,星空可以一览无遗。仿佛为了岔开话题,Galo说,只要在公寓的阳台远望,就能用裸眼捕捉到半人马座的星星。

        Promepolis的科技飞速进步,也许不久之后,人造的天体就会被广泛应用到室内装修设计领域。会在深夜的阳台上吹风看星星的人,大概是越来越少了。

        “回去喝一罐冰可乐好了,”Galo望着天空中一粒粒的星星,“夏天的晚上,在阳台吹风喝可乐,和半人马座是绝配。”

        Lio坐在公寓的沙发上,被迫乖巧地等他洗完澡。浴室里发出哗哗的水响,消防员的职业要求让他们都不太习惯泡澡,淋浴比什么都要方便。

        何况,浴缸只会让人感到孤独,然后胡思乱想。在放水的时候你总是会凝望着那个小小的漩涡,好像内在的一部分也被冲了下去,无精打采地打着旋,被地转偏向力和地心引力带得无影无踪。

        

        “我也很喜欢看星星。”坐在阳台上,肩靠着肩,等着头发被晚风吹干的时候,Lio说,“以前给族人守夜的时候,有时候会很无聊,我就会数天上的星星。”

        Galo拉开可乐的拉环,插上吸管,递了一罐给Lio,问了一个热腾腾的、冒着傻气的问题:“Lio的话,一个晚上会数多少呢?”

        “其实没有办法数,”Lio低下头,眼睫低垂,“火山口的烟会遮住头顶的星星,远处Promepolis的灯光又太亮,最后我放弃了,我开始点火,看一分钟内火苗能够在手心里跳多少次。”

        Galo揉了一把他湿漉漉的金发。

        他们不约而同地沉默,一起望着遥远的星空,Galo把半人马座指给他看,告诉他什么是半人马座的比邻星:

        “如果没有阻止Kray,现在就会有一万人类居住在半人马座的星星上了。”

        “如果Kray Foresight在这里,听见你说的话,大概要被你这家伙气死了,”Lio吸了一口可乐,“Galo总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浪漫。”

        “不这么胡思乱想也没有办法,毕竟我也是从小一个人长大的孩子嘛。”Galo好像笑了,尽管他的眼睛还专注地看着半人马座,“爸爸和妈妈没有了之后,我就住进了孤儿院,那个时候总是期盼着Kray来看我。他不来的时候,我会偷偷搬个板凳,站到那上面,趴在房间的窗台上远远地看星星。”

        Lio抬起手,沉默着,犹豫着,也放在Galo被水打耷拉的头发上。他没有了火,只能用指尖缓缓滑过头发,动作谨慎又细致。

        “没有关系,都已经过去了,”Galo喝完了最后一口可乐,又干劲十足地站起来,低头对着Lio微笑,“现在有了大家,每天能够和队友们上班,有热气腾腾的披萨吃,还能从火场中救人,已经是小时候梦想的生活了!”

        Lio望着他的笑脸,也被他的笑容感染,慢慢上扬了嘴角,忽然很想亲吻他。

        

        他们从阳台亲吻到床上,又从床上滚到床脚下。两个年轻人都衣衫不整外加气喘吁吁。Galo还在确认Lio是不是又喝醉了,被Lio一口咬住肩膀,在燃族人留下的烧伤上附加了燃族人留下的牙印。

        “Galo对梦想生活的追求,太简单了,”Lio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来考虑一点恋人的部分吧,现在我要来问你:”

        “在帕纳索斯号里那一次,”Lio趴在他起伏的胸口,“是人工呼吸呢,还是吻呢?”

        他们对视着,两人的眼睛里都盛满了比邻星一般过于灿烂的光辉,Lio几乎能想象出童年时期的Galo Thymos,撑着下巴,在窗台上遥望星空,直到黑夜黯淡,直到繁星褪色。

        “再来试一次不就知道了。”

        Galo伸手抱住了Lio的腰,后者猝不及防,被这样的袭击拉进了他灼热的怀抱:

        “我可要来了。”

        

        原来笨蛋也是狡猾的。


        结束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应该归咎于他们初次尝试的过分热衷。Lio拢了拢散乱的头发,拖着快散了架的身体,从被子里坐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他的嗓子有点哑。

        第一个发问的是Galo,他侧躺着,看着在喝水的Lio,眼睛里的光闪闪烁烁:“感觉怎么样?”

        Lio喝完最后一口水,钻回被子里,对枕边人给出了轻声的回答,声音在即将过去的黑暗里打着旋:

        “感觉,整个人都被烧尽了。”

        

        很快,他们的关系就水到渠成地公开了,Burning Rescue的成员并不惊异,唯一诧异的是Lucia:

        “这么晚才发展成恋人吗?”Lucia一脸失望,“我赌你们拯救世界当晚就会告白,结果输给了Aina一大包薯片。”

        唯有Vinny用独特的方式表示了同情。

        

        Galo和Lio,或者Lio和Galo,开始了情侣的正式同居生涯。两人的默契无与伦比,Galo清楚Lio喜欢哪个牌子的薯条,什么时候需要补充甜食,Lio蹙眉是因为衣领没有翻正。

        听到消息后,Lio曾经的两名干部计划着在Galo上班路上把他拦下暴打一顿。那天风轻日暖,楼房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下,Galo穿着制服准备走下台阶,然后Lio跟着跑出来,在台阶上扯住恋人的衣领,很自然地,Galo就低下头,嘴唇在他的脸颊上轻触了两下。

        两名前Mad Burnish干部落荒而逃。

无所事事

这样都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我人没了,Lio太棒了😭

这样都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我人没了,Lio太棒了😭

千坂原

咖喱⚠️

偷偷给对象做蛋糕会得到抱抱

and 最后的披萨也会是对象的x

咖喱⚠️

偷偷给对象做蛋糕会得到抱抱

and 最后的披萨也会是对象的x

Citoyenne Juliette
给大家看我激推雪莱《解放了的普...

给大家看我激推雪莱《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的原因,这一段在我脑中已经和gali世纪之吻高度重合了。

给大家看我激推雪莱《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的原因,这一段在我脑中已经和gali世纪之吻高度重合了。

死了啦都你害的啦
消防员下班(划掉(高中生放学喝...

消防员下班(划掉(高中生放学喝奶茶自拍

消防员下班(划掉(高中生放学喝奶茶自拍

御绯空

艾娜小可爱。

总之先摸一个尝尝咸淡,以后顺手了再继续摸。

艾娜小可爱。

总之先摸一个尝尝咸淡,以后顺手了再继续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