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5503浏览    459参与
一座城,一个人

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不确定的明天,一个不知道的未来。

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不确定的明天,一个不知道的未来。


Rachel.wy

听着听着
我就想
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有很多孤独的人吧

"我中意你啊"真的是句浪漫到极致的话语
漫漫人海中找到一个中意的人真的很不容易

如果
我能找到那一个他
我一定不会轻易放弃

听着听着
我就想
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有很多孤独的人吧

"我中意你啊"真的是句浪漫到极致的话语
漫漫人海中找到一个中意的人真的很不容易

如果
我能找到那一个他
我一定不会轻易放弃

岑宇

小废话…第十天…吗?(已经忘了数字,哭)

十天…一,十


做一个“一”的专题


文素:一巷一里一长灯,一桥一伞一相逢。一字一诺一空等,一回一渡一来生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

十天…一,十


做一个“一”的专题


文素:一巷一里一长灯,一桥一伞一相逢。一字一诺一空等,一回一渡一来生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蒋捷《虞美人》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黄庭坚《寄黄几复》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李煜《浪淘沙令》


别后相思空一水,重来回首已三生。

                                                                           ——黄景仁《感旧》


古人趣事见闻

那个数次向张居正许诺的皇帝,说会替他看顾好他的子孙,原来是这样看顾法

当奉圣旨查抄江陵张府的“专案组”打开大门时,一幕人间惨剧呈现在世人面前:

张家老小妇孺,有17人饿死在府里,有的尸体已被饿红了眼的家犬吞噬殆尽。

十几天前,专案组从京城出发时,先行命令当地政府封闭了张府所有出入口。张家大小数十口人来不及退出,被锁在了门内。有些人活活饿死,惨不忍睹。

专案组简单处理了现场,开始抄家。

张居正的几个儿子被分头提审,接受各种严刑拷打。大儿子张敬修经受不住暴力与羞辱,悬梁自尽,死前,咬破手指头在衣服上写下血书,为父亲的清白抗辩。

此时,张居正已经死去两年。从天堂到地狱,却只需皇帝的一个决定。


万历皇帝

当奉圣旨查抄江陵张府的“专案组”打开大门时,一幕人间惨剧呈现在世人面前:

张家老小妇孺,有17人饿死在府里,有的尸体已被饿红了眼的家犬吞噬殆尽。

十几天前,专案组从京城出发时,先行命令当地政府封闭了张府所有出入口。张家大小数十口人来不及退出,被锁在了门内。有些人活活饿死,惨不忍睹。

专案组简单处理了现场,开始抄家。

张居正的几个儿子被分头提审,接受各种严刑拷打。大儿子张敬修经受不住暴力与羞辱,悬梁自尽,死前,咬破手指头在衣服上写下血书,为父亲的清白抗辩。

此时,张居正已经死去两年。从天堂到地狱,却只需皇帝的一个决定。


万历皇帝


阿人
画小男孩 我居然没有鸽

画小男孩

我居然没有鸽

画小男孩

我居然没有鸽

古人趣事见闻

西晋武帝司马炎之孙、西晋惠帝的长子愍(mǐn)怀太子司马遹(yù),自幼聪慧,有司马懿之风。


长大后,把东宫变为市场,与左右一起摆摊卖猪肉,还练就一手绝招,“于宫中为市,使人屠沽,手揣斤两,轻重不差。也就是“一刀准”,无须用秤。

西晋武帝司马炎之孙、西晋惠帝的长子愍(mǐn)怀太子司马遹(yù),自幼聪慧,有司马懿之风。


长大后,把东宫变为市场,与左右一起摆摊卖猪肉,还练就一手绝招,“于宫中为市,使人屠沽,手揣斤两,轻重不差。也就是“一刀准”,无须用秤。


千鲸

敬健康与自由

很久没写读后感了,送给 @KirSch 太太,谢谢她写出这篇拯救我灵魂的文字。


《火烈鸟的爆米花》读书笔记第一弹!


            ¤


今年零零散散读了3000k,最戳我的还是《火烈鸟的爆米花》,反复浏览二十遍不止却每次都能品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


为什么如此喜欢呢?我也这样问过自己。大概是因为直达心底吧,我从未对任何文字产生如此之强的共鸣。


作者说这是关于流浪,幻想,与孤独的故事;但是我最爱的是那刻在字符里的自由与梦。


自由呢,对于我来说不是在旷阔的海里漫步,而是在只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里自由翱翔。光看这两个字,撇和线就突破...

很久没写读后感了,送给 @KirSch 太太,谢谢她写出这篇拯救我灵魂的文字。


《火烈鸟的爆米花》读书笔记第一弹!


            ¤


今年零零散散读了3000k,最戳我的还是《火烈鸟的爆米花》,反复浏览二十遍不止却每次都能品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


为什么如此喜欢呢?我也这样问过自己。大概是因为直达心底吧,我从未对任何文字产生如此之强的共鸣。


作者说这是关于流浪,幻想,与孤独的故事;但是我最爱的是那刻在字符里的自由与梦。


自由呢,对于我来说不是在旷阔的海里漫步,而是在只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里自由翱翔。光看这两个字,撇和线就突破了目所能及的限制,在条框之外。跟着这些文字,仿佛我自己的灵魂飘起来了,能看到在云边儿炸爆米花的粉红色火烈鸟。


更喜欢的一点是了无限制,伸展出了数不尽的可能性,而最珍贵的是,它本身就意味着解放。晚风,朝霞,虫鸣,鸟啼,衬衫与纱裙,歌声和哨笛。星空以及与畅谈彻夜的他们的美好都将长存。


以前我觉得自由是孤独的,拆开了有孩童,瓜果,走兽,飞虫,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口,稚瓜柳棚下,犬逐蝶巷中。人间自然热闹,可都无关。看过文章才知道原来也可以浪漫,像烟花,揉进世界,拥抱大地。


我太喜欢流浪者了。长发飘扬,像是波涛里拉起的帆,整个人在世界的拥堵里显得格格不入,自由又浪漫。 ​​​


我跟她不一样,也清楚自己永远都做不到那种境地,于是名为羡慕的情绪在心底盘旋开来了。相比起生活周而复始的瘾与挣扎着寻找自我的过程,黑夜里牵手狂奔才是梦想。这样一个人啊,除了那只鲸灵,怕是任何关系都会成为束缚,只有他们俩,一直一直,光辉灿烂。


或是梦境,棉花糖一般甜美的词汇。在那里啊,我可以像他们一样,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欢喜和哭泣,不必知道花落多少和人生真谛。如果可以,我一定愿意穷极一生,做一个有花有草而无忧无虑的梦。


相信自己,无悔地燃烧人生。充满可能,这真的是很棒的事啊。生命从未停止过鲜活,也从未停止过死去,没有信仰无所皈依的生活总会有个终止,只在那片海洋里,那是唯一的、永恒的归宿。


最棒的人都是有点疯的, 求真,向善,憧憬美好才是人性。


我的灵魂里裹挟着一朵蔷薇,烈焰酿花瓣,风月铸草卉。 

————————————————————————————

贸然打扰太太了,但是实在是太喜欢了不得不说出来。


思想混乱完全没有表达出自己想表达的东西(烟。


又希望这篇火起来又不希望,恶龙の宝藏!


赞美神仙;我不会吹彩虹屁,但是我永远心怀感激。


毕竟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好的故事更有力量了。


永远爱自由,蓝天和白云,

谢谢您。



PS心跳120+写完全程,捉虫是什么不存在的(?

PPS啊啊啊啊啊啊我爱太太一辈子

遁!


星星的名片
Across the Sky...

Across the Sky of History
一棵伸向天边的枯树,像长出了整个银河,那颗坠落的流星,是被宇宙的风吹落的片叶。这个作品拿下了今年天空组的头奖。

Across the Sky of History
一棵伸向天边的枯树,像长出了整个银河,那颗坠落的流星,是被宇宙的风吹落的片叶。这个作品拿下了今年天空组的头奖。

司屿恭泽

想不到我是因《最终亚瑟王之战》入了Am坑,后知道了《梅林传奇》。啊,这就是相遇的缘了吧……虽说稍晚了点,不过能与他们相遇便是一种值得。

想不到我是因《最终亚瑟王之战》入了Am坑,后知道了《梅林传奇》。啊,这就是相遇的缘了吧……虽说稍晚了点,不过能与他们相遇便是一种值得。


makro江海
金沙洲 徕卡40 arists

金沙洲 徕卡40 arists

金沙洲 徕卡40 arists

鹤井

你知道吗 我曾以敬佩为借口爱了你很久

当然  是“曾”

你知道吗 我曾以敬佩为借口爱了你很久

当然  是“曾”


月翼

图书研讨会

头好晕。


站在房间的门口,这是你对你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的一次评估。


大脑中一片混乱,记忆仿佛是春日时飘荡在校园中的柳絮,在春风的裹挟下,洋洋洒洒,如同雪花般降临在整座校园中,但你知道,那些柳絮绝不是雪,柳絮不会夺走你的温度,不会让你倒在白色的荒野,却让你做着温暖而又虚假得梦。柳絮只是从你的身边轻轻飘过,静静的发出一丝声响的落在草坪上,落在校园的水泥路上,落在你的身边,当你想伸手捕捉它时,去发现它以从身边划过,落在地上,白色的地毯中再也分不出来。


【白色的荒野?为什么我感到那么熟悉?!】


【早上好,立香同学】


抬头看向前方,房间的大部分地方都被一排排的书架占据,唯有...

头好晕。


站在房间的门口,这是你对你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的一次评估。


大脑中一片混乱,记忆仿佛是春日时飘荡在校园中的柳絮,在春风的裹挟下,洋洋洒洒,如同雪花般降临在整座校园中,但你知道,那些柳絮绝不是雪,柳絮不会夺走你的温度,不会让你倒在白色的荒野,却让你做着温暖而又虚假得梦。柳絮只是从你的身边轻轻飘过,静静的发出一丝声响的落在草坪上,落在校园的水泥路上,落在你的身边,当你想伸手捕捉它时,去发现它以从身边划过,落在地上,白色的地毯中再也分不出来。


【白色的荒野?为什么我感到那么熟悉?!】


【早上好,立香同学】


抬头看向前方,房间的大部分地方都被一排排的书架占据,唯有在正前方的区域内,摆在一张木质的长桌,围绕着长桌,则排放着数张椅子,此时,在其中的一把椅子上,已经有一名少女坐了上去。


【辩论赛很辛苦吧,还要补报告,辛苦你了,快坐吧。】


想着快步走向前去,身体却脱离了精神,晃晃悠悠,额角撞在了桌脚上,血顺着桌脚缓缓流下,在地板上汇聚起了一个小血谭。


用最后一丝力气抬头,少女依旧端坐在椅子上,她就这样看着,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


仿佛是看着一个溺水的人慢慢沉入湖底


【做好了吗?做好准备了吗?】


你坐在椅子上,身上没有一点伤。


「是幻觉吗?」你摸了摸额角,那里现在没有一点伤口。


【其实今天讨论的书,立香同学在很早之前就读过了,但还没有书评。】她笑着看着你,你发现她笑着时很美


【那本书的名字是,‘


你看着她从包中那出书,突然觉得好像这一场景似曾相识。


【Fate Grand Order]


少女看着你,她的笑容没有丝毫的改变。

荧光

不该联系的,又过不好这一天了,好想依赖你。
强颜欢笑的我,想找个人说话都没有

不该联系的,又过不好这一天了,好想依赖你。
强颜欢笑的我,想找个人说话都没有

空条承太郎才女貌

我不讲谁知道这是个仗露本的repo呢

我失去语言功能了

我不讲谁知道这是个仗露本的repo呢

我失去语言功能了

遇雪

【一梦江湖同人/云梦×暗香】云中记事

/参加了官方的活动,请大家给我点点小心心吧,谢谢大家!/

 

  “师姐,外面的世界很可怕吗?”

 

Part1 打劫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我看着眼前这个蒙着面纱的人,心里升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虽然我不太明白他说的话,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是个好人。

 

  “你是男人吗?”我问他。

 

  “废话,小爷当然是男人!”他的声音低低的,跟我在云梦听过的所有声音都不一样。

 

  ...

/参加了官方的活动,请大家给我点点小心心吧,谢谢大家!/

 

  “师姐,外面的世界很可怕吗?”

 

Part1 打劫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我看着眼前这个蒙着面纱的人,心里升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虽然我不太明白他说的话,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是个好人。

 

  “你是男人吗?”我问他。

 

  “废话,小爷当然是男人!”他的声音低低的,跟我在云梦听过的所有声音都不一样。

 

  “那你为什么戴花呀?”

 

我记得师姐跟我说,只有女孩子才喜欢在头上戴花的。

 

“谁...谁说男人就不可以头上戴花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了之前的威严,倒是多了一丝害羞。“废话少说!我打劫呢!”

 

“哦。”我淡淡的回了一声,然后越过他准备继续赶路。要不是下午实在太困了,我也不至于在这荒郊野外遇见这个怪人了。

 

  “想走?没....”还没等他说完,我就一灯把他敲晕在了地上。

 

  师姐们说过,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所以我这一灯用了很大的力气。

  现在看来师姐们说的没错,男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Part2 男人

 

第二天,医馆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

 

他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潇师姐说他的头部受了重击,得在医馆修养一个月才行。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总是用很凶的眼神盯着我,就好像我欠了他很多钱似的。

 

“没钱?哦~你也是刚出门来历练的呀,那你就留在我这医馆跟我的小师妹一起给我打下手吧。”

 

我总感觉师姐在说这句话时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从医的第一步便是要认识每种药材,可是他是个丝毫不懂药理的人,我真不知道师姐让他留下来干什么。

 

“喏,这个是当归,这个是假苏,这个是....”

 

  他总是不听我讲话。

 

罢了罢了,横竖他也不是我云梦弟子,我才不管他呢。

 

Part3 出行

 

  在我小的时候,师姐们是跟我讲过江湖中有六大门派的。

 

分别是武当,少林,华山,沧海,暗香和云梦。

 

不过我倒是从没听师姐们说过暗香男弟子原来是头上戴花的。

 

“男孩子怎么就不能头上戴花了!”我突然想起了前几日我跟暗香斗嘴时,我嘲笑他头上戴花,没想到他特别认真的回了我这句,我一时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

 

 “你…我…我…”我当时在那里你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来,最后我依然是白了他一眼,然后就去后院晒药去了。

 

 我才不跟这个脑子坏了的人计较!

 

  说起来,那个暗香也真是倒霉,他的伤虽然医好了,但是却在额头留下了一个印子,师姐说他的这个印怕是消不掉了。

 

  我到这小村落也一月有余了,在云梦的时候我就很向往谷外的生活,因为总是有外出历练归来的师姐给我们讲外面的事情,比如说什么暗香因为交不起电费所以整天都是黑漆漆的,还有华山因为地理位置特殊,终年都有积雪呀等等。

 

  可是,雪,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伸手接住了天上落下来的雨。在云梦我只见过下雨,还没见过下雪呢。

 

  恍惚中我还以为我回到了云梦,直到雨水拍打到脸上时我才反应过来这是下雨了。

 

 我赶忙拿起药材往房间里冲,索性我跑的快,药材并没有被淋湿多少。

 

  “啊?去武当??”在吃饭的时候,师姐突然说让我一周后启程去武当山。

 

  “可是我不识路啊,师姐。”听到可以出远门我心里自然是高兴的,我可是盼了好久了!

 

 “我识路!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平常看起来不爱搭理我们的暗香,此时却突然接话了。

 

  “好,让云锦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路上有个人同行的话我就放心了。”

 

  师姐的话我是不敢不听的,但是让他陪我去…我真怕自己一出村就要被他揍,毕竟我们平日里吵的架也不少,这人本来就不怎么说话,指不定背后想着怎么报复我呢。

 

Part4 劫镖

 

  “走快点,你这样磨磨蹭蹭的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啊!”这暗香也真是,出了严州城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经常走着走着就没人影了,然后突然又窜出来催我赶快走。

 

还真是怀念在云梦睡觉的日子啊。

 

  走到芳菲林的时候我实在是不行了,就随便在身旁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我早就听隔壁的王大牛说芳菲林是著名的“约会圣地”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抬头看着芳菲林天,好像就连天空都染上了粉色。

 

 微风轻轻的吹着,啊,我又困了。

 

  但是我一睁眼就看到了暗香的臭脸。

 

  “干嘛呢?”我皱着眉看他。

 

  “不干嘛。”暗香见我醒了之后便把头转开了。然后他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拉着我跳到了树上。

 

“带你玩点刺激的” 他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到。

 

  “要干嘛?”

不知为何,我也自觉地压低了自己说话的声音。

 

  我看到从远处来了一辆马车,马车上隐约还有几个人。暗香不由分说就带着我跳了下去,跳下去的同时他还大喊了一声,“劫镖啊!”

 

 然后我们就莫名其妙的和马车上的人打了起来。

 

  “奶我!!”我听见不远处的暗香吼了一声。

 

我都被打的四处逃窜了,哪里还顾得上奶他,我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自己用轻功跑了。我练功虽然不认真,但是那保命用的轻功我还是有好好练习的。

 

 毕竟出门在外,还是自己的狗命最重要。

 

  没多久暗香就追上来了,我看着他脸上的新伤笑出了声。

 

  “还笑?要不是刚才你不奶我,我才不会挨揍,你是白眼狼王吗,丢下我就跑。”

 

  “打不过还不让我跑了?”

 

   “那你下次跑路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那些人打人很疼的。”他说着还故意装出了一副疼痛的表情。

 

  “谁让你自己没事去招惹人家的,不过既然你是我的人了,那下次我会注意的。”我偏过头去讲完了这句话,我可不想让他发现我在偷偷的笑话他。

 

 “一言为定?”

 

  “嗯,一言为定。”

 

 

 

Part5 武当

 

  “在下云梦弟子,特来拜访萧掌门。”

 

  年轻道长躬了躬身然后领着我们往金顶方向走去了。

 

 

  “师姐,等我回来你给我讲故事呀!”

 

  师姐淡淡的笑了,应了声“好。”

 

  师姐的江湖是什么样子的呢,真的好好奇啊。

 

 

  不过我的思绪很快就被太和桥两边的景色拉过去了。

 

  没想到武当山上竟然也会种着桃花树,而且还开的那么好看。

 

   “看什么呢。”暗香小声的问我。我抬了抬下巴,“桃花啊。”

 

  他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只是片刻就把头转过去了。

 

  “挺好看的。”

 

   没多久我们就走到了太和桥的尽头,在太和桥下有几个正在打闹的小道童,在看到给我们领路的年轻道长之后,那几个小道童急忙站好,一齐叫了一声“师叔。”年轻道长点了点头,那些小道童便自行散开了。

 

  我看着他们蹦蹦跳跳离开的背影,突然就想到了我小时候在云梦的时也是和小姐妹这般在云梦到处跑跳,师姐们拿我们没办法,也只能任由我们去了。

 

远远的我就看到了站在金顶的那个男人,听说他的头发是一夜之间变白的,但是这满头白发却意外的配他。

 

  “云梦门派弟子,云锦,拜见萧掌门。”

 

 

Patr6 回程

 

 在武当山小住了几日后,我终于可以回去找师姐了!

 

也不是我不喜欢武当,只是这里太安静了,就连我都不敢大声的讲话,而且也没人同我讲话。暗香本来就是个闷葫芦,自从上次我把他一个人扔下之后,他似乎就更少跟我讲话了。

 

  肯定是生我气了。

 

 “唉。”我看着窗外的桃数,叹了今天的第N声气。

 

 暗香正在练功,我也不知道他学的是什么,他手上拿着的匕首时而合为一体,又时而一分为二,着实是叫人好奇。不过我也不敢去借他的武器看,看他练功这样子,打起人来应该也挺疼的。

 

 在不远处有几个小道童一脸憧憬的看着这边,他们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一个匣子,真像是背着书包要去上学的小孩子。

 

  可惜了,他们从小就得学什么,“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些我听起来就很头疼的东西。

  

不过好在下午我就可以回去找师姐啦!

 

  “道长再见!”

 

 出了武当的山门之后我整个人立马就变得活蹦乱跳了,可是还没走出武当多远呢,上次那几个被我们“劫镖”的人又出现了。而且他们还带来了好几个人。

 

  我突然开始后悔在武当的时候没有好好练功了。

 

  “终于下山了,等你们好久了。”为首的是一个华山弟子。

 

  我和暗香都没有接他的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我是不敢接,而暗香则是不想接。

 

  暗香默默地把我往他身后拉了一下,他低低的对我说,“等会我来收拾他们,你先跑。”

 

  我点了点头。好兄弟!我会记得你的!

 

 那为首的华山见我们两人都是“谁稀罕你等”的样子,脸色顿时就变了,他吼了一句一起上,我么便打了起来。

 

  暗香一把把我推开,自己迎了上去。

 

 我跌坐在地上,愣愣的看着他们打架,虽然对方人多,不过暗香看起来也没有很吃亏,我立马拿着我的灯加入了战斗。

 

  “我来帮你啦!”我对着暗香眨了眨眼睛,可是暗香却瞪了我一眼。

 

  切,没意思。

 

  我现在没空跟他斗嘴,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跟人打架,没想到还挺好玩的。也不知道打了多久,那群人终于不再对我们出手了。

 

  “本姑娘这次就放过你们了,赶快滚。”为首的那个华山似乎受了很重的伤,他只是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并且说了一句,“你给我等着”就带着他的人走了。

 

  我兴冲冲的转过头想跟暗香炫耀一番,可是我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暗香推倒在了地上,我看着一枚暗器直接扎进了暗香的身体里,他立马就倒了下去。

 

  “你....”我立马爬起来冲到了暗香的身边,而那群人已经跑远了。

 

Part8 哭不累

 

  “你..你别死啊”我抱着陷入昏迷的暗香,眼泪突然就开始止不住的流了。

 

  我拔出那支扎在他身体里的暗器,那枚暗器的顶端是黑的,是淬过毒的暗器。

 

  我手忙脚乱的帮他包扎着,好几次眼睛都被泪水模糊了,我胡乱的抹了把脸,背起暗香往武当山的方向走去。

 

  站在山门的那名道长许是没想到我们这么快会再回来,我一看到他,眼泪突然又开始往下流。 

 

  “道长,请你,救救他。”

 

 说完,我自己也因为体力不支而昏了过去。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暗香还在昏迷着。

 

  道长说他那些用的并不是什么高阶的暗器,他们已经帮暗香把身体内的毒全数都去除了。只不过他还需要静养几日,因为他身上的伤实在是太多了。

 

 我看着正安静躺着的暗香,眼泪又开始不争气的流下来了。

 

  我哭的越来越伤心,越来越大声,就连暗香是什么时候被我吵醒的我都不知道。

 

  “吵死了,别哭了。”听见暗香的声音了,我立马止住了哭声。可眼泪还是在不停往下掉。

 

 “你,你醒了啊。”我突然一把抱住了他,“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我大概是抱着他哭了很久,他的衣服肩膀都被我哭湿了。

 

  “行了行了,我昏迷之前你在哭,我醒了之后你还在哭,你真的都哭不累的吗。”

 

  听了这话我可就不高兴了,我一把推开他。

 

  “我哭都是为了谁啊!你...你...”我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索性直接出门去给他煎药去了。

 

  “给我躺好,我去给你煎药。”

  

 我们再次出发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位仙气飘飘的道长,萧掌门说怕我们回去的路上再遇危险,所以让这位道长护送我们。

 

  在武当山照顾暗香的时候,我抽空给师姐写了一封信,告知了她我们会晚些回来的原因。

 

  到家之后,师姐拉着我左看右看,确定我真的完好无损了之后她才送了一口气。

 

  “你呀你,要是出事了让师姐怎么办。”

 

  “哎呀,师姐,我这不是好好地嘛,嘿嘿”

 

  Part9 云梦

 

  “啊?我下个月就要回去了啊?”

 

  师姐说我该回云梦了,听说这次打架的事情掌门都知道了,肯定是要让我回去领罚呢。

 

 “我可以不回去嘛。”我抱着师姐的手臂撒娇。

 师姐轻轻的弹了一下我的额头。

 

“必须回去。掌门的话你都不听了么?”

 

  我不说话了,只是轻轻的晃着师姐的胳膊。是呀,掌门的话我怎么可以不听呢。

 

  我还记得回去的那天天气正好,师姐在江南送我上船,暗香不知道又躲在哪里偷懒去了,也没有来送我。

 

  “师姐,我走啦,我会写信给你的。”我左看右看也还是没看到暗香的身影。怎么说也是一起打过架的兄弟,居然都不来送别我。

 

  “知道啦。”师姐摸着我的头,就像平常一样温柔。

 

  再会啦,小暗香。

 

 【END】

 

番外一信

 

1

 

  师姐还安好吗?

 

  掌门叫我回去之后并没有过多的责罚我,她只是说我现在还太小了,不适合出门历练,掌门说等到我二十岁的时候就可以再次出谷啦,而且到时候我想在外面呆多久都行呢,不过前提是我要好好的练功和学习医术。

 

2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呢,没有太阳,也不下雨,我不喜欢这种阴森森的天气,看起来让人感觉挺压抑的,还有两年我就可以出谷啦,我真的好想师姐呀。我现在也常常会想到在外面的日子,真的太好玩啦!对啦,最近暗香怎么样啦?

 

3

  可能是因为师姐今天来信了吧,天气竟然意外的好呢。我就知道暗香不会老实的呆在医馆的,不过他的武功很好的,师姐你就放心的让他出去玩吧。我在云梦一切都很好,我也有很认真的练功哦。

 

4

 听闻最近江南一带瘟疫盛行,不知道师姐有没有事呀?师姐外出就诊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注意安全啊。我还想再吃师姐做的菜呢。你上次的来信说暗香也走了,他也是回门派了吗?他有跟你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5

 师姐,我终于可以出谷啦。只不过最近瘟疫突然又开始了,我要先去照顾那边的病人,不用多久我们就可以再见啦。这些年我可真是想死你啦!暗香有跟你通信吗?他最近怎么样啦?

 

6

 师姐,我在这里一切都安好,这里的晚上会有很漂亮的萤火虫,等下次有机会,我们一起来看好不好。

 

番外二暗香

 

  说来惭愧,身为暗香弟子的我,第一次出门做坏事就被人“制裁”了。

 

  我本来是想吓吓那位赶路人,谁知道对方居然当真了,并且还把我敲晕在了那个荒山野岭。真的是太丢人了!

 

  后来不知道是谁把我带去了那个医馆,我一睁眼就看到了那个讨厌鬼,但是她好像一点也不记得我了。

 

  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和她斗嘴的日子很开心,而且她总是能被我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我们还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其实劫镖那次,我也是新手,我拉着她直接就往下跳了,谁知道她居然直接丢下我就跑了。

 

  真是个白眼狼!

 

  其实哪天在芳菲林的时候,我看着睡着的她,偷偷的亲了她,不过亲的只是额头啦。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还好她醒了以后并没有怀疑我,不然我的脸该往哪里搁。

 

  我还记得她抱着我哭的样子,那个时候我真想跟她说不要哭了,可是我说不出话来,而且我身体也动不了,我还以为她会把我丢下就跑,没想到她居然一路背着我走回了武当,我那个时候脑袋昏昏沉沉的,她好像一路都在跟我说话,可是我竟然连一句都没记住。

 

  后来听说她要回云梦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告别,于是我躲了起来。我看见她临走时不停的左顾右盼,我知道她在找我,可是我不想出去,我也不敢出去。

 

  现在想来还真是后悔。

 

  听她的师姐说,她回去之后没有受罚,只是云梦的掌门念她年纪太小了,想让她再大些的时候再出去闯荡,她时不时的会写信给她师姐,师姐每次也会把她的信给我看,她还是那副开心的样子,她还是一样的不喜欢下雨天,她还是......

 

  慢慢地,我突然觉得我该做些什么了,这些年我去过了很多地方,我想啊,等到她出谷的时候,我就可以带她去那些地方玩了。

 

  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等啊等啊,她终于可以出谷了,我又回到了师姐的医馆和师姐一起等着她的到来。

 

  可是,

 

  她永远也不会来了。

 

   

番外三听说

 

  “哎,你们听说了吗?上次的那场瘟疫啊,死了好多人,听说有几个从云梦出来的弟子都......死了。云梦的掌门啊,还特地为她们修筑了一座墓碑。”

 

  如果有来生,我们一起去看萤火虫好吗?

路纹

一(路纹)

善恶一念皆成因

贫富一时切莫贪

贵贱一生绝非真

生死一次方是果

一(路纹)

善恶一念皆成因

贫富一时切莫贪

贵贱一生绝非真

生死一次方是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