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一个人

29253浏览    17441参与
木合木合夕

奶奶住在围墙里

        童话里,公主住在高高的围墙里,等待王子的来临。

  现实中,老奶奶住在两米高的围墙里,一个人。

  那堵墙之所以在那围着,我想是为了挡住郁郁葱葱的几棵大树,防止它们探头来到路上。

  围墙后面除了树,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因为我没进去过,偶尔门开时透过缝隙瞥一眼,也只能看到长势喜人的杂草,无人去除。

  她是什么时候住进去的,我并不知道。

  就像一滴水温温柔柔地融进大海,没有起多少波澜。

  等我开始注意她时,她一手拿着塑料袋,袋子里装着几个馒头,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碗,碗里是面,一边佝着腰一......

        童话里,公主住在高高的围墙里,等待王子的来临。

  现实中,老奶奶住在两米高的围墙里,一个人。

  那堵墙之所以在那围着,我想是为了挡住郁郁葱葱的几棵大树,防止它们探头来到路上。

  围墙后面除了树,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因为我没进去过,偶尔门开时透过缝隙瞥一眼,也只能看到长势喜人的杂草,无人去除。

  她是什么时候住进去的,我并不知道。

  就像一滴水温温柔柔地融进大海,没有起多少波澜。

  等我开始注意她时,她一手拿着塑料袋,袋子里装着几个馒头,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碗,碗里是面,一边佝着腰一边颤颤巍巍地向前走,嘴里唤着:“悠悠——悠悠——”

  声音很大,叫的我心里一颤。

  后来才知道,悠悠是条狗。

  ————

  她那里总是有很多狗围着。

  我不知道是流浪狗还是她养的狗,也分不清谁是谁。

  只知道,偶尔里面会有喜欢冲人叫的,路过那里总会离得远远的,死死盯着狗,一步步地挪。

  有时候狗不死心,慢慢走过来汪汪大叫。

  吓得脸都白了,不敢动,盯着它,试图装作凶狠的样子把它吓走。

  要不是路过一辆车吸引了它的目光,我想我到底是不敢走的。

  那时候,偶尔也会想,她怎么这么喜欢狗啊?

  说来也怪,那些狗围在她身边时,一个个乖的不行,有时候看到几条狗趴在门前纳凉,看着行人,有几条狗是特别乖的,从它们身边路过,都不会叫一声。

  塑料袋里装着馒头,枯老的手紧紧攥着,口里唤着狗的名字。

  狗也是有心的。

  你对它好,它认你。

  ————

  有时候会想,她没有儿女吗?一个人住在围墙里,万一出了点意外,多令人担心。

  后来天数一长,每次经过,红色的大门永远紧紧闭着,偶尔门会稍稍露出点缝。

  除了她,我从没见过有人进去。

  心里猜测着,她是不是无儿无女?

  大概吧。

  一个人生活是怎么样,只有她自己知道。

  既然还能买得起面,说明她还是有钱的吧?

  大树直挺挺地立在那不动弹,下雨了,房子会不会漏水?夏天蚊虫多,她怎么办?

  她能怎么办呢,和一群狗在一起,会用手颤颤巍巍地顺着狗毛,会对狗说一些话吗?

  说什么啊,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一辈子,到头来,只剩自己。

  没人养老,没人送终,只有自己。

  ————

  因为周边很多树,秋天到了,风一起,树叶纷纷打着转落到地上,远远望去,像下了一场盛大的叶子雨。

  那天路过,看见她一个人拿着洗脸盆,在捡树叶。

  盆已经很难被称为“洗脸盆”了,因为满是污垢,倒是跟她的手相称。

  她弯腰,拾起落叶,在走到另一处,一点一点,把叶子捡干净。

  她一直嘟囔着听不懂的话,偶尔有几句能听懂了,才微微意外想,她是在埋怨人?

  大抵是在说好不容易捡干净了,你们又扔。

  可是,关我们什么事?罪魁祸首是调皮的风啊,如果它不到处乱跑,树叶又怎会满天飞。

  更过分的是,她把满满一盆树叶透过栅栏,全扔进了对面小区。

  很想说说她,却又忍住了。

  微微踮脚一看,小区里到处是落叶,好吧好吧,多这一盆也没什么。

  后来突然想到,她住的地方,一出门,就能看到小区里的情况,有年轻人带着耳机走路,有父母轻快地推着婴儿车,有孩子在空地上玩耍,而她这里,只有几条不会说话的狗。

  她与那些幸福的生活,隔了永远跨不过去的栅栏。

  ————

  今天见到她,扔在拾落叶。从她身边路过,很想对她说什么,看着她的眼睛,意外的,有些清澈,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她也看到我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她也想对我说些什么,估计是看我走的匆匆,终是没有开口。

  很早之前就想为她写一篇文章了,但总没有想好该如何下笔。

  该写她的孤独,还是写她的艰难,写她的自言自语,还是写她看向狗狗们清澈的眼神。

  她一个人孤零零地活着,也会想过有老伴吵嘴,有儿女陪伴,孙儿满堂的幸福吧,也会想过一堆人围着,热热闹闹的景象吧。

  现实总归是现实,她总归是一个人。

  以后,也是一个人。

  一个人活着,一个人老去,一个人入葬。

  这没什么的,毕竟,来时,她就是一个人。

  

木合木合夕

  接到检查结果的那一天,她除了惊愕,还有一丝苦涩。

  这几天,她经常头晕,鼻血也流了几回,她以为是最近作息不规律造成的,没有太在意,没想到——上面白纸黑字写着:白血病,需住院治疗。

  她的手在抖。

  医生说,现在是初期,先吃药看看,病情恶化的话要趁早动手术……

  后面的话她听不进去,只颤声问,多少钱啊。

  医生含蓄地告诉她,先准备几十万吧……

  脑子里好像又什么东西炸开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等她回过神时,男友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她迟钝地按了接听。

  “今天有空吧?我把你东西收拾好了,你来拿一下吧。”

  是了,他在跟她分手,所以她最近...

  接到检查结果的那一天,她除了惊愕,还有一丝苦涩。

  这几天,她经常头晕,鼻血也流了几回,她以为是最近作息不规律造成的,没有太在意,没想到——上面白纸黑字写着:白血病,需住院治疗。

  她的手在抖。

  医生说,现在是初期,先吃药看看,病情恶化的话要趁早动手术……

  后面的话她听不进去,只颤声问,多少钱啊。

  医生含蓄地告诉她,先准备几十万吧……

  脑子里好像又什么东西炸开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等她回过神时,男友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她迟钝地按了接听。

  “今天有空吧?我把你东西收拾好了,你来拿一下吧。”

  是了,他在跟她分手,所以她最近神情恍惚,身体不舒服。

  “听见了吗?”男友的声音冷漠而刺耳,她木木地应了声好,按了挂断。

  天气很好,车声喧嚣,她却感觉浑身冰凉。

  冷到了骨子里。

  ……

  “我……来拿东西……”她不知怎样面对昔日的男友。

  男友倒没她那么无措,只把门打开,指了指地上的行李。

  她看着整齐的行李,没由来地笑了笑,轻声说:“谢谢。”

  男友没吭声,沉默地看着她。

  她正想拎起行李,没想到鼻内一股暖流经过,她惊呼一声,奔向洗手间。

  男友问她怎么了。

  她手忙脚乱地堵住鼻血,半晌才道:“没事……上火……”

  男友皱了皱眉,却没说什么。

  以前她生病,他是最关心她的人,如今分了手,什么也不说了。

  她拎着行李,最后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我们……”

  男友漆黑的眸子看着她。

  她转身走了,那句“我们还能回去吗”,再也没有说出口。

  ……

  站在刚租的房内,她只觉身心疲惫。

  她很想跟父母打电话哭诉,拨通了电话,却没勇气说出口。

  被女儿电话吵醒的老两口没有责怪,反而惊喜万分。

  “咋啦?闺女,刚下班吗?吃饭没?”

  电话那头的父亲紧紧攥着手机,小心翼翼地问,母亲趴在一旁偷听。

  她抹了把眼泪。

  “没咋,爸,妈,就是想你们了。”

  “娃,上班受委屈了是不?别怕哈,有啥委屈就说出来,爸妈给你撑腰。”

  “好。”她生硬地扯出微笑,尽管父母看不见。

  眼泪模糊了世界。

  ……

  病情终于瞒不住了。

  老两口坐了一天的车,背着几个鼓鼓囊囊的大包小包,赶到了医院。

  看到面色苍白,头发几乎掉光了的女儿,差点当场崩溃。

  她冲他们微笑,安安静静憋着泪,说:“我没事。”

  刚开始头发大把大把往下掉,后来不掉了,也没头发了。

  母亲偷偷抹眼泪,父亲也眼眶发红。

  母亲说:“娃,别怕。”

  她点头,说:“不怕。”

  病房外,母亲压抑着哭声,泪却止不住,她说:“娃受苦了啊……”

  父亲步履蹒跚地往外走:“俺去找医生……”

  病房内,她坐在病床上,呆呆地望着窗外。

  窗外高楼耸立,灯火透明。

  诺大的城市一如既往热闹,也一如既往安静。

  好像在前进途中,丢掉一两个人,是很正常的事。

  ……

  父亲决定给她捐骨髓。

  她不同意。

  抛去高额手术费不说,父亲年事已高,万一有危险,她当真是良心不安了。

  父亲笑笑,说:“娃,没事,俺问过医生了,没事的。”

  终究是拗不过父母的哀求,她同意了。

  除去对死的恐惧,是否有一丝对生的渴望?

  术前,父母对她露出微笑,让她安心。

  “娃,别怕。”

  她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这句“别怕”。

  手术后。

  她已经痊愈,父亲却发烧了,伴有头晕。

  她惊恐,医生却说这是正常现象,休息几天就好了。

  他们在同一病房,母亲照顾两人。

  连日的劳作让母亲趴在父亲床前睡着了,父亲吃完药后也昏昏欲睡。

  她侧着脸,看向父母。

  疲惫不堪的,却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

  她第一次走出医院,是在一个傍晚。

  黄昏,到处蒙上一层金,她拒绝了母亲的搀扶,一个人走到了门口。

  她不清楚父母花了多少钱,但稍想一下也会明白,家里存额本就不多,父母一定找过很多亲戚,哀声请求过很多次,甚至面对辱骂低声下气。

  这些,他们都没有告诉她,从始至终,他们都在说:

  “别怕。”

  浑浑噩噩的世界,形形色色的人群,人心难测,真心可能会换刀子。

  怎么能不怕。

  她蹲了下来,双手掩面,哭了出来。

  一个人,真的好难好难。

  但有了他们,她就有了面对一切不公的勇气。

南柯一梦

这世上的热闹出自孤单

      [图片]

     连续几日都是失落落的一个人走在五彩的大街上,花灯闪烁,人群拥蔟,周围满是幸福美满,看到持续着的生活,才发现,根本没有人注意一个孤独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周围的一切什么都从未改变。

      某一段时间里,有些人离开了,有些人回来了,有些人相遇了。可是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却是一如既往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仿佛什麼都没有发生。谁也不会在乎你在经历着什么。  ......


      

     连续几日都是失落落的一个人走在五彩的大街上,花灯闪烁,人群拥蔟,周围满是幸福美满,看到持续着的生活,才发现,根本没有人注意一个孤独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周围的一切什么都从未改变。

      某一段时间里,有些人离开了,有些人回来了,有些人相遇了。可是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却是一如既往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仿佛什麼都没有发生。谁也不会在乎你在经历着什么。  

     这是一个狠孤单的世界。寒冷和温暖只有你自己知道。 一个人在异乡待得太久,会突然发现,热闹的人群,其实也是快乐的。尽管依然寂寞。



      阿桑唱的,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小时候老师常问我,阳光是什麼颜色。就像问快乐是什麼颜色,心情是什麼颜色一样。我现在想告诉老师,有时候,生活是没有颜色的,在暗淡的天空下,生活太久,就会渐习惯这样的暗无天日。

      以前很忙的时候,总是想,等闲下来,要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陪陪父母,看看书。才发现,自己真的闲不下来,每天睁开眼睛,就一个人穿梭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满载着自己的失败与成功而归。

      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可是真正闲下来,才发现,这是一个很空的城市,有一些很空的朋友,在做一些很空的事情。晚上没有什么事情就会拖着疲惫的身体呆在家里,会打开所有的音箱,电视、电脑,里面的声音让自己感觉是一种放松。同时自己在傻傻发呆眼睛看着闪动的灯光,困守最后一份孤独。


      这一切都要一直到深夜才结束。终于后静静的一个人面对电脑发呆。也许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知还能在这个城市呆多久……

     春节又要到了,现在不知应该何去何从呢。看到他们一个带着喜悦背着大包,一个个的离开,“我先回家过年去,新年快乐!”而自己如何打算的,暂时还不知……,现在只是一个人的期待,静静的享受这一份只属于一个人的孤独。


重明羽

  我自由了,我见到你了,但我死了。

  一面镜子,你把它摔碎了,你修的再好,它也不是原来的那一面。

  也许你真的存在,但你也真的不愿意来到这里。

  若许是痴心妄想,见一面也是好的。

  喜欢的太深,喜欢到连爱都不敢说。

  我被锁在黑暗里

  你从光明来

  告诉我

  “我自由了”

  

  我们像是背对背

  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但是就是见不到

  


  我自由了,我见到你了,但我死了。

  一面镜子,你把它摔碎了,你修的再好,它也不是原来的那一面。

  也许你真的存在,但你也真的不愿意来到这里。

  若许是痴心妄想,见一面也是好的。

  喜欢的太深,喜欢到连爱都不敢说。

  我被锁在黑暗里

  你从光明来

  告诉我

  “我自由了”

  

  我们像是背对背

  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但是就是见不到

  

吧嗒咔嚓

  发现了贼好吃的兰州牛肉面,非常正宗

  啤酒和音乐碰撞的啤酒节

  超级好笑,爆笑的线下效果脱口秀(除了贵没有缺点)

  石老人浴场清澈的海

  发现了贼好吃的兰州牛肉面,非常正宗

  啤酒和音乐碰撞的啤酒节

  超级好笑,爆笑的线下效果脱口秀(除了贵没有缺点)

  石老人浴场清澈的海

吧嗒咔嚓

  去了还想再去的九水游览区

  好喝又好看的奶茶,回来发现我这也有

  好吃的饭饭

  拥挤的万象汇

  不好吃的盒马月饼(以后不吃冰皮月饼)

  好不容易出现的晴天

  去了还想再去的九水游览区

  好喝又好看的奶茶,回来发现我这也有

  好吃的饭饭

  拥挤的万象汇

  不好吃的盒马月饼(以后不吃冰皮月饼)

  好不容易出现的晴天

吧嗒咔嚓

  哇,我今天和苏醒都在青岛,他再录脱五,我在打工,而且马上就走了,呜呜呜,居然第一次不舍得

  哇,我今天和苏醒都在青岛,他再录脱五,我在打工,而且马上就走了,呜呜呜,居然第一次不舍得

吧嗒咔嚓
  祝我生日快乐!嘿嘿!   ...

  祝我生日快乐!嘿嘿!

  正好看了闪亮的日子金牛座生日特辑,巧了,就当有人给我过生日啦,哈哈哈哈!

  晚上也吃面了呦!

  还有两天我就回家啦!

  祝我生日快乐!嘿嘿!

  正好看了闪亮的日子金牛座生日特辑,巧了,就当有人给我过生日啦,哈哈哈哈!

  晚上也吃面了呦!

  还有两天我就回家啦!

花見·藤善
一个人的一生,永远都属于他自己...

一个人的一生,永远都属于他自己,并不是给谁看的,你觉得他这一生不值得,只是你没站在他的位置上,你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不知道他这一生的辉煌和快乐。也许你会觉得他的一生毫无意义,但是对他来说,也许他想要的早已得到,也许他的人生,早已经没有任何遗憾。

一个人的一生,永远都属于他自己,并不是给谁看的,你觉得他这一生不值得,只是你没站在他的位置上,你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不知道他这一生的辉煌和快乐。也许你会觉得他的一生毫无意义,但是对他来说,也许他想要的早已得到,也许他的人生,早已经没有任何遗憾。

七
  “纯粹, 就是不要一心要成...

  “纯粹, 就是不要一心要成为高贵或者强大的人, 而是成为自己。”

  “纯粹, 就是不要一心要成为高贵或者强大的人, 而是成为自己。”

七
“撑过去一天,再撑过去另一天,...

“撑过去一天,再撑过去另一天,这究竟算什么样的人生?”

“很多人的人生。”

“撑过去一天,再撑过去另一天,这究竟算什么样的人生?”

“很多人的人生。”

吧嗒咔嚓

《一个人》 王栎鑫 (还有再就业男团的大家!

  王栎鑫《一个人》太好听了,我的妈,这么多年我错过了什么,我只记得最好的路星河,《姐姐妹妹站起来》,《最好的我们》,还有《就好》也超级好听,等待再就业男团的《思念是一种病》,到时候疯狂单曲循环。

  还有安娜苏的《Miss pretty》,张远的《有生之年》,陈楚生的《思念一个荒废的名字》,陆虎的《雪落下的声音》,小亮哥不用说了,《时间都去哪了》,我最熟悉的人居然是王铮亮,不敢信!

  王栎鑫《一个人》太好听了,我的妈,这么多年我错过了什么,我只记得最好的路星河,《姐姐妹妹站起来》,《最好的我们》,还有《就好》也超级好听,等待再就业男团的《思念是一种病》,到时候疯狂单曲循环。

  还有安娜苏的《Miss pretty》,张远的《有生之年》,陈楚生的《思念一个荒废的名字》,陆虎的《雪落下的声音》,小亮哥不用说了,《时间都去哪了》,我最熟悉的人居然是王铮亮,不敢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