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一个莫得感情的小号

131浏览    7参与
感情疯眼不配有屠权呗

据说欧利蒂丝等过一个曾经

      片段一百一十五:挣扎,这一次由我了结

     几天过去了,希露尔依旧不见踪影,而欧利蒂丝庄园,却迎来了一个这意外来客——切斯特.卡洛琳。

    “菲欧娜小姐,你听着,打开通往我们那个世界的传送门,之后的一切,交给我,不要问,问了也没有意义的。”光明再次看向切斯特的眼里尽是悲伤,她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曾经的挚友,已经成为了一个再陌生不过的存在。

   “切...

      片段一百一十五:挣扎,这一次由我了结

     几天过去了,希露尔依旧不见踪影,而欧利蒂丝庄园,却迎来了一个这意外来客——切斯特.卡洛琳。

    “菲欧娜小姐,你听着,打开通往我们那个世界的传送门,之后的一切,交给我,不要问,问了也没有意义的。”光明再次看向切斯特的眼里尽是悲伤,她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曾经的挚友,已经成为了一个再陌生不过的存在。

   “切斯特.卡洛琳,你这个疯子!”光明尖利的骂声吸引了切斯特的主意,仅仅在那一瞬间,菲欧娜打开了传送门,而光明不顾已经穿透颈部的致命伤拖着切斯特没入了其中。

  这是她最后一次看向异世界的神使菲欧娜。   

  最后一次。

  既然我们都无法死亡,那么我们就一起毁灭吧。

   胸前的963亮起铺天盖地的绿光,下一秒光明和切斯特一起,在降落的地方化为了雕像。

   这是光明最后能做的事情,scp基金会走向了毁灭,她所深爱的尤克里里亦惨死深渊手中,她相信希露尔的力量,即便在她的眼里,希露尔尔的人品,真的可谓相当不怎样。

   于是,她选择了燃烧963最后的力量,毁灭自己,也毁灭掉切斯特。

 我会记得你们的,欧利蒂丝庄园的人们。

 我会记得你的,希露尔。

 再见。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即便是以她的自我毁灭为代价,也仅仅封印住了切斯特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切斯特.卡洛琳,已经成为了古神奈亚.拉托提普的另一个人间体。

   与此同时,欧利蒂丝庄园,迷雾山庄:自从介入“游戏”以来,这是“小女孩”第一次开诚布公的找到噩梦。

   “噩梦你不想知道,在你没有介入之时,到底发生过什么吗?”

  “什么意思?”噩梦皱着眉头看向眼前白裙的女孩,在他的记忆里,只剩下了那声悲痛而绝望的奥尔菲斯。

 来自于她的母亲。

“我会告诉你真相。”小女孩的语气是远远不是这个年龄的成熟,她将自己和母亲经历的一切乃至说整个德罗斯家族曾经受到的伤害尽数告诉了噩梦。

  而另一边的哈斯塔。彻底酝酿起了如何报复噩梦的计划。

     噩梦去了迷雾山庄的花园,又非常顺手的带了一大堆的玫瑰花,等到哈斯塔第二次经过谢必安房间门口的时候,那里已经堆满了满满的采用特殊材料包装的玫瑰花,无一例外备注的全都是噩梦的名字。

   哈斯塔终于忍无可忍。

   夜莺广播起了监管者的联合狩猎通知,好巧不巧,他和噩梦被排到了一场。

   “呵呵,可真是有趣。”哈斯塔嗤笑道。

   他没兴趣管何塞到底在内心深处真正喜欢谁,报复那个胆敢侵犯自己所有物的噩梦,不过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现在如何坑死谢必安已经不甚重要。

  天台上见证一切的伊德海拉神色无波无澜,她可没有打算像黄衣之主一样和噩梦纠缠不休,她的目的只有尽最大可能让哈斯塔不痛快,既然噩梦已经做到,反而节省了她的时间。

  这有什么不好的?

感情疯眼不配有屠权呗

观察者小姐只想煎蛋(十一)

   看完了红蛋外加第四季被刀吐血的有感而发,文中的Miracle为作者自设,友情向梦女,若雷自避,谢谢【我知道当时那个无脑玛丽苏也会尽力避免玛丽苏,任何情况请勿联系三次】,有其他角色cb/cp向【会打在tag里】,欢迎对于我的自设的合理建议。

  这是莫得感情一小号【其实对读者影响不大反正在一个tag依旧能看见,不是抄袭都是一个人划重点】

   Dream,这个服务器中的第一人,潘多拉监狱那天罗地网中唯一的囚徒,和所有秘密的来源。

   Miracle依旧记得Dream对她语意...

   看完了红蛋外加第四季被刀吐血的有感而发,文中的Miracle为作者自设,友情向梦女,若雷自避,谢谢【我知道当时那个无脑玛丽苏也会尽力避免玛丽苏,任何情况请勿联系三次】,有其他角色cb/cp向【会打在tag里】,欢迎对于我的自设的合理建议。

  这是莫得感情一小号【其实对读者影响不大反正在一个tag依旧能看见,不是抄袭都是一个人划重点】

   Dream,这个服务器中的第一人,潘多拉监狱那天罗地网中唯一的囚徒,和所有秘密的来源。

   Miracle依旧记得Dream对她语意不明的暗示,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往的一切不断在脑海中闪现,她很确定,在下界毁灭的那一日,自己见过Dream,而非Dreamxd。

    那个看似平静却让她不寒而栗的微笑,足以烙印于她太过漫长的生命之中。

   血红盛宴的开始已经既成定局,Puffy与Miracle几人商议,已经提前在血红盛宴的现场藏好了武器。

  没有任何一个人觉得,红蛋会如此轻易甚至说是有些随便的“改邪归正”。

   血红盛宴开始的那一日,Miracle回自己的基地潘多拉换了一身中长裙,整体火红的裙子衬托着背后金色的翅膀状痕迹,使得少女犹如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而Eret看着她的背影,竟也意外的想起,在太过遥远的过去,他们的确曾经见过。

   那时的Miracle并非如今的玩世不恭,那个女孩站在下界血红的穹顶之下用懵懂的金色眼睛看向他,唤出的却不是他的姓名。

  Herobrine。

  Herobrine是谁?为什么,我会感觉到模糊的悲伤?

  他亦记得FoolishG在看见他的眼睛时几乎不假思索的肯定,他计划着等到血红盛宴结束就向FoolishG问清楚,但是,他并没有料到,一场无形的风暴,已然拉开了帷幕,甚至,让他忘记了,再提出这个问题。

  没有讲明原因,FoolishG给在场的所有反抗者发了钟表。

“行吧。”Miracle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由于不知道她的法杖已经被自己修复,蛋人们只让她交出了其余的武器。

   Miracle很不解,这也是她第一次,有名为不解的这种情绪。

   于是,在一团混乱之间,她悄悄在私人频道呼叫了Puffy。

   Miracle:Puffy? Are you sure they didn't find out you were hiding weapons here... I had a feeling something was wrong。

【Puffy?你确信他们没有发现你之前在这里藏了武器吗……我总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

   Puffy:I don't think they realized that, Sam had arranged to blow up the damn egg, but it wasn't the best way。

【我想他们并没有发现,Sam提前布置过机关想要炸掉那颗破蛋,只不过那不是最好的办法。】

 Miracle:No, it's just a matter of trying. I don't understand red stone, but I'm pretty sure I can't manipulate lava to burn it。

【的确不是,只不过也只能试试,我不懂红石,但是我很确定我没法操纵岩浆烧了它。】

  Puffy:You mentioned it before. Let's see what Bad has to say。

 【之前你有提起过,看看Bad会说什么吧。】

   Miracle:I know you still have expectations for him, okay。

【我知道你还对他有所期待,好吧。】

  然而,所谓的希望可以冰释前嫌,结束服务器因红蛋而起的混乱伴随着Badboyhalo的笑声彻底画上了句号,是的,蛋人们早已制作出了一个足够围绕整个场地的红石机关,将所有人困在了下落的岩浆瀑布里。

   Puffy尝试拿出她之前藏在餐桌下的武器与装备,却发现,它们早就到了蛋人那里,而且,不仅如此,一切的一切,早已为对方所知。

    而Hannah在此时告诉了反对红蛋的所有人,是她告诉了蛋人们这个计划,她自愿选择加入红蛋。

  “荒谬。”Miracle低低的骂了一句,她万万没有想到,同为半神,Hannah居然会选择屈服于恐惧和混乱。

    这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

   忍无可忍的Sam愤怒的表明了他早已厌倦红蛋对于他和的朋友们的限制乃至妄图威胁潘多拉监狱的绝对牢不可破,他要炸掉红蛋,然而,更加意外的情况发生了,他早已布置好的红石机关在激活了装置后下落的TNT,根本炸不掉红蛋一丝一毫。

   是的,在Quackity的突袭之后,红蛋已经有所防备,它无法被炸毁。

   Miracle咬了咬牙,她也索性不再隐藏,法杖出现在她的手中,岩浆如同火蛇般向Badboyhalo和Antforest袭去,可是,那两个蛋人,毫发无伤。

   他们提前喝了抗火药水。

“火焰领主,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法杖,不不不,不够准确,你的权柄,能够修复吗?”Badboyhalo怪腔怪调的笑了起来:“你的权柄只有岩浆和火焰,不是吗?至于你那施加信标效果的能力,我可不觉得能够让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空手打赢我们。”

  Miracle沉默了,因为,对方并没有猜错。

  终于,Badboyhalo图穷匕见,暴露出了他最真实的目的,之所以暂时清除血藤并开始血红盛宴,不过是为了逼迫有人在红蛋的面前献祭,以喂养红蛋,并将其彻底孵化。

   这,本来就是一场阴谋。

   一场,针对反对红蛋的所有人或者神明的阴谋。

感情疯眼不配有屠权呗

据说欧利蒂丝等过一个曾经

                片段一百零六:神战序幕

   果然,和菲欧娜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周身鲜血淋漓的红发年轻女人。

  “切斯特.卡洛琳终于疯了,你们庄园主人在哪?”

  “反正不在迷雾山庄。”艾米丽叹了口气:“您是?什么情况?另外,什么叫终于疯了?”

  “珍妮特.布莱克,你可以直接叫我光明,我没时间太废话,就别问终于不终于了!你...

                片段一百零六:神战序幕

   果然,和菲欧娜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周身鲜血淋漓的红发年轻女人。

  “切斯特.卡洛琳终于疯了,你们庄园主人在哪?”

  “反正不在迷雾山庄。”艾米丽叹了口气:“您是?什么情况?另外,什么叫终于疯了?”

  “珍妮特.布莱克,你可以直接叫我光明,我没时间太废话,就别问终于不终于了!你们庄园主……难道去我们那边了?”光明语速极快:“谁有办法通知她!切斯特想要用她的力量在过去杀了戴斯特.洛伊亚从而阻止拉顿受到重创!”

  “戴斯特.洛伊亚是谁……”

  “拉顿是谁……”

   不知情人类.迷茫。

  “戴斯特.洛伊亚是戴斯特.洛伊亚!拉顿是拉顿!”光明也急了:“他们是什么很重要吗?”

   “不重要吗?”菲欧娜疑惑道。

   “闭嘴!到底有没有办法!”

   “迷雾山庄一层的召唤阵。”艾米丽回答。

    但是,她们,还是晚了一步。

   与此同时,另一个时空,工厂天台:“切斯特.卡洛琳,你又有什么毛病?”接二连三的攻击让希露尔有些无奈:“你要向本人报仇等本人解决了问题再开始行吗?本人需要借一下你们的东西找一下红。”

   “果然,不愧是欧利蒂丝的庄园女神。”切斯特语气诡异的笑了笑:“如果,借助你的力量,一定可以成功在过去杀掉戴斯特.洛伊亚,从而改变拉顿被重创的命运!”

  “什么玩意?什么戴斯特.洛伊亚?”

   同样不知情希露尔.疑惑。

   下一刻,切斯特唱起了一首古怪的歌曲,暗紫色的法阵随着她的歌声凭空出现,最后一句落下,她和希露尔一同被卷入了法阵之中。

   欧利蒂斯庄园的庄园主,失踪了。

   迫于之前的交易,伊莱莎只得代为确认,授权愿意参与的求生者和监管者,强行破门。

   伊德海拉静静的站在监管者宿舍的天台上,漆黑的长发迎风飘扬,她不后悔,或者说,早在安东尼奥的灵魂离开欧利蒂丝庄园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已经死了,剩下的,唯有一具躯壳,和复仇二字。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黄衣之主好过。

“他们拆的开您的封印?”一旁的寡言问道。

 “不能。”伊德海拉的话中尽是自信:“莫非,你觉得,不使用古神的力量,一群人类能够打破我的封印?”

 “伊德海拉,您果然够果断。”寡言低低的笑了一声:“你应该知道,更想要你的承诺的,是我和悲观。”

  “当然。”伊德海拉毫不介意:“只要你们看好戏谑,站在我们这边。”

  “好。”寡言点了点头:“只不过,您是真不打算承认吗?”

“孤不会承认,让深渊不快,代价是死一个求生者的话,很划算。”

  “不愧是伊德海拉。”寡言赞同。

    现实证明,伊德海拉说的并没有错。

    就算排除了她设下的封印,欧利蒂丝庄园的每一间房间的木门,也仅仅是,长的像木门。

   仅仅是,长得像。

   几个人浪费了尽半个小时的时间,连接近都没有办法接近。

   一场彻头彻尾的无用功。

感情疯眼不配有屠权呗

据说欧利蒂丝等过一个曾经

                   片段一百零五:无法折返

   这一夜,是切斯特近百年的岁月中,第一次做梦。

   她原本以为,自己这不人不鬼的躯体,已经没有了做梦的资格。

   她出现在墨西哥玛拉岛,那已经随着拉顿的永眠废弃三十余年的观测站的天台上。

   “拉顿?是你吗?是...

                   片段一百零五:无法折返

   这一夜,是切斯特近百年的岁月中,第一次做梦。

   她原本以为,自己这不人不鬼的躯体,已经没有了做梦的资格。

   她出现在墨西哥玛拉岛,那已经随着拉顿的永眠废弃三十余年的观测站的天台上。

   “拉顿?是你吗?是你还心有不甘,有什么要告诉我吗?”切斯特颤抖的提问刚刚出口,下一秒,天空中,响起了一声泰坦的咆哮。

   拉顿随之到来。

  “我的卡洛琳,你曾相信我说的,我希望,你依旧相信。”

  “我信,拉顿,即便是让我死,我都信!”切斯特毫不犹豫:“没关系的,拉顿,没关系的,深渊答应我,可以带你回来!”

   “微乎其微。”半空中悬浮的拉顿低吼了一声:“我已经几乎不可能再醒来了,找到你的,是我的灵魂。”

   “拉顿,你也要相信我,即便是把人类屠干净,即便覆灭一切让深渊降临,我也会带你回来,我说到做到。”

    “不,我的卡洛琳,这个星球的未来,是我们曾经捍卫的,答应我,替我,继续捍卫这里。”

  “拉顿,我答应你,但是,请等着我,我有我的办法。”

   梦境,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结束了。

   另一边,欧利蒂丝庄园,求生者宿舍走廊外:“菲欧娜?菲欧娜?”敲了快要半个小时的门,房间内没有任何人回应,而庄园主,仿佛人间蒸发般,依旧没有人回来。

   “没办法了。”艾玛咬了咬牙:“希姐还是没有回来,如果一天之内,她依旧不在的话,就强行破门,有我在,希姐不会说什么。”

   此时,监管者那边,也传来监管者宿舍的监控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消息。

   正当众人打算离开之时,房间内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

  “菲欧娜?你没事吧?”

  “我还好,艾米丽在吗?我开门让她进来。”沉默几秒,菲欧娜便做出了回应。

   “我在的。”艾米丽自己开了口:“你真的不需要帮助吗?”

  “我不需要,是其他的。”

    这一次,菲欧娜并未讲出全部,很显然,她在顾及其他在场的求生。

   艾米丽了然,向艾玛点了点头走进了菲欧娜的房间。

   另一边,提前于求生者们,谢必安直接找到了迷雾山庄。

   “庄园主大人,您曾经说过,在这里,您可以听见任何人的声音。”

   他半跪在了迷雾山庄一层的巨型法阵中央。

   “当然,白无常。”一阵白光闪过,伊莱莎出现在了谢必安身边,开口时却是希露尔的语气。

  “我希望能够与你交易,把何塞放出来。”

   “好啊,只不过,要让本人现在授权或者出手,你需要把一半力量交给本人。”。“伊莱莎”笑了一声:“本人很好奇,真的很好奇,你把他给黄衣之主,可比什么都好,也省得某位再这么搞。”

  “庄园主大人,您此言未免太过冒犯。”谢必安不卑不亢:“交易我答应,但是您似乎没有资格干涉这些事情。”

  “伊莱莎,叫小丽莎过来吧。”希露尔也不再追究,直接退出了伊莱莎的身体。

   谢必安静静的站在原地,他知道,打开门的那一刻,便是交易兑现的时刻,无论如何,他不希望何塞看见自己狼狈的模样。

   无论如何。

感情疯眼不配有屠权呗

据说欧利蒂丝等过一个曾经

                 片段一百零二:弄巧成拙

   只不过,完全是抱着要给哈斯塔添堵的伊德海拉,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何塞本身的死活。

  “何塞先生?您在房间里吗?晚餐要开始了!”安妮在门外试探性的询问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于是,伸手触及了何塞房间木质的门把手。

   然而,下一秒,她就直接被暗紫色的光芒弹飞到了对面的墙上。...


                 片段一百零二:弄巧成拙

   只不过,完全是抱着要给哈斯塔添堵的伊德海拉,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何塞本身的死活。

  “何塞先生?您在房间里吗?晚餐要开始了!”安妮在门外试探性的询问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于是,伸手触及了何塞房间木质的门把手。

   然而,下一秒,她就直接被暗紫色的光芒弹飞到了对面的墙上。

   “这……什么情况!”

    还没有见过太多魔法力量的使用因此被吓的不轻的安妮,直接去楼下找到了艾玛。

  “暗紫色光芒?稍等,我问一下瓦尔登先生,黄衣之主是不是来过我们这边了?”艾玛皱了皱眉,她的第一反应,还是哈斯塔搞的鬼。

  “我想搞错了,艾玛。”对面的艾格声音里带着明显的诧异:“伊德海拉小姐和威尔三兄弟已经缠着哈斯塔讨论技能一下午了,因为担心出什么事情我和克里斯蒂娜女伯爵也在看着,但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离开监管者宿舍。”

  什么?

   艾玛已经顾不得诧异为什么伊德海拉威尔三兄弟会和哈斯塔在一起,现在更大的问题是,究竟是谁,趁着所有人不备在何塞的房间门上用了魔法。

   一个小时前,监管者宿舍,“破轮”威尔三兄弟:身穿黑色西服的美艳女人在一阵暗紫色光芒之后凭空出现在了房间之中,虽说诧异,但是寡言还是出言阻止了两个弟弟的试图攻击。

   “梦之女巫?”

   “不错,正是孤。”伊德海拉微微一笑:“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同孤做一个交易?”

   “你先说说,这个交易,你想要什么。”寡言神色不变,平静的回问道。

  “加入我们,直到欧利蒂丝归于过往。”

  “我们可以得到什么?”

  “两个选择,孤找到你们的父母的灵魂,把他们带到这里,或者,孤借助艾格.瓦尔登的力量,彻底抹杀你们的父母的灵魂。”

  “这个交易的确有趣。”悲观也点了点头:“但是,梦之女巫,你如何保证,不违背你的承诺?”

  “古神的誓约,孤以孤一半的生命力作为誓约的条件,不知道三位,接不接受?”

  “好。”寡言上前一步,对着伊德海拉伸出了手。

   现在,监管者宿舍大厅:“梦之女巫,你是真不怕那个求生者直接饿死?”戏谑颇为恶趣味的小声问道。

  “你们可以叫孤伊德海拉,没必要一直梦之女巫梦之女巫的叫,至于那个求生者?孤设的封印,希露尔可能会想到办法,至于祭司,“游戏”外不允许她使用门之钥游戏中的功能,如果希露尔真的想不到如何解决,就再招一个求生者呗。”

  真.毫不介意。

 “伊德海拉,三位威尔先生,艾玛有事情要叫你们一趟。”凯瑟琳突然出现在了大厅内,对着四人鞠了一躬,选择性无视了哈斯塔的存在。

  “嘻嘻,求生者的领袖吗?”戏谑怪腔怪调的问道。

  “是的,有一些事情,她必须要询问你们。”凯瑟琳叹了口气:“如果你坚持不去,艾玛可以代表求生者阵营申请庄园主大人仲裁。”

  “孤没说孤不去。”伊德海拉说完,自顾自的转身离开,临走之前丢下了一个你们尽管看着办的眼神。

   而寡言和悲观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带走了还有些不满的戏谑。

   但是,即便是艾玛,都忽略了一个重点,他们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把何塞放出来,而不是找罪魁祸首。

  因为,罪魁祸首,可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好找。

感情疯眼不配有屠权呗

据说欧利蒂丝等过一个曾经

             片段一百一十一:不顾一切的执念

  身穿褴褛黄袍的实体虚影出现在何塞的眼前,紧接着,另外两个诡异的爬行生物自远处向黄袍实体虚影行礼,一阵白光闪过,所有的东西,又再次在何塞的眼前消失了。

   “回溯。”切斯特的声音一如往日般轻轻软软:“他的本体被旧神幽禁在昴宿星团中的恒星昴宿增九的行星上,但他的一缕分身,却带着邪恶的意念降临欧利蒂丝庄园,他是黄衣之王。”

  “何塞...

             片段一百一十一:不顾一切的执念

  身穿褴褛黄袍的实体虚影出现在何塞的眼前,紧接着,另外两个诡异的爬行生物自远处向黄袍实体虚影行礼,一阵白光闪过,所有的东西,又再次在何塞的眼前消失了。

   “回溯。”切斯特的声音一如往日般轻轻软软:“他的本体被旧神幽禁在昴宿星团中的恒星昴宿增九的行星上,但他的一缕分身,却带着邪恶的意念降临欧利蒂丝庄园,他是黄衣之王。”

  “何塞,何塞,何塞。”

   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回荡,恍惚之间,何塞又看见了,手持纸伞的白发青年正朝着自己微笑。

   谢必安?

  “爱你的人,不,精准意义上不算人,他还活着,真好啊,真好啊。”切斯特似梦呓一般的轻叹了一句,金色眼中再次亮起白光:“何塞.巴登,我以第七代Dr.w的名义祝福你,沃无的力量将永远无法触及你。”

   语毕,切斯特的瞳色变回往日忧伤的浅蓝:“即便跨越时间与空间的距离,Dr.w的赐福将伴随你直至毁灭,所有的罪孽将折返于施加罪孽之人,你要相信伞中的幽魂,还有,不灭的真心。”

  何塞没来得及再说什么,突然间,工厂的屋顶被打破,三个黑袍的不明人形实体悬浮在了半空中。

  “让他离开这里!”光明红发飞舞宛如毒蛇,她出现在楼梯的拐角处,双手持枪向入侵者袭去。

  只不过,很显然,非魔法武器的攻击,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回欧利蒂丝庄园,告诉菲欧娜我已经做好准备,切记,不要遗忘!不要遗忘!”最后一字落下,切斯特扔出手杖,一道传送门随即在半空中成型。

她直接将何塞推了进去。

  另一边,欧利蒂丝庄园,“游戏”场地:美智子如愿被“何塞”吸引,这一次,“何塞”的战术,已经不仅仅可以用激进二字形容。

   他对于技能间隙的掌控仿佛浑然天成,完全不借助道具,直接牵制美智子到了开门战之时。

   美智子没有再挥刀。

   她化为美人相,温温柔柔的笑了起来。

  “没必要这么不留情面吧,达伦,你仿佛在故意讽刺我到底有多菜。”

  “何塞”挥出一道暗紫色光线打向大门,在大门没有反应之后,他变为了黑发红裙的女孩模样。

 “忍一忍吧,本体很快就会换回来了,美智子。”

  是伊德海拉的声音。

 “所以说,你把本体换出欧利蒂丝庄园了。”美智子的话看似疑问却是带着肯定:“希露尔与黄衣之主做了交易,交易的内容,关于艾玛酱和我的女儿。”

  “不愧是美智子。”进入大门之前,达伦如是说道。

  与此同时,监管者宿舍“画家”艾格.瓦尔登:“已经成功得到答案了?”见爱丽丝自画卷中走出,艾格轻笑一声,习以为常的发问。

  “差不多,他不知道希姐做不到带回他妹妹的灵魂。”爱丽丝无所谓的笑了笑:“放心,我的神不方便亲自来,但是,我会让他服服帖帖的成为我们的助力。”

  “再好不过,克里斯蒂娜。”

   “当然。”

   复杂的各种画架笼罩之下,幽蓝与猩红在黑暗中交汇,那是,他们的同盟。

   一场所有监管者反抗深渊力量的同盟。

感情疯眼不配有屠权呗

零落(二十二)

   烦人的村民背景,我家OC奥德里奇(Aldrich)和 @FENWICK. 太太的儿子奎恩斯(Quincie)的友情向贴贴!外加和@Snow_BFY 宝贝的贴贴,【还有和娘化的我对象贴贴】,微涉及其他赞助,如侵则删,谢谢(求生欲满满)

  可是,所谓的“天堂”,与神战的再次终结,又谈何容易?

  他未曾亲眼见证神战,那所有的苦痛,悲怆与绝望,但是,他从其他的“超级生物”那里听说过,关于当年的四大bug的传说,Herobrine,Entity303,Null和Dreadlord,而且,在他...

   烦人的村民背景,我家OC奥德里奇(Aldrich)和 @FENWICK. 太太的儿子奎恩斯(Quincie)的友情向贴贴!外加和@Snow_BFY 宝贝的贴贴,【还有和娘化的我对象贴贴】,微涉及其他赞助,如侵则删,谢谢(求生欲满满)

  可是,所谓的“天堂”,与神战的再次终结,又谈何容易?

  他未曾亲眼见证神战,那所有的苦痛,悲怆与绝望,但是,他从其他的“超级生物”那里听说过,关于当年的四大bug的传说,Herobrine,Entity303,Null和Dreadlord,而且,在他还在Herobrine麾下之时,亦见过一个古怪的尖角王冠。

   如今的四大bug,仅余三个。

  下界早已成了混乱的代名词,下界如今唯一算得上领导者的生物,僵尸猪灵黑锋王,终究是不过有心无力。

  Dreadlord给予下界的十三年和平,在那一夜,最后的风雨飘零中随着他惨烈的自爆于Herobrine和Null的联手攻击之下碎灭为虚无。

     格雷夫和奎恩斯一无所获而回。

 “有什么意外的,这是常事,也没人认为老大真的想抓Steve。”奥德里奇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雪花,我和辛西娅去改进红石机关去了,如果真的没有成功吸引注意力,我再想别的办法。”

  “也罢。”Snow苦笑:“现在,我们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等到奎恩斯来找奥德里奇询问机关的问题的时候,他又一次,什么都没有找到。

  “早走了,他们去改造红石机关,你要有什么问题晚上再来吧,感觉他们俩都不进自己房间了。”路过的雷霆爪幽幽补刀。

   “好吧,那我晚上再来。”

    反正人也不在这里,他也没有看着空房间待着的必要。

    浪费时间,且毫无用处。

  与此同时,沙堡,边缘区域:正在调试红石区域的奥德里奇并没有注意到,站在身旁的辛西娅裙摆迎风飞扬,在她原本幽蓝色的眼中,竟然闪过了一丝漆黑的光芒,而她的长发发梢,染上了些许素白。

   “玩家,我们做个交易吧。”

    紫袍戴着白骨面具的bug在她的心里出现又突然说道。

    “什么交易,你又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心里?”

    “Naeus或者说Dreadlord,别问太多,问了,也没有意义,我可以,让你拥有保护你的玩家爱人的能力,但是,我要你在一切结束之后,放弃所有,成为下界的界主。”

  “从Herobrine手下?”辛西娅并没有拒绝,而是无声的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当然。”Dreadlord轻笑:“你的代价是逐渐被异化为bug,在神战结束后彻底背叛人类,在下界的英灵碑前成为下界的界主,随一个位面而永生不灭。”

  “好,交易成立。”辛西娅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可是,连提出交易的Dreadlord,都没有意识到,那一切,竟会发生的如此之快,快到,连他都无法挽回那场悲剧。

  不仅如此,他再无法取消与这个玩家的交易,又将她推入万劫不复之处。

  在并不遥远的未来。

  在沙堡那注定爆发的战斗。

  在,穷途末路。

感情疯眼不配有屠权呗

据说欧利蒂丝等过一个曾经

                  片段一百一十:割裂的真相

 一个小时前,迷雾山庄大厅:“这么说来,希姐,您是做不到而非不想?”爱丽丝饶有兴趣的看着笔记本上黑色长发的碧眼少女已然有些发黄的照片,随即又带着自嘲划过照片中少女的笑颜:“我倒是没想到她糊一层蜡会是这种模样。”

  “行了,克里斯,积点口德。”希露尔叹了口气:“本人说过,本人只能召回怀有不甘,执念,依旧留在这里,或者怨恨的...

                  片段一百一十:割裂的真相

 一个小时前,迷雾山庄大厅:“这么说来,希姐,您是做不到而非不想?”爱丽丝饶有兴趣的看着笔记本上黑色长发的碧眼少女已然有些发黄的照片,随即又带着自嘲划过照片中少女的笑颜:“我倒是没想到她糊一层蜡会是这种模样。”

  “行了,克里斯,积点口德。”希露尔叹了口气:“本人说过,本人只能召回怀有不甘,执念,依旧留在这里,或者怨恨的灵魂,那个女孩的灵魂,已经离开了。”

  “希姐,我要用这个消息做点事情,我想,您不介意吧。”爱丽丝“温柔”的笑了一声:“我们需要蜡像师,确立他的选择。”

  “好啊,重点抓的很不错。”希露尔不怒反笑:“必要时刻,本人会进行配合,你尽管去做便是。”

   “不愧是希姐。”爱丽丝微微一鞠躬:“重生先走一步。”

  “去吧,克里斯。”

   希露尔的神色依旧如同往日般高高在上无波无澜,但是,一丝怅然若失,还是在爱丽丝离开沉默宫殿,只剩下她一人时情不自禁的流泻而出。

   早逝的孩子,本人真的很羡慕你。

   本人这太过漫长的一生只有混乱,悲怆,痛苦与流亡,还有,爱人的离去。

   本人……真的想和他一起走。

   奥维尔……本人挚爱的奥维尔……

   真的想。

“希露尔!你这个神经病!你有想这个功夫把我放出去!”

什么?

  希露尔皱了皱眉,理所当然将听到的一切再次当做自己的幻觉。

  另一个世界,工厂,领导者办公室:“在一切开始之前,请容我先问个问题,那个深渊生物,告诉过你什么,还有,在你的认知里,他是什么。”切斯特摘下礼帽递给一直沉默的跟随着他们的身穿浅粉色洛丽塔装扮的少女:“甜心小姐,把东西拿来。”

   “遵命,夫人。”

   何塞注意到,她的左手食指上,和希露尔一样带着一枚戒指,但是与希露尔不同的是,她的那一枚,采用了欧利蒂丝没有见过的火红晶石,晶石上,刻着一个漂亮的花体字-w。

   被称为甜心小姐的“小小先生”很快再次推门而入,这一次,她托着一套复杂的手持式监控设备。

   “这是W先生留下的,请您看下去。”

    设备打开,一个穿着同样旧式礼服的红瞳青年男人出现在了屏幕上。

  “我是第六代Dr .w,现在,我将我所知的一切,留给我挚爱的未婚妻,切斯特.卡洛琳。”

   屏幕中的人在笑着,切斯特已经无声的泪流满面。

“这个秘密,关于另一个交汇位面,我称它为,欧利蒂丝庄园,众所周知,我们这个位面,一直都是诸神的狩猎场,在那个叫做欧利蒂丝庄园的地方,有一个实力已经超越我的历代的存在,我无法看见他的真身,但是我却可以看见,哈利湖中的倒影之城,和他曾经对人类犯下的罪孽。”

   何塞还在发愣之时,切斯特手中凝聚起白光,猛的向他打了过去。

   “来自异世界的人,对不起,但是,你必须要知道,必须要。”她小声说道。

   一滴泪,无声的自她的眼角滑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