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人之下

4838.8万浏览    30053参与
卟ling

【玉碧】防疫

       小师叔与高中生岚岚的防疫日常~


        张灵玉让人能联想到洁白。除了翠色生机的眼和淡然近无的唇似乎再无其他颜色。当然,他还有一样深藏的色彩。

  那泥泞冰冷的水脏雷。

  而他能忍受的也只有生机的色彩。比如――张楚岚。

  “小师叔我回来啦~”,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自两年前张楚岚高一开始,张灵玉便来照顾已经失去唯一亲人的张楚岚。

  “停。”张灵玉制止了张楚岚进屋的动作。

  “脱。”...

       小师叔与高中生岚岚的防疫日常~


 

        张灵玉让人能联想到洁白。除了翠色生机的眼和淡然近无的唇似乎再无其他颜色。当然,他还有一样深藏的色彩。

  那泥泞冰冷的水脏雷。

  而他能忍受的也只有生机的色彩。比如――张楚岚。

  “小师叔我回来啦~”,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自两年前张楚岚高一开始,张灵玉便来照顾已经失去唯一亲人的张楚岚。

  “停。”张灵玉制止了张楚岚进屋的动作。

  “脱。”

  “不用了吧,小师叔,”张楚岚商量道,“口罩我已经按要求处理好了,外衣外裤也放进消毒箱了。”

  自疫情以来,张灵玉就严格要求张楚岚的防疫。出门必须带N95口罩,回来之后将身上的衣物放在门口的密封箱里等张灵玉消毒。

  “继续脱。”张灵玉的眼神划过张楚岚身上剩下的衣物。

  背心和四角内裤都是张灵玉负责采购的,是他喜欢的简洁的款式。他特意选择纯棉的质地,为的是能让张楚岚穿的舒服一些。

  “好吧,”张楚岚颇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抬眼偷看似的看比他高半头极为严肃的张灵玉一眼,“我会脱下来的,小师叔你也不用盯着我看吧。”

  张灵玉视线又在张楚岚身上多停滞了似是不可察觉的,却让张楚岚紧张的一瞬。

  张楚岚是个聪明人。一个连装傻都会的聪明人。

  张灵玉偏过头转身走开,银白色的马尾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看起来如同他的神色一般,冷冰冰的。

  然后,厨房传来张灵玉的声音。

  “去洗澡。”

  张灵玉将家里的餐具又清洗了一遍。水从水管里潺潺的流出,淹没了纯白的餐具。泡沫短暂的附在洁白的瓷面上,又顺着张灵玉的动作滑落。张灵玉的眸色似乎又深沉了一些,晦暗不明。

  张灵玉的本质真如他看起来那么纯洁吗?

  他将精心准备的食物装进盘里端上桌,张楚岚刚好洗完澡出来,发梢不及擦拭的水珠顺着脖颈流向了……

  “过来吃饭。”

  “小师叔不吃吗?”

  “我吃过了。”

  但是张灵玉依然坐到了张楚岚的对面,不时帮张楚岚添一些汤。

  “最近疫情越来越紧张了,高三课程也紧张,所以我们老师建议我们都住宿舍,我觉得这个建议挺好的。小师叔你觉得呢?”张楚岚状似不经意的提起。

  “我可以每天接送你。”

  “那多麻烦您呀。再说了王震球,宝儿姐他们都住校”张楚岚笑嘻嘻的说。

  “不麻烦。”

  “可是我已经提交住校申请了。”张楚岚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他发现了。张灵玉终于无比清晰的意识到这个事实。

  张楚岚发现张灵玉,他名义上的小师叔看着他的视线了。

  黑暗的水脏雷似乎不再受它主人的控制,从桌下蔓延,抓住了对面人洁白的脚踝。,然后便迅速向上缠绕,顺着白色T恤的下摆直接缠绕上身体,脖颈。

  张楚岚的雷法拼命的挣扎。磊落的色彩,让张灵玉想起张楚岚第一次上龙虎山的光景。

  龙虎山的春光也没他的笑容灿烂。那时张楚岚年纪还小,也不需要隐藏,看起来就古灵精怪。在师傅们面前乖巧极了,可回过头来就要捉弄他这个大多少的小师叔。

  他一面叫着小师叔,一面将花戴在他的头上,五彩斑斓的花戴了他一脑袋,还非说好看。

  那时他只以为张楚岚审美有问题,戴着那一头花陪他晃了大半个龙虎山,终于在师兄的笑声里,张楚岚也捂嘴笑了,眼睛弯弯的,乘着恶作剧细碎的星光。

  终于,张楚岚的雷法败了下来。一来他没有防备,实际上张灵玉也没想到他会出手。但却动作迅疾,水脏雷将张楚岚越缠越紧。二来,张灵玉到底比张楚岚多练了好几年。

  张楚岚的四肢失去力气的瘫软到座椅上,清澈的眼睛却看着张灵玉,如同要用他眼底的干净,洗净张灵玉的――污秽。

  回不去的,无论是他对张楚岚的感情,还是那不可逆转的水脏雷。

  张灵玉光明磊落,亲友师长,包括张楚岚,无一不说他耿直。

  他还记得那天张楚岚边道歉边和他说,“小师叔你也太耿直啦,你这么好看,将来村口的胖二妞非把你骗走当媳妇。”他说着帮张灵玉拆脑袋上的花,话里又是止不住的笑意。

  张灵玉和水脏雷并非是不配的。能打破界限的人其实张灵玉,而看似灵活多变的张楚岚永远不会多走差走一步。他不会冲动也不会后悔,不像张灵玉。

  “我带你去休息。”张灵玉的声音依然平静。

  “小师叔,你不能。”张楚岚的声音里难得的带了一丝慌乱。

  张灵玉却只是对他笑笑。就像小时候被张楚岚捉弄后,带着不易察觉放纵,几乎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包容。

  亦或者,这就是深入骨髓的爱意。

  (防疫新肺炎人人有责,大家少出门呀疫情结束前岚岚还是别出门啦~欢迎大家实行玉碧同款防疫方式~)

晚吟鞭下狗

【也青】43度高烧

抖音上的梗

——正文——

“嘿,什么时候了您还大老远跑来,不要命了老青?”王也一脸云淡风轻地说。

诸葛青可怜兮兮地提溜着一罐普洱,拖着行李箱杵在门口,里面的人还隔着个防盗门不让进。看着这个戴了两层口罩还要躲在墙后面的王也,诸葛青心里那个委屈呀,古人诚不欺我,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不,事情一出,立马翻脸不认人了。

“我也不知道会出这事啊,下了飞机才知道不得了了,这不,马上来找你求保护了嘛。让我进去,一家人别见外啊。”反正戴着口罩呢,害臊也不会让人瞧见,诸葛青觍着脸。

“您先把东西放外面,去酒店呆着。”

“我这么远跑过来还没吃饭呢。”诸葛青说。

王也慢悠悠地晃到厨房,鼓捣...

抖音上的梗

——正文——

“嘿,什么时候了您还大老远跑来,不要命了老青?”王也一脸云淡风轻地说。

诸葛青可怜兮兮地提溜着一罐普洱,拖着行李箱杵在门口,里面的人还隔着个防盗门不让进。看着这个戴了两层口罩还要躲在墙后面的王也,诸葛青心里那个委屈呀,古人诚不欺我,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不,事情一出,立马翻脸不认人了。

“我也不知道会出这事啊,下了飞机才知道不得了了,这不,马上来找你求保护了嘛。让我进去,一家人别见外啊。”反正戴着口罩呢,害臊也不会让人瞧见,诸葛青觍着脸。

“您先把东西放外面,去酒店呆着。”

“我这么远跑过来还没吃饭呢。”诸葛青说。

王也慢悠悠地晃到厨房,鼓捣一分钟,拿了个保温桶,用拖把杆撑着从小门里递出来。

诸葛青:“……”打发叫花子呢。


北京的雪不小,行李箱脱出两道窄窄的痕迹,诸葛青一步一回头,楼上的王也站在窗户后面看着他,什么不说什么也不做。

诸葛青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不指望他真的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生死相许的事情来。呵,这还没过多久我都还没走远呢,连窗边也不站了,这是多嫌弃我啊!小心我真让你变成隔壁老王!

虽然诸葛青委屈,但也知道自己理亏,关键时刻马虎不得,毕竟屋里还有一大家子人呢。埋头走了几步,来了电话,诸葛青掏出手机一看,嘿,是老王。

“诸葛青,回来。”

“不回,我是要饭的吗?你让我走就走,回就回?”

“不是,我让你站楼下来。”

诸葛青眼睁睁看着一个巨大的红包从天而降,噗通一声砸在自己跟前,捡起来一看,哎呦,小一万呢,还有几个口罩和暖宝宝。

“给你的,压岁钱,在外面注意安全。”王也拿着手机说。

“谢谢也总,小的给您拜年了。”诸葛青故作蠢态兴高采烈地喊道。看着无情把窗一关的王也,诸葛青突然眼睛一热,又开心又委屈,“王也,你不要我了,我干脆死在外面得了。”

“大过年的,瞎说什么呢。”


诸葛青拖着行李箱在空荡荡的街上走着,冻地直哆嗦,不想打车,不想去酒店,就想要王也。委屈,委屈地要炸了。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发个朋友圈:“冷ಥ_ಥ”设置成仅牛鼻子可见。

又走了一会儿,耳朵都冻疼了,终于想起那人给的暖宝宝,翻出来拆开一看,里面还藏着根体温计,给诸葛青气地呼吸不畅。

随便找了个酒店杵在人家门口偏偏不进去,特地拍了照,发到朋友圈,配字:“没房了,没地儿去了。”同样设置成仅牛鼻子可见。

哼,气死我了,平时把小爷我按床上往死里整,整出血了才见你心疼,反正真的死外面了,心疼的还是你。

五分钟过去了,为什么还不给我打电话?为什么不发微信联系我?为什么没看到我的朋友圈?

诸葛青捏着手机心都凉了。

越想心里越冒火,掏出体温计往暖宝宝上一戳,王也他妈的果真不爱我了!


王也带着淡淡的笑,刷着手机,心想:“祖宗唉,您发烧43度还有闲情雅致发朋友圈呢。”

这时,也妈给王也拿来一个装满了东西的袋子,说:“小也子,去那边的套房就你俩人,要照顾好自己啊,也要照顾好人家阿青。”

“唉,知道了,妈。”


诸葛青蹲在路牙子上怀疑人生,渣男!这渣男咋就让我遇上了呢!

“您搁这儿蹲着干啥呢?我不是让你先去酒店吗?”王也带着微妙的笑和满眼的温柔看着地上那团被遗弃的狐狸。

“你来干什么,走开,我发烧呢,小心传染你。”诸葛青撇开脑袋不看那人。

“呦,发烧呢?43度啊,让我摸摸。”王也放下袋子,摘了手套,往狐狸额头摸去。

诸葛青一看,要完,要暴露,连忙躲开,骂道:“会传染的!不要命了!”

王也顺势把人往怀里一带,把俩口罩都摘了,气息拂在人脸上,说:“不就是传染吗,咱俩一起啊。”

“唔!”那人热乎乎的嘴唇盖了上来,诸葛青一时忘了呼吸,唇舌交缠,相濡以沫。分开后,温热的手掌抚摸着诸葛青火红的脸颊。

“嗯,果然好烫,不止43度呢。”天寒地冻的日子里,王也的笑容在诸葛青的眼里仿佛沐浴着春风。

诸葛青喘着气,不可思议地瞪着那人:王也你个蠢货,还笑,笑什么笑,万一真感染了怎么办!你死了我还要折寿!

王也把人牵着,哄道:“好了,别瞪了,回家。”

——end——

特殊时期,文中危险行为请勿模仿。

武汉加油(ง •̀_•́)ง

酒店经理:“嗯?为什么我的年终奖没了?”

子鍍

【也青】夺魁(二)

诸葛青和王也去了车区。

诸葛青没在车区停车,他每次来学校都是家长送或是自己打车来。他和王也来推王也的电驴。

诸葛青:“你换车了?”

王也:“没有。”

诸葛青:“我怎么记得它以前是辆橙色的?”

王也:“它脏了。”

......

诸葛青后悔答应做王也的车了。

“行了,”王也掏出一包卫生纸,“自己擦擦,擦完走了。”

诸葛青里里外外把后座擦了好几遍,整整用了一包卫生纸才心满意足的坐上去。

不想生活一样邋遢,王也本人还挺干净的,不过也就局限于他自己了。诸葛青坐在后座上,离王也很近,他闻到了王也衣服上淡淡的肥皂香。这种香像是小时候奶奶洗完的衣服的味道,是亲近怀念的味道,是年代的味道。

“王也。”

“干嘛?”

诸葛青本来想问他用什么...

诸葛青和王也去了车区。

诸葛青没在车区停车,他每次来学校都是家长送或是自己打车来。他和王也来推王也的电驴。

诸葛青:“你换车了?”

王也:“没有。”

诸葛青:“我怎么记得它以前是辆橙色的?”

王也:“它脏了。”

......

诸葛青后悔答应做王也的车了。

“行了,”王也掏出一包卫生纸,“自己擦擦,擦完走了。”

诸葛青里里外外把后座擦了好几遍,整整用了一包卫生纸才心满意足的坐上去。

不想生活一样邋遢,王也本人还挺干净的,不过也就局限于他自己了。诸葛青坐在后座上,离王也很近,他闻到了王也衣服上淡淡的肥皂香。这种香像是小时候奶奶洗完的衣服的味道,是亲近怀念的味道,是年代的味道。

“王也。”

“干嘛?”

诸葛青本来想问他用什么牌子的肥皂来着,在问出的那一刻,他觉得这个话题有些奇怪,像中年妇女之间谈论的话题,于是转口变成了“去哪吃?”

王也的两个字终结了对话。

王也带着诸葛青拐了好几个弯,在诸葛青怀疑王也要把他拐卖打110报警的时候,王也说了一句“到了。”

诸葛青往前看,只看到远处的霓虹灯牌上打着“随史乞点”。

随史乞点??什么玩意儿??

完了,真不会是拐卖吧。

离近了,诸葛青才发现,这家店不叫随史乞点,有的霓虹灯不亮了 ,这家店其实叫做“随便吃点”。

.......

还真随便。

小店的名字,摆设,装饰都很朴素,收拾得挺干净。

一见到王也来,店长就来打招呼:“小王也,又来啦,今天来点什么?”

王也拉开椅子坐下,“老样子,来两份,今天带了朋友来,要不,再来个凉菜吧。”

一会面和凉菜端上来了。面的表面上浮着厚厚的一层红油,红油的上面还飘着一层绿色的葱花和香菜。这红与绿的强烈视觉冲击让诸葛青再次陷入了深深的疑惑。

“吃呀,不吃我吃了。”王也说这就要抢诸葛青的面。

“不用了,谢谢您嘞。”诸葛青想,第一次在王也这个铁公鸡身上拔毛,不能便宜了他,不吃白不吃,吃!

诸葛青动了筷。

没想到!!!

没想到这色香皆不好的面味还挺出众,加上爽口的凉菜,简直,绝了!

吃完出店后诸葛青打了一餍足的饱嗝,在他觉得有些失态的时候,王也打了更响的一个。

两个人对视着,突然笑的像两个三岁小孩。



--------------------------------------------
学校通知,我的假期延长了,激情更文。

南卿
https://shimo.i...

https://shimo.im/docs/y8y9KJqypr6KRTwT/ 《无标题》,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https://shimo.im/docs/y8y9KJqypr6KRTwT/ 《无标题》,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瑾墨三千

【也青】我的男友是只狐狸精 (上)

        答应了的今天要更一篇,本来想写一个短篇,结果写着写着就收不回来了……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


       桌上的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的,王也拿过来,是碧莲发来的。...



        答应了的今天要更一篇,本来想写一个短篇,结果写着写着就收不回来了……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



       桌上的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的,王也拿过来,是碧莲发来的。




     老王,打游戏不。



     碧莲,又去刷本?王也回复了一个。



      那可不,老王我给你说,新出了一个副本,叫什么景山还是什么的,走不走?



      嘿,当然走,等我上游戏。



     王也放下手机,躺在床上戴上了连接器。





     《异人》这个游戏最近颇为火爆,它可以通过连接器链接人的精神,然后在游戏中实体化。在里面,你可以自己选择形象、职位、门派、功法等。而且游戏里面的时间和现实世界的时间不同,流速很慢,里面一天相当于外面五分钟。




        总之,深受年轻人喜爱,不少中年人也会玩。





        王也再睁眼,已经进游戏里面了。碧莲在游戏大厅的一个角落里,还有冯宝宝、张灵玉。




        “这个本难度怎么样?”



        “据说挺难的,不然我也不会把宝儿姐和小师叔叫上。”



        “下的五人本?怎么只有四个人。”



        “这个副本……是四人本。”



        王也挑眉,“这……真是奇怪。走吧,刷本。”

         




         副本——景山    正在加载    请玩家耐心等待……





         王也进了副本,入眼的是一座低矮的楼房,张楚岚率先抬步走了进去,一行人紧跟其后。房里是木制的桌椅,一个摇椅上坐着一位老太太。




       “咳咳……你们来了,快坐吧,喝点茶。走了这么久也累了吧,我知道你们是来帮忙除妖的,咳咳……不着急,一会儿让阿青领你们去寨里转转。山上也挺好玩的,但是千万不要在天黑的时候上山,很危险。”




       “老人家,有什么危险?”



        “啊?你说什么?人老咯,耳朵不好使了。”



         张楚岚背过身,“看来是没有什么其他提示了,要不老王你算算?”



        “哈——”王也打了个哈欠,“不算不算,一个副本只能算三次,别浪费了这上面。”



         一行人无法,只好坐着等,不过也没等多久,就来人了。




         来的那人有着墨青色的头发,背后那一小撮用绳子扎起。他笑眯眯的打量着张楚岚四人。“走吧,带你们去转转。”王也感受到一股怪异的目光,仔细打量了一下来人。那人却把目光移开,自顾自的转身走了出去。




        王也他们跟了上去,一路上也没什么聊头,很快天黑了。




        晚上睡在老太太家里,只有三间房,冯宝宝一人一间,张楚岚和张灵玉一间。“那,我和你睡好了,道长不介意吧。”阿青冲王也笑了笑。




       “我介意有用吗……”王也小声嘀咕。




        阿青说完也没理王也便先回房间了。




       “碧莲,你怎么看?”



       “我们是他们请来除妖的。”张楚岚沉思片刻,张灵玉接着,“但是除什么还不知道。”



       “小师叔说得对,然后这个阿青,你们不觉得他太……” 



        “太真实。”冯宝宝说。



        “嗯,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他简直不像一个NPC,就像一个玩家。”张楚岚拍了拍王也的肩,“老王啊,刺探敌情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唉!,碧莲你这说的可真……,算了算了,我去就我去,你们就欺负老实人。”




          等王也上床的时候阿青已经睡下了,床挺大的,睡两个人绰绰有余。王也倒是心大的很,没多久就睡的跟个猪一样了,他身旁的阿青坐起来,意味深长的打量了一下身旁的人,有躺下继续睡了。




         王也第二天醒的早,在外面的小院里自顾自的散步,没一会儿,阿青也起来了。




        “道长起这么早?”




          吓得王也出了一身冷汗,讪讪回头“阿青,你不也起的挺早的嘛。”




          阿青不说话了,呆愣在哪儿。




        “挺会玩的啊,差点把我吓出心脏病,还好是个NPC。”




         阿青眯缝着的眼睛瞟了王也一眼,但是没被王也发现。

         





        等大家都起来了,阿青说带大家去山上逛逛,于是一行人跟着他上山了。路上,王也问阿青叫什么名字。




        阿青没有理他,还是带头走着。王也冲碧莲耸耸肩,张楚岚点点头,四个人一言不发的跟在阿青后面,一路上只有阿青偶尔介绍植物的声音。中午,大家在山里午餐,王也过去帮诸葛青抓鱼,张楚岚和冯宝宝生火,张灵玉去找野菜。




        抓鱼在一条浅浅的小溪那里,溪水冰凉冰凉的清澈见底,阿青挽起裤脚,弯腰去抓鱼,王也学着他的样子,也自顾自的抓起鱼来。




        “道长……是不是想问我的名字?”

      


          王也抬头,看着阿青。



        “我叫诸葛青。记住了吗?不准忘了。”




          王也直愣愣的盯着诸葛青,正午的阳光投过古槐枝柯投影到诸葛青身上,带着一层淡金色的光芒。




         “好。”



        “话说回来,我还没问,道长叫什么?”



         “王也……我叫王也。”




           诸葛青浅浅的笑了一下,随即又收敛了笑容,他虽然还是笑,不过王也总感觉跟刚才笑得不同。




            捕完鱼,诸葛青又一言不发的提着鱼回去了,王也跟在他后面回去了。四个人等了半天也不见张灵玉回来,张楚岚有点着急了:“小师叔这么久了还没回来,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张楚岚,冷静一点,这是在游戏里,他不会有事的,最多就是登出。”




        “再等等吧,万一他过一会儿就回来了呢。”




          诸葛青并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专心烤着鱼,没过一会儿,鱼就烤好了,四个人飞速解决了鱼准备去找张灵玉。王也起身的一霎那感觉有人在拉他,转过头,诸葛青站在他后面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碧莲,他怎么办。”



         “不知道,他不过就是个NPC,管那么多干嘛,先去找小师叔再说吧。”



         “诸葛青,你跟我们一起走吗?”




          没有回应,王也索性不管了,跟着张楚岚和冯宝宝往森林更深处走去。





     ……………………………………………………………………………


           这个设定有点把不准老青和也总的语气,我尽量,我加油?



          不知道我寒假能不能把这个写完……感觉给自己立了一个flag(๑˙ー˙๑)



          挖了好多坑๑(ŐдŐ๑)……


         以后慢慢填吧(*/∇\*)





          

课题三的MILD
【青也】【千年老狐狸x幼年小老...

【青也】【千年老狐狸x幼年小老虎】

【摸一张生气【受到威胁?】的两人】


所以说有什么事能让他们生气呢?_( ᐛ 」∠)_


【青也】【千年老狐狸x幼年小老虎】

【摸一张生气【受到威胁?】的两人】


所以说有什么事能让他们生气呢?_( ᐛ 」∠)_


韩瀠
小师叔也要带口罩啊😷

小师叔也要带口罩啊😷

小师叔也要带口罩啊😷

彦
矫情作画第一人俺又来了.巨菜等...

矫情作画第一人俺又来了.巨菜等死

矫情作画第一人俺又来了.巨菜等死

三千粒沙

为什么我脑子里全是这种OOC的东西

为什么我脑子里全是这种OOC的东西

南卿

溪流,很干净的颜色。潺潺流水——圣洁凛冽,微微有些发凉,拍打在手上却是温热的。

水流顺着而下,把手反面伸下去,激起白色的浪花——冰凉刺骨,却也干净纯洁。那人的眸子也是如此清明如雪,里面仿佛藏了万般星辰。

很喜欢他穿着藏青色的衣袍,瘦弱的身体支起宽大的衣物,看起来没有随风就倒,反而多了几分傲骨。

看着少年耷拉下来的睫毛柔柔软软,蹭着手臂很舒服。调皮的几根碎发随风浮动着,勾起优美到底弧度在脸上,令人心痒难耐。

一抬头对上那深色的眸子,目光令人无所遁形,眉眼弯弯,嘴角含笑,就这样跌跌撞撞冲进心里。

他就像一阵风,一阵来无影去无踪的风,留下来的只有藏青色衣袍的影子。他活的洒脱随意,自由自在。...

溪流,很干净的颜色。潺潺流水——圣洁凛冽,微微有些发凉,拍打在手上却是温热的。

水流顺着而下,把手反面伸下去,激起白色的浪花——冰凉刺骨,却也干净纯洁。那人的眸子也是如此清明如雪,里面仿佛藏了万般星辰。

很喜欢他穿着藏青色的衣袍,瘦弱的身体支起宽大的衣物,看起来没有随风就倒,反而多了几分傲骨。

看着少年耷拉下来的睫毛柔柔软软,蹭着手臂很舒服。调皮的几根碎发随风浮动着,勾起优美到底弧度在脸上,令人心痒难耐。

一抬头对上那深色的眸子,目光令人无所遁形,眉眼弯弯,嘴角含笑,就这样跌跌撞撞冲进心里。

他就像一阵风,一阵来无影去无踪的风,留下来的只有藏青色衣袍的影子。他活的洒脱随意,自由自在。像池水边的白鹭,却没有那么遥不可及。

少年似乎总是为了别人而想,做事也是先考虑别人。——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把自己心中埋藏那么多年的苦全部咽下,为了一个假意投诚的朋友能放弃自己的东西。

少年就是那种天生平淡的,清秀的,不愿被人惊扰的。

end.

南卿

小甜饼叭

“山里的夜景很吸引人啊,你不这么觉得吗,老王。”

“嗯。”

……

“今晚月亮真美。”

“老青,天上全是星星,哪里来的月亮。”

“因为你就是我心中的月亮啊,众多繁星只是为了衬托你的耀眼,温柔如斯,细腻如水。”

“啧,矫情。”

end.

“山里的夜景很吸引人啊,你不这么觉得吗,老王。”

“嗯。”

……

“今晚月亮真美。”

“老青,天上全是星星,哪里来的月亮。”

“因为你就是我心中的月亮啊,众多繁星只是为了衬托你的耀眼,温柔如斯,细腻如水。”

“啧,矫情。”

end.

悄悄说耳语
新年快乐~ 提前送上生日贺图...

新年快乐~

提前送上生日贺图

摸一个古装版的宝宝

新年快乐~

提前送上生日贺图

摸一个古装版的宝宝

鬼藏三娘

问:张楚岚的腿为什么这么光滑?
答:冯宝宝拿菜刀给他刮的(大雾)!
张楚岚当初被天下会抓出去的时候,只穿一条热裤,那双腿真的很绝,还没有腿毛,我没忍心让他腿毛配旗袍。

问:张楚岚的腿为什么这么光滑?
答:冯宝宝拿菜刀给他刮的(大雾)!
张楚岚当初被天下会抓出去的时候,只穿一条热裤,那双腿真的很绝,还没有腿毛,我没忍心让他腿毛配旗袍。

商山想吃🐑🍖🍲

·《老王的朋友圈》

·感谢碧莲赠送的新年喜糖

·微信对话和朋友圈中出现的图片均为官图

·《老王的朋友圈》

·感谢碧莲赠送的新年喜糖

·微信对话和朋友圈中出现的图片均为官图

课题三的MILD
【青也】【千年老狐狸x幼年小老...

【青也】【千年老狐狸x幼年小老虎】

【因为太喜欢设定,又摸了一【亿】张】


诸葛青:“要起床了,小懒猫~快过来,我给你梳头”


【抱到尾巴上】


王也:“别动我。。爷不是猫。。”【打哈欠】

“算了。。随你吧。。你这老狐狸梳的还挺舒服。。”

【青也】【千年老狐狸x幼年小老虎】

【因为太喜欢设定,又摸了一【亿】张】


诸葛青:“要起床了,小懒猫~快过来,我给你梳头”


【抱到尾巴上】


王也:“别动我。。爷不是猫。。”【打哈欠】

“算了。。随你吧。。你这老狐狸梳的还挺舒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