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2516.5万浏览    15442参与
苏栈
你挺起冰冷的胸,我收起旧面容,...

你挺起冰冷的胸,我收起旧面容,

搂我在你怀中与寂寞相拥。

你看的不是悲喜,我却投入情绪。

屏幕上演出的是死别生离。


偶像剧不过只是想象中的美丽,

通常没有很多现实的插曲。

正是少了一种残缺不全的魅力,

才多了那么多含恨不如意。


如果我们像是一部偶像剧,

你把最好部分留在我的生命里。

如果现实多了剧情的演绎,

还会不会有现在的结局。


如果我们像是一部偶像剧,

我也会说出把你留住的动情话语。

如果剧情少了现实的插曲,

你是不是也会去惋惜。


故事已经结局,我将泪水拭去。

掉落的戒指结束了这部偶像剧。

你挺起冰冷的胸,我收起旧面容,

搂我在你怀中与寂寞相拥。

你看的不是悲喜,我却投入情绪。

屏幕上演出的是死别生离。


偶像剧不过只是想象中的美丽,

通常没有很多现实的插曲。

正是少了一种残缺不全的魅力,

才多了那么多含恨不如意。


如果我们像是一部偶像剧,

你把最好部分留在我的生命里。

如果现实多了剧情的演绎,

还会不会有现在的结局。


如果我们像是一部偶像剧,

我也会说出把你留住的动情话语。

如果剧情少了现实的插曲,

你是不是也会去惋惜。


故事已经结局,我将泪水拭去。

掉落的戒指结束了这部偶像剧。

苏栈

《秋扇》

无奈浅吻太勉强,就连分手也只是过场。

原以为退出算作是逃亡,我却越不过你划的边疆。

永恒在等待一夜枯黄,等待心事跟思念一并合葬。

沉淀在我心中的那片北冰洋。


我从不相信破镜重圆的谎,

直到你游离在我跟她身旁。

是该相信诀别时你也逞强,

还是怀疑你是同情的伪装。

一幕幕的悲喜一种种假象,

在我剥开畸恋后看清真相。

曾被你丢弃的我,只是避风的港。


我一直被雪藏,做你用来取暖的烛光。

算不上,配不上,一个替身一个肩膀。

我的爱被雪藏,藏在伤痕累累的心脏。

会期望,会失望,为你憔悴为你疯狂。


爱不怕流浪,最怕某年某天你遗忘。

我的心碎成雪,飞溅出悲伤。

无奈浅吻太勉强,就连分手也只是过场。

原以为退出算作是逃亡,我却越不过你划的边疆。

永恒在等待一夜枯黄,等待心事跟思念一并合葬。

沉淀在我心中的那片北冰洋。


我从不相信破镜重圆的谎,

直到你游离在我跟她身旁。

是该相信诀别时你也逞强,

还是怀疑你是同情的伪装。

一幕幕的悲喜一种种假象,

在我剥开畸恋后看清真相。

曾被你丢弃的我,只是避风的港。


我一直被雪藏,做你用来取暖的烛光。

算不上,配不上,一个替身一个肩膀。

我的爱被雪藏,藏在伤痕累累的心脏。

会期望,会失望,为你憔悴为你疯狂。


爱不怕流浪,最怕某年某天你遗忘。

我的心碎成雪,飞溅出悲伤。

苏栈

《故事里》

听童话里的故事,公主总是坎坷彷徨。

最动人时光,是和王子相依阳光,温暖渡寒霜。

看故事外的红场,生活总是充满阳光。

最落魄时光,是王子离去的悲伤,风过夜渐凉。

如果失去的比拥有更珍贵,如果爱神可以忏悔,

或许我们才最般配。

她接受你的玫瑰,而我欣然面对。成全这个故事的结尾。

故事里我和你相遇,故事里我和你分离。

思念已入戏,胸口处裂开缝隙。

仍看见孤单单的你,一个人渡过这一季。

才明白忘记并非离开就可以。

你是风景不染淤泥,在我心底深处安居。

为自己精心设计一个个骗局。

听童话里的故事,公主总是坎坷彷徨。

最动人时光,是和王子相依阳光,温暖渡寒霜。

看故事外的红场,生活总是充满阳光。

最落魄时光,是王子离去的悲伤,风过夜渐凉。

如果失去的比拥有更珍贵,如果爱神可以忏悔,

或许我们才最般配。

她接受你的玫瑰,而我欣然面对。成全这个故事的结尾。

故事里我和你相遇,故事里我和你分离。

思念已入戏,胸口处裂开缝隙。

仍看见孤单单的你,一个人渡过这一季。

才明白忘记并非离开就可以。

你是风景不染淤泥,在我心底深处安居。

为自己精心设计一个个骗局。

苏栈

《晨》

《晨》

当第一束阳光穿越了院墙,我慵懒的起床。

院里的桂花香指引我开始一天的游荡。

湛蓝天空上的骄阳,也释放着青春的光芒。

怀春的少女正编织着织女与牛郎。

很久没有小鹿乱撞,刺激着温热的胸膛。

平凡生活中的画幅,充满了多彩的阳光。

胆小的我无法突破言语的长江,漫天的喜鹊正寻找着梦里的桥梁。

我是那怀春的少女,编织的梦里,飞向你的身旁。


《暮》

当最后一束阳光透过纱窗,黑暗吞噬余光。

远处的轰隆声,击碎了即将死亡的心脏。

看不见五官的面庞,闪烁着悔恨的泪光。

怀抱的少女正接受着欺骗与诈谎。

那炽热的红色血液,腐蚀着张开的臂膀。

疾风骤雨般的黑夜,掩盖了无尽的遐想......

《晨》

当第一束阳光穿越了院墙,我慵懒的起床。

院里的桂花香指引我开始一天的游荡。

湛蓝天空上的骄阳,也释放着青春的光芒。

怀春的少女正编织着织女与牛郎。

很久没有小鹿乱撞,刺激着温热的胸膛。

平凡生活中的画幅,充满了多彩的阳光。

胆小的我无法突破言语的长江,漫天的喜鹊正寻找着梦里的桥梁。

我是那怀春的少女,编织的梦里,飞向你的身旁。


《暮》

当最后一束阳光透过纱窗,黑暗吞噬余光。

远处的轰隆声,击碎了即将死亡的心脏。

看不见五官的面庞,闪烁着悔恨的泪光。

怀抱的少女正接受着欺骗与诈谎。

那炽热的红色血液,腐蚀着张开的臂膀。

疾风骤雨般的黑夜,掩盖了无尽的遐想。

勇敢的我奋力抵抗强大的波浪,停止跳动的心脏期待钟声的敲响。

我是那遗弃的孤儿,街边的小巷,走进堕落坟场。



托勒密的报丧女妖

人外妻物语:【20】探班

刚好赶上周日轮班休息,我去探班。

宁宁又在拍新一轮的封面拍摄,趁中途休憩的时候我赶紧奉上了奶茶和泡芙。

老实说,我最羡慕她的一点,就是——她最喜欢吃甜食,也毫无节制,可身材依旧保持完美。

太令人嫉妒了!

我们聊着近况,聊到了小思这个小姑娘。

同样的问题,在宁宁这里就不是什么问题。

“你想一想,本来男人到了三十岁以后就开始走下坡路,可胡三七可以一直保持年轻水准!”宁宁挑逗了一下眉毛,“身为一个女人,难道这还不幸福吗?”

我毫不留情地打击道:“按照你的性格,老是同一个人会腻的吧?”

宁宁神神秘秘地摇了摇头,“我跟你说噢~胡三七的幻化能力很棒的,而且他也很愿意配合我。”

“嘶,打住...

刚好赶上周日轮班休息,我去探班。

宁宁又在拍新一轮的封面拍摄,趁中途休憩的时候我赶紧奉上了奶茶和泡芙。

老实说,我最羡慕她的一点,就是——她最喜欢吃甜食,也毫无节制,可身材依旧保持完美。

太令人嫉妒了!

我们聊着近况,聊到了小思这个小姑娘。

同样的问题,在宁宁这里就不是什么问题。

“你想一想,本来男人到了三十岁以后就开始走下坡路,可胡三七可以一直保持年轻水准!”宁宁挑逗了一下眉毛,“身为一个女人,难道这还不幸福吗?”

我毫不留情地打击道:“按照你的性格,老是同一个人会腻的吧?”

宁宁神神秘秘地摇了摇头,“我跟你说噢~胡三七的幻化能力很棒的,而且他也很愿意配合我。”

“嘶,打住打住!”我制止了少儿不宜的话题,硬生生把话题拉了回来。

“你这边我不关心,但小思那边确实有问题,她老是受伤这一点,那个叫太一的道士好像没有骗人。”

“可我们为什么没有这种情况?”宁宁有些困惑。

我想了想李延和胡三七,“大概是因为他们道行够深?”

“也有道理。话说,小思的男朋友我们好像也没聊过几次,要不要组个局约出来看看?”

我想了想,点头道:“这也是一个办法。”

“不对,我倒是觉得……”宁宁打断了我的话,“或许我们应该找那个道士好好聊一聊。”


托勒密的报丧女妖

人外妻物语:【21】阳了之后的39°C

计划戛然而止,因为我阳了。

我虚弱无力地躺在床上,体温直接来到了39℃以上。

这几天,李延又刚好出差去了,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咋办。

“刚刚落地。”看着他报平安的消息,踌躇了一下,还是回道,“我好像有一点发烧了。”

“呃?你不会是阳了吧?”

李延的消息顿了一下,接着就是一连串的轰炸。

“现在体温多少啊?”

“感觉咋样?”

“家里药还够吗?”

“我记得上次还有退烧药,在床头柜下面的抽屉里。”

“多喝热水。”

讲真,我还是有些感动的,虽然他不在身边,还叫我多喝热水。

“没事,你先去忙,我睡一会。可能睡一会就好了。”

“行。”

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等我醒来的时候,窗外一片昏...

计划戛然而止,因为我阳了。

我虚弱无力地躺在床上,体温直接来到了39℃以上。

这几天,李延又刚好出差去了,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咋办。

“刚刚落地。”看着他报平安的消息,踌躇了一下,还是回道,“我好像有一点发烧了。”

“呃?你不会是阳了吧?”

李延的消息顿了一下,接着就是一连串的轰炸。

“现在体温多少啊?”

“感觉咋样?”

“家里药还够吗?”

“我记得上次还有退烧药,在床头柜下面的抽屉里。”

“多喝热水。”

讲真,我还是有些感动的,虽然他不在身边,还叫我多喝热水。

“没事,你先去忙,我睡一会。可能睡一会就好了。”

“行。”

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等我醒来的时候,窗外一片昏暗。

脑袋昏昏沉沉,仿佛有一种躺在棉花糖上的感觉,轻飘飘又完全使不上力。

烧得口干舌燥,想去倒杯水喝,连起身都很困难。

挣扎了一下,又觉得肌肉酸疼得厉害。

有那么一瞬,我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落寞。

“啪。”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李延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晚上想吃点啥?”

我淡淡一笑,“看来,我都烧出幻觉了。”

“看起来烧糊涂了,来,给我喝水!”李延按着我的头就往我嘴里灌。

“咳咳。不是……”我急忙阻止他,“你怎么在这?”

“呵,还不是某些人生病了,我怕没人照顾。”李延这么说着,用手搭了一下我的额头,“还没退烧。”

“你请假了?”

“没啊,飞机来不及,我用缩地成寸回来的,费了老鼻子劲了。”李延在那边叭叭地说,一边说还一边脱衣服。

“你干嘛?”我看着他把他自己脱了个精光,“现在我可没啥心情……”

“你怕不是烧糊涂了。”李延显露原型,把我上上下下缠了个严实。“你以为我是那群梗小鬼吗?这个时候跟你说想尝尝你39℃?”

鳞片上传来一丝丝冰冰凉凉的感觉,让发烧的我感觉十分受用。


托勒密的报丧女妖

人外妻物语:【19】神秘博士

小思在好几天没有音讯之后,突然又来找我。

她憔悴了不少,“姐,我最近挺困惑的,希望你能帮我开导开导。”

我急忙给她先倒了杯水,“咋地了?最近也没看你在群里冒泡,找你聊天你也不回……”

“你这精神状态我都有点担心了。”我邀请她在躺椅上坐下来,“先躺着放松一下,什么都不要想。”

小思很听话地躺了下来,我把水杯放在茶几上。

“姐,你说,我们和他们在一起。我们死了之后,他们会记得我们嘛?”

我听到小思的问题,愣了一下。我淡淡一笑,“为什么会这么问啊?”

“因为那叫太一的道士和我说了,妖精的寿命都是很长的,而我们人的寿命很短。如果我们在一起的话,也不过是几十年,他们很快就会忘记我们的。“...

小思在好几天没有音讯之后,突然又来找我。

她憔悴了不少,“姐,我最近挺困惑的,希望你能帮我开导开导。”

我急忙给她先倒了杯水,“咋地了?最近也没看你在群里冒泡,找你聊天你也不回……”

“你这精神状态我都有点担心了。”我邀请她在躺椅上坐下来,“先躺着放松一下,什么都不要想。”

小思很听话地躺了下来,我把水杯放在茶几上。

“姐,你说,我们和他们在一起。我们死了之后,他们会记得我们嘛?”

我听到小思的问题,愣了一下。我淡淡一笑,“为什么会这么问啊?”

“因为那叫太一的道士和我说了,妖精的寿命都是很长的,而我们人的寿命很短。如果我们在一起的话,也不过是几十年,他们很快就会忘记我们的。“

“啊……然后呢?”我托腮看着她。

“然后我就emo了……”小思扭头看着我,“如果要他看着我死亡,然后把我忘掉。那也太残忍了。”

“我们人也是这样啊……”我说道,“没有比死亡更为残忍的诀别了。”

小思坐了起来,“可是,人的寿命相近,他们却会一直活很久……我无法承认我只是他的漫长岁月中的一个匆匆过客。”

我深吸了一口气,握住了她的手,“至少在你存在时,那段存在就是你和他的全部。”

“你知道嘛,我结婚之前也和你这样想过这样的问题。不过我老公开导了我。”

小思满脸好奇,“姐夫是怎么说的?”

我耸了耸间,“他说他是蛇精中的博士,会蜕皮大法。如果我死了,他就蜕皮。把现在的形象和人格全部换掉,让旧的人和我一起死去。”

“但他会永远留下和我在一起时的美好记忆……”

小思若有所思。

我笑道:“我承认,我当时觉得浪漫到爆~”

小思看着我的样子,试探着问道:“他提到了博士?”

“嗯?”我疑惑于小思的关注点,解释道,“大概是吹牛说自己渊博吧,不过他确实是法力高深的老妖精了。”

小思捂嘴一笑,“可这明明是《神秘博士》的人设啊……”

“哈?”


托勒密的报丧女妖

人外妻物语:【16】植物的优势

“现在年轻人玩得也太花了。”我一边敷着面膜,一边感叹着。

李延刚刚听我讲完关于小思和安全词的事情,他出乎预料地沉默着,没有搭腔。

我有些奇怪,“诶?你怎么不说话?”

“不想引火上身……”

“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没什么,最近加班有点累,我今天能去睡小房间吗?”

我看他小心翼翼试探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我又不会吃了你~”我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顺着他的小腿往上抚去。

李延讪笑一声,“别了,老婆。我今天真的不行。”

“嘁,看起来,我们老夫老妻得反过来,你才是需要安全词的那个。”

李延耸了耸肩,“我这性质不一样好吧,你刚才说小思他们玩得花,那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现在年轻人玩得也太花了。”我一边敷着面膜,一边感叹着。

李延刚刚听我讲完关于小思和安全词的事情,他出乎预料地沉默着,没有搭腔。

我有些奇怪,“诶?你怎么不说话?”

“不想引火上身……”

“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没什么,最近加班有点累,我今天能去睡小房间吗?”

我看他小心翼翼试探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我又不会吃了你~”我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顺着他的小腿往上抚去。

李延讪笑一声,“别了,老婆。我今天真的不行。”

“嘁,看起来,我们老夫老妻得反过来,你才是需要安全词的那个。”

李延耸了耸肩,“我这性质不一样好吧,你刚才说小思他们玩得花,那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此话何意?”

李延突然笑得有些猥琐,“不管是我还是胡三七,我们都是动物,与植物的最大区别就是……我们没有那么多树'根'。”

他特地在根字上加重了发音,我一愣,随即懊悔道:“我希望我秒懂的是其他东西。”

“啊哈哈哈哈,再见老婆~”李延卷起铺盖,一溜烟逃去了他的小房间。

沉溺于温柔

  花在夜里开了半刻,然后落了一宿。

  前来赏花的人在它的花芯前抱怨

  “你在夜里开,还落得那么快,我怎么欣赏的到?”

  花芯摇了摇头

  “有心的人傍晚就开始等待,我的美恰到好处,不合时宜的是你。”

  花在夜里开了半刻,然后落了一宿。

  前来赏花的人在它的花芯前抱怨

  “你在夜里开,还落得那么快,我怎么欣赏的到?”

  花芯摇了摇头

  “有心的人傍晚就开始等待,我的美恰到好处,不合时宜的是你。”

十十此

【原创】今天开始出道成为作家(2)

本来准备写魔幻现实的,但是现实已经很魔幻了。


我去百琪花的家里一起吃晚餐。因为是临时起意,我们准备吃火锅。毕竟我们厨艺都一般,遇食不决,火锅美学。百琪花是我的上一任室友之一,从我们各自搬家后有几个月未见了。


她的新住处在河边,阳台能看到河景和河对面的霓虹灯火。其实我去找她除了叙旧,也想听听她的故事,说不定对我现在的困境能有启发。百琪花可以说是白富美本美,不仅有丰富的关于她自己和她的朋友们的故事,更重要的是,她的学校是最厉害的那(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是哪)两个之一。


肥牛卷,牛肉丸和面,我们连火锅都做的很简单。不过还有奶茶,我从一...

本来准备写魔幻现实的,但是现实已经很魔幻了。

 

 

我去百琪花的家里一起吃晚餐。因为是临时起意,我们准备吃火锅。毕竟我们厨艺都一般,遇食不决,火锅美学。百琪花是我的上一任室友之一,从我们各自搬家后有几个月未见了。

 

她的新住处在河边,阳台能看到河景和河对面的霓虹灯火。其实我去找她除了叙旧,也想听听她的故事,说不定对我现在的困境能有启发。百琪花可以说是白富美本美,不仅有丰富的关于她自己和她的朋友们的故事,更重要的是,她的学校是最厉害的那(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是哪)两个之一。

 

肥牛卷,牛肉丸和面,我们连火锅都做的很简单。不过还有奶茶,我从一家新开的店带来的,很和我的口味,味道有点像某个有颜色的牌子。

 

我们互问近况,她对我的悲惨遭遇表示同情。她说她有个朋友,入职了不错的公司,但是还没过多久就猝不及防地被开了。真可怜——我说的是我。这个故事听起来跟我的可真像,没错,我最近失业了,这就是为什么我有空在这里写些乱七八糟的,闲得无聊。

 

然后她又讲了其他的一些故事。但是我悲伤的发现,那些故事我可没法借鉴,毕竟她的朋友们跟她的背景一样,甚至更厉害。更悲伤的是,即使是这么厉害的她的朋友们,有一部分也过的不太顺利。

 

我不禁发问这是什么世道。我们随便探讨了一下,显然原因很复杂,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人是参不透,不过总结起来也很简单,就一个词:时候不对。比起我们这些小人物,更有问题的是大环境吧。这是可以说的吗


鉴于我们两个都不算雄心勃勃的类型,这个话题浅尝辄止。我比较佛系,百琪花则是对爱情最感兴趣。她的罗曼史甚至可以单独出一部(或者几部)小说。

 

晚饭后她出门顺便送我去地铁站。路上都是高楼大厦,灯火通明。这块区域是这个城市最有现代气息的地方,与其他区域的风格大相径庭,让这个古老的城市也摩登了一点。不过我的本地同事曾经吐槽过这里完全没有生活气息,他一点也不想住在钢筋水泥城里。

 

我倒是蛮喜欢,我跟百琪花说要是能在这里工作就好了。于是她一路上顺便跟我介绍路边的大楼都是什么公司。听起来都很不错,可惜我知道机会渺茫。

 

最后我们在地铁站道别。但不知道下次再见是什么时候,或者会不会再见。这就是悲伤的成年人,别离是多么常见。

 

 

既然说到了上一任室友,不妨也讲讲我们另一位室友的故事。我们当时是三个人合住,之前彼此都不认识。那是一个老房子,外墙刷着红漆,古典风格。我们住在顶楼,没有电梯,好在只是五楼。

 

另一位室友是草莓元。虽然我给她起了这么个名字,不过她并不是萌妹类型,她是严谨理性的理工科(不是说理工科没有萌妹的意思)。但我觉得她应该不会介意,毕竟她另一面还是二次元大触。她是我们三人中学术方面最厉害的,不过各方面我大概都是最菜的那个。百琪花虽然来自最厉害的学校,但她本人对学习方面没有很多热情,如上文,更喜欢浪和浪漫。百琪花几乎每天都会出门,草莓元除了上课外很少出门,我介于两者之间。

 

我们仨一起住了一年,且神奇的没有闹过一次矛盾。我们不一起做饭,偶尔一起吃饭。草莓元手艺纯熟,中西结合,且关注营养配比。百琪花不爱做饭,在外面吃或者点外卖更多,唯一拿手菜是葱油拌面。我介于两者之间,不过作为一个甜点控我还偶尔会烘焙,正如上篇提到的蓝色梦想。顺便我(曾经)的拿手菜是红烧肉,但由于此地的原材料(指猪肉)过于奇葩超出了我的操作能力,这道菜已经被我从我的菜谱中删除很久了。

 

可能是由于我们三个人性格都很独立,虽然朝夕相处一年,我们的关系也不算多么亲密。细想起来,唯一一次三个人一起出门就是去看了场《捕鼠器》。幸运的是我们都在毕业前各自找到了工作(不过我现在又搞砸了),我和百琪花留在了这座城市,草莓元离开了这里。草莓元的工作似乎比较顺利,毕竟掌握的是技术,不像我,掌握的是excel算账和ppt画饼。第一千零一次内心痛斥自己当年选专业过于随便。

 

 

室友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不过既然这章讲了百琪花,就顺便再讲讲另一位,我曾经的朋友。

 

哒蓓毕业于最厉害的那(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是哪)两个之一的学校,和百琪花不同的那所。我和她认识是在之前的一次实习中,我们在同一个boss手下干活。毫不夸张的说,当时我是震惊的。毕竟那个公司,说实话也没有那么厉害。

 

那时我们跟着项目组驻扎在客户公司。那是个小镇,有多偏僻呢,上班路上旁边是庄稼地那种。一起的实习生大多在本地上学,除了我和哒蓓。我是当时刚好没什么事,并不介意跑到一个离家远的地方做点事。而哒蓓呢,她跟我们都不一样,她是准备实习然后转正。这让我的震惊更上一层。当然她算是有些特殊情况,就不细说了。

 

说真的,我当时可是甚至没几天就想跑路了,毕竟去之前可没想到实习生也要加班到那种程度,什么程度呢,我不愿细说,dddd。

 

当然最后我还是坚持下来了没跑。我们的boss甚至是派活最多的,可能是考虑到哒蓓想要留下所以想让她多学点吧。她也确实很好学,虽然是实习生里活最多的也毫无怨言,我一度怀疑她是工作狂类型。

 

后来项目组回到公司,她顺利的留下,成为了正式员工。我应该祝贺她的,可是……她不是那座城市的人,还需要租房,而这份工作绵薄的工资,减去房租我甚至不确定够不够她的日常生活费。

 

那种感觉就像,曾经你看见远远的有一个光环,很亮眼,可是走近一看,它不仅不亮,甚至坑坑洼洼,就像月球。

 

 

虽然样本过小,不能反映总体,但是这种例子,有一个就够让人叹息的了。

 

以前上学的时候,大家都说,考完那场考试就好了。

后来上大学,发现,哦是可以选择不那么拼命了。但是真的可以吗,不努力毕业了可怎么办呢。要等到顺利工作才可以呀。

工作了之后呢,不用赘述,总而言之熬到退休就可以休息啦。

 

看看,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其实或许根本没有那么一天。看海的那一天,花开的那一天。

 

但是我可不是悲观主义者。只是从我开始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就决定了,不如及时行乐。当然我指的是心态上。

总之,珍惜现在,过去的过去了,未来的还未来,现在才是真正的真实。

 

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吧。辛勤的作者一章讲了三个故事呢,不点个喜欢说得过去吗

 

既然看到了这里,那就送大家一千万:千万要快乐。


echo™

享受

你一直告诉自己

总会过去

事实持续告诉自己

总过不去

你徘徊在两者之间

欣喜、忧郁、兴奋、患得患失

平静、焦虑、淡然、猝不及防

如此反复

于是

你尝试享受

享受若即若离

享受不确定性

享受随时离开

享受突然结束

享受美丽的黑天鹅


你一直告诉自己

总会过去

事实持续告诉自己

总过不去

你徘徊在两者之间

欣喜、忧郁、兴奋、患得患失

平静、焦虑、淡然、猝不及防

如此反复

于是

你尝试享受

享受若即若离

享受不确定性

享受随时离开

享受突然结束

享受美丽的黑天鹅



十十此

【原创】今天开始出道成为作家(1)

我们在湖区旅游。湖很大,不过既不是瓦尔登湖,也不是贝加尔湖。而且我既没看过那本书也没听过那首歌。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今天要讲的是一些简单的、轻松的游记。嗯,或许算不上游记,看到后面就会明白。


这次我们除了订酒店外没有提前做任何安排,只是简单看了看攻略,毕竟只是短途旅行。可以看出我们这次旅行的基调是休闲,只不过后来休闲过头了。

我们中午到达目标小镇附近的火车站,准备转最后一趟火车,然而它取消了。车站员工一看我们就猜到是去小镇的游客,给我们指向了替代大巴。大巴没什么不好,除了我会晕车。半个小时而已,我完全可以顶住,我望着窗外的山路十八弯白着脸强作镇定。

但是艾瑞丝还在继续给我讲她前...


我们在湖区旅游。湖很大,不过既不是瓦尔登湖,也不是贝加尔湖。而且我既没看过那本书也没听过那首歌。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今天要讲的是一些简单的、轻松的游记。嗯,或许算不上游记,看到后面就会明白。


这次我们除了订酒店外没有提前做任何安排,只是简单看了看攻略,毕竟只是短途旅行。可以看出我们这次旅行的基调是休闲,只不过后来休闲过头了。

我们中午到达目标小镇附近的火车站,准备转最后一趟火车,然而它取消了。车站员工一看我们就猜到是去小镇的游客,给我们指向了替代大巴。大巴没什么不好,除了我会晕车。半个小时而已,我完全可以顶住,我望着窗外的山路十八弯白着脸强作镇定。

但是艾瑞丝还在继续给我讲她前几天去对岸旅游的故事。哦忘了介绍,艾瑞丝就是我们中的们。她去旅游了几天就完全对那个城市着迷了,喜爱程度甚至超过了她待了三年的我们住的城市。当然,我们不是住一起,我们是同事…或者说是前同事。

她今天还戴了从那个城市带回来的帽子。一顶深蓝色的贝雷帽,她披着头发,把它斜着戴,一边在耳后,另一边高一些,看起来很合适。她告诉我是店员告诉她的巧妙戴法。不错,一天一个生活小妙招。巧的是我也戴了贝雷帽,酒红色,缀有黑色蕾丝边。

我穿着浅蓝色的娃娃领羊毛衫,搭了一条白底田园碎花的丝巾,配棕色格纹短裙和白色及膝靴。蓝棕配色是我最近新的喜好,在回看一部(即将)17年前的电视剧时从某一集女主之一的搭配获得的灵感。小时候对那个搭配毫无感觉,现在回看却喜欢上了。果然时尚是个圈。当然我小时候并不关心时尚。

扯远了,好了我们再来看看我的好友的搭配。艾瑞丝内衬黑色蕾丝袖针织衫,外搭白色呢衣,浅粉色呢子短裙,和运动鞋。额,运动鞋当然不搭,不过我们预计要跋山涉水。然而这是一个flag。

说了这么多,总之我们达到了目标小镇。慢悠悠的吃了海鲜意面,喝了卡布奇诺后正式开始了我们的旅程。下午我们逛了一个博物馆后就天黑了,毕竟是冬令时。晚上我通常喜欢宅家,看剧修图什么的。然而艾瑞丝是一个钟爱酒吧的人,不过她只是单纯喜欢喝酒。我拗不过只好陪她去酒吧。

我完全不怎么喝酒,但是在酒吧喝柠檬水果然还是有点奇怪,于是我研究了半天酒单。我看见一款酒的配料是咖啡利口酒,我知道这个,提拉米苏配料。没错,其实我不考虑现实的梦想之一就是去对岸某家蓝色学校学甜点然后开个甜品店-主要是做了自己吃。总之就决定是它了。结果喜人,味道不错,我愿称之为液体提拉米苏。

这个小镇很宁静,夜晚的街上没有什么人,雾气浓厚,树上的灯带仿佛飘在空中,我和艾瑞丝在窗边一边喝酒一边聊些乱七八糟的时事和往事。


第二天,早上我们预约了酒店的马杀鸡。结束后我们在休息室小坐。我真的以为只是小坐,直到旁边传来艾瑞丝轻微的鼾声。那一刻我是震惊的,这位姐妹我们是来旅游的你还记得吗,我们才刚起床没多久欸,除了博物馆还哪都没去欸。但是看她睡的还挺香我就没有叫她。

于是我就在旁边放空。一个成年人脑子里的东西的很复杂的。我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梦将来迷茫人生惘。在脑子里跑完一轮后,我看表,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我扭头,艾瑞丝还在睡。好吧,我还是得把她喊醒。

然后我们慢悠悠的吃了午饭,泰式咖喱鸡,炒面和奶茶。结束后来到附近的码头,准备坐游船,这是我们本次行程最大的亮点。好吧本该是。在我们对着航线图研究了半天去买票时,售票员告诉我们,今天最后一班已经发出了。我和艾瑞丝相顾无言。好吧,冬令时。

然后我们去爬山,这个时间说不定能刚好碰上日落。我看了看灰蒙蒙的天,前提是今天有日落。总之我们去了附近的一座山,在快爬到山顶时隐约看到了落日余晖。但是这也意味着我们得下山了,马上就要天黑。

最终我们没有登顶,我得说,一路上并没有任何树以外的风景,听说山顶能看到湖的全景,反正我们没能看到。下山后又被艾瑞丝拉去了酒吧,就不再赘述了。


第三天,我们根据研究了半天的时刻表顺利上了游船。然而今天下雨。在船舱里看雨滴落入蓝蓝湖面也不错。不过,湖并不蓝,两岸也没什么特别的风景,我们主要是想去船的终点站坐一个据说很不错的蒸汽火车。

下船后我们看到一个小火车站,但是没有火车,也没什么人。我们问站里的人,下一班火车是什么时候,他说没有火车。我们停顿了一下,又问是今天都没有吗,他说冬天都没有。我和艾瑞丝相顾无言。他看我们失落的样子说附近有山啦咖啡馆什么的。显然我们没什么兴趣,而且雨下大了。他又说,返程的船还有两分钟出发…话音未落我们已经向码头奔去,只留下一句飞速的谢谢和告别。

难怪船上的人到岸了却几乎都不下船,在船上悠悠地喝咖啡。我和艾瑞丝带着一身雨回到船上,再次翻看快被我们翻烂了的时刻表时才发现,底部有一行小字:蒸汽火车11月后不运行。

由于我们返程的火车在下午,坐船回去后已经来不及再去别的景点了。只好吃了个下午茶消磨时光。总结这趟旅程,我们去了一个博物馆,爬了半个山,坐了一圈船,没了。我痛定思痛,决定以后还是要提前安排行程。此外,两个懒人一起旅游是不靠谱的。


总而言之,这就是我的游记。但是这跟标题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这是一篇作文,那么恐怕已经被判跑题。不过这不是作文,而且我可以狡辩,哦不解释。作家是干什么的,写作,我在干什么,写作,没错整篇文章看似跑题,实则完全扣住了题目。

以上都是废话,重点是我为什么要开始写东西呢。要知道,一件事背后必定有相应的目的,每一个环节都在逻辑上相扣。每一个落笔都蕴含着作者的情感,字符间埋藏着心底的秘密。每个人做每件事都有各自的缘由,或繁或简,或许可以说清,或许难以解释。但对于很多事,包括我的写作,概括起来都可以是那几个字——闲得无聊。

另一方面,鉴于本文采用第一人称,你或许想问里面的事是不是都是真人实事。这个我完全可以告诉你:俗话说,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相是假,假亦是真,真假难辨,莫分雌雄。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虚假的,一袋米要扛几楼。


一个好的长篇当然要留下悬念。没错,一个人写东西或许不需要理由,但是一个人闲得无聊可能是有原因的。那么,是什么原因呢——各位看官,且听下回分解。

 

To be continued.


荔枝糖心

祛风除颤汤疗法治疗特发性震颤

祛风除颤汤疗法治疗:

第一阶段主要是清热、化痰、熄风,祛除引起肝阳异动的病理因素,改善身体体质为患者战胜疾病树立信心。

第二步滋补肝肾,益气养血,息风止颤,治病求本,根除病因,扶正气使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从根源入手,巩固疗效。

第三步调节脏腑、平衡阴阳,古语言“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通过对脏腑功能的健运。达到抵御邪气,恢复健康、防止复发的目的。


祛风除颤汤疗法治疗:

第一阶段主要是清热、化痰、熄风,祛除引起肝阳异动的病理因素,改善身体体质为患者战胜疾病树立信心。

第二步滋补肝肾,益气养血,息风止颤,治病求本,根除病因,扶正气使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从根源入手,巩固疗效。

第三步调节脏腑、平衡阴阳,古语言“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通过对脏腑功能的健运。达到抵御邪气,恢复健康、防止复发的目的。


悬日像海
好久没来。 感觉发生了很多事,...

好久没来。

感觉发生了很多事,又感觉什么也没发生

封控解封又封控又解封,越来越严重的疫情事态实在奇怪

生意场上的沟通和处理方式,不停的在拉低我的下限

和他们磨来磨去,也真的让我头疼

弄的我都开始在B站上心理学课程了

为了自我缓解,自我开导,也更快速看清别人


昨天下午开始,武汉发生了一些事

我算其中,也不算

因为我还没解封,也因为我处于这片区的生意之中

生意本来就在很艰难的进行,如果不是目前的风口,应该各行都差不多

有差的是服装有季节性且销售时间短

假设一件国标80羽绒服成本150元,厂家备货3万件

这个数量真的是普通小厂家

成本就是450万,不赚钱卖出还会亏档口......

好久没来。

感觉发生了很多事,又感觉什么也没发生

封控解封又封控又解封,越来越严重的疫情事态实在奇怪

生意场上的沟通和处理方式,不停的在拉低我的下限

和他们磨来磨去,也真的让我头疼

弄的我都开始在B站上心理学课程了

为了自我缓解,自我开导,也更快速看清别人


昨天下午开始,武汉发生了一些事

我算其中,也不算

因为我还没解封,也因为我处于这片区的生意之中

生意本来就在很艰难的进行,如果不是目前的风口,应该各行都差不多

有差的是服装有季节性且销售时间短

假设一件国标80羽绒服成本150元,厂家备货3万件

这个数量真的是普通小厂家

成本就是450万,不赚钱卖出还会亏档口租金和人工

12月就要提生产春款,年后工人上班迟,新做会来不及

再不解封的话从销售到收尾一个月时间都不到,哪里够呢

卖不完的可能性80%,亏本处理,一件最少亏本80都算幸运

一年到头几百万亏下去,已经第三年了

做的多的亏的多,这街上一年亏几千万的也大有人在


还不配合二十条解封,能行吗

虽然我还在平衡开支状态,能稳住

但是太累了,脑袋崩得太紧了,怕出一点点问题

妈妈都劝我改行了,哈哈哈,真的累。


过段再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