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夜成名

175浏览    6参与
广州如梦文化传媒
中山学文电商培训梁老师

地摊上看到的分享给大家——《一夜成名》

  第13节:一分钱精神损失费

  我在状告中国足协的时候,有不少策略是借鉴自叶总的投保“定海神针”。譬如说我一开始就非常夸张的准备要中国足协赔偿我“精神损失费”12亿,可是我国法律规定,原告须预付索赔额的1%作为保证金,也就是说我要先拿1200万出来。我靠,这不是成心拿张一一这个穷光蛋开涮吗?我到哪里去抢这1200万啊?于是,我只好改变策略,要求中国足协赔我一分钱(金额既不能无限大,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变成无限小,一分钱的1%我还是交得起的,只怕法院找不开),这种格外夸张的表现手法足以吸引舆论的关注和媒体的兴趣。

  此外,我又借鉴了叶总“卖了一个吉尼斯记录”的营销手段,赋予我一个美丽身份...

  第13节:一分钱精神损失费

  我在状告中国足协的时候,有不少策略是借鉴自叶总的投保“定海神针”。譬如说我一开始就非常夸张的准备要中国足协赔偿我“精神损失费”12亿,可是我国法律规定,原告须预付索赔额的1%作为保证金,也就是说我要先拿1200万出来。我靠,这不是成心拿张一一这个穷光蛋开涮吗?我到哪里去抢这1200万啊?于是,我只好改变策略,要求中国足协赔我一分钱(金额既不能无限大,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变成无限小,一分钱的1%我还是交得起的,只怕法院找不开),这种格外夸张的表现手法足以吸引舆论的关注和媒体的兴趣。

  此外,我又借鉴了叶总“卖了一个吉尼斯记录”的营销手段,赋予我一个美丽身份是“中国球迷第一次状告足协”(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中国球迷状告中国第一人”,但是为了吸引全国人民的眼光,我必须得有一个比较大气的说法,必须得有一个比较崇高的身份。虽然后来我知道,在我之前至少有16位球迷曾经试图告过足协,但由于他们都是小打小闹,没有进行系统的规划,所以都没有形成规模没有造成声势,他们的那些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今,在中国老百姓的心目中,几乎已经没有人怀疑张一一就是中国球迷状告足协第一人了。也许,这就是鲁迅说的“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的哲学)。

  我们耳熟能详的孔府宴原来是个小酒厂,后来它在广告上模仿孔府家酒的做法,后者打

  到哪,它就打到哪;后者在什么媒体上做,它就在哪做,最后终于打出了名气,并与孔府家酒平分秋色。

  所以,安东尼·罗宾又说:“能推动和摇撼世界的人,往往都是那些擅长模仿的人。”孔老夫子也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多多模仿和借鉴别人的长处,尤其是向自己能够接触到的成功者和行业的第一名学习,这对于我们实现成功的事业,必将是事半功倍。

  附:

  另类方式叫板中国足球长沙青年“状告”中国足协

  5月9日长沙讯24岁长沙青年张一一在中韩大赛开战前夕,打出半版“绝对处男”征婚广告,公开向中国队泼冷水,引得国民莫名惊诧和褒贬不一的议论。今日,张一一又爆惊人之举,已向北京市崇文区人民法院邮寄民事起诉状,就“中国足球的槽糕表现”欲将中国足协推上被告席,

  索赔精神损失费一分钱。而据记者了解,这也是中国球迷第一次起诉足协。

  向足协索赔一分钱精神损失费

  今日上午,在中韩大赛开战之前打出半版泼中国队冷水的征婚广告的长沙青年张一一,在“出尽风头”之后终于约见记者,声称要把中国足协告上法庭。

  据张一一声称,他作为一个有着倾力支持国家队近十年之久的铁杆球迷,对中国队近来的表现感到非常的失望和愤怒,国奥队梦断雅典,提前两轮出局;国家队0比6惨败巴塞罗那替补队员等等让他对中国足球彻底失望,感到“受伤太深”,因此一直想将中国足协推上被告席,但没勇气付诸于行动。

画说心理学

“我没有说过小沈阳有心理危机”

一日,接受《生命时报》记者采访,让我谈谈一夜成名的事情,便随想随说,谈了一些,主要的观点也写了篇小文:一夜成名也有烦恼吗?。最后《生命时报》出来的稿件名字是:从心理学分析小沈阳的一夜成名,内容也还算基本符合我的意思。但是,这篇文章题目和小沈阳扯上了关系,结果在网络上转啊转的,最后成了这样的标题:小沈阳一夜成名,专家迟毓凯称其存在心理危机,虽然内容没有什么变化,但题目却有些离谱了,让我有些不爽。

虽然我也谈了一夜成名,虽然小沈阳也算一夜成名,但我只是说一种现象而已,并不想单独所指小沈阳怎么怎样了,我谈的一夜成名也是泛指这种现象给人们带来了心理影响,然而,最终的互联网却产生了这样的和我意愿完全...

一日,接受《生命时报》记者采访,让我谈谈一夜成名的事情,便随想随说,谈了一些,主要的观点也写了篇小文:一夜成名也有烦恼吗?。最后《生命时报》出来的稿件名字是:从心理学分析小沈阳的一夜成名,内容也还算基本符合我的意思。但是,这篇文章题目和小沈阳扯上了关系,结果在网络上转啊转的,最后成了这样的标题:小沈阳一夜成名,专家迟毓凯称其存在心理危机,虽然内容没有什么变化,但题目却有些离谱了,让我有些不爽。

虽然我也谈了一夜成名,虽然小沈阳也算一夜成名,但我只是说一种现象而已,并不想单独所指小沈阳怎么怎样了,我谈的一夜成名也是泛指这种现象给人们带来了心理影响,然而,最终的互联网却产生了这样的和我意愿完全不一致的题目。

说实话,小沈阳的异性扮相虽然不能说多么高雅,但是是给我带来欢乐的,内心深处也希望赵本山、小沈阳这样的东北人能把东北好玩、有趣的东西传遍华人世界,因为现在的时代,让人们真正能开心一下的东西并不多,然而,我也理解有些人说的小沈阳的东西有些“低俗”之类的观点,虽然这种观点我并不赞同。但是,我不希望自己的某些话成为一些人批评小沈阳的依据,比如说,认为他存在什么心理危机,毕竟在大众的观念中,心理危机是和心理疾病概念紧密相联系的。

虽然我的网站文章可能影响力不够大,但我在这里依然想声明一下:我没有说过小沈阳有心理危机,同时,我喜欢小沈阳的演出,也希望他有更新、更有趣的节目出现!

画说心理学

从心理学分析小沈阳的一夜成名

《生命时报》记者对我的采访,关于一夜成名的。我的一些观点自己也写出来一些,见 一夜成名也有烦恼吗?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到现在,我们既有奥运会、诺贝尔奖这样的世界盛会,又有春晚、选秀节目作舞台,再加上亿万激情洋溢的网民,早成名已不再是梦想。这两天谁最红?小沈阳。可从铺天盖地的报道看,这位红人的日子显然并不全是风光。

“一夜成名是社会发展、技术进步和媒介发达的综合产物。”华南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系副教授迟毓凯认为。在封建社会里,一夜成名的机会少之又少——十年寒窗苦读,一朝金榜题名,总之是离不开官方的宣传。如今,互联网大行其道,一方面造就了一批敢于追求成功、成名的“弄潮儿...
《生命时报》记者对我的采访,关于一夜成名的。我的一些观点自己也写出来一些,见 一夜成名也有烦恼吗?

w020090212414474419046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到现在,我们既有奥运会、诺贝尔奖这样的世界盛会,又有春晚、选秀节目作舞台,再加上亿万激情洋溢的网民,早成名已不再是梦想。这两天谁最红?小沈阳。可从铺天盖地的报道看,这位红人的日子显然并不全是风光。

“一夜成名是社会发展、技术进步和媒介发达的综合产物。”华南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系副教授迟毓凯认为。在封建社会里,一夜成名的机会少之又少——十年寒窗苦读,一朝金榜题名,总之是离不开官方的宣传。如今,互联网大行其道,一方面造就了一批敢于追求成功、成名的“弄潮儿”,他们敢想敢秀,反映了社会进步带来的个体意识的提升;另一方面造就了一批能够自发营造社会效应的网民,他们借“造浪”实现自我社会价值,间接满足心理期待。

然而,一夜成名真的如想象般迷人吗? “重要的生活事件都会给人带来心理压力,成名带来的生活作息、人际交往、工作安排上的剧烈变动,更会形成多重大山,可能让人因此一飞冲天,也可能把人压得一蹶不振,可以说是心理成长上的分水岭。”迟毓凯认为,一夜成名者的心理轨迹大概可以分为两个阶段:首先是自我意识膨胀,自我价值的夸大和短暂的狂喜。随着时间的推移,成名者的心理会慢慢稳定下来,然后开始适应新的自我定位,成名容易成功难,名人需要长久地维持多重的社会认可,对外妥协难免会牺牲心中真实的需要,这会导致内心出现激烈的冲突。曾有一项针对40位国内明星心理健康的调查显示,其中25人表示自己经常情绪低落、毫无理由地感到害怕,36人透露自己经常失眠,31人觉得自己的生活很有压力。

最后,针对时下许多以低俗来“走红”的网络红人们,迟毓凯建议,人们应该对“一夜成名”保持理智的价值判断。首先,生活的过程比目标重要,不计代价地追求成名,相当于捡了芝麻扔了西瓜。其次,人的心理幸福感既需要外在认可也需要自我肯定,了解和发展自己真正的需要和特质,才能真正地鱼和熊掌兼得。

本报特约记者   任少辉


2009年02月13日08:06  来源:人民网-《生命时报》


《生命时报》 (2009-02-13 第12版)


链接:http://fashion.people.com.cn/GB/63727/8798044.htm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