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一小时短打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了

9浏览    1参与
夋甘

【Jdronica】Complete

短打原作向含私设


那似乎是一瞬间就发生了。爆炸声和血一起溅出来,像一碗洒在地上的汤。人的生命就在那里面流逝了,快速得不带一点痛苦。意料之外的是,好像并没有什么感觉发生,倒计时结束,整个身体都变得支离破碎,但是没有疼痛、没有绝望、也没有悲伤。而破碎的那种"感觉",同样脱离了预期,没有光临我的心里。


一切都仿佛是必然发生的。毕竟从根本上,死亡是每个人都要走过一趟的必经之路。


我曾经渴望死亡,在我很小的时候,在母亲死去之后,在辗转来回之间。不止一次我站在窗台边或拿起枪,那种念头都像是一种引力,吸引着我走向那个未知又诡秘的地方。

但我...

短打原作向含私设


那似乎是一瞬间就发生了。爆炸声和血一起溅出来,像一碗洒在地上的汤。人的生命就在那里面流逝了,快速得不带一点痛苦。意料之外的是,好像并没有什么感觉发生,倒计时结束,整个身体都变得支离破碎,但是没有疼痛、没有绝望、也没有悲伤。而破碎的那种"感觉",同样脱离了预期,没有光临我的心里。

 


一切都仿佛是必然发生的。毕竟从根本上,死亡是每个人都要走过一趟的必经之路。

 

我曾经渴望死亡,在我很小的时候,在母亲死去之后,在辗转来回之间。不止一次我站在窗台边或拿起枪,那种念头都像是一种引力,吸引着我走向那个未知又诡秘的地方。

但我最终没有做。

或者说,没有在那个时候做。也许是因为我年纪太小,尚缺真正的"勇气";也许我命中注定要和维罗妮卡相遇,并让我的死亡留有她的痕迹。很难说明,到底是维罗妮卡枪杀了我,还是我炸死了自己。客观分析,两者皆有。但我情愿两者都不是。

那个瞬间发生很多事也没有发生很多事,维罗妮卡发出了尖叫或者是哀鸣无从得知,但我可以确切地告诉你,我听到海洋诞生的声音驶进了我的耳朵里。那好像是海啸,轮船开过,海豚吟唱和鲨鱼游泳混合在一起,混沌、不可言喻。好比我和维罗妮卡,我们,杀人的时候产生的那种声音。我不知道那是否是"美妙"的。用这个词形容这些总归不合适。

 

那三个人死掉的时候也有像我这样的感觉吗?但我是甘愿赴死,和他们比较有些离谱。但无论死法如何,那一刻来临的时候我总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了一种"完整"。好像是什么地方被什么东西所填满的那种感觉。这话从一个身上破了一个洞还破破烂烂的人嘴里说来是很奇怪的,而且这的确是我真实的感受。在我还没有变成鬼魂以前的这段时间里。

 


无论如何,我没有想到死亡给我带来的会是"完整"。

 


我被炸弹的冲击击成两半,或者是更多,维罗妮卡就在我身前勉强可以看到的地方,目睹了这一场蓄意谋杀。这为什么会是完整呢,我无法离开她,这几年里唯一感受到的完整也仅仅来源于她。我本身就是不完整的。在看到窗户后面的母亲之后,我的存在就没再完整过。我本以为这辈子也许就这样,身处冷漠的社会,人人都在黑暗里行走,偶尔产生一些杀人或者自杀的念头,不再对什么抱有什么希望。原本是这样的,然后活到某个阶段就那么死去。

 


但维罗妮卡是个意外。


我没想到那个阶段会是十七岁。不是没尝试过。是因为我都活到现在也算安然无恙,突然就"砰"的一下结束了,会稍微让人有点反应不过来。


因为我想过维罗妮卡会穿什么样的婚纱,我们婚礼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会生几个孩子或者养宠物,然后靠着这个,来延续我的生命,让它停在它"真正"该结束的数字上。

 

她应该是我生命里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不是一颗快速的子弹。

 



我们会在午夜时在7-11约会,一起去旅行几次,做一些平常情侣该做的事。不该让大多数谈笑和亲吻只发生在威斯特伯格外,我的意思是,我们本该做得更多。像她想象的那样,像我期望的那样,像更多的、普通的情侣那样。这才是真正的完整。或者在那个晚上之后,在钱勒德"自杀"之后,那种极致的"完整"。


她让我感到完整。维罗妮卡,我的圣诞惊喜礼物,我的唯一的药物。


可我从没设想过会是现在这个。

或许维罗妮卡本身对我就意味着完整,她只要站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就足够让我感到完整。尽管她现在谋杀了"我们"。怎么会有人在被炸成碎片的时候感到完整呢,或许我就是维罗妮卡口中的"怪兽"也说不定。我本来就不太正常。



回到现在。维罗妮卡也许已经回校了。她会为我流下几滴眼泪,然后回去解决一切。尽管不是什么事都是她可以做到的。我不会收回我说的话,社会永远是一团糟,不管被变成了什么样。

 

但我还是突然想起我刚转学过来的时候她的笑脸。去引起一个新生的注意比卷子上的第一道数学题简单得多得多得多。我一个人坐在食堂的时候,我混迹在人群里的时候,我偶尔去上一些和她碰巧撞上的课的时候,那都是一个新生进行观察的大好时机。我就在那个时候看到了她的全部,纯洁,勇敢,正义感——和一些小小的虚荣心。虽然事后证明,我所观察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但她给我带来的惊喜也能够直接抵消。当然,不包括她用绳子做的一些蠢事。

 

完整、完整、完整。我本来就是残缺的,让残缺的东西完整简直太容易了。仅限维罗妮卡。


或许仅仅是我才感觉到,但完整早就像一个小偷一样,悄悄地蹿进来了。在我安置炸弹,她走进来的那一刻,在她枪击我又哭着跑过来的那一刻。但是这个小偷躲藏的技术一流,当我回过神来,整条命都已经被偷走,什么也不剩了。

 

但是我不后悔。

不去扯什么命中注定,该发生的注定发生,不该发生的也会发生,就顺着命运的意吧,看看维罗妮卡 索耶尔究竟会不会嫁给一个律师。

毕竟无论怎么说,我都已经死了。

而死人没有话语权,最多表达表达感受,然后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生活还是得继续,不是吗?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