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一念天堂

6887浏览    622参与
连杰影视
大幻术师2: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人心或许比幻术更加可怕
大幻术师2: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人心或许比幻术更加可怕
晓校看影视
驱魔天师: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从贪婪中得到的,终将因贪婪而失去
驱魔天师: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从贪婪中得到的,终将因贪婪而失去
图图其科普
一念天堂:沈腾误入诈骗团伙,业绩冠军随便拿,下秒卷走老板的钱
一念天堂:沈腾误入诈骗团伙,业绩冠军随便拿,下秒卷走老板的钱
无人探映剪辑
【沈腾|喜剧混剪】用演技征服观众,绝对的实力派
【沈腾|喜剧混剪】用演技征服观众,绝对的实力派
思佳剪辑
人生对我来说,只是让我活得更出彩
人生对我来说,只是让我活得更出彩
猬实影视
《爱的供养》特别版MV,杨幂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爱的供养》特别版MV,杨幂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子衿爱影视
不管未来如何,我们都应该坚强地活着,因为有期望才会有希望
不管未来如何,我们都应该坚强地活着,因为有期望才会有希望
剪易顺剪辑
一念天堂:人生就像一场戏,你不入戏,你的人生一点都不精彩
一念天堂:人生就像一场戏,你不入戏,你的人生一点都不精彩
小白云说影视
一念天堂:腾哥本色出演,竟利用诈骗手段变身成功人士
一念天堂:腾哥本色出演,竟利用诈骗手段变身成功人士
晓校看影视
一念天堂:他的一生演绎了许多角色,却忘记了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
一念天堂:他的一生演绎了许多角色,却忘记了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
乐顺影视园
一念天堂:人生就像一场戏,每天扮演不同角色,只为做有意义的事
一念天堂:人生就像一场戏,每天扮演不同角色,只为做有意义的事
泡芙爱影视
一念天堂:人物角色的伪装,男人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念天堂:人物角色的伪装,男人究竟发生了什么
造梦者影视
一念天堂:男人儿时开始的遗憾,他是否能弥补呢
一念天堂:男人儿时开始的遗憾,他是否能弥补呢
集集娱乐园
一念天堂:平凡小伙为了爱情私奔,却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大佬
一念天堂:平凡小伙为了爱情私奔,却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大佬
芦苇影视
一念天堂:深夜男子为何咯血,究竟是什么原因
一念天堂:深夜男子为何咯血,究竟是什么原因
艾米乐影视
一念天堂:在社会的舞台上,为何还是逃不过命运的枷锁
一念天堂:在社会的舞台上,为何还是逃不过命运的枷锁
影视燃剪狮
一念天堂:百转千回的人生,男人是否能把握好自己的人生
一念天堂:百转千回的人生,男人是否能把握好自己的人生
珍妮说电影
一念天堂:人生如一场大戏,男人真的能救赎自己吗
一念天堂:人生如一场大戏,男人真的能救赎自己吗
借梦呓语

【沈默x马晓丽】薄渊

/如果沈默没有自杀。

/ooc。

————


马晓丽靠在长椅上抽烟。

烟雾迷绕,刺鼻的气味掠夺般充斥进她的鼻腔,踉跄着烙印进柔软的肌理。

她剧烈的咳嗽着,眯起呛出泪水的双眼。


「姐,你不会抽烟吧。」


沈默冷不丁出现在了旁边,就像当时买黄瓜出现的一样突然。笑意揉进褶子里。


「你管我?」


马晓丽头也不抬,拎起包背过身便要走。她的手指细腻入微,粗鄙的烟头在指间看上去格外刺眼。


「哎,姐,别走啊。今天你不是过生日吗。一起吃个饭呗。」


马晓丽回过头正想问你怎么知道我生日,撇了撇嘴三缄其口。

沈默想知道的事,还真他妈的没有难弄的。


她没答应也没否...


/如果沈默没有自杀。

/ooc。

————


马晓丽靠在长椅上抽烟。

烟雾迷绕,刺鼻的气味掠夺般充斥进她的鼻腔,踉跄着烙印进柔软的肌理。

她剧烈的咳嗽着,眯起呛出泪水的双眼。


「姐,你不会抽烟吧。」


沈默冷不丁出现在了旁边,就像当时买黄瓜出现的一样突然。笑意揉进褶子里。


「你管我?」


马晓丽头也不抬,拎起包背过身便要走。她的手指细腻入微,粗鄙的烟头在指间看上去格外刺眼。


「哎,姐,别走啊。今天你不是过生日吗。一起吃个饭呗。」


马晓丽回过头正想问你怎么知道我生日,撇了撇嘴三缄其口。

沈默想知道的事,还真他妈的没有难弄的。


她没答应也没否认。

沈默笑笑跟了上去。


就当是随便找个人陪了,马晓丽想。



傍晚的夜摊。光着膀子扯着嗓子大喊再来两瓶啤酒的,锤着胸脯吹牛的,一口土鳖味脏//话唾沫飞溅的。

两个人沉默的喝了一杯又一杯。

脸色渐渐红上去,眼神里渐渐迷离。


「有心事?」


沈默开了口,顺便抿了口白酒。


精通表演的人最不该的就是让人一眼看穿。

但操他妈的那是沈默。

他除了自己看不穿,对世界上所有事物都抱有绝对的洞察力,深入骨髓,使人寒战。

然后笑脸相迎。


马晓丽笑了笑。


「心事。算吗?你心事比我重的多吧。」


沈默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咂了咂嘴,眼神忽然换上望不见底的冷漠。


「你如果生命还剩下三个月,你会做什么?」


马晓丽听到他的问题,似乎是意外又不意外地瞥了他一眼。


「我会,和喜欢的人表白。然后好好的演场戏。」


「像你那天说的台词那样?」沈默笑笑。


马晓丽没有回答。


「走吧。你喝不少了。」


跌跌撞撞的起身,她不小心碰掉了他的包。半笼的拉链被一下扯开,几张纸洁白而明显地躺在地上。

她捡起来。

沈默的化验单。

两人走在黑暗中。路灯惶然而惨淡。


「到我家去吧。这儿离我家近。今天那俩姑娘没在。」



沈默自然不会拒绝。

马晓丽很难说清她当时的想法。两个人身上的酒气连着夜风夹进呼吸里去。马晓丽只觉得自己那句话似乎都没过大脑。


啪一声打开客厅的灯,马晓丽撑着洗了个澡,换上浴巾,走进卧室里,点上一根烟。

卧室里她没开灯。忽明忽暗的猩红暗光在吞云吐雾中时隐时现。

忽然她手中的烟被猝然夺走。


「你干嘛?」

「别抽烟。」

「我抽烟他妈的关你什么事?你凭什么管我?」


「凭你那天说的不是台词。」


于是黑暗里传来女人的一声淡然的轻笑。忽而间她便被借力推倒在床上。


他的膝盖轻轻对准她的膝盖。她白皙的双腿线条流畅,胸口的雪白被睡衣的轮廓勾勒的朦胧又明艳。


「所以你是 真的癌症。」

她的声音分明带着颤抖和哽咽。

沈默笑笑俯下身去。

「这次没必要骗你。」

「在床上我不当演员。」


他们的吻分明不是纯粹的吻。带着侵略和压痕。血腥味绽开在唇间,他们蚕食着相拥,舌尖顶住上颚,狠戾间唇齿相依交杂。


可他分明看到了她的泪。

她抬头,一双眼清澈透亮,只有若有若无的月光微衬出她隐忍的痛苦。


「沈默。」她艰难开口。


「你不准死。」


她的喉头动了动,闭上眼,滑下一滴泪水。


「你不准死。」


「听到了吗,沈默,你他妈的不准死。」


沈默笑了,他觉得自己第一次笑的如此真实。

他翻身下床整好衣服,将她的外套扔过去盖上,走到门口,黑黢黢的影子似乎要吞噬下全部黑暗。

他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马晓丽,我不希望你爱我。」


马晓丽听到了沉闷的关门声。

她捂住脸痛哭到失声。




此后的一个月,马晓丽试图找到沈默,可他忽然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

她失神的走遍大街小巷,喧哗中再也没有了那个突然出现的身影。





直到她接到一个电话。


再见到他,就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他听到门口有动静,但并没有睁开眼。

「姐。」


「你怎么知道是我?」


他笑的凄然,


「除了你不会有别人了。」


他睁开空洞的双眼。


「推我去院子里看看吧。」


「可以吗?」


「都到这一步了,还有什么不可以的。」沈默重新闭上眼睛。



于是在阳光里,她推着他慢慢走过树荫和藤蔓,花丛和草坪。


「你来人间一趟,」沈默突然之间开口。

「你要看看太阳。」马晓丽轻轻接。

他们默契的没有接下一句。


在他们回到医院楼门口之前的最后一刻。



「值了。」



沈默突然开口,笑笑。



-fin.-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库可大视界
一念天堂:不同人生的舞台,男人是否能表演好自己的舞台
一念天堂:不同人生的舞台,男人是否能表演好自己的舞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