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一念神魔

20131浏览    309参与
按头小分队

  日常老婆贴贴,嘶哈嘶哈😋😋😋😋😋😋😇😇😇😇

  终于集齐全皮了,在兔年限定最后一天还是买了山海。

  日常老婆贴贴,嘶哈嘶哈😋😋😋😋😋😋😇😇😇😇

  终于集齐全皮了,在兔年限定最后一天还是买了山海。

新晋居民_5221382

  易次元推荐   一念神魔

  易次元推荐   一念神魔

按头小分队

  原本我是在快手刷到过这个系列的头像,但没有一念的,就自己画了一个,😋😋😋新头像嘿嘿,老婆贴贴~

  原本我是在快手刷到过这个系列的头像,但没有一念的,就自己画了一个,😋😋😋新头像嘿嘿,老婆贴贴~

对信单循环.

  雪山碎念

  第一人称。(李一念视角)

  

  挥着剑,斩于雪花,带着微风运起,飘逸的长发被吹起,发丝似乎也成了白色。

  

  有脚步声,停下动作转过身,是炽霜斩过来了。玄离跟在他身后,他们似乎是有事去做,我执意要去,但炽霜斩却是阻拦我,我眯眸故做思考。

  

  “你不让我去我也会偷跟着过去,是在你的视线里还是我偷偷跟来,你选一个。”

  

  我将重剑抱在怀里,等待着人的思考,他盯着我,耳环上的流苏也被冷风吹动。

  

  “跟上。”他没有任何废话,只是说完便只给我留下一个背影。我拍拍衣物上的雪,便跟了上去。道路有些艰阻,如果不是玄离可能还是要废很大的劲。直到......

  雪山碎念

  第一人称。(李一念视角)

  

  挥着剑,斩于雪花,带着微风运起,飘逸的长发被吹起,发丝似乎也成了白色。

  

  有脚步声,停下动作转过身,是炽霜斩过来了。玄离跟在他身后,他们似乎是有事去做,我执意要去,但炽霜斩却是阻拦我,我眯眸故做思考。

  

  “你不让我去我也会偷跟着过去,是在你的视线里还是我偷偷跟来,你选一个。”

  

  我将重剑抱在怀里,等待着人的思考,他盯着我,耳环上的流苏也被冷风吹动。

  

  “跟上。”他没有任何废话,只是说完便只给我留下一个背影。我拍拍衣物上的雪,便跟了上去。道路有些艰阻,如果不是玄离可能还是要废很大的劲。直到与碧波行她们会和我们才算是歇息一阵子。有动静,我竖耳直听,像是碰撞的声音,炽霜斩也是注意到,站起身就往发出声音的地方快步跑去,我紧随其后。我到时炽霜已将魔兽击毙。慢走过去,仔细望,魔物侧臂有符文。

  

  “被人操控了。”

  

  炽霜斩说道,我点了点头,会是谁呢,我不禁思考。待到山海小队集合,每个人都报出了自己遇到的魔兽,发现,所有魔兽的共同特征都是覆有符文,匪夷所思。暂时没有头绪,巡查了一圈便将回去,除了炽霜斩和我,其他人都先走,霎时,我提起重剑,挡在人的面前,又一刀将魔物逼退,轻跃将重剑用力插在魔兽的脑袋。

  

  “这次可是我救了你。”

一只悄悄橙
  这里有男主控女副控高自由修...

  这里有男主控女副控高自由修仙剧情,可以养成,最重要的是主线免费!!!合成丹药,修仙进阶,你想要的它都可以满足你!

  易次元,作品名《一念神魔》

  这里有男主控女副控高自由修仙剧情,可以养成,最重要的是主线免费!!!合成丹药,修仙进阶,你想要的它都可以满足你!

  易次元,作品名《一念神魔》

新晋居民_5221382

  易次元推荐   一念神魔

  易次元推荐   一念神魔

顧茜婻
简介 本作又名:【今晚哪个老婆...

简介

本作又名:【今晚哪个老婆侍寝】【修仙把妹两不误】【高冷(呸)男神在线撩妹】

作品内有疑惑请查看置顶评论,大部分答疑都会写在置顶评论中。

——————————————————————

【特色双线同时养成】只能男/女线?试试男女线一起进行吧~

成为主控哥哥的同时,可以同时见证副控妹妹的成长哦~

【性格影响剧情体系】不同性格的妹妹会有不一样的剧情体验哦~

【男女通吃】哥哥妹妹都可自由攻略男or女角色!

【仙侠后宫】哥哥可开后宫~剧情npc男女各四位,还有无数随机npc等待你来收入~

【不仅仅只能攻略人族】人族,妖族,抑或是魔族,都是你的囊中之物!

【书信体系】心仪的他/她又......

简介

本作又名:【今晚哪个老婆侍寝】【修仙把妹两不误】【高冷(呸)男神在线撩妹】

作品内有疑惑请查看置顶评论,大部分答疑都会写在置顶评论中。

——————————————————————

【特色双线同时养成】只能男/女线?试试男女线一起进行吧~

成为主控哥哥的同时,可以同时见证副控妹妹的成长哦~

【性格影响剧情体系】不同性格的妹妹会有不一样的剧情体验哦~

【男女通吃】哥哥妹妹都可自由攻略男or女角色!

【仙侠后宫】哥哥可开后宫~剧情npc男女各四位,还有无数随机npc等待你来收入~

【不仅仅只能攻略人族】人族,妖族,抑或是魔族,都是你的囊中之物!

【书信体系】心仪的他/她又给你写信了?

【特色经营跑商体系】灵石不够花?没关系!各种各样的奇遇支线任务奖励丰厚,还能开店铺,招募随从跑商,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没灵石花啦!

【访客送礼体系】妹妹的追求者带了礼物前来探访?那做哥哥的就不客气了~照单全收!

【子女养成体系(未制作完成)】怎么生下来的娃还长出了狐狸耳朵?!竟然还是万年一见人妖混种的天才?!

【可进阶灵宠武器】想收集各式各样的灵宠和法宝功法?应有尽有!

以下是正经介绍!!

——————————————————————

人道渺渺,仙道茫茫。

三界纷争,黑白殊途。

我手中之剑,可断天下善恶。

我所行之道,即为世间正道。

成神?成魔?皆在弹指一念间。

——————————————————————

这世间向来没有泾渭分明的善恶,人们所言的正邪,不过是用来衡量人性的一把尺。

我要走的路,从来都不曾被世人的俗语所定义。

我要行的道,更要跳出这所谓的三界五行之外。

MiniYan.🍼

dd

宣宣王者荣耀李信一念神魔棉花娃娃

太可爱辽! 

蹲蹲🐧:2💫7💫3💫2💫9💫5💫8💫1💫3

dd

宣宣王者荣耀李信一念神魔棉花娃娃

太可爱辽! 

蹲蹲🐧:2💫7💫3💫2💫9💫5💫8💫1💫3

按头小分队
  自从李信兔年出了后就没几个...

  自从李信兔年出了后就没几个人玩一念了😭,我个人还是更喜欢一念,不是很在乎特效,所以我放弃了兔年限定,下次返厂一定买😭😭😭,官方给李信出个史诗皮吧😭😭孩子没钱了,别连出一套传说皮勾引我啊

  自从李信兔年出了后就没几个人玩一念了😭,我个人还是更喜欢一念,不是很在乎特效,所以我放弃了兔年限定,下次返厂一定买😭😭😭,官方给李信出个史诗皮吧😭😭孩子没钱了,别连出一套传说皮勾引我啊

叶清岚

【李信水仙/暗原】捡到一只魔尊(一念神魔.ver)

  *傲娇暴躁魔暗(小暗)x纯良乐观小原(李信)

  *架空修真玄幻背景(?)

  *随笔产物,文笔屑,ooc致歉

  //

  “喂,你……站住。”

  李信正在山上拾木柴,冷不防被一个家伙挡住了路。

  他抬起头,面前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青年,一头乱糟糟的紫毛,身上的衣服并不简陋,却破破烂烂,隐约有些血迹,像是跟谁打了一架,还是兵刃相向的那种。

  “带我去你家,给我包扎好伤口,准备好食物,”紫发青年恶狠狠道,“不然就杀了你。”

  李信对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充满了疑惑。他背好装木柴的竹筐,从容且疑惑道:“请问你是从哪里来的?还有,你是受伤了吗?我可以……”

  “别废...

  *傲娇暴躁魔暗(小暗)x纯良乐观小原(李信)

  *架空修真玄幻背景(?)

  *随笔产物,文笔屑,ooc致歉

  //

  “喂,你……站住。”

  李信正在山上拾木柴,冷不防被一个家伙挡住了路。

  他抬起头,面前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青年,一头乱糟糟的紫毛,身上的衣服并不简陋,却破破烂烂,隐约有些血迹,像是跟谁打了一架,还是兵刃相向的那种。

  “带我去你家,给我包扎好伤口,准备好食物,”紫发青年恶狠狠道,“不然就杀了你。”

  李信对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充满了疑惑。他背好装木柴的竹筐,从容且疑惑道:“请问你是从哪里来的?还有,你是受伤了吗?我可以……”

  “别废话,我说什么你就照做。”紫发青年烦躁地打断李信的话,“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魔族魔尊,你再不照做,小心……”

  话还没说完,他就忽然倒在了地上。

  李信一惊,连忙上前查看。他探了探那人的呼吸,还在。李信松了一口气,他思考半晌,还是决定放下竹筐,将青年背了起来。

  //

  青年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还在被一个人擦着脸。

  他蓦地清醒,撑着床猛然坐起。

  李信吓了一跳:“你醒了?”

  “是你啊。”青年上下打量了李信一番,半恼道,“算你识相。不过,下次没我的允许,不许擅自触碰我的脸。”

  李信听得云里雾里,于是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

  “……人类果然胆大包天,尽问些逾矩的问题。”青年很不悦,“名字你就不必知道了。我来自魔界,是魔族魔尊。”

  他又睨了李信一眼:“看在你听话的份上,我就宽恕你的无礼了。”

  “魔族魔尊?”李信端详着青年,疑惑道,“可我听说魔族魔尊头上有魔角,后面有月状魔轮,还有一把巨剑武器。你的呢?”

  青年闻言,更为不悦:“怎么,你不相信?我现在是虚弱期,暂时把它们隐藏起来了而已。”

  “是吗?”李信的表情显然是半信半疑。

  青年有些恼火,他正欲辩解,李信又问:“对了,你刚刚说,你没有名字?”

  “不是没有名字,我是魔尊,怎么可能告……”

  “那就叫你小暗吧。”李信若有所思。

  小暗:“……”

  小暗炸毛:“……你放肆!”

  “哎,你别激动,身上还有伤口呢,刚给你包扎好……”

  “不许这么叫我!愚蠢的人类!!!”

  “不然我叫你什么呢……好了小暗……小心伤口……”

  //

  李信每天都在勤勤恳恳地照顾小暗,三四天后,小暗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不是说,你伤好了就能恢复原样吗?”李信轻戳了一下小暗额头本应有角的地方,毫无意外地被小暗一爪子拍开。

  “不是伤好,我说的是过了虚弱期!”小暗张牙舞爪地示威,“等我恢复了,一定要杀了你这无礼至极的人类……”

  李信只把他的话当耳旁风,继续无礼地揉着小暗的紫毛,又被一爪子拍开:“那你快点恢复,我还挺想看看是什么样子的……哎。”

  小暗冷哼一声。

  虽然这个人类有时候很讨厌,但是……

  好久没人这样认真地照顾过自己了。

  他低下头,咬了咬下唇。

  自从登上这个位置,陪伴自己的只有孤独、鲜血、虚伪的奉承、以及旁人畏惧的目光。

  这样陌生的善意和温情,让他一时间难以适应,也难以置信。

  “怎么了?”李信看着沉默的小暗,以为自己逗他逗得过头了,连忙凑近。

  ”你叫什么名字?”小暗突然问道。

  “我……?”李信一愣,然后如实回答,“我叫李信,信念的信。”

  “名字是我父亲给我起的。我父亲对我很好,可惜他……走得早。”

  “那你母亲……?”

  李信叹气:“也走了。”

  “……抱歉。”小暗垂眸。

  “没关系,我早就接受事实了。”他略显苦涩地笑了笑,忽的又转移了话题,“渴了吗?要不要给你倒杯水?”

  “……嗯。”小暗内心默默给李信加了一分。

  李信笑了笑,然后伸出手揉乱了小暗刚刚才整理好的头发。

  给李信加了一分的小暗:“……”

  小暗:“……我迟早杀了你这个愚蠢的人类!”

  //

  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雨水一串一串交织成网,铺天盖地袭来,让人喘不过气。

  “怎么突然下这么大的雨……”

  李信背着竹筐,有些狼狈地向家中跑去。

  他下半身满是泥泞,衣服湿嗒嗒地滴着水,推开门,放下竹筐,李信连门口的蜡烛也没来得及点,便一边拧着衣服的水,一边摸黑走向卧室,想赶紧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摸进卧室,他点上蜡烛,却发现自己床的对面——另一张床上的小暗不见了。

  李信动作一顿:“小暗?”

  无人回应。

  “小暗?”他有些着急了,换衣服的事情早已抛之脑后。

  这么大的雨,他能去哪儿?

  李信转身就要去找小暗。刚拉开卧室的门,他却抬头看见了一个人。

  四周漆黑一片,只有烛火和眼前此人的幽幽紫眸发出微光。

  以及,他身后的魔轮,头上的魔角,手中的巨剑。

  沉默两秒,李信难以置信地开了口:“……小暗?”

  面前的人扯了扯嘴角,下一秒,他猛地掐住李信的脖子,狠狠将他按在了墙上。

  “我是不是说过,”小暗声音低沉,表情在黑暗中显得更为阴鸷,“别这么叫我。”

  李信没应声。

  “我说过,等我恢复了,你会为你的无礼付出代价……我会杀了你。“小暗阴沉地笑了两声,“现在我恢复了,高兴么?你不是想看么?”

  说话间,小暗掐着李信的手又收紧几分。

  窒息感加重,李信的脸色难看起来。

  “害怕了?”小暗看着李信挣扎着想扯开自己掐着他的手,笑意更浓,“死之前,我允许你先说几句遗言。”

  他减轻手上的力道,大拇指缓缓摩挲着李信脖颈上的动脉。

  氧气重新涌进胸腔,李信重重地咳了两声,呼吸沉重。

  他没说话,小暗也没催促,甚至慵懒地眯起眼睛,像在看一只待宰的羔羊。

  屋内不知道安静了多久,李信才抬眼看向小暗。

  “原来……你真的是魔尊。”李信叹了口气,“是我没信的你的话。”

  “嗯哼,”小暗又低低地笑了一声,“现在才知道害怕?想求饶么?”

  “我……”李信垂下眼帘,“我死之后,如果你不嫌弃,这座房子可以送给你。反正我在这世上早就没有亲人了,死了也没人会在意。虽然有点舍不得,但如果这是我的命运,我也无法改变……你动手吧。”

  正等着听李信恳求自己的小暗一点一点地皱起眉头。嘲讽的言语堪堪卡在喉咙中,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看着李信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小暗没由来地恼火。他几乎是咬牙切齿道:“果真是愚蠢的人类。”

  他松开手,又恨铁不成钢地说了一句:“笨蛋。”

  脖颈上忽然没了力度和温度,李信逐渐露出疑惑的表情:“你……”

  “你什么你,”小暗恶狠狠地瞪着李信,“遇到危险不想着怎么活下来,只想着等死?蠢货。”

  李信干巴巴地解释:“你……你不是一直想杀我吗……我这样,也算是了却你一桩心事了。反正我的命也不值钱,我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难过,两全其美,这不是挺好的吗……”

  “两、全、其、美?你是不是真傻?”小暗简直要气笑了,“还有,我没想杀你,毕竟你也照顾了我这么久,我像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么?”

  李信却道:“所以……你不介意我那样叫你了?”

  烛火晃动,小暗的表情在烛光映照下显得阴晴不定。

  “介意。”小暗说,“所以,我还是要给你一点小小的惩罚。”

  闻言,李信又不由得绷紧了脊背。

  小暗看着他的样子,轻轻嗤笑一声。他伸出手,捏住李信的下巴,一口咬上了他的唇。

  李信猛地睁大了眼。他一动不动地任由小暗咬破他的唇又舔舐干净,脸已经红到了耳朵根。

  带着血腥味的唇凑近他的耳朵,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朵上,李信感觉自己快要蒸发了。

  “谁说没人在意你。”

  小暗轻声道。

  “我在意你,笨蛋。”

  -END-

  

  我觉得还能写个婚后生活(做梦.jpg)

叶絵
求一下这幅是哪位太太的作品,有...

求一下这幅是哪位太太的作品,有知道的可以告诉我吗?

求一下这幅是哪位太太的作品,有知道的可以告诉我吗?

微风已过

再见lofter

  我在中考以前更不了作品了

  我在中考以前更不了作品了

默默

  更新一下最近的两个王者打样,夜光果然yyds,李信一念神魔,李白曳影

  王者同人金属徽章

  更新一下最近的两个王者打样,夜光果然yyds,李信一念神魔,李白曳影

  王者同人金属徽章

鲲柒kunqi
 “??怎么,你这种小东西也能...

 “??怎么,你这种小东西也能上战场”

 “??怎么,你这种小东西也能上战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