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拳超人

93.3万浏览    9664参与
Lilico
别想让我画别人啊,我是僵尸厨基...

别想让我画别人啊,我是僵尸厨基本全画粽子偶尔会画画居合,别强求我画不喜欢的角色啊눈_눈☆同好太少。不过偶尔摸个全员还是有的,我自己的画风不固定很随意我知道,我会慢慢改的啦,不过画官方画风也挺有意思的就是很累呢。

别想让我画别人啊,我是僵尸厨基本全画粽子偶尔会画画居合,别强求我画不喜欢的角色啊눈_눈☆同好太少。不过偶尔摸个全员还是有的,我自己的画风不固定很随意我知道,我会慢慢改的啦,不过画官方画风也挺有意思的就是很累呢。

Lee Pace's husband
邦古和邦普年轻的时候 啊啊饿狼...

邦古和邦普年轻的时候

啊啊饿狼真的不是邦古的私生子吗,他俩真的好像啊,服装眼神发型什么的都好像


——转自贴吧

邦古和邦普年轻的时候

啊啊饿狼真的不是邦古的私生子吗,他俩真的好像啊,服装眼神发型什么的都好像


——转自贴吧

之

闪光是九尾狐_(:з」∠)


闪光是九尾狐_(:з」∠)


扑哧

这格分镜在我眼里真的非常非常帅

(画得十分随意和潦草,但有一点点爽)

这格分镜在我眼里真的非常非常帅

(画得十分随意和潦草,但有一点点爽)

阿云wondermaker

【饿金中篇】拥有一切的人和什么都没有的人 甜文肉完结 PART4

接上,完结啦,是HE的欢喜大结局加肉,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part1    part2    part3 

因为肉接剧情还是希望大家看看前面  肉在10


08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接上,完结啦,是HE的欢喜大结局加肉,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part1    part2    part3 

因为肉接剧情还是希望大家看看前面  肉在10




08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新约·约翰福音》1:21

 

S级英雄金属球棒在出院不久后就再次被人发现昏迷倒地,和其他被打伤的英雄一起送进了医院急救。

奇怪的是,当人们发现他时流血的伤口上已经被粗糙的止了血,但是绷带的接口处却是打了一个恶趣味的蝴蝶结。

 

他所要去的地方不是我能到达的。

他想要的东西并非我全都能给予。

 

黑暗太多而光亮太弱。

 

  大概昏迷了不知几小时后,球棒睁开了眼睛。医院的电视机就这么在他的眼前反复重播滚动着那几个大标题。

 

 Z市消失。怪人饿狼逃脱。英雄协会几近崩坏。民众信任度降到冰点。前所未有的社会大危机来临了。

 

  胸口处被贯穿的错觉还在脑内一阵阵重演,牵扯着伤口和心脏一起疼痛。他并不在意那个早就比下水沟好不了多少的狗屎协会未来命运会如何。也不关心所谓的人心惶惶,社会动荡会将世界往什么方向带领。

  甚至谁对谁错。谁是罪有应得。谁是至高无上。这些都不重要。

 

他仅仅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只知道了一个最终结果。哪怕就算他参与其中,也只是无能为力——毕竟自己伸出的手在那人看来还是那么微不足道。

 

善子趴在我的病床边上,对着醒过来的自己表情失去控制的大哭。握着我的手说父母有多么担心,朋友们有多么焦虑,关心英雄的民众有多么痛心。说我能恢复意识真是太好了。说我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好好活着。

这些应该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可是我此时的眼泪却不仅仅是为了他们落下。

有一个无论如何都想让他听到这些话的混蛋,他还活着。

 

球棒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手指上沾上了一点晶莹剔透。

嘴里咸咸的,像海水的味道。

 

从童帝那里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已经是两天后了。

 

童帝看到S级英雄金属球棒坐在自己的对面紧张地攥着双手,蹙着眉一言不发,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认真,随着童帝“怪人化的饿狼轻而易举地击败了所有的S级,给甜心假面造成了致命打击…”的叙述,球棒身体更是因为过度绷紧而开始微微发颤,不安地抖动起了双腿。

 

果然很自责吧,因为自己没能参与其中。童帝心里为这名英雄的尽职尽责而感到欣慰。萌生了想要邀请他一起离开这个腐臭的协会,跳槽到NEO HEROES的想法。

 

但是在童帝一脸沉痛地说到“虽然及时疏散,但是伤亡民众数量还是达到了史上最高,所幸因为B级英雄秃头侠的活跃,怪人饿狼并未造成一人死亡…”的时候,球棒的眼睛却骤然发亮,表情几乎是一瞬间放松,仿佛长出一口气一般,紧皱的眉头舒缓,渐渐变得开朗起来。

 

童帝心里对这个英雄更加钦佩。

 

在听完一个脸上挂着鼻涕的孩子为饿狼制造了一个逃跑机会而没能对其进行制裁的结果之后。球棒迅速起身向童帝鞠躬道了一声谢,然后就像急着赴约一般,马上冲出了英雄协会的大门。只留下童帝对着奔跑的背影若有所思。

 

就这么想把那个逃逸坏蛋绳之以法吗。真是难得的有责任心的英雄。

 

 

球棒虽然在竭尽全力的奔跑,却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更像是要把心里那股膨胀到极致的情绪全部挥发出来。

他还活着。不,“他”已经死了。

虽然不是我做的,但是“他”作为怪人的人生已经被别人终结了。

 

他很想大喊一声真是太好了,但是又无法不去想对于饿狼来说,这种人生意义的否定和终结意味着什么。球棒很迷茫,但是一个念头却是怎么都无法撒谎的,无比明晰的在脑海中闪现:他想尽快的,先于任何人的,现在,马上见到他。

 

在这宛若世界末日的气氛下,他却为了还能见到这个造成这一切的罪大恶极的元凶而感到发自内心的兴奋和欣慰。

 

我一定会下地狱的。球棒这么想着,但还是没有停下奔跑的步伐,一直坚定地朝着心中那个人的背影伸着手奔跑。

 

 

09

我是一具行尸走肉。我虽早已在不见光的黑暗里逝世。但现在,“我”却又一次经历了死亡。

 

我应该已经没有存活的目的了,现在就连呼吸都成了我多余的负担。但还是在听到那个小鬼对自己大喊的时候不受控制地迈开了腿。

因为无论何时,“活下去”三个字都像魔鬼拿着金色的苹果在你耳边最动人的吟唱,没人能拒绝。

 

真没出息。

饿狼不愿承认自己的信念因为那个强到难以置信的秃头的说教而有所动摇。就像他不愿承认他已经把很多人放在心里最深处一样。

他还是“看似”孤身一人。

 

饿狼躺在自己不停逃遁,最终发现的一处空无一人的深山草坪上。抬头呆呆地望着自己“死去”之后迎来的第四次繁星满天,第五次旭日东升,然后是第六次皓月当空。他一动不动。仿佛就要维持这个平躺的姿势到宇宙终焉。

  

我在等什么?大脑放空后思考就变得非常的迟钝和复杂,但只有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忘不掉:对了。我在等一个人。

  

我和他约好了,一定要等他来结束我的生命。

 

“起来。”一个因为一路狂奔而明显气喘吁吁的声音在自己的头顶响起。

“我来取走你这条疯狗的命了。”有些颤抖,有些激动,差点就能骗过我了。如果能再掩饰一下脸上那难看的笑容的话。

  

“不是早就被你拿走了吗。”声音在闷闷的夜空中响起,却清澈透明,容不下一丝伪装和“看似”。只有月亮看得见两个人脸上的表情。

 

“连同我的心一起。”

 

可不能赖账啊。英雄。

 

 

10

被屏部分在这里 

 

11

  如果你不是救世主,至少应该祈祷救世主的出现。

  不要放弃,不要抛弃,不要嫌弃。

 

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清晰地勾勒出了两个昨晚有些放纵和淫靡的人的身形。

 

球棒是先醒过来的。朦胧睁开眼后就清晰感受到身上的种种负担和拘束感,当然还有腰背无尽的酸痛。

  他没有力气从这个背后抱过来的男人怀里挣脱出来,也懒得挣脱,就这么有些迷瞪地愣愣地看着从落地窗洒下来的金光闪闪。

 

一切都像做梦一样啊。要不是自己后面现在疼的要死的话。

 

他皱了皱眉。难受的扭动了一下,又被反而更加严重的疼痛感反噬,差点眼泪就流出来了。暗暗骂了一句脏话,球棒扶着腰缓缓坐了起来,靠着枕头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低头就看见了上半身布满了已经变成暗红色的吻痕。

 

 

总感觉有点不爽,怎么就自愿当了下面那个呢。球棒忿忿不平地伸手去捏住了还在酣睡中的人的鼻子,突然想到这个人大概已经有一周没有进行过正常睡眠和饮食,又叹了一口气撤下手指。

我还真是一直被牵着鼻子走啊。

 

认命地叹气又叹气后,球棒伸手把还环在自己腰上那个胳膊挪走,准备下床去准备一家人的早饭。就当自己把一只脚伸入拖鞋的时候,肩膀上就担上了一个沉重的脑袋,在他耳边吹着气轻轻说话。

“这是不打算负责了吗。英雄大人。”

 

早晨起来第一句就是这个吗。好不容易认命的球棒觉得自己忍下去的怒气又有重新燃起的趋势,伸手一拍,用手掌把正准备亲吻自己的不要脸的人推开。

“再给你一次机会给老子好好说话。”

 

“唔唔唔唔”被手掌堵住嘴巴的饿狼发出了含糊的音节。

 

在说什么东西啊!球棒无语地把手掌撤下,就看到了一个分外灿烂的笑脸,金色的眼珠里正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光芒。

……球棒被看得有点脸红。

 

“谢谢。”

饿狼猝不及防地说出这么一句,又趁球棒反应不及时,猝不及防地扶着球棒的后脑勺吻了上去。被阳光照射的暖洋洋的空气中游走着两个人细小的情绪,麻酥酥的,让人欲罢不能。

 

啊…这还真是…

 

球棒从那人清澈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爆红的脸,张了张嘴,接着又紧紧咬住下嘴唇,低头埋进那人的颈窝,把脸上的热度发散到另一个人身上。

 

“所以准备对我负责了?”饿狼伸手摸了摸那人放下来后柔顺的头发,笑着问。

 

“…别得寸进尺了!”

 

 12

善子早晨起来之后听到楼下有一些乱糟糟的声音,就蹑手蹑脚的从楼梯上下来,朝着餐厅方向探出了一个脑袋。


“诶。”那不是以前在家里住过的银头发的哥哥吗。最近经常在电视上被通缉来着。一下子没压住声音的善子被正在为鸡蛋卷里放盐还是糖吵架的两个人发现了。

 

一个是自己的英雄哥哥,一个是在逃通缉犯。善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应对。

 

“哦,善子,起来了呀。”球棒一手端着平底锅,一手推开试图向锅里加盐的饿狼的脸,向露出脑袋的善子打招呼“早上好。”

 

饿狼趁着球棒分神顺利把装着盐的调料瓶向锅里抖动了几下,然后迅速把瓶子收到身后,也向着善子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哦,小鬼,早上好。”

 

“早…早上好。”善子犹犹豫豫地开口。又犹犹豫豫地坐在了餐桌上。侧着脑袋看了看坐在旁边一脸期待的饿狼。

 

三个人的位置就像以前一样。

鸡蛋卷半生不熟,而且又甜又咸。

 

“什么…”球棒在吃进去第一口又迅速吐出,面对着饿狼有些猖狂的嘲笑反应过来之后,十分果断地把手中叉子朝对面扔了过去。“你小子都干了什么好事啊!”

饿狼轻松伸手接下那个叉子。用手指悠闲地把它转了个圈,叉住自己盘里的鸡蛋卷塞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含含糊糊地说。“因为做饭难吃而推卸责任可一点都不成熟啊。”

 

善子坐在中间,看了看一边大喊“你说什么混蛋”,一边站起来准备冲上去的哥哥,又看了看耸了耸肩继续讽刺嘲笑哥哥的饿狼。

 

她觉得自己的心情有点控制不住。

 

“善子,你怎么了?”球棒突然把脸转过来有些担忧地问,饿狼也用一种惊异的眼光打量着自己,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吃了那个鸡蛋卷后奇怪的反应。

“你怎么哭了?”

 

真是的。善子伸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又吃了一大口那个鸡蛋卷。

 

“做的太难吃了啦哥哥!”


后记:

最终,金属球棒是看着饿狼离开家里的。

他说

【我会回来的。】


带着守护的意义继续存活。

然后在某个时间再次相遇。




球棒是这么想的……


"你他妈为什么又回来了!"球棒在第二天早晨推门看到饿狼坐在了自己家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感觉自己最后那点浪漫情怀和感动都被这个混蛋玷污了。


"我不是说我会回来的吗"饿狼趴在沙发上朝他眨了眨眼睛"你说过这里也是我的家"笑的可真灿烂啊。球棒咬牙切齿,最终还是长叹了一口气。


"以后回来要提前告诉我。"通缉犯诶。拜托有点常识好不好。

"好~"饿狼拖着长音答应着,蹑手蹑脚的凑过去从背后环抱住球棒,在他脸上轻啄一下。

"谢谢。"耳朵有点发烫。

对这句话没有任何抵抗力的球棒总是无法拒绝。


从此之后,S级英雄金属球棒家中就经常有这样热闹的吵闹声。




 

 

 

 




PS:尽量想尊重原作,觉得如果按照原著走向,球棒绝对不是最终说服和打败饿狼的那个人。毕竟从执念来看,球棒太过温柔,而饿狼则是极端的强硬和绝望。所以只能等老师来把狼一拳打醒。于是就把球棒设定成了一个中立温柔的陪伴者,而非救赎者。

类似于救不了他就一直陪着他直到有人把他带回来。这样的。

最终的结局就是饿狼作为怪人的人生结束,而球棒也遵守诺言把自己有的东西分享给饿狼,变成了两个人共同存活的意义。

这样一个关于救赎,陪伴,纠缠不清的故事。

感谢老师能把饿狼从边缘线拉回来,也感谢球棒能重新赋予他存活的意义。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安心喝杯茶

差別待遇

隨便畫畫(我想吃糧

差別待遇

隨便畫畫(我想吃糧

麋鹿先生
“你好帅啊” 追了一击男这么长...

“你好帅啊”

追了一击男这么长时间,这是第二次鼻子发酸。老师这是多么温柔的一拳啊。

不过假面有点惨,他可别真的不想活了啊……

“你好帅啊”

追了一击男这么长时间,这是第二次鼻子发酸。老师这是多么温柔的一拳啊。

不过假面有点惨,他可别真的不想活了啊……

Lilico
倒腾一下以前画的粽子吧 加个耳...

倒腾一下以前画的粽子吧

加个耳钉应该没啥吧emmm

好看就完了

倒腾一下以前画的粽子吧

加个耳钉应该没啥吧emmm

好看就完了

yinasol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这就是本人...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这就是本人宅在家的样子。。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这就是本人宅在家的样子。。

Lilico
很想直播画这只撩人粽子,但是今...

很想直播画这只撩人粽子,但是今天是特殊日子不允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先随意画个草稿,等明天直播能开了画完再打游戏

(话说我真是太高估我自己的倒画水平了啊,有点失败,我也想好好倒着画呜呜呜)

很想直播画这只撩人粽子,但是今天是特殊日子不允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先随意画个草稿,等明天直播能开了画完再打游戏

(话说我真是太高估我自己的倒画水平了啊,有点失败,我也想好好倒着画呜呜呜)

练习本本
和饿狼先生的约会 (哈哈哈嘎嘎...

和饿狼先生的约会

(哈哈哈嘎嘎克制克制

和饿狼先生的约会

(哈哈哈嘎嘎克制克制

Ace每日必舔老師翹臀
冠狀怪人預防對策 one老師待...

冠狀怪人預防對策

one老師待家裡別亂跑多更新!!!!

冠狀怪人預防對策

one老師待家裡別亂跑多更新!!!!

阿思卡AsuKA

埼杰中心向 《Recover》1 外来使者

有原创人物出没

有各种私设

不喜欢把要点写明

人物可能ooc

慎入~

那么,开始吧!


外来使者

    杰诺斯正在为现状苦恼——他暂时无法联系上埼玉,在消灭了多只鬼级怪人后,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普普通通的N市,会出现十来只龙级怪人。是的,十几只,等级为龙级,杰诺斯当场判断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只能立刻向其他S级英雄发出联系讯号,同时给他的埼玉老师也发了讯息,然后他打算尽可能地拖延时间——不可以让这些怪人到其他市去,否则市民们便会有危险。

    因沉迷于电脑开发技术而怪人化的机械怪手——他仍旧是...

有原创人物出没

有各种私设

不喜欢把要点写明

人物可能ooc

慎入~

那么,开始吧!



外来使者

    杰诺斯正在为现状苦恼——他暂时无法联系上埼玉,在消灭了多只鬼级怪人后,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普普通通的N市,会出现十来只龙级怪人。是的,十几只,等级为龙级,杰诺斯当场判断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只能立刻向其他S级英雄发出联系讯号,同时给他的埼玉老师也发了讯息,然后他打算尽可能地拖延时间——不可以让这些怪人到其他市去,否则市民们便会有危险。

    因沉迷于电脑开发技术而怪人化的机械怪手——他仍旧是人类的模样,或者说他和杰诺斯类似,都是生化人,但他却将杰诺斯逼至绝境——杰诺斯对周围信息的计算速度远远比不过机械怪手。

    机械怪手似乎不打算杀掉杰诺斯,在其他龙级怪人围过来想要消除杰诺斯这个存在时,他制止了它们——“杰诺斯,我们其实是一样的,不是么?不用过多分析我就知道你渴望更强大的力量,所以,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合作?我会让你得到更为强大的力量。”

    杰诺斯被刚才机械怪手的大招打倒在地上——那是通过分析杰诺斯的招数后使出的针对性技能——既然杰诺斯依靠的是高速度以及高火力,那么就比他更快就行,在杰诺斯放出焚烧炮之前,直接用电流废掉杰诺斯的各处电路连接点即可。因此,此时的杰诺斯只能够勉强支撑着自己站在敌人的面前,他已经没有办法举起自己的手臂了,连雷光核的技能也被怪手的高强度电流直接废掉了。他努力使自己不倒下去,却直直地望向机械怪手,“我拒绝。”,毫无犹豫地回答。

    “喂,我说,你为什么要和英雄联手?”原本站在一边的怪人走了上来,他身穿小丑的服饰,脸上化着浓厚的妆,“哟,我说魔鬼改造人,你别以为怪手想拉拢你你就可以活下来,我最喜欢正义的骑士了——然后慢慢地杀掉哟!哎呀,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小丑,仅仅是个小丑,但我是龙级怪人哟,你,完全不是我的对手……让我想想怎么肢解你才能让我高兴吧!”

    机械怪手用液态金属及时拦住了小丑,“同伴越多越好不是么?虽然之前的怪人协会被英雄协会搞掉了,但我们远比那些怪人强大,在智力方面也远超他们,想要完成我们的目的,拉拢一个S级的英雄成为怪人的收益远比杀掉他要高得多哟……”

    “他不是拒绝了你的邀约么?”一个木偶般的怪人走了上来,“还是说,需要我的帮忙?让他成为我的傀儡吧,我挺喜欢他的,哦,不对,我是挺喜欢他的脸的。”

    “你们乱七八糟地说些什么?”杰诺斯的怒火仿佛将要将面前的怪人全部烧毁。

    “当然是讨论如何杀掉你了呀!”怪人们纷纷笑了起来。

    按照自己的计算,其他S级英雄应该马上就能到了,埼玉老师,不对,没有办法联系上老师,难道他又在和King打游戏么?那么自己再多撑一会儿,等其他S级英雄到了,自己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别天真了杰诺斯。”机械怪手一步步向杰诺斯走去,“你的讯号我老早就屏蔽掉了,也就是说——你懂的吧?没有S级的英雄会回应,一个都不会有。所以,你只有一条路——成为我们的同伴,我不会让其他怪人动你。不过你不用担心,哪怕你拒绝了,我还是可以通过侵入你的机体来控制你的身体,以及你的‘心理’哦!开心地笑吧,我会让你没有痛苦和犹豫地成为怪人,按照对你的评估,你绝对可以成为龙级怪人,甚至能比现场的龙级怪人还要强——前提是我对你进行进一步改造,你只需要听我的话就好了呢!”

    “怪手,你居然想培养比我们还要强的怪人么?”小丑停止了微笑,他张开嘴巴,露出尖锐的獠牙,“还是让我撕裂他吧。我们已经足够强大,哪怕所有S级的英雄都过来,也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你居然想要改造出更强的怪人——如果他不受我们控制,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你觉得会有人能够逃脱我对其思想的侵入么?”怪手轻轻地嗤笑了一声,”哪怕他真的不受我的控制,不是还有木偶么?他的木偶线可是连神都无法逃脱的桎梏呐!”

    “我可不想给你擦屁股。不过魔鬼改造人的脸我是真心的中意,如果万一发生意外,我可是要割下他的头颅不管其他哦~”木偶个子小小的,声音也如同小孩子一般,只是他的笑容让人觉得分外可怖。

    “杰诺斯,我们的对话你也听到了,所以你的回答是?”怪手逐渐从自己身体里伸出来几条柔软的金属线,“拒绝也没有关系啦,我会替你答应的。”

    杰诺斯此时正在努力地试图将自己全身的电路连接点连接起来——不愧是龙级的怪人,瞬间就将自己废掉了——只要还能用焚烧炮,不,使用雷光核的话,应该能够打倒一部怪人吧,即使是龙级,算上自己自爆的力量,应该也能被伤到。

    “来吧,让我赐予你更强大的力量,成为我们的同伴吧。”怪手的金属线瞬间缠上了杰诺斯的身体,“电路能够重新流动的感觉如何?”

    杰诺斯此时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逐渐开始不受自己控制,那股强大的力量仿佛要将自己撕裂,但自己却感到了那么一丝丝的愉悦……

    “呀吼!终于到啦!”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天而降。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往声音来源看去,只见一线光亮闪过,地面上瞬间出现了一个戴着黑色兜帽与斗篷的少女,不,是少年?

    无法识别?机械怪手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木偶快控制那家伙!”

    刹那间数十条木偶线朝着那个人飞去,紧紧地缠住了对方,木偶用力一甩,那个人便被摔到了杰诺斯的身上——“哇,好痛啊!这星球的原住民也太不友好了吧?”那个人随手动了动,发现自己被木偶的线紧紧缠住了身体,“我的资料库里没有这类住民的信息呀?欸!!!难道我来错地方了吗??”他的声音开始惊慌起来,“完了完了!我居然犯下了如此肤浅的错误……又要重新定位了吗?!”

    “我说,你能从我身上挪开么……”打算自爆的杰诺斯这么对身上的人说道,“我可不想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哎?你是原住民?”那个少年的声音充满了惊讶的味道,“那,他们是什么东西?”

    “他们不是什么东西,是怪人,是威胁人类的存在,所以必须消灭他们。”

    少年听了杰诺斯的话,歪了歪头,“这样啊……”

    木偶见对方毫发无伤的样子便使出了浑身的力量去牵扯那些木偶线——“被撕成碎片吧!妨碍人的家伙!”

    “好可怕好可怕!”少年大呼小叫起来,但那些木偶线却纷纷断了开去,“看来我是被瞧扁了呀!”

    机械怪手敏锐地感受到了杀意,“我们快走!”

    “什——”木偶瞬间被什么东西捏碎了身体般,黑色的血液淌得地上到处都是。

    “既然不是原住民,那么就不受约束啦!”那个少年从斗篷下伸出来一只金属般的爪子,瞬间移动到了小丑的背后,“去见你的神明吧,笨蛋!”

    杰诺斯眼见那个龙级的小丑被捏成了一块一块的肉块,深感那个少年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如果他是怪人的话,那麻烦就更大了!

    “哎,剩下的还有多少?1,2,3,4……刚好还有十三个……”少年认真地数着怪人的数量,丝毫没有察觉到剩下的怪人纷纷向着他扑过来。

    完了!杰诺斯这样想着,那家伙死定了!如果他是人类的话,自己必须救他才行。

    “哎呀,好可怕呀!突然间就全部扑上来了!”少年的声音里却带着些愉快的味道。

    “各位,使出自己的绝招吧,杀掉他!别管魔鬼改造人了!否则我们会被这个小不点杀掉的!”机械怪手迅速地分析出了双方力量的差距,对,算上剩下十三个龙级怪人全部的战斗力,也不会是这个小家伙的对手。

    杰诺斯眼见怪人们都向着那个少年冲去——他可不知道机械怪手的分析,索性认命地想了想,动用自己能够使用的力量冲了上去,将少年抱在怀里,试图用自己的身体挡下怪人们的攻击,保护下这个少年。

    “小哥哥你也小瞧我了哟。”少年在杰诺斯的怀里仰起头,直盯盯地看了杰诺斯一眼,“你的眼睛真好看,虽然是电子眼,但充满了某些光芒,我挺喜欢的!”

    “此身乃是远方而来的使者,在此显现保护之壁……“杰诺斯此时只觉得被温暖的光包围着,连疼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怀里的少年已不见踪影。

    “汝等即为不被世界承认之所在,吾则将汝等粉碎,显现吧,光之牢!”少年的声音从天空传来,怪人们只觉全身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束缚而挣脱不得,便开始拼命地挣扎,“可真是难看的挣扎,算了,也没什么好玩的。既然不是原住民,那么杀了就杀了吧。”少年从上往下俯视着挣脱不掉束缚的怪人们,“嗯……让我想想,怎么杀掉你们比较好呢?”

    怪人们挣脱不得,才发觉眼前这个小不点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于是各自拼命地想要逃走,再也不管杰诺斯,也顾不上彼此的处境。

    “啊,想到了!送你们去黑洞吧。慢慢地被撕裂成分子,原子,夸克……肯定是很有趣的体验吧!”少年斗篷下的眼睛发出一丝暗红色的光,而那些仍旧在拼命挣扎的怪人们瞬间不见了踪影,“拜拜啦!~”

    少年落在地上,看着浑身是伤的杰诺斯,“小哥哥,你是人类吧?”

    “我是改造人……勉强算人类吧。”杰诺斯抬起头试图用电子眼分析对方的讯息,却得到了一长串”未知“的反馈,“那么,你是人类,还是怪人?”如果对方回答是怪人的话,自己必须立刻自爆与他同归于尽,过于可怕的对手,能够瞬间解决如此数量的龙级怪人,为了人类,也为了其他英雄与埼玉老师的安全,必须消除他才行。

    “我……我什么也不是哟,啊对了,我是使者,来自远方的使者,来这里是为了寻找某些必要的存在。”少年愉快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天真与稚嫩,“我可是救了你哦!所以,不要妄图分析我,然后回答我,这里是地球吧?是名为‘地球’的存在吧?”

    “这里就是地球。所以你是来找茬的吗?“这个声音是……

    杰诺斯敏锐地辨别出了,是战栗的龙卷!

    “哎?找茬?我是来找某种存在的,不找茬。”少年一脸无邪地望着龙卷。

    龙卷却被对方那种悠然自得的态度激怒了,“你太傲慢了,看来首先我得教会你地球的生存法则……”

    “喂,慢着!”杰诺斯试图去阻止龙卷,但受伤的身体经过刚才的举动后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是超能力呀!”少年用肯定的语气问龙卷。

    “居然没事,是我太手下留情了么?”龙卷逐渐认真起来,“让你试试最大输出的恐惧吧。”

    “没用的。”少年一下子换了沉稳的声线,他仍旧好好地站在地面上,龙卷的超能力仿佛对他什么用也没有,“哪怕你们全世界的人来,都是没用的——只不过是最低等的存在,却傲慢无礼至此。”

    少年慢慢地站直了身体,他伸出手来——那与其说是一只手,不如形容为枯爪更加合适,“试试十倍于你的力量吧,好好感受下。”他的眼里没有光,也没有任何杀意,只是在陈述事实一般,“如果能够承受的话,便放过你。”

    龙卷首次被自己最擅长的超能力所压制,她吃力地跪在地面上,而她周边的地面已经深深凹陷了下去——龙卷试图动用自己的最大力量,但,在那少年给予的反击面前,自己的力量如同水滴掉入了大海般,什么作用都没有。这让龙卷十分不甘,她努力地抬起头来,狠狠地瞪着那个少年。

    “还能够抬起头。那就不杀你吧。”少年这么宣告着,然后在瞬间闪到了一边,原先所站的地方被炸出了一个大坑。

    “怎么一个接一个呢?”他歪了歪头,“我没来错地方呀?”

    “欸?!是个金属?”

    “金属骑士?!”杰诺斯喊了起来,“别攻击他!他刚消灭了十五个龙级怪人!”

    “那抓住他不是刚好可以研究下,他如此强大的原因是什么么?”金属骑士冷冰冰地回应杰诺斯,“这样说不定我的下一代武器能够更加强大。”

    “连战栗的龙卷都……”杰诺斯仍旧试图阻止金属骑士,“你不会是他的对手的!快点撤退!”一方面他不想英雄这边的实力受损,另一方面他心里也不希望那个少年被金属骑士抓去做实验。

    少年细细地听着他们的对话,“遗言说完了吗?我很赶时间哟。”

    “一块破烂的金属还妄图研究我?”少年挥了一下手,“从里面破坏吧,让我看看你的内在是什么。”

    无数光线从金属骑士的身体里亮了起来,然后随着少年一闭眼,金属骑士整个身体都被切割成数不清的小碎片,“不就是金属块么?哦,不是本人啊。真是无聊。”

    少年轻巧地跳跃到杰诺斯身边,他将脸靠近杰诺斯的脸,仔仔细细地看了许久——杰诺斯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只希望他的埼玉老师能够赶紧来收拾下残局——“我记住你的外貌了,小哥哥,虽然是徒劳无用的举动,但仍旧感谢你的心意,刚才两个是你的同伴吧,所以我不杀他们。”少年直起身子,“走了。我并非你们人类的敌人,记住这点,否则,即使有规则束缚,我也会杀了你们。”

    杰诺斯眼前的人瞬间不见了踪影,没有了光的包围,他瞬间感受到了自己受伤处的疼痛,他不甘心地叹了口气,只能等库塞诺博士来修理了……

    使者?那是什么?并不是地球人,又宣称不是人类的敌人?过于强大的力量,埼玉老师能否与其匹敌呢?

    杰诺斯的心中充满了疑问,但他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在渴望再次遇见那个少年,他想知道能够使出全力的自己能够对对方造成多大的伤害,不,真的能够使对方受伤吗?



无敌的邪恶大反派王大炮

毫无质量的摸鱼 攒一起发了

p1哈迪斯p2龙卷p3oc

毫无质量的摸鱼 攒一起发了

p1哈迪斯p2龙卷p3oc

欧利蒂丝庄园活体供暖系统烨炎®

怪兽出浴~♪

终于给他按在浴室舒舒服服地洗了一次澡之后头发就垂下来了,结果是个难得的美人啊!!想给他做发型(解体警告)

另外吹干了之后反而会像狗狗一样蓬松!手感超好

不行了真想把你每天从漫画里拽出来到我家洗澡嗷嗷嗷嗷嗷!!

怪兽出浴~♪

终于给他按在浴室舒舒服服地洗了一次澡之后头发就垂下来了,结果是个难得的美人啊!!想给他做发型(解体警告)

另外吹干了之后反而会像狗狗一样蓬松!手感超好

不行了真想把你每天从漫画里拽出来到我家洗澡嗷嗷嗷嗷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