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方幻想

310浏览    40参与
star star paper

【ABO/一上】学园都市第一位的新娘番外三(下)

小贴士:本章有被性转的上条当麻。


  两个人吵完了之后终于把目光又放回了他们未来爱情的结晶上。


  爱情的结晶一脸淡定地围观着他们吵完架,在他们把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后还对他们眨了眨眼。

  “我挺喜欢嵌合体这种说法的,听上去感觉很酷哦。”


  上条当麻用胳膊肘捅了一下一方通行,对着那个孩子露出了一个有点傻气的笑,“你好啊,你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多大了?你知道我是……”


  爱情的结晶很快就接话:“是十年前的爸爸,昨天爸爸跟一方老师说过你们会来的事了。”...


小贴士:本章有被性转的上条当麻。


  两个人吵完了之后终于把目光又放回了他们未来爱情的结晶上。


  爱情的结晶一脸淡定地围观着他们吵完架,在他们把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后还对他们眨了眨眼。

  “我挺喜欢嵌合体这种说法的,听上去感觉很酷哦。”


  上条当麻用胳膊肘捅了一下一方通行,对着那个孩子露出了一个有点傻气的笑,“你好啊,你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多大了?你知道我是……”


  爱情的结晶很快就接话:“是十年前的爸爸,昨天爸爸跟一方老师说过你们会来的事了。”

  然后他又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叫幸子,今天刚好满3岁,已经上了幼儿园。”


  上条当麻:“诶,原来你是女孩子吗?”


  幸子摇了摇头:“不,我是男生,之所以会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出生前父母以为我会是个女孩子,而出生后,一方老师知道我是个男生但是将错就错没有跟爸爸说这件事,于是我就取了这个名字。”


  上条当麻闻言对一方通行露出了不赞同的眼神。


  一方通行:“干什么?那是我干的吗你就看我?!”


  对哦,那是十年后的一方通行干的……不对啊,既然十年后的他们已经知道现在的他们会来,那十年后的上条当麻为什么不知道自己孩子是个男生的事?


  一方通行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他怀疑地看着幸子,又在上条当麻的凝视下挤出了一个和善的表情,“你为什么叫我一方老师?”


  幸子一板一眼地回答他:“小的时候我叫你妈妈,你很不开心的样子,后来我跟着爸爸叫你一方老师,你才没那么不开心了。”


  一方通行:“……”

  上条当麻:“……”


  上条当麻默默按住一方通行,“冷静一点,他今年3岁……”


  一方通行:“放手,我很冷静。”


  上条当麻仔细观察发现一方通行确实没有暴起揍人的迹象后才撤回了自己的右手。


  虽然还有些疑点,但今天毕竟是幸子小朋友的生日,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还是回厨房完成了那个蛋糕。


  晚上吃饭的时候幸子看着眼前插着3根蜡烛的蛋糕,抬头看向一方通行和上条当麻,“不陪我一起唱生日快乐歌吗?”


  上条当麻立刻笑了,他不但自己笑还把面无表情的一方通行的两边嘴角往上提了提,“生日啊,今天是他的生日哦,作为父亲要高兴哦。”


  一方通行:“不笑不代表不高兴,笑也不代表很开心。”


  上条当麻:“好了我们不要提开心不开心的理论了,总之先唱生日快乐歌……”


  幸子:“等一下。”


  上条当麻:“嗯?”


  幸子:“是这样的,爸爸之前交代我唱生日快乐歌的时候一定要录像。”


  上条当麻赞同地说:“是该这样啊,毕竟也是人生中的重要一刻呢!”


  一方通行觉得他快要忍不住了……

  他有点怀疑这个孩子到底有没有必要生……

  但仔细想想,毕竟这也是当麻的孩子……


  在勉强想通了一点后,一方通行配合着上条当麻跟幸子一起唱了生日快乐歌,一起吃了蛋糕,过了晚上7点还在幸子的提议下去十年后的街上逛了逛。


  到了这个时候,一方通行的表情才没那么冷漠了。

  如果幸子没有站在他们两个中间就更好了。


  在上条当麻没注意的时候,幸子突然对一方通行眨了眨眼,小声对他说:“一方老师过来一点。”


  一方通行抱着“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做什么妖”的想法靠了过去。


  幸子:“其实呢,我的能力可以对幻想杀手起作用,而且爸爸还不知道这件事。”


  一方通行:“?!”


  幸子:“所以按照一方老师私底下的交代,走的时候我会送你一个礼物哦。”


  一方通行沉默了一下:“是送我一个礼物,不是送我们一个礼物,对吗?”


  幸子:“嗯!是的呢!”


  一方通行终于对幸子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那我就放心了。”


  这时上条当麻的注意力又回来了,“你们在说什么?”

  然后他就看见一大一小两个除了颜色外超级相似的脸同时露出了一个心有灵犀的僵硬微笑,“没有哦!”


  上条当麻:“……怎么感觉你们突然就感情变好了?这难道就是血浓于水?”


  在快要到达12点的时候,幸子说:“时间快到了,你们要走了呢。”


  上条当麻觉得很不舍,他要等上七年才能再见到这个孩子了。

  他蹲下来对幸子张开双臂,幸子很快心领神会地扑了过来。


  “去了幼儿园后会觉得孤独吗?”


  “没有,我有一万多个好朋友,从来都不会觉得孤独。”


  “我很喜欢你。”


  “我也是哦,再见了。”


  一方通行看着眼前的温馨一幕,心里数着时间,等到他们抱完分离开的那一刻,眼前的场景变了。


  他们回家了,出现变化的还不止是场景。


  上条当麻:“我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说完立刻因为自己变调的声音捂住嘴。


  一方通行看着上条当麻很开心地笑了:不愧是我,真是太了解我自己了。


  他把头发变长皮肤变白身体变软胸前还很有些起伏的上条当麻拦腰抱起 ,“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个孩子,不如试试看能不能把他提前做出来吧。”


  上条当麻:“……”


  一方通行的房间里,爆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属于女性的尖叫声。


***


  幸子看着眼前变回来的父母,十分元气地打上了招呼:“回来了啊,爸爸,一方老师。”


  上条当麻仔细地看了看他,“今天幸子是男孩子吗?”


  “人家那么可爱当然是男孩子啦。”


  一方通行:“这么晚了早点回家休息吧。”


  台词被抢了的上条当麻意味不明地说:“是该,早点回家呢。”


  在把孩子哄睡了之后,上条当麻瞬间爆发:“是你让他干的吧,那个时候!!”


  一方通行:“你有什么好生气的,我这不是为了早点把他做出来嘛,你知道我为这付出了多少努力吗?”


  上条当麻:“你闭嘴!你怎么好意思的?!我当时居然还以为那是什么诅咒能对我起效,担心了好几天!”


  一方通行:“那你现在知道了不就更不用担心了。”


  上条当麻:“……”

  上条当麻气到没话说。



作者:番外写到这里感觉差不多了,可能以后还会写,但那也要等到很久以后了,现在《学园都市第一位的新娘》(其实我一度想改掉这个名字)连载就告一段落,有缘再会。

PS.文里写一方老师的发音是Ac老师,就是Accelerator前段发音加老师的称呼。

上条当麻称呼一方通行的时候把他名字罗马发音的第三个音节开始变调换成日语的【老师】发音,空耳一下就是【阿克森塞】,当然这个称呼翻译过来肯定不是一方老师,我之所以打成【一方老师】只是想比较通俗易懂地表达上条当麻随口给一方通行起了个昵称并且这个昵称还传给了后代的情节而已。

star star paper

【ABO/一上】学园都市第一位的新娘番外三(上)

  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几乎是同时在醒来时感到不对劲。


  ——床变大了。


  除了一起外出住旅馆的情况,他们在学园都市睡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就因为一方通行很瘦,上条当麻也不胖的关系,有点挤但不算局促地躺在一方通行房间的单人床上。


  话是这么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的身体上的成长已经隐约有点打破这种凑合能睡在一起的局面了。


  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早上或者中午醒来的时候不是紧紧地抱在一起,就是有一个人不在床上。

  而他们现在没有抱在一起,也没有人...

  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几乎是同时在醒来时感到不对劲。


  ——床变大了。


  除了一起外出住旅馆的情况,他们在学园都市睡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就因为一方通行很瘦,上条当麻也不胖的关系,有点挤但不算局促地躺在一方通行房间的单人床上。


  话是这么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的身体上的成长已经隐约有点打破这种凑合能睡在一起的局面了。


  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早上或者中午醒来的时候不是紧紧地抱在一起,就是有一个人不在床上。

  而他们现在没有抱在一起,也没有人躺在地上,就是很舒服在那里懒洋洋地靠着。


  于是一方通行醒来后除了思考他们是在哪里这种问题外,还在想要不要干脆换个床,虽然抱在一起也很好,但至少不会因为有个人被挤到地上而影响感情……


  “以后能在你房间里加个单人床吗?”上条当麻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一方通行:“好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上条当麻翻身下床进了盥洗室,而一方通行则是继续观察他们所处房间的内部结构。


  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这个房间的布置很有他和上条当麻的住所风格结合在一起的样子,他现在的房间因为上条当麻常来住的关系已经隐约能够看出这种风格,而这个房间就像是他们在一起住了十年的未来。


  “一方通行!这个牙刷杯好像是我自己的!”上条当麻想发现新大陆一样地从盥洗室拿着杯子跑出来,而一方通行则是非常淡定地“嗯”了一声,“是十年后的你的牙刷杯。”

  然后他捡起写字台上的一个小纸条,“虽然那就是你的杯子,但我们还是按照上面的指示去用准备好的一次性用品吧。”


  上条当麻也拿过那张纸条看了一下,发现上面的字迹还是一方通行的,得出结论:“十年后的你还挺体贴。”


  “不是体贴,只是就算是我自己,我也不想用他用过的东西。”


  上条当麻:“包括我吗?”


  一方通行:“包括……”

  一方通行被上条当麻突如其来的开车糊了一脸,瞬间被沉默。


  上条当麻:“哈哈哈,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嘛。”


  一方通行表面平静地看着上条当麻撩完就跑,内心阵阵狂涛引发海啸。

  你、给、我、等、着。


  洗漱完的两个人又在盥洗室找到一张纸条,这次上面的字迹是上条当麻的。


  “去厨房做翻糖蛋糕?今天是什么人的生日吗?”上条当麻有点疑惑。


  一方通行:“我看过日历,今天就是我们原来所处时间的十年后,不是你或者我的生日。”


  “那要去吗?”上条当麻觉得一直按照十年后的他们指示做事有些不对。


  一方通行:“虽然我也可以模仿你的字迹,但十年后的我没必要干这样的事,既然这是你的留言,那应该有它的道理,先做了再说吧,反正现在也没别的事情做。”


  一个没注意就被一方通行反杀了一下的上条当麻安定地回了一句:“好。”


  接着两人就去了厨房,然后在那里发现了一张巨长的制作蛋糕说明。

  那说明上既有一方通行字迹的说明文式指导,又有上条当麻字迹的几乎在每一句说明文后都加个括号补充说明那个步骤必要性的经验之谈。


  上条当麻:“虽然上条同学对制作蛋糕没什么经验,但是这个制作说明是不是有点过于繁琐了,又不是真的通关游戏!”


  一方通行有点为十年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开心,“做吧。”


  上条当麻:“是……”


  有万能的第一位在,繁琐的制作过程也变得轻松起来,只是在两人完成到最后一步时,门外传来了一个清脆的、让人完全无法联想到地狱尖叫鸡王的声音,“我回来啦。”


  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转身看到那个声音的主人时,不约而同地进入了僵硬模式。


  那是一个孩子,看起来三四岁大,脸型五官看起来就像正在上幼儿园的一方通行。他的头上顶着一根黑白相间的呆毛,以那根呆毛为分界线,他的头发左边一半黑右边一半白,往下看,左眼灰蓝色,右眼浅红色。


  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这么会长的,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能让人对他的父母是谁一目了然。


  上条当麻感觉心脏在狂跳,他忍不住摸了摸一方通行的心口,发现他的心脏也在狂跳。


  他们两个极有默契地一句接一句地判断起了眼前的形势。


  上条当麻:“头发一半黑一半白。”


  一方通行:“眼睛一只蓝一只红。”


  上条当麻:“长得还那么像第一位。”


  一方通行:“头上长着蠢毛。”


  上条当麻:“他一定我们未来爱情的结晶!”


  一方通行:“嵌合体!他一定是实验出来的嵌合体!”


  “……”

  “……”


  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面面相觑,然后同时对着大喊。


  上条当麻:“嵌合体是什么鬼,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孩子?!”


  一方通行:“我才要问你爱情的结晶是什么鬼,爱情的结晶就是那种样子的吗?”


  上条当麻:“不然呢,不然还能是什么样的,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个omega了,我可以的好吗?!”


  “……”

  一方通行在一天之内被上条当麻沉默了两次,但他第二次却觉得……很开心。


  可以,他说他可以。

  他 可 以


  这真是太可以了。


 
 

作者:我在很早的时候就想好这两个人孩子的外貌设定了,这么会遗传的孩子,天天看脸都开心。

 

star star paper

【ABO/一上】学园都市第一位的新娘番外二 计划通行

  上条当麻收到了一份很特殊的邀请函。


  ——《非人类及其亲属聚会》


  先不说一方通行到底算不算个非人类的问题,他们都已经离婚了为什么还能收到邀请函?


  这样的疑问让一方通行知道了,他的回答异常清醒:“大概是因为我跟你是到目前为止非人类婚姻关系的破裂唯一例子吧,他们都没想到我们已经离婚了。”


  上条当麻:“原来如此啊,那我们就不……”


  一方通行:“去。”


  上条当麻:“好、好的……”...


  上条当麻收到了一份很特殊的邀请函。


  ——《非人类及其亲属聚会》


  先不说一方通行到底算不算个非人类的问题,他们都已经离婚了为什么还能收到邀请函?


  这样的疑问让一方通行知道了,他的回答异常清醒:“大概是因为我跟你是到目前为止非人类婚姻关系的破裂唯一例子吧,他们都没想到我们已经离婚了。”


  上条当麻:“原来如此啊,那我们就不……”


  一方通行:“去。”


  上条当麻:“好、好的……”


  准备出发的时候,一方通行让上条当麻把之前买的那个兔耳发箍找出来。

  上条当麻把发箍交给他,他直接就戴在了头上,然后他还从拐杖里掏出之前那个可以显示充电时间的小显示屏,好像也没在上面动几下,那个显示屏上就浮现出一句话:【从现在开始我用这个跟你交流】。


  ……上条当麻有点慌,他隐约感觉到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这就是一方通行先生吗?看起来很像人啊,刚刚您二位进来的时候我还在想谁会是那个非人类呢。”


  一方通行笑眯眯地亮了下显示屏:【是我哦*^_^*】


  上条当麻:“……”

  怎么回事,为什么感觉这个一方通行的样子开始与之前那个儒雅随和版的一方通行重合了。


  上条当麻失忆前研究过非人类的信息,现在那些知识还留存在他的脑海中。


  智商可以与人类相较、温和无害、非常痴情……

  温和无害、非常痴情…………


  上条当麻突然对自己当初答应一方通行的结婚要求的理由充满了好奇心,奈何现在问来问去也只能问出一方通行那边视角看到的一切,他自己的记忆没了就是没了。


  虽然是有邀请函的正式聚会,但其实到场的人并不多,就算加上非人类数量也不超过20。


  上条当麻跟那些非人类人妻围在一起,而一方通行被分到非人类那组去交流了。


  上条当麻正好有问题想问:“你们当初是为什么会答应跟非人类结婚的?”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起了理由,上条当麻才知道不止非人类可以选择人类,人类也可以反过来选择他们。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答案让他心头一震。

  “我最开始只是因为有分配的房子才选择答应的,但是见到KANENOGI先生第一面的时候,我就对他一见钟情了。”


  上条当麻总觉得自己好像摸到了自己当初跟一方通行在一起的真相!

  学校的宿舍是大家都有的,那他得到的物质奖励应该是……


  “你先生的毛发保养得很好呢,可以问下平时用的什么生发剂吗?”


  上条当麻的思路突然被打断,他记得这个问话的人是一只外形为粉色猪猪的非人类的妻子,刚想说猪基本上不长毛为什么需要生发剂,但仔细想想也许正因为不长毛才需要生发剂,于是回答:“我没见他用过生发剂,他应该是天生的吧。”


  “唉,我也猜到会是这样了,只是没办法死心,接下来也只好继续努力,给FUWA井买更高级的生发剂了,希望老天能看到我的诚心不再让FUWA井脱毛了。”


  “嗯,加油,上天一定会看到你的鼓励的。”上条当麻肯定地回复他。然后目光不可控制地转向了一方通行的所在。


  那些非人类里也是有会直接开口说人话的存在,比如那两只外表看起来很像女性双胞胎声音听着还感觉和白井黑子迷之相似的独眼非人类。


  它们现在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一方通行单方面聊天,内容不外乎狂夸自己的妻子多好多好,尤其是眼镜。


  一方通行则是在被沉默了半天后亮起了自己的显示屏: 【我的妻子也很好,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ღ( ´・ᴗ・` )】。


  上条当麻:……第一位,你在干什么啊第一位?!就算交流对象是非人类,你也不该就这么跟着它的步调卖起萌啊?!


  上条当麻:我上条当麻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屈从于一方通行的——卖……萌……


  之…………


  下………………


  “哎呀,跑过去了呢。”日之轮泊这样说到。


  木斋桥壹屋:“忍不住了吧,说实话分开这点时间我也觉得有点不舒服了。”


  火鞍川曽良:“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我就放心了,离婚什么的根本就是传言嘛。”


  是的,他们就是听说了非人类离婚的例子才约好了举办这场宴会,好就近观察一下离婚的非人类夫妻是什么样子,而现在看情况,他们是完全不需要操心的嘛。


  上条当麻蹭着带上兔耳好像一脸茫然的一方通行,心想:真香。


  一方通行由着他蹭了半天,等他蹭累了停下来还摸了摸他的冲天头。


  接下来他们还和其他非人类夫妻交流了很多夫妻之间的相处技巧,虽然上条当麻心里想着没什么用,但是在身边的一方通行把他们的交谈都记下来后,他还是让他也给自己拷贝了一份。


  等到了聚会结束的时候,上条当麻觉得心里还挺舍不得的。


  他在聚会上体验到的事情,让他感觉不虚此行。


  尤其是……


  一方通行注意到他的目光,问他:“怎么了?”


  上条当麻没有看到一方通行用显示屏跟他交流,心里惋惜了一下,但很快又调整过来,“没什么,就是觉得夫妻之间的相处真是一门学问啊。”


  “是这样没有错,但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


  上条当麻猝不及防他突然提这个,瞬间有点萎地说:“对啊……”


  一方通行:“所以,你要考虑跟我复婚吗?”

  是的没错,他今天做了那么多反常的事,全部都是为了漫不经心而又理所当然地说出这句话。

  说白了只要他们去参加了那个聚会还摆出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上条当麻拒绝他的概率就很低,否则他们在别人眼里的形象岂不是成了同床异梦?

  

  计 划 通 行


  上条当麻:“!”

  上条当麻:“我就说!你其实一直在等着说这个吧!”


  上条当麻瞬间忘了探究自己以前结婚理由的目标,转而思考起自己该怎么委婉矜持而不失严肃认真地……答应一方通行。


  上条当麻想到了点什么,他笑了,“戒指呢?”


  一方通行默默地从拐杖里掏出一枚戒指,上条当麻直接对他伸手,一方通行搭上他的手后想戴上,但是他又站了起来,然后在上条当麻疑惑的眼神下对他单膝跪地。


  上条当麻:“!!!!!!!!!!”

  上条当麻: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觉自己那根本不存在的少O心蠢蠢欲动?!


  上条当麻等一方通行给他戴好戒指坐下后,他也站起来,对一方通行单膝跪地,然后在一方通行震惊的眼神下,从怀里掏出一枚戒指给他戴上。


  “本来是想趁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偷偷戴上的,但是你实在是——”


  上条当麻纠结了一下,才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形容:“机关算尽啊。”


  事实证明,计划通行就是很行。


star star paper

【ABO/一上】学园都市第一位的新娘番外一

  跟一方通行约定好之后,终于还是顺利地去了游乐园。


  买完票进去之后,上条当麻简直就是百感交集,差点就喜极而泣。


  他带着茵蒂克丝等在一个冰淇淋贩卖处,茵蒂克丝吃着他买的冰淇淋,跟他说要去和朋友一起玩。


  “朋友?”


  “嗯,是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的朋友。”


  上条当麻还想再说点什么,但又感觉这实在太像一个操心的老父亲,一犹豫,茵蒂克丝就站起来跑了。


  “记得跑回来,玩好之后我们就在这里会面!”...


  跟一方通行约定好之后,终于还是顺利地去了游乐园。


  买完票进去之后,上条当麻简直就是百感交集,差点就喜极而泣。


  他带着茵蒂克丝等在一个冰淇淋贩卖处,茵蒂克丝吃着他买的冰淇淋,跟他说要去和朋友一起玩。


  “朋友?”


  “嗯,是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的朋友。”


  上条当麻还想再说点什么,但又感觉这实在太像一个操心的老父亲,一犹豫,茵蒂克丝就站起来跑了。


  “记得跑回来,玩好之后我们就在这里会面!”


  “嗯!”


  看着那些挂在修道服上的安全别针随着茵蒂克丝的跑动一晃一晃的样子,上条当麻忍不住想叹气。

  这算什么,女大不中留么?

  好不容易顺利带她来了游乐园,竟然说走就走。

  上条老父亲觉得他饱经沧桑的心灵有点受伤。


  他吃着一个薄荷味的冰淇淋,一边等一方通行和最后之作一边漫无目的地寻视四周。

  然后他的目光定在了某处,因为注意力被那一处深深吸引住的关系,他觉得手里的冰淇淋都不甜了。


  那是一个游乐园里随处可见的杂货摊点,正在卖着超可爱的兔耳发箍。


  上条当麻怎么看怎么觉得那跟一方通行就是天生一对。

  于是在迅速吃完冰淇淋后毫不犹豫地上前掏钱买了。


  等他买完发箍,随便往远处一瞥,正好看见一方通行独自一人慢悠悠地走过来。

  他走着走着,突然停住了,目光缓缓地凝聚在了上条当麻手里的兔耳发箍之上。

  他看看那个发箍,又看看上条当麻,看看上条当麻,又看看那个发箍。


  他转身就走了。


  但是跑路也没用,因为上条当麻说了三个字。

  那三个字是:"咖——啡——罐——。"


  然后一方通行就像被孙悟空定住的仙女,默默站住不动了。


  一方通行在自己强大的知识储备里找到了一句用来形容当下的他再合适不过的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嘁嘁嘁嘁嘁嘁——”


  “别笑了,有那么好笑吗你就笑个没完?”


  “笑了吗,我真的笑了吗诶嘿嘿嘿嘿嘿——”


  “你明明就在笑,一直都没有停过!你甚至都不掩饰一下!”


  “抱歉抱歉,我马上就不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方通行:“……”

  一方通行:我懒得再搭理你。


  上条当麻的痴笑行为在一方通行没反应了之后也渐渐停了下来,只是偶尔看看一方通行那紧绷的侧脸,上条当麻还是会觉得自己的笑点被突然戳中,然后憋笑憋得浑身难受。


  在人群中走了有一会儿之后,上条当麻突然想到一个正经事,他问一方通行:“最后之作呢,你没带她来吗?”


  一方通行:“带了,一来这里就说有朋友在等她,然后跑了。”


  上条当麻:“唉,我家茵蒂克丝也是呢,小孩子就是会在不知不觉间长大呢。”


  一方通行没有对上条当麻的感叹做评价,只是安静地笑了一下。


  两个人继续散步,上条当麻又开始观察一方通行今天的样子。


  一如既往的白色着装,还是很瘦,但是并不孱弱,白皙的肌肤下鲜红的血液在微微泛青的血管中游走,他可以感觉到作为alpha的力量存在于他的身体里。


  一方通行早就注意到他的目光了,刚开始还忍着,但是在上条当麻越发的肆无忌惮后,他忍无可忍了。

  “你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上条当麻:我在想,A要俏,一身孝。

  但这话他不敢真的说出口,于是准备干点别的事情糊弄过去。

  他去牵一方通行的手,但很快他发现自己是在用右手去牵,于是跑到一方通行的另一边,用左手去牵他的右手。

  做完这些他想抬头对他笑一下,却被他的脸色给吓住了。


  上条当麻立刻在心里反省自己是不是做得有些过了?他对一方通行道歉:“呃,对不起,我……”


  一方通行什么都没说,只是用力地握了下他的手,然后牵住不放了。


  上条当麻又觉得刚刚的道歉太没有说服力,在看到远处又一个摊点后,他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甩开一方通行的手跑了过去。


  一方通行就那样维持着被甩开的姿势站在原地,直到上条当麻买了个猫耳朵戴在头上,转过身对着他笑。


  万般滋味涌上心头,一方通行也跟着笑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