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方通行

77.3万浏览    3740参与
染夕

ACG决赛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4438362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4438362

渊狇
在游戏里突然想搞一个一方出来,...

在游戏里突然想搞一个一方出来,结果最后画完毫无灵魂哈哈哈哈,而且找不到发型

在游戏里突然想搞一个一方出来,结果最后画完毫无灵魂哈哈哈哈,而且找不到发型

芝麻馅的圆子
一方大爷的女装 请自动脑补掀裙...

一方大爷的女装

请自动脑补掀裙子的最后之作(佐天泪子附体)

一方大爷的女装

请自动脑补掀裙子的最后之作(佐天泪子附体)

乌龙奶茶子
日常迫害一方大爷233(身体是...

日常迫害一方大爷233(身体是黑呆的

不得不说这次脸的涂装还是不错的,相比之前的几个真的做的很棒了

日常迫害一方大爷233(身体是黑呆的

不得不说这次脸的涂装还是不错的,相比之前的几个真的做的很棒了

染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灼酱A.Z

别烦你大爷(三)

前要素


车见下章,屏蔽了叫我,我放图


(我是个负责任的driver)嘻嘻(*^ω^*)


                                      分割线

--------...


前要素


车见下章,屏蔽了叫我,我放图


(我是个负责任的driver)嘻嘻(*^ω^*)




                                      分割线

-------------------------------------------------------------------------------


“不幸啊”上条当麻对着空气说道,几分钟前当他准备去拿几罐黑咖啡时看着空空如也的架子被告知黑咖啡暂时没有进货(每次都被一方通行一扫而空当然不可能进货那么快...)这时上条当麻仿佛做了一个决定:告诉一方通行自己去买,自己买不到。


“反正一方通行有黑翼,可以飞到别的地方买啊哈哈哈哈”上条当麻试着为自己开脱,可自己冷汗却不自地流了下来,“天哪希望这位大爷不会把我大卸八块吧....”上条当麻自言自语道,“不幸啊”


“咔”一声细小的关门声从门缝里传出来,上条当麻已经极力地把开门声调到最小了,可是依旧被躺在床上的一方通行听见了,“喂,下三滥,你的床和房子都好小”一方嫌弃地讽刺道,“老子的黑咖啡呢?”


这是上条当麻有史以来第一次鼓起勇气,看着带着危险气息的第一位,说道“喂,你个自带翅膀的Level 5并且无限接近Level 6的超能力者尽然逼迫一个无能力者去一个天天咖啡都被某人一扫而光的商店里买咖啡,你有没有搞错...”


“脑残下三滥.....”上条突然就被一个飞过来的枕头给砸中了脑袋,“一个下三滥敢这样和本大爷讲话”一方通行站了起来,“你 不 想 活 了 么?”说着又一个枕头飞了过来...


在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枕头大战之后,以上条的投降和狼狈的模样为告终.....


-------------------------------------------------------------------------------


“喂,第一位,吃饭了”上条穿着围兜像极了老妈妈,“吃不下,嗤”“唉,快吃,不然你看你就是没有一米七,就是没我高呢”上条当麻眯起了眼睛,咧开嘴贱贱地说道,额....然后就有是一场枕头大战...


在激烈的枕头大战过后,上条投降了一遍躲避着一方通行使用矢力丢过来的枕头,说道“够了,第一位,吃饭吧”上条当麻顿了顿,“你喂我”一方通行张了张嘴,示意他喂他,“额....”上条的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把一口饭喂进了他的嘴里,一方通行就像没事人一样丝毫没任何尴尬


在经过了艰难的晚餐之后,并且两个人都洗完澡之后,要么沉默要么把话题终结了的一方开口说话了:“老子去睡觉了,敢叫吵醒我的话你会被撕成两半”“霸道啊”不幸的上条说到,这时,他觉得两人都是男的...所以应该可以睡一起吧


想到这里,上条当麻鼓起勇气走进了卧室,这时,他看到自己的卧室突然变得干干净净,好像被一方打扫过一样,“喂,下三滥,你东西太多我放起来了”一方抱怨道,“真的是,让人怎么睡啊”上条突然感觉衣柜好像很满,于是过去打开,衣柜门就一下子被撑爆了,衣服撒了一地....


“你....”上条当麻受了一天的气之后,终于爆发了,可是毕竟他在意一方通行,所以当他握起了拳头准备吓唬吓唬自己的心上人时候,一本书飞了过来,而这次一方通行难得没开电极,上条当麻下意识地打了过去,于是......R.I.P作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幸啊”于是上条无视了继续丢作业过来的一方通行,可这次并没有抡起拳头.....


(期待下章)




hayashi

狂草摸鱼、、、又是快乐(抽风)的一天www

(司汤达《红与黑》paro)

(Optime:了不起)


狂草摸鱼、、、又是快乐(抽风)的一天www

(司汤达《红与黑》paro)

(Optime:了不起)


Apple果
🐟🤲🏻 試問貓主子挑食該...

🐟🤲🏻

試問貓主子挑食該怎麼辦(百合子:滾

🐟🤲🏻

試問貓主子挑食該怎麼辦(百合子:滾

moving forest

誇獎(通行禁止)[失蹤人口復建作?]

一股異樣感圍繞著最後之作。她躲進廚房,在門後觀察躺沙發上虛渡光陰的少年。

跟平常一樣,學園都市裡號稱最惡最強的第一位「一方通行」一回來就打開冰箱取出黑咖啡,然後百無了賴地躺在沙發上。但是,最後之作總覺得他在外面遇上了一些事,令他的心情變壞。


「如果要具體說明的話,御坂覺得那個人感到沮喪和煩躁!御坂御坂用簡潔的話語道出御坂的第六感!」


當最後之作在廚房裡跟兩位大人——黃泉川和芳川,以及「妹妹」番外個體說明她的直覺後,她們都二話不說,一個接一個的把頭伸出廚房外。


「沮喪?」

「煩躁?」

「因為朋友太少?」


然而無論他們怎樣看,他們都看不出對著綜藝電視節目昏昏欲睡的...

一股異樣感圍繞著最後之作。她躲進廚房,在門後觀察躺沙發上虛渡光陰的少年。

跟平常一樣,學園都市裡號稱最惡最強的第一位「一方通行」一回來就打開冰箱取出黑咖啡,然後百無了賴地躺在沙發上。但是,最後之作總覺得他在外面遇上了一些事,令他的心情變壞。



「如果要具體說明的話,御坂覺得那個人感到沮喪和煩躁!御坂御坂用簡潔的話語道出御坂的第六感!」


當最後之作在廚房裡跟兩位大人——黃泉川和芳川,以及「妹妹」番外個體說明她的直覺後,她們都二話不說,一個接一個的把頭伸出廚房外。


「沮喪?」

「煩躁?」

「因為朋友太少?」


然而無論他們怎樣看,他們都看不出對著綜藝電視節目昏昏欲睡的一方通行在想什麼。她們一個接一個的把頭從廚房大門外縮回來後,反問起最後之作:


「你怎樣看出來醬?」

「啊啦,難道是電極同步連接的副作用?」

「依御坂所說,那傢伙的臉天生就是臭的啦~」


先不論是不是天生的,一方通行平時確實總是沉著臉,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除了植入一方通行思維的番外個體,以及無意識地讀取這份思路的司令塔最後之作以外,相遇區區數個月的人們可沒法輕易解讀吧?


既然如此就假設如最後之作所說,那個人真的在沮喪好了。



「怎樣才能讓他打起精神呢?御坂御坂想要替他分憂,向你們尋求建議。」

「唔⋯⋯首先要搞懂他為了甚麼事煩惱呢。」

「是的醬⋯⋯啊,難道是前天去樂園?」


有什麼事能令那個學園都市最強感到沮喪?芳川和黃泉川開始討論起最近發生的事件。



前天去遊樂團玩的時候,最後之作拉著一方通行的上衣,吵著要坐過山車,但一方通行二話不說把她拖離現場。為什麼不帶她去玩過山車?一方通行正經八百地說出的理由不是身高不足,而是「你會在過山車轉圈時嘔吐吧?」

怪不得最後之作聽到後生氣,之後她跟芳川,黃泉川和番外個體一組,讓一方通行獨自一人坐在旋轉杯裡。


「先不說他是活該,御坂不覺得15分鐘裡獨自旋轉的孤獨足以令他感到沮喪啦。」番外個體事不關己地吐槽。



「那,關於昨天御坂計劃失敗的事呢?御坂御坂也想到另一件會令他沮喪的事,舉手提出道。」


昨天晚上,一個人睡的最後之作感到寂寞,提起枕頭前往一方通行的房間。很遺憾,途中遇上熬夜看書的芳川,她露出不容置辯的微笑把最後之作拎回房間,最後之作的計劃宣告失敗。


「從這件事裡感到沮喪的人只有最後之作你吧⋯⋯」番外個體再次吐槽,「不不,仔細一想失去陪伴幼女入睡的機會,那個蘿莉控第一位還真有可能⋯⋯噗嗚?!」

她的吐槽被臉露微笑的黃泉川的手刀中斷了。

「別在警備員面前說奇怪的話醬。」

面對強大的低氣壓,番外個體果斷道歉:「對不起黃泉川大人~~」



在他們吵吵鬧鬧的時候,芳川作進一步的思考。她回想的不單是芝麻綠豆的爭執,更多的是外面,特別是隱藏於學園都市表面裡的的黑暗。那是能擺平一切暴力可以解決的問題的一方通行都深陷其中,感到棘手的存在。


而今天中午的新聞裡,有一則散發出類似的「氣息」。「(早上的危險品倉庫爆炸嗎?)」黃泉川心有靈犀地悄悄問道,芳川向她點頭:「(那孩子早上出門了,時間上是吻合的。)」


「什麼什麼?御坂御坂對排除了自己的悄悄話感到好奇。」


「沒什麼,我們可能有點頭緒了醬。」對於最後之作的困擾,解決辦法可以說很簡單——只要他沒有放棄根除黑暗。黃泉川呼了一口氣,換上笑臉:

「我想,只要看到最後之作你的笑容他就會打起精神。」


「御坂的笑容?只有笑容真的足夠嗎?御坂御坂狐疑地提出確認,也想要為他做更多的事。」


「那帶著笑容讚美他吧。」芳川補充,「就算他總是板起面孔,心裡一定會很高興的。」


「嗯!御坂御坂會盡全力讚美他的!御坂御坂握起拳頭展現熊熊的決心!」


看著最後之作幹勁滿滿,番外個體有預感事情會往奇怪的方向發展。



———————————————



一股異樣感圍繞著一方通行。


他平安無事地回到教職員大樓、到中午才喝了一天裡第一罐黑咖啡、然後躺在沙發上⋯⋯跟平常沒兩樣的行動,他卻焦躁起來。

沙發背後——具體來說是廚房的門後有數道視線盯著他。這可能是令他不爽的其中一道原因。但區區小鬼和傻瓜大人們的視線不足為懼,況且在那些視線集中在他身上前,他已經感到不爽。


把電視打開,用無聊的綜藝節目洗一洗眼睛。但惡心感不但沒有消失,睡意還漸漸浮現。





『艾莉絲沒有錯。錯的也是想要讓她醒來的我。說到底只不過是傷害了幾個人⋯⋯比得上滿手鮮血的你嗎?要說罪孽不是你更重嗎?』


「別把我拿來比較。」


『我⋯⋯還有大家只是為了自己的幸福努力而已。我做錯了?你不也跟我一樣嗎?要是你最重要的人昏迷不醒,你也會不擇手段去救她吧?你這種可怕的怪物才沒資格阻止我!』




腦裡迴響著倉庫裡某個叫水川的雜魚跟他說的話。這樣下去會做一個比平時更糟糕的夢吧?一方通行作出判斷,卻任由自己的意識沉淪於黑暗⋯⋯



「真是平和的睡相啊!御坂御坂踏出誇誇小分隊隊長的第一步作出讚揚。」


眼前突然出現最後之作滿臉笑容的大特寫,一方通行的睡意頓時消失了一半。


「迷迷糊糊地醒來,還帶著呆毛的你也很棒!御坂御坂作出誇誇二連擊!」


愚人節的後續?今天可不是4月1號或者2號啊。他瞪了一眼小鬼後,一邊整理頭髮一邊拿起搖控轉了另一個節目。

「乖乖看電視別煩我。」


「嗚哦~~轉去卡通台真是明智的選擇,實在溫柔又貼心呢!御坂御坂決定坐在沙發上一邊看《魔法少女加奈美》一邊繼續計劃,不忘雙重稱讚!」


被誇得汗毛倒豎。

跟剛才完全不同的焦躁感浮現在腦海。他再次閉上眼睛,不去在意最後之作奇怪的誇獎,也沒興趣看卡通片。


「居然無視了御坂的稱讚⋯⋯這⋯⋯這種裝酷的樣子居然也別有風味?唔~~雖然御坂覺得傲嬌很可愛但還是希望你能坦率一點、再主動一點的說~~御坂御坂對預想外的狀況邁出第四步⋯⋯啊⋯⋯⋯這好像不是讚賞所以第四步不成立?」


⋯⋯裝酷?傲嬌?一方通行忍不住重新睜開眼睛,提起手刀,卻發現身邊的人數增加了。


「嘿嘿,很棒的表情呢第一位!」


打擾他睡眠的不止是反射性馬上用雙手護著頭部的最後之作,還有剛才躲進廚房裡的番外個體,設定電飯煲的黃泉川和閑人芳川。

「最後之作,你不是最愛分享紀錄嗎?『好東西』當然要開心分享,有好好地把他的害羞臉紀錄下來吧?」番外個體更比起拇指嘲笑道。


「害羞?!真的?!御坂御坂用騎乘姿勢再次仔細觀察那個人的臉部表情,嘗試找出御坂沒能發現的線噗嗚⋯⋯!」

一方通行連忙單手揑住最後之作的雙頰,把騎乘在身上並愈靠愈近的她推開。

「噗利噗坂的呢!!噗坂噗坂⋯⋯(別揑御坂的臉!!御坂御坂⋯⋯)!!」

「別貼在我的臉前喧嘩大叫!」


就連大人們也斯斯然地從廚房裡出來,用關愛的目光旁觀:

「呵呵,青春真好呢~」「同感。真想回到學生時代啊,不過就算回到大學時代我們也是憑實力單身醬。」

「愛穗,別說出真相,讓我再做一會兒夢好嗎?」


番外個體的嘲諷也沒有停止:「學園都市最強被小孩推倒,真是一件讓御坂十分開胃的新聞!誰能給御坂一包花生和可樂?」

「本來就是躺著好嗎。」

「放心,就算近看也沒有毛孔和雀斑,隨時可以上鏡哦!御坂御坂向你打下信心的包票!」

「我才不在意!臭小鬼快離開!」


「真是令人羨慕,年輕人的膚質就是好醬。」

「就是啊。就算常常生氣也不會有皺紋,熬夜也不會有黑眼圈。」

「是~~御坂也有東西想誇!那傢伙不用特別打扮也顯得很中二!」

「我也想想醬⋯⋯就算嘴上嫌棄最後也會把飯吃光?」

「不上班也不會被愛穗唸?」

「你們太狡猾了!御坂御坂也要想出更多更多可以稱讚的地方!」

那些很明顯不是稱讚吧?一方通行心裡吐槽道。乘著最後之作轉頭向大人們抱怨的時候,他掙脫「沙發咚」,拿起柺杖。

「啊?!像兔子一樣不留神就偷偷溜走!御坂御坂馬上發現能誇獎的事但並不高興!」

「小鬼你才是一不留神就溜走的那個。」

最後之作回過神來,一方通行已經走到大門前,打開大門放話道,「煩死了,我不知道你們在玩什麼奇怪的誇人遊戲,要鬧騰去別的地方,誇不出口就別勉強。」

黃泉川連忙問道:「要去哪裡醬?」

「超商。」

他回罷,砰的一聲關上大門。



教職員大樓的隔音很完善,走廊裡聽不到屋內的聲音。就算忘記帶東西想讓屋裡的人開門,裡面的人也聽不到,否則黃泉川早就收到一大堆的聲浪投訴。

11月初的晚上清涼又寂靜。微微的寒意下,一方通行按著發痛的太陽穴,往升降機的方向走去。


「呼⋯⋯臭小鬼們吵得耳嗚⋯⋯」


如果說屋裡像炎夏祭典一樣熱鬧,那屋外就是冷清的外太空,仿佛剛才的騷動只是自己的妄想。但是,「令人感到窒息的祭典」和「無法呼吸的外太空」二選一的話,他還是會不情不願地選擇前者。


這時,一顆「隕石」擊中他的背後,挽起他的手臂。


「御坂也要一起去買東西!御坂御坂及時趕上請求道!」

最後之作也溜出來了,肩上背著一個鼓起的卡通環保袋。


「回去。」

 「御坂才不是想出去玩才跟上啦!御坂帶上了購物清單和錢,肩負黃泉川交付給御坂的重任,把黃泉川想要的東西全部買回來哦!御坂御坂強調跟你一起出門的正當性和必要性,努力解釋道!」


看來黃泉川也想讓小鬼跟著他,便交給小鬼任務,好讓他無法拒絕。


「嘖⋯⋯」

一方通行回頭。公寓的大門開著,黃泉川在門後向他們兩個輕輕揮手。最後之作順著他的目光回頭,看到黃泉川便大大的揮動手臂。

「要小心點醬!感到冷的話要穿上外套哦!」

「是!買好東西後御坂會好好地把他帶回來,不讓他亂跑也不讓他著涼,御坂御坂信誓旦旦地作出承諾!」

過了好幾秒,最後之作終於放下手臂,把頭轉回來,大門這才再次被關上。


一方通行瞄了一眼有點鼓的環保袋問道:「那,臭小鬼,外套都放在袋子裡吧?」

「哦?感到冷啦?這種天氣只穿長袖就出門會著涼呢。御坂御坂取出環保袋裡你的白羽絨,把羽絨內裏向你面前展開好讓你穿上。」

「我是說你,只穿一件背心和襯衫更冷吧。」一方通行歎息道,「就算你把外套舉高我也穿不到,都拿來吧。」


說罷他拿走外套,分別替自己和最後之作穿好後,重新向最後之作伸出手。

最後之作馬上明白他的用意,伸出手讓他握住。


「呼呼~~你真的愈來愈懂御坂的心思,也愈來愈體貼啦!御坂御坂十分滿意並作出褒獎。」

「你還要繼續說這種肉麻得要命的稱讚嗎?」一方通行邊走邊抱著起滿雞皮疙瘩的手臂抱怨,卻被最後之作反駁:

「沒什麼好難為情,御坂的誇獎都是真心的啦!御坂御坂連忙作出澄清。你身上有著很多很多,你自己和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優點呢!御坂御坂一直相信著,並伸開雙手以示優點的數量之多!」

當她伸展雙手時,一方通行被握著的手也無奈地跟著拉動,而對方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繼續說道:

「你已經很努力了,成長了。如果被人否定、或是被壞蛋們同化,那被你救了好幾次的御坂就是活生生的最佳反駁。御坂御坂嘗試推斷你遇上的煩惱,作出安慰和讚賞。」


一開始也是她最先道出「你不是壞人」——這種一方通行從未聽過的結論。為了守護她,才開始做著看起來像是「正義」的好事。那個水川說的沒錯,但是沒必要在意他所說的話。

因為少年失敗了,而一方通行他一次又一次地成功守護住了;因為少年明明意識到自己的罪孽,卻妄想透過比較和歪理來把它減輕。



以上的辯駁一方通行明白,也想要相信。



「要是有人不理解你的優點,那御坂會好好向他們講解。雖然御坂另一方面也想把秘密獨享,讓它只屬於御坂一人啦~~御坂御坂嘟起嘴悄悄補充道。」



正如「地動說」即使是正確的,除了學者們對理論的堅信外,也需要大量且確實的證明才能令當時相信「天動說」的人們信服。反之,人們並不覺得地動說是正確,但如果擁有大量的證明,他們也不得不試著相信地動說吧?

在這裡,要讓一方通行相信自己不再是壞蛋,也不是『可怕的怪物』,便需要強而有力的「證據」。


而「證據」就是眼前這名笑起來蠢蠢的,大智若愚的少女,她對一方通行的認同(誇獎)。



「區區一個小鬼別裝成熟。」 

一方通行別過臉含糊回道。最後之作馬上鼓起臉頰:

「才不是『區區一個小鬼』!御坂御坂對你這種少根筋又少瞧御坂的反應感到很不滿,需要某人的稱讚消氣!」

「笨蛋。」

「哎嘻嘻~~~果然被讚賞真開心呢⋯⋯」當然,最後之作馬上發現不對勁,「不對!這不是稱讚,別想騙過御坂!御坂御坂連忙向你對質!誇獎!御坂御坂要求你誇我!馬上!」



這場單方面的吵吵嚷嚷攻防戰持續到超市門口,直到一方通行說了句「你還不死心啊?」,最後之作認為這是讚美滿足了。



「『不死心』是誇獎嗎?」他問道。

最後之作馬上回答:「當然,只有永不放棄才能成就奇蹟嘛!御坂御坂根據你也認識的熟人的經歷肯定道。」


不用多說,她說的就是那個刺蝟頭上条當麻,也是一方通行曾經憧憬過的英雄。而正正因為面對任何絕望都不死心,上条才能拯救其他人放棄了,甚至當事人自己也放棄了自己的可憐女孩子。


「這樣啊。」一方通行一邊從取車處拉出購物車,一邊淡然地回道,「剛才謝了。」


「哎?」最後之作頓時呆若木雞,而一方通行推著購物車漸行漸遠,最後只好停下來催促她。


「小鬼,別發呆了,快跟上來。」


她雙眼發光,下定決心握緊了拳頭:「剛⋯⋯剛才⋯⋯御坂御坂懷疑起自己的聽力,想⋯⋯想要聽你再說一遍!」

「聽不到就算了。」

「怎可以這樣啦!御坂御坂連忙跑上前抗議!」


一方通行卻拿起了購物清單,不以為然地找起目標商品的位置。


「還是說⋯⋯這個程度的坦率已經是極限了?御坂御坂雖然理解,但還是嘗試使用激將法達成目的。」


「你知道就好。」而這是一方通行目前最坦率的妥協。



沒有放棄我,謝謝你。


也許他心裡想說的話是這一句吧。但是,要成長到能夠自然地說出這句話,還需要更多更多的努力呢。


迷茫著、掙扎著、苦惱著、厭惡著自己、期待著、為犯下的過錯續罪、尋求著幸福和歸宿⋯⋯在名為「一方通行」的人生單行路上更加的努力,永不止步。



————End————


後記


我這個失蹤人口回來了。上班搾光了精神力,外加靈感短缺,之前的那篇四方通行停住了(不過那篇暫時是預訂用在某個本子裡的)。

然後這篇是從最近不是在我身上發生的事取得靈感,在午休的時候突然想到誇獎的梗,於是寫出來了。寫的時間花了1個多星期,超慢!


證明自我價值的是自己。即使自己是個無藥可救的懶惰社畜(廢/青),只要自己覺得開心,就是有好好地實踐自己的生命,我一直這樣相信著。

但是,除了自我認同外,別人的誇獎和認同也是必要的吧?雖然收到讚賞會感到有點害羞和難為情,覺得自己沒有所說的這麼厲害就是了。


事實上一點也不厲害,只是個普通人啦XD,讓我做一會夢好嗎?



這次可能有點把自己的想法加在角色上了,如果大家能從對話和行動中看出阿方覺得自己沒lo所說的那麼好,那我應該是成功寫到想說的事了。


嘛,總之是歐巴桑寫的一堆老套道理和對話的文啦,請見諒了。新年快樂,利是逗來XD

ともこい

REAL玩物丧志,但是手艺比条差远了。

搞了好几天羽织纹付袴还差个羽织,而且因为袴是在收到素体之前做的,做太大了,电极临时搓的需要返工,现在都是泰国小哥cos水平ry

REAL玩物丧志,但是手艺比条差远了。

搞了好几天羽织纹付袴还差个羽织,而且因为袴是在收到素体之前做的,做太大了,电极临时搓的需要返工,现在都是泰国小哥cos水平ry

MYFISH

上色死亡我太懒了于是水水图

上色死亡我太懒了于是水水图

如何才能不想睡

木棉花二月的新周邊,愛了

這是正版的,有興趣購買的可點:https://www1.e-muse.com.tw/product.php?list=0&animated=380

木棉花二月的新周邊,愛了

這是正版的,有興趣購買的可點:https://www1.e-muse.com.tw/product.php?list=0&animated=380

hayashi
【上一KISS 22题】深夜吃...

【上一KISS 22题】深夜吃糖,边画边牙疼

【上一KISS 22题】深夜吃糖,边画边牙疼

Apple果
交黨費 我永遠喜歡鈴科百合子(...

交黨費



我永遠喜歡鈴科百合子(x

交黨費




我永遠喜歡鈴科百合子(x

我家少天超可爱

啊啊啊好冷的圈啊,缺粮,只能自产自销。

p2草稿(莫名觉得草稿更好看些是怎么回事?)

啊啊啊好冷的圈啊,缺粮,只能自产自销。

p2草稿(莫名觉得草稿更好看些是怎么回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