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条鱼

1352浏览    371参与
绿茶lof肖屏蔽王国

虾再洗一句肖战多糊一年

︾  对虾毛龟没有忍耐度,看见就骂,目前在我眼里不存在理智粉一说
︾  图用作头像,背景等不商用都随意!但是商用了我就把你鲨 ,搬运,cos,无料,刻章,自印,请私信告知一下

︾  抱图留名就不要说了谢谢
︾  mxtx以及抄袭产品超雷,你英已转黑
  上传其他平台请询问授权以及标注作者
︾  闭关中暂时不约稿
  拒绝一切热血漫all男主,基本不吃主角受X,all金all炭all27all叶这种谢谢谢谢请不要关注我
︾  凹凸已退...

︾  对虾毛龟没有忍耐度,看见就骂,目前在我眼里不存在理智粉一说
︾  图用作头像,背景等不商用都随意!但是商用了我就把你鲨 ,搬运,cos,无料,刻章,自印,请私信告知一下

︾  抱图留名就不要说了谢谢
︾  mxtx以及抄袭产品超雷,你英已转黑
  上传其他平台请询问授权以及标注作者
︾  闭关中暂时不约稿
  拒绝一切热血漫all男主,基本不吃主角受X,all金all炭all27all叶这种谢谢谢谢请不要关注我
︾  凹凸已退删光了,不粉不踩不黑,希望嘉德
罗斯被善待
︾  攻控,年下控,金毛黑毛银毛控。
︾  
Bgl通吃,偏爱bg
︾  神奇洁癖和神奇杂食,对杠精的忍耐度为0,我比你还杠,友善建议照单全收,恶意造谣必被我鲨

null

一条甜李馅儿的鱼

NOCTURNAL ANIMALS.


A TOM FORD FILM.


Tom Ford是什么天才啊,这个取景也太棒了


I LOVE WEST TEXAS!!!!

NOCTURNAL ANIMALS.


A TOM FORD FILM.


Tom Ford是什么天才啊,这个取景也太棒了


I LOVE WEST TEXAS!!!!

Kairosclerosis

-  1#The Conversations

    


   “……所以,你现在又打算来我这继续进行你的抽烟大业?”
   
   裴浣。

   我隔着烟雾望着她。节能灯管的白光渗过烟雾落在她本就惨白的脸上,勾勒出她流畅的侧脸轮廓线条。鼻腔里充斥着呛人的烟味,心中暗自猜测着这次她又会给我带来怎样的惊,或者……也可能是喜。

   人生还是不要过的太过绝望比较好。

   但总归是因为眼前时有时无的烟雾,本该变得清楚的所有忽然的在那一瞬间又都模糊了,比如……那张脸上现在到底是怎样的表...

    


   “……所以,你现在又打算来我这继续进行你的抽烟大业?”
   
   裴浣。

   我隔着烟雾望着她。节能灯管的白光渗过烟雾落在她本就惨白的脸上,勾勒出她流畅的侧脸轮廓线条。鼻腔里充斥着呛人的烟味,心中暗自猜测着这次她又会给我带来怎样的惊,或者……也可能是喜。

   人生还是不要过的太过绝望比较好。

   但总归是因为眼前时有时无的烟雾,本该变得清楚的所有忽然的在那一瞬间又都模糊了,比如……那张脸上现在到底是怎样的表情。      

   听闻了我的调侃,裴浣扬起嘴角又深吸了一口烟,片刻后张嘴嚣张的缓缓吐出了一个完美的烟圈。那神态好似她此时此刻并非坐在这间简陋的事务所办公室里吸烟,而是坐在昂贵的高级餐厅中品尝着法国大餐的顶级美食鹅肝一样。 

   同样嚣张的是,面对着未成年人故意伤害罪这一罪名即将有可能被扣在她头上裴浣似乎一点儿都不在意,就好像这被告人不是她,反倒是别人,她只是一个旁观者。

    对于她的举动我并不感到诧异,即使门口处的墙壁上还醒目的挂着一块“请勿吸烟”的招牌。捏了捏手中的笔,准备开始记录。

  “我……顾律师,觉得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执拗,不撞破南墙不回头的那类人吧。”我思考了一下后这么回答了。

  “这样啊……那我是那种看上去很坏的人吗…?”

  “判断一个人的好坏并非只是从外表来看,这世上也不存在着绝对的坏人与好人之分,其中的界线是模糊的。”

    扯了扯嘴角,我自认为这句话是公式化的,但往往在这种关头却又是最具有道理和说服性的。

   接下来就是胜诉的必要问题了。

   “那么,裴女士,请问你还记得事故当天发生之前,你和被害人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转动手中的钢笔,笔尖在纸面上不停的来回摩擦,潭青色的墨水顺着笔管流出,晕在白色纸面上,相衬得格外好看。 

   裴浣眯了一下眼睛,歪着头想了一会说:“前天吧……是他出事的前天晚上。”

  “请问谁提出的?几点见的面?在哪里?”我接连又抛出了三个问题,裴浣显然有点措手不及。

  “是他提出的,时间……大概是晚上八点左右,在我们经常见面的咖啡馆。”

  “抱歉,裴小姐,请允许我问一个稍微隐私一点的问题,这有利于我分析你的情况,你可以选择不回答。请问……你当时与被害人是什么关系?”

  “怎么了吗?问这么详细……他出事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说这话时裴浣的眉毛上扬,并挤在一起,用手把额前的碎发一齐捋到了耳后。

  见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拨弄着头发的手,裴浣有些尴尬的把手放了下来,眨了眨眼睛后解释说,

  “正如你所知道的,他只是我弟弟罢了,除此之外,我不知道顾律师你,还想了解什么……”

  我抿了抿嘴唇,抬笔就要往纸上写,视线却一刻不从裴浣身上移开过。

  “裴小姐,你确定吗?我要写了。”

  裴浣听我这么一说反倒笑了起来,夹着烟的那只手靠在我给她准备的烟灰缸上抖了抖,

  “顾律师倒是很相信我啊,都不怕我撒谎的吗?”

  “所以裴小姐是准备告诉我了吗,你们俩之间的关系?”

  “弟弟——是同父异母的弟弟。”

  我了然,能从裴浣嘴里听到我所知道的真相这也就表明了她对我对整个案件的态度,有了质的转变。看来这段时间我的努力……不全白费。

“哈,真是个好家伙啊。”

  裴浣不明所以的朝我投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今天的就到这里吧,裴浣你回去收集一下所有对你有用证据,后天留个时间给我,把东西也带来,我还有问题要问。对了地址我……”

  “好的好的,那没事了的话我就先走了,顾律师拜拜了哦~还有,我会想你的mua~”

  耳边响起的是裴浣异常浮夸的语调,没等我把话说完她就起身粗鲁的打断了我。

  “顾律师,”

  “嗯?”

  “新年快乐。”

  走到门口她突然又停下轻飘飘的来了句毫无灵魂的祝福,然后只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给我。

  over.

To Be continued...

………………

Kairosclerosis
重新抬起头,已经模糊不清的视...


  重新抬起头,已经模糊不清的视线内倒映

着仍然未变的事物,不……这不可能。

  明明已经逃出来了,从那个地方,这里怎

么……怎么可能还没崩溃!

  艰难的撑起已经腐败不堪的躯体,只能在

地上绝望的一点一点蠕动,已经够了,已

经到极限了,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

嚣着,不停的在毁灭然后又重生。随着躯

体的颤抖,不断的有奇怪的残余肉块从身

上被抖落,

  “嘀嗒——嘀嗒——嘀嗒”

  一滴一滴红色的液体顺着已经焦糊的向外

翻着红肉的四肢慢慢流淌下来,视线模糊

的前方被投下了一片阴影,越来越近越近

越近,然后…两块温暖的...


  重新抬起头,已经模糊不清的视线内倒映

着仍然未变的事物,不……这不可能。

  明明已经逃出来了,从那个地方,这里怎

么……怎么可能还没崩溃!

  艰难的撑起已经腐败不堪的躯体,只能在

地上绝望的一点一点蠕动,已经够了,已

经到极限了,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

嚣着,不停的在毁灭然后又重生。随着躯

体的颤抖,不断的有奇怪的残余肉块从身

上被抖落,

  “嘀嗒——嘀嗒——嘀嗒”

  一滴一滴红色的液体顺着已经焦糊的向外

翻着红肉的四肢慢慢流淌下来,视线模糊

的前方被投下了一片阴影,越来越近越近

越近,然后…两块温暖的物体覆上了我,

覆上了我的脸颊。

终于……要来了吗?

新世纪。

                                                           以上,

                                                           蠢虫。

陳見則
纵然向往星辰大海,踌躇满志,也...

纵然向往星辰大海,踌躇满志,也逃不过命运的戏弄

纵然向往星辰大海,踌躇满志,也逃不过命运的戏弄

Elford的轻博客

(原创)吃 鱼

吃 鱼


午餐前,一条鱼跟另一条鱼

在路上谈禅。一个信徒

第一次从家里出来,对着云说

再见


尼问僧:解衣宽带,髻中珠

轮到谁

把玩


一条运动中的鱼,唱着绝望的歌谣,没有助跑,一步跃上礁石

我们拔出刀子,在餐桌旁

等待它

游过来


双月湾,中信那帮人过来,拍了些照片。吉明

一直对着云

发呆


就这样,一条鱼整整跟我们对峙

半小时。它的膝盖外翻

鼻子扁平,黑色头发毛刷一样

向外支楞着






吃 鱼


午餐前,一条鱼跟另一条鱼

在路上谈禅。一个信徒

第一次从家里出来,对着云说

再见


尼问僧:解衣宽带,髻中珠

轮到谁

把玩


一条运动中的鱼,唱着绝望的歌谣,没有助跑,一步跃上礁石

我们拔出刀子,在餐桌旁

等待它

游过来


双月湾,中信那帮人过来,拍了些照片。吉明

一直对着云

发呆


就这样,一条鱼整整跟我们对峙

半小时。它的膝盖外翻

鼻子扁平,黑色头发毛刷一样

向外支楞着





卖数码的大叔酱
这个鱼缸终于找到主人了!介于我...

这个鱼缸终于找到主人了!介于我们经常把鱼养死的事实,我决定不费心起名字了!就叫他1号吧!

这个鱼缸终于找到主人了!介于我们经常把鱼养死的事实,我决定不费心起名字了!就叫他1号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