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树人生

4159浏览    57参与
白羊

二十一世纪了,让性别去死。

p大 《一树人生》

唔看到一半,还行╮( ̄▽ ̄)╭字丑的一批还非要往外发也就是我了,嘿不愧是我。


二十一世纪了,让性别去死。

p大 《一树人生》

唔看到一半,还行╮( ̄▽ ̄)╭字丑的一批还非要往外发也就是我了,嘿不愧是我。


如泱.

二十一世纪了,让性别去死。

               ——priest《一树人生》


写崩了写崩了▄█▀█●


文素感谢@文素搬运工| ᐕ)⁾⁾ 


是摘抄!!!(我并没有看)

二十一世纪了,让性别去死。

               ——priest《一树人生》


写崩了写崩了▄█▀█●


文素感谢@文素搬运工| ᐕ)⁾⁾ 


是摘抄!!!(我并没有看)

钰清
提名王八蛋王树民 我怎么觉得一...

提名王八蛋王树民

我怎么觉得一树人生其实挺虐的

太难了,,,

提名王八蛋王树民

我怎么觉得一树人生其实挺虐的

太难了,,,

一颗鱼草。

1.2文字《逆旅来归》

3.4文字《一树人生》

5.6文字《游医》

7.8文字《最后的守卫》

9.10文字《兽丛之刀》


以上文字整理感谢@费生 

/dbq大大我之前没看到您有做其他文章的整理!<(。_。)>


/本来是准备所有摘抄都摘录情话,无奈圈冷,情话实在找不到了!(*꒦ິ⌓꒦ີ)


p1.5.7底图来自@秦良昭很靓 

p2底图来自@月落山間, 

p3.6底图来自@萸鹿穿奚 

p4.9底图来自@骆晏 

p8底图来自@银子 

p10底图来自@猫科动物狂热爱好者 


非常...

1.2文字《逆旅来归》

3.4文字《一树人生》

5.6文字《游医》

7.8文字《最后的守卫》

9.10文字《兽丛之刀》


以上文字整理感谢@费生 

/dbq大大我之前没看到您有做其他文章的整理!<(。_。)>


/本来是准备所有摘抄都摘录情话,无奈圈冷,情话实在找不到了!(*꒦ິ⌓꒦ີ)



p1.5.7底图来自@秦良昭很靓 

p2底图来自@月落山間, 

p3.6底图来自@萸鹿穿奚 

p4.9底图来自@骆晏 

p8底图来自@银子 

p10底图来自@猫科动物狂热爱好者 


非常感谢!(。’▽’。)♡







远山十九

昨晚鲜橙让我看p大的《一树人生》


看完啦!


今天不写文了有点事情就写手写吧!


太久没写字了真的都不会写了……

昨晚鲜橙让我看p大的《一树人生》


看完啦!


今天不写文了有点事情就写手写吧!


太久没写字了真的都不会写了……

寂月灭影yu
文素来自@文素搬运工| ᐕ)⁾...

文素来自@文素搬运工| ᐕ)⁾⁾ (是好久之前的,我现在才写,跪)

底图来自@倾与 mn,被我截了一下

哭了之前看文的时候竟然没有注意到这句话(跪)

文素来自@文素搬运工| ᐕ)⁾⁾ (是好久之前的,我现在才写,跪)

底图来自@倾与 mn,被我截了一下

哭了之前看文的时候竟然没有注意到这句话(跪)

尧惟cx

#priest全cp书签#

第三对

王树民X谢一《一树人生》

(这本我没看过咳…有时间补完嘿嘿)

#priest全cp书签#

第三对

王树民X谢一《一树人生》

(这本我没看过咳…有时间补完嘿嘿)

碎遮

《一树人生》书摘

🌟也是甜甜的,两人是青梅竹马,但是没过多久就疏远了,受很早就开始暗恋攻,可是攻是傻狗类型的,最后攻才明白自己的心意开始追受。我怎么感觉比过门还虐,差点看哭了,,,不过放心HE。这篇真的不长20万左右而且没有入v。


——————————分割线———————————


时间和空间会拉长思念,把它们从人的身上、魂上远远地牵过千山万水那么远,签得长长的紧紧的,然后每每有风吹草动,这边的人就会感觉到撕心裂肺的扯动的疼痛——可是不舍得把这样的思念剪断,因为它们一旦断了,天南海北,那个人和自己,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谢一觉得自己在难以自拔地自毁着,挣扎也无能为力。他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天,真到疼...

🌟也是甜甜的,两人是青梅竹马,但是没过多久就疏远了,受很早就开始暗恋攻,可是攻是傻狗类型的,最后攻才明白自己的心意开始追受。我怎么感觉比过门还虐,差点看哭了,,,不过放心HE。这篇真的不长20万左右而且没有入v。


——————————分割线———————————


时间和空间会拉长思念,把它们从人的身上、魂上远远地牵过千山万水那么远,签得长长的紧紧的,然后每每有风吹草动,这边的人就会感觉到撕心裂肺的扯动的疼痛——可是不舍得把这样的思念剪断,因为它们一旦断了,天南海北,那个人和自己,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谢一觉得自己在难以自拔地自毁着,挣扎也无能为力。他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天,真到疼死了,疼得绝望了,就算放手了。

不回头,是因为那样的难过已经撑满了他的整个身体,僵硬得让他没有了回头的力气;不流泪,是因为那些眼泪已经冲破了组织,融入了血脉里,奔腾到了身上的每一个角落,把那样苦涩的心绪带到无处不在;不言说,是因为除了那一点点的维持在表面的骄傲,他这一辈子一无所有,所以只能像是抓着救命的稻草一样地紧紧地抓着这点骄傲……

王树民……王树民……王树民……王树民……

你比王八蛋还王八蛋。




六月,六月之后,就要各奔东西了。

热浪太剧烈,忽悠一下子,手拉着手的孩子就谁也找不着谁了。




没准......

十六岁那年春天,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咯。




王树民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全身牵满了线的木偶,那些线让他想左不能往左,想右不能往右,想要那个人留下来,却放开了谢一的手——被禁锢在一个透明的房子里,一眼看上去,天涯海角都在眼中,可是稍微一移动,就会碰到那些看不见的墙壁。

他听见自己每一根血脉都在叫嚣着自由和愤懑,他想对自己说,王树民,你已经快三十岁了,不年轻了,不是冲动的毛头小伙子了,可是那声音太微弱,难以抑制住他心里压抑了太多年的那股子叛逆的冲动。

于是王树民明白了,自己就应该是这样的人,他想要顺着自己的心意走一次,看看……外面的世界,勇敢一次。




“我知道我俩大老爷们儿这样挺奇怪的,可是我们不偷不抢,对得起天地,对得起社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没觉得这有什么变态的。”




“你说我怎么就放开他了呢?”




“人这一辈子啊,不出车祸不食物中毒,没有意外平平安安的,多说也就活个八九十年,还能怎么着呀?何必跟自己个儿过不去呢?老子爱喜欢谁就喜欢谁,喜欢谁就跟谁一块过,你们别人……你们别人他妈的管得着么你们?”




“见不着的时候,我想他的频率比想我妈都高,见着了心里总有那么股子要飘起来的感觉。”

“现在呢?”

“现在这里疼。”王树民戳戳自己的心口,“真疼。”




那些错过的人,真的就不在原地了么?王树民如梦初醒一样,原来是自己一直不肯长大,哭着闹着让别人迁就自己,若无其事地伤害着别人,然后丢了自己最心爱的那块糖果。谢一自来是个决绝的人,说一不二,从不回头。

他当时能一拳把谢守拙打趴下,然后一个人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十里洋场,一个人打拼,也能只给他一个背影,漫不经心地挥手告别。




“Just in his heart.(在他心里。)”




“Oh , to the world youmay be one person, 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对于世界而言,你只是一个人,但是对于某个人,你是他的整个世界。)”




他想那么多人说过要等他,青少年时候的女朋友,在军队的时候偷偷摸摸认识的姑娘,相亲对象,做了生意小成以后被他婉拒的女人们……可是她们都只是说说,没有一个真的等他,只有那个人,只有小谢,他从来没说过一个字,可是却在原地站了那么多年。




相爱是一瞬间的事,相思可以跨越时空,可是相守,是一生一世的承诺。承诺风雨同舟,相依相持,承诺阴晴贫富,执子之手。

那么平淡,却是那么美。




他承认自己胆小,那呼风唤雨刀枪不入的终究只是蜗牛的一个自欺欺人的壳子,用来掩藏着他内里柔软的身体。成长是一辈子的事,原来那年寒冷的冬天,他以为自己已经抛弃的那个温和怯懦的孩子,一直都还在那里。




“小谢,你别走,别走行不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别走了,别再走了。”




也许有些人,出身、智力、能力都可能平平常常,没有任何特异之处,但是真的,他们比任何人都更加努力地活着,一辈子,每一天都过得像拼了命一样,所以活得也比别人漂亮。




“那你为什么掉眼泪了?当年谢守拙那么用力地打你的时候你没掉过眼泪,街上小混混截你道的时候没掉过眼泪,往自己身上扎针的时候没掉过眼泪,一个人住在那身都转不开的小阁楼里起早贪玩地干活,手脚没一块好地方的时候也没掉过眼泪。”




等到天荒,等到地老,等到白玉成了齑粉,光阴难以抵达,等到……

这一刻冰凉的夜像是点起来的河灯一样,激烈地烧起来,一发不可收拾的思绪被刷白在像是要融化在一起的身体里,绵远而长,谢一觉得心里压着的东西突然洪水一样地奔涌而出,骤然空出了大片的地方,然后慢慢的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悲怆。

半个心理学专业的蒋泠溪那里有一本关于“聚焦”疗法的书,说的是当有什么东西堵在心里进不去出不来的难受的时候,问问身体怎么说,身体是一种潜意识,知道所有的答案。于是谢一闭上眼睛扣问着自己的心。

然后他听到每一个毛孔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这个人,想要这个人……理智微弱地反抗,被淹没在欲 望的潮水里,发出凄凄的尖鸣,抵死反抗,与混乱的思绪交织出绝望的悲意。




有差别的是人——故人怀故乡,有故人的地方,才是故乡。当你下了火车飞机,看见扑面而来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有那么一个地方可以让你目标明确地“回”,有那么一个人可以让你不顾一切地想见,有那么一个心跳的频率因为靠近而越加激烈,那个地方,纵然不是生养自己的地方,也是亲切的。

王树民发现自己飘了那么多年,总算找到了那么一个归宿。这个归宿其实一直在他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随时需要随时都能得到帮助,可是他偏偏闭目塞听了那么多年,就这么错过了那么多年。

他想起初中的时候,早晨他自己起不来,天天来不及吃早饭,谢一总会帮他准备一个大饭盒套着小饭盒,大饭盒里面放上半盒子热水,给小饭盒里的食物保温,给他把早饭带到学校。王树民不好好念书,总是死皮赖脸的要抄谢一的作业,谢一本来不乐意给他,后来看见他因为写不完作业被老师说了几次,到底心软了,可是每次借过来的作业,都会留下那么一两步,让他自己解决,时间长了,王树民那个猪脑子居然也能把那些不知所云的代数几何弄明白几分。

原来以为没什么,可是注意起来,才发现,小谢对自己真的是很好很好。

好到他在这里静静的看着对方的侧脸,就有一种从胸口里满溢出来的,窝心的暖融融的感觉,那种暖爬到嘴角,让他不自觉地想笑,可是再往上爬到眼角,又让他不自觉地想哭。

原来爱一个人,就是这样想哭有想笑的折磨。可是难以控制,甘之如饴。




“小谢,那天你从北新走的时候,我拉住你,想对你说几句话,但是没说出来——我不算有出息的人,三十的人了刚从迷茫里走出来,没有立业,和几个兄弟在西边做买卖,刚刚有点起色,不知道最后结果会是成功还是失败。可是我想试一试……从家里走的时候,我妈跟我急了,她怕我吃苦,不喜欢我过那么颠沛流离的生活,我明白。可是我必须走,我必须离开那个让我长不大的地方,必须要自己挣一番天地,一番能让我自由的天地,让我不至于想说句掏心窝的话都犹犹豫豫那么多年藏着掖着不敢——”

“小谢,你心里,咱俩的情分还在么?”

“不在也没关系,这回换我把以前的赔给你,拿一辈子赔,行么?”




他喜欢王树民,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可是仍然默默无声,无怨无悔地喜欢了那么多年,每次想起这个人,心里都会很疼很疼。




其实他们都错了,有时候,自以为了解,其实比完全不了解还要危险。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

                         ——《古艳歌》

这还是王树民看图书馆的时候偶尔翻到的,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样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言语有这么一个名字——古艳歌。

哪里艳呢?

而当他站在这陌生城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间的时候,忽然就明白了。光鲜的,匆忙的,笑的,哭的人,他们通通都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好看的忍不住多看一眼,难看的忍不住离远一点。

只有那个人。

他发现,当他意识到,这个城市中间,有那个人的时候,陌生的街道都变得灵动起来,甚至硬生生地生出一丝仿佛幻觉一样的熟悉感。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艳在了哪里呢?

千帆过尽,生命中擦过万万千千,子夜梦回,蓦然回首间,心里却念着那个尘封在心底多年,却不曾有丝毫暗淡的名字,才知道,他已经变成了心间的那么一颗殷红如血的朱砂痣。这么想着,就觉着再没有比这更艳的话了。




二十一世纪了,让性别去死。




经济学原理上的一个基本假设,是人都是理性的,可是这是错的啊……有的时候,我们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犯傻,犯贱。




时光消磨人们的记忆,可是对于那些镌刻在灵魂上的,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我们严防死守,无论多少年都不会有半分褪色。




对于很多人来说,每天的生活就是柴米油盐吃喝拉撒,凭自己劳动挣死工资,挣得多就多花,挣得少就少花。这辈子没啥追求,只要全家老小都平平安安的,早晨一家人出去,晚上一家人回来,热乎乎地有个窝。看着日子在这样的平静中流水似的过去,忽悠一辈子,这就觉得非常幸福了。

可是,佛家说,托生于六道轮回中的人道,虽然是善道,却没有那么多的福泽。我们本不是享乐来的,须得忍受八苦。圣经里说,自从人类被驱逐出伊甸园,就再没有安心幸福过,我们生于世间,是为了偿还遗留在血脉里面的,祖先的罪孽。

不论如何,都是讲浮生多苦的,叫你生,便须得老,须得病,须得死。




尽管间隔了记忆,时间,和那么一层谁都不敢捅破的膜,可是他曾经离他的灵魂很近很近过,近到能从一个模糊不清的标点符号,辨别出他当时的喜怒哀乐。

王树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思念了,可他希望不是,因为他生活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上,不是在海上风雨飘摇的魔鬼号,他不能以自己的好恶作为人生观的依据。这片土地上会滋生出太多太多丝线一样的东西,密密麻麻地缠住每一个人,那些丝线的名字叫做循规蹈矩。鱼死网破,是个惨烈的结局,没有人想看到那个。




世情如雪,那人也不过六十亿中庸庸碌碌的一个。




“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世界,其实魔鬼号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我们生活在陆地上,他们生活在茫茫的大海里。然后我们互相害怕。文明害怕力量,野蛮鄙视规则。”




春来夏走,草木知秋,忽地一场大雪落下来,人间种种全被盖在里面,像是比人心还要讳莫如深,又一年年关。




“我不知道,我下了火车就想,你以后要是毕业就在这么个地方儿待下去怎么办?取个穿高跟鞋又细又白的上海姑娘当媳妇儿,你就想不起来我了。慢慢地逢年过节也想不起来我了,也不给我打电话了,也不回家看我……然后过几年,过几年……你就该问了,王树民是谁?”




就好比是一个巨大的木箱子,里面藏着陈年的旧物,许久许久不打开,有一天突然有机会看见了,就觉得,其实人生在世几十年的光阴,真是如白驹过隙一样,要不当初的喜悲,怎么就没有一星半点的褪色呢?




什么是思念呢?

思念是一种埋在骨髓里的病,冬天的时候,会化成寒气从身体里冒出来,把每一寸皮肤,每一寸骨都冻得疼痛起来。走在街头,再欢快的音乐也变成了跳来跳去的毒,不定哪个音符,让人想起哪个场景,心里就空落落起来。那些从十万八千个方向出发的思绪,最后总是殊途同归到一个人的身上。

因为孤单所以思念,又因为思念,所以愈加孤单。

这样的情绪,好像是最最累人的,每次恍然惊醒,都觉得心神俱疲。




有人说,距离产生美,但是近距离产生感情。可是从近距离拉成远距离,这份感情却失去了禁制一样,疯狂地生长壮大。




卷卷苍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谢一恍然间觉得,真的是不一样了,两个人之间这大半个城市的距离,好像有两个世界那么遥远,他担心自己万一哪天回去,王树民会不会不认识自己了呢?

想起那个少年会对他露出陌生的眼神,谢一心里狠狠地疼起来,就像是把一块肉从自己身上割下去一样的那种疼法。

原来王树民已经快要长成自己身上的一块肉了啊。




王树民像什么呢?

王树民就像是太阳,没有他的日子总是阴沉沉的让人抑郁,可是一旦靠近就会被灼伤。——by 谢一。

这比喻太土,可是情真意切的时候,华丽的辞藻,反而就苍白了。

王树民,他是个活得热烈的人。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小姑娘年轻的时候,务必少看点犄角旮旯不知道正版盗版的四流小言,省的将来把张着翅膀的鸟人当天使,骑着白马的唐僧当本命。




幸福的孩子,总是想象不到不幸的人,可以不幸到什么样的程度。




念好书,将来做大事。这是他妈一辈子最希望看见的。




梦里有那么一个笑得像狗尾巴花的男孩子,顶着一头硬邦邦的板寸,踩在大片大片的阳光上,嘴里哼哼唧唧地唱着跑得绕地球两圈的调子: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




有时候尽了人事,还得听得天命,只是天命,从来都不公平。谢一有时候觉得,好像老天在看着他一样,看他能忍到什么程度,能被弯折到什么程度。




不是每个人都能无忧无虑的长大。




几个人能春风得意马蹄疾地看尽长安花呢?少不更事,少不更事。




谢一觉得,王树民离他的世界好像越来越远了,人一点一点地大了,原来一起玩玩闹闹的孩子每时每刻都在淡出彼此的生命,各自追逐各自的前途,天下四海,永远也不像古诗词里说的那么狭小。




我们只是普通人,不是那个写了《滕王阁序》的王勃,有天涯若比邻的心胸,离分或者异路,都是不得了的事。




茫茫人海间,那么近,又那么远。




泰戈尔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这遥远异国的男子有太性灵的笔触,句句都不过等闲言语,可感同身受起来,原来轻易就浸透了人间万般滋味。

茶醉光年

二十一世纪了,让性别去/死。

——priest《一树人生》

感谢素素的文素@文素搬运工| ᐕ)⁾⁾ 

感谢🐰的底图@老马途知 


四年一次的2/29发点东西叭。

第一次看这句话的时候太震撼了。甜甜太会了👍

希望四年后的今天会比四年前的今天好一点。

二十一世纪了,让性别去/死。

——priest《一树人生》

感谢素素的文素@文素搬运工| ᐕ)⁾⁾ 

感谢🐰的底图@老马途知 


四年一次的2/29发点东西叭。

第一次看这句话的时候太震撼了。甜甜太会了👍

希望四年后的今天会比四年前的今天好一点。

世界和平

盘点一树人生中让我惊艳的句子

●相爱是一瞬间的事,相思可以跨越时空,可是相守,是一生一世的承诺。承诺风雨同舟,相依相持,承诺阴晴贫富,执子之手。那么平淡,却是那么美。

●宗教人士说,神从不附加给我们超出我们承受能力的考验

●年幼时候受到的伤害,原来是伴随着人们一生一世的,好像都被时间洗涮干净了,其实是进了骨血里,怎么都挥之不去。

●等到天荒,等到地老,等到白玉成了齑粉,光阴难以抵达,

●两个三十七度的加总,其实是世界上最温暖的温度。

●So that we can face our own hearts. (放松下来,我们才能面对自己...

●相爱是一瞬间的事,相思可以跨越时空,可是相守,是一生一世的承诺。承诺风雨同舟,相依相持,承诺阴晴贫富,执子之手。那么平淡,却是那么美。

●宗教人士说,神从不附加给我们超出我们承受能力的考验

●年幼时候受到的伤害,原来是伴随着人们一生一世的,好像都被时间洗涮干净了,其实是进了骨血里,怎么都挥之不去。

●等到天荒,等到地老,等到白玉成了齑粉,光阴难以抵达,

●两个三十七度的加总,其实是世界上最温暖的温度。

●So that we can face our own hearts. (放松下来,我们才能面对自己的心)”

●这世界上好多新鲜事,不过不是什么新鲜事都要去尝口才行的,没什么结果的东西,你又为么非要走错那一步呢?

●有时候不努力是一回事,努力了没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

●故人怀故乡,有故人的地方,才是故乡。

●当你下了火车飞机 ,看见扑面而来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有那么一个地方可以让你目标明确地“回”,有那么一个人可以让你不顾一切地想见,有那么一个心跳的频率因为靠近而越加激烈,那个地方,纵然不是生养自己的地方也是亲切的。

●他这么多年,无论是手里拿枪,还是拿算盘,都是握着权柄,想要什么、想战胜什么就去拼力一搏,还没有这么委屈地等待过别人宣判过自己的命运。被人喜欢是受罪,喜欢别人其实也是受罪

●Oh,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d.(对于世界而言,你只是一个人,但是对于某个人,你是他的整个世界)

●不回头,是因为那样的难过已经撑满了他的整个身体,僵硬得让他没有了回头的力气;不流泪,是因为那些眼泪已经冲破了组织,融入了血脉里,奔腾到了身上的每一个角落,把那样苦涩的心绪带到无处不在;不言说,是因为除了那一点点的维持在表面的骄傲,他这一辈子一无所有,所以只能像是抓着救命的稻草一样地紧紧地抓着这点骄傲

●原来看着一个人的背影,是那么撕心裂肺的事情,先走的人永远不知道,现在王树民终于体会到了。时间和空间会拉长思念,把它们从人的身上、魂上远远地牵过千山万水那么远,签得长长的紧紧的,然后每每有风吹草动,这边的人就会感觉到撕心裂肺的扯动的疼痛—可是不舍得把这样的思念剪断,因为它们一旦断了,天南海北,那个人和自己,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那个人需要的时候,就放下一切赶过来,等自己不被需要了,差不多也要是回去继续那忙碌而高速的生活了——招致则来,挥之则去,谢一觉得,自己这就已经是犯贱的最高境界了。

●测谎大师说:如果一个人笑起来的时候,他的眼角没有笑纹,那就是在假笑,那就是小说里“笑容没有传达到眼底的”的意思,如果一个人的笑脸左右有细微的不对称和僵硬,那他就是在撒一个蹩脚的谎。

●谁让自己喜欢他呢,谁让自己那么不争气,这么多年来还一直喜欢他呢?喜欢他,就是欠了他的。

●习惯了一个人行走,一个人努力一个人把所有的苦所有的累都埋在心里,习惯了孤独。所以身边有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反而会觉得不安,会生怕离得太近,而让某些人失望,会怕控制不了和某些人的关系,和某些人的距离。

●时光消磨人们的记忆,可是对于那些镌刻在灵魂上的,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我们严防死守,无论多少年都不会有半分褪色。

●我们生于世间是为了偿还遗留在血脉里面的,祖先的罪孽。不论如何,都是讲浮生多苦的叫你生,便须得老,须得病,须得死。  他们说幸福是最脆弱的东西,镜花水月,稍微一碰,便轻易散了。                               我不愿意相信,我更乐于认为,这些苦楚,是为了让我们不至于麻木,让我们能在幸福的时候,更好的体会到幸福的滋味。

●可是,佛家说,托生于六道轮回中的人道,虽然是善道,却没有那么多的福泽。我们本不是享乐来的,须得忍受八苦。圣经里说,自从人类被 驱逐出伊甸园,就再没有安心幸福过

●“不能以自己的好恶作为人生观的依据。这片土地上会滋生出太多太多丝线一样的东西,密密麻麻地缠住每一个人,那些丝线的名字叫做循规蹈矩。鱼死网破,是个惨烈的结局,没有人想看到那个。”

●不是每一个人的灵魂,都能性灵到能通过纸页上的枯涩高玄的只言片语,逆流时空,去追寻先哲的思想足迹的,可是有的时候,你会发现,通过某个人的字迹,去追寻某个人在某个时间的思想,是件容易得多的事情

●“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世界,其实魔鬼号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我们生活在陆地上,他们生活在茫茫的大海里。然后我们互相害怕。文明害怕力量,野蛮鄙视规则。”

●那些生活中让我们伤心、让我们念念不忘的事情,其实都是微不足道的,你之所以觉得过不去,觉得心里像是被刀子捅了一下,像被火烧着那么难受,只是因为你还没见过更伤心、更绝望的人生。世情如雪,那人也不过六十亿中庸庸碌碌的一个。

●你觉得他太狠,那么多次,说走就走,都不给你机会的。其实你不明白的,壮士断腕而面不改色,要么是他心冷如铁,要么……是他已经习惯了疼痛和失去。

●正常的青春后边都是懵懂,不懵懂的,是不幸的人。

●春来夏走,草木知秋,忽地一场大雪落下来,人间种种全被盖在里面像是比人心还要讳莫如深,又一年年关。

●茫茫人海间,那么近,又那么远。               泰戈尔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这遥远异国的男子有太性灵的笔触,句句都不过等闲言语,可感同身受起来,原来轻易就浸透了人间万般滋味。

●什么是思念呢?                                        思念是一种埋在骨髓里的病,冬天的时候,会化成寒气从身体里冒出来,把每一寸皮肤,每一寸骨都冻得疼痛起来。走在街头,再欢快的音乐也变成了跳来跳去的毒,不定哪个符,让人想起哪个场景,心里就空落落起来。那些从十万八千个方向出发的思绪,最后总是殊途同归到一个人的身上。因为孤单所以思念,又因为思念所以愈加孤单。这样的情绪,好像是最最累人的

●人这一辈子,不要老是争强好胜,该服软的时候,就服个软,可是你自个儿心里头不能软,一软了就好像是水桶底下漏了个洞,多小那水也就都流出去了。

●有人说,距离产生美,但是近距离产生感情。可是从近距离拉成远距离,这份感情却失去了禁制一样,疯狂地生长壮大。

●卷卷苍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真彼周行。陟彼崔嵬,我马虺隕。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横冲直撞的小老虎一下子沉默了下来,王树民的世界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这年纪的孩子大多受武侠小说毒害颇深,总是崇拜书里那些个高来高去的大侠,古道热肠,快意恩仇。可是那毕竟都是别人编的故事啊傻小子们。

●绝望的眼神,和那样的神色里,不易察觉的,那么一点挣扎的颜色。在别人看不见的绝境里,一个人挣扎。

●有时候尽了人事,还得听得天命,只是天命,从来都不公平。谢一有时候觉得,好像老天在看着他一样看他能忍到什么程度,能被弯折到什么程度。不是每个人都能无忧无虑的长大

●可是老师有时候也会撒谎的,只有在那种环境里被压抑过的孩子才明白,有时候,天分上差的一点点,真的是后天怎么努力也赶不上的,这个世界从来不曾公平过。

●热浪太剧烈,忽悠一下子,手拉着手的孩子就谁也找不着谁了。

●王树民就像是太阳,没有他的日子总是阴沉沉的让人抑郁,可是一旦靠近就会被灼伤。—by谢一。这比喻太土,可是情真意切的时候,华丽的辞藻,反而就苍白了。

●可是永远忘不了那些欺负过自己的人,忘不了凳子上的胶水,某人在嘲笑中咬得格外重的那个词,忘不了某个冬天花池里冰冷的水,和洗不掉的烂泥。

●忘不了那种全世界都抛弃了自己的无助感。那是个冰冷刺骨的冬天,即使谢一长大以后,到了温润的江南,他也忘不了那时候那种刺骨的冷冽,西北风随时随地都在敲打着窗棱,要把整个玻璃窗打碎一样,天空一直都是灰蒙蒙的,就像永远都不会放睛。那时候人们还不知道世界上有种毛病不是生在身上的,而是生在心里的,经历了大变的孩子总会有些不对劲。

●少爷的脾气流氓的命 

●小姑娘年轻的时候,务必少看点犄角旮旯不知道正版盗版的四流小言,省的将来把张着翅膀的鸟人当天使,骑着白马的唐僧当本命。

●别的地方再好,那也是别的地方,不是咱自己的家乡,没有合心合意知冷知热的人。

●灯火映照在小小的河里,画船飘来荡去,水汽冒出来带着浓重的寒意,秦淮夜色也有这样的风华,可是六朝流水洗过的地方,浮华寂寞了几千年,是没有这样小镇(西塘古镇)那种特有的、小家碧玉一样的静好的。

●原来爱一个人,就是这样想哭又想笑的折磨。可是难以控制,甘之如饴。

●这人哪,该伸手管的时候,就伸手管,管不了的时候,也就该放手放手,要不然别人不自在,也累着自己。

●前半辈子拿命挣钱,下半辈子就得拿钱买命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 ——《古艳歌》    这还是王树民看图书馆的时候偶尔翻到的,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样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言语有这么一个名字古艳歌。哪里艳呢?而当他站在这陌生城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间的时候,忽然就明白了。光鲜的,匆忙的,笑的,哭的人,他们通通都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好看的忍不住多看一眼,难看的忍不住离远一点。只有那个人。他发现,当他意识到,这个城市中间,有那个人的时候,陌生的街道都变得灵动起来,甚至硬生生地生出丝仿佛幻觉一样的熟悉感。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艳在了哪里呢?         千帆过尽,生命中擦过万万千千的人,子夜梦回,蓦然回首间,心里却念着那个尘封在心底多年,却不曾有丝毫暗淡的名字,才知道,他已经变成了心间的那么一颗殷红如血的朱砂痣看着就觉着再没有比这更艳的了

倚阑

小姑娘年轻的时候,务必少看点犄角旮旯不知道正版盗版的四流小言,省的将来把长着翅膀的鸟人当天使,骑着白马的唐僧当本命。


——《一树人生》


早安=w=


2020.2.25


小姑娘年轻的时候,务必少看点犄角旮旯不知道正版盗版的四流小言,省的将来把长着翅膀的鸟人当天使,骑着白马的唐僧当本命。

 

——《一树人生》

 

 

 

早安=w=

 

2020.2.25

 

倚阑

2020年最受关注(x)的选秀节目

——Priest-ColdSpot 101


谁能光芒万丈、C位出道?!


又名《瞧一瞧看一看Priest作品究竟谁能冷到制霸北极圈》。

冷到你无法想象。

2020年最受关注(x)的选秀节目

——Priest-ColdSpot 101


谁能光芒万丈、C位出道?!



又名《瞧一瞧看一看Priest作品究竟谁能冷到制霸北极圈》。

冷到你无法想象。

倚阑

那些生活中让我们伤心、让我们念念不忘的事情,其实都是微不足道的,你之所以觉得过不去,觉得心里像是被刀子捅了一下,像被火烧着那么难受,只是因为你还没见过更伤心、更绝望的人生。


世情如雪,那人也不过六十亿中庸庸碌碌的一个。


——《一树人生》


早安=w=


2019.12.26

那些生活中让我们伤心、让我们念念不忘的事情,其实都是微不足道的,你之所以觉得过不去,觉得心里像是被刀子捅了一下,像被火烧着那么难受,只是因为你还没见过更伤心、更绝望的人生。

 

世情如雪,那人也不过六十亿中庸庸碌碌的一个。

 

——《一树人生》

 

 

 

早安=w=

 

2019.12.26

岁云将暮

priest考场作文向摘抄(四)


大概是最后一次写p家作文摘抄了,积极响应主题..


前三篇可以从合集里找到啦,本人议论文大苦手qaq,如果大家感觉有不合适的地方请务必指出!


*部分阐述来自《人民日报》评论文章和《时事》

priest考场作文向摘抄(四)


大概是最后一次写p家作文摘抄了,积极响应主题..


前三篇可以从合集里找到啦,本人议论文大苦手qaq,如果大家感觉有不合适的地方请务必指出!


*部分阐述来自《人民日报》评论文章和《时事》

一鸭一牙哟

 看甜甜的文第一次逆CP居然是一树人生??!!


难道不是健气受吗?!!!


残次品我都没逆CP!!!!


 看甜甜的文第一次逆CP居然是一树人生??!!


难道不是健气受吗?!!!


残次品我都没逆CP!!!!


Double K

P家北极圈过年48h汇总

就不说啥开场白了,我只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汇总机器罢辽

策划:@女巫阿起   @『白山』❗️   @Double K 

文案: @CAPETIAN 

一宣在这里 二宣在这里


实际情况和宣图略有出入,以汇总到的内容为准~

初一

🌸00:00 @『白山』❗️  最后的守卫 文

🌸01:00 @扶摇派仙道学者 坏道 文

🌸02:00 @画戟雕戈  山河表里 图

🌸03:00 @月明千山。 ...



就不说啥开场白了,我只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汇总机器罢辽

策划:@女巫阿起   @『白山』❗️   @Double K 

文案: @CAPETIAN 

一宣在这里 二宣在这里


实际情况和宣图略有出入,以汇总到的内容为准~

初一

🌸00:00 @『白山』❗️  最后的守卫 文

🌸01:00 @扶摇派仙道学者 坏道 文

🌸02:00 @画戟雕戈  山河表里 图

🌸03:00 @月明千山。 山河表里 文

🌸04:00  @sukiga 锦瑟 图

🌸05:00 @IMO今天一点都不丧 七爷 图 

🌸06:00 @入云栖 七爷 文

🌸07:00 @冬六 七爷 图

🌸08:00 @江晏 广泽旧事 文

🌸09:00 @盒叨叨 锦瑟 图

🌸10:00 @三岁观河 最后的守卫 图

🌸11:00 @CAPETIAN 山河表里 文

🌸11:30 @安如山.Rush 七爷 图

🌸12:00 @风禾尽起 山河表里 字

🌸13:00 @珹白 山河表里 图

🌸14:00 @冬咚锵 山河表里 文

🌸14:30 @黄廷 大英雄时代 文

🌸15:00 @Crazy 七爷 文

🌸16:00 @丞一刨 大哥 图

🌸16:30 @引觞满酌 大哥 文

🌸17:00 @Double K 锦瑟+兽丛之刀 文

🌸17:30  @清忆 大英雄时代 字

🌸18:00 @却酌  大英雄时代+山河表里+七爷+锦瑟+大哥+坏道 字

🌸18:30 @Crusader 过门+坏道+大哥+山河表里 文

🌸19:00 @✨durax 大英雄时代 文+逆旅来归 字

🌸19:30 @冰红茶泡海带 大哥 图

🌸20:00  @啊cóu是赵云的小娘子 山河表里+大哥 字

🌸21:00 @一瓶海货。 七爷 图

🌸22:00 @听雪为松 资本剑客 文

🌸23:00 @想不开居士 大战拖延症 图

🌸24:00  @女巫阿起 脱轨+资本剑客+流光十五年 图


初二

🌸01:00 @冬六 大哥 图

🌸02:00 @黄廷 山河表里 文

🌸03:00 @却骷非枯 七爷 文

🌸04:00 @二期星期二 锦瑟 图

🌸06:00 @冰红茶泡海带 最后的守卫 图

🌸07:00 @西透 坏道 图

🌸08:00 @半叶入茶。 七爷 文

🌸08:30 @贪向花间 脱轨 图

🌸09:00 @临哓 兽丛之刀 图

🌸10:00 @大吉岭茶茶茶茶 大哥 文

🌸10:30  @大吉岭茶茶茶茶 一树人生 文

🌸11:00 @雨落 山河表里 图

🌸12:00 @今天的皓月也有点丧 锦瑟+大哥+坏道 字

🌸13:00 @聆天 终极蓝印+山河表里+游医 文

🌸13:30 @叶落幽谷 终极蓝印 文

🌸14:00 @十夜ShiY 坏道 图

🌸15:00 @猫渔混合罐头 坏道 图

🌸15:30 @一瓶海货。 大哥 图

🌸16:00 @✨南爪豆瘸 大英雄时代 文

🌸16:30 @咸鱼不需要id-天涯客什么时候有皇粮 锦瑟 字

🌸17:00 @清忆 最后的守卫 图

🌸17:30 @清忆 山河表里 字

🌸18:00 @雨子 山河表里 图

🌸18:30 @咸鱼不需要id-天涯客什么时候有皇粮 大哥 字

🌸19:00 @極靈成約 兽丛之刀 图

🌸20:00 @引觞满酌 大哥 文

🌸21:00 @苏楠瓜瓜呱呱呱叫。 坏道 文

🌸22:00 @东方妖魔联盟 最后的守卫 文

🌸23:00 @喃叨专用小号★ 游医 文

🌸23:30 @是芯宇 七爷 图

🌸24:00 @江北思 大哥 字

🌸彩蛋 @️英语好难 大哥 文

           

本次活动至此就圆满结束啦!

感谢各位太太在北极圈为爱发电!

希望大家喜欢这份新年礼物,吃粮愉快,新年快乐!



众人皆静我独喧闹

年味(2)

2. 春运

    “也是回家过年吧?”

    京沪铁路,全年班次最多,也始终很热门的一根线上,今天也是照样座无虚席,周围其实没什么聊天,不是睡觉的,就是看手机的,当然还有一边泡面一边看电脑的。

   就这种还算安静的环境下,出差归途上的窦寻,冷不丁被旁边的陌生男子搭讪,愣了一下,淡淡地点了点头。

    那个男人看上去年纪可能跟窦寻相当,不像是喜欢和人搭讪的类型,看到寇桐这反应之后,腼腆地笑了笑,继续说:“我也是,可能车上的所有人都是吧,我这搭话手法是不是太蹩脚了?”

    窦寻...

2. 春运

    “也是回家过年吧?”

    京沪铁路,全年班次最多,也始终很热门的一根线上,今天也是照样座无虚席,周围其实没什么聊天,不是睡觉的,就是看手机的,当然还有一边泡面一边看电脑的。

   就这种还算安静的环境下,出差归途上的窦寻,冷不丁被旁边的陌生男子搭讪,愣了一下,淡淡地点了点头。

    那个男人看上去年纪可能跟窦寻相当,不像是喜欢和人搭讪的类型,看到寇桐这反应之后,腼腆地笑了笑,继续说:“我也是,可能车上的所有人都是吧,我这搭话手法是不是太蹩脚了?”

    窦寻接过男人递来的橘子:“没有,看样子,你想找人说点什么?”

    “算是吧,”男人低下头剥开自己手里的橘子,“我现在有多想回家,我以前就有多不想回家。”

    今天开车的师傅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好,开车一蹦一跳的,想去洗手间的行人走在过道里,一个个都像喝多了,摇摇晃晃的,剥下来的橘子皮,也随着大幅摇晃,落在地上。

    “小时候不想回家过年,是因为谢……算了,那个名字不提也罢,家里没个过年的样子。后来,也不是很情愿过年,一想到过年要麻烦王家的叔叔阿姨,我就不大好意思,不管怎么说,我是个外人。”

    “后来我发现自己有想成为他们家的一份子,高中,不,可能初中的时候就发现了。我一面想克制自己不怎么正大光明的念头,一面又不想继续当‘外人’,去过年就是煎熬,只想赶紧熬过去,等远走高飞了,时间长了,说不定就不会那么想了。”

    “不会的,”窦寻的手里还有半个橘子,突然插来一句,“只要是真心渴望,时间并不会冲淡一切。”

    过道另一侧坐着一对夫妻和一个老太太,年轻女士的身旁还放着一把折叠起来的轮椅。姑娘跟老太太介绍她男人的时候说:“姐姐,这是我内人,遭泥石流的时候我可想着他呢!”

    “是啊,不过后来我确实也没什么时间去想。”

    “刚到上海那阵,快过年的时候,别人一个劲要想抢回家的票,最好能抢个便宜的硬卧。那时候还要通宵扎帐篷在售票处排队,我从不跟着去。朋友问起来为什么不回家,我就有托词说,我没抢到回家的车票。”

    “大城市到年关都‘用工荒’,我拼命顶空,哪里要人去那里,正好也攒点学费,一时半刻也不敢闲下来,放松方式就是睡觉。”

    “最难熬的就是大年夜,晚上六点之后,没人想在这种时候干活了,也没有人急着这会要用人,我只能闲下来,在租的屋子里煮碗面,打开电视想集中精神看春晚,结果相声小品一个没进脑子,都是王叔叔王阿姨,还有他……后来电视声音太大,我还被房东阿姨吼了。阿姨过来,看我莫名其妙掉眼泪,用我听得半生不熟的本地话安慰我,还给我从她家带了碗汤圆,还有几块糯米糕。我这才知道,汤圆还有咸的,南方过年不吃饺子。”

    “前方列车到站,北新南站。”

    看样子男人这一站要下车了,他捡起地上的橘子皮,扔进垃圾袋里,在起身前,终于露出了一线微笑。

    “不过,都过去了,现在有人等我回家吃饺子,是我最喜欢的那些人,我现在就盼着他们能一直身体健康。谢谢你听我唠叨了一路,有缘再见!”

    北新南站不过停靠两三分钟,又一个小时后,列车在终点站缓缓停下,窦寻背上包,一个人走出车站。

    一出站台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八成是故意的,停在离火车站稍远的偏僻角落里。

    窦寻敲了敲车窗,车里的人摇下车窗,率先冒出头来的倒是八哥。八哥有段时间没见着二主子,兴奋地叫唤着自己学会的新句子:“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窦寻回嘴:“您老年纪也不小了吧?”

    “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这时,出来遛鸟的主子终于冒出头来:“哟,老头子,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点上车,回家吃饺子咯!”

    窦寻伸手轻轻弹了一下徐西临的额头,看着那张嬉皮笑脸依然,绕到另一半,坐上副驾驶,伸手把八哥住的宝塔放到后排去。

    车上依然放着荒腔走板的民谣,也依然是在开往花店的路上。

墨色如夜熹♪日华为曦邃

皮皮家的獠牙甜心

♡长庚×顾昀

长庚不太喜欢敬业,自然是到点来到点走,人五人六的在自己的雁王府待会儿,转眼就奔去了侯府。

他可想他小义父想的紧呢。

顾昀在四境安定后被特许休假,啊,正是清闲自在。

长庚推门进来的时候,他正忙着写字,听见门响,却是立马收了起来,风卷残云……

长庚长眉一挑,不动声色地走过去,佯装什么都没看到。

“子熹,这样闲么?”

顾昀弯眼一笑:“陛下来了,可就不了。”

长庚突然说不出话了,他的美人,可真好看。

他靠近了些,问道:“你刚刚画的什么?”

顾昀笑容僵住,大叫不好。

“臣……”

正专心编瞎话的顾昀一个疏忽就被长庚夺走了袖中的画作。

摊开,却怔住了。...

♡长庚×顾昀

长庚不太喜欢敬业,自然是到点来到点走,人五人六的在自己的雁王府待会儿,转眼就奔去了侯府。

他可想他小义父想的紧呢。

顾昀在四境安定后被特许休假,啊,正是清闲自在。

长庚推门进来的时候,他正忙着写字,听见门响,却是立马收了起来,风卷残云……

长庚长眉一挑,不动声色地走过去,佯装什么都没看到。

“子熹,这样闲么?”

顾昀弯眼一笑:“陛下来了,可就不了。”

长庚突然说不出话了,他的美人,可真好看。

他靠近了些,问道:“你刚刚画的什么?”

顾昀笑容僵住,大叫不好。

“臣……”

正专心编瞎话的顾昀一个疏忽就被长庚夺走了袖中的画作。

摊开,却怔住了。

顾昀干脆破罐子破摔:“陛下随便看看就还给臣吧,实在是……”

长庚将他拉进了怀里,亲了亲。

相对无言。

一阵风,吹开了画——

那是一个笑逐颜开的少年。

♡周子舒×温客行

周子舒:老温!打一架!

温客行:相公,怜香惜玉!

周子舒(咬牙切齿):滚!

(昨晚,周子舒被弄疼了……)

所以这滔天的怒火,温客行姑且收了吧。

♡王树民×谢一

谢一很郁闷。

王树民老拉着其他的男人去逼父母同意他的爱……

虽然知道是骗人的,是为了以后做打算。

可他就是酸酸的。

王树民是个粗神经,好久才意识到不对劲。

花了一个月才将媳妇好好哄好喔。

先这么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