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一梦江湖

983.3万浏览    58926参与
夜爷

今天也是美腻的女鹅啊

  话说有什么好用的p图软件吗,蹲一波推荐

今天也是美腻的女鹅啊

  话说有什么好用的p图软件吗,蹲一波推荐

不利河

他喵的,给大家讲一个脑洞。就是,很阴暗又很光明的那种似是而非的复仇狗血救赎脑洞(不知所言……


大概就是少侠开启几周目轮回,第一周目是清崖,少女初恋后结果发现他和那个什么圣女有染,青春初恋告终,少侠死遁开启二周目。

二周目是慕启明,为了躲开清崖就去绝情谷找什么绝情的花花草草,毕竟少侠真爱过确实忘不掉,结果没忘掉还惹上了绝情谷那档子破事。和齐天河、慕启明兜兜转转,好不容易少侠明确了心意都准备告白慕启明了,发现慕启明那厮好像是弯的靠靠靠!于是她决定自己去悬崖峭壁找那种绝情草什么的,都快找到了,一个不小心摔下去又挂了。

三周目少侠直接避开他们,终于找到了绝情花草,准备离开绝情谷却正好碰上前来......

他喵的,给大家讲一个脑洞。就是,很阴暗又很光明的那种似是而非的复仇狗血救赎脑洞(不知所言……


大概就是少侠开启几周目轮回,第一周目是清崖,少女初恋后结果发现他和那个什么圣女有染,青春初恋告终,少侠死遁开启二周目。

二周目是慕启明,为了躲开清崖就去绝情谷找什么绝情的花花草草,毕竟少侠真爱过确实忘不掉,结果没忘掉还惹上了绝情谷那档子破事。和齐天河、慕启明兜兜转转,好不容易少侠明确了心意都准备告白慕启明了,发现慕启明那厮好像是弯的靠靠靠!于是她决定自己去悬崖峭壁找那种绝情草什么的,都快找到了,一个不小心摔下去又挂了。

三周目少侠直接避开他们,终于找到了绝情花草,准备离开绝情谷却正好碰上前来追杀林清辉和如尘的清崖他们。少侠先改变了容貌还没来得及吃药,如尘觉得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于是哄骗少侠帮助他们逃出去。林清辉身受重伤,如尘便打算把少侠推出去,还在犹豫的时候少侠偷听到他们的计划,这下可太伤心了,她在想自己做错了什么啊。于是干脆带着玉玺跳下万丈溅渊,这是自从少侠死遁后清崖第一次和她碰面,他以为对方是个万圣阁的小喽啰,但是越看越觉得不对,他认出来少侠了!(是的,老父亲的直觉)少侠跳下去的时候,清崖还没来得及拉她就眼睁睁看着她又一次死亡。

四周目少侠先去了自己上次身亡的地方,准备找到好不容易炼出来的绝情丹,却发现玉玺不见了,好在绝情丹没跑。于是这次她坚决地咽下了绝情丹。经过全方位了解万圣阁后,少侠决定要铲除这个武林祸端。是的,虽然少侠绝情了,但还是个光明磊落的好少侠!而且如果不是自己误以为如尘和林清辉是好人,这件事说不定早就结束了。少侠要为自己赎罪。

这边好不容易打听到玉玺被万圣阁的朱文圭夺走,少侠就打算潜入万圣阁夺取玉玺,因此假扮侍女身份到了方思明身边,接下来就是明明的支线了,救赎的部分主要是在这里。少侠的绝情丹其实不是什么花草,而是一种蛊虫,在冬天醒来夏天睡去,沉眠的状态很像一株草。

这种东西还有一个奇效,就是可以暂时吊住一个人的命。

重点来了,方思明发现自己义父被清崖害得受伤严重,又发现身边的小侍女身上有绝情蛊,打算色诱哈哈哈哈色诱少侠,哄骗她把东西拿出来给自己义父用。少侠被他骗了,怎么骗的——

方思明说我很喜欢你小家伙,但是你绝情断爱,似乎永远不会对我动心,能否看在我这么悲惨的份上,让我在万圣阁覆灭前也感受一下被人爱的滋味。

少侠不知道自己对方思明什么感觉,害怕自己又一次动心,拒绝了他。方思明这个时候就很难受,朋友们,是那种他意识到原来刚才骗少侠的话有可能是真心话,他一直都不太会骗人,顺理成章输出这么多,多少有点不自然了,但他好自然的!可惜他自己很快又否决了这种荒诞的感情。

少侠这次已经变得聪明很多了,她利用前几次积累下的名气,大大方方跑到清崖面前说,她是那个谁谁(前几周目的少侠)的朋友,很了解她,可以利用积攒下的人脉一起为清崖他们去攻克万圣阁。清崖本来因为朝廷有点不是很方便,有这么一个暗桩当然就答应了。但是清崖还提醒她,说无论如何都不能死,一旦死了,他们的计划就会报废,江湖大乱,天下不平。少侠心想,那肯定,我再也不会为你们动心了,为了天下这次我也要好好活着。

等少侠真正拿到了玉玺后发现,朱文圭这个玉玺是假的,为什么呢,因为她上周目拿到过真的玉玺啊!她比谁都清楚这个玉玺手感和分量不对劲啊!谁把假的玉玺给了朱文圭啊,真的玉玺又在哪里啊?

少侠懵逼了。

但是江湖和朝廷已经对万圣阁开始了剿杀,方思明勉强带着朱文圭的尸体跑出来了。林清辉身受重伤死在中原,如尘也不知去向。实在是因为相处太久,也知道方思明纯纯被pua一小孩儿,眼看他快死了,少侠取出了绝情蛊喂给他,把他救活了。

方思明是活了,但是他也和少侠当时一样断情绝爱了,虽然他之前就表现得一直是断情绝爱哈哈哈,少侠也觉得挺好的就这样。可是谁都不会知道,曾有一场难得的连方思明自己都否决的心动了!哭哭,这段恋情永远被封存了。

江湖终于消停了,少侠准备离开了,她也不想再继续和这些大人物纠缠了。清崖忽然找到她,说,真正的玉玺她还想知道在哪儿吗?少侠当然想知道,于是跟着清崖走,发现原来居住的小屋边上有三座坟,一模一样的名字和大小。吓人吧。

原来真正的玉玺一直在清崖手里,三周目少侠跳下去以后清崖找疯了,结果可怕的事情出现了,他不仅找到了玉玺,还在绝情谷找到了两具尸体,一模一样,和他当年找到的少侠的尸体一模一样。他把尸体安葬,玉玺就放在自己身边。他对万圣阁恨之入骨,于是制造假玉玺让他们以为是真的带走,又在江湖散布万圣阁夺取玉玺的事,甚至刻意引出复活过来的少侠。

笑死,早在最开始少侠自己扮自己的时候,清崖就认出来了。

感觉清崖这个时候已经有点变态了,但是为了不吓到少侠,还在保持着翩翩君子的风度。

后面就不远不近地纠缠着呗~


宁孤

记灵犀——胧夜曲

  一些存货小短篇,是甜甜的灵犀后续(女少侠)

————————————

  船行至半夜,少侠从短寐中醒来。

  明月投一缕银光入棂,为夜点一盏灯。

  齿间还残着“解忧”酒香,耳边仍余轻笑三两。少侠披衣起身,点一支摇曳的蜡,提笔想要写些什么,却无从下笔。

  搁笔支颐,又看着蜡烛发呆。

  滚烫的烛泪一滴滴淌下、凝固,烛光在船行颠簸中摇晃,将少侠的心思引向远方。

  太多后悔、太多遗憾。

  明月山庄拔剑相向,西域大漠形同陌路,叛军兵败天涯浪迹……

  在江湖上坎坎坷坷走了一路,仿佛于黑暗中摸索,终见裂隙中映出如水月光,嗅见那一缕玉兰香。

  “还好。”

  少侠这样想......

  一些存货小短篇,是甜甜的灵犀后续(女少侠)

————————————

  船行至半夜,少侠从短寐中醒来。

  明月投一缕银光入棂,为夜点一盏灯。

  齿间还残着“解忧”酒香,耳边仍余轻笑三两。少侠披衣起身,点一支摇曳的蜡,提笔想要写些什么,却无从下笔。

  搁笔支颐,又看着蜡烛发呆。

  滚烫的烛泪一滴滴淌下、凝固,烛光在船行颠簸中摇晃,将少侠的心思引向远方。

  太多后悔、太多遗憾。

  明月山庄拔剑相向,西域大漠形同陌路,叛军兵败天涯浪迹……

  在江湖上坎坎坷坷走了一路,仿佛于黑暗中摸索,终见裂隙中映出如水月光,嗅见那一缕玉兰香。

  “还好。”

  少侠这样想。

  提笔,在信笺留下墨迹。

  “解忧解忧,今已无忧。”

  船到桥头自然直。虽然世上没有如果,但一路走下去,一切问题总会得到答案,一切故人终将相遇。

  江湖再大,也会有再次相见的一天。

一挽云苏
🌚这算是……生儿育女吗? 

🌚这算是……生儿育女吗? 

🌚这算是……生儿育女吗? 

眠

  校服跟平常常用搭配

  校服跟平常常用搭配

羊蛋子夜袭寡妇村

驯服野猫

癫子华注意  占有欲max  依旧是年下 带点可怜狗勾的感觉

华看到师兄跟关山有点暧昧于是把师兄杀了,把关山打晕囚禁起来调教,时间线是华刚去居庸关找对方,但对方完全不记得小时候有个小华子粘着自己,目前华子单箭头

含大量g向描写,调教,伤口,x虐待,偷窥,下药


这篇完全按自己xp放开写了,注意避雷


关山与面前同自己年龄相仿的华山兄弟闲聊的同时,感觉背后一阵阴冷,就像…有什么人在看着自己。这种感觉在这段时间一直磨着关山的神经


他开口问华山


“华兄近些日子可有麻烦?”


华山先是一愣,随即表示没有,自己速来待人和善从不...

癫子华注意  占有欲max  依旧是年下 带点可怜狗勾的感觉

华看到师兄跟关山有点暧昧于是把师兄杀了,把关山打晕囚禁起来调教,时间线是华刚去居庸关找对方,但对方完全不记得小时候有个小华子粘着自己,目前华子单箭头

含大量g向描写,调教,伤口,x虐待,偷窥,下药


这篇完全按自己xp放开写了,注意避雷


关山与面前同自己年龄相仿的华山兄弟闲聊的同时,感觉背后一阵阴冷,就像…有什么人在看着自己。这种感觉在这段时间一直磨着关山的神经


他开口问华山


“华兄近些日子可有麻烦?”


华山先是一愣,随即表示没有,自己速来待人和善从不与人结仇


关山点头沉思,对方又补充说最近带了个师弟来,自己这次前来他吵着闹着非要一起,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随即他心中有了猜测,又不敢妄下定论,双方道别各自回房去了


此时师兄口中的师弟正躲在茂密的树丛里死死盯着关山的背影,随即拉上兜帽转头向着他师兄离去的方向追去。草丛一阵窸窸窣窣,华山师兄警惕的转头,手下意识按到剑上,殊不知对方早已绕道他身后,虽说手法狠辣下手迅速,但还是让对方惨叫了一声,华山看了看四下无人,迅速熟练的将对方尸体拖进林子,扔给早早准备好的野狗毁尸灭迹


早在半月前他就发现他师兄和关山相处亲密,过强的占有欲登时让他起了杀心


瞥了一眼被野狗咬的血肉模糊的师兄,看了看身后逐渐逼近的居庸关士兵,用尸体的衣物把手擦干净,转身跑进丛林中


经过半月的观察,他已经对这片地形以及关山的住处了如指掌,为了躲追兵,他从外侧绕远路来到关山住处,透过窗缝他看到关山在擦拭一支玉箫,显然是师兄赠给他的,华山顿时觉得怒火翻涌,一时冲动破窗冲进屋


关山此时卸下武器毫无防备,接了对方几招后被华山掐着后来将后脑磕向床沿,瞬间眼前发白昏死过去。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被锁链吊着,脚微微能着地


“你醒啦”


少年有些青涩的声音传来


关山怒瞪着声音的来处,大声质问


“你是谁”


只听对方轻笑一声,拍着手走来,嘴里还念叨着


“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这样的处境也能这般冷静,之前几个都吓尿了哈哈哈”


关山皱眉看着对面的人,等他看清兜帽下的面孔时,瞳孔不自觉收缩,他认得这人


“你是华兄带来的……”


这句话仿佛刺激到了对方,拳头用力锤向桌子,石头做的桌子被砸的碎屑飞溅


“我不许你提他!!”


少年几乎是大吼出来,将斗篷粗暴的扯下来,快步走上前捏住关山的下巴,用力挤出一个扭曲的笑脸


那张带着少年青涩的脸凑到关山面前,他看得见他眼中的怒意,刚要开口,少年的表情却从盛怒转为悲伤,他抬起刚刚砸的血肉模糊的手,胡乱的把涌出的泪水抹掉,血混着泪糊在少年脸上,真好看,这是关山的第一个想法


华山把血淋淋的手摆在关山面前不断重复着痛,好痛,仿佛这样就能得到关山的爱


他把捆着关山的锁链放低,凌迟一般用短刀把对方的衣服一件一件割开


少年丢了刀,直接趴在对方身上,贪婪的闻着关山身上的气味,就像小时候一样


关山这里就没那么好受了,着力点只有两只手腕,现在又多了一个人的重量,两只手直接被勒的发红发紫,手腕也发出咔咔的恐怖声响。华山起身,怜惜的看了看关山的手腕


“你会爱我的,对吗”


关山忍着手腕的疼痛


“我不可能爱上你这种癫子”


少年像是安抚关山又像是安抚自己,口中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而后癫狂的笑起来,一脚把火盆踹翻


燃烧的木炭滚了一地,华山没有痛觉似的捡起一块,皮肤被烧的直冒白烟,口中仍在重复没关系……没关系的………


掰开关山的嘴,一块一块的把灼热的木炭塞进脆弱的口腔,关山硬生生忍住了想大叫出声的冲动,待口水逐渐将木炭熄灭,这才喘着粗气瞪着华山


少年手上的伤被木炭灼焦止了血,失神擦着对方头上的冷汗,爱我吧……爱我吧……好不好………


后续走这里 


一个阿衡
  好像进入了一种可怕的瓶颈期...

  好像进入了一种可怕的瓶颈期😟即使本来就不咋的

  好像进入了一种可怕的瓶颈期😟即使本来就不咋的

月羽歌

“山川在上,愿白狐保佑你。”

  【猛然之间想起的一句话,又联想到了太阴和伽蓝的背景,发散出来一个小故事。人物名是自己起的,或许有一天跑图时,与我对话的弟子就是他们中的一个人呢?】


        “阿斯南,大晚上的,怎么不去睡?明早还要去镇子里呢。”他看见阿斯南躺在屋顶上,也跳了上去,走到他身边坐下。

        “看星星。”阿斯南两只胳膊都枕在头下,没看身边的人。......


  【猛然之间想起的一句话,又联想到了太阴和伽蓝的背景,发散出来一个小故事。人物名是自己起的,或许有一天跑图时,与我对话的弟子就是他们中的一个人呢?】


        “阿斯南,大晚上的,怎么不去睡?明早还要去镇子里呢。”他看见阿斯南躺在屋顶上,也跳了上去,走到他身边坐下。

        “看星星。”阿斯南两只胳膊都枕在头下,没看身边的人。

        “我说,”梵克坐了一会后也躺下,看着天空,“你其实还是想回去的吧?”

       “想回去?回哪儿?我家早就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阿斯南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两颗糖,含在嘴里含含糊糊地说,“在门里待得挺好的,干嘛回去?给,吃糖。”

        梵克接住身边人抛过来的糖,打开外面包的纸,放进嘴里。

        “我说真的,现在那个狗皇帝已经死了,我们伽蓝人都自由了,你的任务完成了,不想着回去?”

阿斯南好长时间没有说话,等梵克的糖吃的差不多了,才听到他开口说话。

         “我出生在中原,小时候不缺吃穿,过的挺开心的;长大了呢,就南下,原想着学门手艺,回去孝顺爹娘,继承家里那三家平房、二亩薄田。可我往南这么一走,机缘巧合碰上太阴……碰上我师哥们下山历练,我跟他们回了山里,入门、拜师……”

        阿斯南顿了顿,接着又说:“我们师兄弟几个总是喜欢逗掌门那只小狐狸,都喜欢山下村里李阿婆新做的炒茶,学纸人的时候老是背着长老折小狐狸,外出时都会给山里留守的同门带东西……我以为我很难适应岭南的气候和生活,但事实却是我适应的很快。后来——”

        阿斯南坐起身来,望着远处的沙山,“后来,师傅和掌门找到我,和我说他们已经和……伽蓝联合,要杀了皇帝,让伽蓝人重获自由,问我愿不愿意放弃现在的身份,去伽蓝,保证这个计划顺利进行。我说,愿意。所以我来了。”

        “那现在你可以回去了,你讲你师门事情的时候,我感觉你很开心。”

        “开心吗?也说不上,我都有些忘记那些事了,都淡了。”阿斯兰无所谓地说,“人生在世,谁还没有几个十年呢!我现在活的挺好,大漠风光,西域风情,这可都是我前半生不曾见过的。”

        可人一生最美好的年纪,又有几个十年呢?梵克想。

        “咱不是明天还要去给师姐师妹买丝绸吗,行商那里可有好多新奇的东西呢。”阿斯兰站起身来,看样子是准备回去了,“走啦走啦,小小年纪,谁跟你在这伤春悲秋的。”

         “你……”梵克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或者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看着阿斯兰现在开心的样子,觉得现在这样也不错。



        许多年后,阿斯南老了,走不动了;梵克比阿斯南年纪小,小整整十岁,他的身体还很强健。

        当阿斯南躺在躺椅上晒太阳,梵克陪在他身边熬药。

        “哎,阿斯南,我还没有问过你,你原来,就是在南边的时候叫什么?”

        “嗯?”

        阿斯南已经有些记不清事了,梵克已经准备好反复问几次了,但没想到阿斯南很快就回答了。

        “吟星,程吟星。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梵克笑了笑,“程吟星,好听啊。后来怎么也不换回来呢。”

        阿斯南没有回答他,他呆呆望着院子里当年种下的月季花,它被后辈们照顾的不错,开的很好。


        几个月后,天渐渐冷了,阿斯南穿着一身岭南风格的服饰,扶着墙困难地走到院子里,透过门廊看着外面。

        “阿斯南,你怎么出来了?小心摔着。”梵克端拎晒好的肉干走进来,看见阿斯兰站在院子中间。他本想去扶阿斯南,却看见阿斯南摇了摇头、他停下了脚步,觉得不太对劲。

         阿斯南笑着看着他说:“山川在上,愿白狐保佑你。”

         梵克想起来,太阴门人供奉山川,以白狐为守护神。梵克知道了,他最终还是没有忘记那里,没有忘记那十年。

        “待我去后,遗骨火化,葬在太阴山下,只刻吟星,不写斯南。”

        梵克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叫阿斯南,用汉话音译过去,就是——思南。

       “阿斯南——”梵克手中的肉干掉到了地上,可他仍然来不及接住倒下的人。








江东故月

  小肖道长的江湖小故事

  小肖道长的江湖小故事

蘑菇小狗

【萧俞】吞心

阴间精神病文学

有blood但不多

俞老师大恶人 

让我发出去求求了 看评论

[图片]


  

阴间精神病文学

有blood但不多

俞老师大恶人 

让我发出去求求了 看评论


  

L

『方思明』你是不是喜欢我

◎一梦江湖 方思明

◎明侠


(一)

“你来啦!”少侠一手举着手机,一手刚夹起凉皮,“要不要吃凉皮?还有一份是给你点的。”

“别装了。”方思明坐在她对面,“你给自己点了两份。”

“好吧被你识破了,那我自己吃。”

少侠给方思明发消息说有事要麻烦他帮个忙,如果他不愿意的话那就去找清崖帮忙了。所以方思明几乎是秒回:一会过去。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少侠冲屋里打了个口哨,然后出来了一只小狗崽,“我养了只小萨摩耶,但这周我要出差,所以麻烦思明帮我照顾一段时间好不好。”

萨摩耶乖乖的趴在少侠脚边,像一张饼。少侠笑起来,“看,耶耶饼!”

“只需要帮你看狗吗?”

“对吧……对的......

◎一梦江湖 方思明

◎明侠


(一)

“你来啦!”少侠一手举着手机,一手刚夹起凉皮,“要不要吃凉皮?还有一份是给你点的。”

“别装了。”方思明坐在她对面,“你给自己点了两份。”

“好吧被你识破了,那我自己吃。”

少侠给方思明发消息说有事要麻烦他帮个忙,如果他不愿意的话那就去找清崖帮忙了。所以方思明几乎是秒回:一会过去。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少侠冲屋里打了个口哨,然后出来了一只小狗崽,“我养了只小萨摩耶,但这周我要出差,所以麻烦思明帮我照顾一段时间好不好。”

萨摩耶乖乖的趴在少侠脚边,像一张饼。少侠笑起来,“看,耶耶饼!”

“只需要帮你看狗吗?”

“对吧……对的!”少侠摸着下巴思考,“也不好太麻烦你啦,其余的事情清崖会来帮我打理,所以就麻烦你帮我照看狗了。”

方思明似乎是捕捉到了重点:“楚清崖有你家钥匙?”

“对啊,怎么了吗?清崖经常来帮我的,所以我就给了他一把钥匙。”

“你还真是放心他。”

“啊?”

(二)

少侠拽着行李箱出差去了,方思明站在窗口目送她。至于能站在少侠家的窗口,原因是这样的。

“方少,不好了!”

“什么事?”

“您的别墅无故失火了!”

“咳咳——”少侠被自己的口水噎到了,她停下摸狗的手,“我这儿有客房,你要不要来凑合两天?”

方思明当然没有拒绝,他顺理成章的住在了少侠家的客房,其实凭借方思明这个财力,他不可能只有一栋别墅在这座城市,所以,他有别的心思。只有少侠傻乎乎的被蒙在鼓里罢了。

(三)

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楚清崖带着他万年不换的扇子走进来,方思明正站在架子旁拿一袋未开封的狗粮,两人一时相顾无言。

“方少爷怎么在这?”

“我还想问你,她刚出门没多久你就过来做什么?”

“当然是受小友所托,我来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忘记的。”

“不用你了,我在这就行。”方思明把钥匙从清崖的手上拿走,把人往外赶,“带着你的扇子赶紧走。”

说起来钥匙,少侠把自己的给了方思明,反正这几天方思明也在这住着,她也用不上,现去配一把又浪费时间,所以又是顺理成章,至于把清崖的拿走,那是方思明自作主张。

清崖无奈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很好的发了朋友圈:“今天遇到了个醋坛子成精的,有趣。”

方思明回复:你的别墅也想失火吗?

少侠: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是“也想失火”,思明你搞什么呢?

清崖:没什么意思,小友,不过是有人对号入座罢了。

(四)

一周不见,少侠的萨摩耶胖了一圈。

方思明牵着狗在自家超市“采购”,他发现这狗太懒了,他不过在货架边上多停留了一会,小狗就自动趴下变成“耶耶饼”。

“思明!”少侠雀跃的声音传来,方思明回头去看,小姑娘正拖着行李箱和他打招呼,然后看向他身后的萨摩耶,“胖了诶!”行李箱被丢在原地,少侠跑过去逗狗,方思明总有种自己被忽视的感觉,自己没有她的狗重要。

方思明拉着行李箱,少侠牵着狗,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思明很喜欢小狗吗?”

“不是。”

“那你还这么细心照顾,我这个主人都没照顾的那么好,还是说……”少侠坏心眼的挽上方思明的胳膊,“因为你喜欢我,所以我拜托你的事,你才会做的认真?是不是喜欢我?”

方思明没回答她,少侠也知道自己唐突了,马上道歉:“对不起我口无遮拦的跟你开个玩笑你别放在心上!”

“哼。”方思明迈开步子走在她前面,“难怪都说你是块木头。”

“诶?怎么生气了?”

少侠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又凑到方思明身边,“我知道啦,别生气,我也喜欢你嘛。”

(五)

第二日的早晨,风和日丽,方思明搬到了另外一栋别墅,刚起床就听见有人敲门。

他打开门,门外站着少侠和她的萨摩耶,少侠见他就笑,笑的那叫一个开朗,阳光开朗小少侠。

“思明,我家狗要出差了,我可以到你家借住吗?”

“……别找借口,既然已经在一起了,你随时都可以来我这里。”

白泽
  这是什么?漂亮儿子🤤亲一...

  这是什么?漂亮儿子🤤亲一口😚这是什么?漂亮儿子🤤亲一口😚这是什么?漂亮儿子🤤亲一口😚这是什么?漂亮儿子🤤亲一口😚

  这是什么?漂亮儿子🤤亲一口😚这是什么?漂亮儿子🤤亲一口😚这是什么?漂亮儿子🤤亲一口😚这是什么?漂亮儿子🤤亲一口😚

·殿前欢·
  师兄弟贴贴😌

  师兄弟贴贴😌

  师兄弟贴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