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一梦江湖

0
↑点击上图查看详情↑ 【创造奖励】 优质作品(限定25名):50w流量包 参与鼓励(人数不限): 0~30w随机流量包 幸运福星(随机2名):绘王 Inspiroy H580X数位板(绘王十周年纪念板) 限时认证(人数不限):本系列每期给予参与量≥3条内容的创造者,给予人文达人限时称号。 平台认证(人数不限):全期结束后,将选出有稳定人文调性、创作质量、创作频率的创作者认证LOFTER人文领域达人称号。

↑点击上图查看详情↑


【创造奖励】

优质作品(限定25名):50w流量包

参与鼓励(人数不限): 0~30w随机流量包

幸运福星(随机2名):绘王 Inspiroy H580X数位板(绘王十周年纪念板)

限时认证(人数不限):本系列每期给予参与量≥3条内容的创造者,给予人文达人限时称号。

平台认证(人数不限):全期结束后,将选出有稳定人文调性、创作质量、创作频率的创作者认证LOFTER人文领域达人称号。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915.1万浏览    48178参与
国风饮食拟人
流量扶持+达人认证
看看介绍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1-12-05 10:12
萤火碎流光

这些天发别的被夹的心累,没事干把之前蜡笔小新画风的团头补全了,也修了修之前的图
也是我第一次画01,我好了

这些天发别的被夹的心累,没事干把之前蜡笔小新画风的团头补全了,也修了修之前的图
也是我第一次画01,我好了

方子默
练练手 衍生汉服一把子期待了

练练手

衍生汉服一把子期待了

练练手

衍生汉服一把子期待了

顾寻欢

【方思明×你】婚后的冬日生活

◎小短打

◎有彩蛋

◎甜

◎复健 速摸

◎我爱阿明一辈子


  江南的冬日雨多,绵绵的雨混着湿冷的风,直吹进人的骨缝里,冻得人直发颤儿。

  之前虽然同方思明确定了关系,但是毕竟没有搬到一起,你最多也只发现方思明在冬日出门较少,他多是将你约至他那同他聊天烤火消磨掉整个白日,如今和方思明搬至一处,你才发现方思明冬日不出门只是因为他怕冷。

  真的是怕冷,若是不出门,屋里的火笼要烧上一天,且若不是为了通风,他是连窗都不愿意开的,整个人恹恹地坐在火笼前烤火。

  也巧,你也怕冷............

◎小短打

◎有彩蛋

◎甜

◎复健 速摸

◎我爱阿明一辈子






  江南的冬日雨多,绵绵的雨混着湿冷的风,直吹进人的骨缝里,冻得人直发颤儿。

  之前虽然同方思明确定了关系,但是毕竟没有搬到一起,你最多也只发现方思明在冬日出门较少,他多是将你约至他那同他聊天烤火消磨掉整个白日,如今和方思明搬至一处,你才发现方思明冬日不出门只是因为他怕冷。

  真的是怕冷,若是不出门,屋里的火笼要烧上一天,且若不是为了通风,他是连窗都不愿意开的,整个人恹恹地坐在火笼前烤火。

  也巧,你也怕冷,这时候就和他缩在一处,烤着火聊天,聊累了,你就靠在他的身上小憩一会儿。

  白日也就这样慢慢被消磨掉。

  夜间也冷,你们两人缩在一处,你窝在他怀里,被子拢得严严实实的,一点风也透不进来,这样睡上一觉,第二日起来,你们两人的头发多是要缠在一起,银黑交绕,倒也有点说不出的旖旎来。

  起床才是难磨的,你们两人都窝缩在被子里,他也会少见的赖床,将你的头发绕在指尖,头埋进你的颈窝,因为刚醒来,声音有些发哑,还低低的,带点困倦:“再躺一会儿吧,小家伙。”  

  你也同他达成共识,摸索着与他十指相扣,眼一闭,又睡过去了,再醒来,他已经起了,昨夜烧熄的火笼又燃起来,他就坐在火笼前看书,但他鎏金色的眼微垂,瞧着像将睡未睡,可你一动,他就能发现你醒了,慢吞吞地走到你旁边,俯身吻吻你的眼角:“起床了。”



——————————————————————————

彩蛋是和阿明贴贴!求你们看www

月陨回声🌵

【一梦江湖规则类怪谈】


最近这个规则类怪谈系列很火嘛,看到一梦江湖小坑里还没有这种文,脑洞大开写了一点

仓促之下码的字,后续会再丰富各种设定的🤤

【一梦江湖规则类怪谈】


最近这个规则类怪谈系列很火嘛,看到一梦江湖小坑里还没有这种文,脑洞大开写了一点

仓促之下码的字,后续会再丰富各种设定的🤤

半纸残墨褪
《论 我 不 知 所 云 的...

《论 我 不 知 所 云 的 游 戏 x p》

☔️☔️☔️

《论 我 不 知 所 云 的 游 戏 x p》

☔️☔️☔️

BB子
还是云澜 背景有参考照片

还是云澜

背景有参考照片

还是云澜

背景有参考照片

林鹿当鸽咕咕咕

【萧蔡】关于可以看见祖宗这回事

阴阳眼蔡蔡看见了他师父的师父还有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等等


祖宗们自设,沙雕莫深究


那就开始


——

1.

蔡居诚觉得世界很玄幻,他曾经也是坚定地认为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存在的。


即使他长在武当这样的名门道观中,学过些符咒捉鬼之术,他依旧不是很相信。


萧疏寒也没见过鬼,蔡居诚问他的时候也只是说了一句万物有灵自然有道、万事皆可亦或不可等蔡居诚并不能懂的高深道语。


所以蔡居诚就是不信这世界是有鬼的。


可是越不相信什么,就会越来什么。他不仅看见了鬼,而且还很多。


“一定是我的幻觉。”蔡居诚信念坚定,对着在半空中飘的道士鬼凛然道。


捉鬼之人终究会变成鬼吗!...

阴阳眼蔡蔡看见了他师父的师父还有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等等


祖宗们自设,沙雕莫深究


那就开始


——

1.

蔡居诚觉得世界很玄幻,他曾经也是坚定地认为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存在的。


即使他长在武当这样的名门道观中,学过些符咒捉鬼之术,他依旧不是很相信。


萧疏寒也没见过鬼,蔡居诚问他的时候也只是说了一句万物有灵自然有道、万事皆可亦或不可等蔡居诚并不能懂的高深道语。


所以蔡居诚就是不信这世界是有鬼的。


可是越不相信什么,就会越来什么。他不仅看见了鬼,而且还很多。


“一定是我的幻觉。”蔡居诚信念坚定,对着在半空中飘的道士鬼凛然道。


捉鬼之人终究会变成鬼吗!!蔡居诚很想吐槽。


“小子,有点意思。做了道长了,不肯相信这世上有鬼吗?”师祖摸了摸并不存在的长须,“一般阴阳眼都是祖传的。你想想你父母有没有?”


蔡居诚细细回想了一遍,靠着树干道:“我只知道我爹的眼睛是幽蓝的,是不是阴阳眼我不知道。”


“哦,那就是阴阳眼啊。你的眼睛不是蓝的?”


“我的眼睛是蓝的?!”蔡居诚瞳孔瞬间放大,“你瞎了?纯纯正正的黑色都能说成蓝的?”


“老早变了,自己找铜镜去瞅瞅你那眼睛。再者,要礼貌,你在和你师祖讲话。”老道瞪了他一眼,感慨这孩子难带。


“师祖?!”


2.

于是,那天之后,蔡居诚被迫开始了课外补习,老师是他师父的师父,也就是他的师祖。


师祖几十年没和活人讲过话了,对蔡居诚格外的热情。再加上之前看着这孩子越走越偏还只能干着急的情况,师祖对他更是有说不完的话教不完的课,顺便还在讲着人生哲学来扭正蔡居诚逐渐走偏的三观,强行把他从悬崖边上扯下来。


而蔡居诚,一不能告知别人自己有阴阳眼,不然很可能被当成疯子关起来;二理智和礼貌告诉他不能违抗师祖。只能听着师祖的命令,在上完早课后听着师祖的教导补习。



师祖打了几下拂尘,那股鬼气凉意打得蔡居诚冻得一哆嗦。蔡居诚收了剑,乖乖地听着训。


“这一式不对,速度要快些,力度没必要这样大。是你没弄清楚还是说当时我没给你师父讲明白?”


蔡居诚老老实实地答:“我没清楚。”


“那就继续,把你的招式细节错处纠正完再回去。”


蔡居诚默默举手,望着围观的一群半空中飘着嗑瓜子还叽叽喳喳的鬼,纠结许久才道:


“师祖,你确定我们要在墓地里练剑吗?”


正常人再勤奋也不会跑来墓地里练剑好吗!!被人看到了他都要被怀疑是他被鬼夺舍了啊喂!



3.


蔡居诚坐在湖边,练习着微笑。


“孙啊,笑得太假了,自然点。”师祖指指点点的,严肃地道。


蔡居诚揉揉扯得酸疼的嘴角,不解地扭头问道:“师祖,为什么我要练习笑?”


“你那副臭脸讨人嫌。”师祖在他旁边打坐,回答。


蔡居诚一字一句地问:“可为什么我一定要讨别人喜欢?”


这几天日子里师祖要求蔡居诚改变自己那副暴躁易怒的脾性,在他要发脾气时冷冷地甩他一拂尘,鬼气把蔡居诚凉得一抖,顿时没了火,骂人的话也挤不出来了。


“我没有要求你要讨所有人喜欢,只是要你成为一个没有那么多人讨厌的人。”师祖瞥了他一眼,沉声道,“只是要你学会和人和谐相处,你被所有人讨厌被所有人以偏见看待,最终会害了你自己。”


蔡居诚抱膝而坐,抿抿唇,不再说话。


师祖的确是为他好。他在武当那么多年,一直守着武当的师祖也观察了他这么多年,比所有人明白他的困境,所以一看到他阴阳眼觉醒,就在帮助教导,虽然有时真的会严厉过了头。


毕竟是徒孙,怎么都是要拉一把的。师祖暗暗叹息,其实也怪他,当萧疏寒的师父,却没有教萧疏寒怎么去当一个合格的师父。


他当初对弟子们都太严厉,使得萧疏寒太了解修行的苦处便对弟子们都放宽了要求,任凭弟子们自由发展。


萧疏寒这种无为而治的教育观念不能说不好,但它的确容易引出很多问题,比如他旁边坐着的那个徒孙,脑袋瓜子就一根筋。


“师祖,”蔡居诚忽的正经起来,认真地看着那半透明的鬼魂,轻声道:“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


“……你能走上正道,才是真的能谢我。”


“那个……师祖啊,要不要我去给您祭点贡品?”蔡居诚僵硬地问了一句,想以此来表示谢意。


师祖欣慰地点头,说了些吃食名字,蔡居诚就起身去找香上贡了。


真不错,这孩子越来越好了,当个工具人也还不错。


4.

“孙啊。给师祖贡点茶叶过来。”师祖向正在练剑的蔡居诚招了招手,蔡居诚停了下来,就去找茶叶照办了。


回到墓地时看到一群道士鬼在坐着品茶,蔡居诚顿时蒙了。


“孙啊,过来,见见你太师祖、太太师祖、还有祖师爷……”

“哈?”


“这是小萧那个二徒弟啊?”

“对,有阴阳眼的。”

“资质不错,还算没有给咱们武当丢脸啊!”


……怎么办我面前是祖宗们连我师父都没有见过的怎么办怎么办救救我救救我!!


5.

其实祖宗们大多都在潜心修炼,只偶尔出来逛逛聚聚什么的。但都是久离人世的,比较怀念人间的吃的用的。


自建门以来第一个有阴阳眼的弟子蔡居诚就只能担负起这个重担。


蔡居诚无比庆幸送鬼贡品的方式只是在物品面前默念咒语还有鬼生前的名字。这么多东西他自己都没钱买好吗!



6.

祖宗们也十分珍惜这个有阴阳眼还会给他们贡东西的宝贝孙子。偶尔出来教导教导蔡居诚,给补补习什么的。


然而他们总会因为意见不合而起了探讨之意,理顺辈分和称呼要一个时辰,一论剑就又是几个时辰


蔡居诚听着他们论道然后从中学些东西,暗叹果然是祖宗们,道法高深啊。


于是弟子们经常见到蔡居诚在墓地里坐着。


朴道生心中担忧,过来询问他为何要在这。


“呀小朴?都长胡子了。”


蔡居诚看到师祖略微好奇地摸了摸他四徒弟的胡子,极力憋笑,严肃正经地道:“这里,比较清静,利于修习。”


朴道生:?





7.

萧疏寒觉得最近蔡居诚改变了很多,很是欣慰。


至少他的剑是练得越来越好了,进步神速。而且听弟子们说蔡居诚脾气也收敛了很多。


终于悟了,不错。



诶?等等。


萧疏寒蹙眉,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我好像什么都没做诶?


那我这个师父……?


8.

在各位祖宗的教导帮助下,蔡居诚逐渐强了起来。


甚至打过了邱居新。


在获胜的那一刻蔡居诚茫然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转身就跑:“都别跟着我!”


众人莫名其妙地看着蔡居诚狂奔的身影,讨论着蔡居诚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萧疏寒迷惑地眯了眯眼,邱居新缓缓问:“嗯?”


蔡居诚跑到后山墓地里,一把抱住了鬼魂师祖,欢呼:“师祖!祖宗们!我做到了!!”


祖师爷品了一口茶,和徒弟们笑道:“小年轻真有活力啊。”

“咱们都是百岁的人物了,人无再少年呐。”



9.

邱居新对蔡居诚打赢自己这件事并不意外,也没有不适感。


其实蔡居诚本身就比他努力,天赋也不比他低很多,缺的就是有效的方法还有修道练剑所需要的宁静的心境罢了。


蔡居诚已经在慢慢地沉下心来了,能力提高实属正常。


“孙啊,去告诉你师弟那招不是这么用的,手腕要动,而不是直接横劈过去。疏寒也是的,这都看不出来?”

师祖观察着邱居新的动作,向蔡居诚说道。


蔡居诚掩了掩唇,小声说:“我怎么去?师父还在。”


“那你等早课之后单独找他去。”

“……”


于是,那天,弟子们看见了蔡居诚和邱居新首次心平气和地探讨了半天的剑道,吓得不轻。


被指点迷津了的邱居新眼睛放光:!师兄,厉害。

蔡居诚:……(不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转述各位祖宗说的话而已。)



正站着金顶的萧疏寒听着巡山弟子的讨论,茫然若失。


他这个师父好像什么也没做?


甚至有一丝丝自己不太负责任的罪恶感。



10.

萧疏寒试图给自己找多点事做。那种能表现出自己是个师父的事。


他拿起了剑谱心法给弟子们细心讲解,郑居和日常忙事务不在,小棠居亦日常逃课,邱居新还算正儿八经地听着,蔡居诚在看完一遍之后和他探讨了讲义里几处需要修正的地方。


萧疏寒看着蔡居诚认真和缓地圈出了讲义上的几个错字,阳光打在蔡居诚那精致的侧脸上,发丝都在发光的样子让萧疏寒一怔。


师祖沉默地看着萧疏寒眼神变化,转过了头,捶着胸口:“造孽啊!”


这声音把蔡居诚吓得疑惑地转过头,萧疏寒顺着蔡居诚望的方向看过去,看不见他师父痛心疾首捶胸顿足,只见着了那雕花木窗随风而动,问:“怎了?”


“呃……没事,居诚只是想着傍晚了也该关关窗,夜里蚊虫多。”蔡居诚僵硬地扯出一个微笑。


萧:……?


11.


“师祖要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回答。”师祖严肃正经地对蔡居诚道。


蔡居诚也不得不正襟危坐:“您说。”


“你,对你师父,是什么感情。”

“?师祖您这话我不明白,难道还能是有别的什么?”蔡居诚茫然无辜的表情使师祖放下了心。


只要蔡居诚对萧疏寒不是那种感情,就没有问题。萧疏寒是他徒弟,他了解,断不可能作出些什么强迫人的举动,最多就是把这种感情埋在心底永不提起……


然而,几年后,师祖沉默地看着他的徒弟和他的徒孙在金顶相拥热吻的样子,捶胸跌脚:

“造孽啊!”


声音又把蔡居诚吓了一跳,立刻推开了萧疏寒,萧疏寒怀里一空,有些疑惑地看着蔡居诚一脸惊恐地望着那根本没有什么东西的空地。


12.


萧疏寒还是知道了蔡居诚有阴阳眼这回事。


本来他以为是蔡居诚神经过敏,直到蔡居诚快把他和他师兄弟幼时干过的所有蠢事都报出来后他才肯相信。


没什么人会把这些事记得这么清楚,蔡居诚那会子还没出生,他师兄弟怎么可能会和蔡居诚说这些,除了师祖也没谁了。


蔡居诚瞳色很早之前变成了幽蓝的这个他的确是存疑,没想到竟然是这种原因。


“那……你师祖现在在何处?”萧疏寒沉默许久还是决定要去找一下师父叙旧。多年不见,他还搞师徒乱伦,师祖怕不是要气死了。


“其实他现在就在您面前。”蔡居诚也是心虚,乖乖站在一边不敢说话了。


师祖已经麻了,用拂尘甩了萧疏寒几下泄愤。


什么也感觉不到的萧疏寒神色复杂,抬头看着这空无一物的前方,问:“师父,是您吗?”


“对,为师要是活得再长些或许是被你气死的。”


蔡居诚尬笑两声道:“那倒也不必这么说……”


萧疏寒听不见鬼说的话,只得询问蔡居诚。蔡居诚还想说点什么搪塞一下,师祖又甩他一拂尘:“原封不动地告诉他!!”


蔡居诚:救命,好难,这道题我不会做!!!


在两人一鬼都在场却要通过一个人来转述一个鬼的话的交流实在令人不自在。师祖要气也气完了,只得说别再有什么别的能把他气活的事了。蔡居诚一本正经地道其实说不定这还是好事。


师祖抽抽嘴角,转身回去闭关了表示再也不想遇到这两个兔崽子。


蔡居诚目送师祖离去,萧疏寒也目……呃不对反正也看不见鬼的。


正要闭门休息了,萧疏寒才想到一个问题:


“你师祖一直都在武当看着?”

“……不止师祖。还有太师祖、太太师祖、祖师爷……”


“……鬼魂可穿墙,也就是说我们就算在屋里做何事他们都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说他们经常性闭关,但出来逛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诶呀祖宗们一般不会乱逛进屋的……吧。”


担心婚后生活ing


已经饿到饥不泽食

p1是今天朋友跟我讲的班上真人真事……太好笑所以代了()

p1是今天朋友跟我讲的班上真人真事……太好笑所以代了()

夏思雨_0203
我看一看能怎么办。

我看一看能怎么办。

我看一看能怎么办。

Rainagi
“真沧海从不回头看爆炸” 画这...

“真沧海从不回头看爆炸”

画这幅的时候觉得有点那味……

“真沧海从不回头看爆炸”

画这幅的时候觉得有点那味……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一梦江湖 好耶ヾ(✿゚▽゚)ノ...

一梦江湖  好耶ヾ(✿゚▽゚)ノ新壁纸来啦!

寒潮来袭,最近瓜瓜已经换上了厚厚的大棉袄[雪花]少侠可要多添衣裳呀[求关注]~​​​

一梦江湖  好耶ヾ(✿゚▽゚)ノ新壁纸来啦!

寒潮来袭,最近瓜瓜已经换上了厚厚的大棉袄[雪花]少侠可要多添衣裳呀[求关注]~​​​

极度深和
天涯海角,便再也无归途。 ——...

天涯海角,便再也无归途。


——落日马场

天涯海角,便再也无归途。


——落日马场

菜菜菜子
🤔🤔想的n茄v1嘤其中一...

🤔🤔想的n茄v1嘤其中一茄的场景

全图走微博:随便填一个就行了


🤔🤔想的n茄v1嘤其中一茄的场景

全图走微博:随便填一个就行了

将台

大师兄摸摸头,最好的大师兄!!

大师兄摸摸头,最好的大师兄!!

龙葵

【原/方/南】夜雨

算是脑洞,说不定会成为之后中短篇的素材(◦˙▽˙◦)


原随云

  沉稳的脚步声在木制的地板上轻轻作响,带着三分试探,却又轻车熟路。处理了一整日的拍卖会,蝙蝠公子静静的向寝居走去,一边思考着明日的安排一边刻意的放缓了自己的脚步。

  刚刚入了外室,守在屋外的侍女听到声音,小心翼翼的走上前躬身行礼,他一边宽衣一边朝着屋内走,他不需要光明,蝙蝠岛严禁一切烟火明烛,但这里却破了例。昏暗的烛光倒映在屏风上,摆放在桌面上的烛光不时地跳动着,时不时地发出了轻微的炸响,烛光已经格外的暗淡,只怕过不了多久就要熄灭了。

  原随云听着声音,隐隐有些不悦,感受到他气息的变化,侍女赶忙挑了灯芯,原本指甲盖...

算是脑洞,说不定会成为之后中短篇的素材(◦˙▽˙◦)


原随云

  沉稳的脚步声在木制的地板上轻轻作响,带着三分试探,却又轻车熟路。处理了一整日的拍卖会,蝙蝠公子静静的向寝居走去,一边思考着明日的安排一边刻意的放缓了自己的脚步。

  刚刚入了外室,守在屋外的侍女听到声音,小心翼翼的走上前躬身行礼,他一边宽衣一边朝着屋内走,他不需要光明,蝙蝠岛严禁一切烟火明烛,但这里却破了例。昏暗的烛光倒映在屏风上,摆放在桌面上的烛光不时地跳动着,时不时地发出了轻微的炸响,烛光已经格外的暗淡,只怕过不了多久就要熄灭了。

  原随云听着声音,隐隐有些不悦,感受到他气息的变化,侍女赶忙挑了灯芯,原本指甲盖大小的阴暗烛光仿佛活了过来,寝居内终于有了像样的明光。

  “夫人今日如何?”原随云小声询问。

  侍女的声音也很轻“回禀公子,半个时辰前夫人已经服了药,现已经睡下了。”

  外面下起了雨,天边隐隐传来几声闷雷,仿佛压在心头,让人喘不过气来。

  “退下吧,这里不用伺候了。”原随云挥退侍女,抱着琴在床边的毯子上席地而坐,纤长洁白的指尖轻抚琴弦,悠扬的旋律在沉闷的雷雨声中仿佛拨开心头巨石的手,原本沉闷的雷雨在琴音之下居然活泼了许多,如雨笋落壳竹林,如蛙声应和,似潺潺流水,似拍岸涛声。

  躺在床榻上的人气息逐渐平稳下去,原随云缓缓收了手,将琴轻轻搁置在一旁。

  “夜安,夫人。”

  

  方思明

  “滴答,滴答,滴答……”

  已经过了多久,少侠不知道,他只知道那场大战过后,破败的金陵,血流漂杵的鼓楼街,沉默的黑暗,永恒的死寂,每一刻,都能听见枯死的冤魂麻木茫然的哀嚎。

  有什么声音在这里吗?血一直滴落的声音。

  还有什么?黑,看不到出路的黑……

  还有什么?还剩下什么?还有什么人在哪?

  他追随了方思明三年有余,抛弃了自己的坚持,抛弃了自己的良知,直到最后的大战,他终究是良心未泯,毅然决然的站在正道的一方。

  然后呢?

  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高烧的人不甚清醒,混乱的意识强制忆起曾经的初心,即使在最终与朱文圭背道而驰却依然被门派视作叛徒处置,身体也记下了拷问之后的赎,麻木又乐此不疲。

  挣扎的身体被牢牢抱住,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小家伙,快醒醒,清醒一点!”

  方思明急切的呼唤掩过了血滴的声音,如同夜林里惊起的一整群白鹭。

  这一下少侠彻底清醒了,脑子里魔怔的混杂声音顷刻消散。

  身体落入柔软的怀抱,感受到枕在脑后的胸膛之下的跳动,回过神才发觉,睡梦中听到的不是滴血的声音,只是外面下起了雨。

  “没事了,我在。”

  

  南无生

  他是暗香弟子中天赋最差的那个。

  天赋最差的一般被分去归去兮,做牺牲弟子的黄泉引路人,然,他不忍数次别离的场面,硬生生的从一个武功资质极差的外门弟子爬上刀堂大师兄的位置。

  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的。

  他就像是一个精密运作的机关,只考虑结果与效率,不考虑损耗。

  连严厉的刀堂主人顾沈楼都忍不住劝他休息,关展眉也心疼他的拼命,也曾有意无意的问君先生是不是该给他放个假了。

  但是每次君先生见到他,他的精神一向很好,一直表示自己没事,不必担心。

  终于,在这场雨夜,那些累积在体内的陈年旧伤,那深入骨髓的暗毒,在疲累的身体上一同爆发了。

  人独自躲在自己的屋子中,已经两日未出门,直到顾沈楼察觉不对,强行闯入才知道他的情况有多糟糕。南无生从未想到,体面的夜鸦衫之下,他的身体会如此破败不堪,暗毒催发之下的皮肤是病态的白,仅仅两日,之前只是稍微有一些瘦,现在人已经瘦成一把骨头,外面松垮垮的裹着一层布满伤痕的皮肤,突出的肋骨随着呼吸缓慢起伏,大家赶忙将他抬去医阁,留下关展眉与他冷眼相对。

  南无生与他第一次见面,是在码头,那时候他只是孩童,瘦弱的身躯扛着明显不符合他年纪的货物,结工钱后,码头的长工在偏僻处将他打了一顿,夺了他的工钱。

  被打的时候,他一声不吭。

  人走散后,他才艰难的从地上爬起,吐出口中混着血沫的部分铜钱,他惹不起那些人,也躲不过。

  南无生走上前与他交谈,得知他是为了筹钱为相依为命的妹妹治病,他表示自己是医生,可以去看看。

  他欢天喜地的带着南无生回去,妹妹却没有等到他。

  南无生以为他会哭,可是,他只是平静的看着南无生,仿佛早已有面对这种事情的准备,他的语气飘忽“先生,你买下我吧,只要二两银子,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一副最便宜的棺材,正好是二两银子。

  经过医阁的抢救,人已无恙,南无生亲自抱着他走出医阁。

  跟在他身后的关展眉觉得南无生走的路有些不对,一直到她抬起头,看到兰亭暮春的方向,她的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那个人,以后要认真对待了。

  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察觉到这不是自己的屋子,是自己从未进入过的领地。

  南无生站在他面前。

  “先……先生……”他的目光,是从未有过的惊慌“先生,别……别不要我……”声音带着些水汽“我还有用,真的……”

  “二两银子。”南无生语气郑重。

  “二两银子,买我身侧的位置,你,可愿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