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一梦江湖秦王

789浏览    66参与
包子今天什么馅

【侠秦】软饭饿饿

男少侠x秦王

奇妙会上的xql谈恋爱罢了

Ready❓Go➡️


  奇妙会上,少侠绕着金陵城逛了一大圈,一路上见到了不少朋友,也体验很多奇妙会上的游乐项目,终于在略显寡淡的应天府门口,见到了秦王殿下。对方正在望着远处的奇妙会灯火,不知是不是在发呆。

  

  眼前人尽心尽力为这次盛会做好巡守工作,贵为皇子还要在雪夜受冻,自己却已经把奇妙会玩了个遍,少侠这样想着,心下不由得有些内疚,便举着在奇妙会上领到的爱心形状的烟花棒凑上去,往秦王殿下身边一贴,烟花棒也给人举到眼前。这是他在奇妙会上刚刚学到的,叫什么烟花贴贴,其中意味不言而喻,想必这种灿烂的烟花棒,大多人见了都会心生欢喜,用在爱......

男少侠x秦王

奇妙会上的xql谈恋爱罢了

Ready❓Go➡️


  奇妙会上,少侠绕着金陵城逛了一大圈,一路上见到了不少朋友,也体验很多奇妙会上的游乐项目,终于在略显寡淡的应天府门口,见到了秦王殿下。对方正在望着远处的奇妙会灯火,不知是不是在发呆。

  

  眼前人尽心尽力为这次盛会做好巡守工作,贵为皇子还要在雪夜受冻,自己却已经把奇妙会玩了个遍,少侠这样想着,心下不由得有些内疚,便举着在奇妙会上领到的爱心形状的烟花棒凑上去,往秦王殿下身边一贴,烟花棒也给人举到眼前。这是他在奇妙会上刚刚学到的,叫什么烟花贴贴,其中意味不言而喻,想必这种灿烂的烟花棒,大多人见了都会心生欢喜,用在爱侣之间,更是教人春心萌动。

  

  “殿下。”少侠看烟花棒,又顺着去看烟花棒映在秦王面庞上的迷离光彩,靠近对方耳边说道:“贴贴。”

  

  “什么贴贴…!”秦王殿下浑身都要炸了起来。他今晚在应天府门口站了许久,自然见到了不少从奇妙会主场晃荡到这里的小情侣,各拿着个漂亮的烟花棒搂搂抱抱。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少侠这一手,直白得倒让他不知所措,只好偏过头去,不看身边那惯常口无遮拦的人。

  

  那侧过去的脸颊本来被冬夜的寒风吹的通红,现在却有些热意。少侠锲而不舍地把烟花棒随着举到秦王眼前,故意把那爱心晃了晃,问道:“殿下不和我贴贴吗?殿下是不是不喜欢我这个粗野的江湖人了?”

  

  “不是…”秦王迅速地转回头,不想少侠比刚才贴得还近,这下二人的脸几乎撞到一起,视线里只有对方极近的面孔。天上突然炸起许多烟花,绚丽斑斓的光芒散落各处,二人还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秦王的眸光流转,少侠先一步后撤半分,留出了能顺畅呼吸的余地。

  

  “孤原本只觉得你是个有点不同的江湖人。相处起来,孤对你有了改观,你是个胆识不俗、令孤佩服的江湖人。”秦王将心里话一吐为快,见少侠还以方才的姿势看着他,目光打着圈的在他脸上晃,又觉得有些羞赧:“好了,夸也夸完了…孤,咳,我今日便也不用秦王的身份与你相处,就当我是个来金陵的寻常酒客。听说你对这里很熟悉,相信你的眼光在挑选酒楼和肴馔也不会太差…我就和你一起吃顿饭吧。”

  

  听到自家殿下有要求,少侠立刻一拍胸脯,信心满满道:“殿下放心,包在我身上!”手也去摸腰间的钱袋,里面几乎没什么东西,仿佛只摸到了一团空气。

  

  秦王识得他窘迫,一年到头都在东奔西跑帮助别人的少侠哪会有余钱享乐,当然给他台阶下,说道:“放心,一切花费开销就记在秦王府上好了。”

  

  闻言,少侠两眼放光,当即搂了秦王殿下,自觉殿下可是真的爱他,愿意让自己花他的钱。

  

  “又做什么?这里还有别人…”

  

  “软饭,饿饿。”少侠把下巴枕在秦王肩头上说道。

  

  秦王被他一逗,也带了点笑意。

  

  “贫嘴。”

 

———————————————————————————

  

  “殿下。”少侠在他耳边唤道。

  

  “又怎么了?”

  

  少侠略带矜持羞涩说道:“那个…要是这里没别人…我是不是可以…”

  

  这下,秦王殿下的脸比方才还要红上几分,一把推开少侠,大步流星走开,留少侠在后面颠颠地追。

  

  “殿下——我错了——”

  

  幸好,秦王殿下并没有真的生气,少侠还是能吃到这顿“软饭”的。

易北十四
笑死,大过年的加班 这谁安排给...

笑死,大过年的加班

这谁安排给你的活啊?不会是你那冤种老爹吧😅

笑死,大过年的加班

这谁安排给你的活啊?不会是你那冤种老爹吧😅

包子今天什么馅

【侠秦】作息问题

短打一则 是男少侠x秦王⚠️

Ready? Go⬇️


  夏初以来,北蛮边关一事未毕,秦王殿下和手下的兵卒仍驻扎在居庸关内,少侠也照旧在关内关外忙东忙西。

  按理说,同处一隅之内,说不上抬头不见低头见,也总该时常照面。但事实却是,少侠与秦王殿下十天半月难见一次。也不是因为什么大问题,主要是二人的起居作息,不能说恰好相反,却也是毫不相关。

  

  秦王殿下恪守着一套极为规律的作息时间,几时起床、几时用膳、几时歇息,日日如此,极为精准。尤其是他身在军中,习惯晨起操练,往往天不亮就已起身。反观少侠,身在居庸关比过在师门,终于逃脱每日课业门令的魔爪,少侠干脆彻......

短打一则 是男少侠x秦王⚠️

Ready? Go⬇️



  夏初以来,北蛮边关一事未毕,秦王殿下和手下的兵卒仍驻扎在居庸关内,少侠也照旧在关内关外忙东忙西。

  按理说,同处一隅之内,说不上抬头不见低头见,也总该时常照面。但事实却是,少侠与秦王殿下十天半月难见一次。也不是因为什么大问题,主要是二人的起居作息,不能说恰好相反,却也是毫不相关。

  

  秦王殿下恪守着一套极为规律的作息时间,几时起床、几时用膳、几时歇息,日日如此,极为精准。尤其是他身在军中,习惯晨起操练,往往天不亮就已起身。反观少侠,身在居庸关比过在师门,终于逃脱每日课业门令的魔爪,少侠干脆彻底放飞自我,可以说是随心所欲。早晨需要他的地方少,贪睡就躺着不起。晚上熬到困了才肯睡觉,帮边关居民做事,更有彻夜不眠的时候。至于餐饭,在外漂泊久了就更加没有讲究,饿了就吃、渴了就喝,饿一二顿也是常事。

  

  早晨,少侠睡醒了,晃晃悠悠去秦王营,被近卫告知殿下正在练兵。等了一阵,少侠望见秦王殿下正向自己这边走来,欣喜之时,突然一居民又急匆匆地来找他,让他去互市看看。少侠不舍地和秦王殿下招呼一声,又投身于互市准备之中。

  

  待到少侠一边活动着肩膀胳膊、一边踢踏着腿回来时,月上中天,秦王殿下留给他的只有紧闭的大门,还有门口执夜的士兵。而第二天早上,不知道第几次睡前发誓定要早起的少侠,已经被睡魔打败在了床上,陷入了作息习惯的死循环,再次经过大同小异的一天,还是没能和自家殿下面对面。

  

  只是见面,远远看一眼也算。不能深入交流,让少侠心里发痒。又一天深夜,少侠看着紧闭的秦王府大门陷入沉思,口中念念有词,仔细一听,是在数自己有多少天没和殿下亲密接触。把两只手的手指都掰了个遍,少侠甩了甩手,数不清楚了,半月不止。秦王殿下能忍,还乐得清闲,他可忍不了。

  

  他也不是第一次胆大包天,趁着守卫没注意,利落地翻过墙头,悄悄推开秦王的房门,轻车熟路直奔卧房床前。

  

  睡得好熟——少侠碰了下秦王殿下的脸蛋,熟睡的人对此毫无反应,似乎对少侠完全没有戒心。少侠轻笑一声,不禁感叹殿下实在可爱。

  

  夜半,秦王殿下惊醒,一颠一颠中恍然发觉自己不是做梦,怒而去推身上的少侠。而少侠埋在他的颈窝可怜兮兮地乱蹭,说话时的热气都扑到他颈上,惹人颤栗。

  

  “殿下,好殿下,我已经很久没碰你了。”

  

  秦王只好把微红含泪的双眼一闭,由得少侠去了。

  

  翌日,秦王营的士兵人人纳罕,一向勤勉的秦王殿下竟也有躲懒的时候,到了晌午时分也不见人影。

  

  殊不知,已经自有一套作息规律的秦王殿下虽然浑身酸痛乏力,却照旧早早醒来,反被哼唧的少侠揽着腰拖回被窝中。他抗争许久,无果,只好躺下。少侠倒是被他折腾得清醒,打了个哈欠,早晨的精神劲尽显,一翻身,人又压了上去。

  

  云雨过后,少侠听着自家殿下大骂“不知廉耻、白日宣淫”,神清气爽地哼着小曲起床穿衣。

  

  可喜可贺,少侠总算早起一次,晚上更是准备早早睡觉,盘算着饮食也要规律起来,想必作息问题很快就可以解决了。

易北十四

邪魅一笑(bushi)

露出自认为很聪明的表情🤤

邪魅一笑(bushi)

露出自认为很聪明的表情🤤

包子今天什么馅

【侠秦】一语成谶

男少侠x秦王

是邪恶拉满的腹黑少侠欺负耿直秦王

(注意避雷)

秦王,我的笨蛋老婆🥺🥺

指路🧣:阿包今天什么馅

男少侠x秦王

是邪恶拉满的腹黑少侠欺负耿直秦王

(注意避雷)

秦王,我的笨蛋老婆🥺🥺

指路🧣:阿包今天什么馅

!

长生憾

^池秦池,私设一堆。大概是听信了俞靖安谗言之后决心起兵夺位,逆天改命(but failed)的秦。反正原作也打起来了那就贯彻到底咯.mp3


*

  太子领平镇叛军的军队来得太晚,大师*已经启程回嵩山了。


  而又来得太早,军中打算合谋将我献降的人马还未来得及出手。


  太子亲征,六师并出,九边军民亦言苦于秦王叛乱久矣,大举义师。举国之兵洪流一样势不可挡——如同接踵而至的我的终败——如同顷刻间化为乌有的数年汲汲营营。


  而过去数年里为了阻止这洪流我献出了同袍,接着是信仰,最后是正义。为了走另一条截然不同的路,抹去了前一条路上的所有痕迹。


  我原本以为...

^池秦池,私设一堆。大概是听信了俞靖安谗言之后决心起兵夺位,逆天改命(but failed)的秦。反正原作也打起来了那就贯彻到底咯.mp3


*

  太子领平镇叛军的军队来得太晚,大师*已经启程回嵩山了。


  而又来得太早,军中打算合谋将我献降的人马还未来得及出手。


  太子亲征,六师并出,九边军民亦言苦于秦王叛乱久矣,大举义师。举国之兵洪流一样势不可挡——如同接踵而至的我的终败——如同顷刻间化为乌有的数年汲汲营营。


  而过去数年里为了阻止这洪流我献出了同袍,接着是信仰,最后是正义。为了走另一条截然不同的路,抹去了前一条路上的所有痕迹。


  我原本以为不会再被唤醒,被想起,因此在面对镇国将军的利箭时只平静地闭上了眼睛。


  紧接着我头上的冠帽,应声而落。冠头上的红缨一角落在我的脚边,构成了这一场安静的战斗里唯一的血色。


  我被带到皇兄面前时,因为足够近,所以看见了他眸底的涟漪。也因为已太远,所以并没有在我的心中荡起波澜。


  我被下了诏狱。这是我自己求来的,因为原本我该被带去南宫。


  南宫,那里曾住过父皇。而他离开南宫,便住进了——金銮殿。如此云泥之别不过朝夕,恍若一梦。

彼时患难,彼时与共,彼时悲喜——那时我望进皇兄眼中的波澜——也都是梦了。


  君天下者,罪天下者,当此定局之时,便都已经各自有了该去的地方。


  同他擦肩而过时,我在他耳边——或许是作为一个臣子,亦或更是作为他的弟弟——说到:


  “四方归位,天下方定。”


  功过如是。


  今昔如是。


*


  再次见到他,是在半月之后了。我跟随着守卫的牵引,从走廊尽头最黑暗的地方,一直走到走廊门口最明亮的地方。一路上原本同样锁着我的同谋者的牢房里,大半已唯余一卷草席。


  我当然知道他们都去了哪里。为患乱国,或是处以诛连,或是处以流刑。


  而传到我这里的消息除了对我同谋钦犯的处决以外,还有先帝崩而新帝立一事。


  三十沉浮终一生,两历风云归一名。


  便只余我尚无定了。


  我踏出诏狱的大门,阳光刹时晃得我眼前清白一片。再定睛看去才知原是我许久未见天日,一时竟没分出飞雪和太阳。而他戴着冕琉立在不远的前方,手中捧着一卷金黄的诏。待我被带到他身前跪下时,诏书才被递到了一旁恭候的礼官手中。


  而正如同我终究没有等来本该有的最后一场血火,我终究在诏狱里也没等来死亡,甚至审判。正相反,我从此再也不必被审判了。


  ——那是一纸特封我为德王的,遗诏。


  刹那间我几乎要愤怒得就地奋身而起,但很显然地,被立刻压了下来。皇命当前不容有疑,我自然也没得到疑惑的机会。


  礼官承在手中的诏书又贴近了一分——最后落进了我垂在腿间的手中。


  而几乎是同一瞬间,早就侯在我身侧的狱吏解开了锁,我手上沉重的镣铐应声而落,在我脚边砸出一串清脆的声响。


  诏令已下,他却并未使我即刻动身,而是将我带到了他所谓“秦王该去的地方”。


  是师父的陵碑,是时雨雪霏霏,雪絮落在碑上的铭刻里化为一淌清流顺碑而下。


  如同清泪。


*


  我被送至师父的神机营,是在垂髫之年。那时距我被封为秦王而皇兄复立太子,尚不过两年。太子入主东宫,而我请命父皇拜于许将军门下,从此天各一方。然而虽是我主动拜请,但对于我所往之所究竟为何,直到我抵达之前我都一无所知。


  而从一无所知到入骨的了然,不过便是从神机营的大门到正殿中央的距离。


  那时师父将我领到正殿中堂,说奉召,此后他便是我的师父了。


  然而接着他却伸出手去,指向正殿尽头的墙壁上高悬的义字大旗说,但这才是你真正的师者。


  “凡我兵士,当见此字以为见己身。”


  师父身前时,我随他戎马兵戈,在沙场血火之中与这一字朝夕与共。直到后来它和三大营一同成为师父的身后之物,交予我的手中。


  而后者则随我此后行路沉浮起落,前者则高悬大殿中央如中天日月,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在后者的沉浮起落中——一一经受它的叩问。


  当我落下西取大同的最后指令时也是同样。因此日夜以来这回荡在心间的叩问似是变成了一种脚步,每一次敲响,都意味着又一分背离。


  但人间更多时候,往往是从哪里开始,便会在哪里结束。我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而我回到这里时也正像我从这里出发时一样——我想起皇兄适才只落下半句话的背影——直到终于抵达之前我都一无所知。而从一无所知到彻骨的了然亦不过又是——


  我回身看去,这才发现大雪早已掩去了来时路,和来时路上我留下的每一步脚印,每一次罪愧。


  只留下一片柔软清净。


  浑浑噩十年功过,到如今只飞雪一抹。大风起兮,又叫人难以看得清明。


  唯有一句刻在岁月里的声音依然如此时此刻刺入我膝骨的冰冷一般明晰:


  “凡我兵士......”我抬起头,看着师父的陵碑,就像许多年前他看着我。


  于是一身忠魂骨的丰碑之上,便倒映了一个乱臣贼子的面容。碑上的铭文我也曾执手,犹记得那时我确是怀着一腔切切怀悼和深痛义愤撰下的那些字句。


  我猛地低下头去,额头重重砸在地面。


  砸在柔软清白的雪上,一声未响。


  ——孙子言:将者不可以不义,不义则不严,不严则不威,不威则卒弗死。


  故义者,兵之首也。


*

  正统十三年,父皇受俘,皇叔即位,是为土木之变。这场变故来得太早,那时我与皇兄尚在襁褓,不识悲乐。


  景泰三年,朝堂易储,皇兄被废,改封沂王。


  景泰八年,父皇复辟,改元天顺,是为夺门之变。而这一场变故便来得太晚,那时我与皇兄已同舟风雨,苦乐相守。


  但毕竟是一件好事,是家室之喜,天下之乐,于是这么一场撼天动地的变故,不出几日便似乎渺无痕迹了。


  也更或许是那时的你我还太小,一双同样的眼中还看不尽这样太大的变化。


  皇兄第一次受立太子时,虽名位有异,然而诗书礼义的讲学,依然是由同一个太傅先生操持。一日先生授字使我与皇兄描红临写,我手下稚嫩,竟使字如鬼符,翌日只得先生一声轻嘲。我幼时不喜文字,然而更不喜落人一筹,于是谢绝了皇兄的援手,当日挑灯夜半,直写到就案昏厥。第二日清醒过来已日上三竿,发现手中还牢牢攥着墨笔,袖边滚了一圈的墨。


  “那夜我来寻你,却见你已睡去,我便走了。你睡着的时候,手上还牢牢攥着墨笔,袖边滚了一圈的墨。回去的路上我偶闻几名宫女私议,”言及此处他突然顿了顿,而后才继续说道,“说你狼子野心,已可见一斑。”


  风吹晃了烛火,荡起牢房中一片晦暗。


  片刻之后,只有一串锁链碰撞的声音清脆地响了起来。


  我大概终于动了动我的手,或许是我到底心有触动,或许是我并不想就此结束这场最后之谈。也或许,仅仅只是以此回应了他那一句“狼子野心”。


  我不知我在那里跪了多久,身边的人是来了还是去了。再抬头时已旭日西沉,染红了天际一片远山。那里有我曾征伐的地方,也有我不该征伐的地方。


  一层白雪顺着我的肩头倾泻,想来在我适才长跪的时间里,我的身体大概皆覆霜白。


  就好像天降大雪,将我清洗。


  洗去了我的罪孽,名字,故事,命运。


  洗去了旧日南宫深处忍辱负重,


  风雨同甘。


*


  “往事莫沉吟。身闲时序好,且登临。旧游无处不堪寻。


  无寻处,惟有少年心。”

  

  

*大师:和朋友一起搞的借典故王上加白的设定,总之是我设秦王秘密幕僚。

辰兮儿

梅掌门说同意这门婚事嘻嘻嘻! 

梅掌门说同意这门婚事嘻嘻嘻! 

辰兮儿

剪辑短片,绝美爱情❤️我爱秦王!!!

剪辑短片,绝美爱情❤️我爱秦王!!!

辰兮儿
陪酒少侠一枚! 能陪一时是一时...

陪酒少侠一枚!

能陪一时是一时,因为聚散不由你我。

陪酒少侠一枚!

能陪一时是一时,因为聚散不由你我。

辰兮儿
虽然你不能有幸成为我的朋友,但...

虽然你不能有幸成为我的朋友,但是——你可以成为我的丈夫(尖叫/扭曲/阴暗地爬行)

虽然你不能有幸成为我的朋友,但是——你可以成为我的丈夫(尖叫/扭曲/阴暗地爬行)

辰兮儿
我的宝啊!你怎么能什么人都收呢...

我的宝啊!你怎么能什么人都收呢??您的幕僚到底都是哪里搞来的啊我服了,宝看看清楚吧,这世界上只有我心怀正义的少侠适合做你的幕僚,做老婆也行!别傻了小朱!

我的宝啊!你怎么能什么人都收呢??您的幕僚到底都是哪里搞来的啊我服了,宝看看清楚吧,这世界上只有我心怀正义的少侠适合做你的幕僚,做老婆也行!别傻了小朱!

易北十四

最近喜欢玩这个老福特新功能🤔

最近喜欢玩这个老福特新功能🤔

辰兮儿
欢迎各位来参加我的婚宴(狗头)...

欢迎各位来参加我的婚宴(狗头),今天终于领证了!等以后生了孩子我要让孩子认清崖做干爹,也许是干爷爷?

欢迎各位来参加我的婚宴(狗头),今天终于领证了!等以后生了孩子我要让孩子认清崖做干爹,也许是干爷爷?

辰兮儿
等太子登基,我就和秦王私奔(尖...

等太子登基,我就和秦王私奔(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

等太子登基,我就和秦王私奔(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

辰兮儿

少侠给秦王送了个红豆骰子,不过某个憨憨好像没领会到意思

少侠给秦王送了个红豆骰子,不过某个憨憨好像没领会到意思

易北十四

大概是睡前?或者美人出浴?


老福特的导出线稿比我自己画的好看😭

大概是睡前?或者美人出浴?


老福特的导出线稿比我自己画的好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