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一点一点喜欢你

7浏览    2参与
奇异的小昕豆

【Malec】一点一点喜欢你(10)

遇见出生时候的样子,童年幸福的瞬间,被爱包裹着的时刻,一切都回到美好的记忆去了。那些坠落般的噩梦和懊悔痛苦的哭泣声没有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梦里,马格努斯能感觉到,在梦中,有一个结实而又温暖的手臂伸了出来,轻轻地抱住了站在黑暗中的自己,随后,一双硕大的翅膀伴随着柔和的光,逐渐包裹住了自己。马格努斯感觉到的不仅是那源源不断的暖流,以及,还有说不上来的那份熟悉的幸福,他感觉自己被一位天使守护着......

他醒了过来,却不记得梦的内容,只知道自己今天没有做往常的那个恶梦,至少自己没有尖叫着被吓醒。他看了看床边椅子上放着的西装,才会想起昨晚的那个场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闯入婚礼殿堂,揭示自己的取向...

遇见出生时候的样子,童年幸福的瞬间,被爱包裹着的时刻,一切都回到美好的记忆去了。那些坠落般的噩梦和懊悔痛苦的哭泣声没有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梦里,马格努斯能感觉到,在梦中,有一个结实而又温暖的手臂伸了出来,轻轻地抱住了站在黑暗中的自己,随后,一双硕大的翅膀伴随着柔和的光,逐渐包裹住了自己。马格努斯感觉到的不仅是那源源不断的暖流,以及,还有说不上来的那份熟悉的幸福,他感觉自己被一位天使守护着......

他醒了过来,却不记得梦的内容,只知道自己今天没有做往常的那个恶梦,至少自己没有尖叫着被吓醒。他看了看床边椅子上放着的西装,才会想起昨晚的那个场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闯入婚礼殿堂,揭示自己的取向和目的,然后顺利抢婚夺得真爱......

他把头埋在膝盖里,回想着昨天,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渴望爱情,渴望得到自己想要的,只不过未来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他都只能选择硬着头皮向前了,毕竟这是自己布下的未来......

马格努斯摸了摸跳上床的“埃里克”猫,然后抱着它走到阳台。沐浴着早晨初生阳光的温暖,他笑着,并看向外面的城市大声喊道:“我准备好了!你休想击败我!”

然而此时的伊兹在外东跑西跑,忙得不可开交。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昨晚上关于马格努斯的“重大八卦”被泄露了出去,她以为杰斯他们已经处理的很到位了,可惜还是被那些狡猾的人抓住了机会,将偷拍的照片高价卖给了一些有名的出版社和记者,打算把这件事闹大。现在伊兹提前知道了这件事,打算在这个消息发布之前去阻止他们。

伊兹还不打算告诉马格努斯本人,怕他担心,所以告诉了莉迪亚,她说她会帮忙一起处理,简而言之,就是只能用钱贿赂对方来解决问题,这是没办法改变的事情。

“我拜托我爸爸帮忙把那家出版社买下来了,消息中断了,应该不用担心会外露了。”她自信地说着,看着伊兹微微松了一口气,“真搞不懂那些人为什么总算喜欢在这种时候钻空子,马格努斯又不是明星......”

“但是他设计的服装系列给很多明星穿过,甚至是拍过电影,价格可比一些明星的身价高很多,再加上马格努斯本来长得就很帅,哪怕是只当过一次杂志封面的模特,也让很多人难以忘记那样迷人的身材,因此马格努斯也出名了,自然关注的人就很多,然后就......”伊兹解释着,然后再打了几个电话确认情况。

“这种东西真复杂,我们也不能怪人家太有才......”莉迪亚自顾自吐槽着。

然而她们不知道的是,一个看似无名小卒的记者拍到了当时的场景并留了备份,然后偷偷地把照片和视频传到了互联网上,仅仅是过了两个多小时,视频就突破了一万多的点击量。

这件事被新闻媒体的一些记者抓住了机会,争先报道了这件事情,随后,事情在一周不到的时间里被越闹越大,开始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以下是对周围市民对著名服装设计师自报性取向并抢婚的那个事件的看法和采访:

市民甲认为,这种事情不值得奇怪,有许多知名的服装设计师都是男性,估计他们也一定和马格努斯·贝恩一样有着改变不了的性取向;市民乙认为,这种人自报性取向是件很勇敢的事情,但是荒唐的抢婚让他无法理解,甚至很同情那个被抢婚男子的母亲,觉得她生气愤怒是很正常的;市民丙认为......”马格努斯一打开电视,便是记者对路人的采访,而且几乎都是些对自己不利的报道,更严重的是,有些人已经“人肉”出了埃里克的身份,不好的消息在不断往外泄露,哪怕是换台,马格努斯也没有心情再看下去了。

伊兹连发了五十多条短信,告诉马格努斯最好在事情平息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呆在家里不要出来,虽然这影响了马格努斯的工作和其他的生意,但与其被一堆狗仔或记者围追堵截,呆在家里已经是个很好的选择了。

马格努斯只能关闭手机,呆在家里无所事事。他抱着“埃里克”猫,瘫倒在沙发上,“感叹”自己是如何做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心里希望事情快点平息下来......

埃里克的武馆门口也被一堆的记者围了起来,道路水泄不通,停着的车子影响了武馆生意的照常进行,学员们被吓得不敢来武馆了,这让埃里克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打了个电话给伊兹:“现在是个什么局面?我现在连家都出不去了!”他看了看窗外,记者们是抓住了一分一秒的机会,一刻都不愿错过似的守在门口,仿佛是饥饿着等待猎物上钩的豺狼,舔着爪子伺机而行。

“我也没办法,我以为莉迪亚已经解决了,没想到这些人太狡猾了,把你们昨晚的视频发出去了,哪怕是现在删了也没用,一传十,十传百,这个秘密怕是守不住了...我现在也在办公室里,被一堆人围着问问题,连保安都拦不了,真搞不懂这群人有多八卦......”说着,伊兹的电话像是被拍开了,一阵杂乱的声音和脚踏声之后就没了动静。

埃里克又重新打过去,却显示正在通话,便试着打给马格努斯,但是对方显示关机。他决定一定得去马格努斯那里看看,生怕对方遭到什么人生威胁,于是套了个连帽衫,戴上个口罩墨镜,把脸全部遮了起来,然后和几个离开的学员一起从后门溜出去了,算是勉强躲过了新一轮的“轰炸”。

他一路快走没有打车,怕被认出来,好不容易躲过那些异样的目光,来到马格努斯的公寓楼下,才发现整栋楼下面也全被记者堵满了,根本连挤都挤不进去,更别说是出来了。

埃里克询问附近的一个保安,问他这栋公寓有没有什么后门或是其他的途径可以进去,保安告诉他这里只有一个停车场,那里有保安专用的电梯,但是只能通到五楼,必须再从消防通道走到大楼的另一面,再乘坐公寓的电梯。

埃里克向保安道了个谢,然后顺着停车场的电梯上去了。

埃里克在楼道内还差点遇到侥幸窜进了的记者,躲过了“重重障碍”,终于来到了马格努斯的住处。他记得上一次是第一次来,那个时候是为了帮伊兹送东西才答应过来的,自己就是那个时候知道这里原来是马格努斯的家。

他记得自己之前说过的话,他喜欢马格努斯,马格努斯也喜欢着自己,但是经历过昨晚的事情之后,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面对马格努斯,不知如何开口,站在马格努斯家门口楞了很久。

正当埃里克打算敲门的时候,门被打开了,马格努斯穿着原来那件黑红色的睡袍站在门边上,对于门外站着的埃里克并没有表现地很惊讶,反而是没等对方说话,就把埃里克拉了进来。

“外面现在肯定有记者在,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地把自己的住址信息传出去,人家估计只知道我住在这栋公寓,但是他们不一定知道我就住在顶楼,如果有耐心的话,他们会一层一层地找。我们在顶楼,不用担心别人找上来,就算上来了也不会量我们怎么样的。”马格努斯走到沙发边上,倒了一杯水给埃里克,让他放下心来。

“你怎么知道我就在门口?”埃里克把水一饮而尽,估计是真的渴了。

“我‘买通’了保安,现在我有权观看自己周围的监控来保护我的安全。”马格努斯坐在沙发上喝着杯子里的酒,装作很淡定地说着。

“马格努斯...我,我昨天的行为是不是给你带来了麻烦?早知道我应该在举办婚礼前就该拒绝的......”埃里克走到沙发边上,他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马格努斯对面看着他。

“不,不是你的错。真要怪起来,还得怪我太有名了吧~”他举着杯子晃了晃,若无其事地调侃着自己。

埃里克笑了笑,自己也仿佛习惯了这些有趣的话语,于是坐到马格努斯的旁边:“你在喝什么?”

“威士忌。虽然以我的品味不大会喝这种酒,不过解解乏倒是不错,要来一杯吗?”马格努斯拿起一旁的酒瓶晃了晃。

“这个主意不错。”埃里克彻底放松下来,他发现自己只有在遇到马格努斯的时候才会想现在这样放下心中的压力。

原来这就是在喜欢的人面前毫无防备的感觉,埃里克是这样想的。

他们似乎都已经不在乎外面的记者和其他的琐事了,两个人同坐在沙发上,喝着威士忌,聊着令对方开心的事情,对窗外的事情置之度外......

纽约的天气仍是秋意正浓,冬天在悄悄逼近,落日的余霞慢慢划过天际,渐变的天色照映着城市,逐渐滑过每一栋高大的建筑,落叶依旧借着寒冷的风向远方旅行,告别它原本的归宿,向着更远的目标进发。

老教堂的门口,流浪汉和往常一样,等待着属于他自己的“上帝”,祈祷的钟声和圣洁的歌声随着旋律摇曳着,仿佛在为得到了真爱之心的人庆祝欢呼着......

“看来你还欠我一个约会,亚历山大。”马格努斯是这样对埃里克说的。

“看起来的确如此。”对方回应这。

就这样,两个人再次沉浸在彼此的笑声中。其实,相爱的人才是相互陪伴着的天使......








我咕出来了,太感人了,自己回顾了一遍之前的几篇,感觉写得太烂了,所以为了关注我的小可爱们,我要好好写!(ง •_•)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