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丁勇岱

1953浏览    58参与
萌小娱
丁勇岱 因捡漏演“白宝山”险挨枪子,凭人世间再次翻红如今怎样
丁勇岱 因捡漏演“白宝山”险挨枪子,凭人世间再次翻红如今怎样
浅

相守 8

百度百科上写着静妃的生辰是七月初五,在此祝静妃娘娘生辰快乐!❤


言阙脸色显得十分苍白,闭上了双眼,沉默半晌,从齿间蹦出这几个字

“芷萝宫、楠树、小梨。”

静怡皱起了眉头,放开了言阙的衣袖,怔怔地看着他,又转过头看向谢玉,谢玉不敢直视她,扭过头去。

她的心冷成了寒冰,一字一顿地说道:“要是小梨有什么事的话,生生世世,我与你们不共戴天!”


此时,”嗖“的一声,一枚焰火腾空而起。那枚焰火不仅升得极高,而且笔直笔直腾升上去,在黑色的天幕中拉出一条极高的银白色光弧,夹带尖锐的哨音,极是引人注目。一直升到极高处,才听到”砰“一声闷响,那焰火绽开极大一朵金色烟花,纵横四射的光羽,割裂开...

百度百科上写着静妃的生辰是七月初五,在此祝静妃娘娘生辰快乐!❤



言阙脸色显得十分苍白,闭上了双眼,沉默半晌,从齿间蹦出这几个字

“芷萝宫、楠树、小梨。”

静怡皱起了眉头,放开了言阙的衣袖,怔怔地看着他,又转过头看向谢玉,谢玉不敢直视她,扭过头去。

她的心冷成了寒冰,一字一顿地说道:“要是小梨有什么事的话,生生世世,我与你们不共戴天!”


此时,”嗖“的一声,一枚焰火腾空而起。那枚焰火不仅升得极高,而且笔直笔直腾升上去,在黑色的天幕中拉出一条极高的银白色光弧,夹带尖锐的哨音,极是引人注目。一直升到极高处,才听到”砰“一声闷响,那焰火绽开极大一朵金色烟花,纵横四射的光羽,割裂开黑丝绒似的夜色,交错绽放划出炫目的弧迹,炸出细碎的金粉,久久不散,将半边天际都映得隐隐发蓝。

静妃看着那火焰,眼眶含泪,若有所思。

蓝色的裙装随风飘着,衣摆时起时落。空灵的眼睛寂静如斯,清冷的轮廓透出的一股出尘。

停顿几秒后,她拖着自己的蓝色喜服,跌跌撞撞地跑向芷萝宫。


谢玉愤怒地看着言阙,一句话也没说,紧握手中的剑,但看着静怡远去,他扔下手中的剑,径直地从言阙旁追过去,并撞了他一下。

言阙后知后觉犯下大错,也一起追静怡。

说来也奇怪,静怡跑得很快,二人怎样追赶都赶不上。


芷萝宫

萧选气势汹汹地带着大批羽林军闯入,高湛头也不敢抬一下,小心翼翼地跟随着萧选。

高湛小心翼翼地说:“太子殿下在门外呢,还有霓凰郡主和梅先生,梅先生的那个侍卫飞流。”

萧选冷哼一声:“那又怎么样?让他们在外面等着!”

“是!”


“来人,给我砍了这树!”

众士兵向前围着楠树,小梨急忙护在楠树前。

“不行!我看谁敢!”


萧选恶狠狠地看向小梨

“把她给我拖出去,杖毙!”

众人向前,正要拖走她,突然她夺过一个士兵的刀,一刀杀了那个士兵,又连杀了好几个想要靠近她的人。

小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武功,但拿起刀时就信手拈来。

萧选不解地看着这一切

“怎么会?”


但由于体力不支,小梨也很快败下阵来。

在此时,静妃终于赶到,她看见在门外的四人,没说什么,硬闯进了芷萝宫。

她头发凌乱,发丝漂浮,风尘仆仆。


萧景琰从未看过自己母妃如此失态,更何况旁人。


在她进去之后,蔺晨出现,他有一双桃花眼,长眉入鬓,身穿水墨衣,生得风流韵致。

梅长苏:“蔺晨?你怎么在这?”

“这个……说来话长……”蔺晨望着静怡单薄的身影,忧心忡忡。


谢玉、言阙也到芷箩宫了,他们只瞥了两眼蔺晨,只当他是梅长苏的朋友,没有丝毫怀疑。


大家都进不了芷箩宫,只能干等着。


有的人想救,救不了,有的人根本不想救,大家心照不宣,气氛十分微妙……


静怡一边跑向她,一边喊:“小梨!形体修一,以气运剑!”

小梨听懂了,一时间,所有人都近不了她的身。

静怡被萧选死死地握住手,动弹不得。


“娘娘!”

小梨正走向萧选,在挥刀准备杀了他那一刻,一只箭射来,差一点就正中她的心脏。

小梨的血喷射到静怡的脸上,一滴泪从静怡脸上滑落,她眨巴眨眼,一脸不可置信,惊恐地望着萧选。萧选还是那样面无表情,甚至还有一些戏谑,就好像一个冷血生物一样。

小梨身上全是鲜血,静怡带着哭腔喊着她的名字。


在萧选身后殿顶的琉璃瓦上,密密麻麻全是身着轻甲的羽林郎。他们全无声息地伏在那里,手中的弓箭引得半开,对准了底下的包围圈,这些人居高临下,即使小梨能冲出包围。他们定然齐齐放箭,将她逼回箭阵之中。


无数道流星仿佛一场乱雨,那些火箭密密麻麻地朝着小梨射去,静怡听到无数羽箭撞在墙上,楠树也起火了,“啪啪”…… 小梨分身乏术、自身难保!


静怡心中大急,对萧选说:“快叫他们停下!”


萧景琰急了,正要向前冲进芷萝宫,却被梅长苏握住手腕,制止了下来。


梅长苏看向蔺晨,而蔺晨没空搭理这些,只是忧心忡忡地看向芷萝宫内,梅长苏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静怡。

“那烟火是你……”梅长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蔺晨打断,“那是鸣笛。”

他向来风流、轻浮,梅长苏认识他那么久,从未看见他如此深情地望过谁。


萧选面无表情,冷冷地说道:"我这是歼灭刺客!”

静怡抓住他的手臂:“她不是刺客,她是小梨!快快叫他们停下!”

他一点一点,将手臂从静怡的指间抽了出来。她气得大骂:“你要砍的是楠树!小梨是无辜的,快快令他们停下!”

萧选声音低微,说道:“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她歼灭于乱箭之下,”

静怡大怒,说道:“那我呢?你们也放乱箭将我一起射死么?”


小梨挥开那些乱箭,身上溅着血迹,身下蜿蜒的血迹慢慢渗出,像是一条诡异的小蛇。她倒下了。


静怡张大了嘴巴,却哭不出声来,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脸颊上滑下去,一直滑到她的嘴里,又苦又涩。小梨,我的小梨。


静怡挣脱开他的束缚,“扑通”一声跪下,不停地磕着头。

“都是我错了!你要砍了那楠树你便砍,只要你放了小梨!”

“娘娘!”


她的额头上已磕出了一朵血花,萧选虽看着心疼,但他今天铁了心要弄死小梨,不可能善罢甘休!


静怡看他如此决绝,毅然决然地站起,从头上拿下发冠,重重地摔在地上。

“这个皇后,我本就不想当!从此你我恩断义绝!”


静怡淡淡地看着他,他似乎想服软,说了声:“停!”

静怡赶紧蹲下,给小梨吃药。

小梨的气息微喘:“娘娘,这个药很珍贵的……我不……”

“没事。你最重要!在这儿休息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静怡站起来与萧选对质:“萧选,你是不是觉得爱恨嗔痴都是有罪?”

萧选避而不谈,伸出手,想要摸静怡的脸。

她觉得厌恶:“走开!”


他没有想到静怡真的对他半点欢喜都没有,怔了怔:“静妃,小梨她只是个奴婢……”

静怡“啪”一声打在他的脸上,他也没有闪避,静怡气得浑身发抖:“她拿自己的命护着我,她千里迢迢跟着我从西洲来,她为了我离开林家,陪我进宫,被困在这孤城……小梨在你眼里只是个奴婢,可是在我心里她是我的姐妹。”

小梨蒙了,她拼命地回想往事,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静怡竟忽然间觉得萧选好可怜,她笑了笑:“是啊!一个人若是当了皇帝,免不了心硬血冷!如果有一天我危及到你的皇位,你的江山,你的社稷,你一定会杀了我!”

他的表情委屈,好像是别人做错了一样

“我这一路的艰辛……你不知道……”

静怡打断他的话,清泪从她脸上滑落:“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能登上这皇位,一直都是我在林燮背后出谋划策!”

他疑惑地瞧着静怡。

静怡戏谑地笑着:“对呀,我好像忘了,你失忆了!对吧?高湛!”,她的泪水在眼眶打转:“就算你没失忆,你也不知道我与林燮之间的故事。”

高湛立即跪倒在地:“皇上,老奴有罪!”


与《皇权》要连上了 !!! ♪(・ω・)ノ  

《皇权》之前的故事还有《琅琊榜》的前传,你们要是感兴趣,评论告诉我,我写!ヾ(◍°∇°◍)ノ゙


搞笑剧场:

静怡:“弓箭手可以呀,那么胖的萧选挡着都可以射中小梨。”

萧选:“……”

小梨:“狗贼拿命来!”

萧选落荒而逃……

萧景琰:“O(∩_∩)O哈哈哈哈~”

静怡:“ 父 辞 子 笑 ”



浅

皇权 3

《相守》的前传  静妃视角


七月初七的乞巧节,对宫中来说是个热闹的大日子。因为萧选的生辰也正巧是这一天,所以从大半个月前,宫中就张灯结彩,布置苑林,添置新舟。这天的赐宴是在南苑池的琼山岛上,岛上有花萼楼与千绿亭,都是近水临风、消暑的好地方。

万寿节萧选照例要赐宴群臣,所以承德殿中亦有大宴。而后宫中的宴乐,则是由萧选新册的贤妃主持的,安排得极是妥当。我从甘露殿后登舟,在船上听到水边隐隐传来的乐声,那些是被贤妃安排在池畔树阴下的乐班,奏着丝竹。借着水音传来,飘渺如同仙乐。

正式的宴会是从黄昏时分开始的,南苑池中种满了千叶白莲,这些莲花花瓣洁白,千层重叠,就是没有香气。贤妃...

《相守》的前传  静妃视角


七月初七的乞巧节,对宫中来说是个热闹的大日子。因为萧选的生辰也正巧是这一天,所以从大半个月前,宫中就张灯结彩,布置苑林,添置新舟。这天的赐宴是在南苑池的琼山岛上,岛上有花萼楼与千绿亭,都是近水临风、消暑的好地方。

万寿节萧选照例要赐宴群臣,所以承德殿中亦有大宴。而后宫中的宴乐,则是由萧选新册的贤妃主持的,安排得极是妥当。我从甘露殿后登舟,在船上听到水边隐隐传来的乐声,那些是被贤妃安排在池畔树阴下的乐班,奏着丝竹。借着水音传来,飘渺如同仙乐。

正式的宴会是从黄昏时分开始的,南苑池中种满了千叶白莲,这些莲花花瓣洁白,千层重叠,就是没有香气。贤妃命人在水中放置了荷灯,荷灯之中更置有香饼,以铜板隔置在烛上,待烛光烘焚之后香气浓烈,远远被水风送来,连后宫女眷身上的熏香都要被比下去了。临水的阁子上是乐部新排的凌波舞,身着碧绿长裙的舞姬仿佛莲叶仙子一般,凌波而舞。阁中的灯烛映在阁下的水面波光,流光潋滟,辉映闪耀得如同碎星一般。


萧选对这样的安排十分满意,他夸奖贤妃心思灵巧。尤其是荷灯置香,贤妃笑吟吟道:“这哪里是臣妾想出来的,乃是臣妾素日常说,莲花之美,憾于无香。臣妾身边的女官阿满,素来灵巧,终于想出法子,命人制出这荷香灯来,能得陛下夸奖,实属阿满之幸,臣妾这便命她来谢恩吧。”


那个叫阿满的女官,不过十六七岁,姗姗而出,对着陛下婷婷施一礼,待抬起头来,好多人都似乎吸了口气似的,这阿满长得竟然比贤妃还要好看。所有人都觉得她清丽无比,好似一朵白莲花一般。


萧选本来坐在我的对面,他听到众人惊叹,方才瞧了那阿满一眼。


贤妃道:“陛下身边乏人侍候,不如纳阿满为妃,我再命掖庭另选人充任女官。”


萧选说道:“朕身边不缺人侍候。”


我忍不住动了动。


贤妃问:“静儿妹妹有什么话说?”


我对萧选说道:“阿满长得这么漂亮,你不要我可要了,将阿满赏赐给我吧。”


萧选应允了。


浅

皇权

假如静妃在赤焰一案后失忆,却又记起来了。《相守》的前传。

静妃视角



我忽然想起赤焰一案,想起萧选用燕脂与螺子黛画出的山河壮丽图,想起鸣玉坊,想起那天晚上的踏歌,想起那天晚上的刀光剑影……我想起他折断利箭,朗声起誓……我想起梦里那样真实的刀光血影和那一夜凛冽的寒风……还有我自己挥刀斩断腰带时,他脸上痛楚的神情……


我只不愿再想到他。不管从前种种是不是真的,我本能地不想再见到他。


萧选已经快步走到我的床边,然后伸出手想要摸我的额头。

我将脸一侧就避过去了。

他的手摸了个空,可是也并没有生气,而是说道:”你终于醒过来了,我真是担心。“我静静地瞧着他,就像瞧着一个陌生人。他...

假如静妃在赤焰一案后失忆,却又记起来了。《相守》的前传。

静妃视角



我忽然想起赤焰一案,想起萧选用燕脂与螺子黛画出的山河壮丽图,想起鸣玉坊,想起那天晚上的踏歌,想起那天晚上的刀光剑影……我想起他折断利箭,朗声起誓……我想起梦里那样真实的刀光血影和那一夜凛冽的寒风……还有我自己挥刀斩断腰带时,他脸上痛楚的神情……


我只不愿再想到他。不管从前种种是不是真的,我本能地不想再见到他。


萧选已经快步走到我的床边,然后伸出手想要摸我的额头。

我将脸一侧就避过去了。

他的手摸了个空,可是也并没有生气,而是说道:”你终于醒过来了,我真是担心。“我静静地瞧着他,就像瞧着一个陌生人。他终于觉得不对,问我:”你怎么了?“他见我不理睬,伸出手来想要摸摸我的肩头。


我想起乐瑶姐姐迷离的泪眼,我想起赤焰军七万将士倒在血泊,我想起林大哥最后的呼喝……我突然抽出绾发的金钗,狠狠地就朝着他胸口刺去。


我那一下子用尽了全力,他压根儿都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刺他,所以都怔住了,直到最后的刹那才本能地伸手掩住胸口,金钗钗尖极是锋锐,一直扎透了他整个掌心,血慢慢地涌出来,他怔怔地瞧着我,眼睛里的神色复杂得我看不懂,像是不信我竟然做了这样的事情。


其实我自己也不信,我按着自己的胸口,觉得自己在发抖。


过了好久,他竟然抓住那支金钗,就将它拔了出来。他拔得极快,而且哼都没有哼一声,只是微微皱着眉,就像那根本不是自己的血肉之躯似的。血顿时涌出来,我看着血流如注,顺着他的手腕一直流到他的袍袖之上,殷红的血迹像是蜿蜒的狰狞小蛇,慢慢地爬到衣料上。他捏着那兀自在滴血的金钗瞧着我,我突然心里一阵阵发慌,像是透不过气来。

他将金钗掷在地上,”铛“的一声轻响,金钗上缀着的紫晶璎珞四散开去,丁丁东东蹦落一地。他的声音既轻且微,像是怕惊动什么一般,问:”为什么?“叫我如何说起,说起那样不堪的过去?我与他之间的种种恩怨,隔着血海一般的仇恨。原来遗忘并不是不幸,而是真正的幸运。像我以前如此,遗忘了从前的一切,该有多好。


萧选的手上还在流血,他抓着我的胳膊,捏得我的骨头都发疼。他逼迫我抬起头来,直直地望着我的眼睛,他问:”为什么?“他又问了一遍,为什么。


可是此时此刻,我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我觉得疲倦极了,也累极了,我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杀了林燮。我的林燮,我唯一爱过的人,就这样,被他杀死了。你拆散了我们,你拆散了我——和林燮。“


他怒极反笑:”好!好!甚好!“

他没有再看我一眼,转身就走了。



花豆追剧
白宝山看着成捆的钞票,锁定了目标
白宝山看着成捆的钞票,锁定了目标
昱🔥

人间事 (三)

--伪装者写手首次试水琅琊榜,大家多多担待

--感恩坑底姐妹的红心蓝手,关注不迷路哟


  随着猎宫反叛渐渐告一段落,浩浩金陵城又回归了平静。与其说平静,不如说,是空虚。


  这回老皇帝是伤心狠了。整日整日地在养局殿里闭门不出,只是不断秘密地派血滴子找卷宗来,成天把自己丢给一堆散着霉味的老竹简,时不时下一些不知所以然的命令。人人皆以为萧选今日种种全因被昔日的爱子辜负,唯有芷萝宫的那位,知道这一切与那日猎宫里她的所言所行脱不开干系。都说关心则乱,谁能想到,最后莽撞了的竟是素来静水流深的贵妃娘娘呢。


  萧选不理...

--伪装者写手首次试水琅琊榜,大家多多担待

--感恩坑底姐妹的红心蓝手,关注不迷路哟




  随着猎宫反叛渐渐告一段落,浩浩金陵城又回归了平静。与其说平静,不如说,是空虚。


  这回老皇帝是伤心狠了。整日整日地在养局殿里闭门不出,只是不断秘密地派血滴子找卷宗来,成天把自己丢给一堆散着霉味的老竹简,时不时下一些不知所以然的命令。人人皆以为萧选今日种种全因被昔日的爱子辜负,唯有芷萝宫的那位,知道这一切与那日猎宫里她的所言所行脱不开干系。都说关心则乱,谁能想到,最后莽撞了的竟是素来静水流深的贵妃娘娘呢。


  萧选不理,她也不敢主动去找,只是静观其变。约莫过了两三个月的功夫,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想来萧选这般疑神疑鬼的人,竟是放过了她这一遭。言后倒了,如今后宫就数贵妃一人独大。这日子过得越舒坦,心里反倒是越不安生了。洗雪旧案谈何容易,一步一步都需要精确的算计。如今走错了一步,她定要靠自己想法子扳回一城。


  越妃见萧选不再往芷萝宫去,自然有些坐不住。提了银耳羹浓妆艳抹地入了养心殿,头上晃人眼睛的凤钗叮叮咚咚碰得让人心烦。


  “陛下,臣妾亲手给您煲了碗银耳羹,您快趁热喝了。纵是政事繁忙,陛下也要当心身子。”


  萧选有些迷茫地望着眼前意气风发的女人,不解她怎能还好端端立在眼前。景宣废了,他那日盛怒之下顺带把越氏幽禁起来,反正他早就对她勾结前朝颇为不爽。萧选是看着这宫里的人情冷暖长大的,怎会不知道这些人见风使舵的脾性。下了幽禁令,便是默许这人从后宫消失。景宣针对景琰,越氏看不惯林氏。按理来说,越妃当是他宝贝贵妃昔日的死对头。现在萧景琰早已监国,言后也倒了,那女人早已大权在手势不可挡,怎么,还肯留越氏一条后患,是想养着死对头东山再起吗?


  默默地一口一口喝着银耳汤,心道林静筠难不成是真傻吗。


  “汤很好喝,”老皇帝抬了眼,“以后不必亲自挨这份辛苦。”


  “陛下~贵妃娘娘能挨,臣妾就不能挨吗。如今贵妃娘娘同陛下生了嫌隙,臣妾理应代六宫照顾好陛下,为您分忧啊,”越氏娇滴滴地撒着娇,俯身就往萧选怀里钻。


  他不露声色地避开,随手摔了那汤碗,一把抓下女人头上的金凤凰,任由三千青丝凌乱破碎的散下来。越妃没料到萧选突然不吃这一套了,只能立刻伏地请罪。


  “这只步摇不衬你,”男人的周身散着真龙的压迫感,丝毫不见邋遢老皇帝的玩味神态,“尊卑有别,幽闭了这么久,你还是没学会半分规矩。”


  他阖眼片刻,思索着给个多重的处分。


  思索着思索着,也忽地理解了贵妃的意思。


  萧景宣成了废太子,越妃便没了兴风作浪的依仗。客观来讲,如今不能构成任何实质威胁——除了他萧选又一时糊涂,同瞎子般对越氏种种置若罔闻,令她复宠。既是这样,那留不留也不重要了。贵妃终究是心慈,能留则留,不愿杀人。


  更重要的是,贵妃相信他不糊涂。


  也是上了岁数,很多事情都不计较了。别说是越氏,就连朝上不少文武百官都把他当成一个垂垂老矣、糊里糊涂的老皇帝。也只有借着这层印象,他才能看似随心所欲地一一实行那些精心织就的计划。今儿抓了夏首尊,明儿逐了谢玉......人们权当他是又犯了疑神疑鬼的老毛病,兴头上来便又把矛头对向了自己的左膀右臂,气性大了,激动些处罚得狠了也无人敢计较。


  就这么借着“昏君”的人设,他才逐步把真正的乱臣贼子一一揪出惩罚。看着贵妃那天在猎宫恍惚的神色,他终于决心直面梦中故人的影子。赤焰旧案他回了金陵后就已经秘密重审,血淋淋的真相触目惊心。亲生的皇长子,枕边的林乐瑶,幼时的燮哥哥......都是他的错。也是知道自己犯了错,才会心痛到无以复加。这真相灼人,又如何怪林静筠那天愤愤的“遗言”。如今恶人全得了恶报,贵妃,会不会能回到他身边?


  这泥泞间白皙柔软的一双手啊,让人握住了就舍不得放下。


  “高湛,把越氏解决掉。”


  喜欢是一回事,行动是另一回事。那早已丢失的一副慈悲心肠,就托付在贵妃那里吧。虽然他们是这世界上最最心意相通的人,但萧选就是萧选,贵妃就是贵妃,总归还是完全不同的人。






  时隔数月,又一次闻到她宫里的淡淡药香,萧选不由得暗暗加深了呼吸。


  还是一袭白衣,都已经过了晌午,仍是散着墨发跪坐在窗边远眺,时不时还长叹一声。连梳妆打扮都倦怠了,究竟是为他不曾来看她,还是为那林哥哥思虑呢?想到这,萧选不由得轻蔑地冷哼,也惊动了眼前的窈窕背影。


  “参见陛下,”她塌下腰去,“贱妾未发觉陛下前来,不曾远迎,有失礼数。”


  一叩首。


  “贱妾身为宫妇,未按规制更衣梳洗,有失皇家颜面,还请陛下恕罪。”


  二叩首。


  “贱妾乃有罪之身,不宜面圣。陛下心慈,念及旧日情谊,贱妾感念陛下恩德,无地自容,但凭陛下处置。”


  三叩首。


  “这么长时间没见了,我一来你便贱妾贱妾的磕头,就不想我么?”萧选向前几步,伸手要扶起来人。贵妃一脸惶恐跪在地上,满眼的疑惑,低着头不敢起身。


  “身子可好些了?”萧选又向前一步,直接俯身硬拉起了来人。


  “承蒙陛下关怀,贱...”


  “不许说贱妾,”他皱着眉打断,“是朕属意于你,老这么妄自菲薄,不是要打朕的脸吗?”萧选最欣赏的就是贵妃的一身骨气,她笔直的腰杆挺住的是他当年的意气风发,怎忍看她自轻半分。


  这回轮到贵妃诧异了。聪明如她,怎会不知晓萧选的意思?可他明明是最好猜忌的人啊,那日她撕破了脸触碰他的逆鳞,明明是直接可以被判为谋逆的大罪,怎得就这般轻易的放过了他?老皇帝的眼中是不曾有过的含情脉脉,当真是令贵妃娘娘束手无措了。


  “芷萝宫你仍好好地住着,贵妃娘娘大家仍恭恭敬敬地叫着,是短了你吃还是短了你穿?谁说你有罪了?”萧选云淡风轻地接过了茶抿了一口,强压心中的火热。


  静筠,过去的事情就让它们过去,我们可否重归于好?


  “陛下如此厚待,臣妾担当不起。”


  好,好,还是从前那副柔中带刚的样子。“静筠,夏江和谢玉一党朕都已经处罚了。朕亲自下手只会比他们应得的更重!贵妃,你别忘了,朕好歹也是九五之尊......”


  “陛下圣明,是臣妾鲁莽,不知进退了。”


  贵妃娘娘终于服了软,萧选却不愿再让她勉强。连连叹息着拂袖便走,出了门,刚好看见芷萝宫院里亭亭如盖的楠树。风一过,枝桠上的叶子就碰撞出细细簌簌的声音。这纠缠不堪的情情爱爱啊,约莫是世上最不讲理的东西。明明已经把全部的信任和柔软都交付给她,却仍是换不得她的真心。


  接下来的日子还是同昔日一般的相敬如宾。萧选常到贵妃处歇午觉,她还是低眉顺眼地伺候着,无半点历朝贵妃常有的骄纵跋扈。萧景琰国监得愈发得心应手了,萧选腾出了更多时间一头扎在佛寺里。朝野上下对太子殿下一片叫好,无人不服。贵妃一见面便要弯弯绕绕地劝他收回权力,不可让景琰独大——他又何尝不懂得林静筠做母亲的心思,她,是怕儿子重蹈祁王的覆辙啊。


  “静筠,你放心,我不会对景琰怎样的。萧景琰性子随你,是个好孩子,不会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你说呢?”他逼近了些。


  “景琰这孩子从小就心实,一旦决定了什么,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她回避着。


  “罢了,再疑来疑去的,朕身边就快没有人了,”萧选苦涩地摇头笑笑。






  “萧景琰和梅长苏还用地道联系着?”


  养居店的灯都灭了,只留一根蜡烛,桌上青色的玉玺与纯金的真龙于火光间交相辉映,萧选沉着脸躲在暗处,问着来人。


  “回陛下,近期联系的愈发频繁了,今天长公主殿下还带着公子去了太子殿下府上。”


  “后宫有何动静?”萧选的脸色有沉了些。


  “贵妃娘娘大体与往日无异,就是最近不爱见人,连交好的惠妃娘娘也不肯见了。太子进宫问安还是照常。”


  “这寿宴,是不能好好过了。在三日之内把御林军备好吧,蒙挚同林殊是一气儿的,禁军不可靠了。”


  “是,”那人消失在了夜色里。


  红烛熄灭了。偌大的养居殿没有一丝人气儿。不过是一个卷土重来的林少帅,即便是他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仍要叫萧选舅舅。世人皆道麒麟才子好手腕,与不知不觉间将金陵城翻了个底儿掉。谁知姜还是老的辣,萧选能几十年如一日守得住这至尊王位,定有他的厉害之处。早在萧景琰封了七珠亲王后,梅长苏的一举一动就都在他的监视之中。


  可即便如此,萧选仍是明明白白地为他们顺水推舟。扶景琰夺嫡的,又何止是林氏旧人呢。


  这一切于萧选而言,何尝不是一种忏悔。


  纵使他隐秘地忏悔多年,这些旧人都不肯原谅分毫——单看林静筠这副绵中刺,嘴上说着感念恩德陛下圣明,实则萧选若不公开翻案,这汹涌的暗流便永无停息。堂堂真龙天子,向世人低头告罪,谈何容易?


  可他也不是那个纨绔的梁王了,脸面固然重要,可更要紧的是,人生苦短,总该有几个能交心的人。林燮、言侯、宸妃、小殊、祁王......那些曾将真心交付给他的人都走了,如今只有静妃懂他,却不肯体谅他。夫妻一场,缘分太浅。他已经预料到林静筠接下来的动作:称病,闭门,缺席寿宴。旧案洗雪,她仍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做她与世无争的贵妃娘娘。


  寿宴前一日,萧选又未曾遣人通报便进了芷萝宫的大门。她又闭着眼跪在佛堂诵经,玉葱般的十指合在一起,长长的睫毛软绵绵垂下来,好似一切都不曾变过——或许,一切本就是不曾变过的。他走过去跪在她旁边的软垫上,微微笑着扶了扶她的碎发。


  “愿佛祖保佑我爱妃平安顺遂。善恶终有报,静筠,是好人。”


  “陛下......”她忙伸手揩了眼泪,事已至此,她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当日的筠儿错过了林燮,今日的贵妃娘娘又要负了这一片帝王真情。萧选固然敏感多疑,可他也率性质朴,尽全力弥补当年的错误......等等,她怎得能给灭门仇人辩护?就算萧选心怀愧意,严惩了真正的逆贼,但他对林家和祁王的伤害永远都无法弥补了。抬头又看见了那帝王深情一片的目光,几分爱护,几分爱慕,独独不见任何猜忌。剪不断,理还乱,贵妃娘娘的眼眶霎地红了。


  “别哭。有时候大势已去,人都被裹挟着往前走。无论发生什么,都和爱妃无关。”


  他望见了她眸底的抱歉与钝痛。纯善如她,却不得不为了这旧案算计人心,哪怕最后真干成了,怕也是会难受的。


  他们一同礼佛上香,随后进了偏殿喝茶下棋。有滋有味地也叙了些不相干的闲话,直到太阳西斜,宫里的石板路都被染上了金灿灿的颜色,萧选才慢悠悠地往外踱步。林静筠刚要行礼送他,就被他一把拉住。


  “你,送朕到院外吧。”


  在缘分尽了之前,可以多陪我一会吗。


  贵妃娘娘乖顺地搀着陛下往前走,安静地可以听见玉鞋叩在卵石的脆响,叶子扑簌簌落着,好似在宣布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这楠树长得真好啊,”萧选感慨着,“江南前些日子进贡了几棵上好的楠树,知道你喜欢,我派了人一会就送过来。就种在你闺阁的窗前,夏天也好躲个荫凉,可好?”


  “臣妾...谢陛下恩德。陛下的情意,臣妾铭感于心。”


  “天凉了,出门别忘了添些衣裳。”


  萧选不忍再看,头也不回地快步消失在尽头。她以后再对着楠树发呆时,会不会也能想起他。






  进了大殿,歌女舞姬身材曼妙,文武百官齐聚一堂。喝酒的喝酒,交杯的交杯。他万万没想到还可以看见殿上面沉如水的她。她着了一身宝蓝色衣裳,肤如凝脂,香腮微粉,唇色明亮,按照贵妃的服制稳稳地顶着满头金光灿灿。她的眉眼还是淡淡的,仿佛从未属于这里。


  “贵妃过来,是为了陪着朕吗?”他的鼻子有些酸了。


  “陛下寿宴,臣妾怎有不来贺寿的道理?”她端起眼前的酒杯笑得明艳动人。


  萧选想,他今天不用看她勉强自己做戏。贵妃想,同萧选多年夫妻一场,总归是有情分在。她明白他这些年心底的痛——若不是知道自己错了,又怎会如此在意呢?今天这伤疤要被当众揭开,既是向来做惯了履行使命的旗子,那她坐着贵妃的位置,有何不陪在君上身侧的道理。


  直到莅阳举着谢玉手书金殿首告,一滴蕴藏着巨大能量的浓墨瞬间染深了一池金水。御林军和禁军剑拔弩张地对峙着,气氛紧张到了极点。贵妃娘娘面上还是无一丝波澜,正如猎宫那日泰山崩于前仍岿然不动的架势。可萧选分明看见,旁边人眸里的火光一点一点燃了起来。


  饶是他早知晓局势如此,可看见眼前乌泱泱跪在地上大喊着“臣附议”的,他仍是气得眼前发黑。他明明待他们不薄,文武百官是他提携的,萧景琰的太子是他给的,霓凰的婚事是他张罗的,就连梅长苏,他明明早知道这是林殊,却仍然留了故人一条命。


  乱臣贼子!乱臣贼子!乱臣贼子!!!


  “景运二十六年,陛下尚是皇子,遭人陷害、屠刀悬颈,是你的同窗伴读林燮,拼死找回证据,面呈先皇,才救回陛下一命。”


  “景运二十九年,五王之乱血洗京城,当年林帅还是巡防营的一个统领。他亲率三百骑兵冲进进军营,最终力保陛下登基。”


  “开文十年,西晋失守,金陵围城。又是林帅,自北境千里擒王,血战三日,方平京城之乱。”


  “无论是为友还是为臣,林帅从未负过陛下。”


  听着旧人亲生儿子的诉说,她的记忆也被带回了曾经的风花雪月。萧选帝王家的真情忽地一文不值起来,那是多少人命,多少鲜血,多少遗憾的错过。当年林燮何尝不是马背上拉弓射雕意气风发的翩翩美少年,他有情如何,有义又如何,还不是最后含冤命丧梅岭。


  萧选的长剑直逼向萧景琰心口,老皇帝用余光瞥了一眼背后的那抹蓝色——他一直时不时瞥着,生怕听到那清澈的嗓音也高呼一声“臣妾附议”。贵妃娘娘只要跪过去就足以击溃怒发冲冠的老皇帝。他看见了她眼底从愧疚同情到现在的恨意与急迫。他们终究是走到了这步田地。缘浅情深,她和林燮是这样,他和她也是这样。


  贵妃见儿子身处险境便有些急了,眉紧蹙着,含泪同眼前的旧人对视,却仍是抑制着自己莫要上前。见她这副别扭模样,萧选忽地不舍了。不管有没有得到她的心,至少此刻,只有她站在他身后。


  一路发狂地喊着乱臣贼子,跌跌撞撞地回了宫去。直到最后一刻,贵妃娘娘都不曾有半点动作。他觉得欣慰了些,笑着嚎着在宫里的地上打滚,棋盘杯盏碎了一地。好一个凉薄世故的金陵城,五王夺嫡是这样,如今金殿鸣冤也是这样。本以为林静筠当与他恩断义绝,却不想她竟还来见证他人生最后的落魄时可。更讽刺的是,他萧选人生快走到了尽头,回眸一看身后竟只剩下一抹若即若离的蓝色影子。


  “你...你现在见我这副样子,满意了?”萧选玩味地笑着,“恭喜爱妃,大仇已报。”


  “陛下,”贵妃压住委屈,她今日又听了一遍当年的桩桩件件,此刻心里何尝不是在流着血,可即便是这样仍强打起精神来看他陪他。


  “陛下难道还不觉得,当年的父子之情、夫妻之爱、兄弟之道、君臣之义,全部都是消磨在陛下自己无端的猜忌当中吗?”贵妃娘娘字字泣血,素白的脖颈因为过分激动跳出条条青筋。


  老皇帝颓废地大笑着,他猜忌了一辈子,独独把信任片刻的交付给她一人。


  贵妃娘娘愤愤地流着泪,她做了一辈子旗子,最后来好心安慰还要被人猜忌。


  萧选,你总说你信任我。可此时此刻,不就在疑我落井下石么。


  “静筠,你还喜欢楠树吗?”


  “一直都很喜欢。”


  人间的情事纠纠葛葛没有始末,只有四季还在分明地交替着。枯黄的叶子都纷纷落下去了,一阵风过,再也分不清郁郁葱葱的树木由谁栽,又要栽给谁。

  




End🍃.


引力无罪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封面感谢@鹿茗笙 

抄送组织@老福特橘园 @LOFTER猎影人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封面感谢@鹿茗笙 

抄送组织@老福特橘园 @LOFTER猎影人 

惊鸿电影
美骑一师欲南逃,三十八军大包抄
美骑一师欲南逃,三十八军大包抄
惊鸿电影
青山有幸埋忠骨,怜子如何不丈夫
青山有幸埋忠骨,怜子如何不丈夫
惊鸿电影
大使咄咄逼人欲推进,彭总深思熟虑大撤兵
大使咄咄逼人欲推进,彭总深思熟虑大撤兵
浅

帝妃 相守4

填坑系列…… 

这里提前跟长公主说声对不起!😅️🤗️


静妃一遍又一遍地喊着。

她的手不断拍着门,逐渐红肿。

她把头倚着门,身体也在慢慢下滑。

静妃的心像刀绞一样,脸色苍白沉重,像寒冰一样冷酷,像岩石一样冷峻,紧紧咬着的嘴唇已渗出一缕血痕。

“我听不得林大哥的坏话。或许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梅石楠……”


此时小梨在门外拍打着门

“娘娘!娘娘!不好了!”

“小梨,发生什么事了?”

“长公主……薨了!”

静妃惊讶得好似当头一击:“什么?"

摇摇头:"怎么……怎么会呢?”

“自从宁国侯走后,长公主有点不习惯。后来更是出现了心里问题…...

填坑系列…… 

这里提前跟长公主说声对不起!😅️🤗️



静妃一遍又一遍地喊着。

她的手不断拍着门,逐渐红肿。

她把头倚着门,身体也在慢慢下滑。

静妃的心像刀绞一样,脸色苍白沉重,像寒冰一样冷酷,像岩石一样冷峻,紧紧咬着的嘴唇已渗出一缕血痕。

“我听不得林大哥的坏话。或许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梅石楠……”


此时小梨在门外拍打着门

“娘娘!娘娘!不好了!”

“小梨,发生什么事了?”

“长公主……薨了!”

静妃惊讶得好似当头一击:“什么?"

摇摇头:"怎么……怎么会呢?”

“自从宁国侯走后,长公主有点不习惯。后来更是出现了心里问题……”

静妃打断小梨说话,声音哽咽:“那怎么没人来通知我呢?我是医女啊!”

“这……最近您的事传得沸沸扬扬。再加上,皇上,对你的消息进行了封锁……”

“什么?!他疯了!那可是莅阳呀!”

“娘娘,你要振作呀!听说皇上已经让宁国侯极速回京,送长公主最后一程了。估计已经回到京都了。”


静妃稍作镇静,思考片刻

“小梨,你去找皇上,说我有要紧的事要求他。”

“是,娘娘。”


梁帝来到芷萝宫,静妃的房门才被打开。


梁帝未免心里有些傲娇:“听小梨说你有要紧的事要求我?”

静妃双膝跪地,双手伏地:“请皇上允许臣妾去送长公主最后一程。仅此一次,此后臣妾必不会踏出芷萝宫半步!”


梁帝还以为是静妃想通了,向他服软。

可怎想是为了莅阳的事,难免心里不舒服。

阴沉着脸说:“好!你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臣妾,遵循皇上教诲!谢皇上隆恩!”



求小心心、关注和评论啦😊️

明天晚上更《假如张成也进入了循环》

请大家多多支持😉️😅️😂️

我们一起跨年!

这里再次祝大家虎年大吉,虎虎生威!



洲际剪辑
卧底浑身是胆,与枪贩交易,不料对方想反水
卧底浑身是胆,与枪贩交易,不料对方想反水
宝哥剧场
一号案09:白宝山刚刚作案!不料直接被拦下,几句话蒙混过关
一号案09:白宝山刚刚作案!不料直接被拦下,几句话蒙混过关
小南花影视
父亲不是不改革只是想为你接班创造一个好环境
父亲不是不改革只是想为你接班创造一个好环境
情圣-电影
真不愧是富豪,这心理素质也太强了
真不愧是富豪,这心理素质也太强了
一闪不移山影视
富豪管得了千人员工,却管不了自己的儿子
富豪管得了千人员工,却管不了自己的儿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