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七七

27万浏览    4251参与
榆柏

所以同样是萝莉…为什么会卡住呢?

所以同样是萝莉…为什么会卡住呢?

牧歌_鹿染

这哪是什么问卷调查,这分明是xp调查啊!(

这哪是什么问卷调查,这分明是xp调查啊!(

momo伽

企鹅,僵尸……

企鹅……七鹅!七七女鹅!Σ(°Д°;♡💕✨

企鹅,僵尸……

企鹅……七鹅!七七女鹅!Σ(°Д°;♡💕✨

瑶玲玲

占标签斯密马赛

出号

五星有阿贝多七七和优菈

无绑定

价格可谈

冒险等级30(好像)

出号

五星有阿贝多七七和优菈

无绑定

价格可谈

冒险等级30(好像)

奈

出个绫人和七七的号,31级,60谁要谁拿走,具体晚上回来说

出个绫人和七七的号,31级,60谁要谁拿走,具体晚上回来说

彩Ayaa🍁

终于抽到了我的宝贝女儿……摸一张纪念一下,想带她去各个地方看更多的风景🥺

终于抽到了我的宝贝女儿……摸一张纪念一下,想带她去各个地方看更多的风景🥺

怂

今天做了风起鹤归,感触颇多

p1.p2:这......萤火虫转世x2?(当然本人看得挺清楚)

p3.p4.p5:哈哈哈!我之前就看到有人剧透说有彩蛋还特地查了下位置终于给我碰到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6:早上(提瓦特时间)还在打地基晚上就建成了??????凝光大人这么牛批的吗??????

p7:闺蜜同款姿势get!芜湖~爷真可爱,不愧是前有魈宝空中抱,后有阿鹤为爷大战奥赛尔他老婆(忘记咋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p8:?凝光大人您这么舍得?真不会在砸了之后又哭又闹?(欸嘿)

p9:仙人您好幼稚啊哈哈哈

今天做了风起鹤归,感触颇多

p1.p2:这......萤火虫转世x2?(当然本人看得挺清楚)

p3.p4.p5:哈哈哈!我之前就看到有人剧透说有彩蛋还特地查了下位置终于给我碰到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6:早上(提瓦特时间)还在打地基晚上就建成了??????凝光大人这么牛批的吗??????

p7:闺蜜同款姿势get!芜湖~爷真可爱,不愧是前有魈宝空中抱,后有阿鹤为爷大战奥赛尔他老婆(忘记咋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p8:?凝光大人您这么舍得?真不会在砸了之后又哭又闹?(欸嘿)

p9:仙人您好幼稚啊哈哈哈

爬山涉水只为吃
论独得璃月盛宠的结果 琴团长是...

论独得璃月盛宠的结果


琴团长是常驻出的


没有莫娜

论独得璃月盛宠的结果


琴团长是常驻出的


没有莫娜

想要亿、评论

【原神乙女】『我在提瓦特摸爬滚打』29

▲非荧,是穿越者也是玩家

△第一人称,缓更

▲有很多私设纯脑嗨,人物严重ooc预警


胡桃同意了我这些日子在往生堂暂住的请求,但这也意味着我得多接几个委托去进行一个房租的交,毕竟我不算往生堂的员工。

“当然,你要是想加入往生堂我也是十分欢迎的,钟离也可以带你不是吗?”

胡桃笑着指了指我身旁的钟离。

我看看没什么表示的钟离,同样笑着说道。

“还是算了…我过段时间还要回蒙德呢。”

“嚯…?”

胡桃瞥一眼我边上没有说话的钟离,不明所以地挑了挑眉。


几日下去,摩拉库存很快就见底了,我急急忙忙去璃月的凯瑟琳那里接了委托做,偶有几次钟离的陪同,而这次正好是接讨伐魔物的委托。...

▲非荧,是穿越者也是玩家

△第一人称,缓更

▲有很多私设纯脑嗨,人物严重ooc预警


胡桃同意了我这些日子在往生堂暂住的请求,但这也意味着我得多接几个委托去进行一个房租的交,毕竟我不算往生堂的员工。

“当然,你要是想加入往生堂我也是十分欢迎的,钟离也可以带你不是吗?”

胡桃笑着指了指我身旁的钟离。

我看看没什么表示的钟离,同样笑着说道。

“还是算了…我过段时间还要回蒙德呢。”

“嚯…?”

胡桃瞥一眼我边上没有说话的钟离,不明所以地挑了挑眉。



几日下去,摩拉库存很快就见底了,我急急忙忙去璃月的凯瑟琳那里接了委托做,偶有几次钟离的陪同,而这次正好是接讨伐魔物的委托。

委托不难,我也不会去接自己打不过的怪,简单地清理掉商队附近的丘丘人,我回头看向站在货物商人边上镇守的钟离,浅浅地比了个ok,看着钟离朝我点头,我们便一同将商队送至安全的地方。


我站在小路边,在今天的委托单上打下了最后一个勾,身边的钟离忽然开口。

“你方才使用的剑法…”

钟离罕见地欲言又止了一下,我收了委托纸,疑惑地看向腰间的佩剑。


“嗯?我照着西风剑术练的啊…我练不对了?”

“不…”

钟离看着我从包里拿出那本西风剑术,摇摇头沉声道。

“你开始挥剑的招式的确是西风剑术,但从第二个丘丘人开始…握剑的手法和攻击就变成了另一种…应该是你更为熟悉的方式。”

“肌肉记忆…?”


我其实很早就意识到了这点,不过却一直没什么想法。

嗯…有想过把自己的剑法抄下来,可是打完之后就记不清了,或许之后有机会可以让钟离帮忙记一记?


“大抵如此,对了…你平日里有用其他武器吗?”

“嗯?没有哇。”

我剑还没练熟,不好去练弓枪这类的武器吧。

“……或许可以去试试其他的武器…”

钟离提议,我点点头。

好,到时候找个倒霉孩子来教我点东西。

比如香菱教枪什么的,嗯,是不是萍姥姥也行。

我心里打着算盘,把剑谱放回包中,忽然有什么摇摇欲坠的东西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我和钟离闻声看去,是我包里那个耳坠。


…哦豁…

我忽然想到了好像还没有提起这件事情。


我蹲下身捡起那枚耳饰,扫了扫上面的灰尘,莫名心虚地抬头,钟离眸子微闪,我们视线相对,他问道。

“这枚耳坠…是从何而来。”

“蒙德的纪念品商店,…我一直忘了说了,和钟离先生你耳朵上挂着的一模一样,是你的东西吗?”


“不…它本来就是你的。”

钟离摇了摇头,并且往前一步伸出了手,我怔了一下,反应过来把耳坠递给他。


“该说是巧合吗……它被发现的时候也是在璃月,最后还是回到了你的手中。”

钟离缓缓端详着手中的耳坠,将雪白的流苏一点一点地顺好,目光有些怀念。


“如果这个东西是我的…怎么被发现呢…”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联想到了奇怪的东西。

不会我太垂涎钟离的美色偷偷造了个一模一样的出来吧。


“……”

钟离没有再说话,半敛眸子静静看着手中的耳夹,夕阳为他的影子拖出长长的阴影,我站在他身旁看着他的面容。

先前我斗胆询问有关坎瑞亚的事情,得到的是“契约在身,我不能说”这样的回答,但现在的情况…



……

不会我偷偷造了耳坠然后给发现是个变态,最后拿了什么东西交换请钟离保密吧。

天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整的了。


“你见到望舒客栈的那名少年仙人了吗。”

疯狂脑补的时候,钟离开口,我怔了一下。

“…啊,我知道,是魈,但是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以前见过他……”

“…你没有记忆,不必自责,至少,你回来了。”

黑色手套挲过耳垂的感觉不同于手掌,有些发痒,钟离为我戴上耳夹,顺便揉了揉我的头顶。


“这枚耳坠,他应该比我更清楚,说起来…我也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

魈更清楚…?

我还想再问些什么,钟离却指了指我的衣服,我顺着望去,发现自己的裙摆被烧焦熏黑了一块。


“看起来是刚才清理魔物时候烧到了。”

钟离道,我赶紧看了看身上其他地方。

“袖子开线了…”

我好像…没带备用衣服。

望着陷入沉思的我,钟离看向渐晚的天色,又朝我轻轻笑着问。

“今日的委托已经完成了?”

“嗯,对。”

“那就回璃月吧,衣服的事情无需担心,我有方法,你明日来找我就行。”

喔,不愧是令人安心的钟离先生,连衣服的渠道都有吗?



次日,阳光照进了窗棂,打在桌上平整铺开的几根发簪,反射出闪烁的光芒。


“慢慢来吧,我觉得你大抵都是喜欢的。”

我看着桌上一些大大小小的服装饰品,从钟离口中得知这些东西全都是我的之后,有些不可思议。

不是?这些全是以前的我买下的???


这么没消费观的吗?不知道身为冒险家要省钱吗?

不不…万一消费观不一样呢?不能骂自己。

我深吸一口气,钟离静静地望着我。


好在这些服装各有风格,不难找出适合现在的衣物,我简单地挑了一件去换上,接着钟离便为我戴上发簪,以及…

笔刷在眼角细细描摹的不自在因为视觉的消失被放大,我的眼皮在发颤,有点想睁眼。


“放轻松。”

钟离的声音近在咫尺,在我耳畔回荡,我努力地深呼吸,终于在他的示意声中张开了眼睛。

铜镜被放在桌面,我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由得发出了感叹。

“哇…”


“如何?”

钟离站在一边,问道。

“感觉这个妆不该去做委托,都可以混进上流人家聚会了。”

钟离轻笑。


“喜欢就好,对了。”

钟离走到木柜边,好像整了包什么东西,递给我。

“这副‘连理镇心散’交于你,昨日忘记说了,如若你见到魈,可以代我向他问声好。”


对哦,钟离现在这个样子,好像不是很…方便?虽然还没到请仙典仪那会。

“好,我会的。”

我答应了,将药放进包中,突然想起在蒙德的委托好像也需要什么药材,便与今日也有事在身的钟离告了别。




我将原来的衣服给了裁缝铺,便拿出委托单。

“石珀夜泊石星螺可以理解,迪奥娜怎么还把璃月的蜥蜴,璃月的甜甜花,璃月的啾啾宝玉写上去了?为了调出难喝的酒连这些也不放过吗。”

我看着纸上奇怪的材料,想了想这些东西大致的方位,应该没啥问题。


等一下,莲蓬…这边的水池里不就长着吗?

我站在不卜庐底下的石桥附近,两边水泽中长着被花叶簇拥,可以一眼看到的莲蓬。

可是…这水好像比游戏里深一点。

我蹲在宽敞的石台阶,脚底就是水池,伸手戳了戳浮在水面的大大小小碧绿圆叶,不远处就有一株长势喜人的莲蓬。


但是我尝试伸手去够,却发现够不到。

于是我掏出了那把迪·晨曦酒庄老板·卢·被光选中的人·克送给我的剑,握着剑柄伸长了手臂试图碰到它。

一阵细微的“扑通”。


碰到了,但是给它砍下来了。

沉默一会儿的我拿着剑搅着水池试图捞出那颗莲蓬。


“这人在干嘛啊。”

听起来有些娇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回过头,正巧对上了身边玫粉的双目。

七七的食指抵着嘴唇歪着头,转头和身后的人说。


“白先生…她在做什么……”

白术眯了眯眼睛也像是在思考的样子。

“嗯…应该是在抓鱼?”

“这种地方抓鱼?不怕千岩军抓起来吗?这人是真傻吗?明明人模人样的,喂,不卜庐在那边的台阶,要不要上去治治。”


长生绕在白术的脖子上,随意地挪了挪脑袋,朝我吐了吐信子。

被当面语言霸凌的我:……

“长生,别对陌生人这么无礼。”

长生选择直接闭上眼睛。


似乎是见我仍然直直地伸着剑,七七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好…这里不可以抓鱼,你…啊,你叫什么名字……。”

我把剑从水里拿了出来,甩了甩上面的水珠,朝七七笑了笑,自我介绍道。

“我叫阿…”


本来是想这么说的,但我想起了自己在公子和香菱胡桃面前随口编的名字。

从某种情况来说,那个名字越少人知道,麻烦应该会越少。

“嗯…叫安卓,我不是在抓鱼,是在摘莲蓬。”

“小姐,无论是在这摘莲蓬,还是抓鱼,被发现都是会被千岩军给扣押的。”

白术微笑地提醒道。

“啊…”

原来是这样吗?我还以为游戏里能摘这也能呢。


我惋惜了一下被弄掉进水池的莲蓬,忽然又抬起了头。

对呀,要买的药材在不卜庐,老板就在我面前,这不是正好吗。

“话说,不卜庐是不是有卖药材?”

我在脑袋极速转动下说的话有些明知故问,白术也呆了一下,如此一来,反倒是七七点点头第一个回答。

“嗯,有。”

“其实…”

七七慢悠悠的声音与要开口回答我的白术恰巧重合,白术不再继续说下去,舒展了眉眼笑道。


“哈哈…七七,你刚刚不才记上吗?今天的药还没去采呢。”

“啊…”

七七疑惑地掏出了自己的笔记。

“七七又忘了…今天的药材需求比平时要多…”

“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这位小姐,不如我们去店内详谈。”

“啊,行。”



踏上了长长的台阶,站在不卜庐门前,我看见了一些愚人众。

哦…一些愚人众。


我找了个位置坐下,打量起了周围,与一名缠着绷带的火铳游击兵对上了视线,又很快地移开。

等等…


“嗯?…新兵!”


愚人众???

“麻烦了。”

注意到我的岩使游击兵扶了扶额头,撑着脑袋靠在椅子上。

“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你了!你变化真大!是做什么任务吗!?”

“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是上次上车的那个人你不要过来啊!!!”




“所以……这就是药材需求量增大的原因…”

听了白术话的我蔫蔫地抱着七七,感觉灵魂要离开自己的身体,火铳游击兵被雷锤一把扔到椅子上,磕到伤口嗷嗷乱叫。

“是的,他们还有一批伤员在其他地方,情况…对了,刚才这个情况,小姐你是和愚人众有什么关系?”


白术翻了翻手上的纸页,抬头和岩使游击兵刚好对视,然后奇妙地将话题转了个弯,到了我身上。

“没有关系。”

岩使游击兵的声音不耐烦地传来。

“只是那个麻烦的家伙没事找事做,受伤也不消停。”

被cue的火铳游击兵愤愤甩手,将火枪换了个姿势抱着。


“…安卓,为什么要药材…。”

七七拍了拍我的手,抬起头来看我。

“那是我在蒙德的委托…”

我直起身,掏出委托纸,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小姐你这一身,我真没认出来你是从蒙德来的…原来是个冒险家。”

白术眯了眯眼睛思考。

“…但你委托上东西,如你所见,供不应求。”


“…白先…大夫…。”

默不作声的雷锤大哥开口,像是不习惯璃月人的称呼或者是请求,语气有些别扭的急切,我有些奇怪地看着。

“可不可以请…您快些出诊,我们没关系,他们的伤势…我怕撑不住。”


啊…

“阿桂已经把情况告诉我了,等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了,我就第一时间过去,只不过你们愚人众虽然出手阔绰,但是药材的供应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

这就是为什么药材不够吗…愚人众那边出什么事情了?


有点紧张的氛围出现在不卜庐,我不自在地快速眨巴了几下眼睛,看着木制的花纹整齐的地板。

“……麻烦极了,北国银行那边是不是还有几个待命的家伙?”

“把他们叫过来充当人手?我觉得也行。”

火铳游击兵歪了歪脑袋建议,语气却没有其他人这么凝重。


“…白术先生,我可以和七七一起去采药吗?”

一直沉默的我收回搭在七七身上的手,在场的几名愚人众都看向了我的方向,带着疑惑与不善。

“我想记一下这些材料的点,冒险的时候说不定有用。”

我说道,七七揪了揪我的衣角。

“嗯…七七和你,白先生,我想和她一起去。”

白术微愣,但仍然笑着说。

“七七既然同意的话,没问题,不过七七,为什么想和安卓一起?”



七七歪了歪头,看了看我,似乎是想到合理的理由,自顾自的点了一下头对白术说。


“因为…她的眼睛,像小团雀。”

Assassin
七七转行了?(狗头)

七七转行了?(狗头)

七七转行了?(狗头)

Lanki_Rekona
「Lanki Rekona」和...

「Lanki Rekona」和原神的朋友们合了照。


随便赶个推 画的很草,改天再说吧

「Lanki Rekona」和原神的朋友们合了照。





随便赶个推 画的很草,改天再说吧

几檀

感觉调下色更干净但线还是原图的线更清晰可辨(

感觉调下色更干净但线还是原图的线更清晰可辨(

一只白羊

七七的层岩之旅(。ò ∀ ó。)

七七的层岩之旅(。ò ∀ ó。)

鹿野院平藏速速放下羞涩交出地址与我结婚

就是说画成这样应该不会再歪了(。)

就是说画成这样应该不会再歪了(。)

盐和酱油和糖

【授权转载】脸红的可爱孩子们

授权见p2

twi@zassou_gi

【授权转载】脸红的可爱孩子们

授权见p2

twi@zassou_gi

江狸子
可爱七七和可爱小团雀

可爱七七和可爱小团雀

可爱七七和可爱小团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