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七号塔楼

448浏览    38参与
Alopex
呃呃呃呃…………不会画画(缩回...

呃呃呃呃…………不会画画(缩回被窝

呃呃呃呃…………不会画画(缩回被窝

Alopex


已经在糖里一去不复返了(什么


已经在糖里一去不复返了(什么

Alopex
卟噜噜噜噜噜…(咸到冒泡 充满...

卟噜噜噜噜噜…(咸到冒泡

充满罪恶感的继续打游戏(你

卟噜噜噜噜噜…(咸到冒泡

充满罪恶感的继续打游戏(你

Alopex
放假使我变咸.jpg

放假使我变咸.jpg

放假使我变咸.jpg

Alopex
浅葱。 摸了个大头(。)给肤色...

浅葱。

摸了个大头(。)
给肤色上色愈发有种其实我是在给人化妆的感觉(你

浅葱。

摸了个大头(。)
给肤色上色愈发有种其实我是在给人化妆的感觉(你

Alopex
差别待遇♡ 画糖超开心!!!

差别待遇♡


画糖超开心!!!

差别待遇♡


画糖超开心!!!

Alopex

emmm糖!!实在是压不住我想画糖的手,其他的等酝酿好了再画吧♪

p2是亲友至今仍未出人设的莉莉

emmm糖!!实在是压不住我想画糖的手,其他的等酝酿好了再画吧♪

p2是亲友至今仍未出人设的莉莉

Alopex

边跑团边摸摸浅葱。(质量直掉

边跑团边摸摸浅葱。(质量直掉

Alopex
٩(๛ ˘ ³˘)۶...

٩(๛ ˘ ³˘)۶❤

-----
里之人:(爽叻

٩(๛ ˘ ³˘)۶❤

-----
里之人:(爽叻

Alopex

七号塔楼企的。

>>>>>

我把之前那条删掉了,写到这边来。

A哨兵xA向导
浅葱超棒(大声
所谓俩坏坏在一起的后果不是互相伤♂害就是一起伤害别人(停一停
我只想大喊强强真的好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翻滚

想飙车想相互伤害!打起来!!!

>>>>>
让我尖叫一下不要理我
我的妈耶……能和灰灰组这对真是太幸运了!!!!!!!真是超好吃了超美味了超级对口味了aaaaaaaaaa 泪流满面.gif

超感谢灰灰投喂的粮【尖叫
实在难以言表,总之就是美滋滋(喂

噫了不改了。要是看见错别字请装作没看见(……)

七号塔楼企的。

>>>>>

我把之前那条删掉了,写到这边来。

A哨兵xA向导
浅葱超棒(大声
所谓俩坏坏在一起的后果不是互相伤♂害就是一起伤害别人(停一停
我只想大喊强强真的好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翻滚

想飙车想相互伤害!打起来!!!

>>>>>
让我尖叫一下不要理我
我的妈耶……能和灰灰组这对真是太幸运了!!!!!!!真是超好吃了超美味了超级对口味了aaaaaaaaaa 泪流满面.gif

超感谢灰灰投喂的粮【尖叫
实在难以言表,总之就是美滋滋(喂

噫了不改了。要是看见错别字请装作没看见(……)

Alopex

七号塔楼人设,言战。
最后一张是和搭档的日常交流(啊?

七号塔楼人设,言战。
最后一张是和搭档的日常交流(啊?

信者無泣

【杭花】声音之外

声音之外

晁杭×唐棣

为防止原片剧透,我给个T7世界观……晁杭Alpha哨兵,唐棣伪Alpha实Beta哨兵。←我也不知道老遥为什么非要花是Beta,花你在我家却是个Beta,真鸡儿丢人,退群吧。

想发就发了,我还挺喜欢这篇的,想知道这都是谁的我求求你们去看《SAS异闻录》啊!!!

什么?原文这两人没有交集?你们还是图样啊。会有的。

非常狗血!!!超他妈狗血!!!难以想象的狗血!!!

这塔楼,谁他妈不认识唐棣就见鬼了。一部分人是因为他爹有权有势官大人壮,却不怎么屌他儿子;一部分人是因为这红毛挂着个不C不D的理论成绩天天在学校里拽得二五八万;一部分人是因为这人一脸Alpha...

声音之外



晁杭×唐棣



为防止原片剧透,我给个T7世界观……晁杭Alpha哨兵,唐棣伪Alpha实Beta哨兵。←我也不知道老遥为什么非要花是Beta,花你在我家却是个Beta,真鸡儿丢人,退群吧。

想发就发了,我还挺喜欢这篇的,想知道这都是谁的我求求你们去看《SAS异闻录》啊!!!

什么?原文这两人没有交集?你们还是图样啊。会有的。

非常狗血!!!超他妈狗血!!!难以想象的狗血!!!






这塔楼,谁他妈不认识唐棣就见鬼了。一部分人是因为他爹有权有势官大人壮,却不怎么屌他儿子;一部分人是因为这红毛挂着个不C不D的理论成绩天天在学校里拽得二五八万;一部分人是因为这人一脸Alpha中的Alpha样子却有个娘们兮兮的棠花味信息素;司空茂是因为这人是他同桌而且实在是烦出神经病;晁杭认识他是因为这人和他说过话。


和唐棣说过话不算什么很惊人的事情,上至像司空茂一般被唐棣如同老妈子一样追着叨逼叨,下至你打饭打慢了被排在你后面的唐棣踹一脚说一声碍事都算是和他说过话。晁杭的情况不属于两者之一,他个人认为,他帮唐棣装了个死根本不能叫作帮唐棣忙,硬要说的话不如说是为富强民主和谐文明的社会主义塔楼做贡献,在唐棣看来可能也不过是一个符合计划的棋子,可就算这样——客观上来说,他也许是在没有恶意上与唐棣最亲近的塔楼的人,没有之一。


晁杭听过不少唐棣的传闻,虽然大多数都是负面的,连他的好兄弟徐希哲都经常和他瞎JB吹吹唐棣的八卦。要嘛就是这人去过D区审查,要嘛就是这家伙一天睡十个Omega,听都听得有点烦。但是根据亲身接触他觉得唐棣并不算个太坏的人,人确实是如同飞短流长一般狂傲不羁还高高在上,但是唐棣三观是正确的,人是可以的。


在此阶段他们的接触实在可以说是少的可怜,虽说晁杭为了引出D区残党的假死曾经引起过轩然大波,但是塔楼都是小年轻,风头一过去就没人记得了。晁杭的朋友们依旧天天和他插科打诨,唐棣的眉毛依旧拧成一个川字一副全天下就我最不高兴的样子,再见到都不打招呼,好像是什么奇怪的默契。


那完全是一个意外。


虽然仔细想想并不算奇怪的事,张扬且官二代如唐棣,想要把他拉下神坛的人不在少数,那张脸还勉强算帅,莫名的STK肯定也是有的。唐棣行事作风加上除了理论成绩之外一水儿A的成绩单摆明了是个Alpha,再说这人也没对司空茂这个Omega以外表示有兴趣,所以吧。


所以吧,谁能想象他是个Beta呢。


张贴告示,学校广播。仅仅一天内唐棣是Beta的事情传得满城风雨。散播消息的学生被首席叫去批评教育是小事,塔里真的开始调查这事儿是大事。一开始晁杭并不担心唐棣,毕竟这人怎么说都实在不像是一个Beta,虽然因为某些事情,他确确实实知道唐棣是个Beta——他们毕竟在同一个寝室待过。所有的谣言在晁杭接触到唐棣以后都在啪啪打脸,晁杭觉得这次也会这样。


然而没有。


说来可笑,虽然那学生是承认自己是造谣的了,事情调查出来却是真的,唐棣是个货真价实的Beta,他的娘们兮兮的棠花味和那Alpha的性别都是打伪装剂打出来的,他爸唐文石公开表明和唐棣这丢人玩意儿断绝父子关系,没有监护人的唐棣被关起来,据说过段日子要被送去D区。


晁杭就在那一刻突然非常想念唐棣。想念他因为假死不得不藏在唐棣寝室里的时光,那时的唐棣还可以那么骄傲,甚至还天天帮他带饭,带完饭一副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把自己的杯子甩给他,和他说咖啡喝完了让他去洗杯子。当他意识到在这之后他们俩的距离实在是太过于遥远的时候,唐棣已经被囚禁在他碰不到的地方了。


何止是碰不到,他连唐棣的脸都要忘记了。


在这之后的那个周一,学校上层为了杀鸡儆猴,或是为了别的什么理由,把唐棣送上了主席台,这个曾经在学校不可一世的男人需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自己的错误,告诉全塔楼人,他错了。


晁杭心如刀绞。像唐棣这种每个毛孔都被自尊心填满的男人,让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认错可能还不如直接让他去死。


事实证明让唐棣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认错确实还不如直接让他去死。因为很久没打伪装剂导致出现些许戒断反应的唐棣摇摇晃晃地站在讲台上,看起来像刚吐过还没精打采的,虽然他的手无法抑制地因为戒断而发抖,但他的精神绝不认输。


他绝不认输这方面晁杭光看还看不出来,但是凭他对唐棣的了解,他宁愿相信自己是个Omega都不愿意相信对方会认输。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唐棣隔着喇叭问了句都能听到吗以后只说了一句话。


“一群不如O的A,连打个伪装的B都怕。垃圾都不如。”


被关了那么多天好像对他的精神没能造成一点儿打击。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仿佛落魄的国王终于找到了他的王冠。


晁杭一瞬间惊了。这他妈就是他认识的唐棣。对唐棣有任何的同情与怜悯都是对他的侮辱,尊重他才是该做的事情。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唐棣身为一个Beta拥有超越他认识的所有Alpha的气魄,就这点他不打伪装剂整个塔楼也得输得心服口服。


在这之后唐棣被首席哨兵一个健步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就算如此他也带着他张扬的笑意。被围观押解的唐棣的目光扫过司空茂和罗濒,停留了一会儿略过了颜天鸣——最后停留在他的身上。


他对他做了个口型。


「扔了它们。」


唐棣说,然后不再看他。


啊啊,他和唐棣的关系谁都不知道。唯一一个能进唐棣宿舍的是他。唐棣不小心打了O伪装剂导致别人发情的那个别人也是他。


所以能扔掉唐棣的所有私人物品的,也只有他。司空茂不行,罗濒不行,颜天鸣不行,连唐文石都不行。


只有他晁杭可以。


晁杭能理解唐棣不想私人物品被上层直接收走的骄傲,但他也实在不想扔掉唐棣仅剩的东西,毕竟是意外上过床的交情,唐棣留下来的东西也就那么点了,他不想就把唐棣的东西这么扔掉,至少留个念想。


唐棣去了D区没有再回来。也确实,进了D区没有人再回来过。


晁杭把那个造谣唐棣是Beta的学生在训练场打得满地找牙。这让一向手下留情的他显得有点恐怖。但是有的脑袋坏了没事找事的人就应该好好教训,这事应该唐棣自己做,但晁杭乐意代劳。


没有了唐棣的塔楼的日子突然过得无趣了起来,接替背锅侠唐棣成为了七号塔楼话题中心的人是罗濒和夏韵,有人传他们有绯闻,司空茂和罗濒的支持者又奋起反抗,和他们稍微算是有点关系的晁杭也莫名中了枪。晁杭并不想和这群人扯上关系,总感觉和他们扯上关系生命会有危险,但这种直觉来得毫无道理,他也无话可说。


虽说晁杭不想扔唐棣的东西,但东西那么多他也没有地方藏,他留了那个他洗了上百次的杯子在他身边,偶尔晚上会泡泡咖啡了,喝多了就失眠,失眠也会想唐棣,但是想着想着也就不想了,这世界本来就够操蛋了,没有那个奢侈去觉得少了谁就没办法活下去。


晁杭个子本来就高,怎么说年龄也不算老,184哪怕在哨兵里其实也能算高的了,再加上晁杭长得帅,性格脾气又好,Alpha气质又硬。追着他跑的Omega和向导满塔楼都是,但是晁杭因为天天用着唐棣的杯子,所以总觉得不想和他们有瓜葛,虽然可能他一辈子都见不到唐棣了,但是……就是不想被别人侵占了这个位置,好像如果有人占了这个位置,唐棣就会这么从七号塔楼里消失了一样。


好像就真的会这么从他身边消失了一样。


晁杭就这么打着向导素上了三年级。等他进了执行部的时候,发现没有搭档已经混不下去了。于是他把唐棣的杯子放在桌角,接受了上面派给他的搭档们。


但是晁杭和被诅咒了一样,和他搭档的几乎全是男的,全是男的就算了,只要和他搭档,不超过三个月就会死在战场上。他们执行部甚至有了一句“流水的搭档,铁打的杭哥。”的俗语。


等他正式到了执行部的第三年,他二十一岁,身高没怎么长,搭档依旧像流水一样地换,做任务已然得心应手。


虽然说是得心应手,可有时候还是会有意外。比如说现在。


他好像太过深入目标地点了,这个导致的最直接后果是和搭档走散了,他的搭档姜博织是个迷糊的家伙,估计到现在都没发现他俩走散了。他只能先待在这里等增援来了。


情况太不好了,他只能暂时先张开精神突触感知一下周围。


这一感知感知出事情了。他万万没想到周围有这么多人,大多数都是Alpha,中间还掺杂了几个Beta,虽然暂时还没感觉到他在这,不过大概也是迟早的事。


完了,晁杭想,怕不是要跪。


搭档走了这么多,这次该轮到他了。


要说晁杭心里不觉得膈应是不可能的。第一个唐棣离开他了,紧接着流水一般走过那么多搭档,他还没开始认识他们,他们就离开他了。


这次终于,也算是轮到——


“喂,傻子,你呆在这干什么?”


晁杭被惊雷炸醒,刚刚发了个呆,完全没发现有人一路顺着过来,还不知道是敌是友。结果他一转头差点没给吓跳楼。
 

唐棣离他的距离只有一米不到。


等等等等等等。晁杭觉得自己怕不是想唐棣想过头出现幻觉了,他把都到嘴边的惊叫给吞了下去,上下打量了几下唐棣。这人的脸确确实实是唐棣的,那个拧成川字的眉毛也是唐棣的,因为好几年没见,头发已经完全被他原来的棕色发色替代了,而且这家伙几乎瘦得不成人样了,虽然唐棣原来也不能说是壮实,但现在看起来却让人感觉轻飘飘的。套着身上那个宽大的病号服看起来非常……非常不唐棣。


就算这样,他眼中的一切都还在。


那种骄傲,那种不可一世。唐棣永远都还是唐棣。


“你……”


“我什么我,不认得了?你行不行啊?”唐棣眉毛一拧,摆出了熟悉的表情,“我闻到你那股麝香就过来了,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啊。”


“不是,你……你那个,不是在……那什么,D区吗?”晁杭被这人吓得直结巴。


“那地方能关住我?”唐棣冷笑一声,看起来恨不得把看不起自己的晁杭按进墙里。


不是看不起你。晁杭想说这句话,但还是咽了下去,只是你是唐棣,对我来说比别人重要,所以才会担心和害怕。


但这么肉麻的话说出去唐棣怕不是要打人。


“正好是你,算我运气好。那傻逼小鬼呢。”唐棣从鼻腔深处哼了一声,然后低声喊了一句,“孙璐阳你丫人呢?我让你跟紧我的吧?”


“等等,你——你都这样了,我带你回去。”晁杭一把抓住唐棣的手腕,差点一手抓空。


“回哪?”唐棣扯开嘴角笑,好像晁杭说的是天下最好笑的事情,“七号塔楼吗?”他把胳膊从晁杭无力的手里抽了出来,“全塔都看着我被压去了D区,现在居然回去,你是让我亲自通知他们来抓我吗?”


就在这时一个大概四岁左右的小孩子从墙角钻了出来,也没看路,噗一声撞唐棣身上。


“这——?”晁杭一时有点迷茫,不知道唐棣怎么还带着小孩的,唐棣的脸实在是一副和小孩子最无缘的样子。


“我捡的。”唐棣语气不善地说,“你带他去七号塔楼。”


“什么?这小孩怎么回事?”晁杭虽然迷茫,但看着唐棣的脸色还是抓住了孩子的手,小孩儿也不抵触,眨巴眨巴他紫色的眼睛一声不吭地看着晁杭,“D区的?你带他逃出来的?”
 

“你就差不多当是这样了。”唐棣挑了下眉毛,“然后我还有一件事——”


“等一下。”晁杭毫不犹豫地打断他,唐棣对于突然被打断有些震惊,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回不了七号塔楼我们就跑。我们去做普通人,不上战场了,好吧?”


唐棣露出了一个悲伤的笑容。把晁杭彻底看哑火了。


“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唐棣问。


我啊。晁杭恨不得跪在他面前哭给他看,求求你了,让我成为你活着的意义吧。我已经失去你一次了,这次你就在我面前,求求你了,待在我身边吧。


可他一句都说不出口。


“我。”唐棣放轻松一般嗤笑一声,上手捏住了晁杭的脸,“已经回不去七号塔楼了。我不可能再——做社会的战士了。无法维持正义,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把孙璐阳这傻小子交给你我就放心了。最后做个交易吧,我帮你杀掉这里的人,所以——”


他捧住晁杭的脸,蓝色的眸子看进绿色的眼睛。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求你,你给我听好了。”唐棣的气息划过他的鼻尖,“杀了我。”


“死在你手上还比较好,晁杭。”


这是他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他以为唐棣没有关心过,原来唐棣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等姜博织找到晁杭的时候,那里是一片尸海。


“那孩子是怎么回事??!”姜博织看到拉着晁杭衣角的孩子颇为吃惊,“他们俘虏的孩子?你把他救出来了??话说这孩子是不是长得还有点像你?可以啊,杭哥,回去说不定要升官。”


“……璐璐。”晁杭喊那孩子,孩子抬头看他,“和这个叔叔待一会儿。”


那孩子乖巧地走到姜博织旁边,改抓住他的衣角。


“不,杭哥,这——”姜博织一脸蒙圈,“你要去哪?不,你为什么抱着个尸体,他谁啊?什么情况?”


“没什么。”晁杭说。这个角度姜博织看不见唐棣的脸,所以没人知道他手中的是他唯一的宝藏,“我……只是去埋葬我的过去而已。”


他彻底地转过身去,低下头去吻怀里的人。
 

再见。




Fin。

无期图形
画照片真好玩……自从上班了好像...

画照片真好玩……自从上班了好像已经很久没摸鱼了……

T7这个坑其实还蛮想好好写的……超喜欢这个世界观,可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心力……(来自社畜的悲鸣

画照片真好玩……自从上班了好像已经很久没摸鱼了……

T7这个坑其实还蛮想好好写的……超喜欢这个世界观,可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心力……(来自社畜的悲鸣

七号塔楼

【TOWER 7】关于七号塔楼的情报追加(2)

·零号塔楼原名“一号塔楼”,是世界上最早成立的哨兵向导管理机构,成立于美国纽约。这座是其他“塔”的模板。内部结构与其他“塔”相同(详见七号塔楼情报追加1),但规模更大一些。

·联合国成立后,原一号塔楼更名为“零号塔楼”,由五个常任理事国派人共同管理。

·美国在洛杉矶重修了新“一号塔楼”,作为本国的哨兵向导管理机构。

·零号塔楼内同样有“学院”,差不多类似于普通人的“研究生”,足够优秀的学生在毕业后可以提交进入零号塔楼学院读研的申请,但每年能够入学零号学院的全球不足30人。

·“CPU”全称不明,为隶属零号塔楼的研究所...

·零号塔楼原名“一号塔楼”,是世界上最早成立的哨兵向导管理机构,成立于美国纽约。这座是其他“塔”的模板。内部结构与其他“塔”相同(详见七号塔楼情报追加1),但规模更大一些。

·联合国成立后,原一号塔楼更名为“零号塔楼”,由五个常任理事国派人共同管理。

·美国在洛杉矶重修了新“一号塔楼”,作为本国的哨兵向导管理机构。

·零号塔楼内同样有“学院”,差不多类似于普通人的“研究生”,足够优秀的学生在毕业后可以提交进入零号塔楼学院读研的申请,但每年能够入学零号学院的全球不足30人。

·“CPU”全称不明,为隶属零号塔楼的研究所,是世界最顶尖的科研机构。职能约等于七号塔楼的“D区”。

·当今世界是和平局势,除了几个小国之外一般没有战争发生。

·但从2145年(正篇一年前)开始,一个名为“MHD”(移动硬盘)的恐怖组织在世界各国同时开始出现,这个组织完全由拥有不同超自然能力,外表是人类的怪物组成,有组织有纪律地执行各种暴动或暗杀,目标似乎就是引发社会动乱,或许想要夺取政权。

·MHD的成员自称为“BUG”。

·目前所有的“塔”都将清除国内的“BUG”作为第一要务。“塔”教导学生不要将“BUG”当成人类,而是单纯的怪物进行处理。如果有条件可以抓活的,没条件直接杀了就行。

·但除去拥有超人能力之外,已发现的“BUG”们和人类并没有什么区别。

七号塔楼

【TOWER 7】琉璃灯(1)


那么就从这章开始正式刷主线啦!!!(比心)
琉璃灯这个标题是千千视角~
(因为我懒),主线用了一些files也就是那个柴坑的世界观设定比如BUG怪,CPU和MHD组织……不过没看过也没关系!正文里都会重新解释的!!!

=========================

江泊之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

眼看着天幕从淡蓝泛起粉红,金边覆上黛色,最后沉入一潭墨水。他穿着身长到膝盖的大衣,手里提着个黑色的金属小箱子。这样子看起来可真像个间谍——讲道理,他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间谍总要把自己打扮得像个间谍一样。

……又不是在做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少年叹了口气,捏着箱子的手指又紧了紧,提手却由于汗液变得...


那么就从这章开始正式刷主线啦!!!(比心)
琉璃灯这个标题是千千视角~
(因为我懒),主线用了一些files也就是那个柴坑的世界观设定比如BUG怪,CPU和MHD组织……不过没看过也没关系!正文里都会重新解释的!!!

=========================

江泊之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

眼看着天幕从淡蓝泛起粉红,金边覆上黛色,最后沉入一潭墨水。他穿着身长到膝盖的大衣,手里提着个黑色的金属小箱子。这样子看起来可真像个间谍——讲道理,他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间谍总要把自己打扮得像个间谍一样。

……又不是在做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少年叹了口气,捏着箱子的手指又紧了紧,提手却由于汗液变得更滑了一些。他抬起左腕看了一眼表,一小时十三分钟,该来的人还是完全不见影子。

他本来不紧张的。

江泊之叹了口气。

“好吧。我现在也不紧张。一点儿……”

……

咚。

这时他听见了高跟鞋的声音。背后。八点钟方向。三尺。

……三尺?

少年愣了一下,猛地回过头去。在他的左侧斜后方果然站着一个人影。个子高挑,长发及腰,曲线玲珑优雅,一条丝绸长裙在路灯下反着橙色的光。

“啊……是洁尔斯小姐吧。”

江泊之稍稍松了口气,立刻操起他那口勉强不能算蹩脚的英语,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您总算……”

但对方并不回答,只是静静地在那里站着,朝他伸出一只手。江泊之看了一眼手里的箱子,继续尬笑:“啊,我就是来送这个的。不过,按照之前说好的,您这边……”

……

被称为洁尔斯的女人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

少年的笑容越来越僵硬了。

女人的两手空空如也。如果他把全部精神聚集在视力上,还能够看见她左手小拇指上曾经戴过戒指的痕迹,一些反复磨破又长好的茧子,以及像是被烟头烫过的手指……她的十指都是这样的。没有一只留下指纹。

——即便如此,江泊之提着箱子的手还是往背后缩了缩。

“小姐……我们之前都谈好的。‘零号’的人,可不能连点信用都不讲吧。”

“……”

洁尔斯仍旧一言不发。

咚。

然后高跟鞋的声音近了28.4厘米。

江泊之下意识地后退了。这不是他第一次出任务,也不是第一次出不太对劲的任务,但却是第一次独自一人面对这样的状况。他隶属七号塔楼哨兵侦查部队206小队,从学院毕业一年,结业考试总评是B,没犯过事也没得过奖,无论哪方面,都是说拿得出手也拿不出的尴尬成绩。

——该不会是要“抢”吧。

这个念头和“CPU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呢”交织碰撞了一瞬,少年的左手无声地滑进大衣口袋,按下了一根录音笔的开关。

——

他听见那女人轻轻吸了口气,像要开口讲话。

几乎同一时间。

头顶上的天幕坠了下来。

***

副队长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陆陛千愣了足足五秒钟。手一抖,一杯莫吉托在地面上摔得粉碎。

江泊之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没有任何外伤,只是七窍各渗了一丝血,连表情都只凝固在略微惊讶的样子,直到医疗队把他的肚子剖开,才发现他的五脏六腑像是被压路机碾过似的,全部均匀地碎成了肉馅。队长钟默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没有任何起伏,眼镜像镜子一样反射了走廊里所有的光线。当时没有任何人说话,只有新来的陶一似乎壮了两次胆,才举起手来:“那箱子……?”

钟默并没有看他。

“零号刚刚发来消息,今天下午六点整,‘CPU’的所长雷蒙特教授被人刺杀,洁尔斯博士下落不明,研究所内所有实验体出逃,现在纽约已经炸了,我他妈的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是那位博士叛变了……”

“还不能完全断定,没准她也出事了。”钟默顿了一下,又像反驳自己刚刚的话似的,“……但那老头子居然死在自己的实验室里,不是助手也是别的家贼。”

新来的小哨兵扬起半边眉毛,不说话了。

陆陛千原本想说什么的,但他看着钟默的脸,总觉得自己开口就一定会惹他发怒,尽管在队长下了“不管你在哪,三分钟之内给我滚回来”的通牒的时候,他几乎没有犹豫就从那个Alpha的大腿上跳下来,冲出了镇上唯一的酒吧的大门。

这还是他进206的第二个月。和江泊之的关系可谓青黄不接,是同情恰好差一丁点没酿成悲伤的感情。他对这位哨兵前辈最深的印象,大概就是“副队长”,“为什么这个人能当副队长”,以及钟默不久之前还嘲讽他的“你能拿出手的长处只剩下打不死了吧。”

副队长就得意地摆了个pose:“羡慕吗,嫉妒吗,相信玄学了吗,要不你以为泊哥一个Beta,是怎么当上小耶和华的搭档的……”

那好像是上星期的事。

今天的江泊之躺在太平间里,变成了一个连耍贫嘴都不会了的冷冰冰的饺子。

“……总之。”队长还是面无表情,“从今天开始,谁也不准单独离开七号塔楼。”——说这句话的时候,陆陛千感觉钟默的眼神似乎又刺向了他这里——“上头不知道会不会再派新人过来。再有任务的时候,陶一,凌尘,你们两个跟着我。唐棃……”他略微抬起下巴,“给我看好了陆陛千。”

……果然。

右边的人完全没有犹豫,低头应道:“是。”

***

“所以你今天又去无脚鸟了?”

“我没干,真没,就跟他喝了一杯,我发誓。”

陆陛千举起一只手,睁大眼睛摆出楚楚可怜的神情,但唐棃不看他,他一边走一边直视前方,尽管现在是训练时间,宿舍的走廊里根本空无一人。

“我本来不想管你,可是今天……。”他一句话没说完,停了两秒钟,“……最近外面危险,酒吧更乱,别去了。”

“我知道酒吧乱啊,情报就是要去乱的地方才能搞到嘛。”陆陛千挑了挑眉,小声反驳,“一直待在塔里能知道什么?等着零号把消息传过来,该死的不该死的人都死光了吧。”

“可你今天去了,也没打听到CPU出事的消息吧。”

“那——”少年一时语塞,正搜刮着什么反驳的词语,唐棃已经在一间宿舍门前停下,抬抬下巴,示意他地方到了,自己开门。

陆陛千只好闭嘴,伸手去包里掏钥匙。钥匙链上挂着一个羊毛毡戳的黄鸭梨,看起来蠢蠢的,完全不像个军校学生该有的东西。

钥匙捅进锁孔,咔嗒一声转了半圈。

……到头了。

少年微微一怔,他离开宿舍的时候可从没有一次忘了上锁。他和唐棃对视一眼,对方立刻闪身到了他的前面,一只手按上腰间的枪匣,用另一只手推开了门。

一线阳光从门缝里划过。

有人坐在这间空着三个铺位的宿舍里,窗户右侧的那张床上。大概早就听到了开门的响动,回头看着他们。

那男孩穿着一身白色的向导制服,有些凌乱的褐色卷发,像是某种雀类雏鸟的尾羽。不过那都不重要,最引人注意的,果然还是他那张俊美得惊如天人,让人完全无法移开目光的脸。少年的表情有些惊讶,但仅仅一瞬间就恢复了常态。接着他甚至微笑了起来:“是陆学长吗?抱歉没跟你打招呼……”

……Omega?

陆陛千下意识地抽了抽鼻子。

却没有闻到任何气味。

七号塔楼

【Tower7】无花果(4)

不好意思大家,这次不是图(靠)

====================================

司空茂没想到自己还能睁开眼睛。

光线很白,很冷,很刺眼。还很熟悉。让他联想到两个月前刚到塔里的时候,一睁眼看到的也是这样的景色,视野里模模糊糊晃动着的人头,清一色的白色长衣,各种各样的机械设备,消毒水的气味,嘀嘀的灯鸣,不同金属器材碰撞的叮当声音。

连感觉都差不多。身体沉得像块石头。别说爬起来,连想转转脑袋都使不出力气。

……

“心跳正常。血压正常。”有个带着口罩的白色女人走过来用手电晃他的眼睛,边晃边发出没有什么感情的声音。“同步率98%……精神链接稳定,屏障修复进度84.7...

不好意思大家,这次不是图(靠)

====================================

司空茂没想到自己还能睁开眼睛。

光线很白,很冷,很刺眼。还很熟悉。让他联想到两个月前刚到塔里的时候,一睁眼看到的也是这样的景色,视野里模模糊糊晃动着的人头,清一色的白色长衣,各种各样的机械设备,消毒水的气味,嘀嘀的灯鸣,不同金属器材碰撞的叮当声音。

连感觉都差不多。身体沉得像块石头。别说爬起来,连想转转脑袋都使不出力气。

……

“心跳正常。血压正常。”有个带着口罩的白色女人走过来用手电晃他的眼睛,边晃边发出没有什么感情的声音。“同步率98%……精神链接稳定,屏障修复进度84.7%……”

司空茂被他晃得忍不住闭眼。不过除了没力气之外,身体倒没有很不舒服,周围的空气温柔而又清凉,闻起来有种透明的天蓝色,像是滑上海滩的潮汐,一下一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脑袋。

“……现在感觉怎么样?能看得到我吗?……能说话吗?”

女人的脸逐渐清晰起来了。

她留着相当干练的齐耳短发,没被口罩挡住的那双眼睛却相当漂亮,精致而温润,像是古典的东方人偶。应该是个Omega,周身缭绕着丝缕状的,淡紫色的桔梗花香味。

“嗯……”

少年眨了眨眼睛,非常努力地发出声音——用了比想象中还大很多的力气。

“别怕,已经没事了。”

她的声音还是没什么起伏,连声音也像个人偶,却叫人有股莫名的安心感。然后耳朵里嘈乱的杂音渐渐低了下去,包括那些声音的形状,颜色和气味。唯一不变的只有海潮……好像并非来自外界,而是在灵魂深处涨落的海潮。

司空茂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看见了……罗濒的脸。

“……你吓死人了。”

知更鸟皱着眉,踌躇了好一会才憋出这么一句。他还穿着那身白色的制服,衣服上不知为何沾着斑斑驳驳的血迹,看起来贼像个连环杀人魔,把司空茂都吓了一跳。

罗濒注意到他的目光,低头看一眼自己身上:“这是你的。”

“啥……?”

他想惊叫一声,可发出声来还是有气无力的,一点都没有惊讶的感觉。对方就苦笑了一下:“不过放心,舒老师说现在已经没事了。”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之前你出去之后,那群人也出去了……我总感觉不太对劲,就跟出去看了看,结果发现你的精神屏障全碎了,躺在地上吐了一地的血……”

“……”

老实说,在卫生间遇到那伙Alpha之后的事,司空茂都记不大清楚了——反正大概是被揍了吧。记忆好像只到闻到龙涎香的气味就断了片……他的嘴角抽了抽,小声问:“那那些人呢?”

罗濒便摇了摇头:“我没看到。进去之后只有你一个人在那里,我都吓死了,赶紧把你送医务室,哪还顾得上找他们啊。”

这话说得有理有据,司空茂也一点都不想回忆在这之前发生的事。他唯一比较在意的是,之前那股奇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是病吗?还是……

他特别想问。但光是想想,都羞耻得张不开嘴。

这时那个人偶似的白衣女人——不知是不是罗濒刚说的“舒老师”——出现在了右侧,从他的手背上拔下了一根针头——还不算很疼,看来五感已经差不多恢复到正常水平了。她一边撤掉看起来像是输血用的架子,一边问:“这样的事之前发生过吗?”

什么事?指吐血吗?……司空茂愣了一下,虽然很耻,但还是犹豫着“嗯”了一声:“刚觉醒的时候……我好像,呃,也是,这么被送进来的……”

女人好像并不意外似的,只有意无意看了他一眼:“向导素没有失效过?”

“……没。”

“发情呢?是第几次?”

“呃,第……啊????”

司空茂猛然反应过来,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女人却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不用害羞,发情是每个Omega正常的生理阶段。看你的样子,不会这么大了,才是第一次吧。”

“不……不……不,不是???……老师???”

如果司空茂有这个力气,他绝对已经从床上跳起来了:“老师别闹我……我Beta啊?……Beta哪有发情期的???”

而女人只是单手把他摁住,像在语文课上教人拼读似的,一字一句地说:

“你是Omega。”

“……”

“你觉醒的时候内脏会被反伤,就是因为Omega的体质承受不了哨兵五感全开的负担。”她摇了摇头,“……怎么,刚进塔的时候都没有检查出来?你不会一直都和Alpha住在一起吧?”

小哨兵一脸茫然。他转头看他的向导学弟,学弟也是一脸茫然:

“我刚找到你的时候,你身上有很重的信息素味道,可之前在教室里就完全没有……我还很纳闷来着,书上写的明明是Omega在发情期以外也会一直散发信息素,除非是,还没有发情过的……”

司空茂立刻抽了抽鼻子。但是除了桔梗花味儿什么都没闻到。甚至包括之前的海潮气味在内,也消散得一干二净了。

罗濒又补了一句:“自己是闻不出自己味道的吧……”

“……”

“有点像树叶。嗯……是无花果叶子的气味吧,挺浓的,不过还蛮好闻的。”

……司空茂还是说不出话来。

“你,你们不是在合起来开我玩笑吧。”过了一会,他才竭力压出最严肃的语气,“再说变性也要按照基本法,我爸是纯血的Alpha,我妈是纯血的Omega,我……”

……

然后他的舌头堵在了嗓子里。

“目前塔全部的记录中,没有任何纯血Alpha与Omega结合产生Beta的案例,Beta的身体结构也不可能出现发情期,所以,你只可能是性器官发育过缓而被误诊为是Beta的Omega。”

女人用不知为何,突然显得有些怜悯的眼神望着他,“你的情况我会向上级汇报,立刻为你更改资料并调换宿舍。另外,国际优生促进协会也需要将你档案的登记在案,等你身体好些的时候……”

“等,等等……那个……”

她正说着,一旁的罗濒突然指着显示屏上的数字惊叫起来:

“舒老师,你看,这上面的屏障修复系数是不是开始倒退了……”

***

“……真的假的?Omega哨兵,怎么还有这种东西?”

原本坐在窗边的阴影下面,默默擦拭机枪的少年诧异地挑起眉梢,稍微偏头向斜后方看去。站在那里和他穿着同样黑色制服的人立刻一甩手中的档案和牛皮纸袋,束在脑后的长发愤怒地甩了个圈:

“——妈卖批?姓梨的,你说我是东西???”

“否则怎样,你希望我说你不是东西?”

前者轻笑哼了一声,转回头去继续擦枪。后者从他背后一脚踹了上去——当然没真踹,军靴底顺势狠狠跺在房间的木地板上,掀起了一层薄尘和十六道渐远的回音。

接着他又一转身,重新拈起档案扫了一遍,眯起一对红宝石似的猫眼,声音稍稍吊高了两度,酿成麦芽糖一样透明的蜜色:

“这下可好咯,我有室友了,某些人就没办法随心所欲地过来偷情啦,是不是超——级难过哦——”

擦枪的少年云淡风轻地回了一句:

“与我何干,Beta又没有发情期,不像某些人。”

“……昨天晚上我就应该啃烂你的嘴。”拿档案袋的少年翻了个白眼,却又接着蹦到他的背后去,很不安分地蹭上来,拿下巴来来回回摩挲他的颈窝:

“算啦,先不说这个。咱们十五号到底去哪儿,剩下的那个人是谁,上头到现在还没说呢?”

擦枪的少年手底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思考似的:“没有。但之前听队长和副队说,最近S市'BUG'的活动非常频繁,大概不是那里也是附近吧。”

“'这么刺激?那个姓陶的可是18k纯金小萌新,上来就让他打BUG,我们还就队长一个向导,万一死人了怎么交代啊。'”

陆陛千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唐棃只是摊开手,一副“就算你问我,我也只能猜,猜的还不一定对”的表情。

“……好吧,那换个话题。”

接着塔里——括弧曾经——唯一的Omega哨兵翻了个身,背靠着他的Beta搭档坐了下来。

“阿棃……”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有点奇怪。

“你有没有听到传言……今天有人被送到D区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