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七夕

97686浏览    14165参与
画师晴A
世上最动听的话就是我爱你~

世上最动听的话就是我爱你~

世上最动听的话就是我爱你~

芭比简笔画
七夕我们一家四口收到的礼物简笔画。
七夕我们一家四口收到的礼物简笔画。
芭比简笔画
明天就是七夕了,你打算怎么过呢?
明天就是七夕了,你打算怎么过呢?
画塔塔mua
甜蜜七夕! 收到告白和礼物了吗...

甜蜜七夕!

收到告白和礼物了吗?

@神笔戳戳 

甜蜜七夕!

收到告白和礼物了吗?

@神笔戳戳 

Nzing

【番外·风月山河两相知】

520节日快乐!

不过古代不过520,姑且用七夕来应个景吧!

匆匆赶出来的节日番外,和正文应该没多大关系,随便看看吧(●'◡'●)!

———————下接番外———————


【七夕·摘录】

这是贺祎入职后过的第一个七夕节。

白日里,小皇帝召他入宫,商讨去地方任职的相关事宜。

“爱卿今日可有什么安排?”季宴清捧着一本游记读得津津有味,倏地想起晚上的乞巧节宫宴,想邀贺祎一同。

“回陛下,微臣并无安排。”

本来商讨完任职一事后贺祎该告退了,被小皇帝邀着一同用膳,后又被劝着消消食在出宫,眼下看来许是入了夜方才能够回府了。

季宴清啪地合上书,兴致勃勃地给贺祎提建议...

520节日快乐!

不过古代不过520,姑且用七夕来应个景吧!

匆匆赶出来的节日番外,和正文应该没多大关系,随便看看吧(●'◡'●)!

———————下接番外———————



【七夕·摘录】

这是贺祎入职后过的第一个七夕节。

白日里,小皇帝召他入宫,商讨去地方任职的相关事宜。

“爱卿今日可有什么安排?”季宴清捧着一本游记读得津津有味,倏地想起晚上的乞巧节宫宴,想邀贺祎一同。

“回陛下,微臣并无安排。”

本来商讨完任职一事后贺祎该告退了,被小皇帝邀着一同用膳,后又被劝着消消食在出宫,眼下看来许是入了夜方才能够回府了。

季宴清啪地合上书,兴致勃勃地给贺祎提建议:“那爱卿不若与朕一同参加晚上的宫宴吧。”

“怕是于礼不合。”毕竟贺祎如今官职并不高。

小皇帝仍是一脸喜色,“这有何妨?宫宴本就是玩乐的,哪来的这么多规矩。”

贺祎起身道谢。

现下离宫宴开始还有不少的时间,季宴清左右看看似乎没找着什么可以让两人都能打发时间的法子,他自己倒是能捧着这些个闲书看一下午,但是平白让对方来御书房看这么久的书怕是不妥,估计看完了都没什么兴致参加宫宴了。

季宴清想了想收起书,开始给贺祎讲朝堂上或是太傅给他讲课时发生的趣事,当然,只是对皇帝而言的趣事。

不得不说,当一件事以第三者的视角来看时,似乎真的能够发现不少的乐趣。

贺祎听着,忍不住弯了弯唇角,也礼尚往来地给不得出宫的小皇帝讲讲宫外的热闹和无伤大雅的玩笑。

季宴清说到兴头上,还拿出前些日子自己画的画作给贺祎看,满脸写着“快夸我”。

贺祎一幅幅地看过去,也不由得心下惋惜:倘若陛下只是个闲散王爷,或许能比现在更快乐。

当然,这种想法只会浅淡地留下一点不足外道的印子,更不会拿出来和小皇帝说。

突然,贺祎的眸光锁定在一幅画上,画中人物栩栩如生,看着……看着像是……

“陛下,不知这画上所绘是何人?”

“太傅!”

贺祎蹙眉,过去做太子侍讲时的素养迫使他继续问道:“敢问陛下,是课上所作,还是课下所作?”

面上的喜色渐渐收回去,季宴清嗫嚅着立在一旁。

“陛下金口玉言。”

“……课上所作。太傅大抵是上了年纪,离得远并未看清楚朕在做什么,只以为朕在记录他所讲的内容。”

“朕错了。”

“陛下知错就好,下次万不可再做。希望陛下能够将此事告诉太傅。”

季宴清更蔫了,会被太傅打手心的吧。

御书房一时沉默下来,贺祎本意并不想将气氛弄得如此僵,犹豫片刻将话题引到了旁的上面。

见小皇帝终于笑了才暗自舒了口气。

毕竟还是个孩子呀。

————

只是此事后来被传到了太后耳中,太后罚季宴清将太傅课上所讲经书内容抄五遍。

季宴清一边抄,一边在脑子里想着已经外出赴任的贺祎爱卿。

后话暂且不提。

【七夕·摘录】

又值七夕,这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几个七夕。

贺祎今日无事,季宴清便召对方入宫作陪,待晚宴之时一同前往。

本来还找了御史家的嫡子等人,只是想了想,七夕乞巧之际,晚上要被宫宴占去如此多的时间,也就只有白日里那些公子小姐才有时间能够一起游湖赏景,便也就不下这扰人的令了。

最后入宫作陪的,只有同样是孤家寡人的丞相。

“丞相,你说朕何时能够成婚呐?”

贺祎咬着唇腔的软肉,方才没当着皇帝的面失态,几乎是轻声细语地问:“陛下,这是有喜欢的女子了?”

季宴清歪头想了会,好像对见过的女子并没什么太深的印象,“并无。”

贺祎慢慢松开攥着坐垫的手,暗暗打探:“陛下怎么突然想着要成婚了?”

可别是情窦初开吧?

“前些日子朕在后花园作画时,似乎是有个不怎么见过的小太监在一旁侍候。朕记着他说,若是成婚之后,朕的画里便会有更美的景色了。”

……便是为了作画吗?

这个小太监所言,怕不是为了哪家心急想送女入宫说的。

陛下身边的人,似乎也不太干净了。

贺祎垂下眼帘,静默片刻后,委婉地提示道,“陛下如今可想作画?”

宫中为了庆祝七夕,处处张灯结彩,弄得好不热闹。虽说这些年来,似乎都大差不差没多大变化,但又似乎一年有一年所见的欣喜。

季宴清……季宴清想画。

贺祎见小皇帝矜持地点点头,正想着怎么能不着痕迹地表现出他很想成为画中一部分的意愿,季宴清又矜持地询问:

“丞相可愿入画?”

丞相暗喜。

“这是微臣的荣幸。”

【七夕·摘录】

这是丞相与皇帝表明心意后的第一个七夕。

丞相这些时日来入宫入得十分勤快。

今日倒是来得晚了些。

“丞相今日怎么来得这么晚?朕还以为丞相今日不愿与朕一同入宴呢。”

季宴清衣服都换好了,正捧着本游记打发最后的时间。

“是我错了,临走之时御史大夫来了趟,商讨了些前些日子提的事,所以才迟了。”

贺祎从背后揽住季宴清,尽量不将衣物弄出褶皱,季宴清倒是放松地倚进对方怀里。

“我知道。”当然还是正事重要的,他刚刚就是故意瞎折腾呢。

————

宴毕,大臣们向皇帝告辞后纷纷外出。

有些喝多了的,季宴清便着太监将其安安稳稳地送上马车。

但有一个喝多了的稍微不太好整。

贺祎。

季宴清在宴席中途便着人悄悄提醒贺祎别喝多,哪成想来灌酒的大臣一个比一个热情,推都推不开,皇帝眼睁睁看着贺丞相从得体的微笑变成木讷的沉默。

……

这得是喝了多少啊?

“将丞相送去寝殿休息,让御膳房做些醒酒的送去。”

这边公公得了吩咐正准备扶着沉默无言的丞相不动声色地去宫中休息,丞相却突然开口了。

“陛下。”

陛下……陛下觉得不妙。

而后季宴清眼睁睁地看着贺祎微微转身冲着他笑了下,“喜欢。”

喧嚷的大殿,渐渐安静了。

虽然两人的关系在这些日子里的潜移默化中近乎成为大臣的共识,但如此直白的承认还是第一次。

季宴清一时没去管那些未出殿的大臣是何想法,他只是想着明日里丞相醒酒后会如何。

应当是……挺有趣的。

“送丞相去……华安殿。”

尚且清醒的大臣内心悲呼:竟就这般带入后宫!

喝醉的大臣仍是咿咿呀呀念叨着不知名的话。

皇帝好声好气地留了句:“此事容后再议。”

意思就是等大家醒了再说。

芹小Z
试试古风,很有意思呢!祝大家节...

试试古风,很有意思呢!祝大家节日快乐(明天520)@神笔戳戳 

试试古风,很有意思呢!祝大家节日快乐(明天520)@神笔戳戳 

萌
“我和你的相遇,就像一颗耀眼的...

“我和你的相遇,就像一颗耀眼的星星,通亮了一片荒芜的小宇宙”…

@神笔戳戳 

“我和你的相遇,就像一颗耀眼的星星,通亮了一片荒芜的小宇宙”…

@神笔戳戳 

周姥姥的食光鸡
520小心机|在「幸运饼干」里,写下给ta的100句情话
520小心机|在「幸运饼干」里,写下给ta的100句情话
插画师任叁叁
《爱在七夕》滴滴打卡✅ 快和你...

《爱在七夕》滴滴打卡✅

快和你们的那个TA一起过七夕吧

@神笔戳戳 


《爱在七夕》滴滴打卡✅

快和你们的那个TA一起过七夕吧

@神笔戳戳 


喵喵画师

天上鹊桥见,人间今宵圆。月上林梢头,人约黄昏后。七夕鹊桥见,情谊两绵绵。无语相见事,尽在不言中。@神笔戳戳 @画师戳戳 


天上鹊桥见,人间今宵圆。月上林梢头,人约黄昏后。七夕鹊桥见,情谊两绵绵。无语相见事,尽在不言中。@神笔戳戳 @画师戳戳 


冬日菡萏

七夕三钗——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巧姐,元春,湘云)

【确定性,恰恰是人间最稀缺的东西。

能自由恋爱长相厮守的人类,反而会对牛郎织女之间被约束被隔绝的爱情,产生一种向往和膜拜。】

【红楼三钗告诉你,七夕,并不是个吉庆的节日|元春X湘云X巧姐命运走向】


《红楼梦》写过很多节日的庆祝活动,

比如除夕,元宵,芒种,端午,中秋等,

这些节日虽然重要,却统统赶不上七夕。


因为七夕,直接牵涉到金陵十二正钗中三个人的命运:

贾巧姐,贾元春,史湘云。


那么,为什么《红楼梦》却对姐妹们如何度过这一天只字未提呢?


一、巧姐


[图片]


二、元春


[图片]


至于《乞巧》如何伏元春之死的问题:


传统文学中...

【确定性,恰恰是人间最稀缺的东西。

能自由恋爱长相厮守的人类,反而会对牛郎织女之间被约束被隔绝的爱情,产生一种向往和膜拜。】

【红楼三钗告诉你,七夕,并不是个吉庆的节日|元春X湘云X巧姐命运走向】


《红楼梦》写过很多节日的庆祝活动,

比如除夕,元宵,芒种,端午,中秋等,

这些节日虽然重要,却统统赶不上七夕。


因为七夕,直接牵涉到金陵十二正钗中三个人的命运:

贾巧姐,贾元春,史湘云。


那么,为什么《红楼梦》却对姐妹们如何度过这一天只字未提呢?


一、巧姐




二、元春



至于《乞巧》如何伏元春之死的问题:


传统文学中“用典”是很有讲究的,

有的作家诗人用的是故事的精华部分,

而有的则只取故事中的一小层意思,

但没有人会把整个故事照搬一遍。更不要说把人物生平抄一遍了。


元春后来的故事只要包含了两个关键元素:

1.皇帝老儿靠不住

2.妃子暴毙


我认为就算是对上了《长生殿》的伏笔,

对上了《乞巧》的主题,

也对上了元春的仙曲的名字《恨无常》

牛郎和织女之间的这种一期一会的确定性,在《长生殿》中恰恰被用来反衬人世的无常

哪怕你贵为贵妃,对自己命运依然无从把控。

虽然元春在红楼梦中绝大多数时候都只是一条暗线,但作者依然不失时机地向我们传达了这个书中地位最崇高的角色——元春对于自己命运的一种无力感。

省亲时看到佛寺,元春迫不及待地写下“苦海慈航” ,面对人生的苦海,她希望得到神力的教赎,

这大概就是元春版的《乞巧》吧。


PS:

但元春是不可能完全重蹈杨玉环的覆辙的。

第一个原因,

她在宫中的地位,以及贾府在朝中的势力,从一开始就没办法和杨玉环同日而语。

杨国忠位居宰相,“炙手可热”这个成语都是为他们一家子创造的;

而元春她亲爹都只是个从五品员外郎。


第二个原因,

红楼梦本来就是原创作品,

本来就不是《长恨歌》新编,

也不是《长生殿》二创。


三、湘云


把普通人比喻成“白首双星”,取的就是牛郎织女典故中夫妻分离的含义,而不是白头偕老。


“高唐”和“湘江”这两个典故,本来就是用来比喻人的婚恋状态的。如果史湘云最后真和谁做了白头到老的恩爱夫妻,那么她的判词中的结局就不会维持在“云散高唐,水涸湘江”的状态了。




————————————————————

那么,为什么七夕这个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却会被视为不吉利呢?


说到牛郎织女,蛮科普一下。

其实最早的版本里织女不是天上的仙女,和牛郎一样也是劳动人民。

牵牛织女在《诗经小雅·大东》中有粗略记载,虽然也拟人化,但没有故事情节,而且牵牛织女互不相干。

将他们的关系说成恩爱夫妇,并以爱情悲剧的格局定型,最早见于《古诗十九首》的《迢迢牵牛星》。诗人展开浪漫想象,在两颗无情星体上注入人的感情,描写人间别离之苦,充满悲剧气氛。

再后来曹植《洛神赋》李善注引曹植《九咏》注云:“牵牛为夫,织女为妇,织女牵牛之星各处一旁,七月七日乃得一会。”画出了故事的基本轮廓。

​同时,早期版本里并没有牛郎藏织女衣服使得织女无法离开的桥段(是后人添加进去的情节),

只是单纯因为孝心感动了织女,所以才相爱。

(所以,牛郎织女这个故事是没有问题的,是后人的演绎方式有问题……)

————————————————




牛郎织女的故事,隐含了一个能让所有凡人垂涎三尺求而不得的东西。

那就是确定性。


虽然平时见不着面,但每年一次七夕是雷打不动的,而且能直到永远。

这种确定性,恰恰是人间最稀缺的东西。

所以提到牛郎织女,人类的心情往往是很复杂的。

能自由恋爱长相厮守的人类,因此反而会对牛郎织女之间被约束被隔绝的爱情产生一种向往和膜拜。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正着读,是在赞美仙人之间忠贞不渝的爱情,

反过来读,则是:

看人间有多少朝朝暮暮你依我依的恋人夫妻,最终却并不能长久。


牛郎和织女之间的这种一期一会的确定性,在《长生殿》中恰恰被用来反衬人世的无常。

哪怕你贵为天子,贵为贵妃,对自己命运依然无从把控。


虽然元春在红楼梦中绝大多数时候都只是一条暗线,但作者依然不失时机地向我们传达了这个书中地位最崇高的角色——元春对于自己命运的一种无力感。


省亲时看到佛寺,元春迫不及待地写下“苦海慈航” ,

面对人生的苦海,她希望得到神力的教赎,

这大概就是元春版的《乞巧》吧。


然而一切乞巧都注定是徒劳。

因为牛郎织女身上最宝贵的东西——确定性,根本就不属于人间。


这就是为什么“乞巧”到最后,往往成了一个不幸的谶语。




 

午15
七夕 - 许嵩

也就不用讲

且把浓情化作诗两行

也就不用讲

且把浓情化作诗两行

司墨.

所谓七夕[双兰]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本人除了是个见习天使,其实还是某个峡谷的召唤师(´・ω・`) 第一次的王者同人文,献给我最爱的双兰! 别问我为什么情人节没写,笑话!我连默契交锋情人节限定皮肤上架都不知道,更何况更新!(现在想想依然肠子悔青……) 总之,希望大家喜欢!


七夕,这个最近在特工组织中出现频率极高的词再一次传入了花木兰耳朵。

扶在栏杆上敲着手指无奈地看着那些手拉着手卿卿我我的小情侣着实有些郁闷。罢了,眼不见为净,还是早些离开这里的好。如是想着,转身往休息地走去。

然而,即使是在休息地也还有着更让人恼火的东西。

只见不久前才收拾好的桌面上...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本人除了是个见习天使,其实还是某个峡谷的召唤师(´・ω・`) 第一次的王者同人文,献给我最爱的双兰! 别问我为什么情人节没写,笑话!我连默契交锋情人节限定皮肤上架都不知道,更何况更新!(现在想想依然肠子悔青……) 总之,希望大家喜欢!



七夕,这个最近在特工组织中出现频率极高的词再一次传入了花木兰耳朵。

扶在栏杆上敲着手指无奈地看着那些手拉着手卿卿我我的小情侣着实有些郁闷。罢了,眼不见为净,还是早些离开这里的好。如是想着,转身往休息地走去。

然而,即使是在休息地也还有着更让人恼火的东西。

只见不久前才收拾好的桌面上被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塞进来了一堆的情书和礼物。随手拿起几封草草阅过,不过就是些老掉牙的情话。直接看署名,依旧是不曾听说过的人。

转身将情书和礼物扔掉,却唯独留下了一盒巧克力。

巧克力的包装很是简单,甚至还有些漏洞,但还是可以明显看出人是用了心的。

红酒巧克力,貌似还挺合自己的胃口…

正欲拆开尝尝,突然被不知道从哪儿伸出来的手半路截了胡。

能这样无声无息靠近自己的,只有那个人…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迅速站起身来转身向人踢去,不出意外的被人轻松接下。

只见抢了巧克力的某人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花木兰,果然是他…

微微皱了皱眉,索性略掉那些花里胡哨的打斗方法直接上手抢。

猛地朝那人冲去,一手抓住人的肩膀,一手向人拿些巧克力的那只手伸去。再看那人,在自己还未完全靠近他时就早已一手搂住自己的腰,一手拿些巧克力往高处伸。

总归是比人矮了一些,在身高上让人占了优势,根本拿不到巧克力…

看着对方那一脸笑意和戏弄的表情气不打一处来,不自觉地鼓起了腮帮子瞪着对方。

正当那人得意忘形的时候,反转来了。巧克力的包装盒缝隙中突然掉出来了一封信,一封蓝色的信…

眼疾手快的先那人一步捡起信,退出几步与人保持距离,明显看出了对方愣了一下。

看来,这才是真正的战利品…

暗蓝色的信封带着一丝神秘的意味,里面是用烫金写下的字,倒是好看的紧。

居然是情书吗?

看完了里面的内容略微有些失望地瘪了瘪嘴,唯一特别的也就是这表白信写的要比前面的那些含蓄的多。

翻转过来看了看背面,突然瞳孔放大,微微勾了勾嘴角。

看着还站在原地的某人不禁笑出了声,缓缓向他靠近凑到人面前,拿起信封在人眼前晃了晃,示意人仔细看看。

只见信封背面赫然是一个认真写上却又被匆忙擦掉的“L”…

看着人眼中满是笑意,挑了挑眉。

“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嗯?”

只见兰陵王只是微愣了一下,随即迅速恢复了那副笑盈盈的模样,似乎被发现秘密的人不是自己。

搂着花木兰腰身的手又紧了紧,俯下头抵住额头将两人的距离拉的更近。

“不需要解释”

仅仅是说完这短短的一句话,兰陵王就突然吻住了花木兰的唇,没有留任何思考的余地。

而花木兰自己,却也奇怪的没有推开他…果然…

良久,当两人分开后,花木兰的嘴里已全部染上那人的味道。

看着眼前脸色发红呼吸还没调整好的人,兰陵王勾了勾嘴角凑到人的耳边吹着热气,带着蛊惑般说道。

“这就是答案……”


目青
以前约的少司命稿子。七夕。画师...

以前约的少司命稿子。七夕。画师:言河。

以前约的少司命稿子。七夕。画师:言河。

周姥姥的食光鸡
送一束充满爱和脂肪的玫瑰花,祝有情人终成胖子!
送一束充满爱和脂肪的玫瑰花,祝有情人终成胖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