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七宗罪

57877浏览    1374参与
野渡无人舟自横。

七宗罪/暴食

七宗罪/暴食

好饿……好饿啊……

我迷迷糊糊把自己藏在垃圾桶里,周围的恶臭沾了我满身,身心皆是空虚。

不知是环境还是我本身,我无法忍受地呕吐起来,一股酸水涌上我的鼻腔,我全身,没有一处是干净是丰腴的。

他听到了我的声音。将我从肮脏恶臭的地方拉向一个光明温暖的家。

他喜欢我。他对我好。他放弃我。

当我狼吞虎咽地吃完家里所有能下肚的东西后,他满脸惊愕地看着我,眼里皆是不可置信。

我捧着手里还在垂死挣扎的小金鱼,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哥哥,你回来啦。我好饿啊。”

他手中的环保袋应声而落。疯了一样的攀着我的肩,眼神惊恐地来来回回扫了我好几遍,家里有他重重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他知道我不...

七宗罪/暴食

好饿……好饿啊……

我迷迷糊糊把自己藏在垃圾桶里,周围的恶臭沾了我满身,身心皆是空虚。

不知是环境还是我本身,我无法忍受地呕吐起来,一股酸水涌上我的鼻腔,我全身,没有一处是干净是丰腴的。

他听到了我的声音。将我从肮脏恶臭的地方拉向一个光明温暖的家。

他喜欢我。他对我好。他放弃我。

当我狼吞虎咽地吃完家里所有能下肚的东西后,他满脸惊愕地看着我,眼里皆是不可置信。

我捧着手里还在垂死挣扎的小金鱼,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哥哥,你回来啦。我好饿啊。”

他手中的环保袋应声而落。疯了一样的攀着我的肩,眼神惊恐地来来回回扫了我好几遍,家里有他重重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他知道我不正常,但是还养着我。我不停的吃,什么都吃。最后。他崩溃了。

这是我的错吗?这怎么会是我的错呢?你也这么认为吗?

我在他的面前,将一只一只活生生的鸡撕碎,混着鲜血和骨肉,囫囵吞下,满脸血渍,死死盯着他。动作不减,直到把所有活物都吞下。他一动也不动,直勾勾的看着我,看着我吞下那些在刚才还是鲜活的动物。

我抹了抹嘴角的血渍,开心地伸出舌尖,舔掉嘴角残余的血。阴暗的房间,血腥味填满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我好满足。

他好乖。没有叫,没有逃,没有疯,甚至连流泪都这么安静。我看看四周,一片狼藉,血污、脏水、皮毛……真是人间仙境。

我凑前去,想抚摸他的脸,他躲开了,我不生气,我喜欢他。我擦了擦自己不干净的手,再不顾他嫌不嫌弃,强硬的搂住他,他忍不住地挣扎,我皱眉,轻轻在他屁股上拍了几下安抚着,附在他耳边如鬼魅般轻声细语道,哥哥,我好饿啊……

一瞬间,他身体僵硬,抖得厉害,我笑了笑,“哥哥不要害怕,是你,捡我回来的呀。”

cr.智清。

莲藕排骨汤酥糖味的

七宗罪4/4——傲慢(尚何)

                            每场演出

                     ...

                            每场演出

                           有台下的你

                            也曾怀疑

                           我负担不起

                            你们见证

                          我每步轨迹

———————————————————————

            第二天下午,何九华去超市买东西,尚九熙则在家看家,有人敲门,尚九熙以为是何九华回来了便去开门。

                          “来啦!”

                           “别动!举起手来!”

             对面的人,不是何九华,而是警察。

   

            法庭上,尚九熙承认了自己的罪过,被判了s.x,缓x无期.t.x。

            何父被判s刑。

            法庭上,何父和尚九熙并没有拉何九华下水,都声称何九华不知道此事,法院也没有追究何九华的责任。


            过了几天,传来何父的s.讯;一个月后,尚九熙s.于.j.y,s因不详。


             在尚九熙的z.礼上,何九华没有哭,他牵着尚泽熙的小手,尚泽熙的另一只手抱着何九华送的那个洋娃娃。


           一个月后,何九华来到尚九熙的m.碑前坐下,边喝酒,边说话。

                        “九熙,这,其实是我设的一个局,我父亲sh了我母亲,搞得我的童年那么黑暗,没错,我为了给我母亲b.c设了这么一个局,我没想到尚博士能是你,我慌了,你对我那么好,我不想b.c了,我想和你好好的过日子,可是,覆水难收了……那天你问我你如果你进j.y.了我怎么办的时候我就知道,jc给你打电话了,我好后悔,为什么我要举报我爸,为什么?……九熙,我爱你,真的爱你,我想和你合z,你会嫌弃我吗?”


          第二天来扫m的人发现了何九华的s.t,s.t.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何九华的葬礼是他的好友秦氏集团的秦公子秦霄贤,他遵照何九华的y.愿让何九华与尚九熙合z,并且自愿收养尚九熙的妹妹尚泽熙。

           尚泽熙穿着一袭黑色长裙,配上她的白发白目好看的很,眼泪慢慢的落在她抱着的洋娃娃上……


———————————————————————

再次向两位老师及其父母道歉,对不起[鞠躬]


文章中出现的字母都是一些可能会被吞的字,各位看官可以猜或在键盘上输入说不定就能看到与之相匹配的词或字,实在没有或猜不到的话可以问鄙人。

※请勿上升到正主!!!请勿上升到正主!!!请勿上升到正主!!!

              

暮雨的小小号

【七宗罪】嫉妒

嫉妒(因为被傲慢吐槽的不够变态,所以偷摸模仿隔壁暴食的作风的嫉妒)


            绝美,暴戾,糜烂,是她的代名词,她忠于心中的信仰追随所谓的希望曙光。


            她倚在一边享受着‘美酒’和弱者的惨叫痛吟,抬起刀叉搜刮着盘中‘佳肴’,强忍住胃中翻涌的恶心与呕吐感,将它们吞入腹中。...


嫉妒(因为被傲慢吐槽的不够变态,所以偷摸模仿隔壁暴食的作风的嫉妒)


            绝美,暴戾,糜烂,是她的代名词,她忠于心中的信仰追随所谓的希望曙光。


            她倚在一边享受着‘美酒’和弱者的惨叫痛吟,抬起刀叉搜刮着盘中‘佳肴’,强忍住胃中翻涌的恶心与呕吐感,将它们吞入腹中。


            她小心的拾起十字架上已经看不清面貌的尸体的手背轻轻抚摸,一把扯下她无名指上那颗价值不菲的戒指,厌恶的甩到地上,鞋尖辗的它吱嘎作响。


             将她冰冷溃烂的手带向脸庞,贪婪的汲取着她所坚信的爱意。


              她​处理着手上的血迹一边哼着神圣的赞歌,整理好过于繁琐的衣裙,嘴角勾起迷人的笑,精心装点着精致的面庞,朱唇藏毒媚眼如丝,繁琐的裙下藏着危险的罂粟,蓄势待发。


               ​待一切完好,她若无其事的走向神圣的教堂参加志愿者爱心捐赠活动,在角落里,看到笑的明媚的女孩,精致的脸庞出现崩坏和狰狞。


                待所有人散去,仗着魅人的皮囊的恶魔去引诱又一个‘信徒’,身后握着把刻着蔷薇花纹的银色匕首。

专注李白30年

七 宗 罪 - the seven deadly sins

-

3/7

暴怒-ira            戒之在怒-黑烟罚之

懒惰-acedia     戒之在惰-奔跑罚之

暴食-gula         戒之在馐-饥饿罚之

七 宗 罪 - the seven deadly sins

-

3/7

暴怒-ira            戒之在怒-黑烟罚之

懒惰-acedia     戒之在惰-奔跑罚之

暴食-gula         戒之在馐-饥饿罚之

莲藕排骨汤酥糖味的

七宗罪3/4——傲慢(尚何)

              I got blood on my hand.

              Do you understand?

———————————————————————...


              I got blood on my hand.

              Do you understand?

———————————————————————

             那一晚过后,二人确定了关系,正式的成为了对方的男朋友,何九华也住进了尚九熙家,尚泽熙也很喜欢这个嫂子,很黏他。只不过让尚九熙很不明白为什么何家会做人鱼肉的买卖,他记得在尚何两家还是邻居的时候,何九华的父亲是一名服装设计师,母亲是一名美术学院的老师,这一家人都很善良,经常会给流浪猫流浪狗送吃的,有时候也会去做义工,可不知道为什么何九华一家搬走了,何九华也转学了,从此,二人一直也没有见面,直到尚九熙进到这个公司,他知道这家公司姓何,也知道这个公司的当家人做过服装设计师,但他想不到这家公司的当家人是何父,更想不到当初那么善良的何父居然会做这么丧尽天良的买卖,而且,自己也成了帮凶……



               一天,尚九熙接到了一个电话。

               “请问您是尚九熙先生吗?”

                “是我,请问有什么事?”

                 “尚先生,您好,我是s市的警jc请问您是否发现您附近有人行动鬼祟?”

                  “并没有,请问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是这样,我们接收到居民的举报,声称何氏集团在做f.f交易,我只是询问一下情况。”

                   “谢谢,您要是没有事,我就先挂了。”

                   “好,感谢您配合我们的工作。再见。”

                   “再见”

                  挂掉电话,尚九熙开始有点慌,jc可能已经知道何家做的买卖,正在调查,如果被警察抓住的话可能会px,他可能会被p个一年半载,那他妹妹怎么办?再说若何家的买卖真的被jc发现,那何九华……希望他不知道这件事……

                   

                   

                   咚咚                  有人敲门

                   “谁?”

                  “开门,是我,我忘带钥匙了。”

                  开完门何九华近了屋,手里拿着一堆东西,除了上回尚九熙吵着想吃何九华做的巧克力蛋糕和可乐鸡翅所需要的原材料外还有一些女孩子的衣服和玩具。

                  “这些是给泽熙买的?”

                  “对呀,怎么了?”

                  “你以后别给她买了,她房间都快放不下了,再说她也穿不了。”

                   “好啦,我知道啦,下回给她少买点不就好啦~”

                  因为何九华撒娇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所以就被尚九熙就地正法了[害羞]

                   

                     春光无限好

               


                  尚九熙看着怀里躺着的人,思绪万千,他不知道怎样开口,更不知道如果他真去坐牢何九华会不会等他,他知道自己其实在小时候,何九华搬家转学后发现自己喜欢何九华,他不敢和任何人说,将这份爱一直埋在心底……好在老天爷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他不敢再失去何九华了,何九华就是他的一切……

         

                 “华儿”

                “怎么了?”

                “你说,我如果z.l了你会等我吗?”

                 “为什么这么问?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傻事啊?”

                  “没有,我就是这么随口问问,你会等我吗?”

                    “等个,你如果x.l的话我就带着你的钱和你妹妹跑路!”

                     “哈哈,想得美。”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尚九熙看见何九华穿的一身黑就出了门,不知道去哪儿,尚九熙悄悄的跟着。

                 尚九熙跟着何九华来到了m园,为什么何九华来到m园呢?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跟着我。”

                    “你怎么知道我在跟着你?”

                     “我们一起出的门你说呢?”

                   “哦……对了,你来这里干嘛呀?”

                    “我们边走边说。”

                     “好。”


                    一路上,何九华说出了自己的母亲因为父亲对她的傲慢和霸道离婚,之后亲眼看着父亲因为不同意开始吵架,吵了很久后父亲s.h了母亲,搬家后父亲天天不回家,新学校的同学一直看不到自己的父母,便成为b.l的对象,好不容易等到父亲开了公司,慢慢富有,他以为父亲可以好好的陪陪他时,父亲又天天出差,自己一个人住在大房子里,很可怕,仿佛身边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我那时候好害怕,害怕爸爸不要我,害怕有g出现把我抓走,害怕我再也见不到你……”

                     “现在,你有我,你什么都不用怕,就算全世界离开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

                     尚九熙抱住何九华,告诉他,他还有自己可以依靠。

                      走着走着,何九华在一个墓碑前停住了。

                      “这个就是我妈妈的m.b。”

                      墓碑上的女人笑的是那样的幸福,仿佛世界是那样的美好,她是那样的幸福。

                      “妈,这个是我男朋友,他对我很好,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我很幸福。”

                      何九华说着说着就哭了,给人一种无助的感觉……

                      看着何九华,尚九熙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何九华,他不知道以往的华儿是那样的爱笑,那样的开朗,殊不知原来在他心底有这样的一个黑暗的过往,他的心揪得慌。

                       “华儿,你……还好吗?”

                        “九熙,你说,我是不是全世界最多余的人啊……”

                          尚九熙听到这,心里更揪得慌,虽然自己家里父母过世的早,但他和妹妹都感受到了父母的爱,至少在父母s之前,他们一直生活在爱里,但何九华没有,他自从母亲s后就一直没有感受到爱        父爱和母爱。他觉得除了安慰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华儿,你不是,你还有我呢,还有泽熙,她现在最喜欢你了,我们明天去医院看她好不好?”

                         “好,九熙,我想回家。”

                          听着华儿哽咽的话,九熙很难受,他抱住了他的华儿,他暗暗在心里发誓,他要让他的华儿幸福,至少不能让他痛苦……

                         他们走出m园,打车回家,何九华一直在尚九熙的怀里,慢慢的睡着了,尚九熙看着怀里的人儿,心里满满爱意。

                         司机师傅看着他们,会心一笑,问到:

                          “这是你男朋友?”

                            “是啊,我男朋友。”

                         尚九熙回答完,又继续看着自己怀里的人儿。



                         到了家,何九华也醒了,尚九熙看着何九华,他看着他,看着他……

                         “你……干嘛这么盯着我……”

                         “因为你太可爱了。”     

                           “讨厌~”

                           何九华笑了轻轻的打了一下尚九熙,尚九熙也笑了,他不想让他的华儿再落下一滴眼泪 ,但……至少,现在他能保护他的华儿,不让他落泪……  

                          

                        第二天他们去了医院,去看泽熙,泽熙的病是在几个月前发现的,一开始只是皮肤慢慢的变白,尚九熙一开始以为就是小姑娘长大身体上的正常变化,过了一段时间,他发现小姑娘的头发、瞳孔也在慢慢变白,他慌了,他带小姑娘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为白化病。

                       何九华还记得上回看泽熙的时候她的头发还是灰色的,现在已经全白了,也瘦了好多。泽熙看自己的哥哥嫂子来了,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这个笑容暖人心,但也揪人心。

                    “哥哥嫂子来啦!”   

                      “泽熙,来,看看这个娃娃你喜欢吗?”

                        说罢,何九华拿出一个娃娃,这个娃娃穿着黑色的长裙,也是白色的头发和眼睛,很漂亮。

            

                         “喜欢!谢谢嫂子!”

                        泽熙抱着娃娃开始玩起来,性子完全不像一个病人。

                          “喜欢就好。”何九华露出了这个样子☺的微笑。

          

                            “泽熙”,尚九熙说,“我和华儿嫂子掉水里你先救谁?”

                             看着尚九熙一脸认真的样子,何九华和尚泽熙都笑了起来。

                            “当然是先救嫂子啊!我为啥要就你啊!”尚泽熙一脸坏笑。

                            “哈哈哈哈。”

                             何九华大笑起来,尚九熙看着,也笑了,他希望他的华儿能一直像今天这么开心,快乐。

                           天色渐晚,尚九熙何九华离开医院开车回家,二人脸上都露出了喜悦的表情,都希望对方像今天这样开心快乐。

                          殊不知,明天,他们两个都高兴不了……


———————————————————————

明天回发生什么呢?猜一下[坏笑][坏笑]

我想写个微虐的文[坏笑]

在这里向两位老师的父母姐妹道歉对不起[鞠躬]


文章中出现的字母都是一些可能会被吞的字,各位看官可以猜或在键盘上输入说不定就能看到与之相匹配的词或字,实在没有或猜不到的话可以问鄙人[捂脸]


※请勿上升到正主!!!请勿上升到正主!!!请勿上升到正主!!!


文写的不好请勿见怪[捂脸]  


注:开头的两个英文句子是两句歌词,出自《I'm a Wanted Man》,各位感兴趣的看官可以查一下,网易云上应该有,中文意思是:我的双手沾满xx,你懂吗?,我不知道翻译对不对[捂脸]。


(哪位小可爱发现有伏笔了呢?[捂脸][坏笑])

———————————————————————



莫妮卡

补档

Pan的人设图

1.腰上的是鱼鳍

2.尾巴是烂的

3.拥有羊身鱼尾

4.曾经是个天使

5.胸前眼睛对应的内脏为心脏

Pan的人设图

1.腰上的是鱼鳍

2.尾巴是烂的

3.拥有羊身鱼尾

4.曾经是个天使

5.胸前眼睛对应的内脏为心脏

拂晓的誓约

今日份的练习,写的时候比较生气,可以说是很丑了....

今日份的练习,写的时候比较生气,可以说是很丑了....

十三.

【偶像练习生】七宗罪 贪婪⑦

有大量血腥死亡暗黑内容。 

14周岁以下的孩子拒了,我怕给你幼小的心灵带来伤害。

禁止上升真人❗ 

OOC 不喜勿喷

接受不了设定不爱看也别举报

——————————————————

  电钻终于停了下来,周锐喘息着哼哼:“韩沐伯,你说的……合二为一……就是这个?”

  “原来锐的记性挺好的呀,还记得我说的这句。”韩沐伯又笑了,“没错,不过好戏还在后头呢。”

  周锐感觉韩沐伯的手指在自己的髋骨上按着,不时比量着锁骨上的孔和手指位置的距离,提起电钻再次钻了下去。

  周锐的惨叫声从未这么尖过。髋骨非常结实,钻开需要点时间。韩沐伯也不恼,加大...

有大量血腥死亡暗黑内容。 

14周岁以下的孩子拒了,我怕给你幼小的心灵带来伤害。

禁止上升真人❗ 

OOC 不喜勿喷

接受不了设定不爱看也别举报

——————————————————

  电钻终于停了下来,周锐喘息着哼哼:“韩沐伯,你说的……合二为一……就是这个?”

  “原来锐的记性挺好的呀,还记得我说的这句。”韩沐伯又笑了,“没错,不过好戏还在后头呢。”

  周锐感觉韩沐伯的手指在自己的髋骨上按着,不时比量着锁骨上的孔和手指位置的距离,提起电钻再次钻了下去。

  周锐的惨叫声从未这么尖过。髋骨非常结实,钻开需要点时间。韩沐伯也不恼,加大马力,电钻轰鸣着,无情的在周锐的髋骨上打出一个相同大小的洞。

  韩沐伯的手里已经握了一根琴弦,他也不顾正确的绕法,将琴弦穿入孔中,确认结实后再次提起电钻。

  周锐的惨叫声越来越微弱,嗓子嘶哑着,浑身都浸在鲜血之中。韩沐伯不理会,他没有看到钻第三个孔时,周锐突然僵了一下。

  哎呀,周锐的瞳孔就那么“唰”的一下放大了,似乎要占满整个黑眼球一样呢。

  他的右眼就那么翻过去,翻过去,眼皮也耷拉下来了。韩沐伯仍不为所动,四根弦都已穿好,双手交叠在身前紧握着匕首的周锐从远一看,真的像一个人形大提琴。

  工作终于完成了,韩沐伯也松懈了下来,身子一歪,睡了过去。

  

  锐啊……

  韩沐伯睁开眼睛。

  你在哪儿。

  那块韧带……是你吗。

  还是……那个眼球呢。

  韩沐伯轻轻笑了,还是那么温柔美好,对着他的周锐。

  手指试探着伸入那个黑洞洞的伤口,扯出纠缠不堪的神经。

  啊,当然还带着被扯碎的血管。

  又有血流出来了,不过是冰凉的呢。

  多好看的红色啊。

  鲜红的血再一次沾湿了韩沐伯的手指。他带着微笑,把手指放进嘴里吮吸。

  铁锈味在口中弥漫。

  真好,现在,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了。

  还有我的大提琴。

  血液的味道,还是最容易让人上瘾的啊。


      韩沐伯的嘴角仍那个危险的弧度,他满意地看着静静躺在地上双目禁闭的周锐,地上的人精致苍白的面容像一个瓷娃娃。

  啊,当然要忽略他鲜血淋漓的身体了。

  周锐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握着那把沾满他鲜血的匕首。血迹斑斑的锁骨上穿着大提琴的琴弦,有几丝骇人。

  韩沐伯试了试把匕首从周锐手里抽出来,但是失败了,周锐临死前疼痛的抽搐和用力把那把匕首握得很紧。不过没关系,现在周锐是他的了。

  那么,就带走他吧。

  韩沐伯把周锐的尸体扶起来,扛在了肩膀上。

  那一瞬间,他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痛,大股大股的鲜血从伤口里流出。

  韩沐伯转头看向伤口。

  啊,是那把握在周锐手里的匕首,刺进了他的胸口。

  韩沐伯跪坐在地上,怀里仍紧拥着他的周锐。

  真好啊,锐。

  至少我们也死在一处了。

  韩沐伯微笑着合上双眼,感受着生命的流逝。

  直到最后,他也没放开周锐。


  这就是贪婪的故事。

  可能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一点。

  就是在被杀害的时候,周锐没有说过任何诅咒,连一个恨字都没有。

  也许周锐是爱韩沐伯的。

  只是传统伦理的冲击让他的心摇摆不定,不敢承认这件事。

  韩沐伯如果再等一等,等到周锐敢承认了,结局或许会改变的吧。

  可是他没有。他以为周锐是不愿意的。

  强烈的贪婪和占有欲蒙住了他的双眼。

  使他根本没有看到,

  周锐有意无意地天天化妆,

  到底是为了谁。

————————TBC.————————

陌久:贪婪完结撒花!下一篇属于洋灵的懒惰!

下一篇就改名字啦!ID就不叫Reborn.陌久了,因为我要隐藏自己 但我本人还是陌久别认错呦!

长绵羊角的阿叒

无内鬼,整点什么都没讲清楚的主线

依旧是自家的七罪

其实到现在连完整人设都没有(悲

无内鬼,整点什么都没讲清楚的主线

依旧是自家的七罪

其实到现在连完整人设都没有(悲

今天何崽崽四岁了吗

[双北/快穿]静待陌上花开 (十九) 色欲?傲慢

        ※何撒,何撒,何撒

        ※BE,BE,BE

        ※甜虐不定

        ※可能有鸥鬼,山花,甜奶

        ※快穿文...


        ※何撒,何撒,何撒

        ※BE,BE,BE

        ※甜虐不定

        ※可能有鸥鬼,山花,甜奶

        ※快穿文

        ※可能有H

        ※长篇

        ※ooc黑化预警

        ※勿上升蒸煮

        “叮---任务完成。

         第一个小世界:网红校花的坠落。

         任务一:让鬼学姐被抓。

         任务二:色欲专属:与撒侦探做ai

         完成度:100%”

         一股清香飘过,那有了一棵树,泛着金光,一朵栀子花悄然展开。

        “你活腻了?”‘何炅’提着撒小宁的衣领,沉声道。

        “色,色欲。我警告你啊,这次是天道派我来的。”撒小宁腿有些抖。

        色欲冷笑一声,终究没有说什么,闭上双眸。

        再睁开眼,‘何炅’“腾”的一下,全身上下泛着异样的红。

        在做任务时,其他“人”是无法共情的,所以什么也不知道,都在打打游戏,玩玩牌,搓搓麻将。

        直到再次到这个身体便会看见之前的所有记忆。

        本来觉得第一个世界色欲也不会做什么,但这是什么?

        回想起那温热,那紧致。

        那不停求饶最后喊的沙哑的声音。

        他整个人都快疯了。

        不过,凭借强硬的素质,他还是调整过来了。

        “想不到傲慢大人是个处?”撒小宁调笑到。

        傲慢冷哼一声,瞥了撒小宁一眼,示意他开始下一个任务。

        撒小宁吐了吐舌,憨憨的笑了一下。

        “记忆消除中---。”

膝盖大帝本杰明

开始搞一些不一定有下文的手绘人设

七宗罪

暴食 嫉妒

开始搞一些不一定有下文的手绘人设

七宗罪

暴食 嫉妒

土豆··
Lust 画不出美女,难受了

Lust

画不出美女,难受了

Lust

画不出美女,难受了

何故临渊羡鱼

【原创】七宗罪

[图片]Seven Deadly Sins: 

Pride, jealousy, rage, laziness, greed, gluttony, lust.

七宗罪:傲慢、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暴食、色欲 

绝美封面来自@杞良哥。 老师

到时在长佩文学也会有同名《七宗罪》 连载

第一次正式写原创,有什么建议或者单纯唠嗑可以找QQ☞2633083709

也欢迎来 里唠嗑,七宗罪的cece都在群里


Seven Deadly Sins: 

Pride, jealousy, rage, laziness, greed, gluttony, lust.

七宗罪:傲慢、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暴食、色欲 

绝美封面来自@杞良哥。 老师

到时在长佩文学也会有同名《七宗罪》 连载

第一次正式写原创,有什么建议或者单纯唠嗑可以找QQ☞2633083709

也欢迎来 里唠嗑,七宗罪的cece都在群里


晓露61
一个没什么用的问题。 如果黛安...

一个没什么用的问题。

如果黛安和金是真的

那么为啥多洛录和六雪尼不能在一起?!

卑微求评论

一个没什么用的问题。

如果黛安和金是真的

那么为啥多洛录和六雪尼不能在一起?!

卑微求评论

徐娘(末世悲观主义者,人性本恶)
素材原因,征求大众意见。 嫉妒...

素材原因,征求大众意见。

嫉妒在你的眼中,是什么?

具象化的话,ta像什么动物或者物品?

素材原因,征求大众意见。

嫉妒在你的眼中,是什么?

具象化的话,ta像什么动物或者物品?

莫妮卡

“嫉妒” 现世的碎片事件记录

       Warning:痛苦的具体描写 血腥的描写 诡异的比喻                          古怪的事件 ...


       Warning:痛苦的具体描写 血腥的描写 诡异的比喻                          古怪的事件 

                     以上能接受再确认阅读

                                       ↓








       她发现自己的手好像比先前肿大了几分,并且这样的感觉每个几分钟就越发的明显了起来。她与另一只手对比后发现确实如此。与此同时,她还感到自己全身发冷,如一股水流窜过自己的脊梁又环绕自己的肩膀这样的寒气使她即使在这样炎热的夏季开始发抖,她开始颤抖着呼气了气,却有白色的雾气从嘴中呼出就如冬天一般。令她奇怪的还不止这一点,自己手臂格外的炽热,如同全身的热量拢聚在了手上。

       她想借助这股热量为自己取暖的,但自己的手一碰到粗糙的衣服便会泛起刺痛,即便是自己的皮肤也是如此。她将肿胀发红的手掌靠近眼前观察,自己的双手现在已经肿的如泡萝卜一般。

       “嘭!”她手上的皮肉瞬间炸开,除了血水外,另一种透明的液体贴在了她的脸上。突然她发疯似的尖叫了起来,如同尖锐的东西在刺破她的脸皮。这液体像是被皮肤吸收了一般。渗入进她的眼睛,如同眼球要被掏出来。钻进了她的鼻孔,一种呛鼻的感觉只冲脑门。流入她的耳朵,“嗡嗡”的声音回旋,周围的一切都不再真切如同水底一般模糊。她瞳仁上翻,泪水与鼻涕横流,口水也不自觉的挂着,嘴大张着喊着已经称不上语言的求救。

        这一切的疼痛如水流一般寒冷冰凉最后汇聚到了大脑。眼眶灼热,而眼眶深处的大脑整个都沸腾开了,如有无数细针在刺穿皮下神经这种感觉布满了大脑,时寒时而滚烫,在这样可怕的感官刺激下她痛得要昏迷又被这疼痛唤醒,她感到精力的散失,疲倦感袭来,但疼痛使她无法停下。

       她感觉自己犹如身处荒漠,自己的大脑被赤裸的放在外,炙热如刻入脑组织深处,而吹过的风卷过沙尘深嵌入大脑中。

       这疼痛虽剧烈,但似乎却仍然留有一手,便是不一次性要了她的命。

      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她竟将自己脑袋狠狠的往地上撞,一下,两下。。。。。。她撞的自己头晕目眩,并且在一次次撞击后,如同回响般与脑内的疼痛相互回荡混合。

      目击者在目睹她发疯后的一切报了警,她被判有精神病,关进了精神病院并防止她自残束缚起来了。说词行为都变得模糊残缺诡异的她应该是理所应当的吧。

       但这种疼痛却从未消减,一直持续着。她无法入睡,疲倦在精神上折磨,那种剧痛不断的将她叫醒,那种可怕的感觉持续了五天。。。。。。

        查房的护士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去,躺在竖立的束缚床上。狰狞的脸皮不切合的贴在头上,如曼陀沙般炸开血肉模糊的脸上,布满血丝的眼睛以不可思议的程度外突看着前方,仿佛死前看到了什么。舌头如被吐出一般挂着下巴前,口水正一滴一滴的坠落到地面,整个人如被水底打捞上来的一般,头发也在湿淋淋的滴水,在安静狭小的疯人病房中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尸检报告下来,她死于脱水,并且解剖后发现她的内部组织都有严重的撕裂,而且是从内向外的撕裂,如同被水撑开了一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