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七秀

12.3万浏览    6770参与
阿部多瑞

P1~P3是正常版的,P4、P5是妖化版的,临近新年背景就用了红色(>ω・* )ノ

P1~P3是正常版的,P4、P5是妖化版的,临近新年背景就用了红色(>ω・* )ノ

Jumin
秀萝卜的新春头像也画完啦 元旦...

秀萝卜的新春头像也画完啦

元旦之前应该能画完奶妈组了!

可随意做头像,无授权请勿转载修改。

秀萝卜的新春头像也画完啦

元旦之前应该能画完奶妈组了!

可随意做头像,无授权请勿转载修改。

一个小号omg

「212/237」

新年第一日去参拜的佛秀。

年前最后一单,现在我要正式进入废人一般的放假时光了。

大家新年快乐。

「212/237」

新年第一日去参拜的佛秀。

年前最后一单,现在我要正式进入废人一般的放假时光了。

大家新年快乐。

白水
涂了个秦风秀姐 头像自拟 可抱...

涂了个秦风秀姐 头像自拟 可抱走 标明作者即可

涂了个秦风秀姐 头像自拟 可抱走 标明作者即可

顾琅今天搞珍了吗
收到了摄影大佬的返图,拿来做个...

收到了摄影大佬的返图,拿来做个合成练习。

出秀秀太快乐惹

收到了摄影大佬的返图,拿来做个合成练习。

出秀秀太快乐惹

顾岚.

今天给亲友的摸鱼!!

这么可爱的小姐姐一定是我的!(超大声

今天给亲友的摸鱼!!

这么可爱的小姐姐一定是我的!(超大声

阿部多瑞

P1正常版本,P2妖化版本,【扶额】我真的不会画猫,画得好丑,以后有机会练练,连猫都画不好对不起我们大喵教

P1正常版本,P2妖化版本,【扶额】我真的不会画猫,画得好丑,以后有机会练练,连猫都画不好对不起我们大喵教

亮亮的灯泡

燕十三BG

燕十三的第十四剑宛如一条毒蛇,已经被谢晓峰定住了七寸,但他的第十五剑却是一条毒龙,一条无法控制的毒龙。

无人注意到燕十三眼中的惊悚。

谢晓峰避无可避,呼吸几乎停滞,迎接着死亡的剑光。

这一剑是死亡的一剑,燕十三浑身肌肉和内力在这一剑中爆发到了巅峰,也达到了无法逆转的地步。若是强行收回这一剑,只会令他肌腱崩裂、内力反噬,这造成的破绽在任何一场决斗中都足以丧命。

这一剑陡然转向燕十三自己的咽喉!

铿锵一声!一柄浅金色细剑如一线流光破空而来,携着灼灼如日光的充盈剑气,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与那势不可挡的毒龙相撞!内劲如水面涟漪般震荡开来,拂起地面一圈圈枫叶。

燕十三的剑锋偏离了一寸...



燕十三的第十四剑宛如一条毒蛇,已经被谢晓峰定住了七寸,但他的第十五剑却是一条毒龙,一条无法控制的毒龙。

无人注意到燕十三眼中的惊悚。

谢晓峰避无可避,呼吸几乎停滞,迎接着死亡的剑光。

这一剑是死亡的一剑,燕十三浑身肌肉和内力在这一剑中爆发到了巅峰,也达到了无法逆转的地步。若是强行收回这一剑,只会令他肌腱崩裂、内力反噬,这造成的破绽在任何一场决斗中都足以丧命。

这一剑陡然转向燕十三自己的咽喉!

铿锵一声!一柄浅金色细剑如一线流光破空而来,携着灼灼如日光的充盈剑气,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与那势不可挡的毒龙相撞!内劲如水面涟漪般震荡开来,拂起地面一圈圈枫叶。

燕十三的剑锋偏离了一寸,砍在了自己肩头。

谢晓峰瞳孔紧缩,他的剑活了过来,本能地刺向第三个人,却被又一柄浅金细剑格开了。这一次细剑气势明显弱了许多,但好在谢晓峰有意收手,立刻便顺着力道垂下了神剑。


残阳如血,红叶如火,枫林里一片寂静。

燕十三的肩膀迅速染成暗红色,他似没有知觉,只低垂着头,怔怔看着自己的长剑。

谢晓峰看向那胆敢插手剑客决斗的人,不禁又是惊骇又是恍然。

竟然是舟轻!不知何时一身水红色裙衫的女孩就像枫林中的一片树叶般飘了过来,没有人会在决斗中注意到一片树叶。

原来是舟轻!也只有一个十岁孩子击出的剑才能是与成年人相比低得多的水平线,从毫无破绽的第十五剑中找出破绽。

或者说,谢晓峰不觉得那是破绽,因为他作为一个身高与燕十三相当的成年男人,无法从那个角度击出全力一击,除非他把自己的腿都给砍了。

且不说那一剑的时机和角度需要怎样的眼力和悟性,只说一个十岁的女孩怎能爆发出那样的速度、那样的力道?

偏离的一寸,绝不是燕十三的软弱或力竭。

谢晓峰平复着涌动的内息和心情,忍不住观察着面前的女孩。

女孩脸颊的婴儿肥还未完全褪去,清澈明亮的眸子如一泓秋水,五官清丽秀雅,一眼便能看出是江南水乡孕育出来的女子,已然能窥见长大后的卓然风姿。

她双手分别握着一柄浅金色细剑,剑体晶莹剔透,纹路似翻飞白羽,华美如旸谷凰鸟,鎏金纹剑柄一端系着流苏剑穗,剑穗缀着精巧的珍珠和玉石。

在家中藏剑千百的谢晓峰看来,这的确是一对好剑,材质极为罕见,形制狭长流畅,适合走轻灵路线的女子使用,有点像峨眉派的风格,但却过于华丽耀眼,更像是哪家千金小姐腰间的工艺品,装饰多过实用,没有一丝一毫杀气。

这世界上也只有毫无杀气的剑才能靠近决斗中的燕十三和谢晓峰。

这对剑的主人也很像个从小娇养着的闺秀,此刻她面色苍白,单薄的身躯似岸上垂柳般摇摇欲坠,明显已经耗尽了气力,只是倔强地强撑着没有倒下。

但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不顾自身安危,刺出了她工艺品般的剑,救了燕十三的命,只从这一点来说,这看似华而不实的剑简直惊艳万分。

谢晓峰心中思绪纷飞,实在想不到这样的女孩子是哪里冒出来的,她年纪太小,不可能是因为情爱,那就是因为······


“……插手决斗,为人不齿,我便是杀了你,江湖人也只会说你不懂规矩。”燕十三终于开口打破了寂静,嗓音像是压着巨石,带着说不出的沉重。

他从她那里换来药救了中毒的谢晓峰,只为今日这场决斗,在此之前没有人想得到他竟然宁愿自刎也不愿杀死谢晓峰。

但现在燕十三又无视了谢晓峰,他抬起头,凝视着年幼的女孩。

舟轻不闪不避,“你要杀了我吗?”

燕十三本就阴郁的脸庞变得更加沉重,如同暴风雨前黑压压的铅云,他沉默地握紧了手中剑,难免又想到几个月前他因为见到了谢晓峰的棺椁而将这柄剑扔在了翠云峰下的绿水湖里,最后在他重拾约定时仍然是舟轻将此剑送回。

燕十三沉默。

舟轻平复下紊乱的内息,她的确透支了自己的体能,但也不后悔今天的一时冲动。

她转头看谢晓峰,“那你要杀了我吗?”

谢晓峰缓缓道:“当然不会。”

这是舟轻第三次见到谢晓峰,却是她第一次与他交谈,她微仰着头,“你的胜局被我毁了,不生气吗?”

谢晓峰难得露出了笑容,“今日一战乃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不枉此生,有何可气?”

舟轻这才觉得谢晓峰不枉“神剑”之名。


燕十三突然又开口,“为什么?”

舟轻:“丐帮降龙十八掌有一招亢龙有悔是想悔便悔,你的第十五剑却已经脱离了你的掌控,你若追求剑道,这说明你仍处于受制于剑的境界,离你的目标还远得很。你若追求世俗名利,那你应该知道,只有活着的天下第一才是天下第一,死去的胜者,依靠败者的宣扬才能扬名,不过是个输家罢了。”

燕十三凝视着她,“我是说,你为什么对我如此?今日你这一剑出,我已确认你的师门必定惊才绝艳,江湖上这样的门派不多。你我萍水相逢,相识不过数月……为什么?”

舟轻故作严肃,“我在你身上花的钱还没回本,当然不能让你死啦。”

燕十三:……

舟轻:“今天这第十五剑所带来的是毁灭和死亡,你不想让这样的剑法留传世上,可你又不愿在杀死谢晓峰后自杀,所以宁愿自己死在决斗里也不愿做武学的罪人,对不对?”

燕十三扭头,仿佛在看着夕阳,“不,我是想用自己的命成就这一剑,你阻止了第十五剑的光辉,但你也救了我的命,所以我不杀你,你走吧。”

舟轻笑了,清灵悦耳的笑声却没有多少笑意,“燕十三,你竟然也喜欢装模作样。你从不让人亲近你,生怕与人产生感情,生怕这样的感情让你的剑变弱,说到底不是真正的强者,枉费我的期待了。我走啦,你好自为之。”

女孩便说便走,似乎对黑衣男人失去了兴趣。

 

谢晓峰和燕十三静默无言片刻后。

谢晓峰:“她的内伤不轻,方才为了救你,恐怕突破了极限,若是不好好调养,对以后习武影响很大。”

燕十三:“她可以回家让家中长辈调养。”

谢晓峰想到自家儿子谢小荻,叹了口气,“她既然一个人出来找你,定是在家中受了委屈,女孩子最好娇养着长大,以后才不容易给男人骗了。”

燕十三一愣,“你以为她是我女儿?”

谢晓峰错愕,“难道不是?”

燕十三冷漠道:“不是。”

谢晓峰:……





女主是一枚秀秀

顾岚.

摸鱼。

《西湖二人转:二少和他的童养媳》

_(:зゝ∠)_

摸鱼。

《西湖二人转:二少和他的童养媳》

_(:зゝ∠)_

至夏

从8.8画的线稿磨蹭到现在终于把背景画完了……

从8.8画的线稿磨蹭到现在终于把背景画完了……

顾岚.

摸鱼。

西湖二人转。

摸鱼。

西湖二人转。

傲娇的螺丝猫

剑网三动画编辑器好好玩

秀萝我爱了

剑网三动画编辑器好好玩

秀萝我爱了

Mojie(绝不立flag的二白)
剑三,亲友的秀萝~ 测试笔刷,...

剑三,亲友的秀萝~

测试笔刷,试着换换画风!!

剑三,亲友的秀萝~

测试笔刷,试着换换画风!!

没气的雪碧
今天的秀萝萝💪 这张颜色很温...

今天的秀萝萝💪

这张颜色很温柔。。。

(商稿勿用)

今天的秀萝萝💪

这张颜色很温柔。。。

(商稿勿用)

顾琅今天搞珍了吗
“与他道别在下个宵禁前”

“与他道别在下个宵禁前”

“与他道别在下个宵禁前”

鹤隐梅山
来着奶秀的挣扎我爱奶秀一辈子!

来着奶秀的挣扎
我爱奶秀一辈子!

来着奶秀的挣扎
我爱奶秀一辈子!

十二夜溟

【任务剧情】七秀坊∶十

      【回坊禀告】

  

  叶芷青:看来李师姐果然是想在碧霞会武上做文章。

  

  我:门主可是清楚了来龙去脉?

  

  叶芷青:我想那一直出现在整件事情中的神秘东瀛势力,或许是废帝李重茂的势力。李重茂两年前便冒险来七秀同李裹儿会面,当时之事我是知晓的,但我碍于身份隐瞒了此事,谁知却被凌雪阁探知。

  

  我:原来……凌雪阁潜藏在七秀,是为了监视李裹儿?

  

  叶芷青:没错,我虽隐瞒了二人会面之事,但凌雪阁与秀坊商议,派小组潜藏在七秀,监视李裹儿的行踪,若有异动,能迅速制止,为了秀坊的安全,我也同...

      【回坊禀告】

  

  叶芷青:看来李师姐果然是想在碧霞会武上做文章。

  

  我:门主可是清楚了来龙去脉?

  

  叶芷青:我想那一直出现在整件事情中的神秘东瀛势力,或许是废帝李重茂的势力。李重茂两年前便冒险来七秀同李裹儿会面,当时之事我是知晓的,但我碍于身份隐瞒了此事,谁知却被凌雪阁探知。

  

  我:原来……凌雪阁潜藏在七秀,是为了监视李裹儿?

  

  叶芷青:没错,我虽隐瞒了二人会面之事,但凌雪阁与秀坊商议,派小组潜藏在七秀,监视李裹儿的行踪,若有异动,能迅速制止,为了秀坊的安全,我也同意了此事。

  

  我:所以,李裹儿此番,欲和废帝李重茂借碧霞会武生事?

  

  叶芷青:没错,据我推测,李裹儿借无盐寨和李重茂的势力控制住各门派弟子,毒杀他们或是软禁,再嫁祸给外坊,若计谋成功,各门派必会对七秀群起而攻之,那时她便渔翁得利,控制整个七秀坊。

  

  我:竟是如此!那方才门主为何不同李裹儿对质!

  

  叶芷青:唉……李裹儿身份特殊,一旦暴露李裹儿,对七秀坊并不利。如今诸派重要弟子性命无恙,二人的计谋已被粉碎,眼下顺利的召开碧霞会武和孙婆婆的寿宴才是紧要之事。李裹儿之事,容后再议吧,如今便暂且当做是杜姬欣带领下的无盐寨狼子野心,欲借碧霞会武对七秀不利吧。

  

  我:弟子明白了。

  

  叶芷青:罢了,此事容后再议,若有人问起你,莫要提内坊之事,只说是杜姬欣欲借碧霞会武的机会,对七秀坊不利便是。

  

  叶芷青:如今你在秀坊修炼已有段时日,坊中的姐妹们对你评价亦甚高,有勇有谋,已是坊中少有的被授予“妙舞琼兰”称号的弟子。坊中弟子需诗书琴曲,样样精通,你于武学和音律之上确有天赋,但诗书一道,是要勤学苦练,日夜积累才能有所成就的。这里有一本《七秀剑舞诀第五章》,你阅读一番,看看可能从中体悟到七秀剑舞之精妙。

  

  【七秀剑诀】

  

  叶芷青:如何,可有自己的感悟?学问不只是师父的传授,更多需要的领悟。

  

  叶芷青:如今你武艺已有大成,不过还有一事,你须谨记,若能习练上等的秘籍,剑法还能更进一步!我先授你《西河剑器·江海凝光》真传残页。要记得多多诵读,牢记于心,才能在之后的习练中融汇贯通。

  

  【江海凝光】

  

  (学会秘籍)

  

  叶芷青:记住了吗?日后亦要多多学习秘籍才是!

  

  叶芷青:坊中每有大宴,一直都是雪凝掌勺的,别看雪凝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拿起锅勺来一点儿也不含糊,上次她做的琉璃酥,坊中众人都赞不绝口!此番碧霞会武和孙婆婆寿宴一道举办,雪凝定要拿出十二分的细致做菜肴了。这会儿她应该在听香坊里研究菜式,你去找她看看能否帮上忙,若是勤快一点儿,你还能尝到雪凝的手艺呢!

  

  【大宴在即】

  

  雪凝:此次大宴的菜式,可得好好想想……唉,我都快忙得晕头转向了……

  

  我:有何我能帮忙的吗?

  

  雪凝:你知道欧阳云书吗?

  

  我:不知。

  

  雪凝:欧阳云书也算是一介风流才子,诗画双绝,年纪轻轻就名声大振。与我同住的师妹碧儿对他倾慕已久,却一直不敢表露自己的心意。不过欧阳公子倒是日日来寻珠儿碧儿姐妹二人。珠儿性子孤傲,一向不喜和男子来往,所以只是碧儿和欧阳公子每日一起吟诗抚琴,二人看起来般配的很!

  

  我:听起来正是郎情妾意呀!

  

  雪凝:这几日欧阳公子鲜少来秀坊,碧儿茶饭不思,眼见着清瘦了不少。昨日她鼓起勇气,托我将她贴身的双凤佩送给欧阳公子,以表心意。

  

  我:若是欧阳公子也属意碧儿姐姐,那真是喜事一桩。

  

  雪凝:唉,大宴的菜式忙得我晕头转向,屋里屋外的都忙了一早上,实在是没功夫去寻欧阳公子,可否劳烦你帮我去转交双凤佩,你只需说是碧儿所送即可。欧阳云书整日来寻碧儿,他的心意姐妹们都看在眼里,此番若是成了,定是喜事一桩!

  

  我:在哪里可寻到欧阳公子?

  

  雪凝:他常在听香坊外的桥边欣赏风景,你可去那儿瞧瞧,沿着听香坊门前的路往绿杨湾走,就能看到欧阳公子了。

  

  (注意这里的珠儿碧儿就是我们刚入七秀坊遇到的那两个npc)

  

  【传情达意】

  

  (找到欧阳云书,将碧儿双凤佩送给他)

  

  欧阳云书:有劳侠女代我多谢碧儿小姐,很高兴她喜欢我的诗作。不过此等物件实乃女孩子家的饰品,我留着无用,何不送给可用之人呢?上次七秀宴会,我有幸目睹珠儿小姐的剑舞表演,惊为天人,至今难以忘怀,愿能与珠儿小姐交个朋友。有劳姑娘代我将此双凤佩带回七秀外坊,转送给珠儿小姐。听说珠儿小姐经常在水云坊习练剑舞,我刚才在靠近听香坊西南面的那座木廊桥上好像看见过她的身影。

  

  【借花献佛】

  

  (找到珠儿)

  

  珠儿:这玉佩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啊,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我想起来了,这可是我家的家传玉佩,但这半块并非我所有,这么说来是我妹妹碧儿的了,怎会在欧阳云书手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我:这,这半块玉佩,确实是碧儿姐姐的,是雪凝姐姐交给我,让我带给欧阳公子……

  

  珠儿:雪凝?这是雪凝的意思?

  

  我:并非如此,是碧儿姐姐钟情于欧阳公子,托雪凝姐姐将双凤佩作为信物赠予欧阳公子,但雪凝姐姐忙于孙婆婆的七十大寿,便让我代劳了……

  

  珠儿:既然如此,那为何欧阳云书会让你带给我?

  

  我:欧阳公子说此物是女儿家的玩意儿,还是女儿家用着好。上次七秀宴会,他有幸一睹珠儿姐姐的风姿,惊为天人,希望可以和姐姐交个朋友,特以此物作为见面礼。

  

  珠儿:我明白了…碧儿竟轻易将家传的信物送给别人,实在不该。更可恨的是欧阳云书外表斯文,没想到不仅内里是个登徒浪子,竟还拿别人的信物献殷勤,枉我之前还当他是个君子!

  

  【细说前因】

  

  珠儿:谢谢你告诉我真相,不然我还真当欧阳云书是个君子呢。有劳你代我转告珠儿,今天她不许外出,留在听香坊内等我,她等我处理完一些要事自会去找她。她经常去此处东北面的听香坊排练歌舞,你去那里自然会找到她。我还有要事需要去处理一下,请你代劳了。

  

  【双凤分飞】

十二夜溟

【任务剧情】七秀坊∶九

        【狼狈为奸】

  

  (放置杜鹃花,找到接应人,接应人告知如果杜姬欣的人来内坊,就让她把假山下的包裹带回去,包裹里有封密信)

  

  (手贱打开了,密信写的是∶叫你不要打开,你还要打开,这可不能怪我了。假扮姬欣的信使这招确实不错,但只可惜我早已得知姬欣已被杀害。想找我的把柄?到地府去找吧!哈哈哈!)

  

  (回复凤仪)

  

  凤仪:此信物足可,不过能否证明二人有所勾结还要请师父定夺,但如今看来所谓的叛出师门,不过是一场戏罢了!师妹机智勇敢,武艺双绝,怪不得师父派你来助我。...

        【狼狈为奸】

  

  (放置杜鹃花,找到接应人,接应人告知如果杜姬欣的人来内坊,就让她把假山下的包裹带回去,包裹里有封密信)

  

  (手贱打开了,密信写的是∶叫你不要打开,你还要打开,这可不能怪我了。假扮姬欣的信使这招确实不错,但只可惜我早已得知姬欣已被杀害。想找我的把柄?到地府去找吧!哈哈哈!)

  

  (回复凤仪)

  

  凤仪:此信物足可,不过能否证明二人有所勾结还要请师父定夺,但如今看来所谓的叛出师门,不过是一场戏罢了!师妹机智勇敢,武艺双绝,怪不得师父派你来助我。

  

  凤仪:如今只知道李裹儿和无盐岛有所勾结,但她到底想做什么还不清楚。这样,内坊中还有一位姐妹,比我更早进入内坊,如今已经是李裹儿的亲信弟子了,叫做雀儿。她一直在内坊和我接应,负责更深入地查探李裹儿的行动。这样,你带着我的碧玉发簪前往思君坊与幽月阁回廊处找她,她见到发钗,自然会信任你。

  

  【深入调查】

  

  (找到雀儿)

  

  雀儿:这是凤仪贴身的碧玉发簪,凤仪能给你发簪并派你来,你定然非平庸之辈。关于李裹儿的身世,同内外坊的恩怨不无关系,涉及到不少七秀的往事,说到底还是被一个“情”字所累啊!说来话长,且听我为你一一道来。

  

  雀儿:你可知李裹儿同师祖姐妹之间的关系?

  

  我:听坊主说过一些,但并不详尽。

  

  雀儿:唉,内外坊之间的恩怨龃龉,全是因此而起啊……师祖公孙大娘,其实并非一人,公孙幽和公孙盈乃是双胞姐妹,但性格却迥异。公孙幽温柔婉约,公孙盈跳脱喜动。若不是后来……二人本都该是名满天下的侠女……

  

  我:后来?后来发生了何事?

  

  雀儿:公孙盈武功大成之后桀骜自高,当时霸刀山庄少庄主柳风骨少年意气,三人渐以兄妹相称。公孙盈对这个性情与自己一般无二的男子早已暗暗属意,不料柳风骨反是对公孙幽柔婉之态深得其心。

  

  雀儿:柳风骨携厚礼遣人登门向公孙幽求亲。心中良人喜爱之人却是自己胞姐,公孙盈忽然之间遭此打击,痛斥一番后愤然离家,怒闯霸刀山庄,从此不回家中。

  

  雀儿:大娘爱护妹妹,婉拒了柳风骨之意,出门寻找二娘。大娘一边寻找妹妹,一边救济孤女,久而久之,公孙氏剑舞的名声愈发响亮,起初二娘在江湖上闯下的名头,如今也尽归公孙大娘这个名号。后来,公孙幽寻得公孙盈,姐妹相见,不胜唏嘘,二娘终是随大娘返家,但公孙盈之名早已无人知晓,世人只知公孙幽便是公孙大娘。

  

  雀儿:神农元年,中宗召公孙氏入宫献舞,二娘自请入宫,在宫中住了好些日子,对安乐公主李裹儿甚是喜欢,收为弟子并传其剑舞之术而。李裳秋则是多年前因宫闱之事流落江湖,被大娘所救,并传授武艺。

  

  我:原来内坊的李裹儿……竟是?!

  

  雀儿:没错,景龙四年,韦后祸乱朝纲,当今圣上起兵平定乱贼。李裹儿本想以武艺助母亲一臂之力,但当时李裳秋也在宫中,李裹儿造诣不如自幼在七秀坊长大的李裳秋,被打伤后,便逃来秀坊寻二娘,此后便一直居住在内坊,潜心习武。谁曾想到,她私底下竟然还在酝酿着阴谋,试图控制七秀坊,作为她复仇之地。

  

  我:如此看来,内坊和外坊的恩怨非一日之寒啊,只是李裹儿深居七秀坊,如何能有复仇的机会?

  

  雀儿:碧霞会武就是她复仇的机会!前夜晚上,我跟踪李裹儿,发现她同一名蒙着面的男子在幽月阁外交谈,二人分开后,我跟了那名男子一段,他的轻功非常诡异,我从未见过。我一直跟他到湖盐寨,他用一种很奇怪的口音和别人说话。

  

  我:可是东瀛口音?

  

  雀儿:你这样一说,我倒真觉得有点像。

  

  我:之前在湖盐寨和遇难弟子身上,也发现了同东瀛有关的线索,李裹儿和东瀛,到底有什么联系呢……

  

  雀儿:难道是……废帝李重茂!

  

  我:是那位,跟着纯阳宫的弟子谢云流一起远渡东瀛的废帝?!

  

  雀儿:若真是这样,那这可是盘巨大的棋,他们二人联手……大事不妙!必须尽快通知叶门主!但李裹儿神龙见首不见尾,亦需让李裹儿现身,同她对质一番才可,李裹儿身份特殊,又是二娘的徒弟,轻易定罪,只怕会适得其反。

  

  我:如何才能引李裹儿现身呢?

  

  雀儿:我曾听祖师婆婆说,当年李裹儿和李裳秋合创过一首曲子,名为《玉殿清梧》。我曾听祖师婆婆吹奏过一次,后来二人反目,李裹儿一怒之下,将曲谱撕成两半。李裳秋的一半被丢进内坊的水池里,你且去水池里找找,这琴谱是用独特的材料制成,想来应该不会太过损坏!

  

  【告知秘密】

  

  雀儿:甚好!除了有些发黄,其他倒是没什么损坏的痕迹!现在我们只差李裹儿那一半琴谱,就能合成一份完整的琴谱了!据说李裹儿的一半,被她收藏在内坊幽月阁后一个隐秘的山洞中,由李裹儿四个近身侍卫梅儿、兰儿、竹儿、菊儿看守。四人武艺不低,你前去取琴谱,可千万要小心。

  

  【获取曲谱】

  

  雀儿:成了!有了这琴谱,接下来应该能引出李裹儿了!只要在幽月阁附近吹奏《玉殿清梧》,此曲一起,无论是思念旧情,或是疑惑厌烦,都能逼她现身。我快马回去禀报叶门主,若是李裹儿现身,你不要害怕,只需与她周旋,等我和叶门主赶来和她对质便是!

  

  【决定一试】

  

  (引出李裹儿,叶芷青出面对质,以下是二人对质内容)

  

  李裹儿:哪个无知小辈不知天高地厚,在此喧哗!

  

  叶芷青:且慢!李师姐!

  

  李裹儿:内坊和外坊井水不犯河水,你有何事找我?又如何管的着我?

  

  叶芷青:我乃七秀坊门主,但凡是损害七秀名誉之事,便不容姑息。今日来,是想问问李师姐同无盐寨的关系。

  

  李裹儿:无盐寨?我怎会和那种龌龊腌臜的地方有关,不过是有个不听话的徒儿,背叛师门,与贼为伍罢了。

  

  叶芷青:据我探查,如今无盐寨和东瀛人勾结,将前来参加碧霞会武的诸派弟子劫持并软禁,更是劫了维林妹妹的船。这些贼匪怎会知我七秀坊何时碧霞会武,维林妹妹又何时回坊呢?李师姐可否帮我分析分析?

  

  李裹儿:我整日深居内坊,怎会知道,湖盐寨劫人你便去湖盐寨找吧,何况那些弟子不是早就跑了吗?

  

  叶芷青:李师姐,你怎知是湖盐寨劫的人?

  

  李裹儿:呵……湖盐寨和无盐寨勾结已久,此事不难猜想吧?

  

  叶芷青:可是……那些弟子已经逃走一事,单凭猜很难知道吧?

  

  李裹儿:叶芷青,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可是二娘的大弟子,主掌内坊事务,你没有证据,怎可血口喷人?杜姬欣同无盐寨的阴谋,和我无关,我早已同她断绝师徒关系,若是无事,以后莫要到内坊来烦我!

  

  叶芷青:罢了,此事复杂,容后再议吧……

  

  (之后回复雀儿)

  

  雀儿:唉……此事牵扯众多,也只能等叶门主决策了……此事错综复杂,又牵扯到辈分极高的李裹儿,暂且只能如此了。你先赶回忆盈楼禀告门主叶芷青,我将你送回忆盈楼,记得向门主详细诉说在内坊的经过,门主自会分析其中利弊,做出定夺。

  

  【回坊禀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