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七种茨

130万浏览    9979参与
单极子

ooc自洽!()

会像是出现在if线里的设定。

ooc自洽!()

会像是出现在if线里的设定。

醒木半春

弓茨 / 无题

七种茨的道德感在军事设施期间是最低的。

他曾和某个新兵蛋子为了一块压缩饼干的归属权大打出手,也有过为了躲避上前线故意从二楼跳下来摔断自己腿的经历。从小周身便充斥着尔虞我诈的环境,扭曲的价值观纠缠扎根在七种茨的心脏底部,或许能说是迫不得已,但他似乎也乐在其中。

在七种茨被作为教父的继承人找到,顺利离开设施后这种狩猎感便收敛了很多——直到七种茨再一次见到伏见弓弦。

那个扎着小辫子给偷懒的七种茨下达惩罚指令的教官,好像被眼前跟在姬宫家少爷身后陌生而熟悉的执事抹杀了。可即便他身上的执事服被洗过多少次,七种茨还是嗅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夹杂着野草被子弹穿过而烧焦的血腥气味。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从满是尸体......

七种茨的道德感在军事设施期间是最低的。

他曾和某个新兵蛋子为了一块压缩饼干的归属权大打出手,也有过为了躲避上前线故意从二楼跳下来摔断自己腿的经历。从小周身便充斥着尔虞我诈的环境,扭曲的价值观纠缠扎根在七种茨的心脏底部,或许能说是迫不得已,但他似乎也乐在其中。

在七种茨被作为教父的继承人找到,顺利离开设施后这种狩猎感便收敛了很多——直到七种茨再一次见到伏见弓弦。

那个扎着小辫子给偷懒的七种茨下达惩罚指令的教官,好像被眼前跟在姬宫家少爷身后陌生而熟悉的执事抹杀了。可即便他身上的执事服被洗过多少次,七种茨还是嗅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夹杂着野草被子弹穿过而烧焦的血腥气味。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从满是尸体的战壕中爬出来,和同样狼狈却活下来的伏见弓弦对视的瞬间。

“…那就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了,教官大人。”

七种茨知道伏见弓弦没有忘,也不会忘。




—·Free Talk·—

或许可以命名为: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系列短文

三潮二九

一些年龄操作。

——————————————

p1女仆茨偷小孩

p2狂草摸鱼页

p3是这个脑洞的大致剧情


因为还有文没写完所以只好摸鱼把脑洞具象化了。


一些年龄操作。

——————————————

p1女仆茨偷小孩

p2狂草摸鱼页

p3是这个脑洞的大致剧情


因为还有文没写完所以只好摸鱼把脑洞具象化了。


Gokudera Hayato

太喜欢涟纯和七种茨了😭😭真的绝配

太喜欢涟纯和七种茨了😭😭真的绝配

樂園幽靈
倒过来再发一遍,要是再没了就没...

倒过来再发一遍,要是再没了就没辙了

倒过来再发一遍,要是再没了就没辙了

樂園幽靈

攻性转注意

赛马娘paro凪茨gb设定,因为实在馋这个设定就开始画了,后面可能会把eve二人的立绘画一下。

人设剧情是瞎写的,请不要当真。有融合了无声铃鹿和元菲的剧情。

攻性转注意

赛马娘paro凪茨gb设定,因为实在馋这个设定就开始画了,后面可能会把eve二人的立绘画一下。

人设剧情是瞎写的,请不要当真。有融合了无声铃鹿和元菲的剧情。

总之就是漫画精

尝试一下新画风

不打线稿马克笔直接怼脸

救命难死我

五张大白纸才成功了俩,救救

尝试一下新画风

不打线稿马克笔直接怼脸

救命难死我

五张大白纸才成功了俩,救救

郊游.

刚整的破手书的几个破分镜

手书在→BV1554y1o7mh

刚整的破手书的几个破分镜

手书在→BV1554y1o7mh

唐南
搞点激推,感觉茨很适合加班过劳...

搞点激推,感觉茨很适合加班过劳而导致的黑眼圈,就比如晚上通宵公关,清晨才补觉3个小时不到又被叫起来开晨会,黑咖啡就没停过,胃口也差,靠营养补充剂吊着那种


以下是一些个人念叨,看与不看都行

附带了点私心,毕竟我是那种很睡不好还死命熬的类型,虽然不一定是很忙的原因,但一定是睡不着的锅(安眠药都救不了的那种,照样只能睡3个小时不到)

黑咖啡向来不停,炫咖啡甚至炫到亲友把咖啡称为唐南诱捕器,也吃不下东西,总泡蛋白粉()


总之算是相性毕竟高,吧,就画了


搞点激推,感觉茨很适合加班过劳而导致的黑眼圈,就比如晚上通宵公关,清晨才补觉3个小时不到又被叫起来开晨会,黑咖啡就没停过,胃口也差,靠营养补充剂吊着那种


以下是一些个人念叨,看与不看都行

附带了点私心,毕竟我是那种很睡不好还死命熬的类型,虽然不一定是很忙的原因,但一定是睡不着的锅(安眠药都救不了的那种,照样只能睡3个小时不到)

黑咖啡向来不停,炫咖啡甚至炫到亲友把咖啡称为唐南诱捕器,也吃不下东西,总泡蛋白粉()


总之算是相性毕竟高,吧,就画了




又食木

青海鳍与七种茨-1

写在前面:

1 本人因能力不足未能对偶像梦幻祭文案进行背诵或者及时查找原文;

2 由于本人是有思考能力的完全人类,主观能动性导致本文中的角色形象可能在某方面与原作中形象有些微不同;

3 本人是对恋爱元素无感的守序杂食动物,因此本文不对任何CP表态,只描述原作中的人物关系;

4 本文的作者只有一个,对原作剧情的解读为本人的个人想法,对原作人物的刻画也是本人的个人思考的结果;

5 本文是以原创角色为线索性人物的同人文,重在描写原创角色与所有原作角色的交集;

6 出于个人兴趣脑补,含有少量的、浅显的、片面的克苏鲁元素;

7 ...

写在前面:

1 本人因能力不足未能对偶像梦幻祭文案进行背诵或者及时查找原文;

2 由于本人是有思考能力的完全人类,主观能动性导致本文中的角色形象可能在某方面与原作中形象有些微不同;

3 本人是对恋爱元素无感的守序杂食动物,因此本文不对任何CP表态,只描述原作中的人物关系;

4 本文的作者只有一个,对原作剧情的解读为本人的个人想法,对原作人物的刻画也是本人的个人思考的结果;

5 本文是以原创角色为线索性人物的同人文,重在描写原创角色与所有原作角色的交集;

6 出于个人兴趣脑补,含有少量的、浅显的、片面的克苏鲁元素;

7 本人是全新菜狗,不了解目前创作环境和受众也不想了解,写作是完全业余的自嗨行为,如果产生了不良影响概不负责;

8 本人不会日语,对原作中的文化及语言的了解只来自原作及部分其他ACG作品,所以本文中的日文名字都是走个形式,且尽量不涉及文化话题。

如果您能接受并继续阅读下去,感谢您的支持与理解。


——————————————————————


季节:春

今天是七种茨正式认识盐山碧的第一天,却是七种茨与盐山碧的第二次见面。

太突然了。对于从不打无准备之仗的茨来说,这个人和这件事都太突然了。这个人,指盐山碧;这件事,则指盐山碧借COSMIC高层之手,空降到P机关的事。ES的董事会到底为什么能接受一个COSMIC的人进入中立的P机关?那自己之前努力过的那些谈判和试探岂不是全都被蔑视了!还有COSMIC那些该死的糟老头子,他们是都瞎了、连COS PRO在ES的立场都看不见了吗,在SS结束没多久的现在竟然还有胆子明目张胆地往ES中枢机构里塞人!

在一瞬间的不甘和恼怒之后,七种茨升起了浓浓的疑惑。冷静,冷静思考一下,七种茨。他对自己说。

揉了揉被眼镜压得有些酸痛的鼻梁,茨回忆起第一次见到盐山碧的时候……


那时「神明」刚离开人世,他作为继承人之一被「使徒」等人找到。那些人突兀地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将他扔给COSMIC的高层后又突兀地消失,仿佛幽灵一般无迹可寻,却又扭转了他的命运。那是苦头吃得最多的一段时期,他甚至觉得以前在军事基地的死亡训练与残酷考验都没什么了。说起来他也算是「神明」的继承人,但没有人看得起他——不,应该说就没有人看他。也许遗产会有他一份,可是没有人觉得他能真的拿到手。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第一次来到了COSMIC例行董事会会议现场。

茨的座位是门边的旁听席。

当然,他也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COSMIC高层连表面工夫都懒得做,仿佛那个所有人都跪伏在「神明」脚边的时代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

无所谓,对于一无所有的茨来说,这些糟老头子怎么样看他都无所谓。从命运被扭转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大赢特赢了。他下定决心要笑到最后,赢到底。

茨是第一个来到会议室的,为了与所有人打好关系。他带上眼镜,挂起笑容,和以往一样将神色掩于文明社会的面具之后。帮忙分发会议材料,站在门口打招呼,热情地奉承每一个落座的人。这些日子,茨已经熟练了这种打杂的工作,并且借此迅速地融入了董事们的交际圈。虽然现在只有残羹剩饭,但他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终有一天能够跳上他们的餐桌大闹一场。

盐山碧就是在这个时刻进来的。他跟在一群同来的人之后,其中一人时常会回过头来与他耳语两句,看起来像是在向他介绍其他人的身份与立场。

茨是第一次见到盐山碧,心中警铃大作。茨早已熟悉所有COSMIC的高层甚至中层,这个生面孔显然应该是新来的。新来的,却与一群与会董事混在一起。这不正常。

茨认出那个不时和生面孔说悄悄话的是一个叫做水无遥的中立派董事,手中有实权却喜欢和稀泥,来自古老而无趣的水无家族,这个从商的家族历来用钱就能拉拢。这个生面孔似乎就是水无带来的。看得出来其他董事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生面孔,不过水无应该提前打过招呼,没有人和茨一样感到惊讶。

那个生面孔很礼貌地微笑,和别人说话用敬语称呼对方,自称奇怪地用着"我",还微微身体前倾,做出一副谦卑的样子;话很少,只有打招呼和回应别人时才会开口,不说话时就静静地微笑。那是茨很熟悉的笑容:和他自己脸上的几乎一样,逢迎中透着虚假。但从水无偶尔无意中的小动作,茨能感觉到这个人恐怕是水无的贵客,但水无在掩饰这一点。茨一时拿不准自己应该是什么态度,就没有上前搭话。

众人入座,会议开始。这个生面孔和茨一样坐在了远离会议桌的角落里,坐下前朝茨伸出了戴着手套的右手:"您好,我是盐山碧,幸会。"

茨没想到这个人会主动和自己打招呼,几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并不在意他没有摘手套,茨和他握了握手:"鄙人七种茨,非常荣幸与您相识。"

盐山碧点了点头,将注意力放回到正在进行开场白的会议主持身上,让想要自然地继续谈话以了解对方的茨有点郁闷。

这次会议的内容不是什么大事,但茨到底是第一次参加董事会,听得十分认真,不时打量会议桌边的各个老头,察言观色,盘算自己的机会。有个陌生人坐在旁边,茨也不忘留一部分注意力在这个盐山碧身上。

清爽的藏青色短发略微盖住额头,玫红色的眼睛专注地看着会议室最前方的大屏幕,盐山碧放松地靠着椅背,双手交握搭在腿上,灰蓝色的西装下隐约可以看见流畅的肌肉线条,一只空瘪的公文包放在脚边。颜值算是普通的耐看,身材不算高大健壮但也并不瘦小,主要是气质和姿态亲切自然。眼神很特殊,偶尔掠过那些坐在桌边的董事们时,仿佛逛动物园的游客看到了大腹便便的雄狮,流露出新奇、喜悦和一丝不过如此的失落。

会议讲完了最后一项,坐在首位的董事长看向水无遥:"今天的会议除此之外呢,水无先生好像有事要讲,请吧。"其他董事露出了然的神色,一些人直接转头朝盐山碧看去。

水无遥接过话筒:"那么我长话短说。今天陪我同来的是水无家的后辈盐山碧,将接替我在市场调研部的顾问职位,以后他就是水无家的代表了,会代替我出席必要的会议和社交场合;当然,预计我还会在这个席位坐几年再走。为了让各位安心,我还要多嘴一句无关的话,盐山碧之前曾与那一位身边的「守门人」合作过,他的能力也是有保证的。好的,我要说的就这两句。"

……


回忆结束,但那时感到的意外一直到现在还能清晰地触摸到。茨完全无法想象出盐山碧与守门人合作的景象——守门人傲慢自负又欺软怕硬,而盐山碧谦和到近乎卑微、却不自觉地藐视一切——茨觉得他们两个绝对能打起来。

不仅如此,茨也想不出水无遥在那时候提这个的理由。「神明」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高层的态度还在摇摆不定,提这件事有可能会给他们分遗产的"入场劵",但对世代经商、累积了庞大财富且在COSMIC的地位稳如老狗的水无家族来说,吃到蛋糕是必然的,多说一句也不会就因此多分到一块。只有一种可能:那件事是盐山碧要求提的,为了能够自己拿到这张"入场券";而水无遥愿意说出来,意味着水无家族支持盐山碧的做法。

这种意图几乎等于明着自立门户,茨用前教官脸上的痣打赌,盐山碧不可能是区区"水无家的后辈"。

深吸一口气,茨决定还是今天见面再试探一次。之所以说"再",当然是因为他已经查了这个人无数次,也一无所获了无数次。经过这几年的成长,茨早已不是那个只能在会议室角落默不作声的小孩,他也发展出了属于自己的人脉。但他还是只能查出盐山碧来自水无家族背后的黑暗之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盐山碧好像脱离了社会,像滑溜溜的鱼一样没有痕迹。茨甚至查不到水无遥所说的盐山碧与守门人的合作。说这里面没有那些「神明」的手下们的插手,茨绝对不信。

茨打开手机,查看来自联系人"COSMIC 盐山碧"的消息。他和盐山碧约了中午十一点半在ES大楼见面,然后一起吃个饭,带他参观已经开始使用的ES大楼。现在十一点一刻了,他正在考虑要不要下楼去接,收到了盐山碧发来的消息。

"中午好!我已经到ES了,期待与您五分钟后在十八楼COS PRO的见面。打扰了。"

茨回复了消息,来到电梯门口等着。他注意到电梯的数字显示从"1"开始增加,在"10"的时候停了一下,然后继续往上。

……电梯里有别的ES人员?不知道是偶遇还是和盐山碧一起来的……需要留意一下,回头有空就去监控室看看是谁吧。

"叮——"电梯到达十八楼,门开了。茨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对接下来的会面势在必得。

这将是时隔数年,七种茨与盐山碧的第二次相见。

饭

抄的模板,第一眼就代入了红心茨终于画了

抄的模板,第一眼就代入了红心茨终于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