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七范

11366浏览    70参与
嘟嘟噜噜度

【all笔】队长的受难日

准备好上车了吗!(X)
全员都有

宜范,荣在,嘉范,七范,斑笔,谦笔
oh yeah,all笔赞(合十)
(想当初是站笔总攻的我一去不回头了(挥手)
(啊其实我站42(赞)大三角也很赞,反正怎样摆都可以)


一开始是打算写甜甜的小肉碎,怎么之后越写越多(?)

要的话私我

也可以去微博搜索 謎瓶 ,帖子写着 哦吼在蹦米

准备好上车了吗!(X)
全员都有

宜范,荣在,嘉范,七范,斑笔,谦笔
oh yeah,all笔赞(合十)
(想当初是站笔总攻的我一去不回头了(挥手)
(啊其实我站42(赞)大三角也很赞,反正怎样摆都可以)


一开始是打算写甜甜的小肉碎,怎么之后越写越多(?)

要的话私我

也可以去微博搜索 謎瓶 ,帖子写着 哦吼在蹦米

贵台小哥

头发颜色闭眼挑的 应该不会挨骂吧()


有点七范  有点荣在

头发颜色闭眼挑的 应该不会挨骂吧()


有点七范  有点荣在

可口可乐xi

[七范] 神渡小猫咪

*演员崔x编剧林

*林第一视角

*有点神经兮兮的  解读在文末


[图片]


*

崔从小的家庭环境有点迷信,所以曾在十字路口尝试那个传说,爆火之后就更相信了。是个小疯子。


遇见林的时候已经过了25岁,按传说讲他不可能是自己的爱人。所以崔不停拒绝他对自己的爱,和自己对他的爱。


总之崔林=爱情傻瓜      结尾是he


end.


*演员崔x编剧林

*林第一视角

*有点神经兮兮的  解读在文末








*

崔从小的家庭环境有点迷信,所以曾在十字路口尝试那个传说,爆火之后就更相信了。是个小疯子。


遇见林的时候已经过了25岁,按传说讲他不可能是自己的爱人。所以崔不停拒绝他对自己的爱,和自己对他的爱。


总之崔林=爱情傻瓜      结尾是he





end.

BOB

来玩游戏

*依旧沙雕文学

*轻微斑嘉轻微水果摊

*金有谦:多…多洗爹


金有谦觉得他从小到大没受过那么大的委屈。


原先王者荣耀开黑只有bambam崔荣宰和他三人忙内line,后来又带上了个和蔼可亲的哥哥王嘉尔四人。自从他五哥有了对象后他们就升级到了五人排位赛,但金有谦渐渐觉得他在这个开黑队伍里的地位逐渐卑微。


俗话说,五黑的队伍里总有那么一个人是孤儿,金有谦万万没有想到平时在队里翻云覆地叱咤风云的on top会沦为这样的角色。

自从队伍里加入林在范以后,似乎就发生了什么实质性的明显变化。


忙内是块砖,哪缺往哪搬。他自认是一个完美的补位人物...

*依旧沙雕文学

*轻微斑嘉轻微水果摊

*金有谦:多…多洗爹





金有谦觉得他从小到大没受过那么大的委屈。




原先王者荣耀开黑只有bambam崔荣宰和他三人忙内line,后来又带上了个和蔼可亲的哥哥王嘉尔四人。自从他五哥有了对象后他们就升级到了五人排位赛,但金有谦渐渐觉得他在这个开黑队伍里的地位逐渐卑微。


俗话说,五黑的队伍里总有那么一个人是孤儿,金有谦万万没有想到平时在队里翻云覆地叱咤风云的on top会沦为这样的角色。

自从队伍里加入林在范以后,似乎就发生了什么实质性的明显变化。




忙内是块砖,哪缺往哪搬。他自认是一个完美的补位人物,因为bambam一般喜欢玩中路团控的法师奶妈等,他杰森哥就偏爱做那种战士坦克一个人单挑上路。五哥路子野,神龙见首不见尾,把峡谷当自己家一样瞎溜达的野王就是他。


金有谦一般作为团队结实的后盾,平时打打辅助射手,每当他们中有一人想要尝试新鲜的时候他就会乖巧的补上空缺的位子。在小车队中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金有谦对自己感到非常骄傲。


但自从加了他二哥凑成五黑后,金有谦每天打王者的时候内心都极为复杂。


林在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游戏黑洞,他不是不怎么玩,就是单纯的鶸。于是崔荣宰让他选个辅助一直跟着他,然后下路射手就自然而然的给了金有谦。


一开始金有谦还是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但这游戏玩着玩着好像就不香了,他看了眼小地图,王嘉尔依然很莽的在对抗路欺负敌方的adc,吓的人家鲁班只能在塔下猥琐。bambam在中路悠哉悠哉的用王昭君和诸葛亮对线发育。他自己一个孤儿射手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被下路两个人追着揍。



当金有谦第19940922次被敌方打野毫不留情的抓死后终于忍不住了,正当他打算向崔荣宰请求支援的时候刚好在耳机里听到他的声音。



“哥快跟紧我我们一起把对面的那只猪偷了。”

“你好像在命令我,我不。”

“好好好哥想打什么打什么。”



?exm你不是野王吗为什么跟着辅助打,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的惩戒吗。



“啊…不小心用错技能了。”

“可爱,没关系哦野王在手天下你有。”



我看你是个海王。



平时他们几个开黑都是会开语音的,也不是什么安静的人,边打游戏边叽叽喳喳的吵,但此时除了林在范和崔荣宰,其他三个人都保持着默契的沉默。


明明是五个人的峡谷,却只有两个人有台词。


于是金有谦默默控制住了他按下请求支援的手。

这时对方打野又突然从草丛跳出来怼脸给他甩了一套技能带走。



金有谦:啊西…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

bambam:金有谦今天怎么这么菜

王嘉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惨啊哈哈哈。

林在范:有谦米也就这样嘛。

崔荣宰:在范哥说的对。



芊芊捂住嘴尽量不让自己哭的太大声。



好在其他几个人技术摆在那,bambam的王昭君一个精准的预判冻住对面三个人,刚解控又被王嘉尔的吕布击飞,崔荣宰就操控着李白见缝插针的输出,对面直接团灭。

金有谦虽然没参与团战但也用他射手那小身板一路抗塔护着小兵赶上来了,把对面水晶一锅端。


金有谦安慰着自己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就这么憋屈的打了几把,林在范逐渐觉得自己膨胀了,换了射手走下路,于是金有谦便高兴的用了他最擅长的辅助位。崔荣宰野王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金有谦本以为这局终于让他回到当初那牛逼气人的时代。


结果还是他太年轻,一开局金有谦下意识的跟了打野,结果崔荣宰打了个红爸爸和小鸟就跑去下路跟着林在范了,两人跟涂了502一样难舍难分,金有谦觉得他在下路自带光亮特效。于是他愤然跑去上路黏着他三哥,在路过野区的时候金有谦有一种用蔡文姬打野的想法。


金有谦:乌鱼子。


崔荣宰和林在范一个孙尚香一个孙悟空配合的天衣无缝,对面的狂暴后羿估计是被崔荣宰杀烦了,公屏开喷。


“对面猴子不打野不带节奏光来抓人了?想人头想疯了吗?”


狂拽酷的野王呵呵一笑。“陪老婆打游戏,有意见?”


被熏陶成和平使者的bambam也出来说话。


“ohhhhhhh猴哥好帅啊。”


然而好死不死他这局中单选人的时候手一滑,用了个比较容易上手的安琪拉,谁知道对面清兵的上官婉儿一停,在公屏打字道。


“对面安琪拉是小妹妹吗,上小学还是初中呀?”


bambam:????


一个人走上路打得正欢的王嘉尔看到这句话笑的口水都出来了,一边嘲笑bambam小妹妹一边用颤抖的手指操作,结果当然是被敌方来支援的打野锤死了。


金有谦看着狂铁倒下去的尸体,也没准备继续挣扎了,他走进偌大空荡的野区欣赏王者峡谷的风景。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屏幕上方显示孙尚香又拿了个人头,助攻意料之中的是我方打野,耳机里接着传来他五哥甜甜可爱“在蹦米恰兰大”的声音。




游戏打完后金有谦就再也没从朴珍荣的房间里出来过。





BOB

白雪公主与两个小屁孩

*我第一条写的什么来着

*要素过多慎入

*无脑car

*爽就完事了

*链接自寻


Face


You, 요즘 들어 며칠 동안
아니 꽤나 오랜 시간 동안
궁금했어 넌 어떤지
잘 지내고 있는 건지
몰랐었어 그렇게 너
힘들어 했을 줄 you gotta know
이제와 보니 baby
못해준 게 너무 많네


Hey,...

*我第一条写的什么来着

*要素过多慎入

*无脑car

*爽就完事了

*链接自寻




Face


You, 요즘 들어 며칠 동안
아니 꽤나 오랜 시간 동안
궁금했어 넌 어떤지
잘 지내고 있는 건지
몰랐었어 그렇게 너
힘들어 했을 줄 you gotta know
이제와 보니 baby
못해준 게 너무 많네



Hey, 늦지 않았다면
Hey, tell me what I gotta do
내 곁엔 네가 있어야만 해



I’m missing your face
Missing your face 나만
바라본 네 눈도 내게 kiss 해주던 입술도
I’m missing your face 
미치게 네가 보고 싶어
돌아와 remember
우리 처음 약속처럼 last forever



손을 잡고 같은 길을 걸어갈래
We can last forever
Ain’t nobody gonna stop us 영원하게
We can last forever






可口可乐xi

[七范/荣在] 校园欺/凌

*小car怡情

*七→←范←荣  单箭头注意


三张图   序号1-7 


end.

*小car怡情

*七→←范←荣  单箭头注意


三张图   序号1-7 



end.

可口可乐xi

[七范]POISON

星星是什么?


你能摸到它吗?


你能吃掉它吗?


你能杀了它吗?


……


你是星星吗?


[图片]


星星是什么?


你能摸到它吗?


你能吃掉它吗?


你能杀了它吗?


……


你是星星吗?


朽木呀

【七范】坠 落

现背意识流。

有小破车。


可旁人光羡慕着他们满世界的跑,却看不见淋在他头上的雨。
林在范也需要一把伞。 

现背意识流。

有小破车。


可旁人光羡慕着他们满世界的跑,却看不见淋在他头上的雨。
林在范也需要一把伞。 

贵台小哥

游戏匠人弟弟和小区里可爱的哥哥

游戏匠人弟弟和小区里可爱的哥哥

全网第一小虎妈咪

【七范】

我就不信我发不出来了
[图片]

我就不信我发不出来了

贵台小哥
77粉了 开个点梗💖找有灵感...

77粉了  开个点梗💖找有灵感的画👐

cp仅限tag

77粉了  开个点梗💖找有灵感的画👐

cp仅限tag

可口可乐xi

[七范/珍嘉]假1赔七 02

朴珍荣觉得这几天金有谦很不一样。


*私设 详见合集(设定里更新了人物关系)

*1000+ 


当然他还是不写每日练习,或者开会往人多的地方撒丫子偷跑。

虽然后者的情况要乐观很多,因为一八六的大高个那叫一个显眼。但不做社团课业的话朴珍荣真没什么办法。听说这小孩打人很疼,而自己的那位朋友也只是看上去威风点罢了。

话说,金有谦在学姐里的口碑算是上等,毕竟高高白白的可爱学弟就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朴珍荣收拾着自己的书包带子。为什么会有打人的实力呢?这表里不一的大傻个儿,谁教他的。


“有谦呐,听哥的。”崔荣宰摘下耳机,看了一脸委屈撇个小嘴的室友几眼...

朴珍荣觉得这几天金有谦很不一样。


*私设 详见合集(设定里更新了人物关系)

*1000+ 




当然他还是不写每日练习,或者开会往人多的地方撒丫子偷跑。

虽然后者的情况要乐观很多,因为一八六的大高个那叫一个显眼。但不做社团课业的话朴珍荣真没什么办法。听说这小孩打人很疼,而自己的那位朋友也只是看上去威风点罢了。

话说,金有谦在学姐里的口碑算是上等,毕竟高高白白的可爱学弟就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朴珍荣收拾着自己的书包带子。为什么会有打人的实力呢?这表里不一的大傻个儿,谁教他的。



“有谦呐,听哥的。”崔荣宰摘下耳机,看了一脸委屈撇个小嘴的室友几眼。“你人高马大,聊不合就揍他们!”

“可那毕竟是学长啊。我能做到的,最多就是把他的会议稿换成《如何学习演技》,人家桌上那个。”

崔荣宰站起来,一副混迹网络三十三年的大前辈模样,拍拍金有谦的肩。“好了好了,不愁这些。你想要的那个歌我录完了,现在就差你自己练熟舞蹈。”



在金有谦感谢涕泣崔荣宰的十分钟后。

朴珍荣早早收拾了书桌,把电脑往自己那边挪了挪。

昨天森尼说有特殊来宾,所以直播间总督已经正襟危坐了。

刷新了几次页面,可爱的封面从黑屏里闪出来。朴珍荣拿起水杯,心满意足地抿了口水。

在一片爱心弹幕下进行了日常问候,森尼逐渐讲到今晚的来宾。“是个很可爱的弟弟噢!”并顺手把对面的麦接通。

“啊...南扬州炒饭大王,请和大家打个招呼^^”

紧接着,几声衣物摩擦的声响夹杂着一句阿尼哈赛尤落地,朴珍荣惊得要从椅子上飞起来。

这个声音也太像...。

不,不会的。朴珍荣拿起水杯,杯沿因为手心的颤抖而危险地洒出水来。

那个毛小子,怎么可能知道了自己的业余爱好还为了报复专门打通了森尼的内部来气他?

...

或许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于是,接下来的两小时朴珍荣坐如针毡。金有谦和森尼的game time无比和谐,他们的每一句玩笑都好像扣在朴珍荣头上。

煎熬的时间过去。结束前,森尼不经意地介绍道。

“我们炒饭xi是舞蹈机器呢kkk如果有合适的大音乐家看到他,请来和这个孩子合作噢!非常有才华,非常可爱的!”

“啊当然,我也可以给你写曲子~”

这个不行。朴珍荣从悲伤中醒过来,拍了一下桌面。

绝对不能叫金有谦报复自己的计划如此顺利。难道他这么快就要成为我可爱森尼重要的合作伙伴了?明明是我先来的!


下播后的朴珍荣心情沉重。金有谦怎么做到的?现在难过自己有点宅家,没有结识更多人脉是不是太晚了。

突然,手机倒扣在被子里闷了一响。他百无聊赖地捞起发光的玩意儿,眯着眼浏览消息。

“珍荣啊,哥的这几个新beat哪个更有感觉?”



“哈?所以说我的曲子白写了?”崔荣宰从游戏胜利的余温里冲出来,蹦到金有谦面前要揍他的脸。

“不是的荣宰哥!就...晚一会使用。”后者自知理亏,低下头盯着自己凉拖里露出来的大拇指。“朴部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我好,把他的朋友介绍给我...你知道的,林在范他很...。”

崔荣宰抄起一本专业书就往他身上拍。“好,行啊你,现在改口叫朴部长了?我Ars也名气不小,一个林在范你就把我给丢了?”

金有谦抬起头,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只好悲惨地笑了一下。

“不得给朴部长一个面子嘛...”

下一秒崔荣宰的脸盆就扣在了他头上。




TBC.

铅笔

【all范系列】短篇(七范/七笔)

#自产自创

#不喜勿喷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2、3、开始啦~)

01

“林在范,今年的校庆问你要不要出一个宣传片?”

缩在自己转椅上玩手机的林在范一脸不想接的表情,“这不是学生会里的宣传部干的事吗?再说了,去年的宣传片都是我做的,今年不想干了。”

“别啊,哥们,你想想。你是不是可以接着拍宣传片的借口去学校四处逛……”说完,室友还表示一副你懂的样子。

林在范看了一眼室友,嫌弃的说到:“我想玩游戏,你想接的话你接好了。”

“这不是没有你这技术吗?”室友往林在范面前一座,“哥们,我这后半生的幸福可全交在你的手里了啊。”

“棒,我接。”

“那我跟你说啊,歌唱部里有一个女生…...

#自产自创

#不喜勿喷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2、3、开始啦~)

01

“林在范,今年的校庆问你要不要出一个宣传片?”

缩在自己转椅上玩手机的林在范一脸不想接的表情,“这不是学生会里的宣传部干的事吗?再说了,去年的宣传片都是我做的,今年不想干了。”

“别啊,哥们,你想想。你是不是可以接着拍宣传片的借口去学校四处逛……”说完,室友还表示一副你懂的样子。

林在范看了一眼室友,嫌弃的说到:“我想玩游戏,你想接的话你接好了。”

“这不是没有你这技术吗?”室友往林在范面前一座,“哥们,我这后半生的幸福可全交在你的手里了啊。”

“棒,我接。”

“那我跟你说啊,歌唱部里有一个女生…………,到时候……我们这样这样…………然后在…………”

听完室友详尽的计划,林在范表示,这厮绝对是提前想好的。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惊扰了正在秘密商量的两人,林在范抬脚踢了踢室友,一副我是大爷的样子,然后用口型示意“开门去”

室友欲言又止的“文明用语”,友好的朝林在范笑了笑,走到门口,将在门外的崔荣宰发了进来。

一进门,崔荣宰就看到林在范全身躺在靠椅上,像极了自己朋友家养的一只小猫,晃了晃头,开口道:“学长好,我是歌唱部的一个成员,社长要我来问问这次林在范学长拍摄要准备什么东西?”

“准备?”林在范笑了笑,“不用准备什么,我会自己剪辑的。”

“那好,学长我先走了。”问完打算回去交差的崔荣宰被林在范舍友拉住了胳膊,舍友一脸神秘的靠近崔荣宰,小声打听关于自己女神的消息:“学弟,你是合唱社的是不是啊?那那个谁谁谁你认识吗?就是…………我女神,学弟你有没有她的QQ号啊,或者微信号啊?在或者电话什么之类的啊?…………”

低头玩手机的林在范察觉到不对,抬头就看到崔荣宰被舍友吓到呆愣,在看脸色,早已被憋红了。轻声笑了笑,打趣舍友道:“你够了啊。学弟,我们走。不要在意我那个室友。”勾着崔荣宰的脖子就往校外走。

林在范勾着崔荣宰的脖子走出了宿舍区,让崔荣宰带着自己到食堂请了一顿饭,吃饱喝足之后就和崔荣宰开始慢慢商量拍摄的事情。

“你们合唱的区域可以放摄像机吗?”

“应该可以吧……”这我哪知道,我又不是社长。

“那你帮我在你们练习的地方放一台摄像机就好,每天中午给我送回来就行。”

“学长,你不是要……”

“我就试拍一天,如果不合适的话,我会来拍一下的。”

“好吧。”社长要是知道你这么做的话,会把我赶出去的。

思考着怎么向社长复命的崔荣宰皱着一张小脸,内心的思想到时都反应在了脸上,坐在对面的林在范笑了笑,抬手在思考的崔荣宰面前挥了挥,说:“我逗你的,你信吗?”

“学长!”被取笑的崔荣宰无奈地朝着林在范叫了一声,随即又转念一想,“那学长你是不是回来合唱社拍摄啊!太棒了,谢谢学长,我先走了。学长再见!”崔荣宰一阵风似的跑回了自己的宿舍,一进门就立马跑到自己的床铺上趴着。

在一旁刷手机视频的王嘉尔看到就立马凑了上来,“听说,你和你男神共进午餐了,是吧?”

“这次校庆他要拍摄视频,我们社长让我去问问他有没有什么拍摄的要求?”崔荣宰把自己的脑袋压在被子里,脑子里不停的回想起刚刚林在范勾着自己的脖子走的那一段,似乎脖子上还有林在范的温热。

“你耳朵红了哦!”王嘉尔笑嘻嘻的对着崔荣宰说了一声就继续玩自己的手机了。

把头埋在被子里的崔荣宰慢慢的把手靠近自己的耳朵,清清楚楚的感受到来自耳朵上的热源,然后慢慢的调整呼吸,天知道,刚刚和林在范相处耗费了自己多少自制力。

调整完呼吸,崔荣宰立马从自己的衣服中挑选出来一套衣服,对着还在玩手机的王嘉尔说到:“我去洗澡了。”然后一溜烟的跑到学校的浴室,照着镜子慢慢摸上自己的脖子。

“哟,学弟,你也来洗澡啊!”熟悉的声音随着开门声一起在崔荣宰的背后响起,身体在瞬间僵硬。

“别打趣了,既然要洗澡那就快点。”林在范看到崔荣宰全身僵硬的样子,一巴掌呼上舍友的后脑勺,“别贫嘴。”

“遵命!”舍友有模有样的学了个军礼。

崔荣宰红着脸把自己刚拿出来的东西慢慢收回自己的盆子里,然后对着林在范说:“学长,我先走了,我洗好了。”






BOB

甜甜水獭🦦

*是七范

*我写完了妈妈呜呜呜呜

*吃醋梗

*走链接


水獭,学名:Lutra lutra(Linnaeus,1758),为鼬科、水獭属的一种动物。水獭躯体长,吻短,眼睛稍突而圆,耳朵小,四肢短,体背部为咖啡色,腹面呈灰褐色。

水獭多穴居,白天休息,夜间出来活动,除交配期以外,平时都独居生活,善于游泳和潜水,听觉、视觉、嗅觉都很敏锐,食性较杂,一年四季都能交配,每胎产1-5仔,主要栖息于河流和湖泊一带,尤其喜欢生活在两岸林木繁茂的溪河地带,分布范围极广,亚洲、欧洲、非洲都有其的踪迹。

水獭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已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 2015...

*是七范

*我写完了妈妈呜呜呜呜

*吃醋梗

*走链接



水獭,学名:Lutra lutra(Linnaeus,1758),为鼬科、水獭属的一种动物。水獭躯体长,吻短,眼睛稍突而圆,耳朵小,四肢短,体背部为咖啡色,腹面呈灰褐色。

水獭多穴居,白天休息,夜间出来活动,除交配期以外,平时都独居生活,善于游泳和潜水,听觉、视觉、嗅觉都很敏锐,食性较杂,一年四季都能交配,每胎产1-5仔,主要栖息于河流和湖泊一带,尤其喜欢生活在两岸林木繁茂的溪河地带,分布范围极广,亚洲、欧洲、非洲都有其的踪迹。

水獭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已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 2015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2019年8月27日起,小爪水獭由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升级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水獭宝宝  

可口可乐xi

[七范/珍嘉]假1赔七 01

当崔荣宰答应前来参加这次线下聚会时,他并没有想那么多。


*私设 详见合集

*慢热小年轻们

*真的写好烂 爽啦


今天是个普通的晴天。

崔荣宰先生心情还好。他踢着一颗石子走路,和小时候的习惯一样。

过了三个红绿灯看见某街某巷某家店时,他自然地想起来有人很爱吃这里的汤。

进小区后他看到门卫站岗台上蹲了只猫,半睁着眼瞅自己。

楼道里的风有点凉。他缩着脖子,尽量堵往领口里钻的冷空气。

崔荣宰小名叫人间导航仪,他放着空默念路上的见闻。

不过什么特别的事都没发生。平平淡淡走了一路。

……

在预备敲门的前一刻,他终于终于终于感到有点奇怪。...

当崔荣宰答应前来参加这次线下聚会时,他并没有想那么多。


*私设 详见合集

*慢热小年轻们

*真的写好烂 爽啦







今天是个普通的晴天。

崔荣宰先生心情还好。他踢着一颗石子走路,和小时候的习惯一样。

过了三个红绿灯看见某街某巷某家店时,他自然地想起来有人很爱吃这里的汤。

进小区后他看到门卫站岗台上蹲了只猫,半睁着眼瞅自己。

楼道里的风有点凉。他缩着脖子,尽量堵往领口里钻的冷空气。

崔荣宰小名叫人间导航仪,他放着空默念路上的见闻。

不过什么特别的事都没发生。平平淡淡走了一路。

……

在预备敲门的前一刻,他终于终于终于感到有点奇怪。

金有谦家隔音这么好?回头向他取取经。



还没细想,Bam已经给这位哥开了门。崔荣宰抬眼望望,今天说要来的六位,除了自己都已三三两两地散落到沙发上,正各自做着各自的事。


明明没有迟到,这股子愧疚感怎么回事?

不过自家那位没来的话..可能的确没有第二个人会迟到了。

崔荣宰想起来高兴的事,嘴角重量-7。

…等等,你可是受过专业的训练。

他一波三折,又没用地危机起来。

崔荣宰最近在直播一款侦探游戏,此刻他根本不存在的侦查细胞隐隐发作。

既然没什么互相要聊的为什么还要聚会?独自在家不好吗?

难道说,刚刚吵起来了?


崔荣宰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偷偷观察着所有人。

段宜恩在打游戏,但是出奇地情绪稳定,好像他没在玩似的。

朴珍荣在看书,但他似乎网很卡,半天也没翻一下。

王嘉尔在观察地板花纹,并且时不时地用胳膊肘怼朴珍荣一下。这时后者便会翻一页书。

Bam在看一本时尚杂志。相比之下翻得飞快,好像印刷出来的宝石照样闪了他的眼。

金有谦在坐立不安。他显得很难受,马上就要跳起来喊一嗓子了。

真的吵架了?还是隐摄?

崔荣宰靠近了茶几,准备去剥个橘子吃。


这时他得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崔荣宰很快就不用为友谊担心了。

坏消息是他需要立马反思自己的行为。

常年玩眼色游戏的他感觉被莫名地审视了,就在摸到橘子的瞬间。大家看似在做自己的事,可在靠近的时候都分出了一个心思来关注他。

崔荣宰很紧张,他真的觉得橘子皮凉到心里了。


“荣宰啊,先去洗个手吧。”朴珍荣突然厌倦了表演看书。

崔荣宰感觉自己好像在走朴作家的新剧本。他应着好,白痴一样地回忆厨房在哪。

这是什么恐怖游戏现场吗?荣宰啊,想想你瞒了大家什么?瞒了这些喜欢正义五打一的恶魔什么?

崔荣宰战战兢兢,直至水龙头的生水浇醒了他。

……

难道是那件事。

或许是因为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若不是顾及着气氛,崔荣宰简直想仰天大笑。他似乎知道要被审问什么了,其实不如说这是自己早就想告诉全世界的事。

啊 原来是这样!幸好他不在,幸好他没来!

身心通畅之崔荣宰带着奇异的笑容走出来,把大家吓了一大跳。但本人并不在意,此刻他只觉得这些个费劲心思套话的哥哥弟弟愚昧无知。


他手上还端着一杯水。不烫不凉不多不少。


据说是为了给即将演讲的自己润嗓子用的。




时间线调整到几年前的一天。

所谓金有谦,就是世界上最后悔的人。


从当下来说,他就不该和bam约在这个什么破酒吧谈天。一是这里加了色素的玩意儿又贵又难喝,二是这大学城边上的酒吧,除了像自己一样逞能装成熟的小年轻外啥也没了,还想猎艳?几率比你在商场厕所遇到没带纸的真爱还小。

那么这个倒霉事的根源在哪呢?金有谦想起来一个人和煦春风般的笑容,不自觉加大了捏着廉价高脚杯的力道,惹得旁边的bambam大惊小怪。

第一,在信息网络无比发展的今天,每个社会小区域里都有自己的名人。大到娱乐圈天王天后,小到你家居民楼里最会作揖的小狗。

还有那个什么风靡学院的国民初恋朴珍荣。

第二,事实证明一个在论坛里火起来的人,他自己并不一定经常上网。

比如你楼下的小狗,比如朴珍荣。

噢 我没有把朴学长比作小狗的意思。金有谦在脑子里不知道跟谁解释,还顺带幻想自己潇洒地把这句话一撂,身后朴珍荣气急昏厥的电视剧情节。


“所以说你下学期改个社团不就好了?”bambam见这人面色明媚不少,恢复了体力又前来挑战。

“他是会长又是社长,去留不都得看人家脸色。”金有谦敲敲玻璃杯沿。烦死了,干脆到大街上热舞一场,说不定正好舞蹈社的人路过,就能给我清个位子加进去呢。

“你没和杰森哥说?” Bambam觉得这事太好笑了。“饭桌上讲了一万遍,被烦了才找我吧。”

对面的人从幻想中惊醒,一个手起刀落。“犯浑?你们那个国际学校和我这不一样,整个一肢体语言优先交流群体。咱们朴学长是不会允许有人打扰他身边的空气立方体的。”

泰国来的这孩听得快要乐死了,毕竟过来这边还是不正经韩语的实战经验多。

他搭上金有谦的肩。“Hey man,说话要严谨,不是咱们的死板古董朴学长,是你们的。”



成年人疲惫的一天啊。

金有谦拖拉着步子,把手伸向宿舍门板。

其实那个破酒吧并不值得自己点下一杯色素,但在咖啡店里谈恼人的事也太不舒坦了。

回去得查查色素吃多会不会醉,不然这脖子上沉甸甸的一玩意怎么解释,还能是自己酒量不行?


突然,门那侧爆发出一声怒吼。金有谦醒了。


简简单单的一个音节,他却感受到了不甘、惊愕和恨不得人生重来般的悔恨。

这就是文曲星的大脑吗?可能明天得去拜谢朴珍荣。

他往后蹭了一步,恰好挤到位无辜经过的同学。

在“阿西一屋子神经病”的余音中,金有谦突然觉得,或许这一切都怪自己。和bam去废物酒吧也好,被迫进了文学社也好,忍受嗓门很大的舍友也好。

真失败啊。金有谦低下头,用脑门缓缓顶开了门。




“阿嚏!”

此刻的朴珍荣剧烈地打了第七个喷嚏。

他坐下来,抽抽鼻子,仔细看着屏幕里被花花绿绿礼物刷乱了的直播页面,好像闻到了他身后那几箱芝士棒奶津津的味道。

过了会,他又嫌自己装备不够齐全,伸手拿了块布擦拭镜片,眼神儿还紧紧粘着,顺便平复自己看到那些粉丝一通乱喊而焦躁的内心。

“呦罗本,已经十一点半了,该说晚安了噢。”

是的。朴珍荣降智地回答,略显冷静的声音在卧室里四处碰壁,好像除了它自己没人觉得尴尬。

“作为健身区的..啊 不要怪我最近vlog拍太多了嘛。”头顶飘着弹幕的人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是要教育你们健康生活的呀,大孩子小孩子都该去睡了噢。”

朴珍荣用鼠标点开实时聊天框,双手开始以五秒一次的速度发送晚安。

面上这人眼睛滴溜溜转着——严格来说是他用来直播的live2D形象,一只卡通小狗,正高高兴兴地打量着大家发出的一串晚安。


直播按时结束。

朴珍荣很有仪式感地合上电脑。要不是他眼神跟刚放了烟花似的,任谁看都以为这人是打开电脑写了论文。

他顺手去把滑进袖子里的手表抠出来,稍稍使力却发现表带坏了。

是再买一个还是去修?

朴珍荣突然想起来他喜欢金灿灿的芝士棒。

去买个黄色的吧,哪怕是儿童电子款的也没事。

其他的谁爱管谁管。



TBC.

可口可乐xi

[七范/珍嘉]假1赔七(设定)

这两天应该会发01的流水账系列

主七范 副珍嘉

全员普通人设定  部分是up主


林猫:唱作人  兼职音乐区

1n:游戏区一哥

森尼:生活区健身区宠儿 

朴狗:作家 

小7:游戏音乐宠物三机一体

bb1a:时尚区著名疯子

金谦:大学生   兼职舞蹈区


人物关系:

atk同所国际大学

韩国组同所大学

金谦的室友:小七   哥哥:森尼   朋友:bam

朴狗的朋友:林猫

小七的朋友:1n


纯爱搞笑擦...

这两天应该会发01的流水账系列

主七范 副珍嘉

全员普通人设定  部分是up主


林猫:唱作人  兼职音乐区

1n:游戏区一哥

森尼:生活区健身区宠儿 

朴狗:作家 

小7:游戏音乐宠物三机一体

bb1a:时尚区著名疯子

金谦:大学生   兼职舞蹈区


人物关系:

atk同所国际大学

韩国组同所大学

金谦的室友:小七   哥哥:森尼   朋友:bam

朴狗的朋友:林猫

小七的朋友:1n


纯爱搞笑擦边文  除主副cp外友情向

占tag致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