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万世巨星

5522浏览    187参与
雷雨发生装置

【JCS】【犹耶】《无法抵达的真实》

★好久之前写的了,名字是随便取的

★有x暗示部分(很少啦其实


神分六日造好的天地就这么亮了。圣幕如水波,浮动在以色列人走出的埃及。Jesus率领门徒们离开圣殿,向葱郁的橄榄山前进。


他们行到亚基帕一世建造的城墙,那个只剩下残垣断壁的无花果林。日光之下,抬眼越过树尖,便可见雾气氤氲的锡安山。Jesus忆起山巅的神殿,眼盲者、穷人、麻风病人、用香膏油他祂的人……起初祂如人子,并未感知神显的迹。


Jesus见大多门徒已停在树下歇息,便转身去祷告。祂感知神的灵在运行,使果无花,使树染绿。


“拉比。”Judas从一株攀着葡萄藤的树后走出,向Jesus请安。


“Peter...

★好久之前写的了,名字是随便取的

★有x暗示部分(很少啦其实




神分六日造好的天地就这么亮了。圣幕如水波,浮动在以色列人走出的埃及。Jesus率领门徒们离开圣殿,向葱郁的橄榄山前进。


他们行到亚基帕一世建造的城墙,那个只剩下残垣断壁的无花果林。日光之下,抬眼越过树尖,便可见雾气氤氲的锡安山。Jesus忆起山巅的神殿,眼盲者、穷人、麻风病人、用香膏油他祂的人……起初祂如人子,并未感知神显的迹。


Jesus见大多门徒已停在树下歇息,便转身去祷告。祂感知神的灵在运行,使果无花,使树染绿。


“拉比。”Judas从一株攀着葡萄藤的树后走出,向Jesus请安。


“Peter怎么不在?”Judas望着不远处为大家分饼的Peter,Jesus知其意有所指。


“他知道自己的运行。而你呢,Judas。你因葡萄而红润,如奶洁白,却分不清麦子和稗子。”


“拉比,你始终不肯认我是绵羊。”


“绵羊并非一日而成,更何况你不认自己是山羊。”


Peter望向僵持着的Judas和Jesus,并未预料到自己未来不认拉比的行为。



当篝火中最后一粒火星熄灭,Judas才怀着心事睡去。他睡前望着临近树下的Jesus——祂靠着树干,那双掌握权柄的手交叠在白袍上,那双手拣出Judas,捧过福杯。

“加略人”,Jesus有时会这么称呼Judas,带着不可言喻的悲切和劝诫。门徒们听Jesus讲经,Judas总是坐在第二靠近Jesus的地方——Peter最靠近他的拉比,这让Judas很是郁闷。Judas明白,神知道他出卖拉比之事,就像知道他是一只山羊一样简单明了。但Jesus好像并未察觉,就像是人子一般看不清道路。


如果祂不是基督,神就不会有求于祂,Judas常这样想,却也敬畏着没有责怪神。




不止人子会做梦,门徒也会做梦。



Judas在梦里,看到一只头如山羊的蛇,向着Jesus爬行,Jesus秀美的发散在肩头,面庞平和又带着一丝笑意,若有若无地邀请着什么。蛇攀上祂,缠住祂,绞紧祂,而Jesus发出愉悦的叹息。这一叹,仿佛呼出了运行在祂身体里的灵,使祂躺卧的周身的草地,闪烁起点点光亮。蛇配合着环境,鳞片翕动,丝丝地吐着信子,眼中泛着美酒的红润。



次日,他们抵达一个名叫客西马尼的地方。Peter发觉,这一路来,Jesus一日比一日愈加沉默。


Jesus分完鱼和饼,便道:“鸡鸣过后,Peter必三次不认我。”

门徒们心中惊愕,只有Judas感到这话如玉瓶中倒出般清冽甘美。Peter哭泣着离席,Jesus一语不发,似乎已料到这一切。



远处的橄榄山如磐石一般,压在Judas心头。他踏进园子的那一刻起,便感知到大地的震颤,和滔天巨浪在海中翻腾。他的拉比在一旁祷告,却无人与祂祷告。


神使他回忆被Jesus拣选的那日,神殿里熙攘,众人子围着基督,Judas却将祂一眼望到。他是最后一个被拣选的,似乎在预示着他将成为祂的终结。


神使他回忆他对Jesus的利用和劝告,在Judas的回忆里,Jesus是如此悲天悯人,又是如此盲目。


神使他回忆他对Jesus的爱意与敬意,Jesus回应着他,而只有这些时候,祂才不像是个基督,而是他的拉比。


晚餐在日暮时开始,Jesus望不见Judas,这才确信了神向祂说的预言。祂给其余门徒散了象征圣体的饼和立约的血,又重复了Peter将不认他的话。众门徒沉默着,筵席也在这样的沉默中散了。



夜未深,十一门徒却已酣然入睡。


“为什么没有人能警醒片刻?与我祷告,免于遗失。”

Jesus俯伏在地祷告,再去到门徒那里,十一门徒仍在酣睡。



门外传来响动,神同时向Jesus说预言。



“看啊,卖我的人近了!”

只有回音应着祂。



Judas来了,身后是一群举着棍棒的人。

“卖你的人要与你行亚伦和摩西在旷野所行之事。”神的话传到Jesus心里,如权杖分开厚重的巨浪。


Judas一点点接近,眼睛真如葡萄那般红润。Jesus也不是心刚硬的埃及法老,祂迎上一步,Judas便触到了祂的唇。


Judas无法加深这个吻,他知晓这个吻意味着什么。


他在临死前,才得以看见为他流泪的拉比。


拉比的眼泪便是他的绞刑架。




——fin——

西边的伊先生【关注授权看置顶】
《谁会买圣诞节的折扣生发水?》...

《谁会买圣诞节的折扣生发水?》

CP:犹大/Jesus(斜杠有意义)

作者:西边的伊先生


谁能相信进了地狱的背叛者还能轮回转世呢,这谁知道,连犹大自己都不清不楚这其中的缘由。

“至少,我以为,我再活一世,我能有点改变。”他系上了红色针织围巾。

但一切都在向着好事发展,比如——他又一次遇到了他的主。

“犹大,再不去晚上的折扣要结束了。”

漂亮的金发男人站在客厅门口往屋内喊道。

“来了。”

他回应道。


这一切其实并不真实。

比如,犹大记得一切,但是他的主显然并不是。

Jesus依旧是那副充满阳光的圣洁模样,他俩在大学礼堂相遇。看着身边围绕着的...

《谁会买圣诞节的折扣生发水?》

CP:犹大/Jesus(斜杠有意义)

作者:西边的伊先生

 

谁能相信进了地狱的背叛者还能轮回转世呢,这谁知道,连犹大自己都不清不楚这其中的缘由。

“至少,我以为,我再活一世,我能有点改变。”他系上了红色针织围巾。

但一切都在向着好事发展,比如——他又一次遇到了他的主。

“犹大,再不去晚上的折扣要结束了。”

漂亮的金发男人站在客厅门口往屋内喊道。

“来了。”

他回应道。

 

这一切其实并不真实。

比如,犹大记得一切,但是他的主显然并不是。

Jesus依旧是那副充满阳光的圣洁模样,他俩在大学礼堂相遇。看着身边围绕着的群众让他又想起前世的种种。

上帝,你的儿子还是那么好看。

犹大面不改色的想着。

他本以为他只会是Jesus这一世的一个过客,直到那次毕业盛典后,他从金发圣子的床上醒来。

 

操。

他摸着逐渐后移的发际线陷入了沉默。

名词,动词,感叹词。他把他的主给办了,这谁想得到。

 

然后呢,一切是那么的水到渠成,他和Jesus成了一对,他的朋友们都在这祝贺他们的爱情之路,一直庆祝到现在。

 

“折扣真的很大诶。”Jesus想要接过犹大手里的牛皮纸袋却被拒绝了,他冲犹大瞪了眼,“我并不是手不能提的王子。”

“你是圣子,这是我该做的。”犹大挑眉道。

“只是名字一样罢了。”Jesus小声嘀咕,“你每次都这么说,我快当真了。”

“那是什么?”

Jesus被男人的疑惑吸引了视线——那是一个小小的摊位,站着的促销员是他认识的——玛利亚。

“哇,真巧。”Jesus感慨,“玛利亚,你怎么在这呢?”

“赚外快。”漂亮的卷发女人微笑道,犹大能看到她额头曝气的青筋,“你不看看么Jesus,圣诞大促销哦。”

“这是什么?”他拿起被绸缎包裹起来的绿色塑料瓶。

“生发水。”

玛利亚加重了这几个字,眼睛睨视着犹大,犹大蹙着眉迎上了玛利亚的目光。

短暂的视线交流后,玛利亚再一次微笑道:“现在5折促销,一套只要300银币呢。”

我就知道。

犹大翻了白眼——这女人还在记仇大一的事。

死秃子。

玛利亚微笑着看向犹大。

臭女人。

犹大回报对方笑脸。

“真的么?我觉得可以诶。”Jesus惊呼道,“这是什么?”

绿色塑料瓶后面粘着个小盒子,他取了下来,困惑地看向玛利亚。

漂亮女人收敛了她带着嘲讽意味的笑容,眼神真挚而热烈:“不打开看看么?Jesus。”

“打开?”他重复了一遍,接着他照办了,接着——

一枚小小的钻石戒指出现在金发男人面前。

犹大心里忐忑不已,他不知道他的主会如何反应,或许会惊呼,或许会尖叫,但他从未想过他会如此冷静,甚至没有反应。

“Jesus?”他小声叫着,想要得到回应,随后他看到了玛利亚带着愣神的表情,女人的眼睛向他示意。

触碰到Jesus肩膀的手掌下感受到了一丝颤意——他的主哭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从没想过——”Jesus拿起戒指,眼里的泪水伴着笑意化开了,“你会在我生日这天……”他戴了起来,“正好呢。”Jesus吸了吸鼻子。

“别哭了,挂冰了。”犹大低声回复,“我每天晚上都在努力的勾勒你的手指,就是希望这一刻,它能完美的契合在你的手指上。”

他停顿了一下,随后半跪在Jesus面前,他触碰着对方的双手严肃的问道:“我的圣子,请原谅我的冒犯,你愿意,嫁给我么?”

冬雪肆意,圣诞节的暖色灯光把那些雪花晕染上了暖色的灯光,Jesus看着犹大,眼泪又一次涌上了眼眶,他深吸了一口气——

“是的,我愿意。”

Jesus郑重道。


蛋奶星星
圣诞快到啦!摸一个q版酥酥~

圣诞快到啦!摸一个q版酥酥~

圣诞快到啦!摸一个q版酥酥~

逊人遗体
你到底在那囹圄里见到了怎样的光...

你到底在那囹圄里见到了怎样的光景?

(2010弗伦斯堡版)

你到底在那囹圄里见到了怎样的光景?

(2010弗伦斯堡版)

逊人遗体

⚠️很雷的ooc性转⚠️

一款和原作毫无关系的我流性转

(没人看得出是2012版)

⚠️很雷的ooc性转⚠️

一款和原作毫无关系的我流性转

(没人看得出是2012版)

戳戳猫
【主啊,这三十个银币花得确实很...

【主啊,这三十个银币花得确实很值啊!】

参加了逐帧画群的活动,画了2000版JCS~

这个画面截自王牌特工1的教堂乱斗一幕。群里还在招画手,剩下的帧数不多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一下:862200042

【主啊,这三十个银币花得确实很值啊!】

参加了逐帧画群的活动,画了2000版JCS~

这个画面截自王牌特工1的教堂乱斗一幕。群里还在招画手,剩下的帧数不多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一下:862200042

蛋奶星星
想好了名字但还没想好怎么画的...

想好了名字但还没想好怎么画的 《罗马总督和哲学家》

想好了名字但还没想好怎么画的 《罗马总督和哲学家》

语者

《至圣先师万世巨星(耶稣基督万世巨星魔改版)》音乐剧之构思

PS:本文其实在今年7月份发布过一次,但是因为与喵喵闹了一些小矛盾(?也许没有,只是我多想了),头脑发昏竟然将这篇文手动删除了……现在由于感到后悔,还是重新发布一次吧(希望喵大大原谅我TT)


耶稣→孔丘(孔夫子、仲尼)

犹大→仲孙何忌(孟懿子)

抹大拉的玛利亚→颜回/孔姣

西蒙→子路/左丘明

彼得→冉求/子贡

彼拉多→周公旦+卫灵公+桓魋

该亚法→季孙斯

亚那→叔孙武

希律王→南子

补充:

匡人、楚狂接舆、盗跖


音乐剧开场时,天地仿佛一片荒芜

一些衣兽皮、披头散发的人正在搭建房屋

此时音乐是极度空灵的,也就是开头Overture的那段

这些先民建造了宫室,...

PS:本文其实在今年7月份发布过一次,但是因为与喵喵闹了一些小矛盾(?也许没有,只是我多想了),头脑发昏竟然将这篇文手动删除了……现在由于感到后悔,还是重新发布一次吧(希望喵大大原谅我TT)


耶稣→孔丘(孔夫子、仲尼)

犹大→仲孙何忌(孟懿子)

抹大拉的玛利亚→颜回/孔姣

西蒙→子路/左丘明

彼得→冉求/子贡

彼拉多→周公旦+卫灵公+桓魋

该亚法→季孙斯

亚那→叔孙武

希律王→南子

补充:

匡人、楚狂接舆、盗跖


音乐剧开场时,天地仿佛一片荒芜

一些衣兽皮、披头散发的人正在搭建房屋

此时音乐是极度空灵的,也就是开头Overture的那段

这些先民建造了宫室,开始束起头发,然后席地而坐,互相行礼

这一瞬间象征着天下大同,舞台上所有的人都弓下了腰

就在这时候,音乐忽然曲风一转,节奏变得越来越欢快,房屋也突然被一群拿着刀剑的武士拆毁

那些武士穿着更加豪华的衣服,开始烧杀抢掠,舞台上冒出火焰特效,金银财宝洒了一地,所有人都在追逐利益,互相抢夺

这时候象征着大同社会的终结,人们开始纷乱

即使如此,舞台中央仍然立着一根木铎,仿佛丝毫没有受周遭纷乱的影响,毫发无损

音乐完全变成摇滚风。但忽然,一群手持竹简的布衣之人出现在了舞台的边缘,把乌合之众包围了起来,并慢慢向舞台中央走近

光一开始打在这些书生的身上。之后,等他们走到木铎附近时,暴乱的乌合之众纷纷跪倒在了地上,孔子从木铎后面的升降板上现身,拿起了木铎

这时,全场的光打在孔子身上,孔子对观众行了一礼,音乐忽然变得神圣,洋溢着史诗般的激昂,又在孔子礼毕后戛然而止,overtrue结束

音乐剧一开始,孔子已经通过夹谷却齐而声名鹊起,开始摄行相事

仲孙何忌是三桓之一孟孙氏的家主,但也是孔子的弟子,倾慕于孔子的学识和人品

但是,随着孔子变得愈来愈「圣」,还谋划起针对三桓的隳三都之事,仲孙何忌越发反感孔子。

他提醒孔子说,你只是一个宋人,一个士。你确实学识渊博,但也只是个凡人,最好不要再做复周礼的白日梦。

该亚法和亚那用季孙氏和叔孙氏的家主对应。该亚法是季孙斯,亚那是叔孙武。

虽然此时孔子还没有作春秋,但孔子对礼的维护,已经让他们感到十足的忧虑。

西蒙用子路或左丘明都可以

在孔子摄相事不久,子路反而劝他离开鲁国,“夫子可以行矣”

对应西蒙的那首《Simon Zealotes》

子路认为以夫子之圣,事东周天子都不为过,何必屈身于鲁地

顺便孔门其他弟子都已经相信孔子是天降的素王,身为「天之木铎」,应该去继承周的天命

于是孔子唱了《Poor Jerusalem》的改编版《Poor 诸夏》

周鉴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如果西蒙用左丘明来套的话,就是左丘明建议他跟自己一起编纂史书,使后世乱臣贼子惧

但孔子拒绝了他,认为自己应先以践行礼制为先

这之后,就是彼拉多的梦了

我觉得第一次登场的那个梦到耶稣的彼拉多可以用周公来套

就是周公在数百年前梦到了孔子

他先从歌词中描述孔子的样子

周公从梦中看到了一个殷人后裔,正要问他是谁,那人说,他经常从梦中梦到周公

在《周公's dream》的结尾,周公会说,他还梦到,在数百年以后,我的子孙后代会驱逐那个人,羞辱那个人

对应彼拉多说的,成千成万的人强迫我将梦中的那个人钉上十字架

这之后的那首歌,就是the temple了

“看见殿里有卖牛、羊、鸽子的,并有兑换银钱的人,坐在那里。”(约2﹕14)

“耶稣就拿绳子作成鞭子,把牛羊都赶出殿去,倒出兑换银钱之人的银钱,推翻他们的桌子。”(约2﹕15)

“耶稣又对卖鸽子的说﹕‘把这些东西拿去!不要将我父的殿当作买卖的地方。’”(约2﹕16)。

主流基督教经学家认为耶稣的动机是不想让原本的虔敬祷告之地被交易的嘈杂声玷污

所以耶稣代表上帝的愤怒,「义怒」,推翻并重建了这座殿堂/圣所

对应到孔子,这个是很方便的,直接用八佾舞于庭的典故就行

周公旦的梦结束之后,时间线又回到孔子所处的时代。齐人献给了鲁国数十名舞女,使得鲁定公日夜沉迷酒色,不关心政事

季孙氏的家主季孙斯也从家中排演八佾,终于彻底惹怒了孔子

the temple原曲中耶稣有一声高音怒吼,难度非常高

MY TEMPLE SHOULD BE THE HOUSE OF PRAYER!!!

BUT YOU HAVE MADE IT A DEN OF THIEVES!!!

孔子这里的歌词直接用「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就行了

音乐剧里这之后耶稣经历了一个低潮,承受了神子独有的痛苦

无数人向他祈祷,求取他的庇护,他仿佛要被生吞活剥了一般

音乐剧的原作者其实主要是想表现一种信仰在现代社会如何能够自处

这里可以魔改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论语记载孔子曾在沂水沐浴,之后去了舞雩这个地方游玩

舞雩是鲁国进行祭祀的地方

孔子在谓季氏之后,去往了沂水沐浴,之后登上了舞雩高台,进行求雨祭祀

然后在这过程中,他听到了台下人群对他的呼喊

人们手中举着毛笔,上面或朱或墨,或青或黄,一边说着自己对这场祭祀的期待,一边在孔子身上涂抹

诸侯大夫说希望孔子能帮自己维护权威,控制府上的家臣,将朱色的毛笔涂了上去

老人说希望孔子能教化他的子女对自己怀有孝道,能够为自己养老,并且尊敬自己,将墨色的毛笔涂了上去

乞丐说希望孔子能让自己本家的富人拥有仁善之心,大发慈悲,在过节时给自己一口饭吃,将青色的毛笔涂了上去

还有人说希望孔子能教给自己如何变得如子贡一般有钱,毕竟发财以后才拥有行仁的能力,将黄色的毛笔涂了上去

除了这四种人之外,还有更多人将毛笔伸了过来,赤橙黄绿青蓝紫,五颜六色俱全,把孔子涂的面目全非,几乎认不出来是孔子了

孔子逐渐地感到不适,但他只是说:「若圣与仁,则吾岂敢!」

人群逐渐退去,浑身漆迹的孔子跪倒在地。就在孔子感到失魂落魄的时候,颜回/孔姣现身了,并且宽慰了孔子

接I Don't know what to love him

颜回是孔子最最看重的弟子,孔门最符合君子标准的人

但他从未违逆过孔子,只在私下里举一反三,思考老师所讲的道理

因此孔子一度以为颜回是个愚人,后来逐渐才发现「回也不愚」,并因颜回的安贫乐道而称他为贤人。颜回去世的时候,孔子还为此生了一场重病

颜回很贴合jcs原剧里抹大拉的玛利亚的角色

如果不用颜回,孔姣也是可以的

孔姣是孔子的女儿,嫁给了孔子的弟子公冶长

因此也是一直跟在孔子身边

这之后是,仲孙何忌终于决定背叛师门,他去拜访了季孙氏与叔孙氏,向他们说,自己决定反对孔子的堕三都,并希望孔子能够被鲁君贬黜

对应犹大向祭司团出卖耶稣

仲孙何忌说,他目睹了同门师兄弟们对孔子的狂热推崇,他为孔子足以收服四海的仁德感到惧怕,同时也为师尊的不得志感到惋惜。

孔子的劳累与无奈,孔子身上如山一般重的压力,何忌也都看在眼里。

自古的圣人都同时作君作师,尧、舜、禹、汤、文、武、周公,无不如此

但孔夫子仅仅「作之师」,而未在君位,却已经有了圣人之名,以及如素王般强大的恩泽。

仲孙何忌清楚,这迟早会招来天大的祸患。

但季孙氏并不懂得仲孙何忌背叛师门的动机,他以为仲孙何忌是为了鲁国的将来才不得不这么做的。

在季孙氏和叔孙氏心里,孔子是一个麻烦制造者,为了维护礼制的公义而损害了他们的利益。而鲁国是他们保护的,没有了他们,鲁国什么都不是。

就像jcs原剧里一样,当犹大告密时,该亚法说,你会被以色列永远铭记,还打算把钱交给犹大作为酬谢。他根本不懂得犹大告密的动机和目的。

仲孙何忌透露给季孙氏和叔孙氏,门人们已经在恳求夫子离开鲁国了,但夫子从未做答,仅仅有一次在私下里告诉了子路:“鲁今且郊,如致膰乎大夫,则吾犹可以止。”

因此,只要在下次春祭时不致膰于孔子,孔子一定会主动离开鲁国

对应犹大告诉祭司团耶稣会在客西马尼花园晚餐

季孙氏十分满意,他说,孔子不是打算拆除你的家臣处父的城邑吗?由我出面请鲁君亲自带兵去阻止孔子,孔子一定会被迫收手的

不过,祭司团交给犹大的酬金是jcs原剧里的一个关键道具,魔改之后,这个道具也应该进行。

天子之豆二十有六,诸公十有六,诸侯十有二,上大夫八,下大夫六。

诸侯相朝,灌用郁鬯,无笾豆之荐。大夫聘礼以脯醢。天子一食,诸侯再,大夫、士三,食力无数。大路繁缨一就,次路 繁缨七就。圭璋特,琥璜爵。

根据这两段文字,可以这么编:

何忌来告密时,季孙氏和叔孙氏正在用宴,他们都穿着紫袍子。紫色在孔门的寓意是邪恶的、淫荡的、僭越的。孔子说过,「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两人的桌上共放有二十六个盛放食物的器皿。这更是明显的僭越,因为依照礼制,只有天子摆宴时才可以放二十六个器皿。

在何忌把让孔子离开的方法告知之后,季孙氏将器皿中的食物(可以是豆子,这样更像金钱)交给了何忌,作为感谢

然后直接赐给了何忌一个精美无比的玉璜,作为对应犹大的酬金的关键道具

玉璜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动用的。「圭璋特,琥璜爵。」圭璋是国君之宝。而琥与璜则是国君用来给臣下赐爵的宝物,只有天子或诸侯才有权力将这二者赐给他人

何忌接受玉璜,代表着他的彻底堕落。因为季孙氏只是一个大夫,一个僭越的大夫。

但是,接过玉璜的时候,何忌忽然感到了一阵恶心。孔子长时间以来对他的教化还是起了影响。他从季孙氏的府上逃走了。

于是第一幕结束

第二幕开始的时候,是孔子在家中讲学

因为今天是行郊礼的日子,依礼鲁君会给大夫们致膰,亲自命人送至大夫家中

何忌也在听课的弟子当中,但他心情非常沉闷,紧锁眉头,丝毫没有听夫子讲学的心思。他知道夫子今天不可能得到祭肉了。

而孔子仿佛也知道了一切。他冷静地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宣布自己决定离开鲁国周游列国,还告诉门人们,这都是因为祭肉不致的缘故。

门人们立刻乱成一团,一是因为夫子突然宣布要立即去鲁,二是猜测到祭肉不致都是三桓搞鬼,而仲孙何忌就是三桓之一。

就这样,last supper被改编成了何忌与孔子的当堂舌战。

孔子倔强地相信祭肉还会再来的,他要等下去。因为他对鲁定公讲过,「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自己对定公如此忠心,定公怎么会不依礼对待自己?

然后指向侍立在自己一旁的弟子冉有,大声唱道:「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他告诉冉有,就算祭肉不致,你也不必跟随我上路,因为你是季孙氏的家臣,继续留在鲁国便好。

对应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中指着彼得说他将三次不认主。冉有也会如彼得一样连番否认祭肉不致跟自己有关,还说自己无论如何都会跟随先生上路。

而何忌则在此时开口,以质疑的口气对孔子说道:少在这里拿冉求出气,祭肉为何不致你我心知肚明。仍处气头上的孔子立刻说:你知道祭肉为何不致?何忌答:难道不是国君昏庸无明?

「君既无礼如此,何必事之依旧?」何忌的每句歌词都在细数鲁定公的种种昏庸之举,以及季孙氏的种种僭越、聚敛和奢侈,暗示孔子不必再待在鲁国。

但孔子的歌词则是越来越愤怒地命令何忌闭嘴,大声强调鲁定公一定会送祭肉给自己。

最终,何忌实在忍无可忍,不耐烦地嘲讽孔子过于迂腐,是个Jaded Mandarin,并且大声唱出自己其实早就把孔子的意图告知了季孙氏,三桓联手迫使定公不再致膰于孔子。

对应jcs里最后的晚餐结尾犹大一把将耶稣推倒在地上之后的唱词。

何忌和孔子决裂,他承认是自己告诉了季孙氏这件事,同时也说,这其实才是孔子内心希望的,他早就不愿留在鲁国了。

然后何忌从孔子家中逃离,留下了茫然不知所措的门人和孤单的孔子。

之后是孔子自己的独唱。

jcs里是耶稣的独唱,Gethsemane

这里魔改成孔子自己的独唱,讲述孔子自己的志向

孔子不是神子,但却是活着的圣人,又在死后不久变成为了公认的至圣

我建议把这首歌的歌词魔改成孔子审视自己的人生经历

从刚刚出生时候的丧父孤儿,到官居大司寇摄行相事的权贵

孔子说自己十有五而志于学,但一无所成,只是学会了其他人认为毫无价值的礼节

但直到五十岁,他才知道了自己的天命,他就是上天派来克己复礼、重构周公的道的使者

他想起自己在小时候就喜欢摆弄礼器,研究俎豆,原来那时上天就对自己做了暗示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他知道礼对于人的重要性。但又不禁向上天发问,人而不仁,如礼何?

上天,你既然已经隐没了大道,让人们不再得到仁义道德的滋润,让人们自相残杀、勾心斗角,又为何强迫我孔丘一介凡人来恢复大道之世呢?

你将黑帝子、水精、玄圣素王的天命强加于我,让一个少时贫也贱、多行鄙事的野合之子承受如此大的重任。上天啊上天,你能听到百姓所听到的,看到百姓所看到的,却为何对孔丘的所听所见视而不见?

孔丘像耶稣一样向信仰的对象敞开了心扉,痛彻心扉地向上苍质问、质问再质问,仿佛与父母决裂的儿女,不甘又无可奈何。

忽然,他感到一切都被自己想通了。自己是圣人,但只是述而不作的圣人。仲尼从未有过独创,有的只是复述先圣的绝学。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仅此而已。

大道早就不存,从尧开始,圣人们都在努力王政复古,重建大同,但直到今日,诸夏仍然礼崩乐坏。自己只是继承了周公的志向,而周公也是继承了文王、武王的志向。

只要自己将周公的志向继承下去,那即使自己死去,也一定会有继承孔仲尼志向的圣人出现。总有一天,大道会被再次践行,家天下会重新变成公天下。

想到这里,孔子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他执意决定踏上周游列国的旅程。

然后Gethsemane结束。

jcs这里会有一个犹大来亲吻耶稣,然后该亚法前来逮捕耶稣的情节。

这里改成,孔子收拾行囊,准备离开鲁国,然后在城门遇到了送行的仲孙何忌。

何忌与师尊寒暄了几句,并且对夫子问孝,孔子只回答了简单的两个字,无违。

然后,他离开了鲁国,身后跟着无数弟子,但路上遇到的行人都对他冷嘲热讽。

有人说他只是为了一块肉而离开自己的母亲国,嘲笑孔子轻薄虚伪。

有人说孔子毫无一技之长,不事生产,不食五谷,迟早饿死在路上。

有人说孔子是个官迷,为了当官发财才离开鲁国,去投奔更强大的诸侯。

有人请孔子解释一下诛少正卯的传言。有人恐吓孔子过泰山时会被老虎吃掉。

中间有个孔子被当做阳虎,差点被匡人所杀的片段

用来套the arrest里该亚法和亚那与耶稣相见那一段

该亚法的唱词给匡人,亚那的则给盗跖

匡人唱:怀其宝而迷其邦,好从事而亟失时,我们不欢迎心怀不轨的陪臣!

孔子唱: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这之后孔子突然遇到盗跖,盗跖裸露着大半个身子,扛着一把刀,张牙舞爪,身后跟着许多跟他一样打扮的野人,都对孔子十分不屑。

盗跖:摇唇鼓舌,擅生是非,蛊惑天下的君侯,你就是鲁国的巧伪人孔丘?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你口中的礼又有什么用?!

盗跖一边说着,一边磨刀霍霍向孔子杀来,他身后的歹徒们也叫嚣着说:吃了他!吃了他!孔子师徒见状连忙逃走。

反正the arrest这首歌的所有歌词都是骂耶稣的

CAIAPHAS: Jesus you must realize,该亚法:耶稣你得有自知之明,

The serious charges facing you,意识到你将要面对的可怕罪名,

You say you're the son of God,就在你的宣传单上,

In all your handouts,你妄称自己是上帝之子,

Well is it true?这是真的吗?

JESUS: That's what you say,耶稣:你自己说的,

You say that I am,你说我是上帝之子,

ANNAS: There you have it, gentlemen,亚那:先生,你瞧,

What more evidence do you need?你还需要什么证据吗?

Judas, thank you for the victim,犹大,感谢你为逮捕耶稣做的贡献,

ANNAS AND CAIAPHAS: Stay a while and you'll see him bleed,亚那和该亚法:稍等片刻,你会看到他遍体鳞伤,

原剧里是耶稣被押送去受审的时候唱的

魔改后就是孔子周游列国途中,遇到了几个很特殊的嘲讽他的人

最后,孔子和弟子在路人们的奚落声中越走越远,感到无比疲惫,终于难以再忍受饥饿和路上的颠簸。而冉有也在众多弟子之中。

冉有随夫子及诸位同门进了卫国,看到了城中的繁荣景象,惊叹不已,他本就有从一个不大不小的城邑中从政的念头,而卫正好符合他的期待。

趁同伴们不注意的功夫,冉有独自开始与行人攀谈,结果被认出是孔子门下最有才艺、最善政事的那个人。

大夫们纷纷要聘请冉有为管家,冉有饿急了,只要能吃到一口饭,他什么都能答应。不料大夫们开始哄抬冉有的身价,放出越来越高的薪资,争夺冉有到自己门下。

冉有不知道选哪个是好,说,最先送饭给我老师孔夫子吃的人,我便会到他府中任职

正当冉有迷失自我的时候,颜回现身提醒他说,求也!夫子有言,君子不器!汝岂忘乎?

颜回提醒冉有,你现在正当自己当做一件物品,一件「器」,待价而沽,卖身给他人为奴。这样的人,称一句小人已经不为过了。

冉有说,我们刚刚遭到一场劫难,孔子因为长得像阳虎,差点被匡人所杀。我们如果不屈身事人,岂不是连性命都要失去了?

并非我不知道君子不器的道理,但如果我们孔门弟子全部饿死在这里,谁来传述夫子的道?

颜回听了以后,喟然叹道: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夫子果然是知天命的人吗?他竟然早就知道你不能安贫乐道,所以在去鲁之前对你说出那种话。

这段对应jcs剧里的Peter's Denial

冉有和颜回的对话刚刚结束,卫灵公的车队就出现在了卫国的街市上。

早就想一睹圣人之容的灵公在家臣们搀扶下从车上起身,与孔子见了面,而此时子路正在给孔子驾车,师徒两人连忙对灵公行礼。

对应彼拉多与基督初见那一段。

灵公开口就说,你就是天下最有学问的人?你不怕艰险来到我这个昏君的疆土,不怕被天下人耻笑吗?

子路代替老师回答:夫子来卫国是要大施拳脚的!

于是灵公笑了笑又说:我早听说你因为一块肉就离开了自己的父母之国,你不是最讲孝顺的吗,孔丘?

你在鲁国官居相位,现在却狼狈得像一条狗一样。你在鲁国的俸禄到底是多少?居鲁得禄几何?

孔子简单地回答说,奉粟六万。他仍然保持行礼的姿势不动。灵公说,寡人有心重用你,但卫国的权柄不全由寡人执掌。如果欲为卫国的臣宰,就去见见寡人的夫人南子吧!

话罢,卫公上车离开,一群女兵拥簇着孔子强迫他跟随自己前去拜见南子,孔子决定起身前往,留下子路在原地看着他远去的身影而愤愤不平。

孔子如随波逐流一般,被女兵驱赶进了卫灵公的寝房,小君南子就在絺帷之中,身系环佩。孔子不得不北面稽首。

南子也从帷中再拜。但在孔子起身时,南子忽然把孔子拉了进去,用手抚弄起孔子的脸和胸膛,指尖撩绕孔子的鬓角,体态妖娆迷人。

孔子只是一动不动,却坐如针毡。南子一边诱惑孔子,一边唱道,孔丘,你的大名普天之下谁人不知,如果能把你留在卫国,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她一边转动脚尖,跳起邪淫的舞蹈,又对孔子极尽了赞美之词,称孔子跟自己一样,都是宋人,成汤的后裔,圣人之后。

见孔子仍然不为所动,她又问道,夫子的妻子亓官氏跟我相比,哪个更漂亮?夫子为什么不说话?难道比起好色你更加好德吗?

不论南子如何挑逗,话语如何怀有崇敬之情,孔子只是依礼面对她静坐着,不发一言。终于,南子被他的这种态度惹怒了。

南子厉声对孔子说,原来你只是一个伪君子,对吧?因为害怕暴露你隐藏的淫心,所以才故意缄口不言的,对吧?

她一改之前洋溢的憧憬之情,从孔子面前站起了身,又俯下身、低头朝向孔子,嘴巴与孔子的脸颊之间的距离不足一粒米。

南子愤怒地说:其实灵公并没有把你当一回事,不论齐鲁卫郑,或是天下哪一个诸侯国,都只是把你当成一个玩物,一个玩偶,一座牌坊,一件古董,仅此而已。

你以为自己真的是圣人?你的耳朵有圣人那般通顺吗?天天只听得到礼坏乐崩,只听得到人心不古,可有半点顺你心意的事?

你的德行有圣人那般高深吗?日日只抱怨百姓不服礼乐的教化,只抱怨大夫不受主上的驱使,可有半个人被你感化?

你常常讲仁者爱人,难道唯独我南子便不是人吗?你比我的男宠公子朝又高贵几分?他是宋国的公子,我是宋国的公主,而你孔丘只是一个从宋国流亡到鲁国的士。

告诉你,孔丘,如果你太过于故作清高,不愿被调戏亵玩,那就别怪卫国不欢迎你了。孔丘,你为什么还不说话?你到底是天之木铎还是只是一块榆木疙瘩?

原来你惧怕到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吗?我知道了,你是一个失聪的聋子,根本不是圣人,你什么都改变不了,甚至改变不了你自己。你快给我从卫国离开吧,卫国不需要你,诸夏不需要你,天下不需要你,哪里都不需要你。

之后子见南子结束,以上是改歌词的基本思路,原曲是希律王的歌。魔改后南子对应希律王。

这里南子之所以最后说孔子是聋子,其实是有深意的。

因为圣的繁体字就是聖,从耳,基本含义就是「聪」,听力发达的意思。

这是因为古代巫师有一个重要职能就是听取天意,与上帝沟通。

周公之后,天听自我民听了,于是圣人就成了德行的象征,能够听到民意。

孔子自己也说自己「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

有志于学、立、不惑、知天命和耳顺都是有含义的,是成圣的几个阶段。孔子是七十岁才成为真正的圣人的。

见南子之后,孔子带领门人离开了卫国,在前往宋国的路上的一棵大树下讲学

在孔子睡着的时候,门人纷纷以唱的形式展现自己的所思所想

孔子睡在树下,门人们在他周围将他围成了一圈

大部分弟子都对孔子见南子感到不悦,怀疑孔子违背了礼

颜回替孔子说: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

说我们何尝不是先因为陷入窘境而怀疑礼制,进而靠相信夫子也怀疑起礼制来自我安慰呢?

冉有也唱道,我们都只是凡人,没法像夫子一样好德如好色

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仅仅选择好色呢?也许会活的更自在一些,跟禽兽一样自在

这首歌可以叫《好德好色赋》

所有歌词都是问句

好德好色赋结束后,场景变为一个驰道,上面是行驶中的马车,马车后面有一个人骑马疾行追赶而来

骑马的人正是仲孙何忌,他阻住了马车,高声唱道:邾人再次犯境,你们现在要去哪里?夫子离开后的烂摊子,你们要都留给我?

季孙氏和叔孙氏不得不露出头来。何忌继续质问说,如果我所料不错,你们前往的是宋国的方向。鲁宋历来相安无事,你们去那里有什么目的?

你我都知道夫子现在正要前往宋国,饥寒交迫,无人照养。一个圣人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有罪的不是夫子,而是我们!

正当他声嘶力竭之时,叔孙氏突然说,当初可是你来告诉我们逼孔丘去鲁的方法的,如今却又后悔了?

看看孔丘周游列国的路上,没有一个人敢重用他,连一口饱饭都吃不上,这不是他复古政应有的下场吗?

季孙氏也接着说,你帮我们驱逐了孔丘,是保护了鲁国的社稷,你们孟孙氏原本快要被孔丘拆毁的城邑也被保住了。我真不懂你有什么好后悔的。

我们现在就是要去宋国观看一场好戏,既一欣赏天生圣人现在的狼狈相,也要亲眼看到他的死亡。宋国是孔丘祖宗的封国,死在那里正是他的归宿。

之后,二人继续驾马车扬长而去,仲孙何忌不知所措地留在了风雪之中,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其实一直在掩盖内心中的后悔——帮二桓赶走夫子,实际令他极其痛心。

他在雪地里倔强地唱道,我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迎合夫子的愿望。夫子早就想在鲁国以外光大周公的道,只不过没有机会。

我是帮了他,而不是害了他。但我也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比只是打小报告的公伯寮更有资格称为圣门蟊螣

然后由仲孙何忌来唱Judas's death,但何忌没有死

而是彻底质疑起了天命的不公,并且进而认为上天是在故意捉弄自己和夫子

自己明明以为帮孔子离开鲁国是一件好事,没想到却给夫子惹来了杀身之祸

他想起了武王克商以后得了重病,周公旦日夜沐浴祈祷,希望上天让自己代替武王而死的故事

在这首歌的结尾,他唱出了这个故事,并用极其痛苦地、哀嚎般的声音乞求上天能让自己代替夫子去死。最后,他决定带领家兵前去搭救孔子。

在最后审判耶稣的彼拉多用桓魋替代

桓魋和孔子是一祖同宗,而且听说过孔子的贤名,本不欲杀了孔子,但季孙氏和叔孙氏收买了他。

Judas's death之后。进入彼拉多的审判环节。

孔子继续坐在树下讲学,但桓魋悄悄带兵马靠近了他,随行的人还有从鲁国远道而来的季孙氏和叔孙氏。

桓魋第一句话是说,玄圣?素王?天之木铎?是谁让你来到宋国的?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孔子还未回话,季孙氏直接说,孔丘本来就是宋国人,只不过他的祖宗流亡到了鲁国而已。孔丘在鲁国,违礼乱政,蛊惑了我们的国君,现在希望你依照殷礼,拔其树,杀孔丘,拔其树,杀孔丘

桓魋说,圣人违礼?这太可笑了。他其实并不愿杀死孔子,仍希望给孔子一线生机,于是又大喊道:你来到宋国的目的是什么?你周游列国的目的是什么?

这时,孔子身边的诸弟子也开始吵嚷起来,纷纷对孔子说:夫子可以速矣!夫子可以速矣!希望孔子快点逃跑。

不料孔子只是说: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

丘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天命吗?你怎么可能杀得了我?

我十五岁便来宋国考察过殷礼。礼之用,和为贵,我无意在宋国行隳三都之事,只希望得到国君的召见。

你没权力在这里杀了我,你的官职只是司马而不是司寇,你想当乱臣贼子吗,桓魋?

听了孔子的话,桓魋不可思议地说:当今谁还不是乱臣贼子?楚子僭越称王,晋侯擅杀天子。你追求的难道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吗?

孔子也立即回答: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天下无道久矣,若无孔丘,诸夏将与夷狄没有区别!

桓魋又说:但你是如何判断有道无道的?你的道可以一以贯之,其他人的道是否也能如此?

这时,桓魋身后的士兵、围观的庶人,还有从鲁国来的季孙氏与叔孙氏手下的家臣,竟然开始鼓动桓魋动手杀死孔子。

他们不停地重复一句话:毁礼仪,废诗书。毁礼仪,废诗书。

仍未下决心的桓魋又回过头对他们问道:礼仪有什么错?诗书有什么错?仁义有什么错?道德又什么错?

我不知道这四者到底有什么错。如果必须要我杀死这个叫孔丘的圣人,请告诉我他的罪名是什么。

愤怒的人们喊道: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道德干扰了刑律,人情干扰了法治!

他自称他是我们的圣人,他根本不是!他是孔老二,是臭老九!我们只以自己的主上为圣!

桓魋轻蔑地笑着说,真可笑,现在你们又以主上为圣了?比起孔丘,你们显然更恨自己的主上!

孔丘从没有害人的心思,也没帮你们的主上迫害你们。你们只是看到他手里没有兵器和权柄罢了!

人群更加愤怒,叫嚣的声音也更加大了。桓魋决定命手下砍掉孔子身边的所有树木,当所有树木都被砍掉孔子也仍然没有离开的话,他就会杀了孔子。

拔树开始了,孔子身边仿佛地动山摇,弟子们纷纷瘫软在地上,只能爬来爬去,哀嚎连天,乞求孔子快点跟大家离开。

但孔子一动不动,就坐在舞台最中央的那棵大树之下,保持着讲学的姿势,只是正了正衣冠。

最终,连孔子身后的那棵大树也被拔除了,桓魋拿着刀出现在了孔子背后,跪了下去,哭泣着说:夫子,你为什么还没走?你千难万险离开父母之国,却在这里面临杀身之祸,到底为了什么?

我不愿对同宗之人痛下杀手,只是碍于万民的意愿。如果你最后还有什么遗言,就请都告诉我吧。

孔子目视前方,对桓魋说:丘什么都不会说,因为丘知道自己死期未至。如果非要丘对你说什么,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

桓魋听后大怒,又吓的后退了几步,也许是吃惊于孔子看穿了他的原型。他用刀子指着孔子,难以置信地说:你怎么可以这样污蔑桓魋?那两个宵小岂是能跟我相提并论的?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人群,近乎于神经质地嘶吼:你们说的对!全都对!孔子就是一个小人,一个满口谎言的败类,我会杀了他,一定杀了他!

人群紧接着开始起哄,季孙氏和叔孙氏也满意地凑了过来,仿佛期待看到孔子亲自死在桓魋的刀下。

桓魋还在孔子身后来回踱步,仿佛仍然难以下手。但人们的叫嚣声他听的清清楚楚。人们说,孔丘是犯境者,是带着仁义的邪说来毁灭宋国的入侵者,你以司马之职杀害孔子并没有什么错。

孔丘是伪君子,这毫无疑问,在卫国他就跟小君南子从絺帷中密会,谁知道他做了什么?

终于,桓魋在身后无数人的鼓舞之下,挥舞着刀子逼近了孔子。

「满口的仁义信敏!一肚子女盗男娼!口口声声说仁者爱人,到头来连自己都不顾惜?」

「你坚守的父子君臣,正把你推向深渊。在求小康而不得的世界里,根本没有你的位置!」

之后,桓魋举起刀打算刺向孔子。此时时间突然定格,所有人的动作都被暂停,全场所有光都打在孔子身上,孔子站起身,对全场观众行了一礼。

在孔子礼毕的一刹那,时间线回流,桓魋举起刀的瞬间,被赶来的打着孟孙氏旗号的鲁人士兵打倒在地,季孙氏和叔孙氏也慌了神,连忙上车离开。

伴随着一声高昂的呼喊,仲孙何忌出现在了舞台的左侧,他身穿征袍,腰悬玉带,手中提着箭弩,缓缓向孔子走来。

但孔子仍旧坐在地上,目光紧盯前方,两眼无神,好像对身后发生的厮杀毫不关心。

进入Superstar部分

孔子身后就是两方人马的厮杀,不过实际上是以舞蹈来表现。渐渐地,士兵从他身后围了起来,他们将手中的长矛、戈戟头朝下立在地面之上,俯身看向孔子。

孔子向jcs原剧的耶稣一样,面临钉上十字架的刑罚,而这些将他包围的士兵则对应带耶稣升天的天使。

何忌终于开口了: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夫子,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脸上的表情仿佛是恨铁不成钢,充满了怒火。不过,他也没有来到孔子的身前,而是出现在那些将孔子包围的士兵的最中央。

「在饥肠辘辘的时候,德行、言语可能用来果腹?在面对强盗的时候,政事、文学可有射御之术管用?」

德行、言语、政事、文学正是孔门四科,这里何忌再次向孔子发出了挑衅

孔子仍然目不转睛。何忌有些发怒了,他提高了声量,又唱道:你莫非以为上天被你的德行感动,所以派来了我这个天兵天将?如果天命果真存在,又为何有那么多人想让你命丧黄泉?

只要你能稍微委曲求全,早就得到诸侯重用,历代圣人都知道忍辱负重,大舜孝感动天,文王甘食子肉,为何只有你绝不愿变通自己心中的道?!

这时何忌终于一个箭步冲到了孔子身前,丢掉了身上的箭袋,发疯般地向孔子重复质问: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王政复古?是为了受命制法?是为了专行教道?还是为了春秋大一统?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对应原曲里Don't you get me wrong,重复几遍后,I only want to know被几句不同的话对应,但是旋律是相同的。

「是为了春秋大一统?」话音刚落,孔子身后的士兵们纷纷低下头凑到孔子耳边,对他吟讴起什么。那些本来瘫倒在地上的门人也伸出抓向了孔子的袍服和脸颊。

孔子终于有些动容。他听到四周的人们在说:

大成至圣,尼父孔丘,你当真为苍生立命吗?

至圣先师,至圣先师,你当真是千古帝王师吗?

孔子仿佛忍无可忍,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露出难堪的神色,聚在他身边的人们像是见到了天神一般,慌忙地往四周散去,何忌反而凑了过来。

「有时我真的很讨厌你不把话说清。比如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你到底是在为独裁者的愚民政策摇旗呐喊还是简单地推广自己的私人学堂?」

孔子理直气壮地站立着,但却在躲避何忌的眼神,开口欲言又止。何忌忽然目露凶光,继续唱道:如果你的意思是前一种,那你确实应该踏上一万只脚,刨坟鞭尸是奸佞之辈命定的归宿。但如果是误会呢?如果是误会呢?

唱到这里,何忌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转过身面向了观众,不断重复起「如果是误会呢」这六个字

这里「如果是误会呢」对应Don't you get me wrong

之后的I only want to know替代为:我希望这是一场误会,真心希望这是一场误会,这一定是一场误会,这怎么会不是一场误会?

然后何忌在舞台边缘跪了下来,如同第四面墙被打破,用拳头捶着心脏,痛哭流涕起来,像是在替孔子为观众道歉。

本来已经散去的人重新凑了上来,这一次主要是孔门弟子,他们回到了老师身边。有颜回,有冉求,有子路,有子贡。他们在说一句话:孔老夫子,孔老夫子,在你出生前真的不曾有过太阳吗?如果没有吾辈记录,后人如何知道你这个太阳曾经说过什么?

之后场景开始转换,兵燹逐渐消除,何忌的士兵都退去,他变成了孔子诸弟子中的其中一个,与其他弟子一起重复地唱「先生到底是为了什么?先生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王政复古?是为了受命制法?是为了专行教道?还是为了春秋大一统?」

最后场景变为了一条康庄大道,道路两旁都是金黄色的麦穗。孔子师徒继续踏上了周游列国的旅途,但何忌不得不再次从队伍中退出,唱出了Superstar的最后一句歌词。

「你当真是千古帝王师吗?」

孔子师徒不久后来到了郑国,却与弟子们失散,只得一个人站在城郭东门。

他叹息着说: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如果我注定面临这样的误会和误解,那我宁愿不接受这样的天命。

可除了知其不可而为之,丘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周礼已离诸夏远去,甚至离孔丘远去……

孔子的语气带有些许哀怨,音乐中也越发凄凉压抑,仿佛孔子正在死亡线上挣扎一般

孔子闭上眼,沉思片刻,忽然开口说道:贤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丘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无论老到什么样子,丘都不会走辟世那条道路。

这时弟子们忽然拥了过来,子贡笑着对孔子说:“夫子!弟子刚才遇到一个郑人,他对弟子说,东门有个人,长着帝尧的额头,皋陶的颈子,肩类子产,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犬。弟子前来一看,果然就是夫子您在这里!”

刚刚还沉湎于哀伤之中的孔子忽然笑逐颜开,那压抑的背景音也停止了。孔子欣然笑曰:“说的不错,他说我长得是什么样子,并不重要,但说孔丘是一条丧家之犬,然哉然哉!”

之后师徒众人继续上路,背景音乐用John Nineteen Forty one

孔子周游列国仍在继续,但他的道始终未能践行

音乐剧至此结束

烤鱼烤不熟

 @土豆烧肉激推bot 的点图,失恋阵线联盟paro的犹大们。

非常土以及非常沙雕所以不能接受请千万不要看下去(土下座)

73和96在我心中都比较严肃不忍心把他们拉过来所以又是沙坑(搭配猪jc)JP和丁门庆(画这张的时候我一时没想起来还有瑞典人

(以及画之前随手查了一下发现丁门庆居然是最高的)

动作全都是原曲mv!

其实感觉这歌应该剪个视频但是懒(

 @土豆烧肉激推bot 的点图,失恋阵线联盟paro的犹大们。

非常土以及非常沙雕所以不能接受请千万不要看下去(土下座)

73和96在我心中都比较严肃不忍心把他们拉过来所以又是沙坑(搭配猪jc)JP和丁门庆(画这张的时候我一时没想起来还有瑞典人

(以及画之前随手查了一下发现丁门庆居然是最高的)

动作全都是原曲mv!

其实感觉这歌应该剪个视频但是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