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万历

8249浏览    651参与
若小七

这一幕也是太虐了。。。猝不及防

https://b23.tv/av66270638

前几天看的这个MV,这一幕真是虐死我。

万历你简直不是个.......唉。说人家贪了多少钱的,最后抄家也没抄出来多少。

那个字儿念勃不念贝!就念勃!勃勃勃勃!(太岳:你真是好幼稚?)
[图片]

https://b23.tv/av66270638

前几天看的这个MV,这一幕真是虐死我。

万历你简直不是个.......唉。说人家贪了多少钱的,最后抄家也没抄出来多少。

那个字儿念勃不念贝!就念勃!勃勃勃勃!(太岳:你真是好幼稚?)

狐周周

万历强奸了徐阶的曾孙

《万历野获编》提及的一桩丑闻

万历驾幸天寿山时,见一缇帅少美丰姿,便在路上强迫人发生了关系(董贤之宠),这名缇骑的曾爷爷是徐阶,当事人事后羞愤至极,并沦为同僚笑谈,也是实惨。

“其时又有一缇帅,为穆庙初元元宰之曾孙,少美丰姿,扈上驾幸天寿山,中途递顿,亦荷董圣卿之宠,每为同官讪笑,辄惭恧避去。”

此外沈德符也提到了被大臣疏论的“十俊之事”。万历曾选十名美貌太监同起卧,外廷称为“十俊”,这些男宠都曾嚣张一时。

“万历壬午癸未以后,选垂髫内臣之慧且丽者十余曹,给事御前,或承恩与上同卧起,内廷皆目之为十俊。”

[图片]

《万历野获编》提及的一桩丑闻

万历驾幸天寿山时,见一缇帅少美丰姿,便在路上强迫人发生了关系(董贤之宠),这名缇骑的曾爷爷是徐阶,当事人事后羞愤至极,并沦为同僚笑谈,也是实惨。

“其时又有一缇帅,为穆庙初元元宰之曾孙,少美丰姿,扈上驾幸天寿山,中途递顿,亦荷董圣卿之宠,每为同官讪笑,辄惭恧避去。”

此外沈德符也提到了被大臣疏论的“十俊之事”。万历曾选十名美貌太监同起卧,外廷称为“十俊”,这些男宠都曾嚣张一时。

“万历壬午癸未以后,选垂髫内臣之慧且丽者十余曹,给事御前,或承恩与上同卧起,内廷皆目之为十俊。”

江渚渔樵
摸个鱼🐟 了解粗浅,略带私货...

摸个鱼🐟

了解粗浅,略带私货。鞠躬. JPG

摸个鱼🐟

了解粗浅,略带私货。鞠躬. JPG

堂主骑小钧

何以寿宁(万历寿宁公主视角)

何以寿宁(万历寿宁公主视角)



  朱轩媁记得小时候,仿佛那时才六七岁大的时候罢。洵哥哥带她看爹爹颁诏。

  彼时她形容尚小,身材魁梧的大汉将军仿佛是一辈子也不可企及的参天大树。他们身上穿着铠甲,折射出的寒芒,似控诉着战争的残酷,似在震慑,似在嗜血。

  洵哥哥那时就已经是束发之年的翩翩少年,会在听到爹爹一声大喝“拿去——”声后,发出一声低喝——

   “壮哉!”

  这是一种对疆场的渴望,是一种少年郎的热血。

  可时间的力量竟然强大如斯。

  洵哥哥在同大哥哥的国本之争中,本是一直处于优势的。但祖上一代代传下的规矩,就像是...

何以寿宁(万历寿宁公主视角)



  朱轩媁记得小时候,仿佛那时才六七岁大的时候罢。洵哥哥带她看爹爹颁诏。

  彼时她形容尚小,身材魁梧的大汉将军仿佛是一辈子也不可企及的参天大树。他们身上穿着铠甲,折射出的寒芒,似控诉着战争的残酷,似在震慑,似在嗜血。

  洵哥哥那时就已经是束发之年的翩翩少年,会在听到爹爹一声大喝“拿去——”声后,发出一声低喝——

   “壮哉!”

  这是一种对疆场的渴望,是一种少年郎的热血。

  可时间的力量竟然强大如斯。

  洵哥哥在同大哥哥的国本之争中,本是一直处于优势的。但祖上一代代传下的规矩,就像是一座大山,几十年复一日的抗争,让爹爹是身心俱疲了,被压得喘不过气。

  尤其是那日,爹爹去给皇祖母请安的时候。

  李太后耐心指导着轩媁绣一幅鲤鱼跳龙门,父亲朱翊钧尴尬地在一旁立了许久。轩媁想要行礼却被祖母笑着拦下。祖母指着一处,似笑非笑道——

  “轩媁,此处绣错了,应该第一针先绣,那处应该第三针绣,这顺序错了,再好看的画儿,也上不得台面。”

  祖母的话尾,分明带了讽刺,指桑骂槐的意味十分明确,她却一眼都没看朱翊钧。连轩媁都听出了她的含沙射影,一面讪笑着,一面偷偷乜了一眼心虚的阿爹。

  开溜是阿爹一贯的策略,察言观色也是阿爹必备的技能。

  只见阿爹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与祖母斗智斗勇的本事却也是丝毫不减。

  朱翊钧深深朝祖母一揖,讨好道——

  “轩媁啊,皇祖母躬亲教诲,你好好听着,女红不可废,妇德须敬修”,转而向太后道,“母亲慈爱,儿子不敢打扰,先行告退。”

  孰料阿爹一只脚还没踏出槛儿,祖母就先开了口。

  “皇帝,站下!”

  朱翊钧一挑眉,转身时模样恭敬已极,即使算准了母亲要说什么,仍是婉言道:“娘,您吩咐。”

  许是一声“娘”把李太后的心叫软了几分,李太后怒气稍缓,还是冷道:“你为何拖了这么久,才肯立洛哥儿?”

  阿爹虽然久经沙场的人,但也有失手的时候,不假思索的一句“都人之子尔。”

  成功的让祖母勃然大怒。

  阿爹的汗滴瞬间就涔涔而下了。

“你,朱翊钧,大明尊贵的皇爷,独不为都人子?”

  李太后说罢这句话,竟然拂袖而去,一句多余的话也无。朱翊钧呆呆在地上跪着,轩媁也跪着不敢起来。

  这件事,给朱轩媁的印象太深,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父亲那样的恍惚,跌跌撞撞地爬起来,趔趔趄趄地一步一步出了门,失手碰坏了一个定窑上好的瓶儿。

所以这事儿,一定在阿爹的心里烙下了印儿。




  直到万历四十二年,祖母薨逝,阿爹向一下老了十几岁,看洵哥哥的眼神也淡漠疏离了好几分,有一次竟然大声斥责洵哥哥不省心,皇祖母十有八九是被他就蕃的事情气着,伤了身子。

  洵哥哥跪在地上告罪之后就默默离开,阿爹对着祖母的灵位,狠狠掴了自己一耳光。

  “逆子不孝!”

  但血浓于水到底是不一样,阿爹虽然在洵哥哥就蕃这个问题上没再留半分情面,直接正儿八经的下了圣旨,命筹措了相关事宜。且规模之大,甚至超过了朱翊钧的亲弟弟潞王朱翊镠。

  送别洵哥哥的那天,阿爹居然抽出了一个侍卫身上的佩刀,在众人惊诧的一声“陛下——”声中,将身上的黄袍袖子割下一块,明黄色的布帛徐徐落在地上,叹道:“这天家无趣的很。”居然拂袖而去,再没有回头,内侍孙海想要搀扶他,却被皇帝一下推开,一个人佝偻身体,踽踽独行在幽长的宫道之中……

   母亲早就哭成了泪人,喑哑着嗓子,将叮嘱的话一一说出了口,纵然阿娘是个极重仪态的人,但那日的狼狈,委实闻者伤心。

  朱常洵还未到而立之年,今日脸上却添了与年龄不同的颓唐,他对着母亲拜了三拜,平身时却笑了一笑,从袖子里掏出来三个小盏。

  朱轩媁一下子僵住。

  小时候,洵哥哥最贪甜了,每次都来骗她的糖豆儿,还把糖豆罩在小盏下,让她猜,猜错了糖豆儿便归他。

  猜对了还是归他。

  没少把小轩媁气得哭鼻子。

  “媁媁……”朱常洵哽了哽嗓子,“阿兄没法陪你玩猜豆子了……”

  朱轩媁了眼睛仿佛不受控制了,红血丝仿佛有了生命,往朱轩媁眼睛里爬,豆大的眼泪也直往下掉。

  “哥……”

  他是小时候那个一直保护她的哥哥,是那个帮她责打欺负她的奴才的哥哥。是会把玩具都给自己,小时候她一生气,就哄她的哥哥。

  洵哥哥有一个姐姐,也是她的同母姐姐,叫朱轩姝,在洵哥哥几岁的时候就年幼而殇。洵哥哥提起她的时候,总是伤心,他不止一次对轩媁说过——

  “媁媁,我要帮我们的阿姐,保护好你。”

  或许,他认为当上太子是保护她的方式,所以他在深宫中沉浮,可是没有成功。

  或许,他认为陪伴是保护她的方式,可是他没有成功,最终他不过是一个一亩三分地中的藩王,洛阳锦绣,却也是无诏不得出的牢笼。

  或许……从来就没有如果。

  目送车马鸾驾在视线中消失,就像飞出宫的鸟雀。

  冉兴让静静现在轩媁身后,他没有说一句话,开口时却有些哽咽,温言劝轩媁回府。

  难道这紫禁城,就是让人尝尽骨肉分离,生离死别,历尽各种苦楚的吗?

  红墙黄瓦,九重深邃。

  贫苦向往的富贵,富贵人厌倦的乏味。

  都在这里。

  “啊——”

  轩媁跪在地上,手扶着宫墙,站立不住徐徐跌坐了下去。天上“人”字形的大雁,闲闲地飞走了。

  宫道上光滑的鹅卵石路忽然沾上了殷红的血液,当宫人们确定了血液来自公主的下 体时,慌忙去请太医正。

  最终确定为小产。

  自多年前,冉兴让被那一群太监一顿毒打之后,伤了元气根本,轩媁也因为忧思缠身难以成孕。

   这一个来之不易孩子,到底也没有留住。

   呆坐在床上的轩媁一句话也没有,宫人端来的汤药早没了温度,只有秋叶徐徐落在地上,安静不闻声响。






 


 

 

 


孔璋不写檄文

【赐图记】……今上唯赐张江陵一银记曰:“帝赉忠良”,其事在戊寅张归葬之年,令其在途、在家俱得用以入奏,然还朝以后不闻奏缴,后遭藉没,亦不闻此记仍还内帑,想张氏诸嗣君至今犹宝藏也。


翻野获编,获得暴击。

万张的真谛就是曾经的糖都会变成大刀,宅男实乃渣男。

【赐图记】……今上唯赐张江陵一银记曰:“帝赉忠良”,其事在戊寅张归葬之年,令其在途、在家俱得用以入奏,然还朝以后不闻奏缴,后遭藉没,亦不闻此记仍还内帑,想张氏诸嗣君至今犹宝藏也。


翻野获编,获得暴击。

万张的真谛就是曾经的糖都会变成大刀,宅男实乃渣男。



蟹老板

万历十六年,有人“以江陵编戏文,“传入禁中”。

出处是《王文肃公文集》十四卷,喜鹊给瑶泉的一封信。

申瑶泉相公:三日前闻撰一书号《星变纪事》,又以江陵编戏文传入禁中,老丈但冷眼观,此举动大是可恨。周生弘论,有书来劝弟:“此时不可使弟子应举”。弟谓大丈夫上不愧黄天、下不愧夷齐,岂作诡故不情之事妆点,世界不好,使人逃南山之南北山之北也?会病出应酬,匆匆附此数字奉报不一。

喜鹊儿子王衡应试在万历十六年,也就是说,最多六年,太岳的故事就被编成戏曲还传入宫中了。而且在宫里肯定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毕竟连喜鹊都知道了。看样子瑶泉也知道,但他没管。

那么问题来了,戏本子里是什么内容?小渣男看没看过这出戏本子?或者说,这会不会就是小渣男让人找来看的?如果...

出处是《王文肃公文集》十四卷,喜鹊给瑶泉的一封信。

申瑶泉相公:三日前闻撰一书号《星变纪事》,又以江陵编戏文传入禁中,老丈但冷眼观,此举动大是可恨。周生弘论,有书来劝弟:“此时不可使弟子应举”。弟谓大丈夫上不愧黄天、下不愧夷齐,岂作诡故不情之事妆点,世界不好,使人逃南山之南北山之北也?会病出应酬,匆匆附此数字奉报不一。

喜鹊儿子王衡应试在万历十六年,也就是说,最多六年,太岳的故事就被编成戏曲还传入宫中了。而且在宫里肯定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毕竟连喜鹊都知道了。看样子瑶泉也知道,但他没管。

那么问题来了,戏本子里是什么内容?小渣男看没看过这出戏本子?或者说,这会不会就是小渣男让人找来看的?如果他看到了,又会是什么反应呢?

以下是万张背景下的脑洞时间:

1.戏本子的画风:据我猜测以及从传世作品来看,合理推断包括“黑心宰相卧龙床”。

2.既然这个脑洞是万张背景,那我设定这些戏文是小渣男叫人找来的。

3.小宅男的反应:第一是应该是觉得戏文胡说八道很生气,毕竟“黑心宰相卧龙床”之类实在太扯了。第二会不会有怀念?时间已经到了万历十六年, 对太岳的清算已经结束了,一切尘埃落定后,小宅男一边看戏文一边会怀念张先生吗?

4.脑补的情节:小宅男的十俊差不多就是这段时间,太监很多都会唱戏,而且太监可以穿蟒服,替身梗搞起。




NyxLector

慈寿寺基址始建于万历四年(1576),那时的太岳啊,已过五十岁了。


慈寿寺基址始建于万历四年(1576),那时的太岳啊,已过五十岁了。


堂主骑小钧

堂主迟来却不缺席的2019总结,对你们说:

2019年的最后一天了。

我玩老福特很快就要有一年了。

这一年来了昆明上学,第一次离家那么远。

还好有老福特,也有你们。

  期末总结报告这么多,终于也有一份真心而发的了。

我看你们飙车,看你们撸文,看你们作画,看你们练字。

看我家的大本命钧胖在你们的笔下越来越丰满起来,他在我自己的笔下也是独一无二。

在老福特上认识了你们,历史同好,cp同好,是我的幸运。

  我觉得我的历史和文字功底都不够,却倔强的很,偏有那一份执着。大概是我自己的本心。

  不可失。

  所以我有什么写得不好的,考据不当的,或者其他bug的,我就在新的一年里改进了...

2019年的最后一天了。

我玩老福特很快就要有一年了。

这一年来了昆明上学,第一次离家那么远。

还好有老福特,也有你们。

  期末总结报告这么多,终于也有一份真心而发的了。

我看你们飙车,看你们撸文,看你们作画,看你们练字。

看我家的大本命钧胖在你们的笔下越来越丰满起来,他在我自己的笔下也是独一无二。

在老福特上认识了你们,历史同好,cp同好,是我的幸运。

  我觉得我的历史和文字功底都不够,却倔强的很,偏有那一份执着。大概是我自己的本心。

  不可失。

  所以我有什么写得不好的,考据不当的,或者其他bug的,我就在新的一年里改进了(考试周没有更文,消失了,考完一定填哈 哼(ˉ(∞)ˉ)唧)

  一年里有那么多的小可爱看我的文,给我❤和蓝手,有时候我会很激动,激动到晚上睡不着,还会有些哽咽。

  因为有你们在我真的很感动阿(文盲词穷ing)

  钧胖有他的日月山河,太岳有他的丘山万壑。

  我有你们!

  (超没出息,把自己写哭了。)

  我有认真看每一条评论,大家的关心鼓励和斧正都在我的心里,就像即将到来的2020,伴着我前行。

  明天,不,应该是今天。就要考致命的现代汉语了,考完就是吃饭看电影的happy了。

  不知道大家有什么计划吗?欢迎和堂主一起分享。

  美好的2019,希望我们都有美好的2020。

  堂主爱你们!❤

王元美的小湖笔

【魔性反腐电视剧,大明万历朝】《热血忠魂之独行侍卫》

    冯保自始至终碾压全场,自信满满。天下在握的皇帝和首辅在他面前也是渣。

   【剧情简介】

    万历十年夏天的北京,怪事与奇案叠起。一股来路不明的号称“江洋八子”的犯罪集团突然显身大街小巷和王公府邸……这猝然发生的一切,使得年轻的明神宗朱翊钧隐约感到了登基以来最大的危机正在向大明政权袭来。 

    此时太仓库总管魏国忠收到冯保的暗示,要他将冯保3年前借太仓库50万两的借据毁之。

 “江洋八子”这伙罕世大盗的猝然出现,...

    冯保自始至终碾压全场,自信满满。天下在握的皇帝和首辅在他面前也是渣。

   【剧情简介】

    万历十年夏天的北京,怪事与奇案叠起。一股来路不明的号称“江洋八子”的犯罪集团突然显身大街小巷和王公府邸……这猝然发生的一切,使得年轻的明神宗朱翊钧隐约感到了登基以来最大的危机正在向大明政权袭来。 

    此时太仓库总管魏国忠收到冯保的暗示,要他将冯保3年前借太仓库50万两的借据毁之。

 “江洋八子”这伙罕世大盗的猝然出现,让神宗大刀阔斧追查税银流失巨案的计划连连受挫。 

  此时,负责追查税银流失案和主持铸银局开工的首辅大臣张四维也无可避免地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在以大太监冯保为首的东厂阄宦势力的操纵下,唯一知道失踪税银去向的征税司督察彭久灵被灭口于刑部大狱;从吕宋启运的三船银锭沉没于海上飓风,使得铸银局限期复工的旨令成了一张空文;而从各地银矿传来的不祥消息更是惊心动魄,因地方官府额外苛征矿税,使得矿洞久年失修,接连发生了几次大矿难,死者无数,银矿纷纷关闭。 

    

    

    神宗此时才知道,他面对的是一个盘根错节、难以对付的冯保巨蠹势力。 

  更危急的是,由于国库中的储银全被冯保用充沙假银秘密偷换一空,致使镇守边关的防军到了无饷可供的可怕境地。

  显然,国家已经面临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 

      

      在这国祚不永的危难时刻,钟元毅然挑起了为朝廷力挽狂澜的重任。他在美丽而富有正义感的旧日恋人、隐居在深宫为夫守节的永宁公主的帮助下,扶倾厦于既倒。 

     

    然而,钟元却绝对没有想到,在“江洋八子”的背后,有一只巨大而无影的黑手在操纵着! 

  这只黑手就是冯保! 

  冯保身为二朝元老,又仗着神宗是他一手抱大的特殊身份,一手控制了东厂和锦衣卫的大权,背着神宗疯狂地贪贿巨银。他的触角几乎伸遍了全国各府县的征税司局,网罗了一大批为他敛财的地方大小官员,编织了一张无人可破的黑网。而表面上,冯保极其清廉耿介,大智大勇,是个能为朝廷分忧解难的辅弼良臣。 


    在冯保的策划下,“江洋八子”成功地洗劫了经过张四维千辛万苦的努力才升火开炉的铸银局,冯保将二百万两银子如数收入囊中。并且再次嫁祸于钟元,使钟元落入了死境,被推上了法场。 


    钟元的扭转了局面,宝珠被神宗夺回。“江洋八子”中的耗子、浪子、刀子和雷子也都先后被钟元翦除,这四个人的离奇命运以及如何走上犯罪道路的经历,强烈震撼了钟元。 

   张四维在京城掌握了冯保鲸吞国家大量税银的铁证,从而一举摧毁了冯保的恶势力,将查没的银子赶运到了军营。 


   经历了一场场劫波的神宗,终于敏锐地看到,要匡扶大明正气、重振皇纲王宪,必须要找到一个从根本上解决吏治腐败的方法,而这个方法的最重要一环,那就是要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一个清廉而有效的税政体制,阻断官员经济犯罪的来源;要实施这个体制,首要之事就是封堵住国家财政上的巨大黑洞,翦除危害国家至高利益的邪恶势力!

     

 

    

小可爱略略略

舞台剧

舞台剧

“快出去走走!都窝被子里一个月了!”手上拿着明实录的张教授一推镜框

擦,四眼张白圭一如既往的凶,朱小钧想

“知道了大叫兽”朱小钧翻了个身,快速的一翻白眼,“你最近不是研究张居正吗?那个叫万历的,不是四十多年没上朝吗?我这才什么级别?不就是暑假的时候睡个懒觉嘛”

“朱小钧!你那个什么舞台剧是不是不想让我演了?!”

“别别别,千万别,我现在就起床,现在就起床”

“还有呢?”

“再抄一遍张居正的议六事疏,做好一个大学生助教应该做的事情!”

——————————————

朱小钧是张白圭从孤儿院领养的,从小就很聪明伶俐。张白圭是著名文史学家和出了名的洁癖,希望朱小钧能和他一样乖...

舞台剧

“快出去走走!都窝被子里一个月了!”手上拿着明实录的张教授一推镜框

擦,四眼张白圭一如既往的凶,朱小钧想

“知道了大叫兽”朱小钧翻了个身,快速的一翻白眼,“你最近不是研究张居正吗?那个叫万历的,不是四十多年没上朝吗?我这才什么级别?不就是暑假的时候睡个懒觉嘛”

“朱小钧!你那个什么舞台剧是不是不想让我演了?!”

“别别别,千万别,我现在就起床,现在就起床”

“还有呢?”

“再抄一遍张居正的议六事疏,做好一个大学生助教应该做的事情!”

——————————————

朱小钧是张白圭从孤儿院领养的,从小就很聪明伶俐。张白圭是著名文史学家和出了名的洁癖,希望朱小钧能和他一样乖乖的啃书高考然后做大学老师,但朱小钧好像只想当一条快乐的咸鱼。好不容易催动他高考,轻松的考进大学做他的助教,但是本性难移天天睡觉,好不容易让他去报个社团,便过来缠着张白圭了

“张先生,你累不累呀?”

“我给你倒口茶吧!”

“今天的作业抄完了!”

“我给你捶捶腿吧!”

“直说”

“就是那个……我们宣传社要搞一个活动”

进入正题了,张白圭轻笑

“要……演一个舞台剧,关于倒张的,在大礼堂举行,我演万历”

“很好呀,有什么问题吗?服装又要钱啊,还是矿泉水要钱?!”他喝了一口水

“不不…不…不是,就是…就是”朱小钧吸一口气,“社长想让…您来演张居正”

水全吐地下了

他先皱了皱眉头,然后云淡风轻的说“好啊,那我随时反悔”“行,你答应了就行,zang先生么么哒”

张先生中午饭白吃了

———————————

张白圭脱下了550度眼镜,穿好一身红蟒袍,看着他的学生将假胡子一缕一缕的给他粘好,假发套给他带好,看一眼镜子,之后是眼前世界的模糊,看着一身穿着租赁龙袍的学生渐渐倒下以及再次的醒来

————————————

朱小钧有点懵

他记得自己稀里糊涂的晕倒了

然后来到了这个帐子里

面前是自己最敬爱的老师,以及最亲爱的养父,他正穿着蟒袍

而他自己,正在咬着老师白嫩的颈根,伸长的胳膊连接的手指被老师的口腔含着,舌尖贴着,一段口水沿着手指根流出,翘起的臀部顺着半跪的姿势和下顺的脊背贴合着他穿着龙袍的…胯下,他的另一只手撩起了蟒袍下摆摸着老师的腿根,从半滑的肩部衣物下掩饰的小草莓和现在的动作来看,他这是准备……

qiangjian张白圭!

  excuse me?

老师好像反应过来了,和舞台剧里扮相一模样绯红着脸颊扭过头来,四目相对之下,老师快速确认了自己的双手能活动,然后扭过身子来,毫不留情的给了小钧一掌然后迅速拉好衣服

“禽兽!”

“什么舞台剧!”

“等等…我觉得我们需要…”

“gun!”

然后他就开始扯自己的胡子,然后他发现原本一碰就能掉的胡子根本扯不下来

反而引来了一群太监

其中就有张教授最近研究的重点,张居正的盟友冯保

“叩见万岁爷,张太师,老奴不知,刚才大叫只为何事?”“没事,冯公公,小两口子吵架”旁边一个多事的小太监低声说道

此时,两个人背靠着多做沉思者的样子

朱小钧想:“所以我这是穿越了吗?这真是……太棒了!再见了,作业!再见了,考试!再见了,评比!自由万岁!咸鱼万岁!哈利路亚……”

张白圭想:“我现在…应该是穿越了吧?而且穿越成了张居正!等等,那个小太监说什么?万历和张居正还有这层关系!而且他们还知道!而我的学生也穿越过来了,而且穿越的时间特别尴尬,他好像不是故意的…这大概涉及了……”

当冯保再次发问时,二人不约而同的扭过来,木纳地看着面前的司礼监

“gun”

冯保摆出了问号脸,但不知不觉间,身边的小太监已经跑了一空

“万历十年!万岁爷失心疯了!张太师失心疯了!回家收衣服了!”

冯太监在心里暗骂,一路追着那些小太监跑了

张居正这才感到下身一股燥热“所以,”他推了推无形的眼镜“现在我应该叫你陛下,你应该叫我先生,这个时代的你和我还发生了奇妙的关系,而且这个时代的你…还给我下了药。现在是万历十年,离我死不久了,我死之后就是你们的那舞台剧了”

朱小钧愣神了半天“信息量过于庞大,一时间不能接受,先生让我缓缓”

“你有兴趣改变历史吗?”张居正严肃了起来

“怎么改变?推行共产主义?弘扬马克思列宁主义?”

“我没有兴趣”

那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啊?来自朱小钧的小声bb

“是在原有的轨迹上走就行了,舞台剧照常出演,咱们是不是应该继续一下咱们俩应该做的事情了。”

朱小钧持续发愣中,然后张先生抱了过来

蟹老板

万历出生那年七月,西苑白龟也下蛋了

有《万历野获编》资源,评论自取。

《万历野获编》【圣主命名】条:

今上(万历)以癸亥(嘉靖四十二年)八月生於裕邸。时世宗惑於“二龙不相见”之说,凡裕邸喜庆,一切不得上闻。是年四月西苑玉兔生子,七月有白龟卵育之瑞,廷臣俱上表贺。而今上弥月,不敢请行翦发礼。至穆宗即位,大臣以立太子请,上命先命名,徐议册立,始以元年正月赐今御名。故事命名在百日,至是睿龄已五岁矣。从来朱邸皇孙,未有愆期至此者。然而次年即主震方,又四年龙飞,开万亿年盛治,千古未有也。

胡说八道:为什么偏偏是白龟啊摔。我脑中缓缓展开了巨大的图卷,注意,一切皆为脑洞:

赵贞吉说张子是妖精:赵大洲真相了,某人真的是白龟成精。

西苑...

有《万历野获编》资源,评论自取。

《万历野获编》【圣主命名】条:

今上(万历)以癸亥(嘉靖四十二年)八月生於裕邸。时世宗惑於“二龙不相见”之说,凡裕邸喜庆,一切不得上闻。是年四月西苑玉兔生子,七月有白龟卵育之瑞,廷臣俱上表贺。而今上弥月,不敢请行翦发礼。至穆宗即位,大臣以立太子请,上命先命名,徐议册立,始以元年正月赐今御名。故事命名在百日,至是睿龄已五岁矣。从来朱邸皇孙,未有愆期至此者。然而次年即主震方,又四年龙飞,开万亿年盛治,千古未有也。

胡说八道:为什么偏偏是白龟啊摔。我脑中缓缓展开了巨大的图卷,注意,一切皆为脑洞:

赵贞吉说张子是妖精:赵大洲真相了,某人真的是白龟成精。

西苑白龟七月下蛋,八月小宅男出生:龟蛋的孵化需要时间。

五年多藏着掖着:人妖混血形态不稳定,随时会变成原型。

穆宗啃某人手臂:毕竟连蛋都生了……

小宅男的宅:血统使然,不爱动弹。

李太后更喜欢潞王:潞王才是亲生的。

再说一句,我听说血亲之间,在不知道有血缘关系的情况下,会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如果加上这一层设定,他俩爱恨交织的情感就更浓烈和复杂了。一个是舐犊情深,一个是得不到回应的爱而不得,最后终于黑化了。

没想好要不要让脑洞中的小渣男知道真相,什么时候知道真相。

小可爱略略略

万张烂段子

1,入腐前

      啊啊啊白圭大大我要和你生猴子

      入腐后

      啊啊啊白圭大大我要看你和钧胖生猴子


2,是进亦刀,退亦刀。然则何时而糖耶?其必曰:“先万张之刀而刀,后万张之糖而糖”乎!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3,万历show time:北平直隶,北平直隶,太岳相党倒台了,首辅白圭鞠躬尽瘁,贪了1.5个亿,双腿一蹬死了,我们没有办法,只好拿申时行抵国库,原价100多,200多,300多的申时行,通通20块,通通20块……...

1,入腐前

      啊啊啊白圭大大我要和你生猴子

      入腐后

      啊啊啊白圭大大我要看你和钧胖生猴子


2,是进亦刀,退亦刀。然则何时而糖耶?其必曰:“先万张之刀而刀,后万张之糖而糖”乎!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3,万历show time:北平直隶,北平直隶,太岳相党倒台了,首辅白圭鞠躬尽瘁,贪了1.5个亿,双腿一蹬死了,我们没有办法,只好拿申时行抵国库,原价100多,200多,300多的申时行,通通20块,通通20块……


4,为什么心酸?

       看了他们的历史正版画像

       为什么复苏?

       因为我发现有P图这个神奇的东西

       为什么写这句?

       其实世上本没有理由,欠揍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理          由。


小可爱略略略

“大明街0号楼4单元250号查水表!”

朱厚照紧张的思索着对策

话说房东太祖他老人家就不知道大明街从来不查水表吗?每次都接着查水表的名头收房钱真的好吗?这次缴月租得缴几个月的?我有多久没交房租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呀,半年没交了!一个月房租2000我一个月应该赚(钓鱼)2000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实际是……一个月按30天算,30÷3=10……然后是…然后是…上次老爸教过我啊……对对对…………然后他兴致勃勃地算起了小学数学题。

“查水表!”

“查!水!表!”木制的门被敲裂了一条缝隙,像魔鬼的嘴巴向前凸着,而随着咚咚的声音,缝隙越来越大,甚至想要张开嘴,将他吞没

“我是不是该去躲躲了?”一个很...

“大明街0号楼4单元250号查水表!”

朱厚照紧张的思索着对策

话说房东太祖他老人家就不知道大明街从来不查水表吗?每次都接着查水表的名头收房钱真的好吗?这次缴月租得缴几个月的?我有多久没交房租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呀,半年没交了!一个月房租2000我一个月应该赚(钓鱼)2000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实际是……一个月按30天算,30÷3=10……然后是…然后是…上次老爸教过我啊……对对对…………然后他兴致勃勃地算起了小学数学题。

“查水表!”

“查!水!表!”木制的门被敲裂了一条缝隙,像魔鬼的嘴巴向前凸着,而随着咚咚的声音,缝隙越来越大,甚至想要张开嘴,将他吞没

“我是不是该去躲躲了?”一个很皮的朱厚照发言

“去谁家?”一个更皮的朱厚照发问

论皮之于更皮~

“去朱翎钧家吧,他家近,翻两个阳台就能到”

“你忘了上个月你去他家的惨状了?狗粮塞得猝不及防就要噎死了。还有上上个月,那画面太美你都不敢看……与其被闪瞎,不如被鞭打。话说那个姓张的是怎么堂而皇之的住在大明街0号楼的?是叫兽就可以为所欲为的住在学生家里了吗?他明明应该住在1号……”

照儿的眼睛究竟经历了什么?

“那……去朱由校家?放一段绳索下去就行。看在都掉到过水里的份上,他应该会给个面子的”

“你忘了他那个疯婆……弟弟了?见人就磕头的那个。记得上上上个月,你躲他家,他疯弟弟就过来磕头,偏偏这个死木匠朱由校着了房东的道儿,也拿了条鞭子,还是用木头削的,再一节一节的缝起来,比房东抽的更狠,一鞭子下去,皮连肉削掉一片,人挡他弟抽人,佛挡他弟抽佛,你面子还没大到那个程度,也不掂量掂量自己!”

照儿不过是个刚刚幼儿园毕业二十多年的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去朱厚熜家总可以了吧,虽然爬艰难了一点,得用鱼钩攀楼,但那个人除了躺在炉烟里睡觉,就是躺在炉烟里骂人,也不管其他的,还是你的从弟啊”

“你想多了,你想想他家不是有个地道通着4号楼吗,还经常散乱着点东西,鬼知道不干不净的有点什么……最主要是,他那个生产药的生意折了本,也被追租追的厉害,追不到你的那份钱,其次找的就是他,找他还不如去投奔腐女团”

“Judy家?”

“你怕不是失了智去人肉贩子家里”

“朱允炆家?”

“mdzz你去那个食古不化的蠢人家里,你确定他不会先把你绑起来,再送到房东那里?”

“朱载垕或朱常洛家?”

“那两个龙套连自己都保不住!”

“朱…朱佑樘家…”

“你还是去投奔FFF团吧”

照儿哭的像个200多斤的胖子一样


小可爱略略略

翼折南宫

万历很烦恼


他明明费尽心思将不可一世的张先生绑架


驱使他


奴役他


将他的棱角磨灭


将他的自尊碾压


将他从“大有”


生生逼成了“大无”


将他智慧而狡猾的眸子搅乱


在片片情欲的混浊埋没


将他骨节分明妙词连珠的手摁住


在牙印和红痕的污染中懈怠


将他清冷的声线用嘴唇抵挡在内


在得到片刻释放后又改为阵阵喘息呻吟



还是不够


他的张先生将绸带蹭落


想要知道更多更多


知道我是谁


重要吗?


知道你在哪


重要吗?


看来先生需要一点小惩罚


他还想用一张一合的唇角


像我询...

万历很烦恼


他明明费尽心思将不可一世的张先生绑架


驱使他


奴役他


将他的棱角磨灭


将他的自尊碾压


将他从“大有”


生生逼成了“大无”


将他智慧而狡猾的眸子搅乱


在片片情欲的混浊埋没


将他骨节分明妙词连珠的手摁住


在牙印和红痕的污染中懈怠


将他清冷的声线用嘴唇抵挡在内


在得到片刻释放后又改为阵阵喘息呻吟



还是不够


他的张先生将绸带蹭落


想要知道更多更多


知道我是谁


重要吗?


知道你在哪


重要吗?


看来先生需要一点小惩罚


他还想用一张一合的唇角


像我询问


“最近朝廷有没有什么响动啊?”


看来


捂嘴的粗布更适合这个聪明绝顶的张先生


为什么啊


政事难道比我重要吗?


好吧


成全你


我便不问政事了如何!?


我要你看着你创下的帝国伟业


在无穷无尽的纷争中渐渐支离破碎


被黑暗一点一点的吞没


这样


你就可以尽心陪朕了吧?


不用管你的徐老师,高某兄


你的申贤门


你的谭国士


你的某某某



对了


还有让你日夜辛劳,昼夜批阅的


国家!


为了国家你可以一口血吐在金銮殿的金砖上


为了国家你可以双眼通红的通宵批示


为了国家!


你甚至可以去死


离朕……


你,


我最亲爱的


敬爱的


迷人的


可厌的


张先生啊


你终于


终于走了吗……


真的…


真的走了吗…

————————————

张先生…


是你吗?


“奴婢贱姓郑”


多么相像啊


“册封德妃——”



多么像你


那个我熟悉无比的


张先生啊……


万历二十年


————————

私设ooc勿喷thinks very马吃


堂主骑小钧

月满千江:香烛记(哀钱守俊)【戏腔】

月满千江:香烛记(哀钱守俊)

借问诸位,天下何处,最富贵?

哎呀啐!莫如皇城,红墙黄瓦舍它其谁?

若有人,偏恨这,金迷纸醉!愿去那,门可罗雀处,不知忌讳!

究竟是,怎一番故事?快快说予我听!

  康熙三十有一,茶馆路边飘旗。有人蹒跚褴褛,求赊香烛冥器。

  店主嗤之以鼻,只道小本生意。若无银钱付讫,何必摆桌设祭?

  来人喟然叹气,转身欲离此地。店主观其腰际,手炉甚是华丽。

  “哎呀留步,既有此物,何不赊我,些须换得,纸钱冥币!”

  来人叱店主,莫以汝脏手,动我故主物!

  店主与客相顾笑,眼神嘲弄把人瞧,既...

月满千江:香烛记(哀钱守俊)

借问诸位,天下何处,最富贵?

哎呀啐!莫如皇城,红墙黄瓦舍它其谁?

若有人,偏恨这,金迷纸醉!愿去那,门可罗雀处,不知忌讳!

究竟是,怎一番故事?快快说予我听!

  康熙三十有一,茶馆路边飘旗。有人蹒跚褴褛,求赊香烛冥器。

  店主嗤之以鼻,只道小本生意。若无银钱付讫,何必摆桌设祭?

  来人喟然叹气,转身欲离此地。店主观其腰际,手炉甚是华丽。

  “哎呀留步,既有此物,何不赊我,些须换得,纸钱冥币!”

  来人叱店主,莫以汝脏手,动我故主物!

  店主与客相顾笑,眼神嘲弄把人瞧,既是阉宦无妻小,何必清早来胡闹!

  来人默然转身去,两行清泪行路急。满街尽是清廷旗,前日之事如土泥!

   未几来人手提鸡,言以此鸡易祭器。店主异其太拼命,笑称余孽惨兮兮。

  只知如今在八旗,昔日故主不如鸡!

   看客皆曰,这事不稀奇,看这如今盛世起。今日是犯忌讳,明个是文字狱,只教这天下士子,学了些奴颜婢膝!

  晚来风急…

  庄烈愍皇帝,煤山死社稷。可叹生前费心力,身后一亩三分地!

  是日月明星稀,忠仆虔心伏地。东坡词赋引别绪,明月照我昔日意。

  少不更事心不细,舍了那活儿,活该无儿息。打碎天家东西,不知下场是何境地!

  怎知圣架皇爷躬亲,诘责老公,耍威风好生骄衿!

  岂料皇爷赐我把身起,问我冷暖,叮嘱我添衣。

  执我之手,只叫我受宠若惊!只恨老茧遍布,吓着陛下玉容帝星!

  手炉钦赐暖手心,冬日虽寒心不冰。此生不悔入宫禁,来生还做大明人。

  原来高处不胜寒,天不遂愿为哪般!

  奴婢自有忠心在,只恨力竭把烛燃。

  哀哉哀哉……

  今年中秋,复谁在?

 

 

我真的哭了,心口像是被插了一刀。

看《月满千江》,我恨清室虚伪,恨李自成暴虐。但我认为第一回流露出的,是百姓的麻木和佛系。

  祯祯的努力,他的殉国,原来他们眼中,如此一文不值阿!

  (从来没有这么多蓝手推荐,没见过世面的我决定最后一回写这个了,我家大本命,万历已经寂寞好久了)

  爆哭!!

堂主骑小钧

月满千江:清池记(悼韩翠娥)戏腔

  崇祯十七年,三月二十。

  硝烟吹,战鼓擂,皇城声鼎沸。

  繁华坠,绮梦碎,反贼道是谁?

  哎呀呀,我笑你“愚夫痴子!”

  岂不识,闯王威势!

  嚯呀呀,请说我静听!

人说“闯王不纳粮!”

  果真?竟是圣明也!

  言说不纳粮,强抢美娇娘!

  天也!

  又道“打开城门迎闯王!”

  怪道!民心所向呐!

  草莽黔首一通抢,掠得金千银万两!

  哀哉!

  且看反势如流水,木兵竿旗乱如溃,龙巢怎被地蛇占,只怨天公...

  崇祯十七年,三月二十。

  硝烟吹,战鼓擂,皇城声鼎沸。

  繁华坠,绮梦碎,反贼道是谁?

  哎呀呀,我笑你“愚夫痴子!”

  岂不识,闯王威势!

  嚯呀呀,请说我静听!

人说“闯王不纳粮!”

  果真?竟是圣明也!

  言说不纳粮,强抢美娇娘!

  天也!

  又道“打开城门迎闯王!”

  怪道!民心所向呐!

  草莽黔首一通抢,掠得金千银万两!

  哀哉!

  且看反势如流水,木兵竿旗乱如溃,龙巢怎被地蛇占,只怨天公不作美!

勤勉敂劳夙兴寐,穷兵黩武终枯萎!

贩夫走卒入宫闱,遍地一片好狼狈,搜索美妇终不见,气急败坏把胸捶!

只道闯王无信义,金口怎把誓言悖?

眼前美人颦翠眉,独坐栏杆持伞悲。

草莽见之不敢前,疑为公主帝宠妃!

见色起意终逞威,好个将军势如雷。

欲搂佳人薄身躯,女儿轻启语声微。

 

  “下雨了……”

  二逆面相觑,

  你说可怪?下雨有何奇!

 

  大雨滂沱宫道跪,口呼太平天下危。

  衣裙满是污泥水,不知何时提铃回。

  呼有老公传之去,皇爷亲宣问是非,

  原来有贼窃书去,《孟子》圣贤来作陪!陛下笑曰雅贼在,三言两语亲教诲。面如冠玉宫女醉,誓考女官展奇慧!衣物已干不舍去,钦赐纸伞把恩推。

  岂知成绩张榜日,反贼恶逆入宫时!

  烧杀抢掠天公泣,且看今后轮回期!

  苍天自有惊雷在,只把贼子乱兵劈!

  御湖之水清如镜,照我红颜明月心。

  举身赴池不足恤,惟愿丹心玉壶冰。

 

 

 

堂主骑小钧

戏腔我烈皇

我作死,看了旷世甜文《月满千江》,把我甜的眼泪刷刷,看到慈烺死的那一章,忽然想用文字还原,无奈太菜。
  (单押韵ang)
溜了…

是日真热闹,

长衔人熙攘,市口皆空巷!

寒鸦不敢嗟呵,但闻堂木响。

近看只一望,哎呀!红顶老爷怎生好面熟!

  却是前朝,一品尚书郎!
  昨是何模样?绯服仙鹤案,乌纱金丝网。
  今是何模样?鼠尾金钱辫,马褂紫蟒长!

  口呼“带人犯”,凛然气势壮,直教人,叹一句“太贤良”! 

  借问那人犯,怎把枷锁扛?

  铁链叮叮当,少年不彷徨。面容清俊赛宋玉,身形清癯满身伤...

我作死,看了旷世甜文《月满千江》,把我甜的眼泪刷刷,看到慈烺死的那一章,忽然想用文字还原,无奈太菜。
  (单押韵ang)
溜了…

是日真热闹,

长衔人熙攘,市口皆空巷!

寒鸦不敢嗟呵,但闻堂木响。

近看只一望,哎呀!红顶老爷怎生好面熟!

  却是前朝,一品尚书郎!
  昨是何模样?绯服仙鹤案,乌纱金丝网。
  今是何模样?鼠尾金钱辫,马褂紫蟒长!

  口呼“带人犯”,凛然气势壮,直教人,叹一句“太贤良”! 

  借问那人犯,怎把枷锁扛?

  铁链叮叮当,少年不彷徨。面容清俊赛宋玉,身形清癯满身伤。

  西风独自凉,看客寒蝉噤,大刀露锋芒。

  旌旗荡,瘦马长嘶哮,监斩官员终开嗓,道是——

  “诈称前朝太子太荒唐,罪该万死,以尸喂豺狼!”

  怎料少年郎,微微一哂不惊惶,直斥那人是——

  “欲盖弥彰!何不唤我,朱慈烺!”

  愀然惧甚,捡了木签,手抖如筛糠。

  当是时,人群似有声响,原是一独臂姑娘。

  长平只愿国家康,却恨蛮子胡虏狼。

  含泪不敢说怨怅,力陈此为真兄长。

  清廷官员着了慌,口不择言打官腔,泪眼婆娑呼不得,刽手扬刀欲斩郎,

似有遗民良知在,欲呼殿下竟遭挡。

乱哄哄!活像一戏台子闹剧场!

  鲜血淋漓溅木桩,枉杀大明真储皇,只叹生平无一罪,何必末世入帝王!头颅坠地血成江,故老旧人泪两行!

  错信虚伪清室榜,何曾善待明王朝!孝陵所谓亲跪拜,最是虚伪惑愚氓!区区一跪人心向,岂不闻,扬州十日血尚淌!嘉定三屠,好些个、兵甲良将!

  尸骸遍野好气象,饿殍残肢不忍望!

  可怜我烈皇,生前不曾欢一晌,崩后妻离子又丧!煤山有树英魂葬,勿伤百姓莫杀降。清廷兮!穹顶苍天皆在上,必叫尔,分崩离析惨收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