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万叶

21.2万浏览    1294参与
沉湘挂冀

万叶要复刻了,祝大家十连满命ε(*・ω・)_/゚:・☆

万叶要复刻了,祝大家十连满命ε(*・ω・)_/゚:・☆

原神小九

【原神万叶】为了抽你,我特意先歪了一个琴 。。

【原神万叶】为了抽你,我特意先歪了一个琴 。。

七洛

风雨故人归

※注意避雷:虐身✔  避雷!

短打,《标题与内容毫不相干》

(如果北斗……)我承认我是bt🤤

许愿叶宝小保底不歪Orz


“大意了,竟然中了圈套。”

万叶双眼被缚,双手反绑,被迫灌下一整碗汤药,洒出的药顺着脖颈流下,滑过锁骨,浸润了干净的武士服,晕出一圈水渍。

万叶被呛得直咳嗽,继而被狱卒踹倒在地。

他听着牢门上锁的声音,摸索着靠墙坐直了身体,试图获取所在地点的信息。

“有流水声,这附近应该有河流。”

可有河流的地方多了,无法确定具体方位。

“吱吱——”悉悉索索的,是老鼠的叫声。


“听说了没,有个小伙子被逮了。”

“好像是通缉的那个。...

※注意避雷:虐身✔  避雷!

短打,《标题与内容毫不相干》

(如果北斗……)我承认我是bt🤤

许愿叶宝小保底不歪Orz




“大意了,竟然中了圈套。”

万叶双眼被缚,双手反绑,被迫灌下一整碗汤药,洒出的药顺着脖颈流下,滑过锁骨,浸润了干净的武士服,晕出一圈水渍。

万叶被呛得直咳嗽,继而被狱卒踹倒在地。

他听着牢门上锁的声音,摸索着靠墙坐直了身体,试图获取所在地点的信息。

“有流水声,这附近应该有河流。”

可有河流的地方多了,无法确定具体方位。

“吱吱——”悉悉索索的,是老鼠的叫声。


“听说了没,有个小伙子被逮了。”

“好像是通缉的那个。”

“听说那小子长得不错,还出身名门贵族来着。”

“什么时候我轮班,好好‘调教调教’。”

“话说通缉犯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咱这儿可不是关押通缉犯的地方。”


……

确定了,是在监狱里。

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听觉会更加灵敏,更何况听觉本就异于常人的万叶。

“天领奉行靠近溪流的监狱……”万叶确定了几个大致地点。

流水声、狱卒的谈话声越来越小,万叶调动元素力,企图寻找出逃的机会。

“嗯…呃啊,”万叶低声呻吟,心口出现针扎般密密麻麻的痛楚,他急忙停止动作,微微喘息以缓解疼痛,“是那碗药的作用吗?”


监狱里阴暗潮湿,凉飕飕的冷风吹来,狱卒们打着寒颤,裹紧大衣,围着火炉取暖。

牢房里没有火盆,囚犯们缩在墙角挤成一团瑟瑟发抖,而单人牢房的万叶此时觉得身体燥热难耐,却冷汗直流。

“这到底是…什么药……”

燥热烧穿了万叶的理性,也摧毁了他的意志,使他靠墙陷入短暂的昏迷。



万叶是痛醒的。他听到一个尖细刻薄的声音——

“很久没有玩儿过这么精致的小男孩儿了哈哈给我狠狠的抽~”

随即长鞭凌空划过,带起一阵灰尘。

万叶调动元素力,果不其然,接踵而至的是心口熟悉的痛感。

他吸气,忍着痛微睁双眼,发觉缚眼的条带已被摘除,自己被绑在一个铁制刑架上,无法动弹。

看上去像是首领的一个狱卒,正拿着他的神之眼把玩。

“枫原万叶……”首领露出狰狞的笑,慵懒的声音传人万叶双耳,“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有神之眼的人。”

每一鞭都结结实实的打在身上,长鞭上倒挂的钩刺划烂了原本整洁的武士服,刺破了白嫩的皮肤。鲜血与汗珠交叉,浸染了服饰,万叶的脸色又苍白了些许。

“呃……”他终于忍不住,拧紧眉头,抑制着呼出了声。可这在长鞭的抽打声中显得微乎其微。

“这真的是…天领奉行?”万叶想。他知道天领奉行纪律森严,九条裟罗必定会把自己这个通缉犯直接送到将军面前,而不是在这里动用私刑。除非……瞒报,他们连九条裟罗都瞒报。

他身后有一处火盆,铁制刑架被火烤的滚烫,隔着单薄的衣服向万叶传递滚滚热浪,可万叶偏偏动弹不得,与刑架紧挨的皮肤通红一片。


“咳…”万叶的嗓音因药物而变得沙哑,没吐出一个字,都如同干燥的沙粒划过身体最柔软的部位,留下刀割般的痛楚。

“我与阁下…有何仇怨……”他轻声说道。

那首领一挥手,走到万叶面前,抬手抚摸他的脸颊,轻轻擦去汗珠,手指划过万叶紧抿的嘴唇。在那枫红的眼中,他看到了忍耐,痛楚,愤怒,还有一丝忧伤。

他嗤笑一声,将神之眼随手一扔,满意地离去。

天领奉行折磨囚犯的手段不计其数,万叶明白,接下来没那么好过。



天色渐暗,夜幕降临,狂风吹断了屋外脆弱的树枝,却吹不灭室内燃烧的火盆——它为狭小的审讯室提供了微弱的光亮。

整个下午过去,万叶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可怖的伤口,不知被泼了多少冷水而潮湿的衣物勾勒出少年纤细单薄的腰身,嘴角的血迹衬托出因失血过多而更加惨白的脸,使少年显得无比脆弱。

狱卒又拿起一根钉子朝万叶走来,对准了锁骨下方……

他的脖颈再也支撑不住昏涨的头脑,汗珠夹杂着血液滚落在地上,绽放出一朵殷红的花。微垂的眼睫留下淡淡的黑影——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视线逐渐模糊……


迷迷糊糊中,他听见熟悉的曲调,友人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吊着根狗尾,为他拭去泪水,柔声说,“万叶,活下去啊。”

“Tomo……”


这一夜电闪雷鸣,不知骤雨诉说了多少委屈与忧愁。







酒梦

[原神乙女向]当你与他道别

温迪/魈/枫原万叶


代嗑随意,旅行者是荧也可以是自己


————————


   ♡ 温迪 ♡


“温迪,我要离开蒙德了。”


旅行者在风起地的大树上见到了倚着树干喝酒的温迪,他身边放着一壶酒,还有两个看起来非常美味的苹果。


“知道啦!旅行者,将来说不定我们会在另一个地方相见呐!”


温迪笑嘻嘻地将其中一个苹果扔给树下的旅行者,“尝尝这个,我今天刚摘的,可好吃啦!”


旅行者咬了一口苹果,有些微酸却又十分香甜的味道散溢在唇齿之间。


“确实很好吃。”

她笑的很开心,却又插起腰,有些故......


温迪/魈/枫原万叶


代嗑随意,旅行者是荧也可以是自己




————————



   ♡ 温迪 ♡



“温迪,我要离开蒙德了。”


旅行者在风起地的大树上见到了倚着树干喝酒的温迪,他身边放着一壶酒,还有两个看起来非常美味的苹果。


“知道啦!旅行者,将来说不定我们会在另一个地方相见呐!”


温迪笑嘻嘻地将其中一个苹果扔给树下的旅行者,“尝尝这个,我今天刚摘的,可好吃啦!”


旅行者咬了一口苹果,有些微酸却又十分香甜的味道散溢在唇齿之间。


“确实很好吃。”

她笑的很开心,却又插起腰,有些故作诘难地瞪向温迪。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卖唱的,看起来一点都没有舍不得我嘛。”


“哎呀~怎么会呢!”


温迪有些委屈似的放下酒壶跳下树,来到旅行者的面前。


他拉住旅行者的手,笑嘻嘻地说:“等我喝够了蒙德的酒,就去加入你的旅行,吟游诗人还是跟勇者一起才更好嘛,佚失的诗篇还在等着我们呐~”


“你还有喝够酒的时候吗?”


“欸嘿~”温迪调皮地对旅行者眨了眨眼,“每个地方的酒都是不同的嘛。再说,如果旅行者途中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我的肩膀还可以借你靠一下呐。”



   ♡ 魈 ♡



“魈,我要离开璃月了。”


山风吹起旅行者的衣带,吹过她的发梢。那双琉璃色的眼眸对着沉默不语的仙人,有些微留恋和茫然。


她看过千般风景,与形形色色的过客交谈,与人往来的情分如指尖流沙,亦或是银河璀璨的光华,她珍重着却不曾期望留下。唯独对他。


“你可愿和我一起走?”

旅行者茫然于自己的开口。明知道对方的职责,却下意识提出了这种请求。她的手微微向前伸展,像是想把出口的话抓回似的,又尴尬的放下。


“我......”

少年仙人本应理所当然的拒绝,说他奉命进行靖妖傩舞,不可擅离,或是他身上的业障于她有害,可最后什么都未说出口。


那双灿金色的眼眸中闪过百年未见的犹豫和挣扎,而他撇过头去,就像要隐藏愈加鲜红的眼尾。


“是我说错了,旅行结束我会回来看你的。”旅行者掩饰了不舍笑的灿烂,对魈挥了挥手,转头要离开望舒客栈。


“如遇危险,便呼我名。”


“好。”


他是只知杀戮的夜叉,鲜少与人交谈,更不知如何表露自己的心迹,若论如何表达她的重要,也只有一句倾他所能,护她平安。


可这位旅者从来强大坚韧,不愿麻烦他人,他实是不知再如何应对。


“魈看起来不太高兴,真的没问题吗?”派蒙拽住旅行者的衣角,有些担忧。


旅行者想了想,像是下定决心般的:“派蒙,你去老板娘那里等我。”


“嗯嗯。”派蒙点头飞走。


旅行者又来到魈的面前,少年仙人像是惊讶于她的回头,灿金色眸中还未来得及掩藏起不舍和难过。


旅行者牵起那双紧攥的手:“我很快就会回来,遇到危险也会呼唤你。”


少年仙人的脸有些红了,又撇过头去。但旅行者却听到了一小声有些雀跃又故作冷漠的“嗯”字。




   ♡ 枫原万叶 ♡



“万叶,我要离开稻妻了。”


今日同万叶相约于甘金岛,览稻妻风物,之后在街边梦见树下歇脚时,旅行者看向他。


“好。枫叶红时多离别,于你我而言,离别也是为了下一次相聚。”万叶温柔的笑着,为旅行者抚去了肩上的落花。“相信我们很快会再见的。”


“嗯。我也这样相信。”


旅行者牵起万叶的手,眼角眉梢都是对将来的期许,有些幸福和轻快的滋味。


“上次你在璃月送我的琴,我弹的还不算好,下次见面,再弹给你听。”


“我很期待那天。”万叶直视着旅行者琉璃般的眼眸,用独属于他的,温柔却坚定的目光,带着清风的诗意与月华的明朗。


与万叶一起时,周围总是微风流转,像是轻抚又像是在守护。旅行者抬手与指尖流转的清风嬉闹,是清灵和舒适的感受。


“风会带来很多讯息,也会替我守护你。”


素月当空,隐约风起,他轻笑:“这般美丽的月光,你我都不该辜负,明日离别,今日就再共饮一盏酒吧。”

 

 

 


柒旭

高三毕业了就不补档啦,一些中途画的风系小男孩(第一张是最新的,其余顺次

高三毕业了就不补档啦,一些中途画的风系小男孩(第一张是最新的,其余顺次

五郎的修勾

把图库搬出来了,呜呜~万叶什么时候复刻啊

把图库搬出来了,呜呜~万叶什么时候复刻啊

漫本专家
原神全角色本子 QQ 3317...

原神全角色本子

QQ 3317434379

原神全角色本子

QQ 3317434379

达达利亚玩具店

2.8你快来呀,为了万叶试图开始玄学

这个桌宠也太可爱了吧

是在B站上看到的

来人啊给我退下大大的作品,见图7


2.8你快来呀,为了万叶试图开始玄学

这个桌宠也太可爱了吧

是在B站上看到的

来人啊给我退下大大的作品,见图7


一杏一仁

这两张哪个好看呀,帮我选一下呗,反正我觉得都好看(有画的不好的,希望大家多指导指导我谢谢啦!)

这两张哪个好看呀,帮我选一下呗,反正我觉得都好看(有画的不好的,希望大家多指导指导我谢谢啦!)

提瓦特苦茶回收师·冶某

爱他就给他做专属的壁纸🤤

爱他就给他做专属的壁纸🤤

。

想问问作者是谁,这两个头像中间是不是还有一个荧啊,想找到中间那个荧的图片

想问问作者是谁,这两个头像中间是不是还有一个荧啊,想找到中间那个荧的图片

暮春之初
【原神绘画挑战】看到很多人画这...

【原神绘画挑战】看到很多人画这个,也想尝试画一下绘画挑战,潦草,不上色

【原神绘画挑战】看到很多人画这个,也想尝试画一下绘画挑战,潦草,不上色

玉米🌽
没有万叶自己画个TuT

没有万叶自己画个TuT

没有万叶自己画个TuT

可达洛洛

两个最爱的五星

画了胸像

两个最爱的五星

画了胸像

唤鱼浮华(暑假会滚回去更文)

救命

我现在总算是感受到了万叶在下雨天睡觉的困难。

做数学题做得物理头疼结果回家躺了两个小时没睡着并且被下雨的声音搞得精神抖擞。

我属于那种听力比较好的了算是。平常那种别人听不到的老鼠叫我都能听到。(抓老鼠工具人了属于)

结果下雨天直接破防。

现在是1点零七分,我10点46就在床上躺着了,结果到现在都没睡。

谁来救救我,今天早上还要上学。

我现在总算是感受到了万叶在下雨天睡觉的困难。

做数学题做得物理头疼结果回家躺了两个小时没睡着并且被下雨的声音搞得精神抖擞。

我属于那种听力比较好的了算是。平常那种别人听不到的老鼠叫我都能听到。(抓老鼠工具人了属于)

结果下雨天直接破防。

现在是1点零七分,我10点46就在床上躺着了,结果到现在都没睡。

谁来救救我,今天早上还要上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