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万圣节的新娘

40554浏览    1127参与
一蓑烟雨任平生

世界名画:《班长没有在约会》

因为他去学跳广场舞了!

伊达班长你怎么了?!

哈哈哈,就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很像吗?

P3 是刷到的原图

———————————————不是黑,纯属娱乐!

世界名画:《班长没有在约会》

因为他去学跳广场舞了!

伊达班长你怎么了?!

哈哈哈,就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很像吗?

P3 是刷到的原图

———————————————不是黑,纯属娱乐!

CASTEL 洛

我终于看到了心心念念的剧场版

但是,这满桌子的糖果点心都抚慰不了我这被刀的心

p2左下角的罐子是麦芽糖

以及我在看的时候过于激动不小心损失了一个透子的吧唧


我终于看到了心心念念的剧场版

但是,这满桌子的糖果点心都抚慰不了我这被刀的心

p2左下角的罐子是麦芽糖

以及我在看的时候过于激动不小心损失了一个透子的吧唧


青霄筑梦

  新年了,刀一下,至今没敢用做屏保,怕看了就难受的图。

  新年了,刀一下,至今没敢用做屏保,怕看了就难受的图。

Astrid

  抓住最后的尾巴,带上我的樱花耳环和白鸟警部相见(期待明年的剧场版🥰)

  抓住最后的尾巴,带上我的樱花耳环和白鸟警部相见(期待明年的剧场版🥰)

Anything,such as ship

万圣节的新娘观影8

  有关阅读须知请移步合集第一篇。

  ——

  [经过白鸟的一番劝解与鼓励,高木重拾信心地追上去,而白鸟也接到了自己爱人的电话,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爱慕佐藤的男警察们:……垮起个逼脸jpg.

  白鸟:……想小林老师了。

  安室透若有所思地看了眼佐藤。

  [医院。

  “没有骨折,不过头部受到了重击,”

  病床上毛利小五郎还在昏迷,小兰向柯南说道,“说是明天要转到别的医院,做详细检查。”

  就在两人说话的份上,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请进!”小兰边说边去开门,有些疑惑地看向门外的一男一女。

  男人身材魁梧,国字脸,长得很方正;女人有一头金色的卷发,与...

  有关阅读须知请移步合集第一篇。

  ——

  [经过白鸟的一番劝解与鼓励,高木重拾信心地追上去,而白鸟也接到了自己爱人的电话,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爱慕佐藤的男警察们:……垮起个逼脸jpg.

  白鸟:……想小林老师了。

  安室透若有所思地看了眼佐藤。

  [医院。

  “没有骨折,不过头部受到了重击,”

  病床上毛利小五郎还在昏迷,小兰向柯南说道,“说是明天要转到别的医院,做详细检查。”

  就在两人说话的份上,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请进!”小兰边说边去开门,有些疑惑地看向门外的一男一女。

  男人身材魁梧,国字脸,长得很方正;女人有一头金色的卷发,与男人比起来身材娇小。

  “请问你们是……”

  “我叫村中努,”村中努微低了下头,然后站直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未婚妻……”

  “我叫克莉丝汀·利沙尔。”克莉丝汀微笑。

  “村中先生和克莉丝汀小姐……啊!是昨天训练的……”

  镜头一转,四人已经来到了医院一楼的咖啡厅。

  “目暮竟然做了这种事……”村中努夹了块方糖放进咖啡,“非常抱歉,给各位添麻烦了。”

  小兰不好意思地摆手道:“没事,请不要在意,只是被吓了一跳而已。”

  克莉丝汀很抱歉的样子:“我也向各位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小兰干笑着再次摆手,她称赞道,“您日语说得真流利。”

  他们聊了会天,向小兰提到了他们的初次相遇。

  “命运的邂逅啊!”小兰兴奋地总结。

  村中努闻言脸红了,他掩饰般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差不多吧。”

  “你们今天为什么会来这里啊?”柯南问。

  “其实我今天邀请了毛利侦探在婚礼上演讲,”村中努温柔地看向未婚妻,“我和她都是沉睡的小五郎的忠实粉丝。”

  “原来是这样啊。”]

  “话说村中那家伙不在啊。”目暮警官望了一圈没找到人。

  小兰和园子是挨着坐的,此时已经在讨论大屏幕上那对情侣平时会做什么了。

  那对情侣也开始亲亲我我。

  柯南的手还和小兰交握着,园子不经意瞥了一眼,在心里暗暗咂嘴。

  千算万算都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工藤新一。

  [“那毛利侦探就是救了小孩的英雄啊。”克莉丝汀笑意盈盈。]

  被美女夸了,毛利小五郎心情很好地把翘二郎腿的脚换成另外一只。

  [告别前,小兰对克莉丝汀道:“对了,婚礼会场非常棒。”

  “是吧。”克莉丝汀兴奋道,“涩谷的街道尽收眼底,一眼就定下来了。”

  “啊,昨天天气不太好……”小兰有些遗憾。

  “雾蒙蒙的,看不清楚。”柯南接话。

  “那各位明天要不要来参观呢?”

  “喂喂,毛利侦探都受伤了…”

  两人又开始黏黏糊糊,柯南眉毛抽了抽。

  毛利兰和柯南把他们送到车上,目送着车辆开走。

  “爸爸说村中先生以前非常严厉,大家都叫他「魔鬼村中」,对他敬畏不已。”

  “是吗,看他现在那个样子,实在想像不出啊。”柯南附和。

  “一定是克莉丝汀小姐把他变温柔了。”小兰笑了笑。

  天色已晚,不远处的高楼大厦陆陆续续亮起了灯,橙红色的天空渐渐暗淡下来。

  “都这么晚了,我们也回去吧。”小兰说。

  柯南看着小兰:“小兰姐姐,我今天去阿笠博士家住,你就陪着叔叔吧。”

  “可是……”小兰还有点犹豫,担心柯南一个人遇到危险。

  “我一个人没事的。”柯南保证道。

  小兰有点急,便朝他笑了笑:“谢谢,那你路上小心。”

  “嗯。”

  柯南看着小兰跑进医院,几秒后,他身上的气势一变,漫不经心道:“出来吧,找我有什么事?”

  身后的柱子后面依他所言出现了两个男人,他们肉眼可见地尴尬。]

  ……

  “柯南他……这么厉害的吗?”目暮警官简直目瞪口呆。

  看着一个一年级小学生这么敏锐和聪明,倒让他们这些警察惭愧了。

  工藤新一也就算了,他爸爸是工藤优作,聪明就聪明点吧。柯南呢?!

  顿时搜查一课怨气滔天。

  小兰则对着柯南的脸和头发一顿揉搓,直把对方弄得满脸生无可恋。

  “好啊你,用阿笠博士打过不少次掩护了吧?”

  柯南咽了口唾沫,没敢说话。

  一个服部平次,一个铃木园子,两人皆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而当大屏幕上的佐藤说出“干脆辞了警察的工作去当高木的新娘”时,搜查一课那块爆发出很多叫声,都是安慰佐藤的。

  佐藤脸颊发烫,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种话。

  高木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此时想得都是佐藤警官说要嫁给他,这句话在心里飞快地刷屏,连目暮警官叫他都差点没反应过来。

  原来是目暮警官先说了下佐藤,然后再和他说:“你那句话说得很好。”

  高木当然听到了,不仅如此,连后面那句大声的表白和佐藤警官叫他的名字也听到了。

  “要是刑警把案件丢在一旁说要辞职,那不就是输了吗?”佐藤重复了一遍,对高木笑了,“谢谢你,涉。”

  高木的脸更红了。

  [车辆在路上高速行驶,柯南被蒙上了眼罩才被带上车,此时安静地坐在车上。

  “下来吧。”有人对他说

  “哐啷!”男人带着柯南乘坐电梯到达了一间密室。

  其中一个把柯南的眼罩解开,柯南不太适应地睁开了一只眼。

  镜头对到他面前玻璃边的空间里面,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男人翘起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他的脸部隐在阴影中,一只手搭在扶手,另一只手拿起旁边小桌上的电话。

  柯南带上眼镜,轻笑一声,小跑过去接起玻璃门边的电话。

  “你把我带来这种地方,是想做什么?”

  “——安室先生。”

  安室透的脖子上还带着炸弹:“你果然发现了啊。”

  柯南笑道:“因为我听说外国人在警视厅前被烧死的案子调查被叫停了。

  “能做到这种事的,就只有位高权重的人,或者是……”

  “公安。”安室透道。

  柯南勾起嘴角。

  “这个案子还牵涉到已经殉职的松田警官,而你和他是警察学校的同届生。而关于这件事,搜查一课的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也在调查了。综合这些情况,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你不仅看穿了这一切,还故意让自己落单,给了我们把你带走的机会,”安室透换了只手拿电话,语气散漫。他突然把座机砸在玻璃上,与柯南平视,“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现实里安室透也转过去问柯南:“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柯南犹豫着没回答。

  安室透便挑眉看向了火柴人。

  “哦哦,其实江户川柯南的身份是工藤新一哦!”火柴人说得超大声,“就是那个父亲是著名小说家工藤优作,母亲是著名演员藤峰有希子,被誉为日本警察救世主的那个工藤新一哦!”

  一  片  死  寂。

  柯南不可置信地盯着火柴人,后者理直气壮地扭头。

  几秒后就像是压缩到极致的物体突然膨胀,空间里也瞬间吵吵嚷嚷好像进入了菜市场一样。

  “什么?!江户川柯南是工藤新一?”

  “那他是怎么变小的?重生?也不对啊。”

  “借尸还魂?”

  “我们的世界还有灵异元素吗?”

  ……

  目暮警官了然地看了一眼柯南,好吧,他其实也隐隐约约猜到了,只是一直没有细想。

  至于毛利小五郎,毛利小五郎脸色狰狞,就差给江户川柯南揍一顿了,当然,要不是他现在被定在座位上不能起来,他还真的要动手。

  小兰默默握紧了柯南的手,安慰道:“别担心新一,出去之后谁都不会记得的吧。”

  柯南摇了摇头:“我没事。”

  两人选择性忽略了后面散发黑气的毛利小五郎。

  火柴人看热闹看够了,就又给他们禁了三分钟的言,顿时空间重归安静。

  “其实也没什么,你们还记得黑衣组织吗?工藤新一就是因为撞上了他们的交易现场,才被喂下药变成这个样子的。不过这也纯属他运气好,也撑的过来,不然早就死啦。”

  火柴人最后那句话轻飘飘地散在空气中。

  三分钟禁言一过,火柴人便重新点开了影片,这次倒没有人吵了。

  [大屏幕上的柯南转移了话题。

  安室透便介绍道:“公安的地下庇护所。我们之间隔着特殊强化玻璃,手机信号也会被屏蔽。万一在这里发生大爆炸你也不会受伤,地面上的人也不会察觉到。”

  “那个项圈一样的东西是……”

  “对,是炸弹,”安室透原地转了个圈,给柯南观察脖子上的炸弹,“不知道是定时炸弹还是遥控炸弹,也不知道如何拆除。

  “不得不承认,我们无计可施。”安室透耸了耸肩,对脖子上的炸弹并不畏惧。

  “我知道搜查一课的警察们很想见我,但我这个样子,不可能见他们。而且……”

  “要是被他们知道长相,就没法卧底了。”柯南接道。

  “在波洛的兼职也就做不下去了。”安室透微笑着,好像对这个结果不太高兴。

  “所以你才叫我来了吧。”

  “我把我知道的情报全部告诉你。”安室透索性盘腿坐下,将座机放到一边,“希望你协助搜查一课调查。”]

  园子和小兰小声讨论着安室透刚才的行为,当然还是园子说得多一点,小兰被她带着也不自觉用奇怪的眼神去看安室先生。

  安室透:?

  柯南:?

  京极真:?

  ——

  破3000了,快夸我!

  老婆好涩(抱起零零一个百米冲刺猛亲一口jpg.)

懒得取名

  今年用上了,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年用上了,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笙歌

刚补完M25,然后被狠狠地殇到了

最难过的瞬间是在警视厅柯南依次列出了松田,荻原,依达的死,然后询问诸伏是怎么死的(吗的工藤新一你为什么这么直)

这个时候风见打断他说,诸伏的事是绝密且与案件无关

这就是卧底啊,连死后都不能被提起…

太心疼景光了,原本作为打入黑暗的英雄却只能悄无声息地死去…

还有个鲨疯了的细节是,柯南提到诸伏的时候给了零一个面部特写…看到他的表情…真的太心疼了

那个瞬间,真的希望73能能给零一个好的结局,希望他历经艰险后能够站在阳光下接受原本就该属于他的掌声和喝彩(当然也带上景光的那份),他的人生已经这么苦了,希望他能有个稍微安稳的后半生(至少不是卧底这样极度危险极度保密的工作)

不行,我真的得看点...

最难过的瞬间是在警视厅柯南依次列出了松田,荻原,依达的死,然后询问诸伏是怎么死的(吗的工藤新一你为什么这么直)

这个时候风见打断他说,诸伏的事是绝密且与案件无关

这就是卧底啊,连死后都不能被提起…

太心疼景光了,原本作为打入黑暗的英雄却只能悄无声息地死去…

还有个鲨疯了的细节是,柯南提到诸伏的时候给了零一个面部特写…看到他的表情…真的太心疼了

那个瞬间,真的希望73能能给零一个好的结局,希望他历经艰险后能够站在阳光下接受原本就该属于他的掌声和喝彩(当然也带上景光的那份),他的人生已经这么苦了,希望他能有个稍微安稳的后半生(至少不是卧底这样极度危险极度保密的工作)

不行,我真的得看点同人文缓缓…


阿御(高三牲)

为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万圣节的新娘》下映!!!!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捶胸顿足”我真的深刻体会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万圣节的新娘》下映!!!!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捶胸顿足”我真的深刻体会到了!!!

对不起哀酱请允许我短暂的爬墙
真的全是关于警校组的刀啊 我的...

真的全是关于警校组的刀啊

我的眼泪不用钱是吗呜呜呜

真的全是关于警校组的刀啊

我的眼泪不用钱是吗呜呜呜

对不起哀酱请允许我短暂的爬墙

救命普拉米亚这个女人该死的美丽

虽然她是反派但我还是好爱(⑉°з°)-♡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虽然她是反派但我还是好爱(⑉°з°)-♡


  

秦幕
  熬夜画完啦   有照片参考

  熬夜画完啦

  有照片参考

  熬夜画完啦

  有照片参考

Anything,such as ship

万圣节的新娘观影7

   有关阅读须知请移步合集第一篇

  ——

  “……嗯。”

  降谷零应道,直到现在他才稍微相信对方。

  不过要确认还得见一面的,他想,遇上这超自然的事还是头一回,没准对面也是捏造出来的。

  更何况对方在自己脑子里这件事挺让人毛骨悚然的。

  他问:“你们在我脑子里?”

  “啊?没有。那个火柴人说我和你不在一个空间。”研二回答。

  降谷零暂时放心。

  对面的萩原研二帮松田阵平揉耳朵,他对着手心里那个金属制的一瓣樱花——火柴人丢给他们的可以和降谷零联系的东西,半开玩笑道:“小降谷,听到我们声音不开心吗?”

  “挺开心的。”

  ...

   有关阅读须知请移步合集第一篇

  ——

  “……嗯。”

  降谷零应道,直到现在他才稍微相信对方。

  不过要确认还得见一面的,他想,遇上这超自然的事还是头一回,没准对面也是捏造出来的。

  更何况对方在自己脑子里这件事挺让人毛骨悚然的。

  他问:“你们在我脑子里?”

  “啊?没有。那个火柴人说我和你不在一个空间。”研二回答。

  降谷零暂时放心。

  对面的萩原研二帮松田阵平揉耳朵,他对着手心里那个金属制的一瓣樱花——火柴人丢给他们的可以和降谷零联系的东西,半开玩笑道:“小降谷,听到我们声音不开心吗?”

  “挺开心的。”

  不对劲,小降谷的态度也太不对劲了。

  萩原研二握住那个通讯器,手伸直让它尽量离自己远点,压低声音道:“小降谷他不会还不相信我们吧?”

  “我觉得是。”耳朵已经好了的松田阵平拍开他的手肯定道。

  那边动静又没了,降谷零盯着屏幕上的松田阵平。

  看一眼少一眼。

  [“那个案子我们做笔录做到了下午3点,然后回到了樱田门。”

  “笔录是你和松田警官一起做的吗?”

  “没有,是分开做的。”佐藤说完,想起两人汇合后已经6点多了,她注意到松田口袋里有串念珠。

  “念珠?”知道后柯南重复了一遍,又问,“刚才你说松田警官在发邮件,是发给谁啊?”

  “应该是和他同一届,隶属于爆炸物处理班的萩原研二。距今七年前,他在拆除炸弹是殉职了。”

  “这个人的忌日是哪一天?”

  “和松田一样,是11月7号。”

  “虽然忌日是7号,但当天连环爆炸犯会发来联络,”柯南对了眼资料,抬头,“松田警官一直待在警视厅等着联络吧?”

  “也就是说,那一天没法去扫墓。”

  “所以才在6号去了吧。”柯南露出了然的笑。

  “萩原警官的墓应该是在离涩谷很近的寺院。”佐藤冲出去了。

  走廊上的高木和千叶正好看到这一幕。

  “怎么了,佐藤警官?”高木惊讶,然后猛地把自己手上的文件叠在千叶那叠上,“帮我拿一下。”

  “等一下!”高木追着佐藤出去了。

  留下千叶无奈地看着高木的背影:“高木警官!”

  他走进房间,看见柯南:“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柯南!”

  千叶眼睛瞪得更圆了。

  柯南吓得趴在桌上接手机。]

  ……现在知道了。千叶很无奈。

  [月参寺。

  “是的是的,他们的事我记得很清楚。”

  佐藤和高木去了墓地,问了那里的和尚。

  “在几年前,他们都是四个人一起来的。”

  “四个人?”

  两人俱是一惊。

  “他们都是和萩原先生同一届的。”

  佐藤追问道:“他们三年前来扫墓的事,你还记得吗?比如几点来的。”

  “应该每年都是下午三点多。但不知为什么,近几年来扫墓的人越来越少,去年只剩一个人了,”和尚摇了摇头,“真是太寂寞了。”

  “你知道最后一个人叫什么名字吗?”

  “名字好像是……”和尚捏着下巴想了想。

  “对了,好像是叫【降谷】”]

  柯南扒着椅背看了降谷零一眼,后者眼神放空,应该是在想些什么。

  实际上,降谷零只是被告知,等景光他们出场的时候,景光也会来。

  另一个空间里的两人感受到某人的无动于衷了。

  “你还是不相信我们?”

  被点破,降谷零承认般点头,很快意识到那两人看不到,又在心里想。

  “太难搞了太难搞了,”松田阵平彻底放弃得瘫在地上,“还是得景光来。”

  萩原研二也瘫:“到时候让景光把小降谷小时候丢人的事全抖出来!”

  降谷零听到了:……

  [回到警视厅的两人去查“降谷零”,结果查无此人。

  千叶质疑道:“怎么查都查不到。这个叫降谷的人真的存在吗?”

  佐藤不相信:“他可是松田的同届生。就算之后不当警察了,应该也能查到资料。”

  “佐藤警官部,高木巡查部长。”

  大伤初愈还包着绷带的风见裕也拿出警官证。

  “你好像是……”

  “我是警视厅公安部的风见,能耽误你们一会儿吗?”

  警视厅外。

  “要我们停止调查?”

  闻言,风见裕也只是很冷淡地说:“本案将由我们公安接受。”

  “你瞎说什么,这可是我们的案子!”

  “你们无权指手画脚,”风见裕也一字一顿,最后强调道,“这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佐藤愣在原地。

  “我说完了。”风见裕也看了他们一眼坐上车离开了。

  佐藤咬牙,重重地踩了下地,向警视厅走去:“太蛮横了,我不服!”

  “请冷静,”高木慌忙抓住佐藤的手腕,“虽然很不甘心,但我们无能为力。”

  佐藤回头认真道:“我很冷静,你别乱说。”

  “可…可是…”

  佐藤甩开他的手:“我去和上头交涉一下。”

  可是你现在就不冷静啊……高木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佐藤警官!”

  他停在原地没跟上去,心里失落,她会那么冲动,果然还是……]

  影片里的他们注意不到风见身上的绷带,可能注意到了,但不在意。

  但是现实里在观影的倒是挺过意不去的。搜查一课的人对公安稍微改观了一点,但不妨碍他们还是讨厌公安抢他们案子。

  ——

  三天一更,马马虎虎吧,起码我满意了。

  回礼是关于松田和研二的,没联系零之前的事,你们随意。

( ´▽`)

柯南和普罗米亚奇幻联动

  标题党了哈哈哈哈

  今天看万圣节的新娘才意识到普罗米亚原来是俄语火焰的意思吗

  看到boss名字是普拉米亚的时候,整个电影院里

  我:“lio!!!”

  标题党了哈哈哈哈

  今天看万圣节的新娘才意识到普罗米亚原来是俄语火焰的意思吗

  看到boss名字是普拉米亚的时候,整个电影院里

  我:“lio!!!”

Shurge

问就是M25里截出来的。台词巧合太妙了。

问就是M25里截出来的。台词巧合太妙了。

takagikun
把去年警察CP集合里的高佐描了...

把去年警察CP集合里的高佐描了!(指绘党,手抖见谅(悲))顺便上了一个色

(知道粉色底可能比较骚,但是这毕竟是M25高佐的应援色(捂脸))

——

PS:海报图在彩蛋里哦~

把去年警察CP集合里的高佐描了!(指绘党,手抖见谅(悲))顺便上了一个色

(知道粉色底可能比较骚,但是这毕竟是M25高佐的应援色(捂脸))

——

PS:海报图在彩蛋里哦~

挽纭

  “我的丈夫和儿子又做错了什么啊”

  “我的丈夫不过是一个警察,不过逮捕了一个政二代,就被灭口,我的儿子也受到牵连”

  她不仅是为自己的家人报仇,也在为那些无辜又幸福却遭受无妄之灾的人们报仇~

  疯批美人真的绝,虽然主角不是她,但是她在我心中的印象远超过主角~

   

  “我的丈夫和儿子又做错了什么啊”

  “我的丈夫不过是一个警察,不过逮捕了一个政二代,就被灭口,我的儿子也受到牵连”

  她不仅是为自己的家人报仇,也在为那些无辜又幸福却遭受无妄之灾的人们报仇~

  疯批美人真的绝,虽然主角不是她,但是她在我心中的印象远超过主角~

   

木木+三
  阿b传送门   写了三千五...

  阿b传送门 

  写了三千五百多字的文案,

  M25我真的可以盘爆浆,

  高佐真的太甜了呜呜

  阿b传送门 

  写了三千五百多字的文案,

  M25我真的可以盘爆浆,

  高佐真的太甜了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